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嫌疑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1982改編電影:柄本明、桃井薰 主演 野村芳太郎 導演 ◆1992首度改編電視單元劇:石橋凌、石田步(いしだあゆみ)主演 ◆2003再度改編電視單元劇:佐藤浩市、余貴美子 主演 ◆2009三度改編電視單元劇(紀念清張百年冥誕):田村正和、澤口靖子 主演 社會派推理宗師松本清張經典短篇! 四度影視化之傳奇作品! 「與其追求文章的華麗,毋寧寫出真實的文字。」 絕妙精采的短篇佳作‧一氣呵成的故事張力 渾然天成的文學魅力‧歷久彌新的經典傳奇 一起汽車墜海案,引出「三億圓保險理賠金殺人事件」的嫌疑。 她,人稱「北陸頭號毒婦」,惡名昭彰再添一條殺夫罪; 他,報社社會版的資深記者,擁有足以煽動輿論的筆鋒。 透過傳媒所見聞的事件輪廓,是否即為真相? 誰能保證,世上從沒有純粹的正義沉冤海底? 冷夜裡,新婚夫妻連人帶車直直墜海, 男方當場死亡,女方自力逃出, 然而事故發生前不久,女方剛為男方投保高額理賠金, 間接證據全指向女方為錢殺夫, 媒體更是見獵心喜,報導一面倒咬定女方為兇手, 公設辯護人將如何釐清此一千夫所指的致命嫌疑? 本書共收錄兩篇經典短篇: ◎〈嫌疑〉 一起疑似詐領保險金案,妖豔毒婦被社會輿論視為殺夫兇手,報社記者更是緊咬不放,公設辯護人將如何釐清此一千夫所指的致命嫌疑? 「三億圓保險理賠金殺人事件」的被告,是素有「北陸頭號毒婦」之稱的鬼塚球磨子。妖豔潑辣的她與黑道淵源深厚,還曾有出獄後上演復仇記的紀錄。這次再嫁給資產家之後,立刻為丈夫投保高額意外險,緊接著一起開車墜海事件,丈夫身亡,唯獨她掙脫活命。即使只有間接證據,社會版記者秋谷茂一率先緊咬著鬼塚,大肆渲染報導,但鬼塚卻始終堅決否認犯行。面對龐大輿論壓力,辯護律師一個換過一個,直到公設辯護律師佐原接手,膠著的案情似乎出現了一線曙光。然而站在記者秋谷的立場,鬼塚若無罪釋放,他的身家性命恐將不保…… ◎〈倒楣的名字〉 一起明治年間的偽鈔案,素人畫家無端遭指控,終至病死獄中。且看清張大師之筆如何透過分析真實史料與印鈔手法,為這起冤獄漂亮平反。 北海道月形町,明治政府當年設置的重犯勞改營樺戶監獄,經過物換星移,在今日搖身成了觀光景點——行刑資料館。展示品當中的一幅觀音圖,乃是出自當年因「藤田組偽鈔事件」被問罪入監的畫家熊坂長庵之手,然而,一名白髮男士多次前來資料館抗議,堅持這是一樁冤獄……。本篇短篇作品中,清張大師之筆精闢分析真實存在的史料,從官商警藩之間纏繞的黑雲,到詳細的鈔票印製手法,在在表現出「社會派」推理講究真實文字的極致! 【內文摘錄】 「鬼塚球磨子認為不論法院或審判長對她的心證有多惡劣,在事實真相之前,他們必須屈服。她所信仰的是叫做『事實』的神——我絕對沒有犯下這個莫須有的罪行,這是事實,而事實真相只有一個,這個絕對至尊的神祇,是神聖不可冒犯的。——她似乎堅信如此,相信法院或審判長總有一天會屈服在事實真相面前,因此她非但不畏懼,還斥責嘲諷他們。……就我觀察這名被告的態度,會認為她可能真的沒有犯案。」──摘自〈嫌疑〉

