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經濟學了沒:熊秉元帶你解讀社會百態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經濟學了沒:熊秉元帶你解讀社會百態

  • 作者:熊秉元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1-0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人生苦短,當思人為財死有何邏輯可言?悲劇是無解的嗎?往日情懷可以重建嗎? 社會失衡,當問犧牲誰比較好?誰該承擔歧視的重擔?公平正義的刻度? 政治紛擾,當知如果多數人都是輸家時怎麼辦?國家需要多久才能成熟? 80篇文章,80件大小事,在經濟學家眼裡蘊涵無限經濟玄機。 華文世界著名經濟學者熊秉元,他的兩篇散文被收錄在台灣高中課文,藉著各種極盡巧思的經濟學比擬,他將帶你深刻體認生命與社會意義。 【精采內容】 四分之一個世紀前,我開始成為專業的經濟學者;課堂之外,其他場合不知碰過多少男女老少,一旦知道我的身分,絕大部分是報以複雜的眼神:帶點客氣、調侃和同情!一般人忍受經濟學者,但是希望保持距離。重要的原因,是經濟學家似乎有一種通病:他們太喜歡自己的學科,所以有點唯經濟學論──一切套用經濟分析,幾乎令人氣結。 例子之一:坐計程車到了目的地,正在掏錢時,計時器跳了一下,司機要多收五塊錢,雙方理論時,司機指手劃腳,車子往前移動幾公分,距離的碼錶又跳了一下,變成要多收十元!雖然只有區區十塊錢,可是有許多人會肝火上升,和司機理論半天,粗言粗語。然而,生活裡有多少場合,一擲千金而不皺眉吝色;區區十塊錢,買個饅頭都不夠,由錢的角度著眼,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因此,經濟學強調成本效益,顯然說不過去──為了小小的十塊錢,何必義憤填膺和大動肝火?對於這種合情合理的質疑,經濟學者當然應該有所因應。而且,除了自圓其說之外,最好還有些智識上的興味。 這本書的內容,是由八十篇短文所集成;短文分成四部分,可以用不同的符號來標示:春夏秋冬,是一種方式;起承轉合,是另外一種;還有,生老病死,也是一種可能。 無論是哪一種符號,其實都隱含兩個層次上的意義:一個層次,是關於表面的社會現象;另一個較高的層次,是如何來解讀和分析這些社會現象。因此,讀者在看這些短文時,不妨提醒自己:對於這些故事(社會現象),作者是如何分析和思索的?對於這些材料,自己又是如何分析和思索的?除了直覺上的價值判斷之外,最好有意識的問一下「為什麼」?

目錄

◎第一部 何不瀟灑一些?~經濟學家的人生哲思 
‧人生目標和經濟分析
‧生命的比擬
‧站在逗點上
‧喜怒哀樂的邏輯
‧道德情操小論
‧比上不足
‧選擇記憶
‧犧牲誰比較好
‧指鹿為馬
‧和粉絲不期而遇
‧海綿刺蝟和傻瓜
‧人生裡的兩支魚竿
‧最後的堡壘
‧為何父不父子不子
‧大頭大頭下雨不愁
‧物理和經濟學點滴
‧何不瀟灑一些?
‧道理淺中求
‧大師的招數
‧蒲士納的便士

◎第二部 悲劇是無解的嗎~經濟學家的理性與感性 
‧人為財死的邏輯
‧報應的邏輯
‧正義的邏輯
‧正義的刻度
‧暴虎馮河值幾個錢
‧亞當斯密也嘆息
‧經濟分析幾時休
‧縱貫法學
‧什麼是好的理論?
‧把文章寫好
‧衝突的起承轉合
‧往日情懷可以重建嗎?
‧智慧的點線面
‧螞蟻和蜜蜂的經濟思維
‧悲劇是無解的嗎?
‧多多益善的曲折
‧讀法律以修水管
‧自由的身影
‧到底誰在貼標籤
‧一本書的啟示

