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邊境天堂:以愛為名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邊境天堂:以愛為名

  • 作者:莎洛
  •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 出版日期:2015-11-20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絕望,是我們共同的語言 帶著孤寂眼神的邊緣靈魂們 因搖滾樂 開啟了與這世界的聯結 三個寂寞的靈魂,因著網路留言無形的連線而命運糾纏, 唯一共同的語彙是——搖滾樂! 因愛而失落於性、酒精、毒品的心靈, 卻也因為愛,逐漸地尋得安撫與救贖。 我們的心靈就像是荒蕪的「邊境」, 所謂的天堂真的存在嗎? 「愛」是否真的能指引我們走到那稱為「天堂」的所在? ▍關於角色 對於愛的追尋,每個人都有其慾望深處的原型…… Siren,如海上女妖般存在的靈魂 她的歌聲迷惑著所有在她音樂裡迷失的靈魂。 原生家庭帶給她的傷痕,讓她的愛情霸道地佔領了所有的情感依賴;也因為如此,當愛情離開時,她的世界便猶如毀滅般的崩解。 Brion,渴求親情的孤兒 儘管被呵護著成長,母愛永遠是他奮力所追尋的情感。 虛無的內在使得纖細的他沉淪於所有負面裡,無法自拔;迷戀著耽溺與沉淪,而當面對真實的情感時,卻怯弱地只想逃離。 Simon,用張狂掩飾自卑的紈褲子弟 這世界所有的一切是那麼輕易,唯有真實的情感是得不到的唯一。 Simon的父親對他而言就是這世界的中心與存在,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戰勝那巨大的心魔。劣根性在邊緣人格的催化下,形成了邪睨的惡魔。 ▍邊緣性是我一直強調的本質 由邊緣性延展開來所有藝術性的領域,一直是作者的食糧。 故事主角的邊緣性格,有其緣由, 作者追溯其原生家庭,藉此擘畫三位主角失落的感情背景。 這是個老議題,當然是沉重的, 但對於正處在撕裂時期的年輕靈魂們, 也是另一種思想上的梳理。 ▍關於愛的層次 在這故事裡,為了強調靈魂, 刻意將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愛慾價值觀打破, 無法性別論。 對於愛的追尋,每個人都有其慾望深處的原型。 ▍至於18禁的原因 自然就是「性與毒品」! ▍故事相關曲目 可查詢YouTube聆聽以佐閱讀—— . Potishead /《Dummy》〈Glory Box〉,1994 . Patti Smith /《Horses》,1975 . Lou Reed /《Transformer》〈Satellite of Love〉,1972 . Potishead /《Dummy》〈Sour Times〉,1994 . Potishead /《Portishead》〈Over〉,1997 . Chasing Dorotea /《Chasing Dorotea》,2002 . Sigur Rós /《Ágætis byrjun》,1999 . Pink Floyd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1973 .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1976 . RadioHead /《KID A》,2000 . Cat Power /《The Covers Record》〈Kingsport Town〉,2000 . For Stars /《For Stars》,1998 . The White Birch /《Star Is Just a Sun》〈Breathe〉,2002 . Mazzy Star /《So Tonight That I Might See》〈Fade into You〉,1993 . Massive Attack /《Mezzanine》,1998 . Nirvana /《Nevermind》,1991 . The Czars /《The Ugly People vs. the Beautiful People》〈Drug〉,2001 . Wim Wenders /《The Million Dollar Hotel》〈Satellite of Love〉,2000 . Keane /《Hopes and Fears》,2004 . Antony & The Johnsons /《Antony & The Johnsons》〈Twilight〉,2000 . H.I.M. /《Razorblade Romance》〈Gone with the Sin〉,1999

目錄

第一部 女妖/ 毀滅。情愛........................... 004 第二部 靈魂/ 沉淪。虛無........................... 053 第三部 慾望/ 迷失。張狂........................... 071 第四部 無依。失去 ..................................... 086 第五部 因緣。糾纏 ..................................... 115 第六部 破敗。憂傷 ..................................... 135 第七部 陷落。徬徨 ..................................... 155

