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千尋公主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尹晨伊繼《神國少女》之後,另一暢銷新作! ◆特別收錄:甜蜜番外〈狐心高照篇〉、《神國少女》珍藏版番外 讓你一次看個夠! ◆華麗漫畫教主三月兔精心打造人設!隨書加贈「六大主角」Q版人設拉頁海報! 轉世春秋十七載,管妳變醜變壞我都愛! 鷹族公主文文被狐王旻杉搶走,偏偏文文已經許配給龍王,因此天界展開一場奪人大戰。 另一方面,文文跟旻杉朝夕相處,漸漸對他有好感,但旻杉對她總是若即若離,最後為了避免鷹狐兩族廝殺,文文殉國了,且留下「不再露出真心」的話語。 旻杉尋找十七年後轉世的公主,在沿海兩家連著的龍王廟,有兩個龍王聖女,這下問題來了,一個長相可愛,一個長相普通且滿口謊言,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文文?

內文試閱

  陰雨連綿。

  天空一片黑,舖天蓋地的潮濕陰暗,這場雨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雨這這樣下,許多靠海的村落都已成災。

  是什麼事惹得龍王發怒?

  沿海各村紛紛請了祭師求雨,卻不見起色。

  這個時候還有行人在趕路?

  這麼特別的時間,這麼惹眼的長相,實屬怪異。

  這兩人一看就知道是主從身分,主事者走在前方,有一種無法準確形容的高貴氣質,令人幾乎不敢直視,而那雙眸子……

  目光猶如閃爍的星光不定,顧盼之間,彷彿閃著銀光,隨時會變幻出機巧智謀似的,美麗得不像是個凡人。

  他身披著銀白狐皮大氅,那毛皮如同天生就是他的裝飾,衣飾與冠冕一般恰如其份;而他的容貌更為驚人,再不會有任一個男人能生成這般俊朗,讓人見識到男子也可成絕色,這令人讚歎的容貌在他身上卻是如此渾然天成,十全十美,半分增減不得,讓人不得不羨慕。

  「陛下,要不要找個地方避雨?」隨從恭謹地問。

  就連這個隨從也不是泛泛之輩,濃眉之下有一雙男人少見的鳳眼生威,同樣閃著狡詐的機巧光芒,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就是過於鋒芒外露,不像主子能將自身意識隱藏在朗星般眸子之後,不易為人察覺。

  悲哀的淒苦在那眼中一閃而過,幾乎讓人注意不到。

  「不,我們等到了長老那兒再休息。」

  「是。」

  他一咬牙,「以我們的速度,再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到了。」

  「陛下,你已經趕了好幾天的路,就算非肉骨凡胎的神人也經不起這般的折磨,即使不投宿,您也該坐下來打打坐,至少歇一會兒才是。」

  「累了?」陛下淡淡地看胡勤一眼,「胡勤,如果你覺得累了,我們就休息一下。」

  「微臣不敢。」

  他點點頭,「那我們就繼續趕路,這些天來累了你。」

  即便在說話的當兒,他的腳步仍如疾風快速,沒有絲毫停頓。

  「陛下言重,尋回公主,讓陛下重展歡顏,是全族的希望。」

  「若是能找回她……」

  聽見胡勤這麼說,陛下微仰起頭,雨滴落在眼中又從眼角流下,就如同傷心的眼淚,也或許旻杉傷心的淚也隱在其中。

  不,陛下是不會流淚的!

  他的主子,神族最偉大的王「銀狐旻杉」,是皇族中最英俊的皇子,最機敏巧智的王子,他經過了多少權力鬥爭才有今天,那明亮的眼中隱著最狡詐聰敏的機智,誰也猜不透他的心意,是狐族最大的驕傲,統領著整個陸地。

  胡勤收回驚愕的眼光,也仰望陰鬱的天空,雨水也落入眼中,想起溫柔的小公主,不禁眼眶發熱,淚水和著雨水流了下來。

  「這場雨下了好久了,陛下。」

  「也許龍王也無心顧及天下……」語聲一頓,他深深歎口氣。

  「若雨再不停,就要釀成大災禍了。」胡勤喃喃地說。

  這種事原本也不是善良的公主所樂見的吧!他低頭如此想著。

  「到了。」

  什麼?

