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吹響吧!上低音號:歡迎加入北宇治高中管樂社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吹響吧!上低音號:歡迎加入北宇治高中管樂社

  • 作者:武田綾乃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7-10-26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內容簡介

洋溢華麗音符、沸騰熱血的青春! 「涼宮春日的憂鬱」、「冰菓」動畫公司「京都動畫」轟動校園 精采改編 各大網站熱烈討論 「吹響吧!上低音號」原著小說 改編漫畫3部 劇場版動畫2集 電視動畫已開播2季 2018年全新動畫電影「霙與希美的故事」、「成為二年級生的久美子等人」即將上映 「為什麼只拿到金牌就高興成這樣?我們的目標明明是進軍全國啊!」 管樂大賽結束,久美子與隊友都為金牌開心不已時,只有首席小號手麗奈萬分不甘心的說出這句話。久美子一直在意麗奈的話,因此刻意選了北宇治高中就讀。卻在開學第一天,命運般地在管樂社再次遇見麗奈。 在京阪宇治站不遠處有座宇治橋,過橋後往左轉,便可通到平等院。久美子很喜歡這條林立歷史悠久的茶坊及日式點心店的街道,光是烘焙茶的香氣乘著風飄來,就足以讓久美子的心裡舒坦。她也喜歡坐在宇治神社附近的堤防上,望著閃閃發光的正紅色朝霧橋,感覺好極了。這片風景如同北宇治高中管樂社過去的光輝燦爛戰績,但,那已經是以前的事了。在新任老師的嚴厲指導下,大家再次專注於演奏上,而管樂社的問題也漸漸浮現……主動求辭的社員、一觸即發的獨奏爭奪戰、二年級與三年級間不可說出的往事,以及,久美子當時回答麗奈的那句話…… 在管樂社進軍全國大賽之前,要先團結所有人的心!洋溢著華麗樂章、酸甜青春、波濤洶湧的高中生活即將邁開序章! =改編動畫、漫畫、動畫電影= 2015年4月,京都動畫改編製作的同名電視動畫開播 2015年4月、6月、11月,改編漫畫《吹響吧!上低音號~歡迎加入北宇治高中管樂社~》發售,共三集完結 2016年4月,劇場版動畫《吹響吧!上低音號~歡迎加入北宇治高中管樂社~》上映 2016年9月、10月,改編漫畫《吹響吧!上低音號~北宇治高中管樂社最熱的夏天~》發售,共兩集完結 2016年10月,電視動畫第二季開播 2017年7月、8月,改編漫畫《吹響吧!上低音號~北宇治高中管樂社的最大危機~》發售,共兩集完結 2017年9月,劇場版動畫續集《吹響吧!上低音號~想要傳達的旋律~》上映 2018年將再上映兩部全新動畫電影:《霙與希美的故事》、《成為二年級生的久美子》