序跋

  寂寞的邊緣靈魂們,如何在孤獨的人生裡尋找屬於自己的愛?   三個背景迥異的靈魂,怎麼會糾纏在彼此的人生裡?   以悲傷與絕望為主軸衍生出的愛情故事,是不是終究只能悲劇收場?   打破性別的愛情價值,挑戰邊緣性的道德尺度;   以愛為名的信仰,是毀滅還是救贖?   悲傷小姐新感官愛情小說《邊境天堂:以愛為名》,傾心力作。

內文試閱

  女孩無意識地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被甚麼吸引著目光;一些看起來不同於一般的人們,男男女女的年輕人,三三兩兩的嘻笑聊著天。女孩不知為何,感受到了一股從未感受過的氣息,那是股放縱的味道。   女孩用目光掃了掃,發現這是一間店的門口,店的招牌鮮紅地閃著霓虹燈,『STONE』。   女孩像發現了新世界一樣地四處張望著,這邊的人穿著都別具特色,誇張毫無掩飾,甚至有個人,她也分辨不出來是男是女,臉上有著鼻環、眉環,嘴角也有著好幾個銀環;她觀察著他,發現他的舌頭也有著一個閃亮的銀色圓點;女孩被這環境的所有一切吸引著,她有了除絕望與恨之外的不同感官。   女孩挑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馬上有人走近問著她需要喝點甚麼,她疑惑著看了看對方,淡淡的說了句:「隨便」。女孩被好奇心掩 蓋了一切,她仔細地觀察著這環境的所有一切,當她回過神的時候,發現有個男人伸出手向她說著:「妳好,我是這間店的老闆,我叫Lorenzo,第一次來吧?」女孩看了看他伸出的手,望向他。   Lorenzo是個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蓄著長髮、模樣清秀,但不知為何,卻有股男人的粗獷味。女孩緊張地拿起桌上的酒杯,然後一股腦地把酒杯中的液體給喝下去。男人有點驚訝的表情看了看女孩。   「妳,沒事吧?」眼前的男人有點不安地問著。   女孩偏了偏頭,有點疑惑地看著他。   「喝過酒嗎?」男人似乎帶點玩味的問著。   女孩不知為何地倔強地回著:「嗯。」然後將空酒杯推向他。   男人不知為何裂開嘴大笑著:「有趣的小女娃。妳還想喝甚麼?我請妳。」   女孩被男人豪爽的神情給感染,眼神直直地說:「我想要那種味道很嗆很濃的。」   「妳會喝醉的。」Lorenzo輕蹙著眉。   「喝醉。」女孩臉色突然一沉,隨即定眼望向男人的眼裡。「不會。」   「哈哈。有趣有趣。」Lorenzo大笑著。「Tom,幫我倒杯Whisky, Double shot。」   女孩每晚都出沒在『STONE』。   但她總是靜靜地坐在一旁,喝著她手裡的酒。唯一能跟她說上話的,只有Lorenzo。   某晚,女孩被台上的一位女歌手給吸引著;女孩透過煙霧輕蹙著眉。   「怎了?」Lorenzo又不知甚麼時候坐到女孩旁與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我想知道她唱的這首歌是誰唱的,我想聽這張唱片。」女孩對於自己從未出現過的慾望感到困惑。   「我有啊。」Lorenzo輕挑地回著。   女孩安靜了好一陣子。「給我。」女孩第一次聽到自己清晰且堅定的要求。   Lorenzo對女孩意外地要求不知所措;噤著聲抽著手上的菸。   過了好一會兒。   「拿給妳聽,不過陪我抽這菸。」Lorenzo表情玩味地說著。   「嗯。」女孩慾求地望向Lorenzo。   「今天有個歌手出了點狀況沒辦法來,妳可以幫我替她唱嗎?」Lorenzo問著女孩。   「我唱?」女孩偏著頭疑惑地問著。   「嗯,就唱我給妳那張唱片裡的歌。」Lorenzo笑著回答。   女孩蹙了蹙眉,猶豫的沒回答。   「就當這邊的人不存在。來,抽幾口再上去。」Lorenzo將手中的菸遞給女孩。   女孩將手中那杯烈酒一口喝盡,然後狠狠地抽了一口接下來的菸。   女孩望著嘴裡吐出的菸霧迷茫著。   樂團開始演奏著女孩這陣子每天聽的歌曲,Lorenzo牽起女孩的手慢慢地將她帶往演奏台上,女孩忘神地抓著台上的麥克風,開始唱著。   『STONE』的空間彷彿讓時間凝結了一般,所有的人都望向台上的女孩;女孩的歌聲,擄獲了STONE內每一個人的心。   