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人體交易:探尋全球器官掮客、骨頭小偷、血液農夫和兒童販子的蹤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人體交易:探尋全球器官掮客、骨頭小偷、血液農夫和兒童販子的蹤跡

  • 作者:史考特.卡尼(Scott Carney)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7-05-02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揭露令人震驚的人體與人體器官販售真相,中譯首本人體交易秘辛紀實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各大媒體一致盛讚 ◆真實照片收錄,書內含超過20張作者在訪探時所拍攝的現場相片 他們在吵雜市集上叫賣一顆腎臟與嬰兒, 也租賃一個女人的子宮。 在這裡,你可以兜售自己身體的每個器官, 也可以買到任何一個你需要的身體部位或整個人。 當今的人類對人肉的欲望程度才是史上最高的。 這份深入的報告書引領讀者踏上驚異之旅, 進入毛骨悚然的全球化黑社會, 一探器官、人骨、活人買賣的人體市場。 我們需要大量的人體原料,提供屍體給醫學院,讓那些未來的準醫生們能夠充分認識人體解剖學;領養機構把第三世界的數千名兒童送到第一世界,以填補美國家庭單位裡的斷裂;製藥公司需要活人來測試下一代的超級藥物;美容產業每年要處理數百萬磅的人類頭髮,以因應消費者對新髮型永不休止的渴望。 調查記者史考特.卡尼耗時五年,現場追蹤獲利高且祕而不宣的人體以及人體部位貿易,此一龐大又隱密的經濟體稱為「人體市場」。穿梭在此市集的往來者,不是器官掮客、人骨竊盜者、血牛、販賣孩子的人口販子,就是身體有殘缺或是年邁老者的賣家。 作者揭露出各種人體交易,有的駭人聽聞、有的荒謬至極:人稱「腎臟村」的印度村莊,是因為此處多數村民都為了錢賣掉自己的腎臟而有此稱號;肆無忌憚的盜墓人從墓園、太平間、火葬用的木柴堆裡偷竊人骨,製成西方醫學院與實驗室的解剖示範用骨骸;某座古老的寺廟將虔誠信徒的頭髮賣給美國的假髮製造商,年收入高達六百萬美元…… 《人體交易》闡述了此一產值高達數十億美元的地下貿易在歷史上的興衰和復興,並描繪早期的醫療研究和現代大學,赤貧的歐亞村落和高科技的西方實驗室,盜屍人和代理孕母,人骨販子和賣身體部位維生的窮人等之間的連帶關係。 這是一本闡述走訪最黑暗的全球人體市場的旅程,揭露市場上每樁血淋淋交易的全球人體產業,窺見種種以及令人大開眼界的離奇怪誕現象,以及不忍卒睹卻發人深省的景況與道德難題。 【名家推薦】(按姓氏筆劃排列) 馬西屏 / 康寧大學副校長 梁文道 / 香港知名評論家 劉必榮 /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謝哲青 / 文史工作者 【媒體推薦】 「一本清晰且令人震驚的書,史考特.卡尼知道如何深刻地去說一個故事。」 ——《華爾街日報》 「史考特.卡尼以充滿故事性的神來之筆,痛快淋漓地直陳他所親眼目睹的悲劇,字裡行間滿溢熱忱,盡是發自肺腑之言。」 ——《紐約時報》 「《人體交易》是一場扣人心弦的冒險經歷,帶領讀者一探全球人體產業,並以機智的洞察力,探討背後的經濟因素。史考特.卡尼調查人們對於替代用人體部位那永不滿足的需求,講述人們為取得人體部位所採取的種種不可思議又往往令人不安的方法。」 ——《長尾理論》作者克里斯.安德森 「《人體交易》是一篇篇內容引人入勝的記述文,描繪了為取得窮人的組織、器官、卵子和孩子,而剝削窮人的種種作法。史考特.