目錄

前言 一 上低音號,請多關照 二 音樂祭,我回來了 三 甄選,你回來啦 四 比賽,再見 尾聲

內文試閱

前言
     幾百張臉全都凝望著同一個方向,充滿熱度的空氣席捲了整個會場,將少女們的臉頰染得紅通通的。久美子為了壓抑不聽使喚的急切心情,慢慢地深呼吸。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握得死緊的掌心捏著汗水,指甲深深陷進皮膚裡,刻畫出弦月般的痕跡。      「我可能會緊張到死掉。」旁邊的梓以快要崩潰的表情喃喃自語。      「我也是。」久美子回答,用力地睜大雙眼。京都府管樂大賽。      直立式看板上羅列著簡單的文字。這是她上了國中以後,第三次來到這個音樂廳。她以關西大賽為目標,努力至今。久美子的拳頭不知不覺地越握越用力。      「來了!」      所有人異口同聲地發出驚呼。幾個抱著巨大紙張的男子慢條斯理地往前走,眾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在他們身上。心臟幾乎要從胸腔跳出來,腦袋也熱得快要昏倒了。久美子用手摀住滿是紅暈的雙頰,也緊盯著那張紙看。      紙張緩緩地在幾名男子的手中攤開,上頭寫著國中校名,旁邊有金、銀、銅等文字。自己的學校是……還來不及思考,就先聽到梓的歡呼聲。      「是金獎!」      彷彿受到傳染,尖叫聲此起彼落地響起。歡呼著:「太好了!是金獎!」的學校、沉默不語的學校。以結果為名的殘酷現實,硬生生地呈現在眼前。看到隔壁學校的學生宛如送葬般的氣氛,久美子一瞬間不曉得是不是該坦率地高興。      「久美子!妳在發什麼呆啊!是金獎喔!金獎!」久美子突然被梓一把抱住,終於露出笑容。      「……嗯,太好了。」      「我去告訴麻美。那傢伙太緊張了,躲在洗手間裡不肯出來。」      「好。待會兒還要收拾,別太晚回來喔!」      「收到!」      梓精神抖擻地回答完,衝進音樂廳,紮成馬尾的黑髮隨著動作搖曳。久美子輕輕打開緊握的拳頭,又看了公布結果的紙一眼,自己就讀的國中校名旁邊的確寫著金獎二字。雖然是金獎,卻是沒辦法參加關西大賽的無用金獎,但金獎也算是及格了。久美子悄悄地瞥了一眼顧問的表情,只見顧問頗為滿意地拍著手。太好了,是金獎!久美子心中終於開始慢慢地湧出真實感。鬆了一口氣後,膝蓋突然失去力氣。她這才發現自己真的很緊張。      太好了。久美子正想這麼對演奏相同樂器的伙伴說時,冷不防,視線範圍的一隅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她四下張望、尋找不對勁的原因時,不經意地與麗奈四目相交。麗奈緊緊地握著小號,臉上一絲笑容也沒有,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      「妳該不會是喜極而泣吧?」      久美子小心翼翼地問道,麗奈默不作聲地搖頭。她的大眼睛讓人感受到堅強的意志,表面蒙著一層薄薄的淚霧。      「……心。」      「什麼?」      久美子反問,於是麗奈這次口齒清晰地說了:      「不甘心。不甘心得快要死掉了。大家怎麼會只拿到金獎就高興成這樣呢?我們的目標明明是要進軍全國啊!」      淚水有如斷了線的珍珠,從她的眼眶裡滑落。為了逃離她的眼淚,久美子迅速瞥開目光,臉頰燥熱得幾乎要燃燒起來。只得到金獎就滿足的自己,實在太丟臉了。      「……妳真的以為我們能參加全國大賽嗎?」      麗奈粗魯地用手抹了抹眼角,從鼻子裡冷哼一聲。粉紅色的唇瓣心浮氣躁地上下顫抖,簡直像是在責備她似地說:「妳不會不甘心嗎?」      麗奈咬牙切齒的聲音,不偏不倚地一箭射穿久美子的心臟。      「我很不甘心,超級不甘心的。」      宛如從肺腑裡擠出來的聲音,深深地烙印在久美子的腦裡。      國中最後一次比賽。      每次想到當時的事,久美子都會憶起她的眼神。每當回想起她的眼神,久美子都會下意識地想要逃離那年夏天。   
第一章 上低音號,請多關照
     藏青色的裙子長度及膝,白皙的腿從裙子底下探出來,在體育館裡列隊而坐。纖細的腿、粗壯的腿。穿著立領制服的少年們沒一刻安靜,熱切地四下張望。少女們不以為意地大方露出年輕嬌嫩的肌膚。久美子漫不經心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低頭審視自己的模樣:穿著藏青色的水手服,身材平板的少女。自己怎麼會相信上了高中胸部就會變大這種鬼話呢?她再看一眼站在旁邊的少女隔著衣服都能一目了然的豐滿曲線,久美子靜靜地嘆了一口氣。      京都府立北宇治高中向來以制服可愛著稱,是宇治市內唯一穿水手服的學校,也因此廣受其他學校好評。學校成績中上,升學率也沒特別好。久美子之所以選擇這樣的高中,就是這身制服。如果要就讀的高中條件都大同小異,當然還是制服可愛的學校比較好。明明是以這麼不純正的動機決定學校,一旦自己真的穿上那身制服,看起來卻又不怎麼可愛,真是奇妙。要是父母能把自己生得漂亮一點就好了,這是久美子最近的煩惱。      