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史上最G8除靈師01:七星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史上最G8除靈師01:七星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6-04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看史上最惡搞作者八爪魚,如何用無厘頭奇幻作品讓你又哭又笑! ◆人氣繪師ROO量身打造封面繪圖,阿莫囂張氣燄激倍增! ◆附錄爆笑加碼四格漫畫 + 首刷隨書附贈典藏底板與角色書籤卡。 余澄瑄自認自己是個普通人——好吧,一個有著陰陽眼的普通人。 她從來沒有遇過什麼猛鬼妖獸,反倒是身旁圍繞著一堆善良的鬼魂妖怪。 直到十七歲那年,一個神祕算命師告訴她,這都是因為自己擁有奇特稀罕的魂格所致。 而在知道自己所擁有的魂格後,覬覦這魂格的獵殺者,七星之一的山魈也現身了。 「喂,廢物。」 當余澄瑄遇上危險時,挺身而出的不是白馬王子,也不是英勇騎士。 史上最強、最跩、最痞,最欠揍的除靈師駕到!當兩人相遇後,故事真正的齒輪開始轉動! 到底他們的相遇是命中註定?或根本只是一場設計已久的詭計? 「我無法決定我看見什麼。」 「無法控制什麼命運等著我,我也沒辦法判斷那些東西是真是假。」  余澄瑄緊握拳頭,每個字都很堅定︰「但我可以選擇,要不要去相信他。」 【本書特色】 踢妖怪蛋蛋、嗆聲上司、霸氣馴服都市恐怖傳說。 欺負小惡鬼、電擊警察、讓列車出軌── 天上天下,唯他獨尊!

目錄

◎楔 子 ◆ 半塊麵包

◎第一章 ◆ 五百年的蛋蛋
◎第二章 ◆ 一堆鳥屎加起來也不會變成狗屎
◎第三章 ◆ 烏煙瘴氣是邪惡登場的前奏樂
◎第四章 ◆ 就算是怪物也有一塊柔軟的內心
◎第五章 ◆ 講求榮耀的明星賽
◎第六章 ◆ 來自變形童話的殺人魔
◎第七章 ◆ 不是相信什麼,而是選擇相信什麼
◎第八章 ◆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後 記 ◆ 給史上最G8的女孩
◎附 錄 ◆ 比基尼與七星篇 / 櫻井實繪

內文試閱

楔子‧半塊麵包


   2012/12/21。
  
   小女孩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發現自己手中有半塊麵包。

   是用手撕下的痕跡,而不是用咬的那種。
  
   那是自己最喜歡吃的奶油麵包,軟軟的、膨鬆的、剛烤好最好吃的,而嘴裡還有些微奶油香氣,顯然剛剛自己也有吃了一點吧?
  
   小女孩慢慢轉頭,想要找媽媽。

   好像有聽見媽媽的聲音,好像又沒有。  

   天空彷彿有無數紫黑色濃霧籠罩,映出了底下無邊無盡的紅色火雲。

   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在城市各處發生。

   大樓倒塌,路面凹陷,橋梁斷裂。

   火焰在街道間竄燒,滿臉灰煙的人們只能不斷逃竄、再逃竄。
  
   然後,小女孩看見了。
     
   那紅色的身影。

第一章 五百年的蛋蛋


  因為相信,所以我們有了力量。

  「我說。」余澄瑄嘆了口氣,穿著學校制服的她甩了甩肩膀上的書包,一面側頭對身後的那東西低語:「可以別再跟著我了嗎?」

  「那東西」已經跟了她整整半天,從上學開始一直到放學都死黏著不放,活像是忠心耿耿的寵物,自己走到哪它就跟到哪。現在自己走在行人道上,四周很多剛下課或下班的行人,她可不能大聲的嚇退對方,所以只能小聲發出警告。

