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祈禱師鄉內:怪談始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5折!售完不補,先搶先贏

內容簡介

致「說出來,就是一種供養。」 《幽》怪談實錄大獎得主.現任祈禱師——鄉內心瞳 融合真實見聞與親身經歷的怪談集! 「作者現在還活著嗎?」 闔上書本後,你肯定會忍不住擔心! 引發日本讀者熱烈討論的年度話題作。 為了擺脫永遠不會長大的非人少女,我成為祈禱師。 為了對抗永遠無法說出口的怪事,我成為作家。 然而,唯有這本書被翻閱,此一特殊供養才算完成…… 我——鄉內心瞳,在日本東北的山中當祈禱師,專門為人消災解厄。 白天傾聽預約顧客的煩惱,晚上通常處於急診狀態,還得應付各路異形的戲弄挑撥。 之所以選擇這樣的生活,是希望了結糾纏半輩子的夢魘。 國中時代,我忽然遭到全班集體無視,孤獨得陷入絕望。 某日,一名長髮美少女「加奈江」出現在我夢裡,並帶來許多朋友。 於是不分晝夜,不管在家或學校,太過痛苦我就閉上眼昏睡。 不知不覺,我彷若徘徊在夢境與現實邊緣的行屍走肉。 趁意識清醒,我掙扎著外出,卻遇見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 目光交會的瞬間,加奈江的小嘴裂至耳邊說「你.這.該.死.的.傢.伙」。 從此她消失在夢中,逐步侵蝕我的人生…… 如今我最害怕生病,一旦身心耗弱,形同卸除所有防備。 生者與亡者,彼岸與現世,失去界線的恐怖異象將毫不留情襲來, 最後等在終點的會是什麼,我根本不敢想像…… 【驚駭推薦】 但唐謨(影評人.作家) 何敬堯(奇幻小說家) 角斯(《台灣妖怪地誌》插畫家) 笭菁(華文靈異天后) 劉韋廷(文字工作者) 祈禱師如同台灣民俗中的道士、效勞生,也狀似原住民的巫師與黑巫師,在生者與死者之間帶著複雜情緒工作的人。鄉內心瞳將遭逢的故事堆疊出獨特的氛圍,詮釋出一種夢與現實難以界分的狀態,看完心裡不免一直在詭異的故事中繚繞著,那些不思議的現象與體驗都是真的嗎? ——角斯(《台灣妖怪地誌》插畫家) 【何謂怪談】 遭遇到鬼怪——也就是幽靈、妖怪、怪物等超自然存在,或是碰上無法合理說明的不可思議現象之際,產生的恐怖、驚愕、怪異或是不可思議之感的情緒,透過文章(話術),讓讀者(聽眾)實際感受到這些情緒。 ——東雅夫(日本怪談雜誌《幽》總編輯) 【讀者好評】 至今看過不少怪談集,卻不曾這樣擔心作者是不是還好好活著 ——鮪(日本讀者) 閱讀過程中,我忍不住懷疑「看到這樣的內容妥當嗎?」並且對周遭的聲響異常敏感,恐怖果真會傳染。 ——RAGU(日本讀者) 在我心中是恐怖小說第一名,這本書久違地讓我背脊發寒。 ——出口求(日本讀者) 身為一個「看得見」的人,作者對事物的著眼點,及體驗到的恐怖現象種類,和一般人完全不同,是相當有個性的怪談集。 ——MIKURO(日本讀者) 將親身見聞以淺白淡然的文筆寫成怪奇譚,包含讓人不禁起雞皮疙瘩的驚悚故事、無法解釋的不可思議故事、有點傷感的故事等等,內容非常豐富。 ——MANAFI(日本讀者)

