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親愛的厄運先生(01)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親愛的厄運先生(01)

  • 作者:Killer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22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戀愛、輕腐、奇幻,多棲創作型小說家Killer,最新作品! ◆《記憶的怪物》《203號室的妖怪先生》再版不斷,國人最強大手繪師MAE插畫擔當! ☆☆ 特別收錄 ☆☆ ◆ 極致絕美拉頁海報 ◆ 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還在相信『當你真心祈求一件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這句話嗎? 是不是覺得現實總是『當你真心祈求一件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衝康你』呢? 請放心,被這種被勵志小語欺騙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在這裡,只要你真心祈求一件事,全宇宙不會幫你,但我們『一定』會幫你實現—— 咦?沒看錯的話,在那邊的是班上存在感極低的男同學葵浚和全校最帥的老師嗎……等等!葵浚怎麼把手放在老師胸膛上揉捏……不,他的手竟然穿過去了? 老師接著立刻接到女友的分手電話,衝出教室後隨即嚴重扭傷。 「他是在收回不該實現的願望喔——加上利息。」 帥氣的學生會長、真實身分是三鈴鎮南區土地公的白浩章這麼說。 葵浚繼續對其他師生出手,而被他攻擊過的人都會遭遇慘痛的厄運。 ……開什麼玩笑!明明是神明搞錯實現的願望,憑什麼要無辜的人們支付利息! 「來交易吧土地公!不算利息,由我來說服大家主動歸還願望!」 於是,熱血鐵齒女高中生和心中有創傷的地基主組成的討債大隊正式成軍—— 第一關就得跟不肯還願的人打交道、和各方妖魔爭奪送出去的願望,還要面對上級城隍署罰惡司施加的業績壓力和冷嘲熱諷……更麻煩的是要隨時自備墨鏡,抵擋土地公x地基主的甜蜜放閃!? 親愛的厄運先生,任務一,正式開始!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這到底是許願還是羞恥play啊?
     我,吳淳晞,三鈴高中一年級學生,現在有個非常要命的煩惱。      早上走進教室,不出我所料,桌上堆滿了東西。有糖果、餅乾、巧克力,每一份零食都附著一封信。我重重歎了口氣。      拆開第一封信,它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淳,妳那充滿魄力的身影就像壓路機一樣,重重壓在我的心上,我的腦海全都是妳,只要妳能陪在我身旁,我願做妳的柏油路,天天被妳壓平……」      這到底是三小……朋友啊!      我只不過是個子比一般女生高了點,肩膀寛了點,哪裡像壓路機了?人家的體重可是合乎標準的耶!誰要天天壓平你啊?這根本是性騷擾!      要不是我現在已經不當太妹,絕對把你打成豬頭!      第二封:      「我心愛的淳晞,第一次見到妳兇惡的眼神,我嚇得全身發抖,但是抖完之後又覺得非常舒爽。現在我只要一天不被妳瞪就全身不舒服,所以我決定,一定要獨佔妳的雙眼……」      去你x的,居然踩我的痛腳!      我就是因為眼神太兇惡,才特地戴黑框眼鏡掩飾啊!我還因為聽人家說黑長直比較有氣質,所以刻意留了熱死人的長頭髮,他卻只注意我眼神兇惡?這人是瞎子嗎?      「一天不被瞪就全身不舒服」?到底有多M?      還有,什麼叫「獨佔妳的雙眼」?怎麼看都是變態發言啊!我才嚇得全身發抖哩!      「淳晞同學,我一看到妳就覺得好有安全感,好想被妳保護……」      「吳淳晞,妳危險的魅力讓我瘋狂……」      這個也是,那個也是,為什麼每個傢伙都是這副德性?      「哎喲,今天又有這麼多禮物跟情書啊,好羨慕哦。」      「萬人迷就是不一樣,每天桃花開個不停。」      「我要墨鏡啊,閃得快瞎了!」      班上一群女生開始瞎起鬨,沒人注意我的顏面神經在抽搐。      羨慕是吧?我把桃花送給妳們行不行?