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
沉默的告白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年度最驚豔作品!(《觀察家報》) ★黑暗、沉默、令人喘不過氣的窒息感!(《華盛頓郵報》) ★「這本書的敘事手法十分獨特,透過一個異常聰明且敏銳的孩子,而且還是重度聽障,帶著我們來到隆冬時分,無比美麗、冰封的阿拉斯加。」——英國「理查與茱蒂讀書俱樂部」當季選品好評推薦! ★電影版權由《王者之聲》《房間》製作公司重金搶下 ★版權售出30餘國,英國狂銷一百三十萬冊《親愛的妹妹》作者 羅莎蒙德.勒普頓 最新作品 ★暢銷小說天王天后 齊聲推薦 「《沉默的告白》故事線透過雅思敏與露比兩人的視角交錯開展,宛如自殺的冰原公路行節奏緊湊,急轉直下,同時層層挖掘出雅思敏與麥特的關係裂痕。這不只是一個丈夫捲入阿拉斯加滅村事件的懸疑故事,亦是以孩童敏銳之眼映現出的家庭衝突戲劇。靜默,不僅是極區的淒清酷寒,亦是露比不被母親理解的世界。這是一部在很多不同意義上都令人寒顫的精彩作品!」 雅絲敏帶著聽障的女兒露比,搭機前往阿拉斯加。她的丈夫麥特在當地拍攝野生動物,已經數個月沒有回家,這次她大老遠飛過去,除了闔家團圓過聖誕節外,心中還有其他要事——她預計要對丈夫下最後通牒。雅絲敏相信麥特與一個因努比亞特女人關係匪淺,她原本要跟他說,若是不回家,他們的婚姻就完了。 然而抵達機場之後,迎接她們母女的卻是當地警方……一名警察向她們解釋,前日一場大火把麥特待的村子燒得面目全非,沒有任何生還者。一具具焦屍身分難辨,但比對當地的登記戶口,人數多出一人,現場拾獲的戒指,也被雅絲敏證實是麥特的。警方判定麥特已葬身火海,沒有存活的可能。 雅絲敏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因為前一天麥特還有打電話跟她聯絡——就在大火將村莊吞沒的時候。於是她帶著露比,決定駕駛卡車穿越零下五十五度的苔原,在強勁的暴風雪與冬季永夜下,尋找自己的丈夫。然而在寂靜的黑暗之中,雅絲敏與露比還沒發現,有個人影正尾隨在後,試圖阻止她們…… 【名家推薦】 「彷彿能呼吸到冰冷的空氣,這是一部殘酷、緊張的驚悚作品,同時也是以孩童的角度敘述、無比可擬的家庭戲劇。這是我看過《雪中第六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顫慄。」 ——愛瑪.唐納修,《紐約時報》暢銷書《房間》的作者。(電影《不存在的房間》原著) 「緊張刺激的心理驚悚小說……《沉默的告白》會讓你心跳加快。勒普頓的大師手法,環環相扣的情節,以及深刻鮮明的悲痛,讓她擊敗了對手塔娜.法蘭琪和薇兒.麥克德米。」 ——露意絲.佩妮,《紐約時報》暢銷書《風和日麗謀殺案》作者。 「我喜歡《沉默的告白》。劇情恐怖、懸疑,文筆十分細膩、有共鳴,我經常發現自己一邊讀著,一邊正在發抖,彷彿人就在阿拉斯加,跟露比和她母親一起。這本超棒的小說,有你想要的每一樣元素。」 ——黎安.莫瑞亞蒂,暢銷書《丈夫的祕密》與HBO影集《美麗心計》原著作者。 「在《沉默的告白》中,拉普頓帶來她招牌精密洗練的懸疑小說,再加上說不定能吸引傑克.倫敦的背景設定:遙遠的阿拉斯加北方邊境。作者將懸疑小說的界線無限延展至優雅、令人不寒而慄的閱讀體驗。」 ——威廉.藍迪,《紐約時報》暢銷書《捍衛雅各》作者。 【媒體好評推薦】 「一樁神祕的生態災難事件,發生在阿拉斯加冰天雪地的苔原,既是人禍卻也如此真實,讓你重新思考白雪純真無暇、輕柔的意象。