STONE這陣子每天幾乎都擠滿了人,大多數的人都是為了女孩而來。但女孩總是一個人安靜地待在角落裡喝著她的酒,等到她喝得差不多時,便會上台唱幾首歌。   這晚,STONE裡異常熱鬧,有個模樣俊俏的男孩,被一堆女孩簇擁著喝著酒,是個STONE裡的生面孔。Lorenzo上前打了招呼,和他開心的擁抱著,似乎已是熟識的老友。   女孩並沒意識到STONE場內的變化,一如平常,女孩喝開了準備上台唱歌。男孩意識到場內突然安靜下來,疑問地看了看Lorenzo。   只見Lorenzo帶著邪氣的笑容。「嗯,給你。幫我拿過去給她。」Lorenzo將手上的菸遞給男孩;這時,女孩的歌聲像道電極般穿透了男孩。   I’m so tired of playing   Playing with this bow and arrow   Gonna give my heart away   Leave it to the other girls to play   For I’ve been a temptress too long   Just...   男孩迅速地轉頭望向台上的女孩,然後隨著歌曲的節拍緩慢地穿過人們來到了女孩面前,將剛剛Lorenzo給她的菸,遞給女孩。男孩的手微微地顫抖著。女孩看見了男孩手上的菸,拿了過去,狠狠地抽了一口。   時間就像是濃稠的泥沼緩慢地爬過了女孩吐出的這口菸;女孩透過煙霧望進一對清澈且未脫稚氣的眼神裡,她探索著⋯⋯探索著眼 神裡頭透露的訊息。   然後繼續唱著。   Give me a reason to love you   Give me a reason to be a woman   I just wanna be a woman   From this time, unchained   We’re all looking at a different picture   Through this new frame of mind   A thousand flowers could bloom   Move over and give us some room   Give me a reason to love you   Give me a reason to be a woman   I just wanna be a woman   * PotisHead /《Dummy》〈Glory Box〉1994   瞬間,男孩意識到自己愛上了。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台上的這女孩。   「Siren.........你就是那海上的女妖,用歌聲擄獲了我這流浪的水手。」   Kay望著她癡迷地訴說著。   陽光大剌剌地透過落地窗灑落在Kay的身上,女孩輕輕地撥弄著他柔軟的髮絲,用她纖細白皙的食指,細細地沿著男孩臉的輪廓畫著。她吻了男孩的脖子,然後窩在男孩的肩窩上。   女孩自擁有意識以來,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需要著;此刻的她,內心被強烈的情感充塞著,她迷惘不安地不知道該拿這感覺如何。她撫摸著男孩赤裸的上半身,似乎想藉由男孩的體溫,來安撫自己慌亂的心緒。   男孩似乎意識到女孩的不安,悠悠地醒了過來,他看著讓閃耀陽光襯的雪白的女孩,美的讓他以為還在夢裡,彷彿一伸手,一個動作,女孩就會像霧般消散在他面前。   他略帶憂傷地看著眼前這帶著透明感的女孩,望進她深情的眼睛裡。   「我愛妳」。男孩略帶沙啞的嗓音訴說著。   女孩回應著男孩的眼神,眼角悄悄地落下淚來,然後深吻著他。   女孩依舊三天兩頭到『STONE』報到,只不過,身邊多了男孩的陪伴。這幾天,男孩陪著他母親飛到英國,難得的又看到女孩隻身的身影。   和以前不同的是,女孩逐漸地和STONE的人們打成一片,也有了不同於以往的笑容;而大家也開始都跟著Kay叫女孩「Siren」。   這晚,Siren在台上演唱時,發現一個女孩,就獨自坐在以往自己 愛坐的那張角落桌子。   