第三  當多數人都是輸家時~經濟學家的社會觀察  
‧半大人和二十仔
‧不是追救護車
‧可以聚眾換偶嗎?
‧駝獸紀
‧裁其跅弛百年樹人
‧一個啦啦隊員之死
‧愛滋器官的價值
‧優雅的關鍵時刻
‧可長可久之道
‧誰該承擔歧視的重擔?
‧市場啟示錄
‧坐在金礦上
‧爾愛其羊就能求羊得羊?
‧文明善後
‧商品的市場和言論的市場
‧當多數人都是輸家時
‧為何不公投綁大選?
‧台灣職棒的可能出路
‧為何不投降?
‧高牆裡外

第四部  在歷史的足跡裡迷惘~經濟學家的兩岸漫遊
‧海峽兩岸的司法女神
‧北京見聞――以小見大
‧北京見聞――經濟活動、時間和空間
‧在歷史的足跡裡迷惘
‧向前看
‧海峽兩岸的同與不同
‧遊學大陸法學院點滴
‧要怎麼收穫
‧台灣有什麼特別?
‧吻一下,值兩百萬
‧序中有亂
‧台北杭州,寶島風情畫
‧中華民國在大陸
‧中華民國在台灣
‧拼圖兩岸三地間
‧到民主之路
‧化古老為神奇和新台幣
‧雁過拔毛的故事
‧國家需要多久才能成熟?
‧台灣經驗停看聽

序跋

〈自序〉二十年如一日


   二十年前,我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二十年後,繼續推出文集,但是時空已經大不相同。一九九三年,我把散文集送給「天下文化」,編輯評估之後,認為「雜文」的市場有限,態度非常保留。高希均教授獨排眾議,認為「天下文化」每年可以負荷兩、三本賠錢的好書。結果,書出之後一週內就再刷,前後刷了二十餘次,並且是當年「金鼎獎」推薦的優良作品之一;那本不被看好的散文集,名為《尋找心中那把尺》。

  二十年來,除了學術論著之外,我一直維持「社普」的寫作。稍有薄名之下,曾有幾家報紙邀請,希望我寫社論,甚至委以「總主筆」重任。我都辭謝,原因很簡單:寫社論要立場明確,還要扣緊時事;散文可以宣揚理念,毋須被是非黑白所羈絆。此外,我曾受邀進入行政體系、擔任政務官,我也辭謝,原因也很簡單:寫文章,自己就可以完成;擔任行政職務,需要折衝協調,EQ要高,遠非我所能負荷。而且,和權力保持一點距離,分析時可以更中性;失的是身在其中的熱鬧,得的是旁觀者清的疏離。二十年以來,不寫社論,不擔任行政職務,始終如一。

  當然,二十年裡,也有許多變化。第一本散文集裡的作品,大多數是在報紙的副刊露面,而且是以筆名「尹明」(隱名)發表;作品增加之後,陸續以本名和職稱(經濟學者)具銜。在台灣的《聯合報》、《經濟日報》、《印刻文學生活誌》、香港的《信報》和大陸的《南方周末》等等,我都曾撰寫專欄。這些散文作品,也曾在大陸以簡體字發行。多年之後,曾有大陸的學生告訴我,看了我的書才轉讀經濟;也曾有經濟學教授告訴我,大學時就是看著我的書學經濟。這些點滴,有點令人意外,真的是始料所未及。

  二十年前,小兒三歲,牙牙學語;二十年後,他即將大學畢業。他的專業是自然科學,書名《經濟學了沒?》是他的主意。就他而言,確實修了經濟學,而且老師不是別人,就是我!
二十年前,紙本書還是主要的閱讀媒介;二十年後,網路世界大行其道。報紙、雜誌、部落格等等,彈指之間,垂手可得,紙本書的市場,大幅萎縮。未來發展如何,令人充滿好奇的拭目以待。然而,商周願意出版這本散文集,我很佩服,也很感念。我也很感謝編輯陳玳妮小姐,她很負責而且效率極高。

  最後,二十年如一日,至少有兩種意義。第一種意義:二十年來,我沒有改變初衷,也沒有改變立場;以社會科學研究者(特別是經濟學者)的身分,寓教於故事/散文。第二種意義:二十年轉眼而過,有沒有沉澱和累積出足夠的智慧結晶,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呢?當然,這個問題,最好由讀者來回答!