孤立無援的女人,陷入險境,必須獨自奮戰,可說是驚悚小說的標準劇情,但在裡卻賦予了全新生命……母親與女兒之間另一種溝通方式十分引人注目,實在很難不跟著她們展開這段旅程……全書自然流暢地涵蓋了環境主義、原住民權益,以及聽障與有聲世界之間的關係……隨著氣溫驟降,劇情越是白熱化,在冰雪暴之中,懸疑氣氛不斷跟著上升。」 ——《紐約時報》書評 「就像《神鬼獵人》和《八惡人》,蘿莎蒙.拉普頓在這本懸疑小說《沉默的告白》中,讓它的角色挑戰無情的大自然……在讓人冷得牙齒打顫的劇情裡,大半部都是讓堅忍的露比擔任敘述,她有深度聽障——而且充分展現出女孩力量……故事中,致命的酷寒和險惡的道路,與熾熱、不朽的愛形成強烈對比。」 ——卡洛.蒙瑪,《華盛頓郵報》 「引人入勝、美麗的文字,帶領我們進入最黑暗的心靈之旅。」 ——《西雅圖時報》 「栩栩如生、優雅的小說……對細節的描繪像是讓每一頁都活了起來……一個令人感動、發人深思的故事。」 ——《弗瑞卓斯博格獨立星報》 「情節緊湊,讓人幽閉恐懼發作的驚悚小說,讀者就像被關在冰封的世界中,無處可逃……作者喚起人們那種孤立無援的絕對孤寂感,讓那種感覺躍然紙上……拉普頓運用強而有力、充滿感染力的語言,巧妙刻畫出這本文學小說,處處可見千鈞一髮的危機,引領讀者跟著母親與女兒穿越凶險的大地,來到讓人心跳停止的結局。」 ——芭芭拉.克拉克,《書頁》 「拉普頓的淋漓盡致發揮……這本驚悚小說的『驚悚』,源自於家庭成員之間的情緒掙扎,包括現有與逝去的……強烈推薦《沉默的告白》,同時是驚悚小說,也是家庭戲劇,並帶入對等重要的真實世界議題,以及讓人屏息的強烈感情。」 ——愛德莉.費寧(Addley Fannin),《費爾班克斯每日與礦工新聞》 「來自暢銷作家拉普頓的作品,每一頁都讓人心跳加速……拉普頓勾勒出一個真正美麗的故事,如同北極光無限延伸,卻又如此私密,當一個母親與女兒終於學會如何聆聽彼此。」 ——《出版人週刊》,焦點評論。 「讓人坐立不安的懸疑緊張、不寒而慄……在這部傑出的故事中,描繪了人類面對逆境的強韌性,拉普頓展現了懸疑小說大師的純熟技巧。」 ——《圖書館期刊》,焦點評論。 「具強烈視覺性的故事,節奏明快……這趟旅程的腳步就好像子彈……拉普頓盡力描繪出黑暗的冬季荒野,讓兩位女主角挑戰所有來者……帶來一齣引人入勝、充滿衝擊、值得一讀的幻想冒險故事。」 ——《科克斯評論》 「令人興奮的閱讀體驗,一方面欣賞勾勒出苔原的美麗詞藻,一方面體驗零下低溫的殘酷、危險之旅。」 ——《書單》 「拉普頓的第三本小說有太多讓人喜愛的理由,更別說它彷彿將絕美的阿拉斯加,栩栩如生呈現在你眼前……《沉默的告白》是一部冷硬、獨一無二的驚悚小說,年度最驚豔作品。」 ——愛莉森.福拉德,《觀察家報》,每月驚悚專欄。 「這部野心勃勃,充滿想像力的小說,將背景設定在嚴苛的阿拉斯加冬季……書中部分敘述是來自露比的角度,她是一個討人喜歡、逼真的角色,(作者處理她的聽障設定十分細緻),再加上極具吸引力的風景、野生動物和阿拉斯加嚴酷的氣候。讓人全身所有感官不寒而慄,無法放下這個故事。」 ——《星期天鏡報》 「《沉默的告白》會讓你一口氣從頭到尾看完。」 ——《柯夢波丹》 「驚悚的阿拉斯加冒險故事……《沉默的告白》是一部技巧純熟的驚悚小說,鮮活呈現出阿拉斯加莊嚴而險惡的大地。」 ——《星期天電訊報》 「一部細火慢熬的文學小說,描繪一個女人為了找尋神祕失蹤的丈夫,同時呈現出人類的耐力和母親與她聽障女兒之間的關係。這就是拉普頓高超的敘事技巧。」 ——《每日郵報》 「文筆優美的驚悚小說,拉普頓藉由苔原譬喻哀傷與信念的手法讓人驚豔。露比的『聲音』和她在自己無聲的世界中,那充滿慈悲的探險之心,為這本書添加了更豐富的意涵。」 ——《新聞日報》 「很棒的作者……絕對讓人愛不釋手。」 ——珍.加維,BBC Radio 2 《女性時刻》 「持續創作出如此突出的作品,實在很不容易。但拉普頓在《沉默的告白》中辦到了。」 ——《紅雜誌》