那女孩的眼神充滿了憤怒,那是股對這世界所有一切產生的巨大憤怒;她好奇著那女孩,總是不經意地注視觀察著她,也發現她好 像專程為自己而來,眼神總落在她身上。   在STONE看到那女孩幾次後,她總算按耐不住地拿了一瓶烈酒和自己的酒杯,坐到以前自己愛坐的那位置,旁邊就坐著那女孩。她們倆不發一語的喝著,直到女孩倒酒時發現,她拿來的那瓶烈酒,很快地被她們倆喝光。   Siren不禁笑出聲來:「呵。」   那女孩也莞爾地衝著Siren笑了笑。   「再喝。」Siren對著那女孩說著,那女孩點了點頭。   那女孩畫著粗厚的黑色眼線,右眉上帶著兩個精緻的銀環,左耳的耳骨也有著一串的銀環,右嘴角也是一個銀環。   Siren突然地問著:「舌環呢?」   那女孩裂開嘴大笑,將舌頭伸了出來。果然,閃亮的銀色圓點回答了她。   倆人相視大笑,「妳叫啥?」Siren爽朗地問著。   「Pink」,對方也咧著嘴回著。   「恩,我是Siren」。   「來,乾。」Pink豪爽地說著。   Siren將喝醉的Pink帶回自己的住處。   Pink吐了又吐,Siren溫柔的照顧著她,然後細心地用溫熱的毛巾擦拭著她的臉龐與身體。   她拿了套乾淨的衣服想替Pink換掉身上的衣物,當她脫下Pink的衣服時,被Pink身上大大小小的刺青給吸引了目光,她不禁用手指慢慢地撫摸著Pink的每處刺青,每個刺青都像是一個獨立的故事般,美麗而細緻。   「不要。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了。」Pink顫抖又帶著驚恐的聲線讓Siren驚醒。   Siren將Pink的頭摟在自己胸前,慢慢地拍著她的背。   「沒事了、沒事了。」Siren哄著身體發顫的Pink。Pink的手緊緊攢著Siren的衣服,把頭更往她的懷裡窩。   終於Pink的身體不再發著抖,沉沉睡去。而Siren就一直維持著那姿勢,像是在思考著甚麼般,直到Pink醒來。   Pink醒來發現自己的雙手緊抓著Siren的衣服,嚇的馬上鬆了手。   Siren發現她醒來,依舊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沒事、沒事。」Siren低聲且溫柔的聲線像是打開了Pink的甚麼開關般,她就窩在Siren懷裡壓抑地低泣著。   Siren持續地輕拍著Pink的背,直到她安靜下來,溫柔地用手指將Pink的頭髮慢慢地梳到耳後。   「身上的刺青很美。昨晚,我忍不住地一個一個看著。」   Siren用著低吟的方式說著,然後用手指滑過Pink手背上的某個天使般的圖騰。   「這幾年只要一喝醉,回到家總會和家人吵起來,在充滿憤怒的情緒中我總會跑去一個認識的刺青師家裡,請他幫我在身上留下他最滿意的作品。   很奇妙地,那些憤怒,在刺青的過程裡,就會漸漸消失。」Pink的聲音,微微地和著房間裡的空氣流動著。   Siren知道Kay回來了,但卻等不到他來找她。   一星期過去了,她意識到周遭的人都刻意地避開她的眼神。   幾次她捕捉到Lorenzo望著她欲言又止的表情,但她終究選擇忽略他。   這晚,她跟Lorenzo提議讓Pink替『STONE』唱歌,剛好接替她的位置。   「她應該可以幫你打開龐克的市場。」女孩淡淡地笑著說。   Lorenzo點了點頭,滿意地笑了笑。   「Siren」。Lorenzo終於嚴肅地叫了女孩的名字。   「Kay回來一陣子了,妳要不要去看看他。」女孩眼眸深深地看了看Lorenzo後便低頭不語。   Siren用著Kay給她的家裡鑰匙打開了門。熟悉地走進了他的房間,看見Kay旁邊躺著個赤裸的女孩;床旁邊滿是散落的藥品和錫箔紙。   Siren臉上的表情難以判別她此刻的情緒。   她輕輕地搖了搖Kay,Kay迷糊地睜開了眼睛,當他看見她的瞬間從床上起了身;Siren用食指輕觸了唇,然後點了點他身旁的女孩,搖了搖頭。   「我去『STONE』等你。」說完便輕輕地轉身離去。   Siren看著台上唱歌的Pink,露出了媽媽般的笑容。   「她真的很棒。」Lorenzo讚嘆地說。   「一些龐克都被吸引過來了。」Siren點了點頭。   