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首2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史上最G8除靈師05:終結(完)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史上最G8除靈師05:終結(完)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10-04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史上最G8除靈師精采大完結! ◆隨書限量贈,精美人物卡的最後一張,你收集到了嗎? ◆最後一集附錄大方送,連續5P豪華短漫,由四格漫畫家櫻井實出擊做畫! 如果魔王不是魔王,如果女神不是女神, 那故事的結局是否會不同? 大戰開始的猛鬼104廈裡,余澄瑄將一人獨自面對三段封存的回憶。 起因、約定與結尾,而在回憶結束後,余澄瑄也終於和她面對面了! 九巧玲瓏魂的真身——雅典娜女神。 同時,大海的艦艇上,攸關世界的三場戰役正如火如荼的展開。 阿莫對上北斗、西應戰大陰陽師、葉子將與古代戰神一決勝負。 失去了大部份力量的阿莫陷入了苦戰,北斗對於這樣的阿莫倍感失望。 「永別了,莫斯提瑪。」他淡淡地說著,地獄七魔王別西卜,即將要現出真身。 「來吧。」阿莫仰頭看著那遮蔽視線的狂暴紫黑雲團,嘴角慢慢地、緩緩地,勾 起他那習以為常的邪笑。 來吧,一起回歸虛無,終結這一切。 然後── 「誰准你擅自決定送死啊!史上最混蛋除靈師!」 一聲清脆的、好聽的怒斥傳來。 下一瞬間,一個書包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目錄】 楔 子 ◆ 七星升起前 第一章 ◆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第二章 ◆ 光是戰鬥無法讓我變強,戰勝才可以 第三章 ◆ 難解的是解不是結 第四章 ◆ 女神與女人差別不在胸部而在氣度(上) 第五章 ◆ 女神與女人差別不在胸部而在氣度(下) 第六章 ◆ 在我和你之間 第七章 ◆ 終結之曲後是不再寂寞 終 章 ◆ 史上最強除靈師傳說 後 記 ◆ 給史上最G8的自己 附 錄 ◆ 約好了

內文試閱


  現在時間晚間八點,距離午夜尚有四小時。

  距離人類軍隊與除靈師公會的聯軍發動「總攻擊」,尚有兩小時。

  正當人類的勢力浩浩蕩蕩在海面這端集結,準備朝路易士航空母艦發動攻擊時,後方卻傳來了一個不容許質疑的命令。

  全員退後一百里。

  人類艦隊上,各個除靈師都回應著指令地準備動作。

  一對雙胞胎互看一眼,都看見對方眼中驚喜的神色。

  「這個命令……」葉憨吉喃喃地說著。

  「絕對是那一位大人沒錯!」葉雨聲喜悅地說著。

  不只是他們,所有人類都驚喜混雜戰慄地發抖了。

  轟!一線火光從海岸線爆開。

  「所有廢物滾開。」一個狂霸無比的聲音傳進所有人耳中,裡頭帶著震懾人心的恐怖魄力,「本大爺可沒興趣玩什麼聯盟遊戲。」

  緊接著,就是一道劃過他們正上方的紅色狂風。

  「等什麼十點整集結所有戰力後發動總攻擊——」

  這句話說完時,那紅影已如同一個小點般遠去,「所有人退得越遠越好,別打擾老子打架——」

  「老、子、就、是、所、有、戰、力!」

  緊接著,這道火光劃過了天空,夾雜著無與倫比的狂暴之氣,朝更前方的路易士號衝去。

  「加油啊,阿莫大人!」雙胞胎心中同時閃過期望。

  轟,火焰如雨,破碎著向下墜落。

  在這狂暴的開場白後,阿莫身形墜落——轟一聲踩在航空母艦的甲板上。

  史上最強除靈師,強悍登艦。

  前方,一個穿著白袍的清瘦男子,正帶著笑容看著阿莫。

  「好久不見了,莫斯提瑪。」北斗笑了。

  這個外貌英俊,下巴有著稀疏鬍渣,看似頹廢卻又有著文雅氣質的男子,就是造成世界一連串動盪不安的罪魁禍首,七星首領——北斗。

  「我不太喜歡被你叫本名,可以閉嘴嗎?」阿莫懶懶地說著。

  「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完全不等其他人,提前了整整一小時登艦。」北斗聳了聳肩,「這麼不想讓無辜的人犧牲嗎?」