  只不過「那東西」好像有聽沒有懂,依然慢吞吞跟在余澄瑄身後。少女有些無奈的停下腳步,叉著腰回瞪,而那東西也立刻停下腳步,溫馴的回看著她。

  不是什麼癡漢、變態、暴露狂,而是一隻很可愛、很可愛的狗。

  被狗狗跟著當然沒問題,余澄瑄很喜歡這種可愛動物,也不排斥把晚餐中的排骨挑出來給牠們享用,只不過……

  「就算你繼續跟著我,我也沒東西給你吃。」余澄瑄瞪著那隻「狗」,咬牙切齒,「姐姐明天才發薪水,窮得很!」

  「嗚咿?」狗狗歪了歪頭。

  這隻狗絕對不是普通的狗,光是大小就比大象還大,兩隻眼睛還發出陣陣青光!牠渾身漂亮整齊的白毛,四隻毛茸茸腳上的爪子,在半空上啪嗒啪嗒踩著,肩膀、後腿處繪著紅色刺青,帶著一種古典的圖騰風格。

  絕非動物,而是妖怪。

  這隻不知打哪來的大白狗妖怪歪著頭,明顯會錯了意,發出嗚咿的一聲,迅速趴在余澄瑄身前,還討好的伸出一隻狗爪。

  「你該不會真的要跟我回家吧?」看著這快比自己巨大的狗掌,余澄瑄很頭痛。

  「嗚咿?」白狗吐著舌頭,又歪了了頭。

  余澄瑄看著根本無法溝通的狗妖,忍不住長長地嘆了口氣。

  「嗚咿!」那隻狗妖興奮的叫了一聲,直接趴上了少女的肩膀。


  ——要不是這鬼魂般的妖怪沒重量,少女恐怕得直接扁成一團。

  「好吧,就這樣乖乖待在我肩膀上不准動。」她無奈的說著,一邊走進了雷頓市的地下街,「不准亂叫喔!」

  「嗚喔!」白狗妖乖乖搖了搖尾巴,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少女。

  余澄瑄又嘆了口氣。

  被妖怪跟著的經驗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仍習慣不了。

  她,余澄瑄,就跟所有同年紀的漂亮女孩一樣,長相亮麗、氣質出眾,脾氣有時好有時壞,很普通的一個正妹。只不過她的世界,有個地方與其他人完全不一樣。

  五歲那年,生了一場大病後,她發現自己有陰陽眼。


  「馬麻,爺爺肚子餓。」那年,余澄瑄這一句話嚇壞了自己的娘。

  單純的童言童語?
  也許一次是童言童語,但連續一星期都講著類似的話……

  「三叔說,他晚上都睡不著。」

  「六公想回家看看,他最近心情不太好喔!」

  「爺爺還是很餓,他想吃滷蛋。」

  小女孩的媽媽面色不禁慘白,媽媽的弟弟——也就是小澄瑄的叔叔也同樣很驚恐,因為小澄瑄口中說的,清一色都是家族中已經過世的長者。

  她開始帶著小女兒四處求神問卜,也不知道這種天賦能力是福是兇。這五歲的小小女孩,就好像一塊超強力磁鐵,四周總是飄了無數妖魔鬼怪,老愛圍繞她不斷打轉。

  也許是不幸中的大幸,雖然小澄瑄一直看得到、也吸引著各方鬼神,卻始終沒有過於兇猛的厲鬼欺身,頂多是一些溫和的靈類老愛黏著她不放。

  女孩玩得開心,她的媽媽也算鬆了口氣,卻依然沒有放棄尋找道行深厚的強人異士,希望能徹底讓小澄瑄變回一個普通女孩。

  「喝下這碗符水,保證她自此異能消失,」一個渾身圖滿紅色紋路的乩童搖頭晃腦,兩眼翻白的跳腳大叫:「剎!剎!剎!萬鬼莫近!」

  「這塊水晶收好,它能散發出純正的陽剛地氣,」慈祥的廟公面前擺了一排號稱天地結晶的水晶吊飾,微笑,「就算是最可怕的鬼王,也靠近不了啊!」

