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
觀照的奇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2019心靈療癒書展/單本75折起

內容簡介

◆本書為橡樹林文化於2004年所出版《觀照的奇蹟》之暢銷紀念版! 我們都以為自己是自己的主人,其實別人的一小句話就足以左右我們的情緒。 「觀照」就是讓正念做主,清楚覺察外在變化,心卻不隨之起舞; 奇蹟,就自然發生了。讓一行禪師教你最容易的正念訓練。 這本書是一行禪師繼《正念的奇蹟》之後,對正念的修行理論和方法次第做更完整的推演。本書的精彩處在於把四念處的修行方法和大乘龍樹菩薩的般若觀,不著痕跡地融合在一起,前者是一行禪師一直弘揚的基礎修行,後者即是禪師大悲大智的菩薩踐行。禪師一秉他慣有的風格,就像在朋友面前分享,將自身的禪觀歷程娓娓道來,但平易抒情的文字背後,卻有著禪師深厚的佛教禪修基礎和對佛教義理深刻的體會。 一個多世紀以來,東方不斷追隨西方科技與物質文明發展的腳步,以至於盲目到忽視本身靈性的價值。但是科學界的先驅已經開始注意到古老東方在禪修中所發現的真理,竟與西方現代物理學的發展相契合。 量子物理的大師們發覺物質和心靈不再是對立的存在,觀察者和被觀察者不再是獨立的兩造,而是彼此關聯,相互影響。想碰觸宇宙的真相,就不能不面對人類的意識在當中所扮演的角色。聽起來玄之又玄的道理,一行禪師卻隨手拈來,讓你悠遊穿梭在科學與禪修之間。 一行禪師藉著所有我們認為最具理性思惟的科學理論,逼近禪修的祕密。當然,重要的是你該怎麼禪修? 有人問一行禪師在靜坐時,心裡在想些什麼,一行禪師回答:「什麼事都沒想。」這是真的,他只是專注於眼前發生的事,而讓銳利的邏輯之劍入鞘歇息,這就是禪修的精髓所在。禪修者並非思考者,禪修並不是分析或思考複雜的問題;禪修者也不是征服者,禪修不是要跟內心的問題奮戰,而是意味著清清楚楚地觀察。 請將本書當成一本修行操練手冊,以及和現在社會脈動扣得極為緊密的實修手冊,如此,你就能真正體會禪師為我們所描繪的優質生活。 ◎「請不斷地禪觀下去,直到你在最殘酷不仁的政治領袖身上、在受到最恐怖刑求的犯人身上、在最富有的人身上、在飢餓瘦弱得不成人形的孩童身上看到自己。」「直到你在公車上、在地鐵上、在集中營裡、在田裡勞動的人群身上發現自己的存在;直到你在一片樹葉、一隻毛蟲、一滴露珠和一道陽光中領悟自身的存在。不斷地禪觀,直到你能在一粒微塵中和最遙遠遼闊的銀河中看見自己。」 ── 一行禪師 ◎「這位禪師、作家、學者、和平分子、精神領袖從東方到西方,從烽火四起的戰地到表面平承平、內部卻翻騰不已的社會,一路行來,始終以堅定不移的佛法信願,面帶微笑,以沉靜、悠遠的呼吸,輕盈、穩定的步伐,一步一腳印,將在充滿苦難與傷慟的五濁惡世的行腳,化為人間步步安樂行。」 ── 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兼所長) ◎「一行禪師也警示我們,要找到一位開悟的老師並非易事,這種人極為罕見,大多數人只能碰到一知半解的人,如果你無法跟隨證悟的老師學習,最好的辦法就是仰賴你內心的那位老師。就讓覺知的陽光遍照,只有當我們的覺性圓滿,我們才有能力去照顧別人。」 ── 陳琴富(「水月蘭若」禪修中心主持人及講師) ◎「本書的精彩處更在把四念處的修行方法和大乘龍樹菩薩的般若觀不著痕跡地融合在一起,前者是禪師一直弘揚的基礎修行,後者即是禪師大悲大智的菩薩踐行,為何禪師可以如此呢?因為他就是活在正念的觀照中,因為他看到生命無盡的緣起而不憂懼生死,他沒有選擇性地慈悲某一對象,也因此大圓滿性就產生了。」 ── 自鼐法師(香光尼眾佛學院講師)

