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親愛的厄運先生(02)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親愛的厄運先生(02)

  • 作者:Killer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0-12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榜前十名傑作!熱銷再版!翼想本系列最高期待度作品! ★戀愛、輕腐、奇幻,多棲創作型小說家Killer,《記憶的怪物》原創最強金漫獎繪師MAE,首次夢幻合作! ★「這土地公太帥了,我也要去當通靈少女!」 ★特別收錄:「神界運動會中場休息」絕美拉頁海報 正式加入神明討債大隊的鐵齒女高中生吳淳晞, 今天依然與土地公浩章和地基主葵浚, 為了回收過去被惡靈濫發的神印而四處奔走。 然而,就在三人以為打發掉城隍署稽查員, 討債之路就能一帆風順時,卻發現帳簿竟然被惡靈染黑無法閱讀、 淳晞看見幻覺的頻率加劇、浩章的祕密就快藏不住……? 「這些事都先擺一邊,妳聽過神界運動會嗎? 優勝可以得到小雞印章(鳳凰印)唷!」 神界運動會(尾牙)正如火如荼地準備中, 偶像團體「青色閃電」卻獨挑這時期來到淳晞就讀的學校, 這般巧合又與這連串的黑幕有何關聯? 親愛的厄運先生,任務二,盛大開幕!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就是要戰到翻白眼才叫做運動家精神啦!
     我的朋友,你回來了,太好了。     如果失去你,我一定也活不下去了。     留在我身邊,永遠不要離開。     這一次,我絕對不要再失去你。     也絕對不會再讓別人搶走你。     沒有人可以介入我們之間。     我知道我做的事一定會付出代價,但我不怕。     就算世界毀滅,全人類消失也沒關係。就算我早晚會下地獄也無所謂。     我只要有你就夠了。      ※      「多謝關照,此刻我跟你把帳結清了!」     「多謝關照,此刻我跟你把帳結清了!」     「多謝關照,此刻我跟你把帳結清了!」      在我面前念出返還咒語的,是本校有名的美女兼正義女俠,三年級的洪嵐。她在兩年前許了一個不太妙的願望,在我曉以大義之下終於把神印還回來了。      一個發亮的東西從洪嵐的額頭飛出來,掉在畫了神印圖形的白紙上,白紙燒了起來。      「呀啊啊!」      尖叫的不是洪嵐,而是她的好友宮小琦。她大叫之後就暈了過去,幸好腦袋沒撞到地板。      宮小琦在兩年前臉上莫名其妙長了紅色的大斑,佔據了她半邊臉。因為紅斑面積太大,不能動手術。      原本以可愛的五官和甜美的笑容被封為「三鈴小姐」的宮小琦,立刻跌入地獄。不但沒有幾個人願意正眼看她,有人甚至還用非常難聽的綽號稱呼她。      每當受到委屈的時候,只有洪嵐這位正義女俠會挺身而出保護她。      火熄滅以後,洪嵐走過去撥開宮小琦臉上的頭髮,那可怕的紅斑已經不見了,細緻小巧的臉蛋又恢復原狀。      原因很簡單,宮小琦臉上的紅斑就是洪嵐許願造成的。因為宮小琦人緣太好,引起了洪嵐的嫉妒。      洪嵐咬了咬牙,回頭問我:      「我已經照妳的指示做了,接下來呢?要怎麼重新許願?」      她之所以乖乖返還神印,是因為一年級的學妺吳淳晞,也就是在下我告訴她,只要向宮小琦承認自己之前的行為並且道歉,再念出返還咒語,就可以重新許一個願望。      我苦笑著聳肩。      「APP本來就只能許一個願,加上現在已經停用了,根本不可能。」      洪嵐一把揪住我領口。      「什麼不可能?這是妳自己說的,取消前一個許願才能重新許願!」      「哇,學姐妳的握力好強哦,莫非這就是江湖人稱『正義女俠聖母洪嵐無敵大絕護子九陰雞爪功』?妳詛咒宮小琦再保護她,讓別人稱讚妳,都不會不好意思嗎?」      「少給我鬼扯!」      洪嵐氣得齜牙裂嘴,秀麗的五官變得像鬼臉一樣。      嚴格說來,她的臉蛋比宮小琦漂亮,卻沒有宮小琦迷人的魅力和親和力,當然人氣也遠不及宮小琦。      當初她和宮小琦都在「三鈴小姐」的候選名單裡,結果入選的是宮小琦不是她,猶如讓她挨了記大耳光。      