「接下來是校歌合唱,請大家站起來。」      訓導主任的話令四周同時一陣騷動。久美子深怕自己跟不上大家的動作,也站起來。講台上貼著為新生所寫的校歌歌詞大字報。國中時代,幾乎沒有學生會唱校歌,高中又如何呢?為了不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久美子悄悄巡視了周圍一圈。只見四周的新生全都露出不安的表情,互相觀察著彼此的模樣。      管樂社的成員一臉認真地抱著樂器站在講台下,負責指揮的是一臉凶惡的女學生。金色的粗管上低音號在日光燈下閃閃發光。此情此景令久美子瞬間倒抽了一口氣。指揮抬起手來的那一瞬間,所有樂器同時舉起來,擦得晶亮的小號一齊直挺挺地朝著久美子的方向。社員們吸氣的聲音清楚地傳進耳中。指揮棒瞬間筆直地向上指,隨即又往下揮。      「……這真是太糟糕了。」      久美子無意識地脫口而出。撞進耳膜裡的是不協調到令人聽不下去的音樂。節奏不整齊、拍子亂七八糟,指揮棒的動作與樂器聲音完全搭不起來。原本上了高中也想繼續參加管樂社,但如果是這種水準,還是算了。別說是關西大賽,連京都大賽都別指望能拿下金獎。      無視於久美子內心的想法,音樂還在繼續演奏著。但是沒有任何學生開口唱歌,只能聽見從靠牆的位置傳來老師們的歌聲。沒多久,演奏告一段落,學生全部就座。開學典禮繼續順利地進行下去,但是久美子的腦海中,充滿了對接下來學校生活的不安與期待。要加入哪個社團?交得到朋友嗎?級任老師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接下來是新生致辭。新生代表高坂麗奈。」      耳邊傳來熟悉的名字,久美子驀地抬起頭來。「有!」凜然的聲音在體育館響起,穿著水手服的美少女站了起來。烏黑柔亮的黑色長髮、大得不成比例的雙眼,伸得直挺挺的背影充分顯露出她的自信。      高坂麗奈。      久美子和她就讀同一所國中,而且同樣加入了管樂社。如果是成績優秀、教師間風評也很好的她,的確足以擔當新生代表的重責大任。問題是,像麗奈這麼聰明的人肯定可以考上更理想的高中,為什麼她會選擇這所學校?她總不可能跟自己一樣,是用制服來決定要念的高中。正當久美子側著頭百思不解時,麗奈冷不防地突然轉向這邊,黑曜石般的雙眸直勾勾地盯著她。她該不會是在看自己吧?兩人的視線確實交會了。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對久美子而言,感覺卻是一段好長的時間。麗奈鬆開嘴角,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地將視線轉向正前方。她的唇瓣微張,傾瀉出流暢的台詞。新生代表。這個響亮的稱號在腦海中來了又去,久美子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喂!妳叫什麼名字?」      久美子走進一年三班的教室,才剛坐下來就有人向她搭話。她往旁邊一看,有個短髮的少女對著她微笑。薄薄的唇瓣間隱約可見潔白的牙齒。從晒成古銅色的肌膚不難猜測她以前參過運動社團,是自己至今不太想扯上關係的人種。久美子為了掩飾慌張,無可無不可地微微一笑。      「我叫黃前久美子。」      「久美子嗎?我是加藤葉月。看是要叫加藤還是葉月,隨妳高興就好。」      葉月說道,從桌上探出身體。久美子心想這女生真是裝熟啊,但還是重新轉身面向她。      「對了,久美子是哪個國中畢業的?不是東中吧?」      「我是北中的。」      「北中?好特別啊!」      葉月大吃一驚地張大了眼睛。      「不曉得為什麼,北宇治都是東中的人。我也是東中的,感覺就像是來到有很多熟人的高中。」      「那不是有很多朋友嗎。好好噢,真羨慕妳。」      「不不不,一點也不好。也再沒有比讓人知道國中的自己更慘的事了。就算想在高中重新來過,肯定也會被他們當成笑話來說。」      「沒有這種事啦。」      「就是有這種事,所以我才忍住不染頭髮的。」      「其實我想染成紅色的。」葉月說著,手指繞著自己的頭髮。那已經不只是在高中重新來過了吧……久美子心想,但是沒有說出口。      「話說回來,我從剛才就很好奇,妳為什麼講標準語?」      「嗯,我以前在東京住過,大概是因為這樣吧?」      「是噢,都沒有受到關西腔的影響嗎?」      「家人也都講標準語,所以才沒怎麼受到影響吧。啊,但是身邊的朋友都說反而被我的標準語影響了。」      「嗯哼,我也得小心別被妳影響了。」      葉月依舊用手撐著下巴,不當一回事地說。她的右邊臉頰往上一勾,浮現出充滿笑意的表情。久美子張嘴,想說些什麼,不巧老師剛好走進教室。老師看來已經五十好幾,環視教室一遍,清了清喉嚨。      「坐下。」      寧靜但充滿氣魄的聲音,使得亂成一團的教室瞬間歸於寂靜。直到剛才還吵吵鬧鬧的學生,全都照著點名表分配的座位回到自己的位置。「哇!好可怕。」葉月小聲地嘟噥。      「都已經是高中生了,還在教室裡大聲喧譁,實在不是什麼值得贊許的事。