內文試閱

桐島加奈江
  回想起來,事情的開端是集體無視。   從國中二年級第一學期的某天起,全班同學忽然無視於我的存在。   至今我仍不曉得原因。即使經過二十多年,依舊不明所以。   我忍著羞恥心和導師商量,卻不了了之。   雖然想過要告訴父母,但他們經營運輸相關的生意,每天都非常忙碌,很晚才回家。看著滿臉疲憊、默默吃著晚飯的雙親,我實在說不出口。   最後,我選擇拚命忍耐。   當時我的興趣是飼養熱帶魚。三坪的狹窄房間裡,擺滿大大小小的水槽,簡直像小型水族館。   當惡夢般的一天結束,身心俱疲地回到房間,這些不會說話的熱帶魚便是我唯一的心靈支柱。為了擺脫孤獨與不安,我替逐一為每條魚取名字,天天和牠們說話,看著牠們游動直到深夜。   這樣的情況持續約莫一個月後,五月初的某天,我呆呆望著水槽,不知何時身邊坐著一個少女。   那是個皮膚白皙的長髮美少女,與我年紀相仿。   她穿著印有夏卡爾《藍色馬戲團》圖案的白T恤,搭碎花長裙,腳上則是折了三折的白襪。   四目相對,她羞澀一笑:「好可愛的熱帶魚。」   我向她道謝。   由於很久沒和同年齡的人交談,比起魚得到稱讚的喜悅,更感激她和我說話。   「妳是誰?」我試著發問。   「我叫桐島加奈江。」她開心地回應。   之後,我們一起看著熱帶魚聊天。   妳從哪裡來?我問。「你無法想像的地方。」加奈江回答。   妳喜歡熱帶魚嗎?我問。「我也養了很多。」她笑道。   妳養哪些種類?我問。「很多可愛的魚。」她回答。   妳來做什麼?我問。「要不要當我的朋友?」她反問。   聽到「朋友」這個名詞,我胸口一熱。   「好啊。」我答應。   「那今天起,我們就是朋友。」   加奈江伸出右手小指。   我們打勾勾。加奈江的小指有些冰涼,觸感卻十分溫暖。   在五彩繽紛的熱帶魚優游的水槽前,我們勾著小指,相視而笑。   跟加奈江交談著,內心的空虛彷彿逐漸填滿,我平靜下來。   談笑一陣,我的眼前忽然一黑,湧現一股強烈的倦怠感。皺眉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被窩裡。   時鐘顯示為早上七點半,半夢半醒中,我回溯記憶,想起昨天深夜確實關掉水槽所有照明,才鑽進被窩。   原來我剛剛做了一場夢。   那是真實到驚人的夢境。即使夢中有人告訴我「這是夢」,我也會當場說對方騙人,就是如此栩栩如生,充滿現實感的夢。   我清清楚楚記得與加奈江的對話。   同樣地,加奈江的臉孔和五官清晰地留在我的記憶裡。如果是夢,隨著清醒應該會逐漸淡去的記憶,絲毫沒有消失的跡象。   離開被窩,我換上制服,加奈江的身影仍留在腦海。   我十分失望,像在出獄的瞬間,硬被拖回去。   要是沒做那種夢就好了。   想到得上學,我的心情益發憂鬱。   然而,當晚我在夢中與加奈江重逢,而且夢境依然真實得驚人。   我和加奈江一起逛熱帶魚店。那是隔壁町販賣小熱帶魚的店,我經常造訪。   狹窄的店內擺滿水槽,我向加奈江提出許多問題。   這是夢嗎?我問。「不是夢。」她乾脆地否認。   妳到底是誰?我問。「我是桐島加奈江,就讀國二。」她故意裝傻。   明天還能見面嗎?我問。「每天都能見面。」她溫柔地微笑。   「對了,下次介紹朋友給你。」   「朋友?怎樣的朋友?」   「喜歡熱帶魚的朋友。成員滿多的,我們有個像俱樂部的組織,要不要加入?」   好啊,我回答。「太棒了!」加奈江牽起我的手。   「那麼,明天見。」   第二天,我在床上醒來。   我眨著惺忪睡眼,鑽出被窩,換上制服。