  「成為天主的孩子,天國的大門將為妳開啟。」神父喃喃說著,一面用沾了聖水的手指在小澄瑄額頭上畫了個十字,「惡魔再也靠近不了妳,妳安全了。」

  安全個屁。

  全部無效。

  不論是民間信仰還是西方信仰,一個又一個信仰被這小小女孩給打破,每天還是有無數妖魔鬼怪來找小女孩玩耍。

  六歲那年,小澄瑄的叔叔走了,工地的意外帶走了他,

  喪禮上媽媽在身旁哭的稀里嘩啦,小澄瑄看著一個模糊的影子從叔叔身上飄起,還溫柔的向她揮了揮手。

  「叔叔,再見。」小澄瑄懵懵懂懂,跟那影子輕輕道了別。

  一家兩口子的日子依然得繼續過,媽媽只是愛女心切,並不是笨蛋,很快就知道大部份所謂「除靈人士」都只是神棍,連自己女兒身後那些飄來飄去、逗得她笑呵呵的各方鬼神都看不見,根本就半點靈力都無。

  既然本土的不靈,那就去找外面更靈的。

  一天,媽媽帶著小澄瑄來到了中國,一個很大很大的道觀。

  一個號稱有著三十年道行的道士仙風道骨,接見了她們。

  「請看看我女兒。」媽媽期待的說著。

  滿眼迷濛、道士慢慢抬起頭,用深邃的眼光看了余澄瑄一眼。   匡啷!

  「我的天啊!」剎那間所有仙風道骨全部沒了,道士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四腳朝天摔下了椅子。

  「先生,你看我家女兒有救嗎?」媽媽看見道士的反應,心中不由燃起一絲希望。

  「媽巴羔子!神仙下凡啦!」道士再無半點空靈氣息,而是手忙腳亂就要逃走,「她身上的魂逆天啦!」

  「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啊!」媽媽眼角含淚,一手緊抓住道袍。

  「求求妳放過我啊!」道士淒慘叫著,嗤的一聲半件道袍都被扯下。

  砰!

  道觀的大門猛然關上。

  「快來看神仙啊!」門縫後繼續傳出道士尖銳的叫聲,好像一盆冷水澆在媽媽身上。

  這之後,除了這位道士,也漸漸有了些真材實料的人願意看看這位奇特女孩。

  只不過……

  「好可怕的妖孽!」一個白髮老人一邊灑著符,一邊大聲喝咒:「吃符!」

  黃色符紙四散飄盪,卻被小澄瑄身旁一隻大猴子妖怪隨手一抓,全部塞進了嘴裡。啪啦啪啦滿嘴火焰,那猴子吃得津津有味,並隨口吹了一口氣,陰風慘慘中白髮老人被吹得東倒西歪滾了開,只摔得鼻青臉腫。

  「萬能的父,垂憐我們,請賜予我們永恆的食糧——」一個大鬍子神父揮動銀製十字架,卻在幾秒內熔化成一灘銀水,鬍子也隨即也燒了起來。

  「喔嘛喃嘛哩喔喔喔——」拿著草人的黑人女子跳著腳,手忙腳亂撲滅四處燒開的火焰,自己養的十多個小鬼全部被嚇得哇哇大哭。

  「呵呵。」小澄瑄不懂這些叔叔阿姨們在幹嘛,笑得很純真。

  當一個又一個來驅魔的能人異士逃走後,媽媽總算死了心。

  「也罷……也許這能力,是另一種福報。」她心疼地摟著小澄瑄,摸著她的烏黑秀髮。

  小澄瑄到了十四歲以後,媽媽也因為工作關係越來越忙,常常不在家,甚至一個月才回家一次,兩人的互動越來越少,頂多剩每個月放一次生活費在桌上,而余澄瑄也漸漸養成自己獨立過活的習慣,開始就四處找打工機會,賺取自己的學費與生活費。

  而幾年過去,陰陽眼的能力並沒有消失,每天都還是有妖魔鬼怪近身,今天也許是隻大蟾蜍,明天就換成一隻大笨熊,普通人看不到,但余澄瑄可不能當做沒看到——誰能忍受自己上廁所打開門時,有隻比人還大的兔子已經蹲在馬桶上了?

