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靈魂之刃Online(二)初戰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靈魂之刃Online(二)初戰

  • 作者:夏堇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4-03-04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夥伴 × 青春 × 冒險——足智多謀的團長V.S 利益至上的傭兵群 ◆《群雄包圍》《血族同萌會》人氣作家「帝柳」強力推薦。 ◆讀者詢問度最高!鮮網專欄排行占據第一! ◆隨書附贈精美角色卡「優雅紳士白淵」&「狂氣傲會長黑桃」。 ◆絕對笑到腹疼四格漫!殺手千曜讓你直呼好可愛的傲嬌實況! 熱血傭兵團搖身一變成了奶爸奶媽團?砍怪殺敵都不及養小孩難啊! 傭兵團血霧接下來自第一大公會〈榮耀帝國〉的委託——尋找十株稀有藥草「彩之果實」。 經歷一番戰鬥後,傭兵們終於拿到委託物品,但在等候回報的時間裡,卻犯下了荒唐大錯! 倉庫裡悄悄幻化成十顆蛋的彩之果實,竟被當成了糧食,成了水煮蛋? 所幸還留下最後一顆蛋安然無恙,只是委託期限迫在眉睫,雇主下達最後通牒! 傭兵團老大刑歌該如何挽回如此窘境? 「老大!不要自暴自棄啊!」看著原本沉默的刑歌,動手剝開水煮蛋的蛋殼。 「不是自暴自棄,這是替未來做準備,我們要向前走,而不是回頭看過去。」 「我們懂了,老大的意思是……」 「湮滅證據。」 【目錄】 楔子「星星」 傭兵育兒手冊第一節「準備」:迎接新生命的到來,是該做些準備。 傭兵育兒手冊第二節「領養」:恰當的錯誤才能夠邂逅美麗的緣分。 傭兵育兒手冊第三節「父母」:人選相當重要,至少要不會摔到小孩。 傭兵育兒手冊第四節「互動」:良好的家庭互動,有助於孩子的人格養成。 傭兵育兒手冊第五節「教育」:孩子的教育不能缺乏充滿想像力的床邊故事。 傭兵育兒手冊第六節「成長」:青春期的孩子不管是身體還心靈都是細膩的。 傭兵育兒手冊第七節「付出」:真正值得的,是付出一切也不求任何回報。 傭兵育兒手冊第八節「家庭」: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能成為真正的家人。 傭兵育兒手冊尾聲 後記「夏堇的碎碎唸」 附錄「心情 x 猜晚餐 x 傲嬌」

內文試閱


  如白淵所說,一百公尺外有小群森林,千曜攀上最高那棵樹,正悠悠哉哉地躺在最高定點,用手枕著頭看天空。
  「你在看星星嗎?可以邀我一起?」
  對方位在高處,可以很輕易地掌握她的行蹤,所以刑歌沒有特別隱瞞氣息,直接緩緩踱步到樹下。
  千曜低頭瞥了她一眼,一副「妳幹麼來打擾我」的嫌棄表情。
  刑歌裝做沒看到對方的神色,單腳踏上樹枝,主動伸出一隻手:「拉我上去。」
  千曜臉色微妙盯著她幾秒,隨即翻身跳下較低的粗樹枝上,低頭伸手一撈,不怎麼客氣地拉了刑歌一把,將她整個人提上來。
  「謝謝。」對於千曜有些粗暴的舉動,刑歌不以為意,順著樹枝持續往上攀,在高千曜一截的樹枝上坐穩了身子。她好奇地觀望四周。
  「一望無際,樹上視野好寬廣呢,千曜,你躺在這裡看什麼?」
  旁邊的人似乎不太想回答,冷冷應著:「看風景。」