內文試閱

  我的名字是一種形狀,不是聲音。由一根拇指和手指構成,而不是舌頭和嘴唇。我今年十根指頭舉起這麼大——我是字母組合而成的女孩      露比(R - u - b - y)      這就是我的聲音。   
第一章    Words Without Sounds @Words_No_Sounds – 1小時 (無聲的話語) 650個跟隨者
     興奮:味道像跳跳糖;感覺像飛機降落,砰地一下撞到地面;看起來像爸的因努比亞特獸皮外套上毛茸茸的大連帽。      這裡冷得像冰庫,空氣就像碎玻璃。我們英國是那種雪人不倒翁的冷,和「喔呼!下雪了!」大家好那種友善的冷。但是這裡的冷卻是很壞心那種。爸說阿拉斯加有兩個主要特色:      第一) 非常、非常冷。      第二) 超級安靜,因為這裡都是綿延好幾千英哩的雪地,而且幾乎沒有人。他說的一定是阿拉斯加北方,而不是費爾班克斯機場附近,因為這裡到處都是汽車輪胎經過馬路的震動,還有行李箱滾輪在人行道上滾動和飛機衝上天空。爸很愛安靜,他說那種感覺不是像聽障那樣,而是一種聽得見安靜的感覺。      媽緊靠著我,好像自己是另一層保暖衣服,可以把我包住,我也緊貼著她。她覺得爸一定是因為機動雪車壞掉了,才會錯過通勤班機。她還說他的衛星電話一定是沒電了,要不他一定會打電話給我們。      爸應該到機場接我們,而不是這個「抱歉,還無法跟妳們透漏任何消息」的警察。她現在就在我們面前走來走去,我們就像是去校外教學,然後博物館快關門了,一群女孩在她後面大喊,「小姐!去一下禮品店,五分鐘就好。」不過像她這樣走路的女人,是絕不是會慢下來的。      我戴著防風鏡和面罩,爸對我們必須要帶的東西很堅持——正確的極地裝備,巴哥——遇到像現在這種碎玻璃空氣,我很慶幸有帶。我從來不哭,至少不會被別人看到,因為一旦發生了,接下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到最後說不定你就穿上了粉紅蓬蓬裙。不過戴著防風鏡哭,應該不算,因為我覺得沒人會看到。爸說在阿拉斯加北方,你的眼淚會結冰。      雅絲敏牽著女兒的手,往機場警察大樓走去,她突然停了下來,年輕警察皺起眉頭,只是沒多久,說不定她也會因為正在發生的事而停下腳步。白雪從她們身旁落下,周圍景物被它們單一的色調和紋理一層又一層覆蓋,彷彿抹上了石膏。她看到腳邊雪地上,依稀有一對鳥兒的腳印,這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地上。為了露比,她強迫自己抬起頭來,瞬間被周圍無比清澈所震懾。雪已經停了,眼前一片燦爛,明亮而剔透,令人驚嘆地明朗,越看越是清澈,空氣中每一顆微粒都清晰可見,彷彿懸在空中,清晰到不像是真的。      女警拿走桌上的報紙,一副我是小孩子,不可以看報紙的樣子,所以我對著她舉出所有指頭,表示我已經十歲了,但是她看不懂。      「等一下有個資深警察會過來帶妳們,」她對媽說道。      「她認為我是圖畫書,」‘She thinks I’m a colouring book,’媽對我比手語。人們總是錯失媽有趣的一面,大家都以為長得像電影明星的人不會說笑話,這真的很不公平。她很少對我比手語,她總是希望我讀她的唇語,所以我也對她微笑,只是我們的微笑就像手提袋上印的笑臉,我們心裡並沒有在笑。      媽說她很快就會回來,如果我需要什麼就過去找她。