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奧黛麗.赫本:甜蜜的日常,美味的記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奧黛麗.赫本:甜蜜的日常,美味的記憶

  • 作者:盧卡.多堤(Luca Dotti)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16-05-10
  • 定價:650元
  • 優惠價:79折 514元
  • 書虫VIP價:51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488元

內容簡介

奧黛麗之子親撰,私房奧黛麗永久珍藏保存版 ★250張從未發表的私人家庭相片 × 50道奧黛麗人生中獨具意義的美食 ★走進奧黛麗深愛的家居世界:她的家人、朋友、私人書信、親筆寫下的食譜 ★奧黛麗親繪畫作書封,布裝特製精印 進入奧黛麗的客廳和廚房,品味奧黛麗的家居生活── .一窺廚房餐桌上的奧黛麗,透過她喜愛的食物,了解這位傳奇巨星的日常 .收錄50道私房食譜,每一道都有按部就班的作法,述說奧黛麗的故事 .奧黛麗的人生剪貼簿,美好年代的追憶、生活中的歡喜悲傷、教人懷念的身影 「『讓一切隨風而逝』之前……在那件黑色直筒洋裝和那副大墨鏡下,她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我相信我們在家的影像和所有那些無懈可擊的黑白照片一樣重要,還有她鍾愛食譜頁上的筆記,意義和她的劇本一樣深遠。」 ──盧卡‧多堤,奧黛麗之子 ◎ 走進奧黛麗.赫本的甜蜜生活和美食人生 這本由奧黛麗‧赫本的小兒子所編撰的獨特傳記,帶領我們進入奧黛麗的私密世界,並蒐羅了250張首度曝光的私人家庭相片。 本書讓世人一窺這位傳奇巨星從未展現的一面,透過她喜愛的食物,結合她人生的多元面向──從二戰時在荷蘭的童年,到身為明星在好萊塢的時光,以及在羅馬為人妻為人母的角色,到作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四處奔波的暮年。 書中收錄的美食,在形形色色的場景中反映奧黛麗的生活,串聯起奧黛麗的人生: .巧克力蛋糕──慶祝二戰結束,荷蘭獲得解放 .土耳其式海鱸──與安德烈‧多堤墜入情網時學得的菜式 .小牛肉佐鮪魚醬──奧黛麗的婆媳相處之道和羅馬式幽默 .中式火鍋(瑞士版)──奧黛麗與家人的冬日饗宴 .湯匙牛肉──紀梵希最愛的一道菜,只要他來訪,奧黛麗一定會準備這道菜 .番茄醬斜管麵──奧黛麗與兒子邊搶電視邊享用的「垃圾食物」 .香草冰淇淋──讓她墜入「罪惡的淵藪」大快朵頤的甜點 …………… 奧黛麗喜歡家常菜色:簡單的紅醬義大利麵百吃不厭,尤其在她風塵僕僕終於回到家之後,那滋味就像來一球上好的香草冰淇淋一樣教她開懷。 書中每一道食譜都有按部就班的作法,包括可做的各種變化和準備技巧、奧黛麗本人和她生活中的軼事,以及令人懷念的照片和深具意義的紀念物品。 這是一本奧黛麗日常世界的剪貼簿,剪輯了她摯愛的事物。奧黛麗迷和喜愛美食的人,務須珍藏這部深刻又迷人之作! ◎ 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如此貼近奧黛麗! 「我是羅馬的家庭主婦……不論你讀到什麼八卦,這都是我一心嚮往的角色。……我一向不屬於好萊塢或其他地方。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稱之為家的場所。」──奧黛麗.赫本 以奧黛麗.赫本為主角的各類型著作不勝枚舉,僅有兩本是由奧黛麗之子以旁人無從得知的第一手資料撰寫,一本是奧黛麗的長子西恩‧赫本‧法拉所撰的《奧黛麗‧赫本:一個優雅的靈魂》(臉譜出版),另一本即是由奧黛麗的次子撰寫的本書。 《奧黛麗‧赫本:一個優雅的靈魂》從人子的角度回憶奧黛麗的人生,以編年架構描繪公眾舞台上下的奧黛麗。 本書《奧黛麗.赫本:甜蜜的日常,美味的記憶》則是從人子的角度追憶家庭生活中的奧黛麗,她的家、她的花園、她摯愛的家人、她知心的朋友、她的快樂泉源,認識鎂光燈和媒體報導不可能了解的日常奧黛麗。

