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龍王Ⅲ:芬陀利華公主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龍王Ⅲ:芬陀利華公主

  • 作者:尹晨伊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2-09-2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隨書加贈一張「龍王」人物書籤卡(四款隨機投入,限首刷) ◆尹晨伊繼《神國少女》、《千尋公主》之後,另一暢銷新作! 起始!回歸遠古,初相遇開展!! 化做男身的茉阿,成了龍敖的麻煩小跟班!? 身為阿修羅公主,她愛上了一個永遠不會懂的人。 她深情。 衣帶漸寬終不悔…… 「妳在搞笑嗎?」 她這麼認真像搞笑嗎? 「我做男人時你喜歡我,我就做回男人吧!」 「我、並、沒、有、喜歡男人。」 她不擇手段,威脅利誘。 「茉阿,妳放了我。」 「龍敖,既然打不過我,那就從了我吧!」 她自私。 「我就是自私自利,這天下大亂,生靈塗炭都比不上你活著重要!」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沒想到今日就要在這大海水之中寂滅了。

  昏沉之中,茉阿只覺得水積在胸口,一口氣提不上來。

  她拚命在水中掙扎,一時什麼口訣都忘了,更別說是法門了,就連怎麼呼救都忘得一乾二淨。

  意識漸漸離開之前,只記得眼前有一片彩光……

  這是海中,又怎麼會看到彩光?

  寂滅之前,見到彩光是正常的嗎?

  「小兄弟,醒醒……」再之後,聽到的就是這個聲音。

  不同於父親平日喊人如雷鳴的聲音,這個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帶著磁性的悅耳男中音,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並沒有寂滅。

  茉阿睜開眼睛,一開始的模糊過去,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晰,這是一個男人……
男人?

  她看了半天之後才能確定這是個男人。

  為什麼不能確定呢?因為茉阿心目中的男人不是長成這個樣子的。

  怎麼長得一副女人的樣子?

  「女人?你說我是女人?」

  聽見他這麼問,茉阿才知道自己居然講了出來。既然這樣……

  茉阿點點頭,就這麼坦蕩蕩地承認了。

  「也對。」他自嘲地一笑,「這就我跟小兄弟你兩個人,你總不會說自己像個女人吧?」

  茉阿想了想,雖然心中有點疑義,但還是認真地又點了點頭。

  這個疑義只有她知道,當然沒必要向外人解釋,總之現在就只有他一個人長得像女人。

  雖說這人從海底救了茉阿,但茉阿現在看不出他身上有半點水漬,反倒是她……

  她低頭看看自己平貼在胸前的衣裳,平坦完全沒有起伏,衣衫還解了半邊,似乎被海底的礁石劃破露出半邊胸膛,全身濕淋淋的,就跟從湯鍋裡撈出來沒兩樣,慘況空前,極為難得。

  就說佛菩薩具有三十二相,想要度化誰就用誰的樣子來化現,想變人就變人,想變龍就變龍,想變男人、變女人、變老人……變什麼東西都可以。

  當然,佛菩薩也不是沒事變成「東西」,呃……

  她從小就被告誡不可以看不起「東西」,不論是什麼「東西」,若是修成大仙或是精怪需要度化,這大慈大悲的佛菩薩們也許也是會變上一變。

  茉阿想要變也不是不可以,但要變得天人看不出,那就非得要有累世修習的極大法力。

  以前她剛聽到時就很想試試,偏偏憑她的慧根可能一直到寂滅,到她灰飛煙滅也辦不到,她沒認真地將這個願望放進心底。不過……

  今天她算是達成了願望。

  沒錯,茉阿變成了男人,活生生、實實在在的一個男人。

  這願也不是她真心要許的,但就是實現了。

  這心想事成就是大福報,誰說投身在阿修羅界沒有天福的?

  茉阿公主現在還不知道,還挺沾沾自喜的,但之後卻吃了苦頭,這事告誡她,以後別在心底亂許願,可能會變成不同的結果,而且是她不想要的下場。

  想她阿修羅最美麗的茉阿公主,活色生香的一個絕色公主,現在就變成一個男人了,她低頭看看自己,也不像個男人……

  哎呀,他們怎麼不把她變得更英勇帥氣一點呢?就算沒有九個頭,也長七個大頭,給她幾副獠牙,這才是勇猛啊!

