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簡愛(新譯本)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時代雜誌》「史上一百大必看名著」之一 ◆本書曾被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魅力可見一斑 故事女主角簡.愛是個孤女,從小因父母雙亡而被舅舅收養,舅舅過世之後,由舅媽撫育,卻因種種因素而飽受欺凌,十歲那年被舅媽里德太太送進了專收孤苦女孩的羅伍德慈善學校,任其自生自滅。 簡.愛在那家飽受貧病威脅的學校歷練八年,靠著堅強的意志完成學業、當了兩年羅伍德慈善學校的教師之後,由於她視為家人的譚波老師結婚離開學校總監之職,便決定踏出追尋自我人生的第一步。在報紙上登了求職廣告之後,她來到了豪富之家棘園擔任家庭老師。 在棘園,簡.愛與長她近二十歲的棘園主人羅徹斯特先生展開一段驚心動魄的情愛試煉,歷盡情愛滄桑的中年男主角與一個毫無戀愛經驗的純潔女子,一個不斷尋找著真愛,一個則是少女情竇初開的初戀熱情,這兩股力量會激迸出怎樣的火花? 棘園的一個可疑中年女僕,羅徹斯特先生房間的深夜火燒事件和客人被刺事件,這其中有著怎樣的關聯?簡.愛在婚禮前夕看見的究竟是鬼魅還是真實的人物?救了簡.愛一命的聖約翰向她求婚能否成功? 簡.愛和羅徹斯特先生二人歷經懸疑、破壞、分離、絕望,終於成就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好評推薦】 「最後,我們就完全沉浸在夏綠蒂.勃朗特的天才、激情與義憤之中了。」 ──維吉妮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 「充滿獨創性、了不起的作家。」 ──文學批評家昆妮.李維斯(Q. D. Leavis) 「我大膽預測,有朝一日,當絕大多數知名度更高的英語小說家漸漸被遺忘後,《簡愛》仍然廣為流傳。」 ──英國作家特羅普洛(Anthony Trollope) 「勃朗特加入了哥德式恐怖小說手法,突顯了當時女性困限於婚姻家庭制度之下的幽閉恐懼症和恐怖感,同時也暗示她們內心的反抗與憤怒。……宅邸名為『棘園』,更暗示在羅曼史的反面,婚姻對女人是個陷阱。」 ──台大外文系教授 劉亮雅 「絕大多數的女人即使走到了當代,仍泰半被普世的男性價值箝制,因此女人對於自己的身材面貌無限擔憂,整頓身體遠遠比挖掘靈性的功夫要來得多,十九世紀的『簡.愛』,女人的老祖宗品種,卻已然走得比我們都要獨立且自我,追求愛情的終生幸福從未輕言放棄。」 ──知名作家 鍾文音 【目錄】 ◎〈導 讀〉《簡愛》的女性意識面面觀 劉亮雅教授 ◎〈專文推薦〉我愛.我恨.我要.我存在 鍾文音 ◎前言 ◎三版附記 ◎內文

延伸內容


我愛.我恨.我要.我存在
◎文/鍾文音

  簡.愛,Jane Eyre,是誰一開始就這樣音譯的?這字詞於是和內容有了絕妙的對應,顯得很有趣。Eyre,愛,愛是人生尋尋覓覓的終極價值,一切的體現。

  「簡.愛」一個女子為了愛,卻一點也不簡。

  這愛,是一個女人終其一生的執著實踐,這愛,是以勇氣膽識來作為對生命總體的禮讚;也因為通過愛,才能將俗世的一切全兜攏在一塊,以愛來作為對不斷消逝青春的一種抵抗、一種見證生命存在的呼應。

  一百五十多年流逝了,「簡.愛」裡那個嬌小不起眼的女人依然在愛情荒原咆哮著吶喊著,企圖衝破世俗陳規圍籬,熱情勇敢迎向所憧所憬的愛。

  一百五十多年流逝了,我懷疑人類對愛情的心智行為有多少長進?男女雙方合抱復合抱,還有多少變化足供生命的神秘夾層縫細呼吸?屬於女人的「簡.愛」,有多少男人還愛這類的「簡.愛」女人?或者該說,有多少女人還勇於當另類的「簡.愛」?

  「簡.愛」若活在當代,會不會因為自己不夠美貌而跑去塑身整型?「簡.愛」若活在當代,還有沒有勇氣面對去愛情的各種困頓?「簡.愛」若活在當代,還有沒有能力接受一個被火燒瞎的舊愛?