目錄

序言 1 荷蘭:戰爭和失去家園 荷式蔬菜馬鈴薯泥:打起精神,懷抱希望 茶外婆的咖哩:媽媽的女爵母親 巧克力蛋糕:象徵解放的甜點 2 好萊塢:發現新天地 在家吃早餐:遵行老規矩 番茄紅雞:比佛利山奇幻樂園 伏特加茄汁管麵:出門在外的家 聖哉莫札瑞拉起司……以及剩下該怎麼處理 西班牙番茄冷湯和蛋餅:第一次跟著媽媽去拍片 3 羅馬:賢妻良母 土耳其式海鱸:與我父親墜入情網 羅馬式麵疙瘩:奧黛麗.多堤太太 威尼斯小牛肝:盼望我降生 燉牛膝佐番紅花聖瑪麗亞麵:薩丁尼亞守護人 寶拉奶奶的小牛肉佐鮪魚醬:婆媳之間 煙花女義大利麵:義大利風情 番茄釀飯:勞燕分飛 哈利酒吧:回到威尼斯 4 瑞士:她的避風港 中式火鍋(瑞士版):冬日暖意 和平之邸:鮮花、水果和生命的承諾 烤馬鈴薯佐鮭魚:除夕夜饗宴 格施塔德青醬義大利麵:在阿爾卑斯山百折不撓 湯匙牛肉:大費周章的生日驚喜 雙色寬扁麵:美食不用翻譯 烤小牛肉佐蘑菇醬:她的農夫市場 5 反璞歸真:快樂的真諦 紅醬義大利麵:家,就在這道食譜裡 起司通心粉:窈窕淑女奧黛麗 酥炸肉排:返家 香草冰淇淋:讓她「大快朵頤」之物 番茄醬斜管麵:我們的垃圾食物 蒜香辣椒橄欖油義大利麵:「適口充腸麵」 愛犬的食物:媽媽和她的動物 6 真正重要的意義:她的傳承 巧克力慕斯:白宮晚宴 舉世最珍貴的食譜: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口服脫水補充液 奧黛麗.赫本生平年表 參考文獻 圖片出處 譯名對照表