  怎麼窮四大阿修羅王之力,就只把她變成一個娘娘腔呢?

  這樣她要怎麼出去震撼四海八荒,給他們看看六道之中阿修羅的震天功力呢?

  「你是怎麼落入海中的?小兄弟。」

  那個娘娘腔的聲音又響起。

  真是懷念父王那如雷鳴海嘯的威武吼聲啊……

  眼前的男人一身玄色長袍,衣袂飄飄,這樣素衣打扮卻毫無樸素的感覺,就是因為他那張臉。

  被茉阿覺得長得像是女人的臉。

  茉阿正想著要怎麼答,那人又接著說了。

  「這落入海中極為凶險。」

  廢話,誰落入海中不凶險?連凡人都知道的道理還用他說?

  這海裡就連一堆烏龜王八多不是吃素的,更別說海族一些尖嘴獠牙的東西,那獠牙可跟阿修羅帥哥的獠牙不同,一不小心就被一口氣吞了。

  狼吞虎嚥的,哪能吃得出什麼滋味?

  想他們阿修羅美食,那美妙的花朵,一朵朵從阿修羅帥哥的獠牙旁飄入口中,更是帶著銷魂的美感……

  想著想著,咕嚕一聲,肚子出聲,又餓了。

  尤其是美妙的蓮花、蓮藕、蓮子糕……   怪不得她被族人稱為「芬陀利華公主」,就是因為她從內到外,從頭到腳都愛蓮食,無蓮不歡吧?

  茉阿的認知不僅是跟六道眾不同,就連跟她同道的族人都不同,而且差異極大。

  光是能從人家讚歎她如芬陀利華這種白蓮般皎潔美貌,就這麼硬生生地與食物拉上線做奇怪聯想,就無人能出其右,在六道中排得出名來,數一數二。

  「小兄弟,怎麼稱呼?」

  茉阿想了想,還是說出自己的小名。

  「茉阿。」

  話說這六道之中,四海神洲和洪荒之間,多的是尊稱她為「芬陀利華公主」,要知道她名字的人並不多。

  但最近阿修羅的芬陀利華公主倒是切切實實、轟轟烈烈地犯了些事,人都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更何況這宇宙洪荒中的神仙們平常無聊得要命,本來這名山仙山裡,就千年萬載靜閒得沒幾樣事好傳,於是個個一聽到閒話就打心底興奮,這都過了多久了,現在還不傳得四處都是、加油添醋?

  她想了想,還是將自己沒什麼名氣的小名給說了出來,平日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她判斷還是不要把身分講出來穩當些,要是眼前這人也聽過她的豐功偉業,再加上現在是男身,實在不好解釋。

  「小弟茉阿,這位大哥,請問您尊姓大名?怎麼稱呼?」

  「別客氣,舉手之勞不足掛齒,你不必放在心上。」

  這樣的回答不由讓她想了想:原來她的性命還真輕賤得很啊!

  「我的性命是您救的,我怎麼能不知道恩人的名字?」

  既然真真切切地用言語侮辱了她,她怎麼能不記得他的名字呢?

  果然,對方見茉阿如此誠心,也就不再推辭,「我是龍敖,小兄弟你要是休息夠了,就快快上路回家吧!一到夜裡,附近的山精水怪出來晃盪,那就更麻煩了。」

  茉阿她裝作乖巧聽話,頻頻點頭。

  心底又是有些懷疑,這人會不會知道她的身分,從頭到尾都在說話諷刺她?
如果是的話,那就氣人了。

  就算功夫再不濟,若是連山精水怪也不能應付,那可是有愧戰神一族阿修羅之名,她這點爭勝之心還是有的。

  「來吧,把這東西喝下去。」

  茉阿定睛一看,這這這……這是什麼東西?

  龍敖手中拿著一個蚌殼當容器,裡頭裝著灰呼呼的一些東西,隨著海風襲來,陣陣的腥臭味飄來,令人欲嘔。

  「剛才我見你昏迷不醒,臨時弄了一碗,雖然你已經醒了,但別浪費了,快點,就把它給喝了。」

  她盡力維持住臉上的表情,「有什麼作用?」實在太臭了……

  茉阿已經不想探究裡頭有些什麼東西,直接就跳到最後,希望知道那內容會導致什麼結果。

  「喝了會神智清明,強身健體。」

  天哪!幸好她趕緊醒來,不然就要死兩次,一次被水淹死,一次被毒死。

  光聞那腥味,她要是喝下去能不嘔出來,就是修為過人了,怎麼可能會清醒?