不但免費贈送還附帶嘔吐袋一個!      我,吳淳晞,三鈴高中一年級學生,現在有個非常要命的煩惱。      明明不是大正妹,卻天天走桃花運,而且全是不折不扣,黑得發亮的爛、桃、花!      「哇,今天又一堆貢品哦?」      忽然出現在我們教室的這個人,是跟我一起租屋的室友,也是高三的學姐陳文雁,我都叫她小雁子。      小雁子是學校的優等生,任何大小考試一律滿分,可說是全校的楷模。很意外地,她跟我這個前任太妹相當投緣。      「妳又把鑰匙忘在餐桌上了,阿呆。下次又坐在家門口哭,我可不理妳哦。」      「我才沒坐在門口哭哩!」我慚愧又感激地接過鑰匙,把桌上的貢品全部推向她。「來,一點小意思聊表謝意。」      「居然用別人送的東西表示?真沒誠意!」      嘴裡這麼說,她還是大喇喇拆開一包餅乾吃了起來。      「對了,我剛聽班上的人說,上星期天有人在關帝廟擲茭,結果連擲一百個哭杯耶!」      嗚!      我頓時膝蓋,不是,胸口中了一箭,勉強擠出假笑。      「真的啊?好誇張哦。」      「對啊。我同學的媽媽在廟裡當義工,她親眼看到的。她說那個人一直擲哭杯,心裡不甘願就繼續擲,結果怎麼擲都是哭杯,到最後廟裡所有的香客跟師兄師姐都圍過去看,還幫忙報數哩!」      是啊是啊,一群吃飽太閒的傢伙圍成一圈,每擲出一次哭杯他們就報數又拍手,到底是多沒良心啊?      我繼續假笑。「幹嘛一直擲呢,實在太想不開了。」      「對呀,就像妳說的,求神拜佛都只是迷信,一點也不科學,只有傻瓜才會信這套。」      沒錯,我是全世界最鐵齒的無神論者,無論是神佛、上帝還是阿拉一概不相信。不過人偶爾總是要變通一下的。      「呃,其實我現在覺得好像也不能說不科學。我最近讀了一篇文章,上面列了很多證據,說其實神話中的神明就是很久以前來到地球的外星人,因為外星人的科技很強,可以做很多神奇的事,古代人就把他們當成神來拜。」      「妳不相信神,卻相信外星人?」      「當然啦,外星人的存在是很符合科學邏輯的。燒香拜拜是跟外星人溝通的一種方法,所以也算是符合科學的做法。」      「妳是在哪裡讀到的?」      「妞妞雜誌。」據說是很紅的少女雜誌。      「妳怎麼會有妞妞雜誌?」      「人家丟在滷雞腳的攤位上,我去買宵夜的時候撿到的。」      小雁子毫不客氣地直逼我要害,「所以妳吃完滷雞腳,就決定去關帝廟擲筊了?」      「對……」我當場飆淚。      因為實在太想擺脫這該死的爛桃運,加上讀了那篇文章,讓我決定放下我的鐵齒,到廟裡去許願拜託關老爺幫忙。      為了避免被認出來,我還特地易容改裝,戴著太陽眼鏡,穿上離家前跟阿嬤要來的花褲裙,偷偷摸摸跑去鎮上最靈驗的關帝廟。結果……      不但連擲一百次哭杯,打破了全鎮紀錄,還被同校的人認出來。      總之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自稱「全世界最鐵齒,絕對不信怪力亂神」的吳淳晞,居然偷偷跑去許願擲筊,還被關老爺狠狠打了一百次臉。      「我不信!」      我重重拍桌。      「一百次哭杯根本就不科學!那筊杯裡一定灌了鉛!」      小雁子沒好氣地說:「又不是賭場的骰子,幹嘛要灌鉛?反正關老爺就是不受理妳的要求啦!」      嗚……      我早該想到,被丟在滷雞腳攤子上的雜誌,會登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受不了了啦!」我了無生趣地趴在桌上。「這種鬼日子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      「幹嘛反應這麼大,妳應該從小就天天被男生糾纏,早就習慣了吧?」      「才怪哩!以前認識的男生不是幫派裡的兄弟就是敵對的混混,根本不會有人想追我!是上了高中才變這樣!」      上高中前的我,是個兇惡、強悍、重義氣的大姐頭,幫裡的弟兄視我為好哥們,對手把我當成眼中釘,從來沒人真的把我當女孩看待。      為什麼一搬到三鈴鎮,進了高中就這樣?難道鎮上的磁場跟我不合嗎?      「如果真是這樣就很奇怪了。」小雁子沈思著。「妳上高中之前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只有一件。      「車禍。」      想到那件事,頭皮就一陣麻。      