高中不是義務教育,要有身為高中生的自覺。」      原本還帶著熱度的氣氛,一下子冷卻下來。老師楞住似地嘆了一口氣,瘦骨嶙峋的手拿起粉筆,在綠色的黑板上寫下白色的文字。      「我是一年三班的級任老師松本美知惠,也教音樂,是管樂社的副顧問。」管樂社。這個字眼讓鄰座的葉月立刻有了反應。      「別怪我沒有事先告訴你們,我自認是學校最嚴格的老師,完全不打算縱容你們,請做好心理準備。」      美知惠丟下這句話,慢條斯理地拿出黑色的檔案夾。      「首先確認各位的名字,叫到的人請大聲地回答……麻井雄大。」      「有!」      「石川有紀。」      「有!」      國中的時候就算在點名的時候被叫到名字,大家也只是敷衍了事地舉個手。可是一旦上了高中,似乎就得好好地回答。是人年紀越大,就會越順從規定,還是因為這個老師很可怕呢?      「……黃前久美子。」      「……啊,有!」      久美子陷入沉思,差點錯過自己的名字。她慌張的回答令教室裡的氣氛變得輕鬆了點。葉月似笑非笑地瞅著她。太丟臉了,久美子不由自主地低下頭。      「……加藤葉月。」      「有!」      「川島……綠輝(Ryokuki)?」      至此,美知惠的臉上第一次浮現出困惑的表情。頭髮膨鬆得有如貓毛的少女,提心吊膽地在點名停滯住的她面前舉起手來。      「不、不好意思。是念作『薩菲爾』。雖然寫成綠色的光輝,但是念成『薩菲爾』。」薩菲爾?教室裡開始竊竊私語。她似乎覺得自己的名字很丟臉,變得越來越畏縮,纖瘦的背影縮得小小的。      「抱歉,川島薩菲爾同學。我不會再念錯了。」      美知惠說道,隨即開始點名下一個人。教室裡的竊竊私語也隨即恢復安靜。儘管如此……她叫「薩菲爾」(Sapphire)嗎?這可是只有美少女才能取的名字呢。久美子心裡想著這件事,再次將視線投向正前方的少女,只可惜從後面看不到她的長相。葉月有些訝異地喃咕:      「薩菲爾啊……好酷的名字噢。」      這個人的美感有些與眾不同呢……久美子心想。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明天要實力測驗,請各位多加努力。」      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就由級任老師的這句話畫下了句點。怎麼辦?自從入學考結束後就再也沒有念過書了!久美子忍不住嘆息。      「久美子,妳住哪邊?一起回去吧。」      久美子才剛把教科書塞進書包裡,早就準備好的葉月已經站在她面前。黑色皮製書包上掛著小號的鑰匙圈。      「我住在平等院附近,方向一樣嗎?」      「一樣。我搭京阪線,在黃檗站下車。」      「這樣啊,那我們住得很近呢。」      久美子邊回答邊站起來。久美子的書包上沒有任何裝飾品。她不太喜歡那種雜亂的感覺。      「葉月,妳國中是管樂社的嗎?看妳掛著小號的吊飾。」      久美子指著她的鑰匙圈問道。葉月笑著搖頭。      「不是。我是如假包換的網球少女。」      「妳確實很有運動社團的氣質呢。」      「因為我的皮膚很黑,才讓妳這麼覺得吧。這是在練習的時候晒的,本來其實是很白的。」      葉月笑著捲起袖子來,古銅色的肌膚從某一節變得白皙。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制服晒痕吧。      「啊,可是上了高中以後,我打算加入管樂社,因為好像很好玩的樣子。」      「是嗎?我國中的時候就是管樂社。」      「真的嗎?高中也要繼續嗎?」      還沒決定喔……正當久美子想開口回答的時候,有人打斷了她的話。      「不好意思,兩位都打算加入管樂社嗎?」      葉月和久美子不約而同地望向聲音的來處,站在眼前的是剛才一頭貓毛的少女。她的名字只要聽過一次就絕對忘不了吧。川島綠輝。擁有這個與眾不同的名字的少女,五官長得十分柔和、精緻。      「啊,薩菲爾!」      葉月沒有惡意地喊出她的名字。一瞬間,少女的臉就像煮熟的章魚一樣,變得紅通通的。      「那、那個,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們不要喊我的名字嗎……」      「咦,為什麼?」      「因為我討厭自己的名字,太丟臉了。」      「薩菲爾不是很酷嗎!我倒是很喜歡。」      「或許有人覺得很酷,但一般人都不會念,實在太丟臉了。」      綠輝說著,垂下眼簾。久美子在內心深處也同意她的想法。萬一這是自己的名字,她肯定負擔不起。      「所以,希望妳們能叫我小綠就好。」      「小綠嗎?沒問題,我記住了!」      葉月用力點頭,使勁地一掌拍在綠輝背上。這是她個人慣有的肢體接觸吧,只見綠輝纖瘦的身體搖搖欲墜,差點跌倒。      「小綠是哪個國中畢業的?一起回家吧。」      「可以嗎?」      綠輝小心翼翼地窺探著他們的臉色。久美子展顏一笑,用力地點頭:「當然可以。」      