想到惡夢般的一天又要開始,心情就十分沉重,但加奈江的話讓我稍稍打起精神。   無論加奈江是我的妄想,還是實際存在,我只需要一個能夠真心相處的對象。   到了學校,我依然孤立無援。即使待在教室,同學仍當我是空氣。比起憤怒或憎惡,反倒是強烈的寂寞不斷折磨我。   我在筆記本上畫著加奈江,坐立難安地等著放學。   返家後,我在日落時分便早早鑽進被窩。   一回神,我已在夢中。   我坐在鋪木地板的乾淨房裡,五坪左右的空間沿著牆壁擺滿大小不一的水槽,和我的寢室一樣。   除了加奈江,還坐著五、六名陌生的少年少女。他們看著我,年紀都和我差不多,我馬上明白是加奈江的朋友。   加奈江介紹我後,他們開心地歡迎我加入。   接著,我們一塊欣賞水槽,熱烈談論關於魚的種種話題。我好久沒和這麼多同齡人聊天,非常興奮。   那是加奈江的房間,充滿朋友、魚和有趣的話題等我喜愛的事物,我非常放鬆自在。   加奈江介紹的人不會無視我。只要我開口,大夥都會帶著開朗的笑容,認真回應。加奈江也總是親切對待我。   我想一直待在這裡……破碎的心不斷吶喊,由衷盼望。   美夢在那天唐突結束。   醒來後面對的現實,與夢境的差距太大,我不禁跑到廁所嘔吐。   所有人都「看不見」我才是夢境吧。度過幸福的三天,我幾乎錯把夢境當成現實。   現實殘酷至極,夢境卻一片溫柔安詳。   在那之後,我一直做夢。   夢境的內容大多是現在進行式,我和俱樂部的朋友相處得愈來愈融洽。大夥經常去逛熱帶魚店,交換飼養的魚,一起到餐廳吃飯。   我們也會去看電影、水族館或搭船。由於是夢境,一群孩子還是能過夜旅行。   加奈江總是待在我身旁,神采奕奕地露出笑容。   她有雙宛如小鹿的渾圓大眼,令人印象深刻。微笑時,她會稍稍瞇起眼,瞳眸閃閃發亮,像黑珍珠般燦爛,我非常喜歡加奈江的笑臉。   烏黑亮麗的長髮,白皙纖瘦的臉龐,一向是T恤搭碎花長裙的打扮。乍看個性溫婉,其實相當爽朗活潑,愛說無聊笑話,然後放聲大笑。   在現實生活中沒機會大笑,於是我經常跟著她笑。   只要兩個人一起笑,我就能忘記世上所有討厭的事情。   我漸漸喜歡上親切、開朗又美麗的加奈江。   單單夜晚的時間無法滿足我,不管上課或下課我都盡可能偷空睡覺。幸好只要睡著,不論晝夜,我都能進入夢鄉。   託夢境的福,學校生活變得稍稍輕鬆。   然而,日子一久,夢境與現實的界線愈來愈曖昧,愈來愈不明確。我甚至誤以為夢中的記憶是現實發生的事情,和家人交談不時產生爭執。   雖然自覺不妙,我卻絲毫沒放在心上。   相較之下,與加奈江共度的時光更珍貴。   在孤立無援的我眼中,夢境是現實,現實才是惡夢。   兩個月後,第一學期結束。   暑假期間,我天天昏睡。儘管悶熱,我仍毫不在意,大白天一直睡。為了與加奈江他們共度日常生活,我拚命偷空睡覺。   只要一睡,夢中也是暑假。   我和加奈江他們的日常生活不包含上學,不過他們一樣過起暑假。   「反正是暑假,你想打工嗎?」   某天,加奈江忽然提議。   在哪裡?聽我這麼問,加奈江笑答:「熱帶魚店。你要一起嗎?」   國中生其實是不能打工的,然而,這是夢境,我和加奈江順利成為熱帶魚店的工讀生。   那是位在隔壁町,我熟悉的熱帶魚店。我們按照店老闆的指示,每天開心地照顧和販賣熱帶魚。   俱樂部的朋友不時會來露臉,不過通常只有我和加奈江顧店。   在加奈江的陪伴下,我的暑假安寧而愉快,每天都很幸福。   日復一日,我們窩在熱帶魚店打工。   一般是捨不得睡覺,我卻是捨不得起床,只顧著在夢中和加奈江遊玩。   由於實在睡得太誇張,惹得母親生氣,但我完全不在意。   一旦起床,就見不到加奈江。