內文試閱

人為財死的邏輯?


對於貨幣,人們幾乎已經形成一種本能般的反應;
只要涉及錢,潛意識立刻啟動因應的機制。


  「鳥為食亡,人為財死」,是生活裡常用的諺語。然而,稍微琢磨就能發現,這句諺語有個小問題:沒有食物,鳥非死不可;為爭食物而傷亡,合於情理。可是,對人類而言,財物不是必需品,為什麼人們卻往往為之粉身碎骨,甚至家破人亡呢?兩者相提並論,似乎有點錯誤類比!

  不過,人為財死,確實是精確而深刻的描述。為什麼呢?問題看來簡單,要找到理直氣壯的答案,似乎並不容易。也許,由一個相關的問題著手,要清楚一些:普天之下,絕大部分的人都愛「錢」,為什麼?

  談到「錢」,經濟學者當然有話說。任何一本《經濟學原理》裡,都詳細列舉貨幣的四大功能:錢是計數的單位,可以標示出一塊、兩塊、三塊等。錢是交易的媒介,取代了以物易物的諸多不便。錢可以用來儲藏價值──番茄五天之後就腐壞,貨幣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只要通貨膨脹不嚴重,齧咬紙幣的蟲類不多。最後一點,錢是支付債務的工具,所以,交易毋需現買現賣,而可以先享受後付款。

  然而,了解教科書裡四平八穩的定義,還是無法聯想錢為什麼如此重要。也許,先追本溯源,再回到當下,更能體會到貨幣的重要。

  在古老的原始社會裡,沒有現代的紙鈔硬幣,也沒有貝殼羽毛等等原始貨幣。人們打魚狩獵為生,生活裡最重要的,是謀生的工具,弓箭刀矢之類。對人們而言,不只是帝力於我何有哉,貨幣也是如此──貨幣無關生存繁衍,也無關生活起居,何必重視!

  相形之下,現代生活裡,貨幣的身影幾乎無所不在。對絕大多數人而言,貨幣隱含著行為上的「可能性」,也意味著諸多的「限制」:有了貨幣,可以買食物玩具、汽車洋房等等;無論是必需品或奢侈品,有錢才能享受。另一方面,每個人大概多少都有類似的經驗:口袋裡硬幣剛好差一、兩塊錢,所以買不了礦泉水或上不了公車,不得不先換錢或提錢,折騰之後才動得了身。而且,看到媒體上無所不在的名車豪宅,更能體會到自己阮囊羞澀。因此,生活裡的點點滴滴,日積月累之後,慢慢雕塑出人們對於錢的概念。和其他東西相比,貨幣的地位獨特而無與倫比。對於貨幣,人們幾乎已經形成一種本能般的反應;只要涉及錢,潛意識立刻啟動因應的機制。或者小心守護,避免減損;或者勉力爭取,希望增添。

  由這種角度考量,或許可以解釋許多常見的現象:在餐館裡點菜或在超市買東西時,往往盯著價格看,即使價格之間的差別,遠遠比不上口味差別來得重要。親兄弟明算帳,即使手足之情無可替代。笑貧不笑娼,因為娼所代表的可能是服飾光鮮、手頭闊綽,而安貧樂道是一種價值,卻不容易長久堅持。還有,很多時候,為了數額不大的金錢,往往啟動生理和心理大規模的反應,金額大小和反應強弱,經常不成比例,社會新聞裡,很多鬥毆凶殺的原因,正是為了微不足道的金錢。

  由貨幣的性質,可以了解金錢的重要;而金錢和財富,只是一線之隔:金錢累積之後,就是財富。因此,追根究柢,人會為財而死,是因為貨幣/金錢/財富的特殊性。由演化的角度著眼,貨幣是人類最重要的發明之一。有了貨幣之後,大幅地擴充了經濟活動的空間。人類文明的進展,直接間接都和貨幣有關。然而,由貨幣所衍生出的財富,卻悄然無息地帶來新的問題。

  人為財死,大概就是這些問題比較極端的註腳吧!

