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好吧 誰教我愛你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為什麼傲慢總是會遇上偏見? 像他這樣的天之驕子,總是不屑於博取女人青睞, 女人只要扮演好花瓶的角色就可以,但不會是他的心靈伴侶。 他也不是故意這樣,誰叫她們曾讓他傷透了心! 原來他把她當花瓶……有沒有搞錯? 她只是聰明不外露,但絕不是他以為的那種人! 雖然他也為她做了小小的改變,對別人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改變。 但是……這點改變卻也深深地撼動了她。 成見淹沒了對彼此的好感,但總有對抗累了的時候, 這時不禁想著, 會不會其實你真的是該配我的那個人, 會不會我們之間,真的能有雨過天晴的那一天?

內文試閱

  年少的感動愈是銘心,傷害也是刻骨。

  莎夏小時候長得並不漂亮,她的出生是年幼無知父母激情的悲劇,家裡不寬裕,可能因為沒人細心照料的關係,有些營養不良,面色青白,四肢瘦長,臉頰沒什麼肉,並不是一眼就很討喜的模樣,跟現在的天姿絕色相距甚遠。

  雖然長得不起眼,但莎夏卻有過目不忘的能力,五感又強,尤其是聽力,她可以聽見很細微的聲音。

  而這些能力對於一個老是在吵鬧家庭生存的小孩更是折磨。

  如果不乖就送走妳。

  送給別人養吧!

  自己都養不活了,還顧得上誰。

  這是她父母最常掛在口中的幾句話。

  後來他們也真的這麼做了。

  貧賤夫妻百事哀,本來就缺乏感情基礎的小夫妻,在生活的折磨之下更是缺乏情義,而生活對不值得的人總是殘酷,他們也不掙扎,就任自己墜落至底層,並將惡果推到他人身上,在他們看來,孩子就是拖累他們的起因,當然不避孕的對方也是罪人一個,不過……

  分手當然也要把孩子處理掉。

  所以當聽見有研究機構專門針對有特殊能力孩子做超自然能力研究時,這一對夫妻就興沖沖地把孩子送去。

  但小莎夏哪有什麼超能力?

  他們偽造了琳瑯滿目的履歷,愚蠢得以為可以騙過研究人員,想著可以拿到的酬勞和甩開的麻煩,還自認聰明絕頂。

  但威廉‧茹絲凱在第一眼看到那個可憐兮兮像失怙雛鳥的孩子,心就軟得一塌胡塗,她倔強的眼中隱含著淚水和恐懼,當他看進她眼底卻仍清澈見底,沒有受到任何污染。

  於是他默認了欺騙。

  再過一陣子,這個姓湯的小女孩就成為他的女兒,變成莎夏‧茹絲凱,他是花了一點錢,他們也以為獅子大開口了吧?但威廉願意。

  如果貪婪的湯姓夫妻知道威廉願意為莎夏出上更多的錢,可能會極為後悔。

  而長大後的莎夏立誓不再讓自己陷入悲慘無助的境界,在很多的場合她都保留了「湯」這個姓氏,就是為了記取教訓。

  今天,莎夏跟養父約在「梅心」用餐。

  「梅心」是一家歷史悠久的法國餐廳,莎夏小的時候覺得「梅心」等於「沒良心」,因為收費昂貴驚駭了她小小的心靈。

  在這裡吃幾次飯能買幾個小女孩啊!(無誤)

  當她把想法就這麼直爽地講出來時,而且是眾目睽睽之下,讓當時還是「綺年玉貌」的威廉老爹頓時尷尬起來。

  社會再怎麼開放,人心還是險惡,聽到這些話,難免有人會想到戀童變態。

  偏偏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就算是,也沒人想被知道,何況他那麼純潔,又怎麼願意他的心肝寶貝女兒們被人閒言閒語。)

