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王的國度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王的國度

  • 作者:朱川湊人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11-27
  • 定價:360元

內容簡介

◆日本文壇天后宮部美幸極力推薦 ◆日本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主 直木獎作家朱川湊人 長篇作品首次登台! 比不幸更恐怖的事,就是親手摧毀自己的幸福! 在「王的國度」,為了摯愛,人與貓,絕不相讓! 即將開展新生活的他,原本期待生命新階段的到來, 然而,那樁意外發生後,他希望人生永遠不要改變…… 小時候遭母親遺棄的志郎剛租下新屋,計畫與女友結婚。租處附近有兩隻小貓經常出現,彷彿是他們的孩子。當志郎意外撞死了一隻小貓後,即將展開的人生階段接連產生了一連串變化,他才想起房東的話:千萬別接近一隻白色的貓。 志郎的上司平時幾乎不與公司同事來往,在事故發生之後,他準備犧牲自己,設法為死去的兒子復仇,然而,一隻虎斑貓偶然出現,打亂了所有的安排…… 來自「王的國度」的貓咪擁有不同於其它貓群的能力,當牠們能以人類般的情感開始交流,也正是檢驗人性溫暖與邪惡的開始。 【名家推薦】 恐懼與溫暖,就在一線之間….. 讀者好評推薦日本第一恐怖小說家 「選取真實無華的場景和人物,又把超能力的成分埋入故事線中,朱川湊人將平凡的事物化為有形體的恐怖,讓平實的日常生活場景隱藏危機和陰暗,有溫暖動人的情節,卻同時擁有殘忍粗暴的一面。如果平凡的生活是人生最大的幸福,那麼小說中因為無意發生的悲劇而形成的跨種族、族群之戰,便是宛若暴風般席捲而來的悲傷和遺憾。」 ──余小芳(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顧問) 「朱川湊人是個多面人!能寫的類型既多又好,特別是用各種手法包裝的恐怖小說更棒!這是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日文版封面給讀者一種奇幻小說的夢幻式錯覺。在看故事前面五分之一時,感覺的確如此,但是越看就越毛,完全變成恐怖小說。可是,卻又非常的發人深省。檢討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交通意外事故的加害者與受害者「權利」之間的落差、做人基本的誠懇與誠實、虐待動物會產生的後果……。 在這個酒駕或是不守規則的駕駛人,在肇事致傷或致死之後也能全身而退,只留下悲痛的家屬卻無可奈何、燒狗炸狗還引以為豪,把「教學指南」貼上網路等的事件充斥的現在,假如能夠用本介於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小說來炒作議題、喚醒警惕與自覺的話,朱川湊人的小說就多了社會教化的意義。 若是路殺跟酒駕沒辦法用法律與道德制止,那麼,我們就派朱川湊人筆下的貓兒們出場吧。」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科普作家) 「寬恕,真的很難,但始終懷著恨意,絕對找不到幸福。」 ──Vernier(Vernier《夏天走過義大利》部落格主) 「駭人驚恐的描述之中保有溫柔動人的情節,使得本作的色調既冷冽灰澀卻又溫暖明亮。」 ──Saru Saru(《LONELYLONE》部落格主) 「描述人類與動物的互動情感,透過動物的潛能來達到人類的救贖,對比之下更襯托人類傷害動物不珍惜生命的幼稚與不成熟。」 ──苦悶中年男(《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部落格主) 「充滿了日式風格的恐怖氛圍,交織著不忍、憤怒、擔憂、感動等情緒,在悲傷中泛著一絲希望的微光,讓人覺得很溫暖。」 ──小云(《小云的隨便亂記》部落格主) 「人不是神,沒有輕視其他生命的權力,或許整本小說最令人害怕的部分並不是貓的慘死,而是人性的逐漸泯滅。」 ──栞(《栞の心靈角落》部落格主)