我比出「OK」的手語,也就是兩隻手的拇指一起舉起來。一般聽得見的人也會這樣比,也許是因為這樣,媽才沒跟我說,「用說的,露比」。      當我說「我說」的時候,就是用手語說話,或是用打字的,另一種手語。有時候我也會用美式手語,就像一般人用美式英語說話一樣。      這裡有三G,但我查過了,沒有爸寄來的電子郵件。不過我竟然還有這種期望,真的很白痴,因為:      第一) 他的筆電兩個禮拜以前就壞掉了      第二) 就算他跟朋友借,北方也不會有訊號,或是無線網路,他的雪車一定是壞掉了,所以他要用他的衛星終端機才能寄信給我,可是那一定很不容易,因為那冷得像冰庫。      「巴哥」是一隻鴨嘴獸寶寶的名字。爸專門拍攝野生動物節目,他很愛鴨嘴獸。但是鴨嘴獸,尤其是鴨嘴獸寶寶,在阿拉斯加是不可能活超過兩分鐘的。必須要有像北極狐那種特殊保暖的毛皮,和雪鞋野兔那種不會陷進雪裡的腳,或是麝牛那種大腳蹄,可以破冰找到食物和水。而如果是人類的話,就必須要有護目鏡、極地專用的併指手套和專用衣物,還有極地睡袋,這些爸都有。所以,就算他的雪車在那種眼淚都會結冰的北方拋錨了,他也會沒事的,就像北極狐、麝牛和雪鞋野兔一樣。      我完全相信這點。      他會來找我們的,我知道他一定會。      從英國到這裡,我們飛了好久、好久,我在飛機上一直想著爸正在做什麼。我會想著爸現在正要從村子離開;爸應該已經在雪車上了;爸已經到通勤飛機的小機場了。      「就在僻靜的遠方,巴哥,一個非常美麗、空曠的遠方,因為很少人找得到那裡。」      爸正在等通勤飛機。      「就跟郵差收信一樣,你必須準時在那裡等,否則郵差就拿不到你要寄的信。」      我睡了好久,等我醒來又繼續想著,爸應該已經在費爾班克斯機場等我們了!然後,我就寫了那則推特,很興奮就要看到爸穿著因努比亞特獸皮外套和上面毛茸茸的大連帽,還有飛機碰到地面那種砰地一下,雖然我們還沒真的落地,但我想那一定是前所未有、超級酷斃了的感覺,砰地一下落地之後,很快就能見到爸了。      很愛管東管西的空服員走過來了,我知道他是要來叫我關上筆電,這應該會讓媽很開心,因為她痛恨該死的筆電。我麻煩媽告訴他,我會將筆電設定在飛行模式。我不確定媽會不會願意幫我,因為如果我必須關上筆電,她會超級開心的,不過他一看到我對媽比手語,知道我是聽障,馬上跟其他人一樣,突然變得感傷。爸認為漂亮的媽媽和聽障小女孩(就是我!)的組合,就是會讓人變成那樣——就好像我們是一種星期天下午的電影。感傷的空服員根本連檢查我的筆電是不是飛行模式都沒有,只是送我一支特趣巧克力。希望不會有十歲聽障女孩恐怖份子,否則他們就只會送她們糖果。      我根本一點也不像那些電影裡的小女孩,媽也不像電影明星,她太幽默又聰明了,不過爸倒是很像哈里遜.福特。你知道的,就像那種必要時,能讓恐怖份子屈服,但還是會唸床邊故事那種。我跟他說這些的時候,他覺得很好玩。就算他並沒有真的需要讓恐怖份子屈服的機會——啊不然咧——他在家的時候,都會唸故事給我聽,就算是現在,我已經十歲半了,我還是很喜歡看著他的手語慢慢睡著。      我們終於降落了——輪子震動砰地一下,我超級無敵興奮的——我連上免費無線網路,然後把推文發布出去,我們把行李從轉盤上拿下來,坐了這麼久的飛機,我們的腿都有點怪怪的,我們趕緊走到入境大廳。結果在那邊等我們的不是爸,而是一個女警,就是那個「抱歉,還無法跟妳們透漏任何消息」那個,後來她就把我們帶來這裡。      資深警官遲到了,於是雅絲敏先去查看露比的狀況。