等她發現自己怎麼也擺脫不了宮小琦的陰影時,腦袋裡的某個東西就壞掉了。      「學姐,全校的同學都認為妳是個會用心照顧生病朋友的好女孩,如果他們發現妳就是詛咒小琦學姐的兇手,打擊一定很大吧?」      「所以我才要妳幫忙把宮小琦的人氣全部轉給我啊!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怪我了。」      今天三鈴高中發生一個非常奇怪的狀況。      原本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宮小琦忽然變成萬人迷,連著好幾節下課,她都會被廣播叫到收發室,領回大把小把的花束、情書和禮物,快把她整個人淹沒了。      洪嵐無法忍受宮小琦再次變成校園風雲人物,搶走她的風采。我趁機遊說她利用心想事成APP,再許一個更有效的願望:奪走宮小琦的人氣。      被嫉妒沖昏頭的她就這麼上當了,想想實在有點可憐。      「再說一次,辦不到。況且宮小琦根本沒有人氣,她今天收到的禮物全都是我送的。呃,嚴格說來不是我送的,但是有些人會為了我送禮物給她。很多人。」      我,吳淳晞,三鈴高中一年級學生,有個非常離譜的煩惱。      明明不是天仙美女,卻動不動被男生追求。      我身體裡好像被裝了個「男人磁鐵」,男生只要靠近到一個距離,就會一直跟上來。      什麼?這種煩惱太奢侈?我只是在炫耀?別開玩笑了!      每天被勾勾纏的日子根本不是人過的,更別提那些男生全都是標準的爛桃花,除了讓我頭痛以外沒有別的功能。      不過這種情況最近稍有改善,因為我大致掌握了一些運用爛桃花的技巧。      就像現在。      我對我身邊的男士們說,我很同情小琦學姐,要他們送禮物討好她,而且不准提到我的名字。誰能讓學姐開心,我就跟誰交往。      不出我所料,宮小琦被禮物跟花淹沒,而我要釣的魚——洪嵐也上鈎了。      我告訴洪嵐,只要向宮小琦認錯道歉,再返還神印,就可以重新許願,讓自己比宮小琦更受歡迎。      她答應了,把宮小琦約來我家裡舉行儀式,結果發現自己被耍了。      洪嵐抓著我大吼:「妳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這樣整我?」      「我是為了救妳。還有……」      我反握住她揪住我的手,輕輕鬆鬆扳開,她痛得眉頭打結。      「建議妳不要隨便對前任大姐頭使用暴力,很危險的。」      我放開她。      「妳最近幾個月,跟別人發生越來越多推擠衝突;前兩天在課堂上還忽然放聲尖叫衝出教室,老師追出去找妳還被妳打,差點記妳一條大過,對不對?為什麼會這樣,妳有沒有想過?」      「……我只是高三課業壓力太大……」      「最好是。妳一心一意想讓宮小琦變醜,後遺症就是妳眼裡每個人的長相都越變越恐怖。妳常常出現幻覺,看到身邊的老師同學通通變成異形,所以嚇得大暴走,對吧?」      「……」      「因為妳許了詛咒別人的願望,壞的毒素正在腐蝕妳。再不取消,幻覺就會一直跟著妳,讓妳覺得自己活在惡靈古堡裡,身邊全是流血流膿的怪物,包括妳的親人。」      我苦笑。      「所有人都很醜,只有妳最美,這種感覺也不是那麼美好吧?」      洪嵐的眼淚成串往下掉。      「隨妳怎麼說,反正我就是討厭被忽視!」       「那有什麼問題?」      旁邊忽然無聲無息地出現一個男生,他手上拿著一支手機。      他按下手機的播音鍵,播出洪嵐的聲音。      「我,洪嵐,在兩年前,下載這個APP許了一個願。願望就是:希望宮小琦變成醜八怪,從此再也沒人看她一眼!」      這是洪嵐之前對宮小琦認罪的時候的告白,全被錄下來了。      男生輕快地說:「只要我把這段錄音公開,保證妳洪嵐小姐會大紅特紅,大家可能會給妳取外號,例如『惡女洪嵐』啦,『假面魔女』之類的,搞不好還會上新聞頭條呢,這樣妳應該會很開心吧?」      我吐槽他:「哪有這麼容易上頭條?現在根本不會有人相信一個APP就可以讓人毀容!不過學姐在學校裡的名聲會很差就是了。」      「有名聲總比沒人認識來的好,妳說是不是,洪同學?」      他露齒一笑。這傢伙很少笑,除非是為了諷刺別人,就像現在。      