內文試閱


  眼前是一條一路綿延的緩坡。羅列兩旁的人家用心維護的庭院樹木,樹葉在豔陽的照耀下閃閃生輝。

  駕著小發財車開上坡道的香坂志郎,此刻的心情就像春天的天空一樣開朗。心情好到想吹口哨。從敞開的車窗飄進一陣帶有青草氣息的和風,益發讓人心情雀躍。

  香坂志郎心情歡悅,順手打開收音機,傳來披頭四的『Ob-La-Di, Ob-La-Da』,雖然不知是哪個電台,但感覺就像是有人特地為他挑選如此陽光的歌曲。他一面踩著油門,一面跟著哼唱旋律。

  「看你好像很開心呢,小郎。」

  坐在前座的麗子,一樣以快樂的口吻說話。

  頭髮綁著不同於平時的馬尾,讓二十五歲的她顯得很孩子氣。印在天藍色T恤上的向日葵圖案,因她豐滿的胸部而扭曲變形。

  「是啊。」

  由於剛才高興過了頭,此刻志郎才會誇張地皺起眉頭回答,以此掩飾自己的難為情。

  「好不容易可以離開那又小又悶的房間。所以才會忍不住想哼歌。」

  志郎今年二十六歲,是某家大型事務機製造商的業務員。從進公司到昨天為止,整整四年都住在公司的員工宿舍裡。

  「那種地方真是爛透了。我光是回想,就覺得快要喘不氣來。不僅房間狹小,連住戶也都是公司裡的人……真是夠了。」

  有員工宿舍的企業,如今已相當少見。員工宿舍房租便宜,而且還供餐,相當方便,一開始員工對此相當開心,但住上半年後,就會厭倦這樣的生活。除了省下房租和餐費外,住員工宿舍只會讓人感到疲憊。

  不過,從今天起就要揮別這種拘束的生活了,志郎在這個鎮上找到一棟新落成的漂亮公寓,此刻正要入住。這下終於能擁有期望已久的個人自由空間。

  「真的是一處綠意盎然、清幽寧靜的好地方呢。我也好想搬來這裡住哦。」

  麗子望著小發財車的車窗外,如此說道。妳很快就能搬來這裡同住了──志郎很想這樣回答,但因為難為情而說不出口。

  從今天開始,他將暫時一個人住進這棟公寓。不過,不遠的將來,他打算迎麗子來這裡同住。打從一開始就是有這個打算,兩人才一起找房子。

  「之前來這裡看房子時,我就覺得……這一帶有點奇怪。」

  羅列坡道兩側的住家當中,不時會出現立著房屋仲介公司招牌的空地。正在興建中的建築也不少。麗子目睹這些景象,完全感覺不出這個小鎮──F市神音町,正處於建設過渡期。

  「車站前那一帶,似乎很早以前就已經開發,但是聽房屋仲介公司的人說,這一帶之前只是一座山丘,什麼也沒有。」

  「所以才很少看到平地。打從剛才起,就不斷地上坡、下坡。」

  「那也沒關係啊。很像山手那種高級住宅區的感覺。」

  只住過平地的志郎,認為這也算是它的優點之一。不過,真正在此居住後,或許日後這會成為令他不滿的原因之一。

  「要購物的話,得來這裡是吧?」

  來到坡道頂端後右轉,路旁有幾戶店家。雖然都只是些小型的食品店和舶來品店,但因為是新市鎮,所以大部分店家的商品都取決於店主個人的喜好。

  繼續往前走,左手邊有一家洗衣店。沿著街角轉彎,可來到另一條坡道,志郎伸手換檔,駕著車一口氣爬上坡。這坡道爬起來相當吃力。足足有七、八十公尺長,而且坡度甚陡。

  「開這條坡道好像在坐雲霄飛車呢。」

  「妳還是老樣子,這麼悠哉。」

  馬力不足的小發財車,多次眼看就要停下,但最後終於勉強爬上坡頂。

  眼前突然出現開闊的視野。可以環視整個市鎮的全景。

  「嘩,好美!」

  麗子朗聲道。

  站在這裡一看便知道,這座市鎮是以民營鐵路的車站為中心,呈放射狀向外建造。坡道上布滿無數人家的屋頂,五顏六色煞是好看。

  「好美的景致。」

  麗子以陶醉的口吻如此低語,眼中散發耀眼光彩。明亮的陽光反照,她馬尾的秀髮也跟著散發亮麗光芒。

  志郎望著女友的側臉,感到心滿意足。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進行,沒錯,此刻他握有無上的幸福。