「就是妳國二那次車禍?」      國二的時候,我跟幾個朋友無照偷騎別人的機車,飆得太快打滑,跟一台卡車迎面撞上,差一點點就沒命了。      「我實在很好奇耶,妳那時是不是感覺到靈魂離開身體啊?」      「沒有,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只覺得四周一直暗下去。不過就在我快要斷氣的時候,我看到……」      我閉上了嘴。這話再說下去就尷尬了。      「妳看到什麼?」小雁子追問。      「呃,我眼前看到我阿嬤的臉。」      這不是謊話,但只是一半的答案。      「我那時就想,如果我死了,阿嬤一定很傷心。如果我可以活下來,我以後一定再也不混幫派,一定會好好讀書讓阿嬤高興。」      「結果妳活下來了,所以現在就在學校裡了。」      小雁子做下結論。      「一定是神明聽到妳的祈求,特地准妳免死!」      看到我的表情,她很快改口。      「好啦,是路過的外星人可憐妳,用飛碟上面的高科技儀器救妳一命。」      這還差不多。      無意間看向窗外,一個高三學長正好經過,朝我拋了個飛吻。我瞬間聽到一聲「啪嘰!」——      腦神經斷掉的聲音。      「夠了!我是來讀書不是來被人勾勾纏的!我要搬到玉山頂上去住!」      「不要這麼哀怨啦,妳只要在那群男生裡面挑一個當男朋友,其他的蒼蠅就會自己散開了呀。」      「可是那些男生都不合我胃口啊。」      「喲,看不出妳標準還蠻高的哩。那妳理想的男朋友到底要符合什麼條件呢?比妳高?」      「那倒是不用啦。個子太高的男生太顯眼,如果到超商去順手牽羊馬上就會被逮到了。」      「喂……」      「不過視力要很好,最好雙眼都在2.0以上,這樣打群架的時候才不會眼花打到自己人。」      「喂!」      「還有還有,酒量也不能太差,最好每次拼酒都拼贏,至少不能醉倒讓我扛回家,還有……」      「小姐!」小雁子瞪我,「妳到底是在選男朋友還是幫派小弟?」      「啊……」      真糟,一不小心又用大姐頭的心態想事情了。      「可是我真的不曉得怎麼選男朋友啊,而且我連男朋友到底要用來幹嘛都不知道。」      「什麼『用來幹嘛』,又不是在做資源回收!男朋友就是用來陪妳的啊。妳傷心難過的時候,可以躲到他寬廣的胸膛裡盡情哭泣……」      「哭的時候就應該抱著面紙盒哭啊!把眼淚鼻涕糊在人家衣服上多尷尬?」      「妳真的很沒情調耶!」她瞪我,「不然的話,男朋友也可以幫妳買早餐,或者是幫忙跑腿,還可以接送妳出門,不是很方便嗎?」      「那就是幫派小弟做的事啊!難道幫裡所有的男生都是我男朋友嗎?」      「對哦!所以妳從國中的時候就開始開後宮了嘛。怪不得不會挑男朋友,原來妳每個都想要啊。」      「宮妳個頭啦!」我真想拿餅乾盒丟她,「我是真的很煩惱誒!」      「好啦好啦。既然妳都已經痛苦到去廟裡擲筊,我就大發慈悲再教妳一個改運的方法吧。」      「什麼方法?」      小雁子壓低了聲音,一臉神秘。      「半夜十一點,到學校的許願池旁邊。面對著雕像順時針走三圈,再逆時針走三圈,然後剪下一束頭髮,對著水池說出妳的願望還有手機號碼,再把頭髮丟進水池。如果妳的手機響了,就表示願望被接受了。」      什麼鬼?      一般而言,許願池都是用來騙錢賺銅板用的,但是我們學校那個又小又破的水池,連最迷信的傻瓜都不會丟錢進去。      「太扯了吧,那個水池有什麼屁用?還丟頭髮到水裡,很噁心耶!然後為什麼要帶手機?」      「妳就當成是在接收外星人的訊號不就好了?」小雁子又開了一包餅乾。      「哦,所以水池底下有外星人的基地嗎?」      「我可沒這麼說,我只說到那邊許願很有用。」      「對不起,小雁子,這聽起來只是普通的校園傳說,一點也不科學。」      「妳錯了,這是非常科學的。因為我有證據。」      「什麼證據?」      小雁子張開嘴,卻又把話吞了回去。眼看早自習時間快要結束,她站起身來。      「反正我百分之百確定這招有效就是了。信不信隨妳。」      ※      晚上的校園真的頗恐怖,我以前曾經跟幾個朋友半夜跑去墳場開趴探險,那時只覺得很刺激,但這次只有自己一個人,感覺特別陰森。      許願池很小,跟旁邊的大樹對比之下,更像小朋友玩的塑膠水池。      池子中央有個天使雕像,天使手短腳短,身上一圈圈的肉,看起來就像一團長翅膀的麻糬,不曉得當初蓋這水池的人腦袋裝什麼。      