她和露比原本再過四個禮拜,就要跟麥特一起過聖誕節,但是八天前,她跟他通過電話之後,她必須馬上過來見他——只是露比還在上學,家中還有貓狗各一隻,全都需要她照顧,還必須添購極地裝備,所以她只能儘量以最快速度趕過來。雖然她很擔心讓露比提前休假,可是她找不到人照顧露比,她只有跟爺爺在一起才會開心,但是麥特的父親已經過世了。      她隔著玻璃門看到露比正低頭用筆電,一頭閃亮的頭髮披散下來,蓋住她的臉。那古怪的髮型是上星期三晚上,她自己剪的,就像瑪姬.托利威 一樣,自己剪頭髮宣示獨立。若是在家裡,雅絲敏會要她關上筆電,回到真實世界,不過現在,她決定隨她。      有時,雅絲敏看著女兒,她會覺得時間似乎碰到了障礙,突然停了下來,可是其他人的時間卻繼續往前。之前她還曾因此錯過整段對話。那種感覺就像開始分娩的收縮陣痛,後來會變成另外一種疼痛,同樣強烈,讓她不禁懷疑何時才會結束。等到露比二十歲的時候,她是否還會有這種感覺?甚至到她中年?她母親對她是否也有這種感覺?一個人想念母愛的心,究竟能持續多久?      年輕女警大步走向她——這女人的腳步永遠不會慢下來——告訴她,李維小隊長正在等她,而且她的行李已經妥善放在辦公室了,就好像行李的後續處理,就跟李維小隊長即將跟她說的事同等重要。      她跟她一起來到李維小隊長的辦公室。      他起身跟她打招呼,伸出一隻手。她沒有接受。      「麥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在哪裡?」      她的語氣憤怒,就像在怪罪麥特竟然失約。她實在太氣他了,儘管面對眼前不同情況,無論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她還沒把語氣調整過來。      「有些事情,我想跟妳確認一下,」李維小隊長說道。「我們一直都有紀錄在阿拉斯加工作的外國人。」      自從露比被診斷出深度聽障(他們說這十分罕見,彷彿她寶寶的聽障程度,就像一種蘭花的品種),雅絲敏看過聲波的形狀。身為物理學家,她當然看過聲波,不過這也讓露比瞭解到聲音其實是一種實體。當她不想聽某個人說話——聽覺前庭專科醫生和漫不經心的朋友——她會想像自己在他們說的那些話上衝浪,或者潛到裡面,而不是讓那些聲波敲擊她的耳膜,轉譯成可辨識的字句。但她必須聽,她知道。她必須。      「根據這些紀錄,」李維小隊長繼續說下去,「妳丈夫一直都待在安納鳩盧。雖然,我們是要他待在肯納提?」      「是的,他夏天在那邊待了八個禮拜,在一間北極研究站,製作野生動物影片。他遇到兩個安納鳩盧村民,他們邀他去他們村莊。十月的時候,他回到阿拉斯加找他們。」      非必要的細節描述,刻意拖延答案,不過李維小隊長也不急著回應,像是也不想繼續深入這個話題。      「安納鳩盧發生災難性大火,」他說道。      災難性。代表造成重大傷害,一般只會用在火山爆發和地震,或是隕石撞擊地球,不會用在安納鳩盧這種小村莊,而且那裡根本還稱不上是村莊,就只是個小聚落。      可笑的是,她是來這裡跟他吵架的,她決定對他下最後通牒,而且一定要堅持到底。她繞了半個地球是要來叫他馬上回家的,因為她不相信他跟那個因努比亞特女人不會發生什麼,而且她也不會待在世界另一頭,眼睜睜看著這個女人毀了他們的家庭。但是麥特對此卻似乎很消極懦弱,關於另一個女人,和她決心捍衛他的忠誠和未來這件事,他的反應令她更加憤怒,氣到連打包行李時,包括她和露比的每一樣東西,全都是用丟的和硬塞的,沒一樣是摺得好好的,她準備到了阿拉斯加,一打開行李就把那些羽毛衣和Gore-Tex全部倒出來,因為她真的氣炸了。      「我們認為肇事原因是某一間屋子的暖氣或爐具的瓦斯筒爆炸,」李維小隊長說道。