內文試閱

  我從不知道奧黛麗.赫本是誰。小時候常有記者糾纏不休,問我關於她的一切,我有點惱怒地答道:「你們搞錯了,我是多堤太太的兒子。」他們哄堂大笑。在六歲的小孩眼裡,不管他母親是芭蕾伶娜、科學家、女演員,或就是單純的母親,都沒什麼要緊。他知道他父母親能發揮所長,各盡本分,那就夠了。何況我那擔任精神科醫師的父親有趣得多。爸爸在家時總是眾人注意力的中心,尤其是媽媽放下她的電影生涯,專心作賢妻良母之後。   當然,我們依舊會到洛杉磯旅行,但對我來說,迪士尼樂園的燈光比好萊塢的燦爛得多。在瑞士度過的一個重要除夕,我學會跟著瑪麗.包萍(茱麗.安德魯絲飾)吹口哨。一九七六年,媽媽參與《羅賓漢與瑪莉安》的演出,這是我出生後她首度復出,我在拍片現場玩得很開心,但完全是因為「詹姆斯.龐德」(史恩.康納萊飾)在場,就在她身旁。   媽媽依舊是我平常的母親,當然,她很可愛,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她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這是年齡的問題,也和世代有關。那時大家並不常談她──媽媽已經息影,而大家對她的個人崇拜尚未開始。我的朋友頭一次到我們家來玩,總是很好奇,因為他們的腦袋裡塞滿了他們的父母對赫本的印象──透過她拍的電影和他們所讀的雜誌。然而只要朋友們認識她之後,所有的尷尬立刻消失無蹤。   在我成長期間,一切情況大概就是這樣。她以《羅馬假期》(1953)獲得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獎座,就放在我們在瑞士小村莊特洛什納的家「和平之邸」遊戲房的書架上,和其他紀念品一起塞在書堆裡。這些紀念品包括好幾隻色彩繽紛的瑞典馬匹,迄今我還十分念舊地保存著。母親挑了表彰她人道貢獻的獎座放在客廳,因為到頭來,它們對她的意義更重大。我記得布朗大學在一九九二年頒贈榮譽學位給她,她這輩子一直未能如願讀書上學,對這樣的榮譽非常自豪。「你相信嗎,」她對我說:「頒發學位給我,給像我這樣沒好好受教育的人?」   她這種對自己過去身為「明星」的觀感,也來自於她對電影的態度,以及對銀幕上自己的看法。她自幼夢想成為古典芭蕾舞星,為了接受這方面的訓練,遵循了這種藝術所要求的嚴格紀律。她去參加知名的瑪麗.蘭伯特芭蕾學校招生試鏡,獲得錄取之後,由荷蘭赴倫敦。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不可能成功;對她來說,這一刻十分痛苦。二次大戰耽擱了她的舞蹈訓練,這個缺失永難彌補。其他舞者在技術上至少領先她五年。「她們有比較好的食物和住所,」她曾難過地說。媽媽認命地接受自己永遠不可能作古典芭蕾明星的事實,但在身為演員的生涯中,她以同樣艱苦卓絕的精神,遵循她認為在任何領域成功唯一的途徑:早點起床預備當天的工作。   她這輩子一直維持這樣的習慣,即使息影之後,先當全職媽媽,接著又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依然一以貫之。   媽媽從不認為自己是偉大的女星。她對我說過唯一和工作有關的八卦,是有些演員同僚可以徹夜狂歡,次晨只要化點妝,再來一杯提神飲料,就能表演得無懈可擊。她說她有時甚至得把他們拖下床,就像對我爸爸那樣,爸爸曾招認:「要不是你媽媽叫我去淋浴和灌咖啡,我永遠沒辦法當上教授。」   我不會明指她說那些狂歡的明星同僚是誰,但她調皮的描述包含了誠摯的讚賞:「我永遠不敢像他們那樣做。」這並非惺惺作態,我記得她接到史蒂芬.史匹柏來信當天的激動。多年前,我們在羅馬的電影院觀賞《E.T.外星人》,媽媽感動極了,她捏著我的手對我輕聲說:「盧卡,這人是個天才。」如今那位天才請她在戲中軋一角。我問她要演哪個角色,她答道:「那不是重點!你明白他真的想要我參加演出嗎?」   她飛到蒙大拿州,在《直到永遠》(1989)一片中飾演天使哈普──這是她最後一次電影演出。或許我該要她多和我談談那次的經驗。