  「啊?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阿莫表情一皺,「我只是太迫不及待地想要痛毆你罷了。」

  「是嗎?」北斗一笑。

  「是啊!」阿莫不屑一笑,「畢竟對付你這廢物,本大爺一個人就夠了。」

  「真敢說。」北斗看著紅髮男子,微微一嘆︰「明明不是『萬全狀態』,卻仍然狂氣不減。」

  「對付你哪需要萬全狀態。」阿莫冷笑,「就算發高燒到四十度或拉肚子一個月我也能秒殺你。」儘管嘴裡說著沒營養的例子,但阿莫全身的殺氣,仍早已聚攏成一股危險的能力。

  「說到這個,其實我有些不愉快,」北斗不置可否,「因為我不理解,為什麼你仍然沒有取回你失去的一半力量?」

  「干你屁事。」阿莫一笑。

  「難道,那女孩真的那麼重要嗎?」北斗又問。

  「干、你、屁、事?」阿莫燦爛笑著,表情滿是嘲諷。

  「的確不干我的事情呢,哈哈。」北斗忍不住也笑了。

  「很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滿臉嘉許,阿莫用力點頭,「哈哈哈!」

  莫名其妙的對話說著說著,兩個魔王同時哈哈大笑——然而,雖然他們都在笑,但殺氣已經緊繃到極限,隨時可能崩潰成一觸即發的大戰。

  就在此時,刷刷幾聲,幾個人影落在北斗身邊。

  「準備完成了嗎?」沒有特別轉頭,北斗淡淡地開口。

  那幾個人,正是安倍晴明、盔甲男子、Q。

  「完成了。」安倍晴明凝視著阿莫,說著:「結界已經張開,不論怎麼鬧,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喵,讓我跟大哥哥玩!」Q看著阿莫,迫不及待地說著。

  盔甲男子沉默著,但看著阿莫的眼神中也有一絲戰意。

  「喂,搶別人餐點可是犯法的。」看著幾個躍躍欲試的七星,北斗無奈。

  「我們是壞蛋耶,壞蛋哪有講法律的?」Q說著,一面甩著貓尾巴。

  「我沒差。」看著眼前一排七星,阿莫懶懶地一笑,「你們一起上我也OK。」

  「原來大哥哥喜歡多P嗎?」Q瞪大貓眼。

  阿莫臉色剎那間變得好像要打雷一般。

  「Q,女生要有氣質。」安倍晴明嘆了口氣,「這種不優雅的話少說。」

  「嗯嗯,那要說……大哥哥喜歡『多人式激烈運動』?」Q一歪頭。

  「似乎……好些吧。」安倍晴明也不太確定。

  「你們全部一起上,我現在就宰了你們!」阿莫額頭暴起一根青筋。

  「你——」北斗正張嘴想要說什麼,突然瞳孔一縮,看向阿莫的腳邊影子,「原來,你不是一個人來的嗎?」

  阿莫愣了一下,隨即皺了皺眉,露出了「原來如此」的厭惡表情。

  下一刻,他的影子起了一陣漣漪,兩個人緩緩浮現出來。

  「想獨自耍帥可是不行的喔,小莫斯!」一個輕挑、帶著頑皮意味的嗓音傳出。

  金髮少年——西落在甲板上,然後伸了伸懶腰,「要不是我讓普萊德幫忙追蹤,還真給你溜了。」

  「竟然完全不顧公會的命令,擅自提早發動攻擊——」另一個褐色短髮,英氣勃勃的漂亮女子緊跟著竄出,手持一把閃耀雷電的大劍,瞪著阿莫,「你腦袋都裝什麼東西啊?」

  「來了兩個不得了的人物呢!」看著新登場的兩人,北斗興奮一拍手。

  登場的,正是除靈師公會五大特記戰力中,能使用「雷神」的葉子,與被稱為「萬罪之源」的吸血鬼真祖,西。

  「……你們來幹麼?」看著同陣線的兩人,阿莫表情卻很不爽,本來以為自己偷偷離開猛鬼104廈的動作,已經神不知鬼不覺了,沒想到還是被這兩個人看見了嗎?