「所以,Kay如何?」Lorenzo關心地問著。   「嗯,沒事。就他媽新男友的問題。鬧性子。」Siren淡淡地回答著。   「就這樣?妳不說說他?妳說他會聽的進去的。」Lorenzo蹙了蹙眉。   「他聽不進去的,我也只能陪著他。」Siren苦笑著,眼神裡有一絲心酸。   經過了這個事件,Kay在情感上對女孩越來越依賴,甚至病態地需索著。   而Kay愛玩的本性與還尚任性的脾氣,讓他更動不動地丟下女孩,到處招惹是非與女人。   Siren也漸漸又習慣了一個人與她那酒鬼老爸的生活。   或許是在家的時間多了,Siren跟她的酒鬼老爸又逐漸有了摩擦起來。   Siren想起她的母親,與那時時刻刻眼神裡的恨意。   是的,恨意。   Siren又逐漸地意識到了來自她體內靈魂深處的恨意。   Siren到Kay的房間裡等著他。   她學著Kay砭針的姿態,然後聽著當初認識他時的那首歌。   Siren陷入了一種無止盡的墜落快感,她第一次迷失在感官裡。   Kay不知甚麼時候回來了,他吻著她,抱著她。   Siren意識到他的存在,回應著他;激烈且狂野。   Kay感受著他在Siren體內的灼熱感,無意識地半掐著Siren的脖子,毫不掩飾地表達他對她瘋狂的愛意。   Siren則像頭已然失控的野獸,噬咬著男孩。   她將男孩的手用力地掙開,起身拿了男孩桌上的一把瑞士小刀,讓男孩躺在床上;她跨坐在男孩身上,用她手上的那小刀在男孩胸前,慢慢地刻出一個英文字母〈S〉。   Siren再度讓男孩進入她體內,然後沿著她在男孩胸前的印記,舔著男孩胸口細細滲出的血;女孩緊握著男孩的雙手,啃咬著男孩的耳垂,低吼著:「你是我的,這輩子都是我的。」   男孩與女孩的肉體與靈魂,此刻激烈地達到了高潮,隨即倆人無意識地遊走在他們瘋狂愛的空間裡。   Kay這陣子又從Siren的世界了沒了聲跡,而Siren也逐漸不再尋找著Kay的身影。   Siren在她偌大的房間裡任憑寂寞腐蝕了她的世界。   空蕩的房間裡只偶爾聽的到窗簾被風輕揚起的窸窣聲,其它的,僅是無止盡的寂靜。   Siren倚坐在窗下的那個角落,一口一口地喝著手上的那支烈酒;烈酒的味道有如思念,充斥著這房間的每個空間。喝完的空酒瓶就散落在女孩的四周。   這晚,Siren不知名地心慌起來,她的心異常地抽痛著。   心悶讓Siren感到身體虛弱的乏力感,於是她起身想出去找點東西吃;剛要打開房間門便聽到家門口似乎有些許聲響,她不禁皺了皺眉。   「應該是爸吧。」Siren心想。   她想起不知何時的記憶,或許是最後一次見到爸,也忘了到底是幾時,爸也是喝得爛醉回來,嘴巴不知叨唸著甚麼,Siren無意搭理他,卻讓他發起脾氣的大聲罵了起來,開始發洩般地摔起家裡的東西,她也只是淡淡地看著,然後轉身回房關在自己的空間裡。   Siren本來正要打開房門的把手,有點退卻地縮了起來;但身體的不適感讓她感到煩悶,於是最後還是開了門走了出去。   她出了房門轉身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找尋著是否還有些什麼食物。隨手拿了個水果,便打算回房。   此時,Siren聽到一聲有點大聲的悶響,她輕嘆了口氣,便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她看見父親醺醉地絆倒在地上正想再起身,她本能性地想去攙扶起她父親,但快碰到父親時,她意識到父親欲抬頭的動作,手又縮了回去。   Siren的父親扶著牆慢慢地起著身。   他意識到Siren在面前,吃力地想抬起頭開口說些什麼;Siren又皺了皺眉,腳步開始往後退了退。   他突然地抬起手拉著她的手臂,Siren嫌惡地想甩開,但父親不知為何使勁地抓著,甚至有點抓痛了她。   Siren虛弱的身體不知哪裡來的力量,一把甩開她的父親,只見她父親一個重心不穩往後仰,撞上了身後家裡的一個擺設,擺設撞地後的碎裂迎上父親的身軀,四濺的碎片往前劃過父親的皮膚。   此刻父親倒地的畫面有如慢動作般地在她眼瞳裡細微地放大著,伴隨著父親倒地的悶吭聲,一切又恢復了平時家裡的寧靜。   Siren虛弱地呆站了一會兒,就這樣看著躺在地上的父親。   