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野蠻遊戲:動亂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網上閱覽數超過20,000,000的人氣巨作! ◆2010年6月起在日本最大的小說‧漫畫投稿社群「E★Every Star」推出新作品。在總數68萬件作品中,榮獲綜合排行榜第1名! ◆自《國王遊戲》後,最令人恐懼、戰慄的生存對戰小說! ◆漫畫持續連載中,第二集一推出便緊急再版! ◆即將改編成動畫,已改編成社群遊戲! 大受歡迎的戰鬥模式!《野蠻遊戲》霸氣歸來! 全新感覺對戰殺戮小說新篇,即將再次掀起腥風血雨! 只會耍嘴皮的雜魚,連拔刀對付的價值都沒有! 做個了斷吧,從今天起,我不再猶豫為何要殺人! 在死亡的陰影下恐懼地掙扎求生吧,然後,我一定會親手送你歸西! 【故事簡介】 一百五十萬人在屠殺中逝去,倖存者只有二十四萬多。 生命的消失讓人悲傷,但活下來這麼多個,更讓人困擾! 第二回合的贏家們,歡迎一起來瓜分世界! 恭賀諸位活下來的強者們,大家做得好! 人類是為了滿足自身欲望而活的動物, 弱肉強食才是唯一真理。 現在,糾正世界的時間到了。 第三回合: 打倒SSSSS級怪物,尋找神祕的虹石! 人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切記:活到最後的,就是正義! 【目錄】 前情提要 主要登場人物介紹 序章 第23章 創立新世界之前 第24章 邁出新的一步 第25章 第二回合落幕 第26章 夏鮫來解謎之① 第27章 第三回合開始 第28章 制裁叛徒 第29章 白神山地 第30章 逃亡 第31章 憤怒與愛 第32章 夏鮫來解謎之② 第33章 魂歸黃泉 後記