  正當志郎如此思忖時,麗子突然大叫。

  「小郎,危險!」

  志郎從眼角餘光中看到一隻貓突然從一旁的兒童公園樹叢間竄出。他反射性地急踩剎車,身子陡然前傾,小發財車就此停住。

  那隻貓受剎車聲驚嚇,一臉不明白發生何事的模樣,呆立在路中央。那隻貓的毛色,是白底加上多處黑斑,這花紋就像乳牛一般。

  「嚇了我一大跳……沒撞到牠吧?」

  「嗯,沒事。不過嚇得我減了好幾年壽命。貓怎麼會突然衝出來呢。」

  志郎停車等那隻貓過馬路,但那隻貓不知在想什麼,竟然轉身回到公園,躲在樹叢裡。志郎心想,我都特地停車讓你過了,你乖乖過不就得了,看來真是好心沒好報。

  「要是搬家的第一天就輾死貓,那可就太不吉利了。」

  「拜託,真是觸霉頭。」

  麗子一臉害怕地秀眉微蹙。

  「開玩笑,開玩笑的。」

  志郎審慎地確認四周安全後,再次驅車向前。

  新的公寓就在前方。

  過沒兩分鐘後,兩人站在剛蓋好的漂亮公寓前,開心地聊天。

  「這房子很漂亮吧?」

  「感覺這裡的景致不像日本呢。」

  自從簽訂合約後,這是第二次看這棟建築,在春光下就近看,顯得比之前更加耀眼。

  「想到從今天開始就要住進這裡,就覺得很興奮。」

  「真是太好了,小郎。」

  聽了志郎那番話,麗子擺動著身軀如此說道。不久將成為兩人新居的公寓──但現在只有志郎獨自一人先住,麗子要等到兩人正式結婚後才會搬來一起同住。

  「不過話說回來,像這樣的公寓還真是少見呢。」

  麗子倚在車子的貨架旁,如此說道。

  這棟公寓就像傳統的長屋一般,為細長型的雙層建築,共有四戶,互相緊靠在一起。一般來說,都會分成一樓和二樓,一共八個住戶,但這裡卻是四個雙層的住戶。志郎的屋子位於左側。

  「聽房屋仲介的人說,這種情況在關西很普遍。稱之為文化住宅。但在東京確實很少見。」

  「你說這棟公寓叫什麼名字?」

  「海德蘭傑屋橋本。」

  「什麼意思?」

  「橋本是那位房東的名字,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兩人相視而笑,再次仰望這棟公寓。

  它鎖定的對象,應該是手頭有點積蓄的單身人士或新婚夫妻。公寓外觀看起來是採年輕人走向,陽台兩側感覺沒什麼意義的外推窗(為了加裝外推窗,甚至還刻意縮減陽台的面積),以及玄關四周為數不少的裝飾,都突顯出這樣的概念。每戶住家前面,都設有一個小門,也是同樣的道理。

  建築的顏色給人華麗的印象。整體是以白色為基調,屋頂是深灰色,陽台扶手和外推窗的外緣則是使用亮綠色。換個角度看,會覺得它像避暑勝地的民宿,不過,它的顏色搭配得宜,謹守住底線,沒讓它呈現出童話故事的氣氛。