  「看你提早跑掉,我就知道你要幹麼啦!」西手中抱著一盒甜甜圈,歪眼打量著七星,「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可以讓你獨吞呢?」

  「而且這麼胡來,你完全不顧慮那女孩的心情嗎?」葉子冷冷說著。

  那女孩……阿莫當然知道葉子在說誰。

  他皺了皺眉,然後開口:「她早就知道我要幹麼了好嗎?而且還說『儘管去做,只要記得回來就好』這種鬼話……喂,你們那是什麼表情啊?」

  不顧阿莫想殺人的視線,西露出了非常吃驚的表情,一面大聲說:「天啊,這種充滿信任與依賴的對話是怎麼回事?這不像是我認識的阿莫!」

  「我斃了你喔!」阿莫身上猛然爆出殺氣。

  「那你怎麼回答?」難得的,葉子似乎也非常吃驚。

  阿莫翻了翻白眼,然後張開嘴巴正要說話——

  「廢話,你當我是誰啊? 」葉子與西卻有默契地搶先一步說了。

  似乎完全被說中,阿莫臉色登時鐵青。

  「唉唉唉——真是的。」西扶額嘆了口氣,用力搖頭,「你的台詞根本萬年不變,用猜的也知道你要說啥。」

  「完全不懂溫柔與浪漫,無藥可救。」葉子冷冷說著。

  「自大、不懂傾聽、不顧慮他人感受。」西用力數著手指頭。

  「竟然還叫女生在家等你,完完全全的大男人主義。」葉子顯然積怨已久,不斷地追加項目,「沙文豬。」

  「長得帥就以為能為所欲為,更是讓人覺得不爽。」西用力跟著數落,一面有些害羞補上一句,「雖然我也滿帥的啦,呵呵。」

  「變態、性騷擾、女性公敵!」葉子越罵越氣憤。

  「我最好有做那些事情啦!」阿莫滿臉怒火,顯然已經快爆發了,「你們到底想怎樣!」看起來他似乎一點也不介意先解決掉自己的盟友。

  「不過,我能感覺的到——」葉子看著快發火的阿莫,認真無比,而且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們之間有著很強的信賴關係。」

  「嗄?」阿莫臉色一變,好像吞了什麼噁心的東西。


  「真是羨慕。」西一面用力點頭,一面吃著甜甜圈,「沒想到那個萬年不通人情的阿莫,竟然偶爾也會像是正常人一樣,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你媽個頭啦!」阿莫顯然已經瀕臨暴走,忍不住怒吼一聲。

  「——抱歉,打擾一下。」從頭到尾被忽略的北斗,終於忍不住打斷他們,臉上有著黑色斜線,「你們鬧夠了沒?」

  「敵人都還在,你們就這樣聊起天來了。」安倍晴明搖了搖頭,思考著措詞,「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嗎?」

  「我也想聊啊喵!」Q大聲說著:「讓我加入話題!」

  「好啊,歡迎加入,我們的主題是讓阿莫臉紅心跳的粉紅甜蜜小劇場——」西講到一半,隨即變成慘叫,「哦哦莫斯對不起別拿槍管塞進我的嘴裡——」

  「鬧夠了就準備開始吧!」 顯然打算忽略身邊兩人的打打鬧鬧,葉子巨劍一揮,「七星是整個世界的敵人,今晚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嘖。」阿莫不耐煩地抽出西嘴裡的槍管,說著:「你們別礙事就好。」