內文試閱


  第24章 邁出新的一步
  
  ┼涉谷和也┼

  
  「那我去去就回喔。」
  說著,我的目光逐一掃過站在我面前的阿仁、真文和真奈美。
  雖然這個決定花了我三個月……今天我總算下定決心踏出這一步了。
  「路上小心喔。」
  阿仁嘴角微揚,向前跨出一步提醒我。
  「嗯!我已經沒事了!你的大日子裡我卻缺席,真抱歉。不過,說什麼我都很想今天去那邊一趟……」
  「沒關係啦!這種事別放心上。大家都會陪在我身邊的!」
  「我馬上就會回來。」
  「嗯!你慢慢來別趕時間!」
  阿仁再一次點頭後,在我胸口輕捶了一拳。
  「你真的沒問題嗎?」
  真文也表情不安地看著我。
  「還沒去的人只剩我了。真的沒問題啦!」
  我甚至臉上掛著誇張的笑容向真文保證。的確,獨自一人前往心裡是有點不安……
  「唔~和也,你一定要回來喔。真真也等著你回來呢。」
  就連素來強悍的真奈美,不對,應該說我眼前的三個人臉上都寫著不安。
  我腦海裡浮現三個月前發生的那件事。
  沒錯……三個月前的,那件事……
  新撰組為了慶祝擊敗黑色盜賊,在達克斯飯店舉行了慶功宴。
  我們幾個受到優的邀請參加宴會,在那裡喝得醉醺醺。
  我被那傢伙捅了一刀,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恢復了意識。過去的夥伴當著我的面離去。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為……什麼……啊!為什麼啊!吾朗。」
  就在這個時候,某處傳來了說話聲。
  「喂!你還好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好像有人發現受傷的我了……
  「來人!來人!醫療小組!快點過來!」
  漸趨模糊的視線。淚水遮蔽了視線,讓我幾乎無法看清眼前的景物。我連伸手擦拭淚水的力氣都沒有。傷口熱辣辣的痛著,我呼吸困難,費盡全身力氣才能呼吸。
  『和也!振作點!』
  闇刀?一直在叫喚我的闇刀聲音總算傳到我腦海裡了。
  「呀啊啊啊!」
  這些很耳熟的叫聲是真文與真奈美發出來的。咦?我身邊是圍了一大群人嗎?不過我看不太清楚就是了……
  「撐著點!動作快!真文!」
  當阿仁的聲音近在身旁時,我還聽到了另一個溫柔的聲音對我說著:
  「和也!振作,我把卑彌呼小姐也找來了!」
  現在,我八成已經淚流滿面了吧?但我不是傷口痛,而是心很痛。我好難受……好痛苦……為什麼?告訴我?吶,為何你會如此對我?
  「不行!憑我現在的等級無能為力!雖然我說不出那個內臟的名稱,但是它被刀子刺穿了!不過還沒壞死就是了!怎麼辦!」
  我聽到真文的悲嘆。我已經沒救了嗎?
  「為何治不好!不是說只要內臟沒被破壞得亂七八糟,就能治好的嗎!」
  別對真文發飆啦,阿仁。緊接著是歡呼聲,某人走到我跟前。
  「卑彌呼小姐!」
  是那個一刀砍掉我大腿的女人啊。
  「立刻把他搬到屯駐所的研究室去!我得替他動手術!」
  之後,我就不省人事了。當我醒來時,大家跟我昏過去之前一樣圍繞在我身旁。
  這裡不是大飯店,而是某棟建築物內的房間。從窗口投射進來的溫暖陽光,不知是朝日還是夕陽,微微灑落在我身上。
  阿仁、真文、真奈美以及優陪在我身旁,唯獨沒見到吾朗的身影,更讓我確定了這不是一場夢。大家一邊流著淚,一邊抱住了我。
  據說我昏睡了五天左右,大家還消遣我說跟使用Devilish fire之後比起來,這次我醒得比較快。
  真文和真奈美喜孜孜地跟我聊著天。大家說說笑笑了五分鐘有吧?
  然而,阿仁的一句話讓我的笑僵在臉上。
  「和也,吾朗跑去哪裡了?」
  阿仁的問題讓我倒抽一口氣。
  吾朗他……
  「捅你一刀的人是吾朗對吧?和也。」
  我默默地搖頭否認。
  「那時,吾朗一直跟你在一起對吧?那天之後,那傢伙就消失了。我和真奈美去外面找他,結果遍尋不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和也,回答我。」
  「沒什麼啊,吾朗的事我不知道。還有……是誰捅了我一刀我也不曉得。吾朗本來是和我在一起,但是我後來和他分開,去了廁所,結果就冷不防被人捅了一刀。」
  我對阿仁說了謊。即使心知肚明自己是睜眼說瞎話,我還是說了謊。
  無論如何……不管怎樣……說什麼我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不想壞破我們之間的友誼牽絆。假如我把真相說出了口,我覺得,我們之間所有的牽絆會就此崩毀。對,我們之間的牽絆……