  「夜晚的風景哪……」刑歌仰頭觀望天空,享受微風吹拂,「確實,這裡星星很壯觀。」
  說完,他們看著夜晚星空,沉默了一會兒。
  刑歌打破沉默問道:「大家在聊天,而你卻選擇坐在樹上看風景,怎麼不去聊天呢?」
  「……」這句話似乎觸犯了他,千曜轉頭瞪了她一眼。
  刑歌嘆一口氣,單刀直入地說:「千曜,隊友們嫌你不夠合群。」
  「嘖,不夠合群?」千曜不屑地冷哼一聲:「我問妳,合群的意思是什麼?」
  「這……」刑歌愣了一會。
  「哼,明明不高興,卻要勉強自己露出笑容,明明不想說話,卻要找話題和別人套交情,要我笑著迎合眾人,這就是妳口中的『合群』嗎?說到底,所謂的合群,只是眾人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沒料到對方語氣如此不善,刑歌遲疑了幾秒才應:「……我不是這個意思。」
  「刑歌,我認為妳是個優秀的隊長,所以我聽從妳的指揮,只是妳要知道,即使妳身為領隊,也無權改變我的個性。」
  千曜忽然間站起身,原本刑歌坐的位置高他一截,但千曜這麼一站起來,立刻展現出高低差異。
  此刻,對方正居高臨下看著她。
  「我不是隱形貓那個見錢眼開愛談八卦的女人,不是白淵那個風流花心男,更不是席維斯特那個瘋狂道具師,也許他們可以在戰鬥後,互相閒聊換取娛樂,但我不會,我寧願睡覺、看風景打發時間,也不願意跟其他人聊上一句,我就是這樣的人,別妄想改變,懂嗎?」
  「我加入這個團隊時,只有同意出賣勞力,我不記得傭兵基本守則裡頭還寫著『要和隊友們混的很熟』吧?我的私人時間要怎麼做,外人無權干涉。」
  「千曜,你冷靜一點。」刑歌頓了頓,說道:「沒錯,我無權干涉,你從來沒有抱怨過食物難吃,面對BOSS你也絕對是衝第一個,身為一個傭兵,做為團隊的一員,你無可挑剔。」
  千曜冷笑,「既然明白了,那妳究竟還想要幹什麼?」
  雙方怒視幾秒,移開視線。
  刑歌率先開口:「真正不在意的人,應該連反駁都懶得反駁吧,依照你的個性,應該會乾脆閉口不談,任由別人猜想,基本上,你會這樣激烈否認,花時間和我辯駁,代表你的內心多少有點在意、在乎這個團隊。」
  「……」千曜臉色瞬間變了,雖然不太明顯,不過刑歌細心地注意到,千曜的耳根微微泛紅。
  「誰、誰在乎團隊了?你們在背地裡說我壞話,應該正常人都會無法忍受吧?我為自己辯駁,不需要其他理由,妳別擅自腦補……」
  「是是,我明白,或許你很重視團的隊利益關係,或者,單純地無法忍受別人暗地裡說三道四……不論什麼原因,在這邊聽我嘮叨一句吧。」刑歌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有沒有想過,另一個原因呢?」
  「另一個原因?」千曜揚起眉。
  「說不定,他們不只把你當成合作對象,他們把你當成朋友、夥伴,所以對於你的冷漠態度,才會無法諒解,或許你曲解他們意思了,他們並不是在暗地裡說你壞話,只是在抱怨你的態度不肯配合。」
  「……朋友?」千曜微微一愣,隨即低頭冷笑著:「呵,妳可以說得再夢幻一點,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有什麼好笑的?」
  「可笑,那一群利益至上的傭兵,絕對不可能成為朋友。」千曜說:「不切實際的幻想,只會顯得自作多情。」