  而除了陰陽眼,隨著年齡增長,她所能「看見」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像是每個人身上總有各種顏色飄浮—--

  紅色是強烈的攻擊傾向、白色是單純無雜質的空靈,有些顏色是令人不舒服的雜色,而余澄瑄隱隱知道,越複雜的顏色代表著這個人的個性越混濁—--

  久而久之,她變得不太喜歡親近人群。

  反正,她的四周總有一大群妖魔鬼怪跟著,也不算沒有伴不是嗎?


  「不得了!不得了!」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將正陷入回憶的少女拉了回神。

  余澄瑄皺著眉停下腳步,看向了聲音來源方向。一個坐在破爛桌子後的男人朝這邊招了招手。

  左邊插了個旗子,用醜得要命的書法寫著「神機妙算」四大字,右邊則是「童叟無欺」,無欺的欺一開始還寫成了「七」,再用毛筆隨便畫了個叉塗改掉。這麼粗糙的行頭,就算是招搖撞騙的也太遜了吧?

  「妳的魂格很不得了呢。」那人一隻手撐著下巴,眼神好像連聚焦都懶,只是隨便的往這個方向看著。

  他一身很像是窗簾的大白衣,上頭用各國文字畫滿了狂草、書法、或是象形文字,有英文也有楔形文字,彷彿藝術品、又好像只是單純的小孩塗鴉,活像個落魄的流浪漢。

  「魂格?」余澄瑄走到那張桌子前,挑了挑眉。

  靠近了點看,這男人雖然穿著破爛、外貌是個鬍渣都不剔乾淨的邋遢大叔,但他身上卻有種不被遮掩的奇特氣質。

  本能的,余澄瑄覺得眼前這人,不只是流浪漢般那麼簡單。

  「想知解答,請給我五十元。」男人伸出一隻手。

  「……」余澄瑄掏出一個硬幣,丟到了男人手上。

  「簡單來說呢,就是靈魂的特性。」那人舉起硬幣,瞇起眼睛打量著,「像厲鬼什麼的有兇狠的詛咒,怨靈有化不掉的怨恨,天下諸靈都有只屬於自己的特殊屬性,一萬種靈魂,一萬種魂格……」

  「喔?」余澄瑄頗感有趣,這理論自己倒是第一次聽到,「照你這麼說,我身上也有著魂格囉?」

  「當然,不然妳怎麼會吸引『雲泊犬』這種高等級神靈?」男人將五十元收進口袋,笑咪咪的說。

  那隻半隻身體趴在少女肩膀的超大白狗,對著男人吐了吐舌頭,而男人也毫不客氣的伸出舌頭吐回去。

  「什麼?」余澄瑄一愣,隨即一驚,「你看得到牠?」

  「不就是一隻很大隻的狗狗嗎?」那男人懶懶打了個呵欠,「放心啦,牠是種溫和的地方靈,保吉祥的。」

  這男人果然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余澄瑄迅速確定了自己直覺。

  「那你知道我身上到底有什麼嗎?」她看著眼前邋遢的男人,忍不住雙手一拍桌子。

  啪!這震動讓好幾個經過的人嚇了一跳,連忙加快腳步離開。   「欲知解答,再五十。」男人不動如山,笑咪咪又伸出一隻手。

  「……」余澄瑄咬牙切齒,又從皮包中拿出五十元丟了出去。

  「妳呢,身上有著千古奇魂,萬年難見、萬中無一的——」男人迅速將硬幣掃進口袋,一面咧嘴一笑,「『九巧玲瓏魂』。」

  「九巧……玲瓏魂?」余澄瑄喃喃重複,「那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講這句話時,四周溫度都降低了好幾度。

  「一個問題五十。」男人光棍的又伸出手。

  「我直接給你一百五十,三個問題!」余澄瑄大怒,將所有財產全部摔到桌上,「什麼是九巧玲瓏魂!」

  人家總說剝皮包就跟剝洋蔥一樣,現在的少女已經欲哭無淚,但心中卻有著怎樣也熄不滅的一股情緒。

  她,要知道答案!