目錄

◎〔推薦序〕讓覺知的陽光遍照∕陳琴富
◎〔推薦序〕人間步步安樂行∕單德興
◎〔導讀〕凝視.穿透.泅入無限∕自鼐法師
◎〔前言〕在修道的迷霧森林中披荊斬棘

◎第一章 從靜坐中覺醒
在梵文中,buddh這個動詞即代表「醒過來」,而一個覺者就稱為佛陀(Buddha)。佛陀就是一個「永遠」處於覺醒狀態的人。我們有時能夠保有這份覺知,所以,我們「偶爾」是佛陀。

◎第二章 你得自己去看見
我希望你不要將我的話語化為概念,一些放置在內心貯藏的新概念。我不想給你們任何東西,我只想為你跳舞,像隻蜜蜂。若是你看見了什麼,你必須了解,這是你自己看見它;它就在你心中,而不是在我的舞蹈裡。

◎第三章 穿越時空的迷思
《華嚴經》說,時間和空間彼此含納,依賴對方而存在,無法透過知識來加以分割。兩千年後,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所提出的相對論,更證實了時間和空間不可分割的關係。

◎第四章 沒有人能告訴你答案
假設桌上有一顆橘子,有人問你:「它嘗起來滋味如何?」你與其告訴他答案,還不如剝下一瓣橘子,請他親自嘗嘗看。這樣你才能夠讓他或她不必透過任何語言或概念的描述,直接進入橘子的「真如」本性。

◎第五章 平靜的力量
我們的力量並非在於武器、金錢或武力,而在於內在的平靜。這份平靜使我們堅不可摧。在關心那些我們所愛和想要保護的人時,我們必須擁有平靜的心靈。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從靜坐中覺醒


在靜坐中讓心止息片刻,心會變得清明

  今天有兩個女孩和一個小男孩從村子裡來找譚蘇一起玩。他們四個人跑到我家後面的小山坡上玩耍,過了一個小時左右,他們回來要些東西喝。我拿出最後一瓶自製的蘋果汁,給每個小孩倒滿一杯,最後那杯倒給蘇。由於她那杯是瓶底部分的果汁,所以裡面有些果泥。當她看到杯裡有小果粒,就噘著嘴不肯喝。不久,這四個小孩又跑回山坡上玩,但蘇沒有喝任何東西。

  半小時後,我正在房間裡靜坐,聽見蘇在叫喚。蘇想要喝杯冷水,但她連踮著腳都搆不到水龍頭。我就提醒她,餐桌上還有杯蘋果汁可以喝。她看著蘋果汁,發現裡面的果泥已經沉澱,果汁看來清澈又可口。她走到餐桌旁,兩手捧起玻璃杯。喝了半杯後,放下杯子問道:「這是另外一杯果汁嗎,和尚叔叔?」

  「不是,」我回答。「這就是剛才那杯。它靜靜地坐了一會兒,現在就變得清澈又美味了。」蘇又看了一下杯子。「真的很好喝。它是不是像你一樣在靜坐呀,和尚叔叔?」我笑著拍拍她的頭說:「應該說我在靜坐時禪觀著這杯蘋果汁,才比較貼切。」

  每晚蘇就寢時,我都在靜坐。我讓她和我睡在同一個房間,靠近我靜坐的地方。我們講好,當我靜坐時,她就要乖乖去睡覺,不打擾我。在那種寧靜的氛圍中,她通常在五到十分鐘內就會安然入睡。等我靜坐完畢,就替她蓋好被毯。

  譚蘇是「船民」的小孩,年紀不到四歲半,去年四月跟著父親飄洋過海抵達馬來西亞,她的母親還留在越南。當她父親輾轉來到法國時,就託我們照顧蘇幾個月,他自己則到巴黎去找工作。我教她越南字母,還有一些越南的通俗民謠。蘇非常聰明,兩個星期後,就能夠慢慢拼讀托爾斯泰(Leo Tolstoy)寫的《傻子王國》(The Kingdom of Fools),我將它從法文翻譯成越南文。