  孩子們懂事,長大以後,也不常在外人面前喊他爸爸,作風也跟父親一樣低調,這讓威廉避開很多解釋上的麻煩。

  偶爾看到八卦雜誌亂寫一些豪門秘聞牽扯到她們,威廉就會非常憤怒,這也養成這四姊妹平常低調的習慣,不想讓父親心煩。

  莎夏走到梅心餐廳的櫃台,櫃檯是工作二十年的陳經理,也算是從小看著她長大,見到她露出一個熟悉的笑容。

  「湘君小姐,妳遲到了。」

  「陳阿姨,我爸已經在裡頭等了?」

  「是啊,來了好一會兒,妳等等,馬上有人領妳進去。」

  入口有一片美輪美奐的水族箱,莎夏退至一旁等待,欣賞著五彩的游魚和水草。

  在等候領檯的時間,一個身材嬌柔,穿著繁複設計禮服的甜美女郎從門外緩緩走近。

  「歡迎光臨,小姐,請問您訂位了嗎?」

  「嗯,等一下,我等個人。」

  在陳經理輕聲問候之後,那個回應聲卻讓莎夏驚駭地抬起頭來。

  和田思云在這種場合重逢,是莎夏怎麼想也想不到的。

  「學姊,好久不見。」

  她嬌膩的聲音更是讓莎夏還沒吃飯就覺得反胃。

  「宋夫人,妳好。」

  這個回答夠疏遠了吧?莎夏不想跟她裝熟。

  田思云是富家千金,出現在「梅心」這種地方也不奇怪,雖然以前沒有跟她「巧遇」過。

  但她不是早幾年跟宋成寬雙雙出國了嗎?現在雙宿雙飛又回來?

 既然是夫唱婦隨,那宋成寬還去騷擾石雅立做什麼?

  田思云面對莎夏冷淡的表情,眼中旋即泛起水霧,「學姊,妳是不是還在怪我?」

  這麼會演,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如果是以莎夏當年的脾氣,這句話就會衝口而出,但現在真正準備去演戲的人可是她,她才是專業人士。

  年少無知的時候,田思云可沒少讓她吃虧,教會了她不少東西。

  裝作一派天真隱身在宋成寬和她的身邊,動不動就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時不時放支冷箭射向大剌剌的莎夏,讓她明明即將流血至死還當田思云是大大的好人。

  當發現真相時,她恨自己怎麼沒死啊!

  不過,莎夏現在沒那麼嫰了。

  「哪裡的話,田小姐指的是什麼?」

  她總不會在大庭廣眾下把自己當小三搶人男友的事情說清楚吧?

  身邊的陳經理眼神中帶著好奇。

  是的,愈多人觀看,田大小姐就演得愈起勁,眼看著淚水盈盈,快要掉落眼眶。

  「怎麼了?」

  宋成寬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個影像。

  「湘君?」

  該來的人總是會出現。莎夏面無表情地轉身,「宋先生。」

  宋成寬變化不大,頂多是成熟了點,眼角多了幾道紋路,打扮正式了,看起來很成功,一副英俊的社會菁英模樣。

  左邊是前女友,右邊是楚楚可憐的現任老婆,莎夏倒要看看宋成寬怎麼做,會衝動出來護妻?以前田思云只要使出這招,宋成寬就會對還是女友的她耳提面命。

  湘君,不要老是針對思云好嗎?我跟她沒什麼的。

  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莎夏也真的笑起來了。

  還是宋成寬會顧及面子裝作沒這回事,雖然田思云看起來是受了委屈。

  「妳也來吃飯?」宋成寬說了一句平淡的話,無從判斷他的心情和想法。

  但在餐廳遇見說這種話,倒是有些蠢,尤其像他這種玉樹臨風,風采迷人的男人說出蠢話,更是效果驚人。

  莎夏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反而轉向陳經理,「我說陳阿姨,來你們這裡的人都是做什麼的啊?」

  陳經理掩嘴笑了笑,很聰明地不置一詞,對前來領檯的侍者說,「帶莎夏小姐去她的座位。」

  莎夏才走了幾步,聽見宋成寬的話卻不由得腳步停頓。

  「你好,文傲先生訂席,麻煩帶我們去包廂。」

  「請跟我來。」

  文傲也在這兒?

  宋成寬是建築師,跟文傲扯得上什麼關係?