  說不定,阿仁他們早就發現了真相。不,我想,他們其實都了然於心吧。即便如此,我還是選擇沉默。我不想說出口……無論如何都不想說出口。
  接著……當我的傷勢幾乎痊癒時,我和優約定好了,在第二回合結束之前,他要徹底訓練我。
  雖然優什麼也不肯告訴我,但是,我感受得到他為了某事痛苦不堪。因為我們的心靈是相通的。我非得變得更強不可。為了搞清楚吾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也是為了挽回我們之間的友誼牽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由於黑色盜賊被新撰組殲滅,北方以壓倒性的優勢漸漸消滅了南方陣營。在那時,第二回合已經是實質上的結束了。
  第二回合中,最為活躍的是新撰組。各小隊前往各地,以SG提供的資訊找出南隊的人予以殲滅。任務本身單調歸單調,可三個月後,第二回合總算漸趨尾聲。
  所以,我也差不多該邁出新的一步了。
  讓我感到抱歉的,則是今天對阿仁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日子。當然,對我們的未來而言,也是很重要的日子。
  好了,出發吧!啊。
  「優!」
  「哈啊哈啊,好在我趕上了!和也。你還不能太逞強喔。什麼都好,就是別亂來。這樣說對你有點失禮,畢竟你是初學者,要小心。」
  當然,優擔心的不是我之前的傷勢。
  「謝謝你,沒問題!那各位,我要出發嘍!」
  我朝大家揮了揮手,接著腳下使力,開啟飛鞋的開關!喔喔!身體離開地面一公尺左右了。騰空飛起的感覺!太讚了!
  跟著優修練時,我曾央求他讓我試試新撰組開發的道具──飛鞋。
  好!這還是我頭一次穿著飛鞋在外面盡情飛翔。坦白說,為了學會操控飛鞋,著實讓我吃了不少苦頭。雖然優稱讚我說不過練習了幾個月就能飛起來很厲害……我還是要謹慎小心。
  『廢話啊你,笨蛋。』
  我要飛了!啟動引擎的剎那,週遭的景色從身旁疾速掠過,我朝藍天筆直前進!
  『你飛太快了!』
  「安啦!安啦!」
  我從一開始就以全速朝著某處前進,二十分鐘過後,我抵達了目的地。
  這一路飛來挺順利的。我的腳總算習慣了飛鞋的存在,讓我有點開心。
  抵達的目的地是……大飯店。阿仁在大飯店的中庭裡替五十嵐大叔建了一個墓碑。
  在我手術過後昏迷不醒的那段日子裡,據說阿仁在大飯店的斷瓦殘垣中,挖出大叔的遺體。我一直都還沒來給大叔掃墓。因為,我不想面對吾朗捅了我一刀以及大叔已經不在人世的事實。
  根據優的推測,第二回合大概會在十天後結束。
  阿仁……不,應該說我們幾個踏出新的一步正是今天,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想選今天來給大叔掃個墓。
  泥土地上豎立著木頭架起的十字架。我好整以暇地在十字架前坐了下來。
  大叔不在了之後,感覺生活突然安靜了許多……真是不可思議。打從認識大叔後,感覺和他好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少了大叔的狀況外發言,日子變得好冷清。和大叔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在我的心中卻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我雙手合十,閉上雙眼。同時,我不由得留下兩行淚水,然後想到過去的片段,又笑了出來。
  謝謝你為我們帶來那麼多的歡樂。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
  大叔你在天堂要守護我們的未來哪。
  「喂──真的耶!這裡有個北隊的人耶!嘿嘿嘿!」
  大飯店的中庭入口有三名陌生的男人,樂不可支地喊叫著。
  很顯然的,他們是南隊人馬。而且還帶著紅色標誌……
  這幾個傢伙身帶武器,體格頗健壯。
  「嘿嘿嘿!總算找到北隊的人了哩!」
  看似老大的傢伙一邊向我走來,一邊說著。
  我對那位老大放話:
  「我正在跟一個重要的朋友告別,別煩我。」
  「重要的朋友埋在那種破爛的墳墓裡?啊哈哈哈哈!」
  隨後跟來的傢伙們不屑的說著,對我嗤之以鼻。
  「欸,小兄弟!跟你談個交易。乖乖地將你的胸章雙手奉上,我們就放你一條生路。」
  我回應那個自顧自地說個不停的老大。這是我現在真正的心情……
  「我現在無心和你們決戰。想打就去找別人。」
  我說完的同時,這三人放聲大笑,照舊叨叨絮絮地說著:
  「哈哈哈!你還沒搞清楚狀況呀!」
  「哈哈哈!反正躺在墳裡的那個傢伙也死得很窩囊吧!」
  這些傢伙剛說了什麼?叫我交出胸章?這次的胸章是用刺青方式緊緊黏在皮膚上,不是說交就能交出來的。他們是要我連皮膚都剝下來交出去的意思嗎?
  我絕不容許任何人羞辱大叔。我要殺了他們。
  這是數個月來我第一次的實戰。
  在這之前,我的練習對手只有優,不過,接下來的打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要用devilish water嗎?』
  「不,對付這種人用不著吧。」
  從他們說要我把胸章交出來的那句話即可得知,這些傢伙們還沒從第一回合的規則跳脫出來,搞不好,他們從第二回合開始就一直四處躲躲藏藏的吧?然後現在湊巧發現了落單的我。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一個人自言自語個什麼勁啊?!哈哈哈!」
  我走到那個老大跟前,瞪著他瞧。我一言不發地瞪著他們。接著,這三個人沉不住氣雞貓子喊叫起來。
  「幹麼啊!話也不說的,說話啊你!」
  三名敵人皆手持機關槍,槍口齊刷刷的對準了我。
  『和也!拔刀呀!你是血肉之軀,被子彈打中會死的!』
  沒事的啦,闇刀。別擔心。我一點都不想死。
  敵人扣下扳機之前宰了他們就行了吧?這些傢伙們看起來不堪一擊對吧?
  『這倒是真的。』
  你就等著看就好了嘛。
  「喂!你別悶在那兒,說些話……」
  恰啦恰啦!這是裝在我右手腕上的附地獄鎖的手銬。我用左手將地獄鎖拉出,然後揮動右手,將地獄鎖朝敵人甩了過去!
  霎時,敵人安靜了。飛出去的鎖鍊貫穿了敵人的心臟,噴出了微量的鮮血,眨眼間,另外兩人嚇得怔住。我拉回貫穿敵人心臟的鎖鍊,直接對準那兩人甩了過去!
  「哇!」
  其中一人似乎慌了手腳,發出驚呼聲。當他的悲鳴乘風而來之際,鎖鍊也貫穿了他的身軀。
  最後是那位一臉白痴相的老兄。
  糟糕,收回鎖鍊的時間似乎比扣下扳機的時間還要長。
  優教導過我如何觀察敵人全身上下的動靜。當敵人架好槍枝時,要觀察對方的雙眼、扣在扳機上的手指動作、槍口、還有他腕關節的動向、手腕的高度、雙腳的移動,這些都要一口氣確認完畢。
  敵人的手指已經開始扣下扳機了。
  子彈出膛後的速度輕輕鬆鬆就能超過平均秒速三百公尺。在那樣的速度下,發現對方開槍後才來閃躲,若沒有特殊的能力,想要辦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換言之,在敵人開槍之前,就要先確認好槍口的方向,然後別讓身體在子彈的軌道上就行了。然而,紙上談兵簡單,身體力行卻很難。
  為了避開子彈的軌道,我蹲了下來。
  啪啦啦啦!槍聲響起的同時,被我收回的地獄鎖朝敵人襲去。
  啪喳!地獄鎖精準無誤地貫穿敵人的心臟,送他進了地府!
  「呼──」
  我吁了一口氣,環視著躺在地面上的三個人。那三人用手按壓著胸口,似乎連呼吸都有困難。
  再過不久,他們就沒命了吧……我心裡矛盾不已。我希望我的夥伴們都能平安無事,可是,我對敵人卻是殺人不眨眼……
  參加了遊戲,所以身不由己得狠心下心來是事實,可我真想早日脫離這種苦海,然後結束這一切。
  我望著大叔的墳墓,在心裡發誓。我一定要活下來,保護所有人。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嗶哩哩哩哩哩!
  SG冷不防地響起,通知我有簡訊傳入。
  我還在想時間差不多了,已經開始了啊……我從口袋中掏出SG,打開了簡訊。

作者資料

黑井嵐輔(Lance-K Kuroi)

1987年2月3日生,現居東京。 在廣告公司上班之餘,自2009年3月起在「Mobage」開始執筆連載小說,筆名為LANCE。 出道之作『savanna GAME(野蠻遊戲)』在1年連載期間內閱覽數就超過1500萬,成為人氣巨作。 2010年6月起在日本最大的小說‧漫畫投稿社群「E★Every Star」開始推出新作品。在總數68萬件作品中,榮獲綜合排行榜第1名。 現在《野蠻遊戲》的續篇《Dead Future》正在熱烈連載中。

基本資料

作者:黑井嵐輔(Lance-K Kuroi)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4-04-17 ISBN:9789571054919 城邦書號:SPB2503417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