  「並不會自作多情,就我來看,你們雖然個性不同,卻擁有同樣的遊戲經歷,頻率相近,應該會很適合當朋友。」刑歌隨意出主意。
  「妳……真是……」
  該說的全說完了,千曜皺起眉,半天才喊出一句話:「妳太多管閒事了!」
  然後生悶氣似的,用力撇過頭,不肯看她。
  氣氛產生一絲絲改變。
  刑歌遇過不少人,當然能察覺得出氣氛變化,只是……千曜的個性跟原本想像的不太一樣呢。
  好奇之下,刑歌再度湊上去,問了題外話:「千曜,你是職業殺手吧,你喜歡分屍、虐屍嗎?砍哪個部位才能噴出更多血,你有研究過嗎?」
  「啊?」話題跳太快,千曜顯然反應不過來,「我殺人只攻擊要害,習慣一刀斃命,凌虐別人這種事不幹。」
  刑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又問道:「但你常接殺人委託,興趣殺人,也很好戰。」
  「殺人委託比較好達成,目標明確,乾淨俐落,事後不會留麻煩,殺人則是因為戰鬥有成就感,誰不喜歡戰鬥?遊戲裡顧忌那麼多幹麼?」千曜意識到不對勁:「妳問這些什麼意思,把我當成變態嗎?」
  刑歌沒有正面回答,僅是用力點了點頭。
  「你自視殺手身分為何?」
  「賺錢的職業啊,廢話。」
  「……果然如此哪。」
  千曜說話很直接,又是個職業殺手,所以刑歌對他的第一眼印象是狂而妄的殺人魔。
  但經過這次的對談,深入了解後,她發覺這只是表面而已,千曜本性並不暴戾。
  殺戮就是不好的行為,按照這樣思路,曾經揮刀的玩家全是不對的,那些把殺怪當成興趣的玩家們都是變態,曾經殺過人的玩家心理都有問題。這麼一想之後,刑歌覺得自己有點誤解了,遊戲畢竟只是遊戲,在裡頭殺戮戰績多麼輝煌的人,其實也只是個普通玩家。
  這人的個性,她不明白,只能說,千曜有一套自己的殺手原則。
  接暗殺委託從來是公事公辦,一手交錢一手交首級,不攪進玩家的私仇中。
  交付給他的委託,總是能圓滿達成,除了有幾個例子,是委託人翻臉不認帳,打算事成後滅口,或是繳不出金額……等等不可抗力的原因外,這位殺手幾乎能達成委託,所以殺手界對他的評價多半是安全感、可靠的,唔,雖然她不知道一個殺手,究竟要怎麼讓人覺得可靠……
  先前因為千曜不常說話,對他了解不深,刑歌先對此人個性打上大問號,這個難解的評價。
  而現在要她形容的話,她會說千曜是個外貌難以接近,講話很粗暴,但行事頗為細心,是個設想很周到的殺手。
  想著想著,刑歌不禁低喃出最新評價:「難道……看起來很凶狠,其實只是個口是心非的傲嬌嗎……」
  「……妳一個人在旁邊說什麼?」千曜口氣不好地嚷著。
  「咳咳咳。」刑歌轉移話題,「我想說的是,你和他們根本沒聊幾句,對這些人完全不了解,憑什麼說不可能,連試也沒試過,就一竿子打翻所有人,會不會太武斷了?」
  「……」千曜沉默了。
  「我並不打算勉強你,這些話,發自內心講出口才會有意義,靈魂之刃只是一款遊戲,你可以選擇活得自在一點。」
  刑歌語氣放緩,「我話說到這裡,你自己考慮一下吧。」
  「……老大。」
  刑歌正想離開,千曜居然叫住她,疑惑地轉頭。
  支支吾吾一陣子,千曜這才開口。
  「我認為妳說的有道理。」
  「嗯?」
  他單手摸了摸臉頰,模樣似乎很不好意思。
  「我是說……示好,要怎麼說出口比較好?」
  「先從簡單的『謝謝』、『辛苦了』……等等問候語說起。」刑歌露出淺淺的微笑,「你可以主動幫忙隊伍,試著跟他們交流看看,或許,會有不同的想法。」