  我從不認為時間可以增加智慧:「時間常讓人頑固更甚」,時光流逝經年也不代表就足以讓女人解脫,甚且我懷疑當今女子未必有許多人可以活得像「簡.愛」般。看看我們最流行的行業是美容瘦身就可知我們當今女子甚且走在十九世紀的「簡.愛」之後,我們當今女子自以為前衛——「也許身體裸露得多一些而已」;但一旦碰到愛情,我們當今女子可能舉旗投降,整容美白瘦身揭諸了我們當今女子的諸多身體不自由,許多人仍受限於愛情來自於「面貌」的勝利。

  於是當「簡.愛」是全憑自己的堅毅與靈性而爭取到愛情的善終故事時,我們聽了會不會有一種傳說之感,若有傳說之感升起時,豈不意味著我們被時代遠遠拋在後頭了。

  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愛情客體,揭露了我們的主要性格面向。在愛情面前,我們可以見到我們最脆弱的人性,見到我們最匱乏的黑暗。

  「簡.愛」女子於今看來仍很了不起。但也誠如維吉尼亞.吳爾芙在《普通讀者》裡所說的「簡愛」有非常強烈的感情,但卻沒有超出我們一般人的經驗之上。也就是說,在「簡.愛」這樣的通俗劇情,「建構在奇遇上的愛情,於今看來是有點過於電視劇版本的浪漫劇情」能提供給我們當代人什麼樣的感情領受與生活領悟呢?

  有趣的是,假設夏洛蒂把「簡.愛」塑造成一個美麗柔弱、任憑際遇差遣的女子的話,反而「簡.愛」是絕對不可能獲得經典的位置。「簡.愛」之所以成為女性關注的文本,乃在於主人翁的在曲折命運下猶仍自我抵抗與嚴厲要求,主人翁長得不甚好看而仍獲致愛情幸福,無疑是生命向上昇華的生機展現。

  假設沒有曲折的愛情過程,「簡.愛」絕對無法至今仍受到經典矚目。「簡.愛」獲得普遍的認同絕不在於她的成長坎坷,而是那使得嚴苛人生裡獲得美好的「愛情」終曲,是愛情的力量使得那不討喜的女主角討喜了,也使得絕大多數有缺憾人生者有了希望的眺望。

  缺憾的人生,曲折的際遇,完美的結局,「簡愛」三部曲。妳看了不禁自問,妳還相信人生在歷經險阻或無數的挫敗後還可獲致這樣的完美結局嗎:「瞎子可以重見光明,親眼見到複製了自己眼睛的嬰孩出世」?

  別忘了,小說在此畫下句號。夏洛蒂可沒繼續寫愛情結合所落到俗世生活所引起的幻滅。

  或者我們該說一切的完美結局都只是作者在現世生活苦痛後的理想投射。

  看看夏洛蒂真實的悲慘人生即知寫作者自己身歷了死境幻滅,卻回過頭來對我們甜美一笑,拋下大片大片的愛情故事,要我們好生打起精神以面對一站又一站的際遇。

  是的,下一站,際遇,在前方等待。「簡.愛」如是,遇到所愛又被迫離開所愛,面對新歡求婚她又不肯放掉自我以掉入那只為了求安全感的婚姻陷阱,她知道自己心未死,還可以再愛,她不願「拋掉一半的天性,扼殺一半的才能」而投入婚姻之網。
  「簡.愛」揭諸的是:女人不當為安全感結婚,女人應當因愛而愛而婚。
  在十九世紀,那是多麼藐視習俗的自我抉擇,是何等的勇氣。雖然這樣的勇氣,於今聽來仍有神話感。「不過,愛情本身就是要具有這種超生超俗的特質才感人。」

  「簡.愛」裡的愛,落實人性有些難以實踐。想想簡.愛再遇舊愛羅切斯特時,羅切斯特已然眼瞎了,且簡.愛還很有錢了,她卻仍堅持所愛,願為愛人做一切,當他的眼當他的手。故事尾聲,這個小女子,依靠艱苦奮鬥,克服一切「連神恩都得剔除」,她追求自己認定的幸福生活「而非眾人所認為的」。她,從一個弱者成了強者,獨立自主的人,和愛人羅切斯特完全對等,甚且在財力與青春上,男女互換,最後故事還隱喻著自此大男人得依靠小女人生活了,愛情如此結尾,可說是夏洛蒂在十九世紀寫出最前衛的愛情段落,也是她對於男女平權的一種奢想和渴望。

  說來,「簡.愛」簡直是女性版的「堂吉訶德」,只是女性想要改造的是自己的命運與愛情,而男性如堂吉訶德者想要改造的多是政局與社會。

  我自我提問,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妳呢?妳怎麼做?

  先不管妳我。

  我們來看看近代的幾個女性,終生追尋愛情與探索自我才華者不在少數。我念念在茲的文學情人莒哈絲、西蒙波娃、吳爾芙……,或者我心儀的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美國女畫家歐姬芙……,她們都以一種絕對的意志來面對自我的人生與愛情客體,這些都是近代版的「簡.愛」現身說法。

  莒哈絲中年酗酒面容已毀,但絕對的自信讓她從來沒有匱乏過愛情,愛情不會因為年齡增長或面貌毀朽而消失或自棄「誰能六十七歲時還有二十七歲的情人」,西蒙波娃和歐姬芙亦然,都是在年屆五旬之後再遇絕對的愛情客體,生命與之共舞,純粹參與,絕不對俗世價值或僵化陳規繳械對自我生命的期許與對愛情的歡愉可能。