她特別交代,今天會進一批亞洲龍魚,我得早些就寢去幫她。   醒著磨磨蹭蹭,只是愚蠢地浪費時間,我像屍體般睡個不停。   一天之中,我幾乎睡掉一半。   除了吃飯、洗澡和照顧熱帶魚,我會離開被窩,其餘時間都在專心睡覺。   萬一睡得太過頭,導致毫無倦意,我會偷來祖父的威士忌和安眠藥,大口大口喝下陷入沉睡。   我愈來愈沒食欲,身體日漸衰弱,卻一點都不在乎。與其煩惱這些,我更渴望與加奈江見面。只要回到夢中,我的身心便非常舒暢。   如行屍走肉般度過半個暑假。   少數清醒的空檔,我發現熱帶魚差不多快吃完飼料。   一如往常請求母親開車載我去熱帶魚店,母親卻以忙碌推拒。   煩惱著該怎麼辦,母親給我零用錢,說我整天躲在家裡,偶爾得呼吸外頭的空氣。   熱帶魚店位在離家最近的車站約三站的市區。頂著大太陽,踩著虛浮的腳步搭上電車,再走到店裡,光想就疲憊不堪。   看我一臉陰鬱地低頭不語,母親微笑著說「載你到車站吧」,半強迫地把我塞進車內。   一到車站,母親旋即把死氣沉沉的我趕下車,我不情不願搭上電車。儘管是暑假的白天,但那是載客量極低的鄉下支線,車廂空空蕩蕩,形同包車。   打開窗戶,涼風迎面吹來,全身舒暢,我很久沒接觸到戶外的空氣了。   約半小時後,抵達市區的車站。要去那間店,得先經過站前的商店街,穿越住宅區,徒步大概二十分鐘。   天氣炎熱,不過久違地走在街道上,我有些興奮。漸漸習慣酷暑,腳步自然輕快起來。   踏進熟悉的熱帶魚店,老闆笑著打招呼「好久不見」。聽到這句話,我才發現自從沉浸在夢境,這是第一次造訪現實中的熱帶魚店。每天和加奈江在夢裡打工,我的記憶完全混淆。   我帶著輕微的混亂,低頭回一句「好久不見」。   明明每天都在夢中和老闆見面,無所不聊,此刻有種難以言喻的奇怪感受。   買完飼料,任務就大功告成,但難得來一趟,我逛起賣場的水槽。   我逐一掃過在夢裡天天照顧的水槽。店內水槽的魚,和夢中的種類根本不同。   當老闆說「好久不見」,我頓時明白他不是夢中的那個人。   如薄皮般緊貼在大腦表面的「虛構現實」,一點一點剝落。   老闆非常親切,面對國中生的我,始終誠懇和藹地教我飼養熱帶魚的基礎知識。要是一次買很多,他會打折或送些小東西。這天,他也以近乎免費的價錢,將自行養殖的七彩神仙魚苗賣給我。   「碰到什麼不懂的,不要客氣,歡迎隨時來玩。」   離開之前,大叔隨口拋出一句,我胸口一震。   踏出店門,在小巷走著,我的心情變得十分輕鬆。   現實生活是難以捨棄的,我重新體認到這一點。   外頭依舊炎熱,我卻帶著颯爽的心情,漫步在狹窄的巷弄間。   回家後,給母親看七彩神仙魚,和她聊一聊吧。   我暗暗想著,彎過一個水泥圍牆擋住的街角,走到住宅區的馬路上。   猝不及防,我看見加奈江。

作者資料

鄉內心瞳(Shindo Gonai)

1979年出生於日本宮城縣,為祈禱師兼作家。曾獲第五屆「幽」怪談實錄大獎,寫作多以親身經驗為題材,著有《祈禱師鄉內:怪談始末》、《祈禱師鄉內:新娘之家》、《祈禱師怪談:顛倒稻荷神》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鄉內心瞳(Shindo Gonai) 譯者:張筱森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16-01-05 ISBN:9789865651503 城邦書號:1UT0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