  「人家明明是來幫你的,你怎麼還這麼冷酷無情。」眼見前方的鬧劇似乎終於落幕,北斗精神一振。

  「我不需要任何人幫——」阿莫冷笑。

  話還沒說完,猛然一個人影貼上了他的背,像無尾熊一般趴在他背後。

  「老愛嘴硬,要是不誠實這個缺點不改,」西嘴裡咬著甜甜圈,還抽空輕輕朝阿莫耳朵吹了口氣,「會交不到女朋友喔?」

  不再廢話,阿莫臉色一嘿,直接一拳就朝西臉揍去,但卻被他敏捷地躲過。

  「別再說那麼多廢話。」葉子臉色不悅,打斷旁邊胡鬧的小劇場,專心瞪著眼前幾個七星,「快點把他們解決。」

  說著,她站到了阿莫的左邊。

  「好好好。」西泥鰍一般站回了原位,紅寶石般的眼眸眨了眨,臉上依然帶著調皮笑容,「是時候該認真一下了。」

  說著,他站到阿莫的右邊。

  看著不由分說站到自己兩旁的西與葉子,阿莫瞇起眼睛,良久才開口。

  「你們,別扯我後腿。」說完,他重新看向敵人。

  「你在說廢話嗎?」葉子冷哼,一句話剛說完,身形已如雷電衝出。

   他的目標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人——就是那身上穿著古式戰甲的男人。

   鏘!盔甲男子手中長戟轟出,正面與「雷神」激撞。

   火花、電光四射,葉子近距離瞪視著盔甲男子的眼眸。

  「來續戰吧!」她大喝一聲,熊熊戰意燒開,一剎那,整個航空母艦好像微微一震。

  「唔。」感受腳底的震動,安倍晴明迅速雙手捏咒,準備支援盔甲男子。

  不料,眼前突然出現一道血紅色的影子。

  「陪我玩玩吧,大陰陽師。」西一邊咬著甜甜圈,五指如爪般閃過五道紅光,一邊朝安倍晴明抓去。

  「有趣。」安倍晴明不慌不忙,無形保護罩瞬間張開。

  轟!航空母艦又是一震。

  數個超規模等級的強者一交手,就幾乎讓腳底的艦體承受不住。

  「Q!」北斗猛然一喝。

  「知道了!」Q一笑,雙手各打了一個響指。

  她的能力發動,兩種色光同時竄出,剎那包圍了葉子、盔甲男人、西、安倍晴明。不屬於這世界的奇異色塊快速侵吞現實,彷彿正憑空竄出全新「異空間」分別將他們給抓了進去。

  「內象結界?」西一面追著安倍晴明,一面抽空看著四周。

  「如果在現實世界交戰,恐怕我無法盡全力。」安倍晴明一面擋下所有攻擊,一面微笑,「請您移駕到我們準備的特別戰場吧。」

  颯,異空間完全吞沒他們,真祖與大陰陽師的身形消失在現實中。

  「記得,要活著回來。」抽空看了一眼西消失的方向,葉子低聲說著,下一秒便與盔甲男子一起被吞進了奇特的異空間。

  「完成啦,喵。」Q喜悅地大叫。

  「特記戰力」與「七星」分別消失後,航空母艦再次平靜下來。

  阿莫看著空氣,嘴巴一撇。

  「真多事,就說我打全部也沒問題。」他看著眼前最後的魔王,冷笑。

  「他們好心來幫忙,你好歹也擔心一下他們安危嘛。」北斗笑了。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需要幫忙。」阿莫抽出短槍「神獵」,冷冷說道:「更何況,他們並不是需要我擔心的廢物。」