  譚蘇每天晚上都看著我靜坐。我告訴她,我正在「靜坐」,但沒有解釋其中的涵義,或是為何我這麼做。每晚當她見到我洗臉,穿上僧袍,並點燃一柱香讓滿室馨香時,她就知道我馬上要開始「靜坐」了。她也明白,這是她刷牙洗臉,換好睡衣,然後安靜上床睡覺的時間。我從來不必提醒她。

  毫無疑問,蘇認為那杯蘋果汁就像她的和尚叔叔一樣,靜靜地坐了一會兒就清澈了。「它跟你一樣在靜坐嗎?」我認為,不到四歲半的譚蘇不需任何解釋就能了解靜坐的意義。蘋果汁在靜止片刻後就變得澄澈;同理,如果我們在靜坐中讓心止息片刻,心也會變得清明。這份心靈的澄明讓我們身心輕安,帶給我們力量和寧靜。當我們自覺輕安舒暢,周遭環境也會變得清新。孩童喜愛親近我們,並不只是為了拿到糖果或聽故事,而是因為他們能感受到這股「清新」。

  今晚有位訪客到臨。我把剩下的蘋果汁倒滿一杯,放在靜坐室的桌子上。這時蘇已經熟睡,我邀請我的朋友非常安靜地坐著,正如那杯蘋果汁。

愈急著讓自己平靜,就會變得愈加不安

  我們大約坐了四十分鐘。我注意到朋友微笑地望著那杯果汁,它已經變得非常清澈了。

  「而你,我的朋友,你是否也像蘋果汁一樣?即使你不如蘋果汁般沉澱得這麼徹底,但你不覺得內心少了些焦慮、急躁和困擾嗎?雖然你仍然面帶微笑,但我想,你在懷疑自己能否變得像蘋果汁般澄澈──即使我們再繼續靜坐好幾個小時。

  「這杯果汁的基礎非常平穩。而你呢?你的坐姿並不是這麼自在安定。那些微小的屑粒只是依循自然的法則,靜靜地沉澱杯底,但你的思緒卻不順服這樣的律則;相反地,它們像一窩蜜蜂,興奮地到處亂竄,所以你認為自己無法像蘋果汁般沉澱。

  「你告訴我,有思考和感覺能力的人不能拿來跟一杯果汁相提並論。我同意,但我也知道,我們做得到像蘋果汁那樣,而且可以做得更好。我們不僅在端坐時能保持內心寧靜,在行走和工作中也是一樣。

  「或許你並不相信我的話,因為在你努力嘗試了四十分鐘後,還是無法得到你所企求的平靜。蘇此刻正睡得香甜,她的呼吸好輕盈。我們何不再點亮另一根蠟燭,好好地秉燭夜談?

  「小譚蘇毫不費力地就這樣沉睡了。你明白那些夜不成眠的時刻是什麼滋味,你愈努力嘗試反而愈睡不著。你試著強迫自己內心平靜,卻感覺到內在有股抗拒力。許多人在靜坐的初體驗中,也都感受到這股抗拒力,他們愈急著讓自己平靜下來,就會變得愈加不安。

禪修,就是去觀照並且隨順所有的細微之處

  「越南人認為,這是因為他們受到惡魔或惡業的控制,事實上,生起這種抗拒正是由於我們急於獲得內心的平靜。這些努力本身變成了一種壓迫。思惟與情緒猶如河水般奔流,若想攔阻一條河的湧動,就會遭遇流水的阻力。所以,較好的方式是隨順著流勢,來引導它朝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千萬不要企圖圍堵它奔流。

  「請記住,河水必須流動,我們要順著它,必須察覺沿途加入的每條小溪,察覺自己內心生起的所有思緒、情感和感受──看它們如何生起、佇留,然後消失。

  「你看見了嗎?現在這些抗拒力開始消失了。這條念頭之河仍然在流動,但不再隱身於幽黯之中。如今它在『覺知的陽光』之下奔流,要讓這太陽在我們內心永遠閃耀,清楚照見每一條細流、每塊鵝卵石,以及河流的每個轉彎處,這就是禪修。最重要的是,禪修就是去觀照並且隨順所有的細微之處。 平靜的心,不等於沒有思緒,不是感覺的漠然麻木