卡尼生動記錄了掮客利用各地窮人在社會裡的弱勢地位,反覆採取類似手段設下騙局,藉以取得窮人的人體部位,供富人使用。他根據現場經歷所寫下的觀點令人信服,而他的翔實紀錄不啻是敲響了一記亟需的警鐘,規諫政府邁向改革,做好人民保母的角色,保護人民。」 ——哈佛醫學院外科教授法蘭西斯.德莫尼克醫生(亦為器官移植協會二〇一二年理事長當選人,世界衛生組織器官移植事務顧問) 「史考特.卡尼帶領讀者踏上膽戰心驚的旅程,進入極為危險的全球化黑社會,面對歹徒和販運者,揭露人體交易的陰暗祕密。他的作品生動如實地描繪出令人難受的悲慘真相。」 ——《喜馬拉雅高山謀殺案》(Murder in the High Himalaya)作者強納森.葛林 「《人體交易》是非小說類的驚悚紀實文,專業的研究報導,讓人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史考特.卡尼帶領讀者踏上極其發人深省的古怪之旅,如今,生與死不過是現金買賣的商品。」 ——《死亡大辭典》作者邁克爾.拉爾戈 「卡尼先生在這本恐怖又迷人的書中提出了諸多倫理上的疑問,藉此讓讀者思考醫學的進步所引發的道德議題。該著作亦請讀者重新評估隱私、匿名、利他三者在目前『人肉交易體制』裡所扮演的角色,雖然思考此一問題令人坐立難安,但是人體就跟其他的商品一樣,都是冷酷的市場供需等式裡的物品。」 ——《紐約時報》著名書評人角谷美智子 「卡尼運用小說家的目光,翔實描繪人物與細節,並秉持著記者揭發黑幕的天賦,針對多數人迴避了解的事物,提出麻煩棘手的問題。」 ——BoingBoing.net 編輯科瑞.達克柯洛 「《人體交易》提醒著人們,有些問題光靠科學是解決不了的。」 ——英國《自然》雜誌 「《人體交易》要是拍成電影,可能會贏得奧斯卡獎。」 ——印度 CNN-IBN 電視台書評傑曼.約瑟夫

目錄

前言:死路 簡介:人與肉 第一章:人體煉金術 第二章:人骨工廠 第三章:腎臟探勘 第四章:家長會面 第五章:聖母懷胎 第六章:嬰到付現 第七章:血錢 第八章:臨床勞工白老鼠 第九章:長生不老的承諾 第十章:黑金 後記:羅莉塔.哈代斯蒂之頌 誌謝 參考書目 索引

內文試閱

前言:死路
     副督察手上的香菸逐漸變短,他吸完最後一口菸,把菸蒂彈到窗外,菸屁股落在鄰國的土壤上。他所負責的這間警察局,是一棟外觀矮寬的混凝土建築,恰巧位於國界之上,甚至只要穿越房間,就有可能身處於鄰國的管轄範圍。副督察的職責就是監督世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及其末代君主專制政體之間的走私品流動狀況,他花時間閱讀報紙,計算著自己和德里之間那段超現實的距離。他在襯衫口袋裡找菸,但菸盒已空。他皺眉,望向桌子對面,思索著我的要求。      「所以,你想看骨骸啊。」      我不確定他究竟是在問我,還是在陳述事實。坐在木頭凳子上的我移動了身體的重      心,凳子一往前傾就嘎吱作響。我點了點頭。      這兩週以來,我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境內仔細搜索著,恰巧有人通報了「人骨工廠」的消息,因此我立刻前往調查。一百多年來,印度鄉間的墳墓陸續遭人挖空,遺體被賣到國外,做為解剖示範用的骨骸使用。最近,人骨貿易的涵蓋範圍大為增加,在美國境內每一間教室裡的人骨肯定都是來自印度。雖然一九八五年時,印度政府已經禁止了人體組織出口,許多人骨販子因而被迫歇業。不過,仍有若干人骨販子至今依然存在,他們被迫地下化,而且正如人體市場的其他生意一樣,業務欣欣向榮。      我好不容易來到了印度和不丹的國界,將某位令人特別不快的解剖專家之供應鏈給記錄下來,據說對方與西方國家的公司仍有聯繫。雖然做這行的利潤很高,但是實際處理人骨的地方卻沒什麼好看的。