  「我們進去吧。」

  一個彷彿一跨就過的小鐵門,志郎彎腰將它打開。一旁有一處小空間,就像叫人要在這裡造一座花圃似的。雖然只有約一張榻榻米的大小,但這讓玄關周邊顯得相當充實。

  「要是在這裡種些花草就好了……小郎,你覺得種什麼好?」

  「種什麼都好,不過這還真是奢華呢。」

  志郎對植物相關的事一竅不通。對花的名稱,他也只知道一些連小孩都懂的有名花草。

  「我要打開嘍。」

  志郎很恭敬地插進公寓鑰匙。玄關的大門相當厚重,彷彿連手槍的子彈都能反彈,不知道為何要選用這樣的鐵門。

  打開門後,一股微微的油漆味,舒服地送入鼻端。從窗口射進的陽光,照得一塵不染的木板地閃閃發亮。

  這一刻,兩人無限感慨,不禁對今後即將展開的新生活充滿期待。志郎和麗子互望著彼此,脫下鞋子,踏出那值得記念的第一步。

  一樓分別是六張榻榻米大和四張半榻榻米大的和室房間,以及大小適中的廚房和浴室。二樓則是一間二十張榻榻米大的一般房間,外頭還附上小小的陽台。仔細看過每個房間後,兩人站在二樓陽台聊天,沐浴在春天的陽光下。

  「真想早點搬進來住。既然這樣,乾脆早點結婚算了。」

  「別說傻話了。我都還沒見過妳父親呢。」

  儘管兩人已私訂終身,卻沒有任何具體的進展。最重要的是,志郎必須到麗子家說一句「請將令嬡嫁給我」。接著要決定婚禮的日子,以及禮金和聘金的事,就算一切進行順利,要等到兩人可以起一起同住,好歹也得花上一年的時間。


  「在那之前,要盡可能保持屋子的整潔哦。家具也盡量別增加太多,每到假日請好好打掃。」

  「要抽菸請在這裡。因為白色的牆壁很快就會發黃。」

  「真嚴苛。」

  「其實我是希望你戒菸。」

  麗子伸指朝志郎放在胸前口袋的香菸盒彈了一下。

  一談到這個話題,志郎總是不知該說什麼好。他已多次戒菸失敗。要是可以趁這個機會,斬釘截鐵地說自己要戒菸,不知道有多好,可惜他沒半點自信。

  「對了,這片原野是怎麼回事?它都足以容納一所小型的小學和操場了。」

  麗子撐在陽台的扶手上,一臉納悶地說道。

  公寓前方,隔著一條像是剛舖好的窄細柏油路,有一處足以稱之為原野的廣大空地。此地長滿各種雜草,到處露出褐色的地面。

  「房屋仲介的人說,以前這裡好像有一座房東的別墅。再過不久就會變更成住宅用地,改建大樓,不過那是很久以後的事。」

  「你提到別墅,這麼說來,她另外有一座主宅嘍?這地方這麼大……難道她是個家財萬貫的大富翁?」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聽說是這一帶的地主。對了,待會兒得去跟她打聲招呼才行。」

  「不可以空手去哦。」

  「我知道。我已經買好禮盒了。」

  「嘩,挺厲害的嘛。看來,香坂志郎也長大了。」

  麗子很清楚志郎學生時代有多麼不拘小節,才會刻意這樣挖苦他。

  「不過這片原野……入夜後一片漆黑,很可怕呢。」

  志郎心想,這話的確沒錯。

  「還有,那個像『意外葫蘆島(※NHK播放的一齣人偶劇。)』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個啊……不知道耶,到底是什麼呢?」

  空地中央有個像古墳般隆起的部分,不知是自然形成還是人工建造。大小正好和他們乘坐的小發財車一樣,四周為樹木所包圍,形成一座小小的樹林。若將這片空地比喻成海洋,那它確實像一座孤島。

  「裡面該不會有什麼吧?」

  最怕聽怪談的麗子,反而往那方面想。

  「會有什麼?例如在這座空地上慘遭虐殺的女屍慰靈碑、有人想施工就會受詛咒的古墳、一到晚上就會發出怪叫聲的石頭……像這類的東西嗎?」

  「呀!別再說了!小郎,你好壞哦。」

  麗子摀著耳朵,一副打從心底感到害怕的神情。志郎覺得這樣的麗子很可愛,但心裡還是閃過一個念頭──如果真是這樣怎麼辦?