那時我十九歲,也是史匹柏迷,但媽媽和我談的多半是我的考試、我頭一次和心儀的女生坐雲霄飛車,以及其他日常瑣事。我們經常談到她的過去,但主要並不是關於她的電影。在談話中,她經常回憶她兒時,關於她所經歷的戰爭和我們家歷史的故事。她去世前最後幾年──通常是早餐時分──會讓自己吐露真情,這對她並不容易。我該多和她聊聊,但青少年很難想像你的母親會在短短四年間就離你而去,也不了解這世上會有這麼多她永遠不能告訴你的事。   所以我對當時那位前「多堤太太」的印象,在她走了之後沒有多大改變。當母親的癌症病情顯然已無法控制之時,我們家人聚在瑞士,在她摯愛的和平之邸過耶誕。媽媽和她的伴侶羅伯.沃德斯以及我哥哥西恩.法拉從洛杉磯回家,我由米蘭過去,而不久後成為我第一任妻子的艾絲翠則自巴黎趕來。母親的摯友朵莉絲就住在附近。一連幾週,我們的生活都圍繞著母親打轉,希望以藥物緩減她的疼痛。然而一天下午,我去看電影,因為西恩勸我:「你該放鬆個幾小時。要是發生什麼事,我們會打電話聯絡你。」   我在洛桑黑暗的戲院裡接到了那通電話。媽媽安息了。我一直很不理性地相信,媽媽讓我去看電影是為了保護我,要我在她最艱難的那一刻走遠一點,就像大人有事要談時,打發孩子去花園裡玩一樣。   …………   這本我構思為「廚房餐桌上的傳記」的書,源起於一本破舊的筆記本。我和朋友艾莉希亞在我家廚房,她一眼瞥見一本塵封的活頁夾,把它從架上取下來,這時一些頁面散落出來,有些寫得密密麻麻,附了剪貼和筆記。其中許多記述的是令人印象深刻、雄心勃勃的美食,步驟複雜,卻從沒有在我們的餐桌上出現過。因為在廚房,就像在人生中一樣,我母親逐漸解放自己,擺脫一切不必要的累贅,只留下對她真正重要的東西。而那些就是你會在接下來的篇章裡看到的食譜──以及它們所蘊含的故事。   本書描繪的不是蛋凍餡餅這類菜色──傳記作家告訴我們──她在少女時代可以精心做出這道經典的法式開胃菜,這裡更忠實地刻畫她家常的一面,透過她旅行時帶在行李箱裡的義式麵食,和好友共度下午時光時大啖的冰淇淋,以及她從自己深愛的花園中變出的各種可食之物。而在本書中,也記錄了早在她於星海熠熠發光前的人生遺跡,塑造我所知的她的人格和個性的事件。   
◎湯匙牛肉:大費周章的生日驚喜
  「這是燉牛肉。它得花很多時間,是紀梵希先生最愛吃的菜。他總是一要再要,而我會為他烹煮,搭配馬鈴薯泥。」──蘿琪塔.歐魯納蘇   這一切往事歷歷如昨。我記得父親用心滿意足的語氣說:「很不容易,但你媽和我終於找到了這道食譜。」因為食譜書上很難找到這道菜,而如果少了適當的火候,湯匙牛肉不過是另一種燉牛肉而已。   基於這個原因,這道菜成了特殊場合才有的菜色。人人都為湯匙牛肉欣喜。我們愛這必須漫長等待的儀式。而送這道菜上桌的喬凡娜必然會得到她心儀的名流恭維讚賞,他們路過造訪,她挖空心思招待他們。   一九八九年五月初的那個週末,的確是個特殊場合。媽媽年屆六十。她才剛開始她的「第三人生」──這輩子她先是演員,後來成了全職母親──作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親善大使。那時她剛從擔任大使後的第一趟旅程歸來,疲憊又有點不舒服,回到和平之邸與西恩及我團聚。西恩帶著他太太瑪瑞娜從美國過來;而我則從剛遷居的倫敦趕回家。媽媽希望在家和家人過個簡單的生日,也稍事休息。不過她的三位好友──朵莉絲.伯連納、卡普辛妮和康妮.華德──意外現身,要給她一個驚喜,慶祝她的人生大事。   她們同時在同一地方相聚,這種情況十分難得,部分原因是雖然朵莉絲住在附近,不過康妮得大老遠從洛杉磯過來。她們的個性天差地遠,這是媽媽寧可分別與她們相聚的原因之一。媽媽夢想的是不鋪張的生日──在床上吃早餐,穿著睡袍懶洋洋地度過晨光──但現在她得早早起床,當個稱職的主人。   早在清晨時分,需要時間燉煮的湯匙牛肉就已經在喬凡娜的監督下開始烹煮了,她早已習慣分享媽媽的所有歡喜憂傷,因此這回她很緊張。她的菜成了整天活動的樞紐,催化了凝聚在餐桌上的緊張感。   湯匙牛肉慎重其事地進場了,配得上普魯斯特筆下的文字:「灑了香料的冷牛肉搭配胡蘿蔔……在我家廚房的米開朗基羅設計下,躺在如一塊塊晶瑩石英的碩大肉凍晶體上。」