半大人和二十仔


延緩成熟的時間拉長,社會將變成什麼模樣呢?

  對於自然科學研究者而言,科技日新月異,可是元素分子的基本結構,千百萬年來一直不變。相形之下,社會科學研究的對象(人)卻今非昔比;而且,人變化的步調,似乎沒有減緩的跡象。

  頂客族(DINK)和「成人子女」(adult children)的現象,已經廣為人知。頂客族指夫妻都工作,但是選擇自己過日子,不要有子女。成人子女是長大成人之後,還住在父母家裡;即使結婚,也是分居兩地;經濟上依賴父母,情感上也不例外。無論頂客族或成人子女,雖然隨處可見,都還不是社會的主流。而且,這兩種現象,只涉及生活方式的選擇,不涉及生物結構的變化──還是同樣的原子分子。然而,半大人和二十仔的現象,是新生事物,而且涉及人的根本結構。

  話說從前,一九七○年之前,心理學界一直認為:人成長的過程,分成幾個明顯的階段;青春期之後,就是長大成人。而且,隨著年齡的成長,由學校畢業,進入職場,再成家養兒育女,是環環相扣的過程。

  然而,一九七○年開始,心理學家發現「半大人」的個案日漸增加。青春期過後,有些人心智上並沒有長大成人;似乎,在青春期和成人這兩個階段之間,多了一個猶豫徘徊的時期。對於這群不大不小的人,心理學家用新的詞彙來描述: 或者叫「半大人」(emerging adult),或者稱為「二十仔」(20-something)。

  行為上,半大人在學校時,沒有明顯的目標;踏出學校後,也不急於找事;常換工作,也常換伴侶。很多的時間和心思,花在自己身上。心理上,二十仔通常不願意作承諾或認定某種價值,他們覺得人生有很多的可能性,值得稍作探索,不急於走進就業結婚定下來的老套。有些具體的數字,可以反映半大人/二十仔和上一代人的差別:在二十到三十歲之間,他們平均換過七個工作;一九七○年的平均結婚年齡,男二十三歲、女二十一歲;二○○九年,男二十八歲、女二十六歲。三分之二的人,有過同居的伴侶。

  半大人/二十仔的出現,不只是學理上的發現,而且有具體的政策涵義。譬如,這群半大不小的年輕人,一但有適應上的問題,既不適合青春期少年的待遇,也不適合成年人待的機構。他們需要的,可能是一種真正的「中途之家」──在裡面待上一段時間,等生理心理都準備好之後,再重新走入社會。

  進一步分析半大人/二十仔,發現他們心理和行為上的變化似乎和他們腦部的發育相呼應。科學界過去一直認為,人類腦部的發育,青春期後不久就減緩而後停止。可是,近二十年的研究卻發現,腦部的發育到二十五歲左右才減慢。而且,最後發展的區域是集中在腦前葉皮層(prefrontal cortex)和小腦(cerebellum),負責情緒控制和抽象的認知。似乎,人類演化軌跡,使心理/行為變化和生理結構進展的腳步,終於能並駕齊驅。對於這種鬼斧神工般的轉折,如果達爾文在世,不知道會興奮或訝異!