  「這裡頭有蚌精的丹元和珠粉,可以增補元氣。」龍敖解釋。

  她看是不止蚌精吧?

  丹元這東西她瞭解,舉凡「不是人的東西」或是山精鬼怪、畜生等等,修習久了就會有內丹和精元,那就是他們的修為所在,跟命一樣寶貴,哪裡是那麼容易到手的。

  又開始想到阿修羅的美食,她是真的想家了。

  那個珠粉就更可怕了,說不定就是蚌精在還沒成精之時,在海底一個髒東西進了殼裡,於是他經年累月地帶著,出垢出液去包著它,終於成了一個珠,上頭還油亮亮地,其實就是髒……

  別人覺得珠很寶貝,叫它珍珠,但阿修羅的茉阿公主絕對不會這麼認為。

  就算蚌珠身居七寶之一,茉阿還是不打算讓它近身。

  「喝了吧、喝了吧?」

  「不不,小弟今日持戒,要齋戒,只好辭謝好意了。」

  「這樣啊……」龍敖點頭,「那就不勉強。」

  於是龍敖仰頭,將那蚌杯裡的東西一飲而盡。

  她瞠目結舌。

  阿修羅原就多疑,茉阿當然不能例外,親眼看到龍敖,卻不得不相信龍敖沒有害她之意。

  畢竟從海裡救了她,又親身「試毒」。

  從海底……咦?

  「龍敖大哥……」她欲言又止。

  以他的年紀,讓他稱一聲大哥也無妨,「小兄弟,有什麼事,你請說。」

  「大哥剛救我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片彩光?」

  龍敖目光一閃,「沒有。」

  她看到那彩光,是他原身的鱗光吧?

  能在這大海水之中救起她的人,絕不是普通的男人,這一點任誰都會在心中計較,除了茉阿以外。

  這公主平日就不將事情往心底放,不論大事小事,全都一併是這個規則,沒有例外,但是……

  救命恩人總要懇謝,不然落下因果,將來也不好收拾。

  何況剛才他說了很多「氣人」的話,要是不回報他,落了因果,一樣不好收拾,她沒那麼笨。

  但要怎麼懇謝,又要怎麼報仇,她心底都是沒有打算。

  該怎麼辦呢?

  也罷,就先跟著他走吧!

  龍敖沒想到自己一時心善卻惹了大麻煩,招來一個來路不明的小跟班。   任誰看這天生仙骨,俊美非凡的龍宮太子都會心生仰慕,自慚形穢,若是有幸與他相處,更覺得品性高潔,無一處可挑剔。

  當然,他也是天龍一族的驕傲。

  武力和靈力的修為在天神眼中自不算什麼,他們注重的是眾生萬民的福祉,大到天下萬民、山川之靈,小到就像在海裡撿到一個孩子,被死纏住不放。

  龍敖對自己也有自信,想也沒想到自己此時正被一個偽裝成男身的小鬼耍得團團轉,還半點看不出。

  「小兄弟,這湖……你可滿意?」

  眼前一個大湖,一望無際,微風吹拂在水面泛起陣陣漣漪,一波波打上岸,那看起來也跟海沒兩樣了,眼前一個景色,倒映在湖水裡的美景隨風蕩漾,又是另一種風情,湖光山色,美不勝收。

  「這……」

  龍敖真是怕他有別的意見了。

  他原本想放這孩子一個人走,但偏偏被他叫住問了一個問題。

  他要是回答了他的問題就轉身走人也沒有事,偏偏他又多管閒事,才讓自己陷入一個騎虎難下的境界。

  「請問哪兒有水啊?」

  當時龍敖聽了這問題,就怔了,眼前不就是海水嗎?