  「在覺知的當下,雖然那條河仍然奔流不息,我們卻感到能夠自主。我們覺得身心平靜,但不是蘋果汁的那種『平靜』。處於平靜中,並非意味著我們的思緒與情感是冰封僵固的,它跟麻木的情況不同。一顆平靜的心不代表心中沒有思緒、感覺或情感,平靜的心不是麻木不仁,不是心不在焉。

  顯然地,單憑思緒和情感無法單獨構成我們生命存在的全部。憤怒、憎恨、羞慚、信心、懷疑、不耐、厭惡、渴慾、悲傷和哀痛,都是我們的心;希望、抑制、直覺、本能、潛意識和無意識,也是自我的一部分。

  「佛教唯識宗對於八種心法和五十一心所有法有詳盡的討論,你如果有時間,可以參閱相關著作,這些討論幾乎涵容了所有的心理現象。」

靜坐,不需強行壓抑內心的念頭和情感

  初學靜坐的人常以為,為了創造能夠進入專注(定)和理解(慧)的狀態(即「真心」),必須壓抑內心所有的念頭和情感(即「妄心」)。他們採用種種方法,如把意念集中在某個對象或數念自己的呼吸,試圖摒除紛擾的思緒和情感。專注於某一對象或數息都是極佳的方法,但它們不是用來壓制妄念的。

  我們知道,凡有壓制必有反抗──壓制必然伴隨著反抗。真心與妄心實為一體,否定此就是否定彼,壓制此就是壓抑彼。我們的心就是我們自己,我們不能壓抑它,而必須用一種恭敬、溫柔,以及絕對非暴力的態度對待它。

  既然我們連「究竟什麼是我」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分辨某一心念是妄是真,是否該壓制及壓制什麼?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覺知之光照亮我們的「自我」,讓「自我」覺悟,這樣我們就能夠直視本心。

  正如花朵和葉子只是植物的一部分,波浪也只是海洋的一部分,我們的知覺、感情和思緒也是自我的一部分而已。綻放的花與綠葉是植物外觀自然的展現,而波浪是海洋呈現的自然現象,企圖壓抑或扼殺它們根本徒勞無益,而且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從旁觀察,因為它們的存在,我們就能找到它們的源頭,而這個源頭正是我們自己。

陽光即是綠葉,綠葉即是陽光

  覺知的太陽源於自我最重要的部分,能讓自我獲得覺悟。它不僅照亮了所有的思緒和情感,也照亮了自身。

  讓我們回到蘋果汁,靜靜地「坐著」。念頭之河繼續在流動,而今在覺知的陽光照耀下,平靜地流動著,而我們也祥和平靜。這條念頭之河與覺知太陽之間的關係,跟真正的河流與太陽的關係並不相同。不論夜半或正午,不論濃雲蔽日或金光萬丈,密西西比河的水依然潺潺流動,一切都沒改變;但是,當覺知的太陽照耀在我們的心念之河上,我們的心就會轉化。這兒的心念之流與覺知的太陽本質是相同的。

  讓我們思考一下葉子的顏色與陽光之間的關係,這兩者的本質也別無二致。在午夜時分,星光和月光只能映照出綽綽樹影;一旦陽光乍現,那葉子的綠色就會立刻顯現。四月時,樹葉之所以嫩綠欲滴,是因為陽光照射的緣故。某日,我獨自在林中靜坐,便仿擬《心經》寫下這首詩:

陽光即是綠葉
綠葉即是陽光
陽光不異綠葉
綠葉不異陽光
一切形色亦復如是

靜坐時出現的雙重自我,哪一個才是真我?

  一旦覺知的太陽開始照耀,當下便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靜坐,讓覺知的太陽更容易升起,我們得以看得更加清晰。當我們靜坐時,似乎存在著雙重自我,一個是思緒和情感的流動之河,另一個則是照耀著它們的覺知太陽。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我?到底孰真?孰假?孰善?孰惡?請平靜下來吧,我的朋友。先放下你那把概念思惟的利劍,別急著將你的「自我」砍為兩半。這兩者都是自我,它們既不真,也不假;它們既真又假。

  我們知道光和顏色是息息相關的,同理,自我的太陽(指覺知)和自我的河流(指思緒和情感)也沒什麼不同。跟我一起坐下來,讓你的臉上展露笑容,讓你心中的陽光閃耀。假如有必要,你可以閉上雙眼,好將自己看得更清楚些。