  難道人要是倒楣,就算是平行的線,也會纏成千絲萬縷糾結成團?莎夏心裡浮上這麼一個想法,帶著哀怨的無奈。

  雖然先走一步,但她可以感覺得到田思云和宋成寬的目光。

  領檯帶位至威廉訂的位置,他一向不愛訂包廂,這是他的習慣。

  威廉老爹每回帶著女兒出門,就恨不得向所有人炫耀他漂亮乖巧的女孩們,坐在包廂內如同錦衣夜行,沒人看到,當然也不能滿足他的「虛榮」心理。

  莎夏在父親面前落座,從眼角餘光能看到田思云得意的表情。

  田思云爭勝心很強,這次巧遇她認為自己大獲全勝,先是帶著宋成寬表演出伉儷情深,再來又有名人設宴,光是在餐廳的位置,她就心滿意足,覺得打敗和名不見經傳的外國佬一起用餐的莎夏。

  宋成寬不動聲色地偷看著與莎夏共餐的外國人,年紀有些大,但莎夏和他的舉止親暱,互動也極為自然。

  他們是什麼關係?

  「沒想到學姊現在挑男朋友的範圍愈來愈廣了啊!」田思云冷不防來這麼一句。

  「閉嘴。」

  「怎麼?事實擺在眼前,我說一兩句你就心疼了?」

  宋成寬不再多說,他不想在外頭與她鬥嘴。

  一個人再怎麼心機重和隱忍,也不可能瞞一輩子,他終究是看清田思云的真面目了,只能怪自己笨,陷入了對方的陷阱,和心愛的人漸行漸遠,後悔莫及。

  但最近他經常想起自己指責莎夏欺負小學妹田思云的往事,原本清明的心卻讓悔恨矇上污濁的顏色,後悔和氣憤在他閒下來的時候不住地折磨他,連帶著影響他與田思云的夫妻生活。

  無疑的,他們是一對怨偶。

  門當戶對、互相怨懟,卻在表面上維持一個恩愛夫妻的假象,欺騙世人的眼光。

  看著嬌小的田思云施施然離開,莎夏突然有回到從前的錯覺,那種覺得自己又笨重又醜陋巨大的感覺。

  在學生時代,田思云總有辦法用一些語言讓她覺得自己是個怪獸,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莎夏,妳今天可愛極了。」威廉從不吝於稱讚自己的女兒。   「老爹當然這麼說。」

  威廉很驚訝,莎夏居然不知道自己有多美麗,偶爾有遊客經過莎夏身邊,都投以驚艷的目光,她難道看不到嗎?

  就連他也想像不到,當年帶回來的小小雛鳥,在羽翼豐滿之後,竟然成了一隻美麗的鳳凰,而他可愛又美麗的莎夏,竟然看不見自己的美麗。

  在很多時候,她都覺得自己還是當年被丟棄的小女孩,覺得毫無可取之處,自卑到了極點。

  她在青澀的青春期過後開始展現她獨特的美麗,也開始她的模特兒生涯,先是在一些平面雜誌上客串,後來走秀。

  威廉雖然不希望女兒那麼早就拋頭露面,但認為莎夏打工賺錢的行為有益於面對她童年的陰影,也勉強自己同意。倔強的莎夏從來沒有告訴外人自己跟茹絲凱集團有關,一切都是靠她自己一點一滴奮鬥而來。

  老天給她天賦,再配合她的努力,讓她年紀輕輕就晉升為超模,後來茹絲凱由她代言反而得益不少。

  現在威廉擔心的是莎夏的感情著落,她跟石雅立這些年的糾纏不是真的,他在旁看得一清二楚,心裡也著急。

  莎夏心不在焉地回應著父親席間的問話,講到即將拍攝的工作,她吃得很少,幾乎是食不下嚥。

  「怎麼了,莎夏?」威廉老爹看出事有蹊蹺。

  「老爹,剛才那個人是宋成寬。」

  聽到這個名字,老爹的臉色一沉,他雖然沒見過宋成寬,但也是聽過他的名字,任何一個父親對於曾傷害自己女兒的人,應該都不會有太大的好感,更何況他一向對這幾個寶貝女兒很溺愛,幾乎是疼入骨子裡。