那些位於隱祕地點的人骨工廠,其實只不過是河岸邊用防水帆布搭建的小棚屋,源源不斷的無數屍體就是在此處被縮減到只剩下最基本的部位。人骨販子雇用了盜墓人和自學而成的解剖專家,除去人骨上的肉,把人骨拋光成潔白的光澤,然後包裝出貨。當然,這門恐怖的生意並不受到當地人與警察的歡迎,因此人骨販子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工作,我花了整整三個禮拜的時間,才終於找到一條線索。      當時某報紙刊登了一則短篇報導,說某間警察哨所在一次幸運的搜捕行動中,查獲了私藏的顱骨和骨頭。我心想,機會終於來了。於是經過長途跋涉,我來到了印度邊境的賈爾岡過境處。雖然賈爾岡每天有數千名旅客過境,但這裡並不以好客聞名。      「所以,你想看顱骨啊。」副督察假笑著。「沒問題。」      他從辦公桌後起身,示意我隨他走到窗戶旁。玻璃窗上滿是塵垢,窗外可俯瞰印度這邊的國界。他指向隔壁那棟形狀矮寬的混凝土建物。「他們就在那裡設立工廠,三個房間裡都裝滿了骨頭。」在這個地點,交易商不用應付邊境警察,只要把一袋袋的走私品丟拋過牆,就能丟到鄰國去了。不過,把工廠設立在警察局旁邊,仍然是個拙劣的計畫。      「老實說,」他說:「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原本還擔心那些人骨可能是謀殺案的受害者,因為印度好像沒有什麼具體的法律禁止盜墓,他們有可能最後都會被無罪釋放。」就算要以盜竊罪起訴他們,也會是個問題,畢竟那些骨頭的原擁有人現在都已經死了。      逮捕行動過後,警方將那些骨頭登錄為證據,以免屆時法院決定審理起訴。副督察的助理帶我來到一間遍布污痕的牢房,那間牢房兼作偵訊室與贓物庫使用。他拉出六個以編織尼龍製成的老舊水泥袋,其中一袋落在地板上,袋內的枯骨碰撞,發出響亮的聲響。他摸索了一會兒才打開了結,拉出一層透明塑膠布。      第一個水泥袋裡裝滿腿骨,有泥土的味道。從腿骨上黏附的土塊可看出,它們已經坐落在地底下好長一段時間了。少數一些脛骨帶有鋸痕,工人切除了球形端,現在外觀有如長笛的吹口。接著副督察把那條綁緊第二個袋子的棕色麻繩猛然一拉,一整袋顱骨露了出來。每一顆顱骨都被鋸成了好幾片,頭頂底下的部位已被去除並丟棄,只剩下一百片左右的頭蓋骨。      我仔細查看這些顱骨,不由得皺眉,這些不是我要找的顱骨,它們太過老舊,也太過精心處理。符合標準的解剖示範用骨骸必須在短時間內製備完成,而且會以有系統的方式,將骨頭清潔到實用的程度。骨骸一旦在土壤裡待得太久,胸有大志的醫生就不可能會認為這些骨骸能用於研究。此外,會有哪個醫生不想目睹骨骸的其餘部分呢?看來我是找錯了人骨販子,偷竊這些骨頭的人,所規畫的生意路線是不一樣的,他們的行銷對象不是醫生,而是僧侶。      不丹佛教的某些教派之所以獨具特色,就是因為其教義言明,要了解生命之有限,唯一之道就是在遺體旁長時間凝神沉思。因此,每一個家庭和虔誠的佛教徒都需要精心製備的人骨法器。最常見的,就是把脛骨雕刻成長笛,或把顱骨的頭蓋部分切割成法缽,所以才會有這幾袋的脛骨和顱骨。      又是一條死路,我已經習以為常,卻仍舊不由得心生訝異,我從來沒想過,遭竊的骨骸會有這麼多條販售管道。我拍了幾張相片,謝謝那些警察抽出時間。我耗費一天半的交通時間來到此地,終究是白忙一場。      我的司機發動引擎,駛離警察局的車道,車後揚起一團褐色塵土。我準備好面對漫長顛簸的回程之路,以及差點與對面車流迎頭相撞的驚險體驗。在如此貼近死亡之後,我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印度鄉間竟有兩組竊骨人馬競奪屍體,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人體部位市場是否只存在於國際貿易的邊陲地帶?