  我從來不知道天空竟然是這般不可思議。

  時藍時黑,時紅時白。現在是一片清楚的藍底,然後四處被白色的斑紋覆蓋,比房內燈光還亮的光芒浮現在天花板上。那光芒無比溫暖,光是沐浴在這道光芒下,就讓人好想沉沉入睡。

  以前我甚至不知道頭頂上有天空這種東西。只要離我十公尺遠,就連餵我吃飯的老奶奶我都認不出來,以我這樣的眼力,對於超出這種距離的事物,根本就搞不清楚。以前竟然都不知道有這麼漂亮的東西,真是白白浪費了。

  話說回來,別說是天空了,我之前甚至不知道這世上有這麼多顏色。雖然我好歹也會分辨紅色和藍色,但我本以為這世界是更模糊、更單調的模樣。

  「巧克力,快過來。」

  遠處傳來冰淇淋的聲音。

  在前往森林時總會經過的那棟住宅的紅色屋頂上,巧克力頻頻抖動牠的尖耳朵。

  雖然看不到冰淇淋的身影,但牠似乎在東邊,離這裡約五十公尺遠。原本巧克力和牠一起前往森林,但一時被漂亮的天空吸引,不自覺停下腳步。巧克力從住宅的屋頂沿著屋簷和圍牆躍下,來到路面上。

  這裡離老奶奶的家約兩分鐘的路程,就以前的我來說,這裡便算是世界的盡頭。但最近就算繼續往前走,我也不怕。 對我和冰淇淋來說,勢力範圍或是狩獵區已無任何意義。不,不只是我們這樣。只要是遇過國王的貓咪們,都不會再被這無聊的習慣所拘束。

  正當巧克力加快腳步想追上冰淇淋,而繞過轉角時,差點和一隻從沒見過的黑貓撞個正著。對方迅速後退,與巧克力保持距離。

  (啐……希望別惹出什麼麻煩事才好。)

  看來,這傢伙是還沒遇過國王的「舊貓」。巧克力想從旁走過,但黑貓發起狠來,眼看是不願意善罷甘休。

  黑貓緊盯著巧克力的眼睛,鼓脹起身體,走出像在地上畫「8」的步伐。牠似乎是想讓巧克力明白,這裡是牠的地盤。跑到其他貓的地盤上,便算是挑釁。

  這時候只要趴在地上,盡可能縮起身子,就能避免不必要的紛爭。因為這是投降的姿勢。

  然而,雖說要避免不必要的紛爭,但如此輕易向舊貓擺出投降姿勢,巧克力實在無法忍受。身為新貓的我,為何非得向舊貓認輸不可呢?

  正當牠猶豫不決時,黑貓四肢伸直,身體益發鼓脹。還發出威嚇的聲音,步步朝牠逼近。要動手了是吧……正當巧克力如此猜想時,黑貓突然躺下,開始仔細地舔起自己的毛皮。過了一會兒又站起身,再度擺出威嚇的架勢。

  巧克力明白,對方這個舉動是想保持冷靜,但還是不免覺得此舉極為滑稽。自己在不久前,應該也會做同樣的事,但如今已記不太清楚。冰淇淋帶牠前往森林之前的事,牠已記憶模糊。

  「巧克力!你在幹什麼啊?」

  遠處傳來冰淇淋的聲音。沒辦法了,趕緊做個了結吧。

  巧克力始終沒擺出威嚇的架勢,躍上附近的圍牆上。有時只要取得較高的位置,對手就會自動認輸。巧克力心中如此期待,但那隻鬥志高昂的黑貓無法明白牠的用意。倒不如說,這隻黑貓似乎是腦袋特別不靈光的舊貓,不明白高位已被對手搶去所代表的含意。

  (真是隻笨貓!)