喬凡娜像舉行儀式一樣,把肉放在白色大凹盤中,它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一大塊牛肉浸在濃稠的深色醬汁裡。   或許是因為眾目睽睽而緊張,也或許因為手上那塊牛肉的重責大任,總之喬凡娜絆了一跤。鍋蓋滑掉,牛肉彈了出來,掉在瑪瑞娜的露肩低領洋裝上。表面上的和諧粉碎了。我脫口而出問道:「現在我們要吃什麼?」我想不起大家是不是設法拯救了那塊牛肉,不過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再吃過那道菜,直到我為本書取材時自己動手烹煮。   
◎番茄醬斜管麵:我們的垃圾食物
  基本教義派的讀者最好跳過這短短的章節。如果要讀,那麼我建議他們放下偏見和疑心,才能輕鬆地挑戰某些嚴格的規定──而且我指的不只是那些飲食規則而已。   我那以有機為己任的媽媽不僅自己荷鋤種菜,也偏愛用新鮮番茄做的茄汁義大利麵,可是她對現成番茄醬烹調的斜管麵有一種祕密的熱愛。羅馬人會說那是「un’americanata」(美國主義,略帶負面意味),不過我認為那是媽媽英國的那一面在作祟。我猜想對媽媽來說,番茄醬斜管麵就像教你想到老家的遠親一樣,讓她想到浸在醬汁裡的烤豆子,逾一世紀以來,只要是正宗「全套英式早餐」,必然有這道菜色。   媽媽坐在電視機前的扶手椅上吃番茄醬斜管麵時,更會大呼過癮。她雖愛在小螢幕上看經典老片,但更為電視上播的流行舞曲發狂,這對我可是大不幸。   我們倆的喜好天差地別,因此搶電視是家常便飯。比如媽媽喜歡胡立歐,我偏愛平克.佛洛伊德;媽媽愛看綜藝節目,我喜歡猜謎節目,她既不信任那些節目又覺得它們沒有教育功能。「最好別讓他以為錢會從天上掉下來,」她這麼對我爸爸說。他對她這些無關緊要的憂慮總是一笑置之,而我則以不知天高地厚男孩的無知,批評她的品味作為回報:「媽,妳不能看這些東西。」我會義憤填膺地對她說。   但曾是芭蕾舞明日之星的她對歌舞懂得可比我多。她知道在那些炫目的舞步背後所下的苦工。她告訴我,那些舞蹈女郎「都做了充分的準備」。比如她是義大利歌手拉法艾拉.卡拉的頭號歌迷,媽媽說,要是她在美國,早成了熠熠巨星。   我們對電視還是有一些相同的意見,尤其是勞勃.韋納和史蒂芬妮.鮑爾斯主演的影集《龍鳳雙探》。媽媽從不錯過任何一集,不論她人在羅馬或瑞士。我喜歡看是因為可以在電視上看到家庭好友勞勃.韋納,我們經常在格施塔德見到他,因為他是我們的鄰居。媽媽不只把他當成朋友,也喜歡他的演技。後來她獲邀和他同台飆戲,她毫不猶豫一口答應,那就是《竊賊之愛》(1987)。這是她第二部(也是最後一部)電視電影,在她首部電視電影之後近五十年。   比起拍電視節目,媽媽更喜歡看電視,尤其是週日外出走了很長的路之後,晚上她會露出淘氣的表情,用盤算了半天的口氣說:「你猜猜今天晚上有什麼計畫?我們一邊吃番茄醬斜管麵一邊看電視。」有時她比我更孩子氣,洩露出內心的情感而不自知。   在大戰期間成長的她,幼時幾乎不可能放縱自己,也沒機會惡作劇。等到戰爭結束不再有炸彈空襲時,她又恢復嚴格的芭蕾訓練,接著忙著適應作演員的新生活。如今她終於可以放下一切,而她個人對美好生活的定義就包括:捧著一盤番茄醬斜管麵,在電視機前面放鬆一下。   
◎愛犬的食物:媽媽和她的動物
  「為什麼這兩隻小狗在妳床上和妳一起睡?」   「因為我們找不到大到可以睡四隻的狗床。」──奧黛麗.赫本   「她愛死了那隻狗,她愛死了她所有的狗,而且她隨時都有養狗。」 ──比利.懷德   媽媽認為「善意的謊言」是好事,稍微扭曲一點現實,讓人生比較不那麼糟糕,這不會傷到任何人。我記得最清楚的一個例子是,我們家從我還在襁褓時就養的兩隻狗死了。「柯基和毛格利怎麼了?」我問道。媽媽的回答是:「牠們到一個漂亮的療養院去了──在瑞士山裡的醫院,所有上了年紀生了病的可卡犬都去那裡,呼吸新鮮空氣,身體才會好。」   當時我大約五歲,和那個年齡的其他孩子一樣,對母親的話深信不疑。