走出校門,四周充滿微涼的寒意,圍繞校園種植的櫻花樹已經散落起花瓣,青綠嫩芽從細細的枝椏肆無忌憚地探出頭來。路過的學生都對散落的櫻花毫無興趣,沒半個人把目光停留在上頭。大家穿著同樣的制服,看在久美子眼中全都是同一張臉。      「小綠以前是聖女的學生,國小、國中都念私立學校。」      綠輝將書包掛在肩膀上,微微一笑。聖女中等學園。久美子下意識地對這個似曾相識的名字做出反應。      「聖女不是那所管樂超強的學校嗎?」久美子的反應令葉月露出驚訝的表情。      「真的嗎?」      「真的是很厲害的學校喔,也是全國大賽的常勝軍。」      「哇!那真的很厲害耶。」      這句話讓綠輝有些害臊地搔搔頭。蓬鬆柔軟的頭髮在日光照射下,變成了咖啡色。      「不是小綠很厲害,是顧問很厲害。」      「演奏跟顧問有什麼關係?大家看起來都隨便吹啊。」      「才不是隨便吹呢。就像運動社團強不強會受到教練的影響那樣,只要有個優秀的教練,管樂社就會變強。」      「哦,這樣啊。」      葉月對久美子的說明狀甚佩服地點點頭。鞋底踢到小石頭,發出「叩」的一聲。鋪著柏油的路面平滑工整,連一根草都看不見。      「小綠負責哪種樂器?」      「小綠一直都是拉低音大提琴。」      「低音大提琴?那是什麼?」      綠輝聽到葉月的問題,鬧起彆扭似地鼓著臉。      「長得很像特大號的小提琴!非常帥氣!」      「啊,這、這樣啊。」      彷彿被綠輝的氣魄壓制住了,葉月點頭如搗蒜。久美子在一旁看著他們妳來我往的對話,口中念念有詞:「低音大提琴啊……」綠輝的身高比久美子還要矮個十公分,頂多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左右,實在無法想像她演奏高度將近兩公尺的低音大提琴。      「久美子呢?」      「咦?」      「久美子負責什麼樂器?妳國中也參加過管樂社吧?」      在她陷入沉思的同時,綠輝曾幾何時已經跑到她身邊。窺伺著久美子表情的模樣讓人聯想到小動物,可愛極了。      「我是上低音號。」      「哦!上低音號!」      「什麼是UFO?」      綠輝的眼神因久美子的回答而熠熠生輝,葉月則露出不解的表情。看來她連上低音號是什麼樂器都不知道。久美子已經對葉月這種反應習以為常了。      「不是UFO,是euphonium,是一種名為粗管上低音號的低音樂器喔……不過是非常沒有知名度的樂器就是了。」      「嗯哼,我想玩比較稱頭的樂器呢。像是小號或薩克斯風。」      「會這樣想也無可厚非啦,因為低音的樂器多半都很不起眼。就連小綠加入管樂社以前也想吹長笛呢!」      綠輝苦笑著說。這樣說來,和低音大提琴比起來,長笛確實比較適合她。      「小綠高中也打算參加管樂社嗎?」      「嗯,對呀。」      她的回答得理所當然,反而令久美子有些不知所措。葉月則興匆匆地雙眼發亮。      「這樣啊!那麼接下來又可以一起參加社團活動了。」      「問題是,這所學校的管樂社……該怎麼說呢……」      綠輝似乎察覺到久美子含糊其詞的言下之意,替她繼續說下去:      「演奏得太爛了。」      「會嗎?我聽起來倒是挺好的。」葉月依然在狀況外。      高中管樂社的演奏水準正逐年提升,即使是相同的演奏,聽在有演奏經驗的久美子她們耳中與沒有演奏經驗的葉月耳中,感覺或許也不一樣。      她的反應令綠輝莞爾一笑。      「那種水準的話,連能不能在京都府大賽拿下銀獎都還很難說。別說關西大賽了,就算是無用金獎可能也拿不到。」      「無用金獎?什麼意思?」      「可以去參加關西大賽的高中是從奪得金獎的學校裡選出來的,只拿到金獎卻不能參加接下來的比賽,就稱為無用金獎。」      光是聽到無用金獎這幾個字,就足以讓心情跌落谷底。為了扯開話題,久美子問綠輝:「小綠以前是聖女的學生吧?能忍受那種水準的社團活動嗎?」      「這個嘛……」眼前的少女傷腦筋地抓抓臉頰,陷入沉思地自言自語起來。      「反正小綠只要能玩樂器就好了,即使是那種水準也不在意喔,只要能玩得開心就好了。」      「這樣啊……」      「久美子也要加入管樂社嗎?」      「咦?」      久美子被這麼理所當然似地一問,一下子答不上來。她還沒決定要加入哪個社團,可是又不覺得有必要告訴她們。微妙的沉默頓時橫亙在三個人之間,葉月或許是為了打破僵局,手臂搭在久美子的肩膀上。      「久美子也加入管樂社,好嗎?」      葉月天真地問她。被她用那種表情一問,任何人都無法拒絕吧。久美子擠出不自在的笑容,半放棄地點頭。      「嗯、嗯……是有加入的打算喔。」 彷彿很滿意她的回答,綠輝嫣然一笑。      「太好了!小綠一直很擔心能不能在社團裡交到朋友……」      「三個人一起好好相處吧!」      葉月活力十足地宣布。看著她們相視而笑的模樣,久美子認為自己的判斷並沒有錯。有時候隨波逐流也不是一件壞事。她心裡這麼盤算,但是一想起管樂社在開學典禮上的演奏,不免又悄悄地嘆了一口氣。