  「原來如此。」北斗點了點頭,一笑,「對他們這麼有信心嗎?」

  「少噁心了。」阿莫不屑的說著:「他們的死活與我無關——我的意思就是這樣。」

  「哈哈,真是不坦率呢。」北斗忍不住大笑。

  下一瞬間,兩魔王同時消失原地。

  轟!阿莫砸破了腳底甲板,往下層的艦體中落去。

  「結果你還是很弱嘛!」拳頭還在冒煙的北斗,身在半空,一面嘖嘖嘆氣,一面在另一手指尖凝聚一團咆哮的紫黑色能量,「吞食黑洞!」

  黑洞落下,吞食萬物的能量狂炸而開。

  「吃屎吧別西卜。」身上滿是碎鐵,阿莫呸出一口鮮血,已填裝子彈的「神獵」舉起,「給我把那廢物破了,鳳凰!」

  砰的一聲槍響,火焰鳳狂灼熱飛出,朝黑洞撞去。

  轟的一聲,黑洞與鳳凰在刺眼光芒中同歸於盡,巨大的能量塊一束束割開,將四周海水噴的狂捲激盪起來。

  「憑你現在的力量,根本傷不到我!」北斗驟然來到阿莫身後,一手抓住他的頭往甲板上按去——整個航空母艦似乎微微一晃,底下的海水甚至倒噴上天,阿莫當場嗆出一口鮮血。

  「混帳!」阿莫狂射數槍,火焰劃破夜空。

  「現在的你,比十二年前弱上太多了。」北斗左閃右閃,輕易地躲過所有飛來的彈火,雙手紫黑色能量化成千百支箭矢,朝阿莫近距離直射而下。

  魔王的力量狂暴展現,接連不間斷密密麻麻的攻擊,讓阿莫與周遭的航空母艦艦體一同被破壞,碎鐵破片狂暴噴開。

  「就這樣死去,也許還滿符合現在的你。」北斗眼中閃過一抹失望,手中凝聚起一把紫黑色標槍,然後朝阿莫投射。

  「我是強是弱,不需要你來評斷!」阿莫猛然一吼,單手抓住射來的標槍往旁邊大海一甩,大海直接被爆開一個大洞,漫天水花中阿莫一槍接著一槍,火光成束朝北斗瘋狂射去。

  「我已經說過,」北斗毫不費力溶解射來子彈,嘆氣,「你太弱——」

  猛然,一顆拳頭正面擊中了他的臉。

  北斗往後退了數步,左腳甚至踏破了甲板。

  這一拳是阿莫趁著剛剛無數子彈的掩護,直接來到北斗旁,近身給他的攻擊。

  「嘴裡一面說大話,然後一面被扁的感覺如何?」滿身是血的阿莫揮著拳頭,得意洋洋,「這就叫『打臉』啦,廢物!」

  這一拳沒有什麼力量,所以才能如此悄然無聲的得手,也就是說這紅髮男子並未抱持著「想造成什麼結果」的念頭出手,而是純粹打爽的。

  「呃,」一愣,北斗摸了摸臉,有些玩味,「這算什麼?」

  「不打白不打。」阿莫朝腳邊甲板噴出一口血,然後冷笑,「熱身完了,接下來可以上主菜了吧?」

  「當然可以。」北斗眼睛一亮,「我很期待只剩一半力量的你,究竟能端出怎樣的主菜。」

  「如果做好了徹底灰飛煙滅的覺悟,」阿莫點了點頭,嘴角揚起,「就來領死吧,廢物大蒼蠅。」

  一剎那,空氣震顫了。

  北斗瞳孔一縮。

  改變了。

  氣場,改變了。

  阿莫依然在笑,一股源源不絕的可怕氣息,如同火山噴發一般湧出,悄悄地瀰漫了四周,毀天滅地般的竄開。

  怎麼回事?

  明明對方只剩下一半力量,卻依然讓自己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壓力?