  對於社會科學研究者而言,半大人/二十仔的現象有諸多啟示。首先,人的意義,顯然是不斷地被重新界定和充填。其次,一個成年人所享受的權利和該承擔的義務,當然也要隨之變化。最引人深思的,是造成半大人/二十仔出現的原因:社會富裕之後,各種資源充沛,所以有條件讓下一代的人延緩成熟的腳步嗎?

  還好,和頂客族及成人子女一樣,半大人/二十仔目前還只是少數,而不是主流;而且,目前延緩的時光,也只有五年左右而已。可是,如果他們變成社會的主流,人人如此;或者延緩成熟的時間拉長,社會將變成什麼模樣呢? 喜怒哀樂的邏輯

人不是情感的動物,人是成本效益的動物!

   十八世紀的哲學家休姆(David Hume, 1711-1776)嘗言:「理智是情感之奴。」(Reason is a slave the passions.)這是文言文,白話文是:「人是情感/情緒的動物!」

  無論是文言或白話,對於喜怒哀樂、愛恨情仇等,歷來的哲學家和一般社會大眾,無不認為是駕馭人的原始力量。人為情感/情緒所使喚,即使是少得可憐的理性/理智,也只是居於被支配和奴役的地位。人的景況,真是可憫和可悲。

  然而,剛過世不久的法國人類學家李維史特勞茲(Claude Lévi-Strauss, 1908-2009)提醒世人:原始部落裡看來古怪奇特、甚至是荒誕不經的儀式舉措,其實都有跡可尋。而且,種種作為反映了他們的世界觀,背後有共同的邏輯。這位大師的見解,相當程度改變了學界和世人對原始部落的認知。

  當然,原始部落人們的邏輯,和現代物理化學數學(經濟學?)等等科學所架構的邏輯,顯然不太一樣。那麼,對於喜怒哀樂和愛恨情仇等情懷,現代科學是不是也有新的、不同的解讀呢?

  行遠自邇,先從簡單的情境開始琢磨。如果人真的是情緒的動物,那麼動物一旦受到環境裡的刺激,會直接不假修飾地表達喜怒哀樂。可是,非常奇怪,每個人都可以自問:被父母師長責備時,有多少人會回嘴或怒目以對?對於上司或面試的主考官,有多少人會直接宣洩心中不滿的情緒?大概不多,除非打定主意「此處不留人」!

  可見得,對於情緒的運用,還是有規則可循;而且,一言以蔽之,喜怒哀樂的邏輯,就是簡單的成本效益。對上司/主考官/指導教授發怒的成本高而效益低,因此不值得這麼做,做了不划算!

  不過,捫心自問,很多人把氣往父母手足身上出,對於朋友卻客氣有禮得不得了;寧願得罪家人,不願意對朋友稍稍失禮。似乎,家人比不上朋友,這又是為什麼?

  這種現象,所在多有,看起來奇怪,其實一點就明,而且無庸外而求也,就是成本效益的考量:得罪家人,家人還是家人,血總是濃於血;可是,得罪了朋友,朋友可能就不再是朋友,甚至變成敵人。因此,毋須掰腳趾頭加減計算就知道,得罪朋友成本高而效益低,得罪家人則反是。萬物之靈的人們,自然會去彼取此。

  可是,另一種心境感懷,似乎也屢見不鮮:得罪朋友時,不會有罪惡感;做了對不起父母、讓父母失望的事,往往有濃厚的罪惡感。怎麼回事?這種對比,其實也不難解釋。傳統社會裡,家庭要發揮生產消費、儲蓄保險等功能,一起面對大自然的考驗,一起度過人禍天災。倫理關係緊密,才能夠同舟共濟。要使父母子女之間關係緊密,最好在觀念上發展出支持的對應條件;父慈子孝的觀念,就是支持倫常結構的重要條件。

  然而,這不是有點矛盾嗎?可以得罪家人,卻不願意得罪朋友;可是,對不起父母時會覺得歉咎神傷,對不起朋友時卻沒有類似的感受。為什麼?稍稍琢磨就可以體會,這種表面上的矛盾,正反映了人在處理情緒時的粗緻細微處。朋友是一時的,父母是永久的。因此,小的利害上,可以以朋友為重,犧牲父母家人;在長遠的考量上,當然還是要呵護父母家人的權益。
由此可見,對於愛恨情仇及喜怒哀樂的運用,人們還是自覺不自量、有意無意地受到成本效益的影響。精確具體來說,人不是情感的動物,人是成本效益的動物!理智不是情感的奴隸,情感才是受到理智的駕馭和節制!