  你的覺知太陽只是自我之流的一部分,不是嗎?它和所有心理現象一樣,依循著同樣的法則:生起,然後又消失無蹤。科學家用顯微鏡檢視某物時,必須讓光線照射在「被觀察的對象」上;要觀察自我也必須這麼做,讓覺知的陽光照耀「自我」。

快將理性之劍放下,別把自己砍成片段

  我要你快將理性之劍放下,別把自己砍成片段。事實上,即使你想要這麼做也無能為力。你以為可以將陽光與葉子的綠色分開嗎?你不再能區分進行「觀察」與「被觀察」的自我。當覺知的太陽照耀時,思想與情感的性質就轉化了;它與觀察的心是一體的,但它們就像葉子的綠色與陽光般,依然有所區別。不要由「二元」的概念驟然擺向「一元」觀。

  這個永遠安住當下的覺知太陽同時也是自身的覺照對象。當我們點亮一盞燈時,那盞燈本身也被照亮了。「我知道自己知道。」「我意識到自己在意識。」當你心想:「覺知的太陽已經在我心中熄滅。」就在這瞬間,它就會以超越光速的速度重新亮起。

別將你的心淪為戰場
  在覺知之光的照耀下,觀察內心發生的各種變化。你會發現,就連呼吸也已經改變,與這個在進行觀察的自我變得「不二」(我不想用「一」這個字)藉由覺知,你的思緒和情感也會在剎那間轉化。當你不再試圖去論斷或壓抑這些念頭,它們就會與觀察的心融合。
  你可能經常覺得煩躁不安,而這份煩躁又不會自動消失。碰到這種情形時,你只要安靜坐著,隨著呼吸的韻律,面帶微笑,並讓你的覺知之光照耀著這份不安。切莫試著摧毀或論斷它,因為這份不安正是你自己。它只是生起,停留一段時間,然後就會自然地消失。
  先別急著找出這種不安的源頭,不要太奮力想讓它消失,只須覺照它即可。你將會看到它一點一滴地開始變化,最後跟你這個觀照者融合成片。只要在覺知的光明中,任何的心理狀態終究會軟化順服,並獲致跟「觀察的心」同樣的狀態。

作者資料

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

一九二六年出生於越南中部,十六歲在慈孝寺披剃出家,為臨濟宗第四十二代傳人,隨後赴美研究並教學。一九六○年代越戰期間,禪師秉持「佛教必須入世」的信念,以堅實的修行為基礎,以具足的定力、慈悲與智慧,濟世在戰火下煎熬的眾生,戰爭結束代表參加巴黎和談,之後一直留在西方弘法,並定期到世界各地帶領禪修活動。 一九六七年美國黑人民權領袖小馬丁.路德.金恩提名禪師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一九八二年禪師在法國南部建立了「梅村」(Village Des Pruniers)禪修道場,並赴世界各地弘法。 一九九五年曾到台灣弘法並主持禪七法會。 當今國際社會中最具宗教影響力的僧人之一,以禪師、詩人、人道主義者聞名於世。 二○一一年再次受邀來台進行寶島諦聽之旅,包括在花博戶外會場的「百人花博自在行禪」。   一行禪師通曉越、英、法及中文,除了佛學論述,著有詩集、小說、戲劇、傳記等,迄今有上百本著作。台灣出版品:《生生基督世世佛》、《步步安樂行》、《橘子禪》、《與生命相約》、《你可以不生氣》、《你可以不怕死》、《正念的奇蹟》、《觀照的奇蹟》、《見佛殺佛》、《你可以,愛》、《祈禱的力量》、《一心走路》、《生命真正的力量》、《建設淨土》、《一行禪師說佛陀故事》系列、《會心》、《自在》、《用正念擁抱恐懼》、《諦聽與愛語》、《不思量的藝術》等二十多部。 相關著作:《正念生活的藝術》《用正念擁抱恐懼》《用正念擁抱恐懼(首刷限量書衣版)》

基本資料

作者: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 譯者:周和君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善知識系列 出版日期:2012-05-10 ISBN:4717702080341 城邦書號:JB0014X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