  「九巧玲瓏魂呢,是一種極為難得稀罕的魂魄,它能夠看穿所有靈魂本質,洞悉因果循環,乃至於看破萬千紅塵,是一種最接近真理的『智慧之力』。」男人挖著鼻孔,眼神迷濛,「只不過這樣也有副作用,『九巧玲瓏魂』的氣味太香甜,天下所有妖魔都會對妳的『魂格』趨之若鶩,連陰曹地府、諸天神靈都想得到這奇魂。」

  男子說得玄奇,好像是怪誕不已的怪力亂神,可偏偏言語中帶著讓人不得不信服的魔力,讓余澄瑄不由想起過去自己的所見所聞。

  那些總繞在自己身邊的妖魔鬼怪,那些自己莫名其妙發現的惡意善意……

  「你是誰?」先不管信還是不信,余澄瑄更好奇男人的身分。

  「我叫做北斗,區區一個小人物罷了。」男人笑瞇瞇的回答:「還有,這是第二個問題喔。」

  「北斗?好怪的名字……」余澄瑄猛然回神,驚詫的脫口而出:「呃……什麼?這樣也算個問題嗎?」

  「是,當然算。」男人點了點頭,順便用力拍了拍手,「還有,妳的第三個問題也結束了。」

  「你這——」余澄瑄大怒。

  「混帳王八蛋嗎?我就免費幫妳罵吧哈哈哈。」男人嘻嘻一笑,一面把手中鼻屎抹在牆壁上,「好啦我就失血大放送,再送妳一句話吧。」

  「……什麼話?」余澄瑄努力克制著打人的衝動,深深吸了口氣。

  「雖然有著奇魂護體,但妳氣數早盡,」男人說這句話時,眼中閃過一抹光芒,「能不能活下去——今晚將是關鍵啊。」

  「什麼?」余澄瑄一愣。

  猛然間一陣風在地下街上颳起,讓她眼睛不由得閉了起來。

  這陣無中生有的大風讓許多人都停下腳步,手忙腳亂的抱住頭,而等風停下,余澄瑄重新睜開眼睛時,不知何時,那男人已經不見了。

  而自己身旁的那隻狗狗也不見了。




  太陽西落,走出地下街的少女抬起頭看著天空,此刻的雷頓街道已經逼近傍晚,落日餘暉靜靜灑落。思緒還很紊亂,連身邊那隻大白狗不見也沒什麼心思理會。

  「突然說我身上有著什麼千古奇魂,但我也沒中過什麼獎,也沒特別幸運什麼的……」她重複著剛剛聽到的話,走進了自己平常習慣走的小路,本來熙熙攘攘的人群轉眼間不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前進著。

  「該不會遇上了騙子吧?」

  余澄瑄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一想到空了的錢包,就不由得恨得牙牙癢。

  這裡是一個施工中的工地,只不過這時間顯然沒有半個人上班,空曠而寧靜,只有余澄瑄一個人走著。

  啪。
  一個腳步聲,在自己身後響起。

  「不是跟你們說,別再跟著我了?」余澄瑄嘆了口氣,回過頭想說什麼,「姐姐今天心情很——」

  ——很不好。

  話還沒講完,她就提早住了嘴。

  因為跟在身後的,並不是平常看過很多次的那些傢伙,而是個穿著黑色斗篷的怪人。

  「……」反射性握緊書包裡的防狼噴霧劑,余澄瑄渾身繃緊。

  與之前跟著自己的所有妖魔鬼怪都不一樣,這怪人身上散發出一種隱約的邪惡氣氛。

  血腥,腐臭。

  「晚安。」怪人看不清楚容貌,嘴裡發出的聲音嘶啞難聽。

  他有足足兩公尺的高大身材,渾身都被黑色斗篷籠罩,余澄瑄看不出對方長相與性別,卻能感到了一股讓自己極為不舒服的壓迫感。

  「糟糕了……」余澄瑄腳一軟,身體癱在了地上,防狼噴霧劑滑落身旁,四肢手腳一片冰冷,彷彿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被凍僵。