  「到了?」

  前方什麼東西也沒有,只有一排銀白色的大旗迎著他們。

  胡勤心裡納悶,從剛開始上路就不對勁,誰也不知道天狐一族的白長老住在哪兒,而陛下卻一直帶他向北走,現在什麼影子都沒有,怎麼會到了,正想開口問……

  「不要說話,跟著旗子走就是了。」

  說也奇怪,這些旗子雖然在雨中,卻一點兒也沒被淋濕,還隨著風飄揚著。

  他們幾乎足不點塵地飛馳著,直到林中深處,才見到一間茅草屋子……

  「旻杉,帶著你的隨從進來吧!」

  門居然自動開了,胡勤才張大了嘴巴,還來不及表現出吃驚之意,就被主人輕輕一帶,飛身縱入茅屋內。

  裡頭有個白髮長髯的老公公,和他們主僕一樣著白袍,見到他們也不問來意,便指著前方要他們坐下。

  「白長老……」

  「我知道你的來意,坐下,我的王子。」他搖搖頭,「不,應該喊您陛下才是,這麼多年了……卻總是改不了口。」

  沒錯,這位俊逸無雙的公子就是銀狐陛下旻杉。

  能讓他跋涉到此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鷹族的公主,也是他的妻子,銀狐之后。

  白長老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這白長老是旻杉的師父,他是由長老教養成人的,白長老是銀狐的恩師。   要他們坐下?

  胡勤四處張望著,這茅屋內空無一物。

  哪兒有椅子?

  除了白長老所坐的那張凳子之外,連張桌子也沒有,哪來的座位?

  「謝謝師父賜坐。」

  旻杉長袖一揮,轉瞬間,室內立即多了一張石桌,另外還有兩張椅子在桌子旁。

  見出現了椅子,胡勤連忙在主人變出來的座位上坐下,一句話也不敢多吭。

  這白長老神秘莫測,想要見他一面比登天還難,哪裡有他插嘴的餘地?

  「喝茶吧。」

  怪!一張剛變出來的空桌子上,立刻又多出來茶具和茶杯。

  胡勤二話不說就捉起茶壺注滿茶杯,三杯,一杯不少。

  旻杉紋風不動地坐著等著白長老啜飲茶水,就算心急如焚也隱藏得極好。

  「不錯。」白長老緩緩放下杯子,「有些耐性。」

  「弟子慚愧。」

  喜怒不形於色,這是天狐一族修煉的目標,似真似幻,高深莫測。

  「都等了這麼多天了,再等一會兒又怎麼樣呢?旻杉,你的功夫倒是全沒放下,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弟子。」

  「弟子不敢。」

  「旻杉,你也算是天賦異稟!」

  天賦異稟,這到底該喜還是悲?

  是福還是禍?

  「長老,為何不回應我的召喚?直至現在才現身?」

  旻杉終於開口,這句是他所說過最像埋怨的話了。

  白長老表情嚴肅,「因為陛下想要做的事太困難了。」

  胡勤驚訝,「長老早就知道我們會出現?」

  白長老點頭。

  「那怎麼還讓陛下走了那麼久才現身,陛下從一出宮門就沒歇過腳,一直往北奔走,一刻也沒停。」

  「幸好他一刻也沒停,否則連我也幫不了他。」

  「長老是在測驗我的毅力?」旻杉輕淡地問。

  白長老挑眉,「不高興?」

  「我通過了嗎?」

  長老呵呵地笑了起來,但眼中卻沒有笑意。「我想不出有哪一次試驗你通不過的,但是……即使通過了,也不能保證你可以找回公主。」

  旻杉眼中有銀色寒芒一閃。

  「公主死了。她已墜入輪迴之中。」

  旻杉咬牙,「她不會死!她是鷹族的公主,鷹族是鳳鳥中的支系,鷹族的公主擁有火鳳重生的機會。」

  白長老點頭,「沒錯,你也知道還有一次機會,這次要是找不回她,讓她心甘情願回到你身邊,就再也尋不回你的妻子了。」

  「她在哪兒?」

  旻杉怒起。

  「沉不住氣?」白長老瞪他,「你也會有沉不住氣的時候了?」

  「她在哪兒?」他又問了一次。

  「坐下。」

  旻杉深呼吸,臉上的表情漸漸平靜。

  「不知道。」白長老索性閉上眼睛。

  「不知道?」他握拳搥向桌子,發出砰然巨響。

  「不過鐵定還沒降生。」

  「不會的!」

  「要不然這場雨也不會下個沒完。」

  「這不可能,已經好幾個月了,師父您不可能不知道。」

  「怎麼會不可能?」白長老睜開眼睛直視他,「如果公主的下落這麼好查,陛下又怎麼會出現在老頭子這裡?」

  旻杉聽他一言,雙肩頹然垂下。

  「龍王和鷹王斷然不會將公主下落告訴你,龍族的黑長老和鷹族的藍長老也封鎖了所有關於公主轉世的消息,就連我也查不出。」

  旻杉痛苦地將頭埋在手中喊,「為什麼……」

  「你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得回公主的契機,他們當然也知道,你居然還問為什麼?」他嘴裡發出嘖嘖聲,「虧我白教你一場,你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

  旻杉的肩抽動著,隱忍著痛苦。   「你還有一族之主的威風嗎?」

  「我不要當一族之主!」他吼了出來,「一個孤獨的王有什麼好?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她在哪兒?我是她的丈夫……卻不知道她降生何處?」

  「還有一個希望。」

  旻杉抬起頭,眼裡閃著可憐的希望。

  「你去找紅長老幫忙,只要找到紅長老,應該有著落,她應該知道公主的下落。」

  旻杉原本清亮的眼中已充滿紅絲,「紅長老?」

  天界四大長老分別是鷹族的藍長老,及龍宮的黑長老,和現在的白長老及紅長老等四人。

  在四大長老之中就只有紅長老不偏向任何一族,也就因為如此,紅長老的行蹤最難捉摸。

  要找白長老都這麼費事了,何況是紅長老呢?