話說回來,會跑來對這麻糬水池許願的我,腦洞想必也不小。      但是小雁子都拍胸脯保證「百分之百有效」了,怎麼可以不試試看呢?      我照著她的吩咐,面對著天使,順時針走三圈,再逆時針走三圈。      剪下頭髮扔進水池,忽然想到:等等!如果這許願池真的有效,照理會有一堆人來丟頭髮,那排水口不是早就堵住了嗎?      水面忽然冒出一陣白煙,浮在水面的頭髮瞬間消失。      我下巴差點掉下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水池裡面流的是鹽酸嗎?      「嗶!」      手機的響聲讓我嚇得跳起來,螢幕上出現一個對話框:「心想事成APP開始安裝,進度1%」。      什麼什麼?心想事成APP?我沒下載這東西啊!      就算我不小心按到什麼下載按鍵,它至少該問一聲:「是否確定要安裝」吧?哪有說安裝就安裝的?      接著我又注意到另一件事:手機的電量是0。我出門前忘記充電了。      然而APP仍然繼續安裝著。      我全身發涼。      「大姐,我終於找到妳了!」      熟悉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一見到聲音的主人,我的心又一路往下沈:慘了!      眼前這個染紫金兩色頭髮,卻把眉毛給剃掉的小子,是我以前混幫派時候的跟班小弟之一,阿政。      當初我宣布脫離幫派,最不能接受的人就是他。      他好幾次打電話給我,甚至跑到我家樓下按門鈴,想勸我改變心意,我一律不接不理。      填志願時,我刻意選擇離老家超級遠的三鈴鎮讀高中,為的就是擺脫混幫派的過往,這小子居然一路追過來!      「阿政,你跑來這裡幹嘛?」      「我才要問妳跑來這裡幹嘛哩,居然丟下幫派不管,自己跑來讀書假裝好學生!」      什麼假裝,我本來就是好學生!      既然他都大老遠跑來了,我有責任跟他好好講清楚。      「阿政你聽好,就算你專程來找我,我也不會回去的,不管你說什麼都沒有用。姐已經發下毒誓,從此再也不混幫派,我已經性轉了!」      他疑惑地看著我。      「所以大姐頭妳真的變性成男人了?以前大家只是起鬨開玩笑的耶。」      哇咧……      「不是啦,是轉性,轉性!」      振作一點啊,吳淳晞!      「總而言之,我已經不是你的大姐頭了,我絕對不會回去,懂嗎?」      他張著嘴,呆呆地看著我,顯然受到很大的打擊。      我是不是太絕情了?但我並不是為了傷害他才這麼做的啊。      「既然妳不想當我的大姐頭,那就當我女朋友吧?」      什麼鬼啊!      「喂!你就算耍這種花招也不可能把我拐回去的,別做夢了!」      「我是說真的,我也要考高中來這裡讀書,跟妳在一起!」      「你不是一直說絕對不跟比你高的女生在一起嗎?我整整比你高五公分耶!」      「我知道啊,可是我剛剛一路跟在妳身後,看著妳的背影,忽然就迷上妳了。這一定就是所謂的『只要有愛,母豬也會賽貂蟬』。淳姐,我愛妳啊!」      搞什麼鬼,居然連阿政也中了我身上的爛桃花毒!      「你居然說我是母豬,想死嗎?」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反正我就是不會說話啦!妳打我吧,盡管打個痛快,等妳氣消了就可以做我女朋友了。」      完了,這傢伙沒救了!      雖說要把他打得滿地找牙是很容易的事,但我實在於心不忍。      況且,一旦我用拳頭解決事情,不就表示我仍然是個只會打架的太妹嗎?      好不容易考上高中,變回普通的學生,我不想再惹事。      這種時候,我只能做一件事。      「好,你閉上眼睛,讓我k你一拳。」      等他乖乖閉眼,我轉身拔腿就跑。      掰掰啦,笨蛋!      「淳姐?喂!偷跑太卑鄙了!」      他追了上來。可惡,我忘記他是幫裡跑最快的一個!      我使出全力往前衝,還得不時回頭看他有沒追上來。等我發現前面有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小心啊!」      碰的一聲,那人被我撞倒,我也摔得頭暈眼花。      然後我才發現我認識這個人。      「葵浚?」      葵浚跟我同班,也是這間學校裡唯二不會跟我勾勾纏的男生之一。      