  不由自主,剛剛那邋遢男人的話又在腦海中重複播放。

  「九巧玲瓏魂呢,是一種極為難得稀罕的魂魄,它能夠看穿所有靈魂本質,洞悉因果循環,乃至於看破萬千紅塵,是一種最接近真理的『智慧之力』。」男人挖著鼻孔,眼神迷濛,「只不過這樣也有副作用,『九巧玲瓏魂』的氣味太香甜,天下所有妖魔都會對妳的『魂格』趨之若鶩,連陰曹地府、諸天神靈都想得到這奇魂。」   「我乃修練五百年的食人鬼——山魈」怪人咧開了嘴,露出滿嘴尖利牙齒,猙獰一笑,「九巧玲瓏魂,我收下了。」

  他的聲音沙啞難聽,還有陣陣腐肉味道傳出。邊說著,他斗篷下的身軀開始膨脹,肌肉賁張,身形越來越高壯。

  妖氣猖狂,怪人滿嘴鋒利牙齒突出,唾液流下了嘴角。

  「想不到我竟能吃到這等級的美食。」他舔了舔嘴角,紅眼中滿是貪婪,「吃了妳後,我的道行一定可以突飛猛進,甚至進化!」
  
  「……」余澄瑄連一個字都回答不了,過去從未看過這麼兇狠的妖魔,現在她只能緊緊抱住自己的書包,微微發著抖。

  怪物。

  面對這等怪物,自己的逃生機率根本低於零!
  也許是被妖壓給壓迫,余澄瑄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意識漸漸模糊。

  「要從哪開始吃呢?」山魈打量著縮在牆角的女孩,興奮的吞了口口水,「嘻嘻嘻嘻,從腦漿開始享用好了——」

  「喂,廢物!」

  正當余澄瑄腦袋中開始人生跑馬燈時,一個柔和好聽,卻又異常刻薄的嗓音響起。
  「別碰我的東西。」

  砰!
  某種東西劃破了空氣,狠狠擊中了食人鬼與余澄瑄之間的地面。

  火焰爆炸激起的氣流讓食人鬼停下腳步,已經快昏過去的余澄瑄出於本能,不由伸手擋住亂飛的氣流與碎石—--

  「什麼?」食人鬼退了一步。

  而余澄瑄從模糊的視線中,看見某個直線朝這邊走來的身影。

  紅色長髮飄動,姿態倨傲無比,一身黑色風衣隨風鼓盪。

  「別碰,我的,東西。」那人又重複說了一次,邊說邊往這邊走來,紅髮在火煙中飄揚,「你這廢物。」

  「除靈師嗎?」山魈舔了舔嘴唇,猙獰看著朝自己直直走來的那人:「我吃過了好幾個你的同伴,也好,就當成開胃菜吧!」

  他的雙手十指已經化為鋒利刀刃,就算是堅硬的花崗岩也能抓成粉末,五百年的妖力在渾身肌肉間鼓盪,恐怖的怪力—--

  「閉嘴。」根本連腳步停下的打算都沒有,紅髮男子隨意,雷電一般的抬起了膝蓋。

  堅硬的膝骨閃電一般,猛然擊中了山魈脆弱的—--

  「……」難以言喻、難以估計、難以形容的痛苦衝擊,山魈面孔扭曲、雙眼翻白的跪下。

  「記得把下面也練練吧,五百年道行卻沒五百年的蛋蛋。」紅髮男子不屑說著:「根本就廢物。」

  看都沒看糾結成一團的食人鬼,他繼續往余澄瑄這邊走來。

  「……」余澄瑄張大嘴巴,看著用撩陰腿踢爆食人鬼蛋蛋的「那個人」。

  腳步停下,那人居高臨下,將臉龐湊了過來。

  那是一張英俊、邪魅的臉龐,男子的五官極為清秀,弧度柔和、帶著優雅的氣息,一對細長的眼眸斜斜的凝望女孩,金色瞳孔中充滿邪氣與靈動,裡頭帶著永遠讓人猜不透的光芒,嘴角帶著微微弧度,彷彿在笑、又彷彿在不屑什麼。

  痞,絕對的不屑。

  那種全世界唯我獨尊的氣息,就好像他是天生王者,生來就要睥睨眾人一般,讓余澄瑄一個字也擠不出來。

  「沒想到叫了雲泊犬來,牠卻跑去去找別人玩了。」紅髮男子審視著快昏厥的少女,一面嘖嘖說著:「要是妳出事了怎辦?等等一定要抽了牠的筋。」

  聽著男人的話,雖然聽不太懂對方話中意思,但余澄瑄心中忍不住暗暗感動。

  眼前這陌生的男人……在關心自己嗎?