  「覺得身上不太舒服,想洗個澡。」

  「海水不行嗎?」

  「不行,我就是要洗去這一身海水的味道。」

  「……」

  喔,這樣海水不行,他不是海族,不習慣海水也是應當的。

  「海水有什麼味道?」

  「鹹腥味。」

  「……」

  他就是一念之仁,想這孩子好不容易被他救了條小命,現在即將入夜,他到了水邊,就算不被山精水怪給抓了,也被夜裡要覓食的豺狼虎豹給吞了,要是進了惡龍的領域,那就是連他要幫他也沒法子了。

  救人就救到底,既然都起了個頭,不如就帶著他去洗浴,免得他誤闖險地,也當保他一條小命。

  「可是時間已經晚了……」

  見這孩子還是堅持,於是龍敖找了個地方,帶他去了池塘。不料……

  「太髒了。」

  池塘他嫌太濁。

  帶去小河邊。

  「太小了。」

  小河他嫌水流太小,不像海景般波瀾壯闊。

  龍敖也有耐性,就帶著他一直換,手掐起仙訣帶著他飛天遁地,就差沒有五湖四海地繞,幸好水域正屬龍宮的管轄,雖然換了許多地點,他還不算沒有地方去,在新結識的朋友面前失了面子。

  這時他可看出來了,這孩子雖然年歲不大,卻有些因緣學些法術,只是不太精通,不過能跟著他步上祥雲而不受驚,就是有些修為。

  最後帶他到了這湖。

  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湖,就連打上岸邊的水都像海浪般一波一波的,既沒有他所言的海腥味,又壯濶如同大海,這才終於點了頭。

  就這麼從夜至日,日輪天子都駕車準備當值了,茉阿才終於點了頭,轉身脫衣洗浴。

  龍敖趁茉阿不注意時,偏頭嗅了嗅自己的肩頭。

  剛才他說有「鹹腥味」,難道別人見他時,也覺得他一身海味?

  這樣去見客時不是很失禮嗎?

  想他龍宮一向以華美輝煌著稱,可從來沒聽過有人說過出了什麼惡臭的。

  「大哥,你要一起洗嗎?」   龍敖搖頭,出門在外,哪有那麼麻煩,要是身上髒了,他只要持個除垢淨身訣就好,哪有這麼多時間沐浴淨身?

  「這附近不知道有沒有香花可供沐浴?」泡澡還是放點香花的花瓣最好了。
聽他這麼說,他微笑。

  「你笑什麼?」是在嘲笑她嗎?

  「茉阿兄弟剛才不是說我像女人嗎?,現在你動不動就要找香花,這行為不是更像女孩兒嗎?」

  「你懂什麼?我家裡族人每回沐浴或開宴,一連數月都是平常的事,香花果釀、精美蓮食、飲宴歌舞、仙樂飄飄,樣樣不缺,不論男女都是一樣的。」

  「聽起來是個好地方。」

  「你不信我?」

  「怎麼會,你說我便信,有什麼好懷疑的呢?小兄弟別多疑。」

  是嗎?是她多疑了嗎?

  茉阿也不再多想,身為一個阿修羅,疑是要疑一下,但一直在問題上糾纏也不是她的風格,首要還是趕緊讓身體清爽了才是實在。

  她個性好潔,被人從海水裡撈出來已經夠狼狽了,以她執拗的個性,非要在淡水裡洗個澡才痛快,持咒淨身這種事她是絕不肯做的。

  脫下外袍,剛才騰雲駕霧已經差不多乾了,茉阿湊過去嗅了嗅,那味道其實不重,卻還是讓茉阿嬌俏的鼻頭整個都皺出了幾條紋,她嫌棄地把已經乾的外袍放進水裡漂啊漂,又覺得不夠,再持了除垢咒清潔一下,手上的外袍看起來是乾淨了。

  她低頭看看自己,才又覺得這一身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轉身脫去衣服,再低頭看看自己,這男子的身體還是在自己身上比較好搭理,雖然坦胸露背也不好看,但比女身的時候是方便得多,衣裳也好穿脫,就好像現在……

  赤身裸體在龍敖面前也不必想太多。

  最後她索性整個人走入水裡,沉入水中。

  這水色清麗,乾淨得連四面游魚都一清二楚,茉阿剛才可記得深吸一口氣,以她的修為,雖然在水中不能待上太久,但一口氣洗一個澡是綽綽有餘的。

  有她在這裡攪水搗亂,當然魚蝦是不想靠近,可是……

  偏偏眼前不遠處突然出現一堆水泡泡,茉阿眨了眨眼,再仔細看去,她目力不錯,若是沒被限制住在這個男身之中,以她的修為,雖然沒法子像父王一樣化出九頭千臂千眼,但有個三頭六臂,應該是勉勉強強不成問題。