作者資料

武田綾乃

一九九二年出生於京都。受到同樣出身京都的作家綿矢莉莎影響,從小便夢想成為小說家,同時也是森見登美彥和辻村深月的忠實讀者。 二○一二年,武田在兩個禮拜完成的小說《今天,和你一起呼吸》入圍寶島社主辦的第八回日本愛情故事大獎之新人獎,由評審選為推薦作品,並收錄在寶島社文庫出版,從此正式出道。二○一三年,她根據自己小學時參加管樂社吹奏上低音號的經驗,加上親身前往母校嵯峨野高中管樂社取材,創作出「吹響吧!上低音號」系列小說,得到極大回響。 「吹響吧!上低音號」系列不只對於樂器演奏有確實的描寫,故事背景也設立在武田的家鄉宇治,呈現出相當寫實的景色。武田更自言這是一部融合了學生時代各種回憶、一生難以忘懷的作品。二○一四年,「吹響吧!上低音號」系列改編為漫畫連載;二○一五年,由京都動畫改編為兩季共二十六話的電視動畫;二○一六年,兩部劇場版動畫電影上映;二○一八年上映新作劇場版《莉茲與青鳥》,由執導過「聲之形」、「玉子愛情故事」等知名作品的山田尚子擔任本作導演;二○一九年將上映另一全新劇場版,描繪成為二年級生的久美子等人的故事。 相關著作:《吹響吧!上低音號2:最火熱的夏天》《吹響吧!上低音號:歡迎加入北宇治高中管樂社》

基本資料

作者:武田綾乃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7-10-26 ISBN:9789863445081 城邦書號:RS708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