即便是這麼欠揍的理由,仍然是很漂亮的笑容。      洪嵐咬牙切齒,衝出了我家。      我把昏迷的宮小琦扶到茶几邊躺好,待會自然會有人把她送回家。      「好啦,神印收回,任務達成。」      「達成個頭!」我的搭檔,三鈴高中地基主葵浚瞪我。「搞了半天妳還是用奸計把神印騙回來,根本沒有產生正面能量來付利息!」      我反駁他。      「洪嵐已經向宮小琦親口承認自己做的事,還向她道歉。這種勇氣也算是正面能量!」      「妳可以再扯一點。」葵浚不屑地搖頭。「反正我手上有她認罪的錄音,一樣可以讓她付出代價。」      「你要公開?」      一旦同學們發現洪嵐的真面目,她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學期鐵定會很難過。      「不用啊。光是想到她的罪證在別人手上,就夠她提心吊膽一輩子了。」葵浚笑了笑,「這就是她要付的利息。」      還真是嚴苛啊。      不過,有件事我越想越不懂。      「為什麼洪嵐一開始許願的時候,不是希望自己變得更漂亮比宮小琦更受歡迎,而是希望宮小琦變醜被排擠呢?」      葵浚賞我一記白眼。      「這還要問?所謂的嫉妒,就是『我沒有任何不好的地方,都是別人擋我的路搶我的東西,一切都是別人的錯,所以別人要付出代價。』懂嗎?」      沒錯。洪嵐之所以會中我的計,純粹是不能忍受宮小琦再度變成全校注目的焦點。      她最想做的是傷害宮小琦,至於自己能不能得到好處反而是其次。      好可怕,這就是人性嗎?      「不管是神明、惡靈還是人類都是一樣的。傷害別人永遠比改變自己容易,瞭了沒?」      葵浚丟下這句話,就帶著昏迷的宮小琦離開了。      我收拾了一下,進浴室洗掉全身的疲倦。      當我走出浴室時,發現家裡居然有個陌生男子。      「你是誰!想幹麼?」      因為身邊沒武器,我只好拿起鐵茶壺作勢要砸他。      「快滾出去!」      「等等、等一下!小姐妳搞錯了!」      那個年輕男人拿出鑰匙。      「我是新來的管理員,鑰匙是房東給我的。」      「騙誰啊,這種破公寓要管理員幹麼?」      「就是太破才需要有人隨時注意啊,房東是我伯父,看我閒著沒事叫我來幫忙,免得房客整天找他抱怨。我叫關良,妳是吳淳晞小姐吧?妳的室友剛搬走不是嗎?我敲門沒人應,才自己開門進來。」      他要不是說了真話,就是個非常厲害的跟蹤狂,我決定暫時相信他是前者,放下了水壺。      關良的頭髮是紫紅色,瀏海微微蓋住眼睛,穿著淺色的襯衫和故意剪破的牛仔褲,笑容很靦腆。      就外表而言,不像壞人。重要的是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樣,一見我就兩眼發直狂流口水,這點必須給他加分。      「那麼,管理員你有什麼事?」      「第一就是來檢查妳這邊有沒有什麼需要修理的地方,第二就是通知妳,以前陳文雁的房間租出去了,新室友過幾天就會搬進來。」      「好,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有事的話,樓梯下面的小門就是管理員辦公室,可以去那裡找我。」      居然得拿樓梯下面那麼小的空間做辦公室?天天擠在裡面,實在太悲慘了。這傢伙難道是哈利波特嗎?      關良正要走出去,忽然又回頭。      「吳同學,妳在這裡住得怎麼樣?」      我被問得莫名其妙。      「呃……還好吧?」      「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我倒抽一口氣。奇怪的事情?      不但有,而且很多,非常多。但是就算跟他講也沒用。      「幹麼問這個?」      一瞬間,他眼神有點奇怪,好像在打量我。但那奇怪的眼神立刻消失了。      「這是間老公寓啊,難免會有些奇怪的傳聞,樓下的住戶一直說聽到怪聲。我是怕謠言越傳越離譜,到最後房子變鬼屋就糟了。」      聽到怪聲算什麼?我碰到的事情嚴重幾百倍!      「那應該是水管老舊發出的聲音吧。」我裝作不在意,「什麼鬼屋,我才不信這個!等到有人被外星人抓去做實驗再來跟我說吧。」      關良一笑。      