  「那個女的就是他的老婆?」

  莎夏點頭,「嗯。」

  莎夏在跟宋成寬戀愛的時候就已經是知名的模特兒,但在宋家父母眼裡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模,在他們交往的時候,宋成寬又沒有把父母之間的衝突告訴她,莎夏無從反應,另一方面又有田思云在旁伺機而動、虎視耽耽,多方組合之外,就勞燕分飛了。

  也許分手原本不是唯一的選擇。

  如果宋家知道莎夏是茹絲凱家的二小姐,會有另一種結局。

  但莎夏也不屑這樣得來的感情,在她心底,宋成寬究竟是背叛了她,他就是覺得她見不得人,才會背著父母偷偷跟她來往,明著讓田思云出現在各式場合,最後假戲真作,田思云就上位擠掉莎夏,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莎夏是第三者,當田思云在宋家長輩面前使出淚漣漣那招時,宋成寬就變成被美貌一時迷惑的無知青年,而莎夏就是邪惡的蜘蛛精。

  「莎夏,這句話在很多年前我就想講了。妳有什麼事可以跟老爹說,老爹會幫妳出頭的。」

  「我知道。」

  「那妳當時為什麼沒說?宋家嫌妳拋頭露面,老爹可以去說,我們堂堂正正做事,沒什麼好丟臉的。」

  「本來就是。可是就算老爹替我出頭,他回頭了,我也不想要了。」莎夏笑了。

  老爹心疼她那笑容,他看得出她受傷的底層,一如當年那個驚懼恐慌的小女孩。

  「那也要給機會讓老爹替妳出氣。」

  「好,老爹有機會就幫我出氣吧!可是事情都過去了。」

  「我到現在還氣得半死。」

  父女相視而笑。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文傲在「梅心」設宴款待新的場景顧問時,並不知道蕭一閣教授介紹的得意門生宋成寬建築師竟然跟莎夏有關聯。

  當宋成寬那嬌美可人的妻子開口之後,確實讓他驚訝一番。

  席間有薩奇、李宏,再加上宋氏夫妻和文傲自己,這個包廂不過五個人,李宏招呼宋成寬和田思云坐下,與文傲寒喧。

  「世界真小,在外頭遇見以前學校的學姊,也許你們也知道這個人,就是莎夏小姐,誤了一點時間,真是對不起各位。」

  「莎夏?」

  聽見這個名字,最近老走小姨子路線討好新歡的薩奇有些坐不住了。

  「是啊,還跟一個外國人坐在一起,對方好像有些年紀了,剛才來不及介紹,

  不知道是不是新認識的朋友。」

  文傲皺起眉頭,對這位宋夫人隱含的語意有些不太欣賞。

  「夠了,思云。」宋成寬低語。

  「莎夏小姐是我們新戲的女主角。」文傲刻意這麼說。

  薩奇聽到與莎夏共餐的「外國人」,更是坐不住了,他最近和湘堤的情感升溫,已經見了雙方家長,自然對莎夏身邊的老人有所認知。

  未來丈人和小姨子都在場,他可不能錯過這個討好的機會。

  「不好意思,我告退一下。」

  「等等。」

  薩奇正要起身,卻被文傲伸手攔住。   「李宏,請他們開一瓶十年以上的LaRomanee-Conti替莎夏小姐送去,另外再把他們的帳單併入我們這邊。」

  薩奇聞言就又坐回去,「很會獻殷勤啊!」

  田思云嬌笑。

  「頂級的紅酒,看來莎夏學姊又擄獲一個男人的心啊!不知道與她共餐的男仕心中作何感想。」

  宋成寬心裡被刺了一下,對田思云冷面相對。

  文傲微笑,「宋夫人,莎夏是我們新片的女主角,而且是臨危受命,幫了我大忙,她在這裡用餐,由我來付帳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個話題自此暫歇。文傲是個眼利的人,雖然不知道這位宋夫人的來歷,但對她事事針對莎夏的敵意已經瞭然於胸,那進來包廂就不時失神神遊的男人宋成寬應該就是唯一理由。