  巧克力從圍牆上往黑貓撲去。牠早料到對方會後退。

  果不其然,黑貓迅速縮起身子後退,想保持距離。巧克力一落地,便直接往前衝,一直撞向對手前胸。黑貓一時失去平衡,難看地打了個滾。

  巧克力迅速壓在牠身上,張口咬向對手脖子。牠的利牙準確地探尋頸椎的關節,不偏不倚地咬中沒有骨頭的部位。只要用力一咬,便可破壞對手的脊髓,瞬間要了牠的小命。這是貓族撲殺獵物的共通方法。

  就算對手腦袋再怎麼不靈光,走到這一步,應該也會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黑貓全身緊繃,發出虛弱無力的叫聲。

  (既然沒本事,就別找人打架嘛。)

  正當巧克力因戰勝而自豪時,突然有隻貓的前腳朝牠鼻尖飛來。牠想閃身避開,但對方略微伸出的爪子還是擦中了牠的嘴角。

  「巧克力!你在做什麼?」

  是冰淇淋。牠鬍鬚倒豎,呲牙裂嘴。

  「我原本正要過去找你,可是這傢伙對我動手……」

  巧克力猜想冰淇淋是對牠遲遲沒到的事感到生氣,因而如此解釋,但冰淇淋卻半途發出一聲低吼,打斷牠的話。

  「這不重要。巧克力,你做得太過火了。你想殺了牠是嗎?」

  「咦,是嗎?」

  經冰淇淋這麼一說,巧克力這才猛然驚覺。

  的確,剛才要是順勢用力咬下,或許真會殺了牠。但貓咪之間的爭鬥,向來不會以命相搏。

  「我當然不會要牠的命。」

  巧克力偷偷打量冰淇淋的臉色。黑貓趁這個機會拔腿就跑,全速繞過轉角,鼠竄而去。

  冰淇淋望著牠的背影說道:

  「你對自己變強感到高興,是沒錯,但你千萬別忘了,我們也是貓。貓自然有貓自古一脈相傳的做法。」

  聽到冰淇淋這番話,巧克力感到有點不耐煩。我們明明已不同於那些舊貓,為什麼還非得沿續牠們的做法不可呢?牠心中如此暗忖,但沒說出口。

  牠欠冰淇淋一分情。

  當初要不是冰淇淋帶牠到國王的森林,此刻牠也會像那隻黑貓一樣,滿腦子想的都是吃,整天昏昏欲睡,十足的舊貓模樣。肯定一直到死都不知道這世上原來有這麼多色彩,頭頂上有天空這樣的好東西。

  「今後你要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啦,冰淇淋。我會照你說的話做。」

  巧克力誇張地擺出全身蜷縮的模樣。冰淇淋這才滿意地抖動牠的鬍鬚。

  「我們走吧。」

  兩隻貓再度向前奔去。

作者資料

朱川湊人

朱川湊人 慶應義塾大學文學系畢業,曾任職於出版社。1963年生於日本大阪。2002年〈貓頭鷹男〉獲得第41屆ALL讀物推理小説新人獎。2003年〈在白色房間聽月歌〉獲日本恐怖小說大獎短篇小說獎。《都市傳說Sepia》獲得第130屆直木獎提名。2005年《花食》獲得第133屆直木獎。其他尚有《光球貓》、《水銀蟲》、《盜魂者》等作品。本書為首度在台出版的長篇小說。 朱川湊人擅長在恐懼之中添加柔情,擁有「日本第一恐怖小說家」之稱的他,常藉由民間傳說、遺跡、史跡為題材,營造出「在恐懼中相濡以沫」的氛圍。在追求毛骨悚然、驚心動魄的恐怖小說界,「人性的溫暖」是朱川湊人最擅長之處。

基本資料

作者:朱川湊人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3-11-27 ISBN:9789861739793 城邦書號:RS70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