  事實上,喜怒哀樂的情懷,值得仔細琢磨,而不是哲學家式一廂情願的認定。追根究柢,在大自然的演化過程裡,萬物之靈的人也經歷了漫長的蛻變。喜怒哀樂、愛恨情仇等等,都是這個漫長過程的結晶。
在粗淺的程度上,生物有暖飽情慾的需求;一旦需求得到滿足,生物體自然發出訊號,毋須再做探尋。因此,胃裡塞滿食物之後,會有「飽」的感覺;身上有衣物之後,會有「暖」的反應。同樣的道理,喜怒哀樂等情懷,也是一種生物上的反應,反映了生物體所面對或經歷的情境。在河裡捕著了魚,會覺得欣喜;到口的肥肉丟了,會覺得憤怒,如此等等都是生理上自然而然的反映。

  比較重要的,是這些生理上的反應,除了是生物體的宣洩之外,還有非常積極的作用。具體而言,每一個人生,都可以看成是多回合的賽局(a repeated game)。這一回合所發生的事,對未來會產生影響。因此,喜怒愛樂的情緒,是對已經發生事的反應;除此之外,也對未來有提醒、儆示、刺激、誘發的作用。譬如,學習或工作上達到目標,得到嘉勉,有了「喜悅」的情懷;這種肉體和心理上的狀態,會誘發往後的行為,希望能帶來更多類似的情懷。

  在更抽象的層次上,喜怒哀樂等情緒和理性合縱連橫,發揮互補和合作的功能,希望能保障和增進生物體的福祉。譬如,討價還價不成,「一氣之下」掉頭而去;左思右想猶豫不決,「血氣之勇」直接示愛等等。因此,情緒等於是一種規則(stopping rule),指示生物體放棄眼前的道路,轉換到另一條軌跡上!

  原始社會裡的儀式規矩,有共同的邏輯,值得以理解之。同樣的道理,人類喜怒哀樂和愛恨情仇等情緒,也有隱藏其下的邏輯,值得以理解之——這個世界是有意義的! 優雅的關鍵時刻

生死一瞬間時,優雅變得太貴時,就消失不見了。

   東西便宜就多買些,貴了就少買一些。這是婦孺皆知的常識,經濟學裡名為「需求法則」。這個無甚高論的概念,不僅放諸四海而皆準,即使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依然成立。

   「鐵達尼號」(Titanic)下水時,號稱世界最豪華的郵輪、沉沒不了。一九一二年四月十日處女航,由英國南漢普敦駛向紐約;十四日深夜撞上冰山,兩個小時四十分鐘之後沉入海底。船上兩千兩百零七名旅客和服務人員,有七百零六人獲救,其餘全葬身大海。一世紀以來,鐵達尼號所引發的小說、戲曲、電影、詩歌,幾乎不可勝數。三年後,在愛爾蘭外海,「路西塔尼亞號」(Lusitania)郵輪被德國潛艇的魚雷直接命中,十八分鐘後沉入汪洋。船上一千九百五十九名人員裡,有六百四十六獲救,一千三百一十三人喪生,也是航運史上最慘重的船難之一。

      兩次船難都令人驚心動魄,雖然在知名度上兩者相去很多;對於經濟學者而言,又是可以比較分析的題材。兩艘巨輪沉沒的時間長短不同,可是逃生獲救的比例卻相去不遠:鐵達尼號,百分之三十二;路西塔尼亞號,百分之三十二點六。然而,仔細深究,獲救人員的結構卻迥然不同。在兩艘客輪裡,都分成頭等艙、二等艙和經濟艙。那麼,不同艙別的旅客和婦孺之間,擠上逃生挺而存活的比例,有沒有明顯的差別呢?