「而且火勢延燒到雪車備用燃料和發電機柴油,導致另一波更大的爆炸,讓火勢更加猛烈,釀成巨災。整個安納鳩盧無人生還,我真的很遺憾。」      她感覺愛就像一把刀,刺進她的心臟,銳利的刀鋒讓她快喘不過氣來。奇怪,好熟悉的痛,像是他們初認識時的感覺,卻是更嚴苛的版本,在他們結婚有小孩之前,在他們之間有任何有形擔保之前,在他明天還會跟她在一起之前。時間不再是線性延伸,而是往後彎曲,再碎成裂片,而那個她記憶中熱烈深愛的年輕男子,又栩栩如生出現在她眼前,那個八天前跟她吵架的丈夫也在。      她想起那天,初冬的太陽從窗子斜照進來,哲學教授低沉平穩的聲音迴盪在講堂裡,隔著厚牆,外頭的鳥叫聲依稀可聞。他後來跟她說,那是椋鳥和籬雀。他跟她隔了幾個空座位。她看過他兩次,還滿喜歡他瘦削的模樣,他走路專注、快速,彷彿心思全放在掌控自己的步伐上,他有一張稜角分明的臉。她一邊織毛線,金屬棒針不斷發出喀噠聲,他瞥了她一眼,兩人目光交會,突然有一種不合常理地熟悉感。他隨後移開視線,像是再繼續看下去,就是在責備她發出聲音。課堂結束後,她把毛線收起來,他走了過來,神情疑惑。      「這是蛇用的圍巾嗎?」      「是欄杆。」      後來他說,當時他以為她是呆子,不過還是想給她機會辯解。      「妳是怪咖,是吧?」      這就是你所謂的辯解?      「天體物理學家,」她說道。      他以為她是開玩笑的,不過他看到了她的表情。      「一個在哲學課上打毛線的天體物理學家。」      「我正在修物理學之中的形上學,在牛津可以當雙聯學位。你呢?」      「動物學。」      「那你為什麼來聽哲學課?除了特地來質疑我打毛線之外?」      「哲學很重要。」      「對動物來說?」      「哲學可以幫助我們如何看待動物,還有我們本身,以及我們的環境和我們在其中的位置。」他發現自己臉紅了。「通常沒那麼沈重,不會那麼快發生。」      「快速沈重是我的強項。」      她唸的是超級爛的學校,憑藉著行事低調和默默無名,好不容易度過那段歲月。幸運的是,她的高顴骨和小胸部,在青少年男生之間並不受歡迎。她一直隱藏自己的聰明,總是低分通過所有考試,直到參加大學入學考試,她一舉獲得亮眼的四科A,終於洩漏了自己的祕密,因為所有人都假設她頂多只能考到不怎樣的C和D。她隱藏自己書呆子本性好幾年,現在終於可以好好享受成果了。      她把那條細長的圍巾套收好。      「八點,總圖外面,我讓你看那是做什麼的。」       ‘Eight o’clock. Outside the UL. I’ll show you.’      李維小隊長靠上前,她這才發現他們早已隔著桌子,面對面坐了下來,她不記得自己有坐下。他遞給她不曉得什麼。      「普魯托州警在現場找到這個,他請我們交給妳。根據刻在上面的首字母,我們認為這也許是麥修的?」      她撫摸著觸感溫暖的金屬表面,這是他的婚戒,裡面刻著她和麥特的首字母和結婚誓言第一段的上半句。她撫摸著自己婚戒上刻的下半段。      「是的,這是他的,」她說道。      她脫下自己的婚戒,換上麥特的,套在她的指頭顯得大得多,她又將自己的戒指戴上去,她的戒指現在保護著麥特的,因為也許有一天,他會再戴上。他不可能就這樣死了,那把刀子還在她心中,不可能,更何況露比還坐在隔壁,不可能。她不能——也不願——相信。      她看到李維小隊長正在看她的手。      「他工作時會摘下婚戒,另外存放。」      這是麥特給她的解釋,就在幾週前,她看到他email給露比的相片中,手上沒有戴婚戒。還好露比並沒有發現。      