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國王遊戲〈煉獄10.29〉(國王遊戲9)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62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5,5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金石堂、誠品、博客來、墊腳石、諾貝爾、何嘉仁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全系列在台銷售突破40萬冊大關! 這一次除了全班32名同學,還要加上1名班導師! 回歸驚悚原點的生存小說,再度揭開序幕! 震撼全日本的北海道CHILD事件結束的1個月後,埼玉縣内的某高中,發生了一樁男學生自殺事件。自殺事件2個月後的某日,班上全體同學都收了署名為【國王】的一則簡訊——竊取奈米女王程式,讓全班陷入恐懼的無底深淵的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遊戲規則 1 全班同學強制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命令6: 立刻蒐集5個目前還活著的 2年A班同學頭顱。 若不遵從命令,將會受到懲罰。

內文試閱

【10月29日(星期五)上午7點12分】   佐佐山夢斗正走在一條兩旁種滿麻櫟樹的小路上。清晨的陽光穿透林木間的空隙傾洩而下,在他的制服上留下斑斑點點的影子。附近沒有別人,只有林間的鳥兒啾啾地叫著。   夢斗停下腳步,抬頭眺望。蜿蜒的石板路另一頭是開滿紅葉樹,繽紛多彩的小山。山的前面,就是夢斗正要去的赤池山高中。   「被大自然包圍是很不錯啦,可是,以後每天都得爬這段坡道……」   嘆了一口氣後,夢斗繼續往前走。   夢斗昨天才剛轉來埼玉縣的這所赤池山高中。在4個月前發生的那次國王遊戲中,高中生的人數一下子銳減到只剩下數萬人,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到大都市就讀。不過只要提出申請,還是可以分發到指定的地方學校上課。夢斗因為母親生病的緣故,提出了申請。   從東京搬到祖父住的這座小村子,就是希望能夠邊上學,邊照顧生病的母親。對於照顧母親的工作,夢斗並不覺得吃力,反倒是轉學所帶來的生活變化,令他倍感壓力。   夢斗想起昨天,也就是轉學第一天發生的事。早上向班上同學做自我介紹,順利地度過上午的課,到了午休時間,班上有幾名同學過來跟他打招呼,但是都沒有多聊。   結果第一天連個朋友也沒交到,就放學回家了。   「轉學的第一天,大概都是這樣吧……」   隨手撥撥前額捲起的頭髮,踩著沉重的腳步,繼續在通往學校的坡道走著。   「嗯嗯,過幾天,應該可以交到朋友吧……」   正在嘀咕的夢斗突然停下腳步。就在前面堆積著落葉的道路上,站著一名少女。   少女穿著赤池山高中的制服,半長的頭髮上沾著幾片落葉,似乎站了好一段時間。看到少女露出的些許側臉,夢斗詫異地半張開嘴。   ——是伊藤……伊藤由那。   少女是夢斗的同班同學。因為她的座位就在夢斗旁邊,所以夢斗記得全名。   ——她在那裡做什麼?怎麼從剛才就站著不動?   由那抬著臉,凝望坡道上方的赤池山高中。粉櫻色的薄唇緊閉,拎著書包的手好像在微微地顫抖。   夢斗抱著緊張的心情,上前打招呼。   「嗨,早安。」   對於夢斗的問候,由那沒有做出回應,依然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眼睛直視著坡道上的教室大樓。   「伊藤……同學?」   夢斗偷偷看著由那的臉。前一刻彷彿靜止不動的時間,突然啟動了似的,由那開口出聲:   「哇!夢、夢斗同學?」   由那睜開皎潔的大眼睛,往後退了幾步。白皙的臉頰瞬間泛起紅暈。   「你怎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去學校不是要走這條路嗎……?」   聽到夢斗的回答,由那的臉比剛才更紅了。   「說、說得也是。哎呀,我真是的,到底在說什麼?」   「伊藤同學,妳在做什麼?好像從剛才就一直站在這裡。」   「叫我由那。」   