  只不過,男人很快就粉碎了她美好的幻想。

  「已經不怎麼好看了,要是再被傷到臉啊手啊腳啊怎麼辦?」紅髮男人冷冷說著:「我可沒興趣收藏一個醜八怪啊。」

  「你——」余澄瑄只覺得腦門一熱差點被氣昏,不知從哪生出一股力氣,將手中書包狠狠甩向了紅髮男人。

  「真兇。」男人閃電般抓住了少女的手,皺了皺眉,「看起來得好好再教育一下。」

  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咬破自己另一隻大拇指指尖,然後在少女掌心寫下一個古怪文字。

  這不知哪國的文字猛然發出一陣燦爛血光,伴隨彷彿要燒近靈魂的灼熱一閃而過,隨即又消失無蹤。

  「你做了什麼?」余澄瑄一愣,剛剛那紅字好像幻覺般消失不見,自己掌心依然乾淨無比。

  「宣示主權。」紅髮男人鬆開了她的手,一面帶著邪惡的笑容。

  「宣示……什麼?」余澄瑄聽不太懂,傻傻又問了一遍。

  「妳這草履蟲問這什麼白癡問題。」紅髮男子皺了皺眉,說著:「這個天地之間所有寶物都是本大爺的東西,妳當然也不例外。」

  完全沒有一絲害羞,這個男人說的非常理所當然,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傑傲不馴的狂傲氣息—--

  「從此刻開始,妳,就是我的寶物了。」   「終於再次相遇了嗎?」北斗在夜晚中狂奔,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十二年前的齒輪,似乎終於要再次轉動了呢。」



  這是第一次,余澄瑄遇到自己看不透的人。
紅髮男子完全不理會他人、完全霸道的發言,衝擊著余澄瑄的腦袋,讓她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應?

  「什……什麼啊?」她傻傻的問。

  「還要我重複嗎一遍?」紅髮男子皺了皺眉,金色眼睛瞇起,「難道『九巧玲瓏魂』有副作用,不但讓宿主變白癡,還會連帶影響宿主的聽力?」

  他認真的嘀嘀咕咕,只讓少女一陣暴怒。

  「我說你從頭到尾就自顧自的在說什麼啊?」她沒好氣的站起來,仰頭瞪著紅髮男子,「什麼宣示主權?我什麼時候又變成你寶物了?」

  「果然是草履蟲才會問的問題。」紅髮男子睥睨著少女,嘖了一聲,「妳從出生起就注定是我的寶物。」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顧自講話而且還講得很理所當然啊?」余澄瑄簡直要氣炸,奮力的一跺腳,「你這樣根本就是無賴!痞子!混蛋!」

  「……」紅髮男子掏了掏耳朵,完全沒聽少女講話的意思。

  猛然,不遠處一聲更大的怒吼蓋過了她的聲音。

  「吼!」是那隻剛剛被一腳踢中要害的食人鬼,現在他一面滿臉發青,面容扭曲的用古怪姿勢站起,一面咬牙切齒,渾身妖力激盪起陣陣陰風。

  「我一定要吃了你!」山魈怒吼著,因為疼痛讓他的聲音變的尖銳無比,「我要先撕裂你,再一口一口把你吞下去,再把——」

  「閉嘴。」紅髮男子連回頭都沒有,直接反手一槍。

  子彈倏地劃過空氣,準確的打在山魈嘴巴,轟然炸開驚人烈焰!

  「本大爺正在講話,你還在旁邊一直唧唧歪歪吵死了。」紅髮男子隨手一甩手上武器,皺起眉頭,「閉上嘴巴。」

  旁邊的余澄瑄終於開始認知一件事情。

  ——這男人根本不可能把乖乖別人的話聽完吧?