  也就是說,面貌並非決定女人生活的核心,而是來自於心靈的自信決定了女人的生活內容。西蒙波娃說:「一個有才華的女性具有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我念念在茲的一句話,不斷地把這句話拋給女人,但我常得到的回應是虛空。

  絕大多數的女人即使走到了當代,仍泰半被普世的男性價值箝制,因此女人對於自己的身材面貌無限擔憂,整頓身體遠遠比挖掘靈性的功夫要來得多,十九世紀的「簡.愛」,女人的老祖宗品種,卻已然走得比我們都要獨立且自我,追求愛情的終生幸福從未輕言放棄。
  夏洛蒂在二版自序寫道:「習俗不等於道德,偽善不等於宗教,抨擊前者不等於譴責後者。揭去法利賽人臉上的假面具,不等於向荊冠舉起不敬的手。」

  我屢屢讀著這段自序,想著僅活三十九歲的夏洛蒂,在寂寥的荒原上所做的人性呼喚,那人性的呼喚也就是對愛情的深切呼喚。

  讀著「簡.愛」我的愛情翅膀又飛翔了起來,揭掉羅曼蒂克的甜蜜紗幕,愛情剩下什麼?

  我在愛情的鏡子前看見了自我,美麗與醜陋的都是我,慾望與希望的都是我。

  一如我少女時期讀「簡.愛」時,就不斷聽見夏洛蒂那緣於對自我的深切瞭解而不斷發出的吶喊:我愛,我恨,我要,我存在……。

  幾世紀以來,女人終於有了「我」。

  也因為那麼強烈的「我」,而使得「簡.愛」從來沒有過時之虞,她掙脫傳說,依然熾熱地活在我們的心中。就像吳爾芙說的:「作者拉住我們的手,迫使我們跟她一路同行,讓我們看見她所見到的一切;她一刻也不離開我們,不許我們把她忘記。最後,我們就完全沉浸在夏洛蒂勃朗特的天才、激情與義憤之中了。」

  我但願在我生活的周遭,仍不時地見到夏洛蒂的影子。見到夏洛蒂的影子,也就是見到了「簡.愛」。

  妳是嗎?我想妳是,我也但願我是,當一個夏洛蒂的信徒,當一個愛情的信徒。讓心中的理想永遠燃燒,前方總是有路,即使路難行,即使愛情的客體也常缺席,但因我們擁有自己,接受自己,擁抱生命,所以我們不匱乏,不匱乏愛,不匱乏對愛的熱情與想像。

  我在尋找妳,無數個簡.愛,在荒原裡,在城市裡,在黑暗裡,在光亮裡,我看見了簡.愛:破繭的簡.愛,飛翔的簡.愛。

作者資料

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 )

夏綠蒂(1816~1855)是勃朗特三姐妹之中最受矚目、也最多產的一位。她已出版的四本半自傳體小說至今仍廣為流傳。夏綠蒂1816年出生於約克郡索頓鎮(Thornton),排行老三,父親是愛爾蘭籍牧師派屈克.勃朗特,母親瑪麗亞.布倫威爾來自康瓦耳郡彭贊斯鎮(Penzance)。 1820年,派屈克.勃朗特被任命為教區牧師,舉家搬遷到西約克郡的哈沃斯鎮(Haworth)。1821年,夏綠蒂的母親過世,她的阿姨伊莉莎白前來擔起照料這個家庭的責任。勃朗特家六個孩子彼此相伴,在鰥居父親和嚴格姨母的教導下成長。 1824年,年紀稍長的四個女兒被送到科恩橋女子教會學校就讀,《簡愛》裡的羅伍德學校就是這所學校的化身。學校裡惡劣的生活條件致使兩名姊姊瑪麗亞與伊莉莎白死亡(兩人同一年死於結核病),夏綠蒂的健康狀況也從此衰弱。 夏綠蒂的第二所學校是位於里茲與哈德斯菲爾德之間的洛海德學校,她在那裡度過一段愉快的日子,並結交了兩名生命中的好友,這兩位朋友分別以不同樣貌出現在 她的小說中。夏綠蒂後來返回該校任教,不久又放棄教職,決定跟妹妹艾蜜莉合力在哈沃斯設立學校,兩姊妹為此前往布魯賽爾的黑格爾寄宿學校取經。在布鲁賽爾 時,夏綠蒂無可救藥地愛上已有妻室的黑格爾先生,這段經歷後來融入她另一部小說《維萊特》(Villette)。 夏綠蒂的第一部小說《教師》(The Professor)遭出版社退稿,她再接再厲創作了《簡愛》,這本書奠定了她在文壇的不朽地位。夏綠蒂回絕過三門婚事, 1854年答應嫁給父親的助理牧師尼可斯。可惜這段婚姻為時甚短,隔年夏綠蒂不幸死於懷孕併發症。

基本資料

作者: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 )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3-08-07 ISBN:9789862724002 城邦書號:BU6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56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