事實上,我很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正眼看過我一次。因為他不但頭髮長度嚴重超過學校的標準,前額的瀏海更是長到把眼睛都蓋住了。      現在他因為跌倒,瀏海散開露出眼睛,我才注意到他的眼睛顏色很特別。是很淡,很淡的灰色,八成是戴了角膜變色片。      他的睫毛又黑又長,濃得像畫了眼線。我差點以為他是女扮男裝。      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      「葵浚,你還好吧?真的很對不起,你需不需要去醫院?」      「淳姐,妳不要再跑了!」      阿政追上來了。      「阿政,你有話等一下再說好不好?我先看看我同學的狀況……」      葵浚揮開我攙扶的手,自己站了起來,我這才發現他比我還高了半個頭。      「兄弟,我看你還是死心吧,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把自己累成這樣。」      喂喂喂,什麼叫「一個女人」,女人跟你有仇啊?      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呢。      他從來沒跟我講過話,我也從來沒聽過他跟別人講話,上課時老師也不會點他回答問題。      仔細想想,葵浚在班上總是獨來獨往,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不理人,別人也不理他。      奇怪,照理說憑他這副長相,總會有幾個愛慕者才對。      最重要的是,雖然他講話很沒禮貌,他的聲音卻讓我全身舒暢,就像在大熱天裡走進冷氣房一樣。      顯然阿政也覺得他的聲音很好聽,呆呆站著一言不發。平常要是有人跟他這樣講話,他非一拳揮過去不可。      「你在……說什麼……」      葵浚說:「我說,你還是回家吧。你還年輕,以後人生還很長,要是迷上這種女人,會後悔一輩子的。」      喂,越來越過分嘍,你是跟我很熟嗎?「這種女人」是什麼意思?      萬萬沒想到,阿政居然被說服了。      「哦……好。淳姐再見。」      然後他就轉身走掉,留下目瞪口呆的我。      太強了吧!這是什麼魔法?      「哇,你好厲害!你學過催眠術嗎?」      葵浚冷冷地瞄了我一眼,轉身就走。      這時我又發現兩件事:第一,他那頭嚴重違反校規的及肩長髮,在學校慘白的路燈照射下是墨綠色的。原來他還染頭髮?      第二,他非常討厭我。      我才不管他怎麼想,追了上去。      「誒,我跟你打個商量好不好?你去催眠其他男生,叫他們不要來纏我,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我可以……呃,當你一個月的女傭,天天幫你買便當洗衣服。怎麼樣?」      只要他幫我這個大忙,不管他用什麼難聽的詞叫我,我可以原諒。      他停下腳步,卻還是看都不看我一眼。      「不用裝了。那麼多人追妳,妳明明就心裡暗爽,不是嗎?」      不管他聲音再好聽,我的忍耐也到限度了。      「什麼啊!你憑什麼講這種話,我告訴你……」      「嗶!」      我的手機又響了。      「心想事成APP已經安裝完成,可以開始許願。」      不會吧?      我對著手機叫苦,一抬頭葵浚已經不見了,簡直就像蒸發一樣。      這時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原來我們學校晚上會變成異次元空間啊……

作者資料

Killer

內心就跟外表一樣嚴肅耿直,常讓人肅然起敬。但由於大宇宙的意志,總是遇到(做出)一堆囧事。 因為實在太囧,只好寫作了。 部落格: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粉絲頁:http://www.facebook.com/krskrs

基本資料

作者:Killer 繪者:MAE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5-22 ISBN:9789571074405 城邦書號:SPB7I00006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