  而這紅髮男子使用的武器,毫無疑問是把槍,一把造型精緻的古式短槍。木製槍托上爬滿了金色紋路,一路延伸至槍管,槍身上還有個小小的「D」字圖騰。

  槍?

  「台灣不是有槍械管制條例嗎?」余澄瑄猛然回神。

  「快走吧,我得在『陰界』盯上妳前把妳帶回去。」紅髮男子完全跳過了她的話,自顧自說著。

  「尼悶誰都別想鄒!」山魈口齒不清的摀嘴,一面憤怒大叫,滿嘴鋒利的牙齒有一半以上脫落牙床,嘴巴還兀自吐著黑煙。

  「喔。」紅髮男翻了翻白眼,迅速回身,連對準的過程都省了,直接扣動扳機。

  連續數槍,子彈激烈旋轉後射出,只炸得食人鬼連連後退,怒嚎連連。

  火焰連續炸開,也不知道紅髮男手中用的短槍到底何方神聖,竟然將一頭活超過五百年的妖怪給炸得灰頭土臉!

  「尼這——」山魈雙眼賁紅,活了五百年沒一刻像這樣憋屈!

  看著在火焰暴風中跳腳的食人鬼,余澄瑄不由開始同情這頭妖怪了

  「動靜這麼大,不會把警察引過來嗎?」她有些心驚地看著外頭,自己只是個奉公守法的普通學生,可不想被捲到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中啊。

  「我已經在外面貼了『驅逐閒人』的符咒,製造出了一個充斥靈力的場域,短時間不會有普通人類進的來。」紅髮男轉過頭,皺著眉看著少女,「你以為我像妳一樣沒腦袋嗎?」

  「你別一直趁機噹我!」余澄瑄大怒。

  砰!

  一條巨大的鋼條被摔了過來,紅髮男反應神速,迅速伸出一隻手抓住女主角衣領直接提起了她,一面往旁邊雷電般一躍,跳到了旁邊鷹架上面。

  轟然巨響,塵煙之中那鋼條砸的沙地一片狼藉!

  「放開我!」被紅髮男直接「提」著頸後的余澄瑄臉都紅了,四肢胡亂揮舞著。

  「草履蟲,看看他那副模樣再叫我把妳放下吧。」

  紅髮男瞪著底下景況,嘴角愉快地揚起。
順著他的目光,余澄瑄往底下看去,隨即倒抽了一口氣。

  滿地焦煙、黑霧中,一個龐大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

  「我……要……吃了……你……們……」

  扭曲的聲音傳出,黑煙中透出兩顆血紅猙獰的血眼,一個龐大、邪惡的身形站了起來。滾滾妖力激烈攪扭,四面八方奔騰竄去,余澄瑄感覺自己呼吸一窒,差點昏絕了過去。

  「真不虧是草履蟲,這樣就撐不住了。」紅髮男嘖了一聲,伸出自己的手輕輕握住余澄瑄的手。

  一股溫暖純淨的力量順著他的掌心傳進了她體內,她的意識登時清楚許多,不舒服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你……」余澄瑄晃了晃頭,有些吃驚。
這男的,出乎自己預料的也有溫柔一面嘛?

  颯!

  砰!

  又一根鋼條砸來,將他們所在之處砸的火星四濺,而紅髮男快了一步撈著余澄瑄跳落,兩人落在了離山魈十多公尺遠的沙地上。

  「沒想到竟然是中國的食人鬼一族。」紅髮男子嘖了一聲,食指、拇指交扣,放到嘴裡吹了一聲口哨。

  嘹亮清脆的聲響迴盪,彷彿回應這聲口哨,某個白色的身影從不知多遠的天空猛然往這衝來—--

  砰!

  一隻毛茸茸的大白狗妖怪從天而降,猛然降落在地上,一落地就往紅髮男人那邊狂衝而來。

  是剛剛的那隻大狗妖!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06-04 ISBN:9789861739274 城邦書號:RA60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