「太好了,終於碰到一個頭腦清楚的人。以後就請妳多指教了。」      ※      憑良心說,我實在不該稱呼那些追求我的男生「爛桃花」,好歹他們也幫助我解決了洪嵐的事件。      但是……      「叮咚!」手機響了。      搞什麼,又有人寄裸上身秀肌肉的照片給我!而且連肌肉跟贅肉都分不清!      「叮咚!」      賓館的電子禮券?你是很想被告性騷擾是吧?      「叮咚!」      怪了,為什麼寄一堆剩菜剩飯的照片給我?      還有文字說明:「把便當菜排成妳的臉,我才吃得下去。」      真是夠了!亂玩食物會遭天譴的!那堆廚餘哪裡像我的臉啊?      叫他們「爛桃花」已經很客氣了,根本就是「桃花劫!」      可以的話,我也很想把他們全部轉讓給洪嵐啊!      我在國三那年出了嚴重車禍差點掛掉,雖然平安康復,卻莫名其妙變成這副專吸爛桃花的體質。      為了擺脫這可怕的體質,我決定採取最科學又最有效的方法:拜託外星人。      我跑去外星人在這附近最大的據點——關帝廟,用燒香擲茭的方式跟他們通訊,請求他們幫我治療。      ——不要懷疑,所謂的神明就是外星人很久以前在地球建立的秘密組織,而關老爺就是化身武將臥底在劉備身邊的外星密探,只是我一時找不到證據而已。       問題是,就像所有的秘密組織一樣,外星人也有一堆囉哩叭嗦的規矩,其中一條就是「三鈴高中師生許的願,只能由三鈴高中地基主實現」。      偏偏三鈴高中的地基主,也就是走在我前面這位短髮亂翹,眼神陰暗的葵浚老兄,在兩年前為了衝業績〈誤〉,做了個很亂來的「心想事成APP」胡亂接受許願,又亂蓋神印實現了一堆充滿負能量的願望,結果出了大包被處罰,印章被封了。      也就是說,在他把發出去的負能量神印全部收回來並且加收利息之前,他不能幫我實現願望。      為了早日脫離桃花苦海,我加入了他跟土地神組成的討債小組,努力幫忙收回神印。      可是這條路真的好漫長啊……      「哈囉,兩位。」      我們走進學生會辦公室,學生會長白浩章─真實身分是三鈴鎮南區土地神─抬頭向我們招呼。      「昨天收了一筆帳。」葵浚說。      「收帳」就是「收回神印」的簡稱,浩章學長點點頭。      「最近進度不錯,恭喜兩位。」      「是啊,多虧某人把她玩弄男人的本事拿來玩弄許願者,才騙回一堆神印。」      葵浚照例開口沒好話。      我對他露出清爽如微風的笑容。      「我就當你是在誇獎我好了。」      葵浚走向學生會的檔案櫃,也就是地基主辦公室的入口。      「少廢話,現在趕快去處理下一筆帳。」      「等等。」      浩章學長面有難色,拿出一個紅色的信封。      「這個,年度晚會的通知書來了。」      葵浚的表情,就像被派去地獄清掃血池的池底一樣。      「搞什麼鬼,有完沒完啊?」      「每年都要辦一次,當然是永遠沒完。而且你去年也是說一樣的話。」      浩章學長吐完槽,然後對我說明:      「年度晚會指的是都城隍的誕辰晚會。都城隍是所有城隍的老大,他的誕辰是年度大事,不但要舉行慶祝晚會,準備各種表演節目,晚會之前還有各部門的競賽,工作量非常大。」      「那不就跟學校的校慶一樣嗎?應該很好玩吧。」我說。      學長苦笑。      「老實說,更像公司尾牙,所以每年都會見血。」      「這……這不叫尾牙吧?」      「簡單的說,基層員工自己就是尾牙桌上的菜!」葵浚齜牙裂嘴,「工作都已經做不完了還得搞這麼多花招,跟吃人有什麼兩樣?」      「哪那麼誇張。總之待會要開晚會籌備會議,晚上還要集訓準備參加部門競賽,你準備一下……」      浩章學長話說到一半忽然轉向我,朝我咧嘴微笑。      奇怪,現在有什麼好笑的事嗎?      更奇怪的是,浩章學長的笑容越咧越開,原本端正的下半臉幾乎整個裂開,露出白閃閃的牙齒和血紅的牙齦,他溫和清澈的雙眼變成全黑。這就有點嚇人了。      「呃,學長……」      浩章忽然朝我撲了過來,右手五指長出至少五公分長的利爪,筆直刺進了我的胸口,把我還在跳動的心臟抓了出來……      「學妹?學妹!」      我全身一震,看到眼前的浩章,直覺地尖叫一聲,往後退了一大步撞上牆壁。      浩章和葵浚都莫名其妙地盯著我。      