由那伸出食指,左右搖晃著說。   「岩本老師不是說過了嗎?在我們班上,大家要互相叫名字,不要叫姓氏。」   「啊、對喔。可是,為什麼要大家互相叫名字呢?」   「為了培養同學之間的感情啊。叫彼此的名字,可以增加友情和彼此的信賴感。嗯嗯,這是從2個月前才開始的。」   「2個月前?」   「嗯嗯。說來話長,因為我們班上……」   由那的表情突然一沉。   「我問你……夢斗,你覺得我們班怎麼樣?」   「咦?怎麼樣?很正常啊。」   「是嗎?也難怪啦,你才剛轉來而已。」   由那嘟著嘴,嘆了口氣。這個動作引起夢斗的好奇。   「我們班怎麼了?」   「哎呀……沒什麼啦。只是對我而言,並不是令人開心的地方就是了。每次爬這條通往學校的坡道,總是要花不少時間……」   說完,由那用手拍了拍從格子短裙露出來的小麥色大腿。   「嗯嗯,今天也要加油才行。走吧!夢斗。」   「喔、嗯嗯。」   由那和夢斗邁開步伐,繼續往學校走去。沿途,由那愉快地跟夢斗聊著天,看起來活潑開朗,跟剛才的樣子完全不同。   ——簡直判若兩人。   儘管夢斗覺得由那的態度不自然,不過兩人還是一起走過落葉紛飛的校門。   【10月29日(星期五)上午7點45分】   一打開位於三樓的2年A班教室門,就看到自己桌子前面站著一個戴眼鏡,綁著辮子的女生。大概是聽到有人開門,少女匆忙地從夢斗的位置離開。   夢斗發現自己的桌上面擺著一個小花瓶,瓶裡插了幾支白三葉草的球狀白花。   「啊!這不是我放的喔。」   戴眼鏡的少女連忙揮手否認。   「我進來教室的時候,就已經放在這裡了。」   「可是,為什麼妳會站在我的桌子前面……」   「那是因為……」   少女支支吾吾地躲開夢斗的視線。一旁的由那嘆了口氣,走到夢斗的桌子旁邊。   「妳也真是的……現在這裡已經是夢斗的桌子啦。」   由那把花瓶拿到教室前面的講桌上擺著。   「嗯嗯,這樣就OK了。呃……夢斗,這位同學是圖書委員村岡陽菜子。你大概還沒辦法把人名和長相聯想在一起吧。」   「啊、嗯嗯。請多指教。我可以叫妳陽菜子嗎?」   夢斗這麼問。陽菜子點頭同意。   「嗯嗯,反正這本來就是我們班的規矩。」   說完,陽菜子離開夢斗,走到靠窗戶那排的第一個位置坐下。和由那不同,陽菜子似乎不想和轉學生夢斗有更進一步的交談。看著坐在位置上,等待上課的陽菜子背影,夢斗不禁露出苦笑。   ——看開點。會和剛來的轉學生打成一片的人,本來就不多。   夢斗把書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之後,走到窗戶旁邊。往下看去,正好看見幾名班上的同學往教室大樓走來。   「今天只有我們班要上課,所以來學校的學生很少。」   不知道何時來到身旁的由那,表情落寞地俯視著學校中庭。   「1年級和3年級都去鎮上義務打掃了,2年級只剩我們這一班而已。」   「我們不用去義務打掃嗎?」   「我們班上星期已經去過了。被派去赤池山撿垃圾。」   「妳說的赤池山,就是學校後面那座山吧?」   「嗯,是啊。標高311公尺,山頂上還有個小池子。」   「難怪,山的名字裡面有一個『池』字……」   夢斗轉頭看向面對赤池山的走廊。   「可是,為什麼會叫『赤池』呢?」   「因為以前的傳說啊。據說古代有一名戰國武將,殺死了一條在山裡興風作浪的大蛇,大蛇流出的血聚積成了一灘池水。」   「大蛇的血啊……」   「那只是民間傳說而已,我才不相信有大蛇的血多到可以聚積成池呢。儘管這陣子,現實生活中的確出現了不合常理的生物。」   「妳是指……CHILD?」   「沒錯,就是CHILD。」   由那的眉毛稍稍動了一下。   「國王遊戲和CHILD的騷動已經害死了好幾百萬人,現在北海道還在封鎖中,實在是太可怕了。」   「幸好CHILD已經被消滅,而凱爾德病毒雖然還存在於北海道倖存者的體內,但是政府已經宣布解除威脅了。」   「希望這是樣……」   說完,由那的嘴抿成一條線。   「由那……?」   教室的門突然打開,幾名同學陸續走進教室。   「啊、我是今天的值日生。待會見囉,夢斗。」   由那慌慌張張地回到座位上,開始寫日誌。夢斗也走回自己的位置。隨著上課時間的接近,原本空蕩蕩的座位,一下子就坐滿了。   上課鐘一響,級任老師岩本同時走進教室。岩本剛滿30歲,教的是體育,個頭高大,臉長長的,五官的輪廓像雕塑一樣鮮明。   「早安!大家快回座位上坐好!」   岩本站在講台上,眼睛來回看著班上的學生,最後落在夢斗身上。   