究竟有多少種販售人體的方法?      如果在世界上如此偏遠的角落裡,都有人競相爭奪屍體,出口死人遺體,那麼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或許也會有人從遺體中獲利。也許,人體的每一個部位,小至骨頭、韌帶、角膜、心臟、血液,大至整具遺體,每天都有人在進行交易。      我還不知道事實真相如何,這只是我研究調查全球人體交易的開端。我計畫要踏遍印度、歐洲、非洲、美國各地,尋找合法與非法的人體部位交易產業。人肉市集,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   
人與肉
     我的體重接近兩百磅,棕色頭髮,藍色眼睛,牙齒齊全。就我所知,我的甲狀腺輸送適當的荷爾蒙到全身動靜脈總計十二品脫的血液裡。我的身高六呎二,所以有很長的股骨和脛骨,以及牢固的結締組織。我的兩顆腎臟功能正常,心臟也以每分鐘八十七下的速度穩定跳動著。從上述因素算來,我大約價值二十五萬美元。      我的血液可分離成血漿、紅血球、血小板和凝血因子,以拯救手術台上的患者性命,或者阻止血友病患者的血液不受控制地流出;我那些連接關節的韌帶,可以從骨頭上刮下,移植到奧林匹克運動員受傷的膝蓋裡;我腦袋上的頭髮可製成假髮,或可還原成胺基酸,做為烘焙食品的發酵劑使用;我的骨骸可做為生物教室裡最引人注目的存在;我的主要器官,如心臟、肝臟、腎臟等,可以讓器官衰竭患者延長性命;我的角膜可切下,讓盲人恢復視力。而即使是在我死亡後,病理學醫生也可以取出我的精子,幫助婦女受孕,而婦女的嬰兒也有其價值。      我是美國人,肉體可以高價賣出,但假使我是在中國出生的話,價格可就低多了。      醫生與掮客—無論是哪個國家—透過市場運送我的身體部位,光是提供這樣的服務,就能賺上一大筆錢,而且入袋的金額遠超過身為賣家的我。原來,無論是在器官市場裡,還是在鞋子和電子產品市場裡,全球供需法則都是顛撲不破的原則。      技工能夠把老舊的汽車零件換成新品,替嘎吱作響的接合點上油,讓引擎再度運作;同樣的,外科醫生也可以把壞掉的器官換成新的,延長患者的生命。年復一年,技術藩籬愈來愈低,流程也愈來愈便宜。不過,人體跟機器有別,並沒有一堆高品質的二手人體零件供人取用。於是,近年來有許多人嘗試製造人工心臟、腎臟和血液,但是跟真品比起來,實在沒什麼吸引力。人體實在是太過複雜精密,目前工廠或實驗室皆尚無能力複製人體。這就表示,為因應人體部位需求,目前的唯一之道就是在活人和剛去世的死者當中,尋找原料來源。      我們需要大量的人體原料,提供屍體給醫學院,讓那些未來的準醫生們能夠充分認識人體解剖學;領養機構把第三世界的數千名兒童送到第一世界,填補美國家庭單位裡的斷裂;製藥公司需要活人來測試下一代的超級藥物;美容產業每年要處理數百萬磅的人類頭髮,以因應消費者對新髮型永不休止的渴望。我們還說什麼在熱帶島嶼穿草裙的食人族時代呢,別再提了吧,當今人類對人肉的欲望程度才是史上最高的。      但是,若決定人體可以在開放的市場上交易,就會產生奇怪的魔力。多數人直覺知道,人類的特別之處不只是有形的存在(小至賦予質量的原子和夸克,大至維繫生存的複雜生理結構),還有那種僅會伴隨生命而來的存在感。在本書中,為了讓讀者理解我的文字,我假定人體是有靈魂的*。靈魂離開後,人體就會變成一堆物質。      雖然我們情願認為自己的身體是神聖的,不是市場上可以隨意翻找的貨品,但是人體部位的銷售活動其實很熱絡,每年器官交易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全球人口將近六十億,供應量可說是相當充沛。