她沒有告訴李維小隊長,她並不相信麥特的藉口。      哲學課結束後幾個小時,天色已經暗了,他們經過鎮上學生和觀光客居住的古蹟區,走到住宅區邊陲購物商場,這裡只有單調冰冷的柏油路和水泥,和令人渾身不舒服的陰影。他發現許多標誌、欄杆的鐵管都包著毛線織物,還有自行車架也一樣。令他著迷的不光是被那雙明亮的眼睛、修長的四肢和爽朗的笑容,還有這一片色彩繽紛的毛線鋁管和鐵管,有條紋也有各種圖案,這些冷酷的金屬全穿上了柔軟毛線。      她跟他說,她是園丁游擊隊的成員,他們偷偷在半夜將水泥圓環變成長滿小花的草原,不過她已經有一陣子沒參加他們的活動了。      「應該沒多少圓環吧?」他問道。      「現在不適合種植,」她回道。「而且你也沒辦法一邊上課一邊種花。」      「所以,這就是妳的祕密狂熱?」他問道。      「編圍巾套給欄杆?還好並不是。」      「那是?」      當時她還無法信任他,所有沒告訴他。      李維小隊長不確定是不是該將手放在她手上安慰她,不過他的手才要舉起來,就覺得很尷尬。她一直都很冷靜,完全沒有他預期的激烈反應,像是大吼大叫這不公平之類的,他很不擅長面對這種悲痛情緒。      「昨天下午,有一台飛機看到火光,」他告訴她,心想以她的立場,應該會想知道細節。      「風暴來襲之前,才剛有飛機飛過安納鳩盧上空。北坡區騎警和公共安全官發動搜索和營救行動,雖然面對暴風雪和非常糟糕的飛行狀況。他們還是持續搜索到今天上午,不過很遺憾地,並沒有找到任何生還者。」      「昨天下午?」她說道。      「是的,恐怕我沒有更進一步的細節,只有北方的騎警和安全官在場。」      「他昨天有打電話給我,麥特有打電話給我,阿拉斯加時間下午五點的時候。」      她一直都知道,不過現在,她有了證據。警察在打電話的時候,她想起當年兩人一起走回大學,一邊閒聊的點點滴滴,每當開啟新話題,他都會靠近她,還有自己總是不自覺配合他的腳步,她注意到他褪色的襯衫衣領,貼著他的脖子和突起的喉結,彷彿他還沒從男孩長成男人,像是個成年男孩。      他後來告訴她,他看著刺眼的街燈照著她的額頭、雙頰和嘴巴,接下來,他似乎看到她十年內的模樣,就像現在這樣。砰!這就是魔法。奇蹟發生了,我要跟這個女人在一起。      對於他想像的未來,她沒什麼信心。不過,跟他走在一起,她感覺自己原本孤寂的人生,彷彿離她稍微遠了點,她一直是家族、學校和社區裡,最古怪的一個,也是唯一上大學的人,所以她身邊其實沒什麼可以說話的人。

作者資料

羅莎蒙德.勒普頓

一九八六年畢業於劍橋大學。 在《文學評論》擔任書評,受邀加入皇家宮廷劇院,後來贏得電視劇本競賽,並成為劇作家,撰寫電視劇和電影劇本。 她的第一本小說《親愛的妹妹》是《星期天泰晤士報》和《紐約時報》暢銷書,同時成為二○一○年處女作銷售最快作家,全世界銷量超過一百五十萬本。獲得理查與茱蒂讀書俱樂部二○一一年最佳處女作小說,《河岸雜誌》評論家第一名小說獎,入圍韋佛頓好讀獎年度最佳處女作小說,入選BBC Radio 4熱門節目《睡前書》。 勒普頓第二本小說《昏迷指數三》廣受好評,打入《星期天泰晤士報》暢銷榜,並獲得二○一一年《星期天泰晤士報》暢銷書小說類第二名,光是英國銷售就突破二十萬本。

基本資料

作者:羅莎蒙德.勒普頓 譯者:JC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6-07 ISBN:9789571074672 城邦書號:SPB7Z000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