「喔,轉學生也準時來啦。中途沒有迷路嗎?」   「沒、沒有。因為只有那條路。」   聽了夢斗的回答,岩本露出雪白的牙齒笑著說:   「因為這裡是鄉下,所以不可能迷路是嗎?不過,鄉下生活也有很多都市比不上的趣味喔。」   「趣味?」   「是啊,例如爬山。從我們學校後門走出去,就可以爬山了。」   「比起爬山,我還比較想去逛109百貨呢!」   一名女學生舉起手對岩本這麼說。其他學生也跟著開始七嘴八舌地聊天。   「這主意不錯。下星期天全班一起去東京玩吧,都市比鄉下要好玩多了。」   「我也要去。我想買遊戲軟體。」   「其實是想買色情遊戲吧。」   「討厭!色鬼!」   「才不是呢!我是要買格鬥遊戲啦!」   「岩本老師,不如馬上出發吧!校長和教務主任好像都去當義工了,現在學校裡面最大的,就是老師您了,不是嗎?」   「喂,別說蠢話了。」   岩本莫可奈何地看著那個提案的男生。   「校長和教務主任下午就會回來,總務倉門老師中午以前也會趕回學校上班。再說,就算他們沒回來,老師也不可能那麼做啊。」   「可是老師,您是教體育的,會教數學或是英語嗎?」   「這個你們大可放心,我已經準備好自習用的測驗卷了。」   岩本把手上的測驗卷放在教案上,教室裡頓時響起學生的哀嚎。   「同學們如果有確實做到預習、複習,這種小測驗根本不算什麼吧。」   岩本笑笑地說,不過很快又收起笑容。   「咦?宗介呢?他還沒來嗎?」   全班同學的視線,同時看向靠走廊那個沒有人坐的空位。夢斗想起坐在那個位置男同學的模樣。   ——好像是一個身材偏瘦,膚色白皙的男生,叫城戶什麼的。   「又遲到了嗎?真是讓人頭疼的傢伙。」   岩本摸摸剃得短短的頭髮,無奈地嘆氣。   「算了。放學後再給宗介做測驗……」   就在這時候。   放在教案上的花瓶發出嗶哩的聲音。   「嗯?是什麼聲音?」   岩本正要伸手去拿花瓶時,瓶子突然發出像是氣球爆炸的聲響。瞬間,閃閃發亮的碎片向四周噴濺開來。   「哇啊!」   受到驚嚇的岩本大叫一聲。坐在前排座位的同學也趕緊從椅子上跳起,遠離教案。   「等、等等,好像有東西飛出來了?是玻璃嗎?」   「好危險!花瓶為什麼會突然爆開啊?」   「真糟糕,說不定碎片濺到頭髮裡面了。」   「大家先冷靜。」    岩本一面清理沾在衣服上的花瓶碎片,一面走近教案查看。上面除了莖被折斷的白花和玻璃碎片之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裝置。   班長林英行用指尖夾起那個小裝置。   「喂,英行!危險!」   「沒關係啦,岩本老師。」   英行把臉湊近手上的裝置。   「很簡單的發條式設計。應該是有人故意把裝置放進瓶子裡,從內部破壞花瓶。」   「好無聊喔,是惡作劇嗎?」   「嗯嗯。花瓶裡面好像還放了玻璃容器,很可能是惡意的。看起來像是……試管。不過這種簡易的機關就算破了,碎片應該也不會飛得太遠。」   英行檢視著那些外型略帶弧度的玻璃碎片。   「裡面好像沒裝東西。從某方面來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不幸中的大幸?」   「是啊。要是裡面塞了火藥,近距離的人很可能會被炸傷呢。現在從網路上,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製作炸彈的方法呢。」   「不要說得那麼可怕。」   岩本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   「這個花瓶和花,是誰拿來的?」   圖書委員陽菜子,一臉畏怯地舉起手。   「花瓶一早就放在教室裡了。」   「不是妳帶來的嗎?」   「不是。花瓶本來並不是放在那裡的,而是放在北村……智輝的桌上。」   瞬間,全班的視線不約而同地往夢斗的方向看去。   「咦……」   坐在夢斗鄰座的由那,臉湊近夢斗說:   「你的座位,以前是一個叫智輝的同學坐的,他已經死了……」   「死了……?」   夢斗的心臟瞬間加速跳動。他感覺到自己屁股下面坐的椅子,變得異常冰冷,放在桌上的手心也不自覺地發汗。   「他……他為什麼會死?」   「……是自殺。2個月前在這間教室上吊自殺的。」   「自殺……?」   「嗯。他把繩子掛在窗簾的軌道上……」   岩本的雙手,啪的一聲合起。   「由那,那件事就別說了。