      鐵達尼號上,頭、二、三等艙的旅客,生存率分別是百分之六十一點七、四十點四、二十五點三;男性和女性的生存率,分別是百分之二十點六、七十二;相形之下,路西塔尼亞號上,頭、二、三等艙的旅客,生存率分別是百分之十九點三、二十九點五、三十二點五;男性和女性的生存率,分別是百分之三十四點三、二十八。

      路西塔尼亞號的旅客,艙別和存活率沒有特別明顯的關聯,甚至有點反向相關。第二,婦孺存活的比率,在鐵達尼號上遠高於在路西塔尼亞號上。最直接的解釋,是兩艘船下沉的時間不同。鐵達尼號的旅客們,可以相對從容地讓婦孺先上救生艇。路西塔尼亞號的旅客們,比較像戲院失火時的觀眾,大家奪門而出,不分年齡性別身分。一言以蔽之,時間充裕時,即使是面對生離死別,社會規範禮教還是有發揮的空間;相對的,生死一瞬間時,優雅變得太貴時,就消失不見了。因此,人們在大難臨頭時的行為,也可以由經濟分析來解釋。

   以上這些生動有趣的內容,發表在二○一一年第一期的《經濟學視野》(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作者有三位,由著名的瑞士經濟學者布諾佛瑞(Bruno Frey)領銜。然而,二○一一年第三期裡,刊出了編輯致佛瑞的信,質疑他把幾乎相同的文稿,投到四個不同領域的期刊。因為內容有趣,所以幾乎同時刊載。這是嚴重違反學術倫理的作為,他要求作者解釋。佛瑞的回信,也同時刊出;他坦承錯誤,一肩扛起責任。雖然沒有提出解釋,但是保證以後絕不會再有類似行為。

     在國際經濟學界,佛瑞是響叮噹的人物,發表過許多既叫好又叫座的論文;和兄弟瑞尼佛瑞(Rene Frey)是著名學術刊物的共同主編,在歐洲經濟學界可以說是呼風喚雨的人物。「一稿多投、同時刊載」的事發生之後,一世英名即使不是毀於一旦,也要大打折扣。

     可是,為什麼呢?他早已功成名就,不需要靠論文升等爭取經費或爭排名;在學界裡,他應該樹立典範,引領風騷,而不是犯下這種少見的低級錯誤。他有充分的時間取捨,卻在可以優雅的關鍵時刻,留下十分不堪的身影,為什麼?他的作為,似乎令經濟分析詞窮。

       鐵達尼號和路西塔尼亞號,都有許多受害者;但是,同時是這兩艘船的受害者,佛瑞倒是第一位。
犧牲誰比較好?

面對兩難和考驗時,與其訴諸於道德哲學,不如向生活經驗求援。

  「火車駕駛看到前方軌道上有五個人,可是煞車失靈。但是,方向盤沒失靈,他可以輕轉方向盤,轉入另一個軌道,而這個軌道上只有一個人。那麼,你的選擇如何,轉不轉方向盤?」這個假設性的情境,是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 1953-)的開場白。他的課程名為「正義」(Justice),是哈佛最受歡迎的課之一,選修的同學,動輒數百人,甚至超過千人。

  描述完情境之後,他要同學舉手表示選擇如何。結果,絕大多數的同學,選擇轉方向盤、撞一個人。然後,他話鋒一轉,把情境稍稍調整:「前方軌道上還是有五個人,煞車還是失靈;你站在天橋上,旁邊剛好是一個胖子。把胖子推下天橋,可以擋住火車(!)。那麼,你的選擇如何,推還是不推?」再舉一次手,結果迥然不同,剛好相反。這一次,絕大多數的人認為,不該把胖子推下天橋,犧牲一個人救五個人。