  文傲有耐心地等待莎夏的出現,知道她必會來致意以示禮數周全,所以當莎夏挽著父親的手出現在他們包廂外頭時,他早有心理準備。

  她今天一身白色雪紡輕紗,彷彿飄逸的美麗精靈,而身邊的老紳士也是一派優雅,看得出來名門氣質。

  「看看,哪裡來的美女啊!」薩奇嘴甜地說。

  「薩大哥你好,導演你好。」

  「文傲,叫我文傲。」他特別糾正。

  田思云斜睨著丈夫,又將眼睛瞟往莎夏,有種不屑她周旋在男人之間的感覺。

  「莎夏學姊,不幫我們介紹一下妳今天的男伴?」

  莎夏自然知道她的心機,她是直了一點,但田思云現在的手段莎夏也看多了,反而覺得好笑,可以應付自如。

  「我不是她的男伴。」威廉老爹先行一步開口。

  莎夏微笑,想起剛才老爹口口聲聲說要替她出氣,現在他打算出招了吧?

  薩奇在席間穿梭,很快地站到威廉老爹身邊,「茹絲凱先生,我是薩奇,您還記得我嗎?」

  「嗯,你是湘堤的男朋友。」

  聽到「男朋友」三字,薩奇一顆心簡直飛上雲霄,這代表他得到家長認同了,他咧開嘴,露出大大的笑容。

  「茹絲凱?」田思云驚了一下,「莫非這位先生就是威廉‧茹絲凱?」

  威廉老爹挑起眉,「喔,這位小姐認識我?」語氣卻是冷淡很多。

  田思云怔了,沒想到這個外國佬是茹絲凱集團最大的股東,但以莎夏的身分攀上茹絲凱集團的金主也是可能的,她不正是他們的代言人嗎?

  文傲上前自我介紹,「茹絲凱先生您好,我是文傲。」

  「文傲先生,剛才讓你破費了,莎夏說過幾天就要拍攝,在工作期間,就麻煩你照顧了。」威廉老爹笑著對文傲說。

  在旁邊聽的田思云大為驚疑。

  這是什麼狀況?

  一個曖昧的金主委託另一個男人「照顧」她?

  田思云挽住宋成寬站起來,「莎夏學姊真是令人羨慕,也替我們介紹一下吧?」

  宋成寬雖然不情願,他並不想讓莎夏難堪,他也心疼她的處境,但在這種場合卻也只能任田思云擺布。

  莎夏仍然挽著父親,而威廉慈愛的拍拍她的手背替她定心,這一切的舉動在田思云眼底都成為另一種污穢的解釋。

  莎夏靠在父親身上,有種安全又安心的感覺,在這個時候,老爹成為她的支柱,他要為她出氣。

  「我替你們介紹。這位宋先生,是我以前學校的學長,而旁邊的是他的夫人田思云。」莎夏稍稍退開父親身邊,「兩位,這位是我的父親,威廉‧茹絲凱先生。」

  威廉老爹伸出手,「初次見面,兩位,很高興認識你們。」

  莎夏看到田思云臉色由白轉青,細細品味那種感覺。

  感覺不錯。

  終於懂得剛才老爹那話的意思,「出氣」原來是一種健康的行為,老是處於挨打的處境對身心發展不利。

作者資料

尹晨伊

流行文學作家與編劇。 曾任電視節目企編,參與廣告拍攝、撰寫青少年假期讀物、劇本改編、原創小說等文字創作。 個人暢銷著作數十部,包括:《阿修羅》、《千尋公主》、《好吧 誰教我愛你》(以上為商周出版)、《檣行千里》系列、《惡魔的仙度瑞拉》系列(以上為高寶出版)、《純金貴公子》、《愛上女主播》、《情定大飯店》等。 尹晨伊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pages/yin-chen-yi/360384242901 尹晨伊微博:t.sina.com.cn/1764397654/profile 尹晨伊痞客邦部落格:lisafangfang.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千尋公主》 《好吧 誰教我愛你》 《龍王Ⅰ阿修羅》 《龍王Ⅱ蒲牢》 《龍王Ⅲ 芬陀利華公主》

基本資料

作者:尹晨伊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Message文學信差 出版日期:2011-09-19 ISBN:9789861209647 城邦書號:BH7025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