跟轉學生沒關係。」   「可是,夢斗現在是我們的同學了,我認為有必要讓他知道。」   「總之,這件事以後再說吧。還有沒有其他同學知道花瓶的事?」   對於岩本的質問,班上沒有一個人回答。   「真的都沒有人知道嗎?」   「沒有用的。」   站在岩本旁邊的英行說。   「惡作劇的人並沒有暴露姓名,所以要抓到犯人恐怕不容易。而且,也有可能不是我們班的同學搞的鬼。」   「……是啊。隨便疑神疑鬼,反而會傷害大家的感情。」   講台上的岩本來回看著班上的學生們。   「總之,如果是我們班上的同學惡作劇,希望下次不要再發生!即使是小小的惡作劇,也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傷害。」   說完,岩本要同學們把教案四周打掃乾淨。幾名學生於是拿著掃把和畚箕,把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收集起來。   夢斗恍神地看著那些正在打掃的同學們。   ——我們班有人自殺?而且,就在這間教室裡……。   四周的空氣似乎頓時下降到冰點。夢斗有種感應,彷彿那個自殺的學生和他重疊在一起,坐在同一張椅子上。   ——北村智輝就坐在這張椅子上嗎?可是,他為什麼要自殺?   夢斗低下頭,發現桌子裡有個白色的物體。   「咦……?」   那是一張折起來的白紙。夢斗從桌子裡面拿出那張紙,隨手打開來看。   裡面是用紅色的筆寫成的文章。夢斗逐字看下去。   『赤池山高中2年A班的學生和級任老師岩本和幸,是你們殺死了北村智輝。害死智輝的不是別人,而是全班同學,大家都要接受懲罰。我要化身成國王,懲罰全班。再多賠罪的話都是多餘的,拿命償還吧!』   「這……這是什麼?」   「怎麼了?」   耳邊傳來男生的說話聲。夢斗轉過頭去看,坐在他後面的男同學正納悶地看著他。那個人留著小平頭,皮膚曬得黝黑。細長型的眼睛,配上直挺的鼻樑。夢斗脫口而出昨天剛記住的男同學名字。   「中島……陽平?」   「沒錯!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呢!」   陽平把手搭在夢斗的肩膀上,露出白色的牙齒說。   「當轉學生還真辛苦。我們只要記住你一個人的名字就夠了,你卻得記住全班所有人的名字。呃、你的名字好像是叫什麼……夢斗,對吧?」   「佐佐山。佐佐山夢斗。」   「啊!對!不過,我們班都只叫對方名字,所以姓氏就不重要啦。對了,發生什麼事了?我看你好像在唸什麼。」   「嗯嗯。我的書桌裡面有一張奇怪的紙。」   夢斗把那張白色的紙張遞給陽平。   「信紙?這麼快就收到情書啦?」   陽平笑著說。不過,當他看到內容時,整個人像被冰凍一般定住不動,半張開的嘴唇也不停地顫抖。   「殺……殺死智輝……」   「這上面寫的文章是什麼意思?」   「啊……這、這是……」   「你怎麼了?陽平。」   岩本皺著眉,朝陽平走過來。   「嗯?這張紙是什麼?」   「啊、好像是放在智輝……不、夢斗桌子裡面的。」   陽平把信紙交給岩本。   「智輝的……」   岩本的視線沿著字句移動。   「……這是?」   「怎麼辦?老師,是不是不太妙啊?」   「不太妙?什麼意思?」   「我覺得,這不像是惡作劇。」   陽平從側面偷瞄岩本手裡拿的那張紙。   「而且,字看起來像是用血寫成的。這顏色不是普通的紅色,而是紅黑色。」   「不、不要危言聳聽了。」   岩本把手上的紙折起來,嘴角的兩端隱隱抽動。   「不是惡作劇的話,那是什麼?剛才那個花瓶的機關,一定就是懲罰。」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老師,怎麼了嗎?」   岩本附近一名娃娃臉的女生,拉了一下岩本的上衣說。   「您的表情好嚴肅喔,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岩本輕輕摸了一下那名女生的頭之後,走回講台。   「好啦,要開始測驗了。大家快回位置坐好!」   班上同學匆匆忙忙地往自己座位移動。   【10月29日(星期五)中午11點57分】   第4堂課的測驗是數學。   夢斗解開三角函數的題目後,呼地吐了一口氣。   抬起頭,旁邊的同學們都還低著頭認真作答。   鉛筆移動時發出的沙沙聲不絕於耳。   夢斗伸出右手去摸自己坐的椅子邊緣。   ——之前坐這張椅子上的北村智輝死了。由那說是自殺的,可是那張紙上面卻說他是被殺死的,而且是這一班的人害死的……。   那張紙的內容再度浮現腦海。   上面的黑色文字,像是用某種沾了血的利器寫成的。   ——那張紙……寫著要懲罰大家,而且……。   「國王……」   夢斗喃喃自語地說。   突然,微開的嘴唇開始顫抖,左胸口深處感到一陣痛楚。   ——化身成國王懲罰大家,那不就跟國王遊戲一樣嗎?   夢斗緊緊抿著嘴,把嘴裡蓄積的口水硬吞下去。   這時,教室裡突然響起輕快的音樂旋律。   「喂?是誰的?不是告訴過你們,手機要改成靜音模式嗎!」   岩本瞪著聲音傳出來的方向說。   「啊!對不起!」   坐在夢斗斜後方的女生,咚的一聲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我忘了。現在馬上改成靜音模式。」   那名女生趕緊從抽屜裡拿出手機,用拇指操作著。   夢斗想起那個女生的名字,好像叫小野寺由美。   「啊!是簡訊?誰傳的?怎麼在上課時間傳……」   正在檢視手機螢幕的由美,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一對眼睛睜到最大,豐潤的唇微微地抖動。   由美的反應實在太奇怪了,班上全部同學都往她這邊看過來。   表情僵硬的由美,終於開口說話。   「啊、哈哈!這一定是開玩笑的……」   就在同時——   喀啦,教室裡傳出一種不知道什麼東西折斷的聲音後,由美的頭瞬間呈90度扭曲。   「噗……噗咳……」   唾液從她半張開的嘴角流出,握著的手機也掉到桌上。   由美放在桌上的手指,接連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音。   教室裡頓時一片鴉雀無聲,只有這個聲音在空氣中迴盪著。   「啊……」   夢斗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光景。   由美的眼睛成了縱向排列。   撐到極限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半空中。   她的身體開始傾斜,接著整個人倒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咿……咿咿咿咿咿咿!」   教室裡,女生的尖叫聲四起,所有的人都陷入一陣驚慌失措。   「這、這是怎麼回事?」   「由、由美!由美——!」   「這是開玩笑的吧?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看著倒在腳邊的由美,夢斗嚇得牙齒不停地格格作響。   由美的頭完全折斷,部分的皮膚隆起,被頭髮遮去一半的嘴唇泛黑發紫,也沒有了呼吸的跡象。   任誰都看得出來,由美已經斷氣了。   ——為什麼?剛才還跟平常一樣說話,笑著打開手機的由美怎麼突然……。   「手機……」   夢斗的視線移向由美掉在桌上的手機。   「不會吧……」   夢斗把手伸進上衣的口袋拿出智慧型手機,螢幕上果然有新簡訊。   他用不停顫抖的手,輕輕地在螢幕上觸碰了一下,簡訊內容立即顯現。   【10/29星期五12: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赤池山高中2年A班全班同學和級任老師岩本和幸強制參加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時限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看到這則簡訊的人不准出聲,違反者必須接受懲罰。命令將持續到有3個人受罰為止。 END】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多達50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祥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03-20 ISBN:9789571058863 城邦書號:SPB250341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