  「你可以一邊找紅長老,一邊沿著鷹王和龍王的地盤尋找公主的下落,雖然不能確定公主正確降生的地點,但可以肯定在鷹王和龍王的勢力範圍,雖然紅長老不偏袒任何一族,但她一向疼愛公主,一定會在公主身邊陪伴她……」長老突然皺眉頓了一下。

  「怎麼了?」胡勤耐不住性子。

  「轉世的公主並不好認,可能和從前的她差了十萬八千里……」

  「連我也認不出來?」

  「對。」

  旻杉不相信,「我的妻子?」

  「你……」白長老歎口氣,「你和公主之間的業障太深,要想一眼就認出她,恐怕很難……」

  若是夫妻見面不相識,那豈不是人倫慘劇。

  「一點辦法也沒有嗎?」

  「也許……如果你們真有緣份,到時候你就會認得出來。」
胡勤歎口氣,「長老,您這不是廢話嗎?」

  「不得無禮。」

  旻杉冷冷掃去一眼,令胡勤驚顫。

  「請長老原諒臣放肆。」

  「對了。」白長老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了什麼。

  「師父請明示。」

  「公主的硃鷹標記,這是唯一的線索……」

  「她額上的美麗硃鷹印記?」

  長老點點頭,「身為人類就是胎記了。」

  硃鷹標記是皇族的印記,除非鷹王陛下率長老等人施大法隱去,否則在鷹族人取得皇族地位時,就會浮現這個印記。

  這個地位可能因婚姻或是血統而取得。

  「陛下,你們沿著高山和海洋行走,等發現線索後就停下來,但是……」他警告旻杉,「一定要在公主十八歲前找到她,否則就沒有希望了。」

  「這是最後期限?」

  「是的。」

  「我明白了。」

  「但凡人女子在十八歲才決定終生,已經算是晚了。」長老歎口氣,「可惜我只能幫你查到這一點。」

  「總比漫無頭緒要好,時間緊迫,我要馬上動身。」

  旻杉起身告辭。

  白長老陪他們兩人走出門外……

  「雨停了!」胡勤驚喊。

  烏雲散盡。

  晴朗的藍色天空漸漸露出臉來,水氣經過陽光一蒸騰,遠遠的山嵐邊浮著一道彩虹,朦朧如仙境。

  霎時,與來時的陰霾真有天壤之別。

  「公主降生了。」白長老宣告。

  旻杉心情激動,平日如無波古井的神情隱隱透出喜色。

  長老仰望著天空,「真沒想到,龍王陛下露出馬腳,我看你們就從漁村開始找吧!」

  旻杉同意,「龍敖乃至情至性之人,有什麼心事是藏不住的,可能會比在心高氣傲的鷹王身上去下功夫來得快。」

  「對,正事要緊,你避開跟鷹王衝突,儘快去吧!」

  旻杉點頭。

  旻杉知道鷹王對他有很大的敵意,絕對不會將尋找公主的線索告訴他,雖然龍王也對自己沒好感,但是想要從熱情的龍敖身上找到蛛絲馬跡,也許會比較容易。

作者資料

尹晨伊

流行文學作家與編劇。 曾任電視節目企編,參與廣告拍攝、撰寫青少年假期讀物、劇本改編、原創小說等文字創作。 個人暢銷著作數十部,包括:《阿修羅》、《千尋公主》、《好吧 誰教我愛你》(以上為商周出版)、《檣行千里》系列、《惡魔的仙度瑞拉》系列(以上為高寶出版)、《純金貴公子》、《愛上女主播》、《情定大飯店》等。 尹晨伊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pages/yin-chen-yi/360384242901 尹晨伊微博:t.sina.com.cn/1764397654/profile 尹晨伊痞客邦部落格:lisafangfang.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千尋公主》 《好吧 誰教我愛你》 《龍王Ⅰ阿修羅》 《龍王Ⅱ蒲牢》 《龍王Ⅲ 芬陀利華公主》

基本資料

作者:尹晨伊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Message文學信差 出版日期:2011-11-17 ISBN:9789862720646 城邦書號:BH7026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