  想想看,三個頭就有六隻眼睛,當然會看得比別人清楚。

  在她胡思亂想之際,只不過一瞬,連眼睛都來不及眨一下,茉阿看見整列的蝦兵蟹將成群結隊擁著一人,由水底悠然上升,看起來頗為自得,而且無視於她的存在,就這麼直直地往她這兒行來。

  沒看到有人在洗澡嗎?沒禮貌。

  茉阿施法在水中穿好衣服,而後也從海底升起,雖然沒有他們海族那麼自如,但也是馬馬虎虎,再另施法訣弄乾了自己,這時也算是整裝待發,眉目如畫。

  雖然有些女里女氣,但還算是俊朗無比的小神一名吧?

  茉阿一邊忙著,一邊就想著……

  她倒是要看看這個人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打擾公主淨身,實在是大膽,一定要好好記下來才行。

  龍敖原本背著手看向四周山色,一派飄然卓越的樣子,感應到來人的蹤跡,他轉身面向湖泊,斂去那恬適舒心的模樣,只在眼底略現喜色……

  湖面才升上人影,他就清朗地發聲。

  「箕,你怎麼來了?」

  當然隨之出現嘩啦啦水聲,又手忙腳亂整裝的就是茉阿公主了。

  「太子殿下要來,怎麼不先說一聲?」

  「我們兄弟又何必拘禮?」

  來人是青龍,眼前這湖正與東海連結著,屬於東海龍王的管轄,而天龍一族最崇高的人除了天子之外,便是太子龍敖,較東海龍王箕為長,也是他的兄長,兩人相處一向融洽,是族內兄友弟恭的典範。

  「我們兄弟難得一聚,這次非得住下來才行……」

  「恐怕不行。」

  聽見這個回答,青龍覺得很訝異。

  「我還有要事要辦。」

  「喔,有要事……」雖然龍敖沒有明說,但青龍好像心裡有數,「是去那兒嗎?沒想到也到這個時候了。」一副感念光陰飛逝的模樣。「以後我們兄弟……」

  龍敖打斷他,「不管是什麼事情都不會改變我們兄弟情誼,我今天會繞來這裡,只是因為路上認得的小兄弟想要一個清澈的湖水沐浴,想不會花費多少時間,沒想到還是驚動了你。」

  「原來小兄弟想洗浴啊……」

  這探子回報太子殿下四處換地方,大家是又驚又疑,原以為是發生什麼大事,青龍轉向了茉阿,「剛才不知道是一家人,多有失禮,小王龍箕,小兄弟該怎麼稱呼?」

  茉阿在旁邊,嗔心頓起,已經生氣了。

  明明這人也不是沒看見她,但就是理也不理,她一定是被看扁了。

  茉阿猜想,要是龍敖不介紹她,她可能就這麼完全地被忽視。   而且開口閉口小王,就是想彰顯他身分尊貴嘛?

  她就算沒有獠牙,也是要露出來表現不悅才行。

  「哎呀,小兄弟笑起來真可愛。」

  「我並沒有在笑。」她咬牙切齒。

  「都露出牙齒了還說沒有……」

  「……」

  「箕,他是茉阿。」

  龍敖在介紹的時候,茉阿仍然裝作乖巧地站在一旁,聽到龍敖順便把他們怎麼結識也說了,她心裡是百般不願,但還是裝成萬分感激的模樣。

  「溺水?」

  這該死的青龍居然又重複了一次。

  這時茉阿覺得沒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芬陀利華公主,實在是太太太明智了,誰說阿修羅沒有天福的,她這不是處處被關照著嗎?

  否則這溺水的消息傳了出去,說有多丟臉就有多丟臉。

  阿修羅是六道之中武力最強大的,阿修羅皇宮就在大海水之下,偏偏她這個阿修羅最尊貴的公主連出個門都會溺水,傳出去不止她不必做人了,連阿修羅道的臉都給她丟光了。

  相較之下,這個龍敖可是比青龍可愛得多了。

  他們是兄弟?

  茉阿雖然有些不認同,但她覺得這也不是不可能,試想他們阿修羅道,各個阿修羅王轄區也是各個不同,就算兄弟不太相似又如何?