我經常疑惑為什麼那兩隻可愛的黑色可卡犬遲遲不回和平之邸。一直到我年長許多──而且時間緩和了我可能有的悲傷──之後,媽媽才告訴我真相。她瞞著我是為了怕我感受到像她一樣因愛犬離世而心生的悲傷。   在柯基和毛格利之前,家裡還有其他狗,在牠們之後也還有許多狗。牠們每一隻都得到無比的關愛,這種愛是出於不自以為是牠們的主人,而是牠們同伴的人。   媽媽最常出現在照片中的狗恰如其名:「出名先生」,這隻小名流常到拍片現場,並在當時的名媛淑女間掀起了一陣約克夏風。媽媽和牠簡直像是共生關係,至少一直到媽媽接拍《綠廈》(1959)時才有了變化。當時她聽從製片人的建議,把同片的明星──纖弱的小鹿寶寶「皮平」,暱稱「依比」──帶回家培養感情。   有一小段時間,媽媽和依比形影不離,這頭小鹿甚至跟著她上比佛利山的超市。「出名先生」嫉妒得要命,不過這段時期不長。和小鹿同住實在太過分了,即使對我母親來說也一樣,不久她就得把牠送到動物園。聽到牠在身後心碎的哭叫,母親明白她所犯的大錯:想要馴養野生動物。她永遠不能原諒自己。   《雙姝怨》(1961)拍攝期間,「出名先生」在洛杉磯被車撞死。我所知的家裡的狗和「出名先生」都不同。倒不只是因為牠們不像牠那麼出名,也因為牠們反映出這位年輕女星逐漸簡化她的生活,直到她成為心心念念她的花園和家庭的義大利主婦,這包括對家裡的所有動物。其中頭一批動物是她的傑克羅素犬,自她發現這個品種後,一直養著這種狗。   傑克羅素犬外貌很會騙人。牠們看起來嬌小玲瓏,很容易錯當成溫馴的良伴,但其實活力充沛、肌肉發達,有時性情暴躁易怒,是狐狸和豪豬的偉大獵手,能爬上最難爬的鐵絲籬笆,或者從下面鑽洞爬過去──好追捕絕不任其脫逃的獵物。   媽媽對傑克羅素犬一見鍾情,不過她的第一群傑克羅素犬是賈奇和皮契莉的混種。賈奇是個性衝動、體型超大的公狗,皮契莉則是聰明絕頂的混種狗,一天牠跟著我的維洛祖父出了村子的酒吧,永遠地住進了我們家。   皮契莉有一種天生的野性。牠會狼吞虎嚥吃光自己的食物,然後假裝在地上找東西吃,讓我們以為牠沒吃到,好多討點東西。只要是會動的東西,賈奇都會去猛追,尤其是貓,那些住在和平之邸附近的倒楣貓咪現在恐怕都還記得牠。光是風吹一莖小麥的動靜,就足以讓牠一躍而起。一天媽媽去干預,賈奇一不小心咬傷了她,結果她的手縫了好幾針。皮契莉和賈奇都很長壽,生了幾隻可愛的小狗。牠們看似最純種的傑克羅素犬,每一隻都是,而且牠們很快在和平之邸或羅馬安頓下來,只是不是全部像牠們的雙親這麼好命。   潔西死的時候,我們流了很多眼淚,牠在羅馬誤食腐壞的肉丸而送命。還有馬芬,牠在瑞士碰上類似的遭遇。有位冷血獸醫宣布泰平斯得安樂死時,我們傷心欲絕,不過後來牠安享晚年,只有一點跛。媽媽最後一隻愛犬,也是她最心愛的一隻,名叫潘妮。牠睡在媽媽床上,而且牠煩人的性情喚起了我青春期的叛逆。和媽媽親吻道晚安成了危險行動,得冒被咬到鼻子的風險。   不過媽媽從不會人狗不分,也不會把動物當作和人一樣。在她展開人生最後的任務,到遙遠悲慘的地方去時,潘妮不能跟隨。但媽媽回家時,潘妮總會等著她,而她也像所有養狗的人一樣,為牠忙進忙出。給牠點心零食、日常的餵飼和漫長的散步,是媽媽回到家之後最享受的快樂之一。

作者資料

盧卡.多堤(Luca Dotti)

奧黛麗.赫本與義大利精神科醫師安德烈‧多堤(Andrea Dotti)之子。 平面設計師,與哥哥西恩‧赫本‧法拉(Sean Hepburn Ferrer)共同主持奧黛麗‧赫本兒童基金會的工作。這個基金會是1994年為記念兩兄弟的母親而設,旨在協助全世界的弱勢兒童。 多堤與妻子及三名子女現居羅馬。

基本資料

作者:盧卡.多堤(Luca Dotti) 譯者:莊靖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書房 出版日期:2016-05-10 ISBN:9789862355022 城邦書號:FS0057C 規格:精裝 / 全彩 / 256頁 / 17.8cm×23.4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