「妳幹麼啊?」      我低頭,胸口沒有血,也沒有大洞,心臟好好地在身體裡跳著。      是幻覺。又來了,而且越來越嚴重。      我到底怎麼了?      「學妹!」      浩章又叫了我一聲,打斷我的胡思亂想。      「呃,學長你剛說什麼?」      「我說,接下來我跟葵浚要忙晚會的事,沒辦法收帳,妳先回去休息。妳還好吧?身體不舒服嗎?」      浩章學長是個體貼又溫和的人,跟他相處向來很愉快。但是,此刻看著他關心的眼神,我卻全身發冷,還有隱約的反胃感。      好可怕。      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偏偏那股沿著脊椎往上爬的寒意怎麼也消除不了。      「沒事,我大概是老毛病發作了,這次比較輕微,一下子就好。」      我有恐慌症的毛病,很容易忽然歇斯底里。沒想到這毛病也成了好用的藉口。      「你們忙,我先走了。」      我匆忙衝出辦公室。      ※      我在國三那年,無照騎車跟大卡車迎面相撞,正要一腳踩進棺材裡的時候,眼前忽然出現一個白衣男子救了我。那個男子不是醫生也不是救護人員,我還以為是幻覺。      等到進了三鈴高中,才發現那個白衣人長得跟浩章學長一模一樣。      我向學長確認,他只說「土地公不能離開自己轄區」,不承認也不否認,所以我心裡一直把他當成救命恩人。      直到不久之前,我跟葵浚在收帳過程中和一名惡靈正面衝突,我才發現,那名白衣男子做的事,好像不只是救我一命而已。      惡靈在離開前也告訴我,「如果想知道自己身上出了什麼事就去問浩章」。      雖然不想被惡靈影響,在浩章學長面前還是常常心裡發毛。      學長對我向來很溫柔體貼;就葵浚的立場來說,他也是個不錯的上司。      不但關心部下的身體狀況,還能體諒他一時糊塗犯的錯,甚至為他篡改紀錄掩飾——換個角度來說,不就是個袒護部下,手腳不乾淨的土地神嗎?      我有點擔心,除了篡改紀錄,學長還會做出什麼事?      一旦起了疑心,就會沒完沒了一直懷疑下去,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小淳——!」      眼看就快要到教室,偏偏又被兩個男生伏擊。      「我送了一大把花給宮小琦,但是在我心裡,花是送給妳的,妳有看到嗎?」      「喂,八班的,淳晞是七班的女人,你給我閃開!」      是怎樣,跟你同班就是你的財產嗎?      我忍著氣,對兩人曉以大義。      「兩位同學,小琦學姐臉上的紅斑已經治好了,變得超漂亮,我覺得你們應該把握機會,在學姐畢業之前趕快採取行動,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兩人同時開口:      「不!我愛的只有小淳妳啊!」      「妳今天一定要答覆我!不然我就爬到屋頂上不下來!」      我的眼前發黑,腦血管快要爆開了。忽然想到一個辦法。      「我們乾脆用最古老的方式決定吧。你們現在決鬥,最後站著的人就是我的男朋友。」      對這種離譜的提議,兩人的回答是一樣的:      「好!」      下一秒他們便扭打成一團。      我腦中忽然浮現一個景象:兩人都頭破血流,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然後我發現自己在笑。      現在是怎樣?難道我真心想傷害他們倆?      我雖然算不上什麼心地善良的小天使,也常跟看不順眼的混混打架,卻從來不曾只因為心情不好就出手害人,而且還是用這種陰險的招數!      一股寒意直衝頭頂,我無法思考,只能靠直覺處理。      我衝上前,兩記手刀朝他們後頸敲下去,兩個男生應聲倒地。      這時我又想到一件事:我應該沒把他們的脖子打斷吧?沒有吧?      ※      我坐在校長室裡,聽著校長的訓話。      「只不過是談個戀愛,有必要用到暴力嗎?這裡是現實的文明世界,不是在打暴力電玩!居然叫別人為妳決鬥,妳以為妳是古代的公主嗎?」      「所以我怕他們受傷才去阻止他們嘛。」      「受傷還是小事,要是把他們打成全身癱瘓,我看妳怎麼賠!這次算妳運氣好,兩個人都沒事,妳以為妳可以走運多久?