終於,Siren回過神來,回房裡找了她的手機。   她打了幾通電話找著kay,但並沒找到;於是,她打了通電話到『STONE』,找了Lorenzo。   Siren就這樣一直站在倒在地上的父親身旁。   不知過了多久,Siren手上的電話響起,她接起電話聽了聽,便往家門走去。   Siren開了門,見到Lorenzo便露出求救般的眼神。   Lorenzo牽起Siren的手,Siren便慢慢地帶著Lorenzo來到父親面前。   讀不出Siren此刻臉上表情裡透露出來的心緒;她的眼神裡盛滿憂傷;是一股脫離塵世的憂傷感。   Kay靜靜地陪伴在Siren身旁,Siren父親住院的這段期間,他幾乎天天守著Siren;但Siren卻從未跟他說過一句話,甚至看過他一眼。而Kay這段日子看著Siren的眼神,像似他此刻正被刀劃過般凌厲的痛楚著。   Siren目送著父親的遺體送至火爐,然後靜靜地走至火化廠外。   「下雨了。」Siren微微地抬起頭看著天空。   這是,Siren父親過世這段期間,Kay唯一聽到Siren的聲音。   Siren回到家後,打了通電話給Lorenzo,似乎在交代些什麼事。Kay隨後跟Siren說得回家裡一趟,Siren望著他的眼神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今天是這個雨季裡難得的放晴日,陽光徐徐地灑落在每個角落。   Siren一早就醒來了,整理打掃著屋裡;她將房裡的門窗都打開來,讓陽光佈滿了這個從小守護著她長大的家。   她從未認真仔細地端詳過這房子內的任何一個地方,甚至到今天 她才發現這屋內居然有某些東西的存在。   Siren整理到母親剩餘尚未處理到的遺物,有些舊照片,記錄著母親青春時的姿態;她才發現,原來母親也曾有著笑容,也曾那麼美麗的燦爛著。   Siren看著一張老照片,微微地發著怔;那是一張母親與父親戀愛時的出遊照,照片中的他們看起來好登對,彷彿一切的美好都握在他們手裡一般的幸福著。   她不禁摸了摸這張照片裡他們的容顏,輕嘆了口氣。   Siren倚著父親房裡的窗戶看著天空,微風和不知名的雲朵讓她的思緒飄了開來。   回過神後,Siren又開始整理起父親的房間,她打開父親床頭邊的櫃子裡,發現了幾本父親愛讀的舊書。   Siren把全部的書拿了出來,打算將他們一起裝到箱子裡;書裡掉落了幾張泛黃的舊照片吸引了Siren的目光,她從地上拾起他們時,身體不禁微微一怔。   那是她小時候的照片。照片中的她有著她從未知道的天真笑容,傻傻地看著掌鏡的人。   瞬間,她盈眶的淚水滴落下來,打在照片上。   在整理房子的感傷裡,Siren有了訪客,她開了家門迎接著。   門口Lorenzo帶著一對年輕的新婚夫婦來找Siren,她看著他們點了點頭微微地笑著打了個招呼,便招待他們進屋內。   Siren細細地帶著他們參觀著這屋子,然後讓他們坐在大廳裡,接著到廚房泡了壺茶,準備了些點心。她挑了張適合這天氣的唱片放著,然後也和他們一起坐著聊天。   這對年輕夫婦很喜歡這房子,看的出他們喜愛且雀躍的心情;她看著從窗外灑落進來的陽光,照著他們臉上表情的光景,也不禁感染了此刻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美好。   這是Siren從未感受過的心情;這般恬靜的甜美幸福。

作者資料

莎洛

曾在出版社擔任美術編輯多年,後轉為接案自由工作者; 也為了自我太過封閉的問題出走遊玩著。 目前在一間當代藝廊擔任行政的工作。 ◎已出版作品: 詩集《沒有名字的書》 長篇小說《邊境天堂:以愛為名》 ◎FB粉絲頁: Miss Sorrow

基本資料

作者:莎洛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5-11-20 ISBN:4717702092252 城邦書號:3AB10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1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