就全球的供應量而言,有將近六十億顆的備用腎臟(要是夠冷血無情的話,也可以說有一百二十億顆),還有將近六百億公升的血液,角膜的數量也足以填滿一整座足球場。唯有一點會妨礙交易者賺取如此龐大的潛在利潤—交易者無權開採資源。      以兒童領養市場為例,目前,若某個家庭決定要將國外的貧困兒童帶回國內養育,他們對孩子的身分其實只有模糊的概念,因此在尋找心目中理想的嬰兒時,只會根據可用的嬰兒市場,縮小期望範圍。他們會瀏覽國際領養機構發布的線上選單,閱讀報紙上對育幼院裡身心匱乏的兒童所做的報導,然後費盡心力決定哪些具體的特質會讓自己起了領養的念頭。      當然了,那孩子將來某一刻就會成為家裡的一分子,不過實際上要領養到孩子的話,就得涉及由中間人和腐敗的政府官僚所操控且又往往黑幕重重的供應鏈,而且許多中間人和官僚看待兒童的態度,也只比看待屍體要好上一些而已。唯有等到那個家庭把孩子帶入家裡後,那孩子才能從抽象的概念變成真正的人。      不過,我們對此一主題所抱持的道德立場並不重要,因為人體無庸置疑就是一種商品,令人不安的商品。人體做為產品時,並不是在工廠裡由無菌衣勞工組裝成新品,而是像在廢料市場裡的二手汽車那樣取得的。在你開支票取得人體組織以前,某個人必須把人體組織從一小個帶有人性的東西,變成具有市場價值的商品。廢料的價值是以金錢計算,但人體不僅是以金錢計算,還要根據血統,根據獲救與失去的生命所具有之無可言喻的價值,來計算其價格。購買人體就等於是擔負了人體來源的責任—在倫理道德方面要承擔,在前任擁有者的生理史與基因史方面也要承擔。這是一樁永遠都不會結束的交易。      在法律上,或是在經濟上,有三種市場:白市、灰市、黑市。黑市所交易的是非法的商品和服務,例如槍械和毒品的走私;而非法製造的DVD和未課稅的所得則屬於灰色區域;白市就是每一樣合法與檯面上的東西所隸屬的領域,例如從街角的雜貨店所購買的食品雜貨,每年都要盡職送交的所得稅等。這三種市場有一個共通點:交易品都有真實世界的價值,可輕鬆換算成金錢,金錢一經易手,交易就結束了。可是,人體市場卻不一樣,因為顧客能重獲性命與家庭關係,都要歸功於供應鏈。      歡迎來到人體市場。      人體市場所推出的是充滿矛盾的產品,社會對人體的忌諱,抵觸了個人對活得長久幸福的渴望。假使商品市場是用代數計算,那麼人體市場就是用微積分計算,每一個等式都含有零和無窮大的數字。人體市場的存在,是因為供應者和買家都發生了可改變人生的重大事件。無論買家承不承認,總之接受了別人的肉體,就等於是一生都欠了供應者。      由於有了這一層關係,加上人們在處理人體時不喜歡採用營利主義的用語,因此所有的人體市場在交易期間都採用了奇特的利他式語彙。人們不是賣出腎臟、血液、卵子,而是「捐贈」出去的。養父母不是在擴大家中人口,而是領養貧困的孩童。      然而,儘管有這些連結,人體和人體部位的金錢價值依舊穩固不墜,而且赤貧地區成長迅速的人口,也是讓供應量接近無限的一部分原因。      在埃及、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一整個村落都在賣器官、租子宮、簽字讓與死後的身體權的情形並不少見,當中包含被脅迫的交易,也有雙方都同意的交易。交易人體部位的中間人—通常是醫院與政府機構,但有時是最沒有道德的罪犯—會以盡可能低廉的價格買進,同時還向買家保證人體部位來源合乎道德。雖然採購過程有時令人厭惡,但是最終的銷售往往是合法的,而且其拯救人命的含蓄道德層面,也往往讓這類交易獲得認可。至於犯罪行為,則用「利他主義」的理想掩蓋過去。      在人體市場產生交易行為,使我們得要感激人體部位來源與最終結果之間的所有連結,這點和我們人生中所從事的其他交易行為並不相同,其他交易很少會像購買他人身體部位那樣,立即會有道德示警紅旗舉起。