  不同個性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不可能不產生摩擦,大家放下成見,用自己的方式溝通,這才是一個團隊該有的模樣。
  刑歌將目光放遠,望著天空。
  「真的很彆扭呢……」

  帶著千曜回來基地,大概花了二十分鐘。
  刑歌低聲說了幾句鼓勵的話,從背後輕推了千曜一把,在眾人注視下,千曜面無表情地走上前。
  「有焦味。」他皺起眉,見面開口便是這句。
  意思是指鍋子裡的食材煮壞了。
  刑歌仔細聞了一下,確實,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輕微的焦味,她不在的期間,任由隊友們充當廚師,隨興發揮創意,這麼看來,可以想見那鍋雜燴湯味道會如何了。
  當然,不能怪他們,這一群傭兵的廚藝為零,勉強煮出來的食物沒有技術性下的美味,現在的環境克難,能填飽肚子吃什麼都行。
  千曜這句話說的無心,卻點燃了雙方不滿的情緒。
  失敗的開場白令刑歌轉頭嘆氣,而原本對他評價不好的隊友們,個個臉露不爽,隱形貓還擺出了「沒幫忙還嫌東嫌西的人罪該萬死」的表情。
  氣氛變得緊張,不料眾人還來不及發作,此時技能火焰自動熄滅了。
  火消失後,只剩下了普通的乾木柴。
  刑歌猜想著時間差不多到了,食材煮到一半還沒熟,起身想再施展一次火性技能,不過被千曜伸手攔住。
  「讓我來。」千曜從包裹中摸出兩塊石頭,手腳俐落地敲擊石頭,沒幾秒,木柴就重新點燃火焰了。
  動作看起來相當熟練,顯然做過很多次。
  技能火焰的顏色為紅色,而千曜所升起的火焰為藍色,那是真正不滅的火焰。
  隱形貓眼尖,馬上認出,「那是打火石?你居然有打火石?」
  千曜點頭承認,「初級廚師考試過關,系統會自動贈送打火石。」
  隊友們臉露吃驚,白淵還戲劇性地被口水嗆到了。
  「什麼?你有初級廚師證照!」
  「看不出來你有練生活技能呢,一個殺手會煮飯,聽起來可真奇怪。」
  「不是初級。」千曜滿臉正經,再度丟了一道雷,「我已經練到高級廚師了。」
  「媽啦,居然還練到高級了!」席維斯特誇張地喊著。
  「不是會煮,而是很擅長嗎?不敢相信。」白淵說。
  隱形貓甚至嚷著:「怎麼可能,我不信!拿出職照證明!」
  千曜的說法是,殺手這個職業時常得露宿野外,一個人孤身在外,只好自力更生,勉強學習一些料裡填飽肚子。
  但刑歌是覺得,能學到成為高級廚師,其實千曜本身就很擅長做料理吧。
  從千曜的個人介面看到高級廚師證照,隊友們從滿臉懷疑變成深信不疑,然後在千曜從包裹中拿出自製香料、醬汁,說放一點食物會變得比較好吃之後,隊友們看著他的眼神瞬間變了,整個大改觀。
  「既然你這麼會煮,那就來拯救我們的食物吧。」隱形貓慎重地拍著千曜肩膀,態度變得友善很多,「廚師,交給你了。」
  「那有什麼難的。」千曜爽快答應。
  有焦味的一鍋雜燴湯,在千曜這個大廚親自動手調味後,變得香味四溢。
  「還沒煮熟就燒焦,是因為你們沒有好好攪拌,食物黏在鍋底,自然會產生焦味。」
  大廚千曜一面叮嚀,一面單手拿著大勺子攪拌均勻,他往鍋子裡撈起一勺,認真地嗅了嗅,品嚐其味。
  顯然味道不怎麼樣,千曜皺了皺眉,從包裹裡加了點調味料,又加了一點香料,重新調味。
  立即見效,湯汁顏色從可怕的混濁黑色,變成味增湯色。