  明明對方比自己弱小,卻依然能讓自己感受到十二年前的恐懼。

  「太棒了……」北斗一笑,渾身湧起無數紫黑濃霧,瞳孔完全黑化。

  兩個大魔王體內湧出的壓力宛如擁有實質,航空母艦上方的雲層受之影響,開始緩緩旋轉起來,而後方數百里外的人類艦隊與除靈師們,也能感受到這股驚人的對峙。



  「說我變弱了?」阿莫淡淡一笑,紅髮在沒有風的情況下,緩緩飄揚起來,「真是笑話,就算我變弱一百倍,也能夠解決你。」

  「難道你忘記首爾的慘劇了?」北斗就事論事,一攤手。

  「一時大意罷了。」阿莫左手一劃空氣。

  銀色圖騰飛快冒出,在他背後匯聚成兩道衝上天空的銀色羽翼——這招曾在列車事件上瞬間秒殺藍鬍子,能一次性將能力最大化的力量施展開來。

  「The treasure house of the devil!」阿莫獰笑。

◆ ◆ ◆

  猛鬼104廈中,一個少女坐在走廊上,看著滿地燒光的煙火殘骸發呆。

  清秀亮麗的外表,靈活的大眼睛,一頭黑色長髮,十七歲的她眼中卻有著超過同齡的成熟感——也許是因為她經歷了太多與眾不同的事情,所以才變得比誰都成熟了些。

  煙火燒盡,能散的人,幾乎都散去了。

  雲泊犬趴在她身邊,沉沉睡去。

  「今晚的月亮,好亮。」余澄瑄抬頭看著天空的月亮。

  駱森他們都走了,回應除靈師公會的總召集,他們在不久以前匆匆離去,準備前往公會做最後的準備,在不久之後,向「七星」發動總攻擊,她本來也打算跟去的,可卻被阿妮雅制止了。

  「小姐,這一次與之前都不一樣,危險程度完全不能比。」 阿妮雅單膝跪在余澄瑄面前,認真地說著:「這一次,是真正的『戰爭』。」

  余澄瑄沒有回答,而是看著眼前的銀髮少女。

  在噩夢之島認識,一路保護自己、陪伴自己過來的少女。

  「我活在戰場上,就是為了戰爭而生。」阿妮雅繼續說著:「但妳不同,妳還有屬於妳的人生,不應該涉入這混亂的一切。」

  「是嗎?」余澄瑄喃喃地說著。

  她並非那種無理取的人,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更能理解阿妮雅的話。

  二十三核彈的危機,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待會兒人類所發動的總攻擊,必然慘烈無比,很多人都會死。

  沒有人例外。

  駱森可能會死,上官小小也可能會死,阿妮雅可能也會死——接下來發生在大海的,將是貨真價實的大戰爭。

  敵人比列車事件遇到的更強,狀況比噩夢之島慘烈,情勢比校園之役更危險——自己若真的涉足其中,很可能也會死。

  但是,就要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夥伴們前往戰場,而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嗎?