至於要如何才算是「合乎道德的來源」,這是人體市場中每一位潛在受益者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如果我們需要自己的身體方能存活,那麼身體的部位怎麼可以給別人呢?以活人捐贈器官為例,患者怎麼可以有權獲得健康者的器官呢?需要符合哪些條件,才能把第三世界的孩童送到第一世界呢?人體交易無可避免有其令人厭惡的社會副作用,亦即社會階層高的人可以取得階層低的人的人體部位,從來都不是反過來。即使沒有犯罪因素在內,但是未受限制的自由市場會有如吸血鬼,奪取貧民區裡窮困捐贈者的健康和氣力,把他們的人體部位送到有錢人那裡。      支持人體交易不設限的擁護者往往會表明,願意販賣自身組織者可以從交易中獲利,那筆錢應當能夠讓他們從貧困的深淵,躍升至較高的社會地位。畢竟,我們難道不是都能對自己的身體遭遇做出決定嗎?這當中的邏輯大概是這樣的,人體組織是社會安全網的最後一道防線,販售人體組織可以當成是救生索,讓人脫離絕望的情境。可是,現實在於,販售人體與人體部位者很少能目睹自己的生活獲得改善,而且社會學家很早就知道改善生活不過是幻想*。販售身體部位無法獲得長期利益,只會招來風險。      只有在一種情況下,社會地位的竄升速度才會跟人體部位一樣快,那就是一次賣出整個身體的時候,也就是嬰兒進入國際領養市場的時候。      全球的孤兒多達數百萬,表面上看來,領養可減輕這個重大的社會問題。兒童一律從社會邊緣的危險處境,進入經濟穩定且充滿關愛的家庭裡。然而,領養市場如同其他市場,也面臨了短缺的壓力。西方國家—占了大多數的國際領養案—想要膚色較淺的嬰兒,造成孤兒院偏頗某些種族。在美國國內,孤兒院成了一種不幸的透鏡,可觀察到美國的種族政治現象。白人孤兒往往沒多久就會被熱切的家長領養,而黑人孤兒常常則是在寄養家庭裡長大。      在美國以外的國家,問題就更加嚴重了,其嚴重程度的衡量標準並非在於種族地位,而是兒童的健康問題。因為在印度、中國、薩摩亞、尚比亞、瓜地馬拉、羅馬尼亞、韓國等國,資源不足的孤兒院會造成兒童的發育受到阻礙。在這些國家以及多數的第三世界國家,領養的經營模式跟香蕉市場很類似,這點聽來實在令人不快。假使兒童或香蕉存放得太久,在市場上的價值就不太高了。兒童在機構裡待的時間愈短,就愈有可能進入領養家庭,而孤兒院往往能從每一件國際領養案中,收取有利可圖的領養費。      當兒童透過領養來提高社會地位時,若庫存量與轉讓契據有過大的差異,就表示領養機構需要提高周轉率或採用創新的方式,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兒童。而要解決這個問題,則有合法和非法的方式。

作者資料

史考特.卡尼(Scott Carney)

為調查記者,在印度地區居住及研究調查經驗長達十年之久。 他在《連線》雜誌擔任特約編輯,所做的報導亦見於美國 NPR、加拿大 CBC、英國 BBC、美國國家地理電視台等頻道,以及美國的《瓊斯媽媽》、《快速企業》、《發現》、《外交政策》等雜誌。現居於加州長堤。 史考特.卡尼的〈家長會面〉一文曾榮獲二〇一〇年培恩獎(Payne Award)的新聞倫理獎。 http://www.scottcarney.com http://www.redmarkets.com

基本資料

作者:史考特.卡尼(Scott Carney) 譯者:姚怡平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不分類 出版日期:2017-05-02 ISBN:9789863444473 城邦書號:RV1024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