  「我還沒看過廚師把黑色湯汁煮回淺褐色湯汁,真不簡單。」隱形貓誇張地說。
  「湯汁顏色會呈現混濁黑色,代表你們放太多配料了,食物有自身屬性,寒性不能與火性放在一起煮,否則系統設定湯汁會變色,放的配料超過越多,顏色越難看。」千曜一面調味,一面說:「我只是加了一點配料,把屬性顏色調回來。好了,調味完成。」
  刑歌撈起一匙試喝,也許是混了太多配料,味道很多元,感覺似乎在品嚐著不同風味的高湯,難以形容的美味。
  使用勺子撈湯的同時,刑歌也赫然發現,不僅味道多元,湯裡頭的配料也很「精彩」。
  傭兵們掃空了整個倉庫所有能吃的東西,這一鍋雜燴湯,裡頭有番茄、水果和各種不同的肉類,除此之外還有野草、野菜、穀物和麵條,倉庫裡所剩不多的食物,全部被丟下去煮了。
  這麼多種食物一起煮,還能煮出香味四溢的料理,看來,千曜具備了與外貌不符,但相當不錯的烹飪技術,如果一開始就交給千曜煮,應該會更美味。
  就在眾人滿意湯汁美味,正當一人一碗準備大快朵頤時,千曜手持勺子,從湯裡底端撈出了九顆顏色古怪的圓形物體。
  「這是什麼東西?哪來的?」千曜問道。
  那個弧度,那個形狀,怎麼看都是水煮蛋來著。
  負責生火煮飯的三位傭兵,隱形貓、白淵、席維斯特通通看著水煮蛋搖頭。
  「看起來是蛋吧。」席維斯特皺眉。
  「看起來比鴕鳥蛋小一些的蛋。」白淵猜測道。
  「我們把倉庫僅存的食物全放下去煮了,沒有仔細查看,放了什麼其實也不清楚。」隱形貓說。
  「不對,這不是普通的蛋,我印象中沒看過這類食材,若是商店買的食用蛋,蛋的大小也不對,況且食用蛋上面不會有花紋存在。」千曜搖搖頭,指著那些蛋說:「『它』並不是蛋。」
  高級廚師都這麼講了,代表真的沒這個食材。
  千曜這麼說完,隊友們你看我我看你,搞得一頭霧水。
  刑歌查覺到古怪之處,問道:「你為何會覺得特別?在我看來,這只是顆很常見的水煮蛋。」
  千曜單手摸著下巴,似乎陷入沉思,表情變得不對勁,沉默一陣子後講出看法:「正確地說,它是蛋,卻不是一般食用蛋。我不得不這麼說,這種形狀大小很像是寵物蛋,還是很高級的那種……」
  頓時,寵物蛋這三個字如雷轟頂般劈在刑歌頭上。
  「你在繞口令嗎?是蛋又不是蛋的。」隱形貓以為對方在開玩笑。
  「不是吧,怎麼可能是寵物蛋,寵物蛋只有特定的王怪才會掉,我們這陣子沒有打類似的BOSS。」席維斯特說。
  白淵附和:「傭兵倉庫放入哪種道具或食物,大家都會有印象,但我不記得倉庫裡有混入九顆寵物蛋……」
  刑歌越聽越不對,越聽越覺得坐立難安,最後腦海裡瞬間出現一個念頭。
  「……啊,不是吧?」
  大喊一聲,刷地站起身,刑歌臉色慌亂地打開傭兵倉庫一探究竟。
  來回觀望,找不到……不見了,東西不見了!
  果然,原本屬於那一欄的東西不見了,那一個堪稱是史上最稀有的東西——彩之果實。
  刑歌頓時回想起那十株小綠芽掙扎的模樣,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彩之果實是寵物!」
  是的,彩之果實的模樣像極了植物,刑歌以為是「物品類」或是「藥草類」,沒有多看便直接放進倉庫裡頭,殊不知,彩之果實是由BOSS身上落下,擁有生物象徵,竟被系統歸類為寵物類,放進包裹的當下,便自動化為十顆寵物蛋了。
  而這些不太幸運的寵物蛋,居然被餓昏頭的隊友們當成食用蛋,丟到鍋子裡煮了!