  阿修羅道既然在大海之下,當然跟龍族並不陌生,還算是有些往來。

  這青龍既然是龍敖的兄弟,此時茉阿不由得好奇龍敖在龍族的角色。

  「茉阿兄弟這一頭秀髮可真是漂亮。」

  難得這青龍說了句好聽的話,茉阿正想要回答,又見青龍伸出手來想碰她的頭髮,她不動聲色地一閃,讓青龍撲了空。

  「謝了。」

  她覺得這個稱讚是實至名歸,連眼也不眨一下,很自然地接受了。

  茉阿的母后即來自花鬢一族,顧名思義,就是有六道中最美麗的秀髮,會吃會玩,是阿修羅中最善於遊戲的一脈,有這樣美麗的母后,這個好處自然被茉阿給得了,現在有人讚她的美髮,她絕對要坦然接受,否則就辱沒了花鬢一脈,茉阿寧死也不會做這種事。

  龍箕本是高傲的,身為龍子,他的地位崇高,今天卻碰見一個比他更高傲的人,平日讓他仰著頭見的也沒有幾位,對於他這種行為,龍箕反而覺得新鮮,不由得想逗上一逗。

  「小兄弟真是大方。」

  「哪裡哪裡。」

  還真的一點也不自謙。

  龍敖一旁看了也是頗有興味。

  茉阿看起來不像凡人,但又嗅不出一點仙味,似神非神,似人非人,卻在言談舉止之中顯現出非凡的神氣。

  「茉阿兄弟要去哪兒呢?」青龍問了。

  「西荒。」

  龍敖兄弟兩人互看一眼。

  「小兄弟今天可真是交了好運了。」青龍拍了拍茉阿的肩,但又被他給閃開了,他也不在意,只是呵呵地笑,「小王的大哥似是跟兄弟你很有緣,先是在水中救了你,後又正巧與你路途相同要前往西荒。」

  這時換茉阿驚訝了,她轉頭看向龍敖,「你也要去西荒?」

  龍敖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青龍在旁細細地觀察著茉阿的表情,茉阿驚訝的表情不像作假,這讓青龍安了心,他剛才故意暴露了太子龍敖的行蹤就是要試他。

  太子獨身前往西荒,原是要拜見一位上神,這件事連在他們天龍一族都是機密,怎麼可能這麼湊巧,在水底救了一個俊秀的孩子,又剛好要一同去西荒?

  「你獨身一人前往西荒做什麼?」

  「拜師囉!」

  又是一個尋仙求道的小兒了。青龍下了這種判斷。

  「西荒大澤雖然名山遍佈,但妖怪也多,凶險異常。」

  「我知道。」茉阿漠然點頭。

  「小兄弟為何獨獨選西荒去拜師呢?」

  「都是家中長輩的意思。」

  也對,他這種年紀,自己怎麼作得了主?

  青龍還想再問,但龍敖卻阻止他,「夠了。」

  龍敖對茉阿並無戒心。

  「茉阿兄弟,既然我們同道,那小兄就送你一程如何?」

  有人送哪有不好的道理?

  阿修羅跟龍族同行本來就是常事,茉阿當然就歡天喜地答應了。

  她本來就是好遊戲不事生產的個性,現今不用費力就能飛天遁地,海中遨遊,這種好事當然也就只有跟在龍族身邊才有,她再笨也知道要趕緊答應。

作者資料

尹晨伊

流行文學作家與編劇。 曾任電視節目企編,參與廣告拍攝、撰寫青少年假期讀物、劇本改編、原創小說等文字創作。 個人暢銷著作數十部,包括:《阿修羅》、《千尋公主》、《好吧 誰教我愛你》(以上為商周出版)、《檣行千里》系列、《惡魔的仙度瑞拉》系列(以上為高寶出版)、《純金貴公子》、《愛上女主播》、《情定大飯店》等。 尹晨伊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pages/yin-chen-yi/360384242901 尹晨伊微博:t.sina.com.cn/1764397654/profile 尹晨伊痞客邦部落格:lisafangfang.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千尋公主》 《好吧 誰教我愛你》 《龍王Ⅰ阿修羅》 《龍王Ⅱ蒲牢》 《龍王Ⅲ 芬陀利華公主》

基本資料

作者:尹晨伊 繪者:綠川明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Message文學信差 出版日期:2012-09-24 ISBN:9789862722367 城邦書號:BH702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