  余澄瑄咬著唇瓣,眼中浮現一層水光。

  「不。」阿妮雅搖了搖頭,看出了余澄瑄心中想法,「您並非什麼事都沒做到。」

  余澄瑄愣了一下。

  「妳已經為我們點燃了勝利的訊號。」阿妮雅用力點頭,「很美、很漂亮的勝利訊號。」

  「那哪算啊!」余澄瑄忍不住笑了。

  「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東西,就是剛剛的煙火。」阿妮雅認真地說著。

  她認真的模樣,讓余澄瑄很感動。

  「所以相信我們吧!相信我們會得勝、相信我們能夠回來!」阿妮雅說著:「您只要相信我們——就夠了。」

  「好。」余澄瑄吸了吸鼻子,然後點頭。

  距離總攻擊,一小時三十分鐘。

  余澄瑄腦中不斷地播放著,阿妮雅等人離開前,給自己的笑容。

  「放心吧,戰場上死人越多我的力量就越強。」駱森走以前,拋下這句超級不吉祥的話,「簡直是如魚得水。」

  「你可以別這麼烏鴉嘴嗎?」上官小小用力吐槽他,朝余澄瑄揮揮手,「還有妳,本小姐回來後,就允許妳成為我的一號丫環,知道了嗎?」

  「請放心,我們一定會成功解決所有的事情,」阿妮雅給了她一個充滿信心的眼神,「並且活著回來的。」

  「對啊!別擔心我們啦,我可是聖經中最可怕的大壞蛋耶。」西依然那副嘻皮笑臉的模樣,還比了個大拇指,「遇到我算七星他們倒楣啦!」

  「放心吧,偶爾依賴一下長輩。」葉子用力地打了西的頭,接著對余澄瑄微微一笑,「這是妳做晚輩的權力。」

  每個人說的話,都好像在她心中注入一股暖流,讓她本來不安的心,漸漸鎮定下來,她雙手合起,十指緊張地反覆交扣。

  然後,她想到了,當所有人都離開猛鬼104廈後,她與那紅髮男子最後的對話。

  距離總攻擊,一小時三十分鐘。

  「幹麼?」被她的視線看得很不爽,阿莫皺眉。

  「你似乎打算做一些……很冒險的事情。」余澄瑄問。

  阿莫愣了一下,臉色有些不自在。

  「果然。」余澄瑄輕輕嘆了口氣,「又打算亂來嗎?」

  「普通人根本拿北斗沒辦法,只不過徒增傷亡罷了。」阿莫嘖了一聲,「能真的解決他的,只有本大爺。」

  「每次都這樣。」余澄瑄看著阿莫,忍不住嘆氣。

  「別擔心啦!」阿莫撇了撇嘴,「我是不可能出事的。」

  「我知道,畢竟你可是天上天下、為我獨尊的大混蛋呢!」余澄瑄一笑,說著:「所以我這次偏不說擔心的話,我這次要說——儘管去做,只要記得回來就好了。」

  阿莫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廢話,妳當我是誰啊?」他傲然說著。

  就在她沉思著同時,一個人輕輕走到她身邊。

  「喝杯紅茶吧?」阿波遞過一杯紅茶。

  余澄瑄點了點頭,輕輕接過。

  這個銀髮的男子,永遠都那麼溫柔體貼,就好像鄰家大哥哥一般。

  余澄瑄喝著熱紅茶,若有所思。

  「怎麼,還在擔心他們嗎?」阿波微笑。

  「嗯。」余澄瑄嘆了口氣,將紅茶杯放到膝蓋上,「怎麼可能不擔心呀。」

  「所以妳只能選擇相信他們,相信是一種最原始,卻最有效的力量。」阿波微微一笑,手中也變出一杯熱紅茶,「因為相信,所以我們才有力量。」

  「嗯……」看了一眼阿波,余澄瑄又喝了一口紅茶,「真不愧是『太陽神』說的話,真是有哲理。」

  「呃,」阿波一愣,苦笑,「果然還是被妳發現了。」

  「不發現才奇怪吧?」余澄瑄看著阿波的表情,忍不住笑了,「銀色頭髮、銀色眼眸是希臘主神血脈的象徵,能使用金色的火焰,對藝術有著強烈價值觀,又能坐著火焰馬車在天空飛來飛去,這樣還猜不到的人是笨蛋。」

  「既然妳猜到我身分,那代表妳也猜到許多事情了吧。」阿波微微點頭。

  「都只是模模糊糊的大概啦!」余澄瑄晃著腳,看著紅茶上面的熱氣。

  「像是十二年前差點世界末日的大災難、北斗的事情、西的事情、你的事情、九巧玲瓏魂的事情——但都只是很模糊的大概,我還無法把這些東西拼湊起來,因為感覺這一切複雜的事情中央,還缺少了一個關鍵的東西。」

  少了這東西,那一切發生在十二年前的網,就無法完整。

  ——缺少了,少女的位置。

  阿波看著余澄瑄,久久沒有說話。

  所以,還是被她發現了嗎?

  「嗯。」余澄瑄歪了歪頭,又喝了一口紅茶,「但既然阿莫說他要回來再告訴我,我就只能相信他囉。」

  「原來如此。」阿波看著少女的側臉,終於恍然大悟般。

  恐怕少女自己都沒發現,她很信賴阿莫。

  超越了一切條條框框,超越了任何情感,那是一種單純的相信。

  也許……阿莫也根本沒發現吧。

  「也許真的是時候了。」阿波突然開口。

  「嗯?」剛喝完最後一口紅茶,余澄瑄愣了一下。

  「莫斯離開前交給我一個東西。」阿波說著,凝視少女明亮的眼眸,緩緩伸出了一隻手,「他說——給草履蟲自己決定要不要用,本大爺不管了。」

  他用溫雅的語調重複著阿莫說的話,登時多了一些滑稽感,但余澄瑄一點也笑不出來,只是靜靜地看著阿波手掌中的東西。

  「莫斯說了,若妳想要知道十二年前的真相。」阿波語氣認真地說著:「就用『它』吧。」

  「這是……」余澄瑄低聲說著。

  那是一把,造型精緻的銀色鑰匙。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10-04 ISBN:9789861739946 城邦書號:RA60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