  刑歌絕望地來回搜尋,倉庫裡只剩下一顆名為「彩之果實」的蛋,幽幽地躺在角落。
  「只剩一顆了……」刑歌從倉庫喚出彩之果實,瞬間,她的手上捧著一顆蛋。
  十株彩之果實,化為十顆寵物蛋,九顆蛋被悲劇地變成水煮蛋,現在只剩下唯一一個,而且是花紋最為奇特的還活著。
  她真想掐著這群傭兵的脖子,崩潰地大喊「還我彩之果實」、「還我彩之果實」。
  能夠讓刑歌慌亂的情形非常少見,看著刑歌神色緊繃地翻著空空如也的倉庫,一旁的傭兵們大概也猜出隊長在找什麼。
  隱形貓乾笑著:「老大,妳的意思是說……這顆蛋是彩之果實?我們煮了彩之果實?這不好笑喔,別騙人了。」
  「我反倒希望是你們在開玩笑,沒煮掉這九顆蛋。」刑歌滿臉陰霾地應著。
  這下子,傭兵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臉色鐵青了。
  「真的是彩之果實?那、那那那……怎麼辦?」
  「別告訴我,這幾天的勞力都白費了,天啊……」
  「要不然,大家再重打一次?重新湊齊十株彩之果實?」
  「沒用的,沒辦法重打了。」刑歌揮手:「彩之果實隸屬於S級稀有度,凡是到達這個等級的物品,只有第一個獲得的玩家才能擁有,錯過了便沒有第二次機會。」
  所有人都沉默了。
  十株彩之果實,如今只剩下一株,這就意味著,委託將會失敗。
  刑歌深吸一口氣,轉頭向千曜問道:「大廚,有沒有哪種神奇的技能,能讓水煮蛋變回原來的樣子?」
  千曜臉色一沉,定定地望著刑歌,回應著:「我是廚師,不是GM,很抱歉辦不到。」
  刑歌乾脆地聳聳肩,苦笑著:「是啊,我只是問問而已,事情變成這樣,即便是我,也想不到其他解決辦法了。」
  「……」
  傭兵團血霧,面臨了營運以來第一個重大問題,大夥們臉色凝重,不發一語盯著撈出來那九顆水煮蛋看。
  這一鍋雜燴湯,真的太珍貴了。
  刑歌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像是做出什麼決定似的,伸出手拿起水煮蛋。
  「還能怎麼辦呢,事情已成定局,那就接受它吧,煮了都煮了,它現在不是寵物蛋,而是個水煮蛋。」
  刑歌手腳俐落地拿起水煮蛋輕敲地板,剝開碎掉的蛋殼,露出裡頭白嫩嫩的蛋白。
  「不要浪費食物,來,大家吃了它吧。」說完,她把蛋白沾了點調味料,準備大快朵頤。
  「哇哦,老大,妳在做什麼啊?」席維斯特顯然被嚇到了。
  「我光是膜拜水煮蛋都來不及了,哪還敢吃它!」隱形貓說。
  「天呀,不要自暴自棄,老大。」白淵慌張地阻止刑歌「剝蛋」的動作。
  誰知,刑歌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目光精明有神,銳利,完全不像是陷入死胡同的人。
  「不是自暴自棄,而是為將來做準備。我們繼續看著水煮蛋哀弔,它也不會因此復活,現在,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該怎麼解決。」
  刑歌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算計的笑容,意味深遠地說著:「吃了它之後,把剝下來的蛋殼埋進土裡,記得埋深一點,否則會被其他人發現。」
  傭兵們這才會意過來,猜測道:「我懂了,老大的意思是……」
  刑歌點頭,果斷地講出決定。
  「湮滅證據。」

作者資料

夏堇

金髮控,反差控,熱愛水手服和旗袍,不見日出無法安眠的夜貓子。 FB粉絲頁:http://goo.gl/RHyzGF 看文請去:http://goo.gl/2mY8iQ

基本資料

作者:夏堇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4-03-04 ISBN:9789863440680 城邦書號:RA6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