  桑德爾請教在場的男女老少(還有旁聽的白髮長者),原因為何。幾位聽眾表示意見之後,他介紹人們思索的兩種依據:後果式思維(consequentialist reasoning),以結果(犧牲一或五個人)來取捨;規範式戒律(categorical reasoning),以道德上的理念判斷是非,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桑德爾的專長是政治理論,由道德哲學的角度解讀問題,順理成章。然而,同樣的情境/問題,也可以由其他更直接的角度來闡釋。

  首先,面對軌道上的一個人和五個人,五個人不該在軌道上,他們是錯的;另外的那個人,是在火車不會經過的軌道上,是對的。然而,絕大多數的人會選擇犧牲一個人,救五個人。取捨的標準很簡單:根據日常生活經驗,根據常情常理,根據輕重大小,多數利益要高於少數利益。而且,深一層的考量是,每個人可以自問:在一個和五個人這兩個群體裡,自己屬於哪一種的機率比較高?簡單的數學,剛好呼應生活經驗的直覺判斷;有五倍的機會,會屬於多數組。因此,無關道德哲學,由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出發,就可以得到合於情理的解釋。

  其次,在胖子出現的情境裡,雖然還是一個人和五個人之比,意義已經大有不同。天橋上的胖子,是善意的第三者;雖然也是一個人,身分上卻和鐵軌上的那個人,有著微妙的差別:鐵軌上的那個人,性質上和另外那五個人類似;天橋上的胖子,性質是旁觀者,和同是旁觀者的自己比較接近。因此,設身處地,自己也可能是旁觀的胖子(或另一種場景裡的瘦子);在輕重取捨上,不再是一與五之比,而比較像是一與一之比。如果是一比一,犧牲胖子就幾乎等於犧牲自己;由同理心的角度,當然沒有理由這麼做!

  在比較抽象的層次上,後果式思維和規範式思維,都是人們生活經驗的產物。依情境不同,人們會援用不同的概念,以面對生活裡的各種考驗。而且,規範式思維隱含的價值判斷――對錯、是非、善惡、高下、美醜等等――並不會憑空出現。在人類長期的演化過程中,逐漸形成這些概念。靈活運用這些概念,可以讓人們競爭存活的能力上昇,希望得到比較好的「結果」。因此,後果式思維和規範式思維之間,並不是截然對立,而是有相通之處。

  大部分人沒有學過道德哲學,但是所有的人都有生活經驗。因此,面對兩難和考驗時,與其訴諸於道德哲學,不如向生活經驗求援。

作者資料

熊秉元

著名法律經濟學家。台大經濟系畢業,美國布朗大學取得碩博士學位後,返回母校;在台大經濟系暨研究所任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領域為法律經濟學和經濟學方法論。目前為(台灣)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並擔任浙江大學法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近年來在兩岸推展「法律經濟學」,漸有成果。兩岸四地大學的法學院裡,擔任講座教授的經濟學者,他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 除學術論文外,出版過《燈塔的故事》、《尋找心中那把尺》、《大家都站著》、《我是體育老師》、《會移動的城堡》、《熊秉元漫步法律》、《法律經濟學開講》、《走進經濟學》、《吃魚的方法》等書,並曾在台灣《經濟日報》、《印刻文學生活誌》、《聯合報》、香港《信報》、和大陸《南方周末》等發表專欄。熊氏是經濟學家,也是散文家;在華語散文界,他與著名的經濟散文學家「頂俠」張五常並稱,有「巨俠」之譽。作品被知名文化評論家南方朔譽為「熊氏散文」,他的兩篇文章被選為台灣高職國文的課文;在華人經濟學界,獲此殊榮僅有熊氏一人。

基本資料

作者:熊秉元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Discourse 出版日期:2013-01-04 ISBN:9789862722909 城邦書號:BK70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