為什麼妳老是捲進暴力事件?上次還跟妳室友弄到見血,拜託妳不要這麼粗魯好不好?」      是啦是啦,因為我以前混太妺所以就是暴力狂,就算為了阻止室友自殘反而被割傷,也全是因為我太暴力……      門忽然打開,校長秘書走進來。      「校長,有位同學急著要見您。」      「秘書小姐,我這邊還沒處理完,妳沒看到嗎?」      秘書小姐的臉色非常難看。      「我知道,但是,他真的很急。」      一個男生走進來。      「校長,請不要怪秘書小姐,是我拜託她放我進來的。」      校長的臉僵住了。      「哦,千澧啊……進來吧。」      這個男生制服上繡著「林千澧」,高二。      他長得斯文秀氣,皮膚白淨,有點太白了些,身材很瘦,我真怕他被風吹走。走路有點微跛,看來是有病在身,卻讓人加倍憐惜他。      只是校長和秘書臉上的表情都不是憐惜,而是……該怎麼說呢?      恐懼。      兩人都努力裝出正常的態度,其實已經嚇得半死了。      奇怪,為什麼一個虛弱的學生會讓他們怕成這樣?      怕他會忽然倒地?      我連忙站起。      「學長,請坐。」      林千澧微笑搖手。      「不用了,謝謝,我很快就走。校長,聽說您已經答應出借我們學校場地用來拍偶像劇?主角還是『青色閃電』?」      青色閃電?記得那是以前滿紅的偶像男團,我幫派裡有幾個妹子挺迷他們的。      不過最近比較少聽到他們消息了。      「……對。我覺得這對本校是不錯的宣傳。」      「請您取消這件事!『青色閃電』上次來借場地,鬧出了那麼多糾紛,您忘了嗎?」      「呃,還好吧,有什麼糾紛?」      「大批的工作人員在學校進進出出,還有歌迷混進來影響同學上課,更別提有些同學被騷擾……」      「所謂『被騷擾的同學』,應該只有何書炫一個吧?他身為團員,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了。」      對哦,青色閃電的團員之一何書炫也是本校學生,我現在才想起來。      林千澧蒼白的臉開始泛紅。      「校長,書炫已經退團了,他現在只是個普通的學生,而且已經高三了。如果這時候讓青色閃電進入學校,一定會有人把書炫的過去挖出來大作文章,鬧得他不得安寧。您身為校長,應該要保護學生才對吧?」      校長乾笑一聲。      「我就是為了保護何同學才答應的。你想想,我如果拒絕借場地害偶像劇拍不成,是誰會被罵得最兇?」      「……」      看林千澧啞口無言,校長的氣勢也變強了。      「演藝界的人最喜歡炒新聞,如果他們對著記者說『因為舊團員何書炫的關係,害我們找不到場地』,情況不是更糟糕嗎?書炫已經退團兩年,照理大家都忘記他了,何必在這種時候再給他添亂呢?」      林千澧咬著下唇,微微點頭,但是眼中的擔憂仍然沒有消除。      「我已經跟劇組約好了,絕對不准騷擾本校學生,當然也包括何書炫,你不用擔心。」      「我知道了。對不起打擾您了。」      他向校長輕輕點頭致意,慢慢地走出校長室。      看他那副氣若遊絲的樣子,我好想直接揹著他走。      是說……既然有偶像男團要來學校,我可得小心離他們遠一點。      不是我自誇,我這個可怕的爛桃體質,對演藝圈的人也絕對是有效的。萬一變成緋聞主角就完了。      校長癱在椅子上鬆了一大口氣,彷彿剛從槍戰現場逃回來。過了快一分鐘他才發現:      「吳淳晞妳還在這裡做什麼?快出去!」

作者資料

Killer

內心就跟外表一樣嚴肅耿直,常讓人肅然起敬。但由於大宇宙的意志,總是遇到(做出)一堆囧事。 因為實在太囧,只好寫作了。 部落格: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粉絲頁:http://www.facebook.com/krskrs

基本資料

作者:Killer 繪者:MAE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10-12 ISBN:9789571077222 城邦書號:SPB7I00008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