內文試閱

  這一天下來,秋谷茂一與原山律師碰過面,又在公司打電話給東京的岡村律師之後,終於下班回到了家裡。

  他從書櫃抽出一本剪輯自北陸日日報的剪報資料,全是鬼塚事件的相關報導,正是案發後由他親手撰寫刊出的。

  他很在意今天原山律師說過的話,於是打算重看一遍自己寫的東西。

  剝下女鬼熊的面具——以文控訴北陸頭號毒婦自編自導之三億圓保險理賠金殺人事件

  追蹤報導的大標題以誇張的字體印出,彷彿在紙面上躍動。

  三億圓保險理賠金殺人事件,嫌犯鬼塚球磨子(34歲)經T地檢署依殺人罪起訴後,全案即將進入等待公訴庭審理的下一階段。鬼塚球磨子仍然一概否認到底,加上欠缺關鍵性物證,檢警當局陷入苦戰。下個月即將展開的刑事公訴,結果難以預料,不過從各項間接證據來看,公民社會的良知是絕不可能原諒這個「女鬼熊」的。事件發生後,這兩個月來,記者秋谷持續追查第一手偵查資訊,並追著鬼塚的過往足跡,從熊本到東京,進行獨家採訪,嘗試透過採訪資料,勾勒出這位罕見的犯罪專家之真面目。

  在上述前文之後,緊跟著他的署名:「社會組記者秋谷茂一」。

  鬼塚球磨子出生於熊本縣天草的一家小商店,在一男六女的手足中排行第五。由於家務繁忙、子女眾多,父母根本無暇照顧她,甚至連「球磨子」這個名字,都是那些幫她換尿布、餵離乳食品的兄姊取的。
  後來不到兩歲,她就被送去縣內K市當養女。在K市經營鐵工廠的遠親鬼塚夫妻膝下無子,積極遊說球磨子的雙親,並保證絕不會虧待球磨子,送養一事很快便談定。

  由於是鬼塚家唯一的掌上明珠,鬼塚球磨子從小穿華服、吃美食,過著隨心所欲的自在生活。當她上了當地的中學後,令人眼睛一亮的高大身材與深邃五官,自然讓她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之後在高中校園裡,那奪目的外形益發耀眼。

  一位高中時代曾與她同班的主婦接受採訪時如此描述:「她無視校規禁令,常在書包裡夾帶化妝品,有時甚至上妝到校。聽說當時她還跟鄰村男校的學生交往,其實她對於男女方面的情事知之甚詳,我們在她眼中根本只是不屑一顧的幼稚小孩。」

  也許是因為這些流言令她不堪其擾,鬼塚突然提出休學,對交情比較好的同學說她要去東京補習空姐課程,但其實她去的是她大姊夫的妹妹在博多經營的酒吧。

  她每天不知是以來博多玩的老闆親戚還是公關小姐的身分出現在酒吧內,高䠷豐滿如盛開牡丹般的亮麗外形吸引愈來愈多酒客接近她,後來沒多久,她便與博多一家著名老字號餐廳的小開M先生有了匪淺的關係。

  「她玩弄男人於股掌之間的技術真的很厲害,三兩下就把M少爺搞定了。」曾與她共事的女公關如是說。後來M先生不顧雙親反對離家出走,拉著鬼塚結了婚,兩人一開始宛如私奔的小情侶般住在兩房兩廳的出租套房裡,過沒多久,男方父母似乎默認了兩人的關係,還在市區買了一棟獨棟洋房送他們住。之後好一段時間,小夫妻倆經常在博多的鬧區逛街購物,在鄰居眼中儼然是個圓滿的幸福家庭。

  然而,鬼塚球磨子很突然地顯露了本性。婚後第三年的某一天,鬼塚在博多市區街道上巧遇過去的恩客——從事聲色娛樂事業的豐崎勝雄。兩天後,鬼塚主動前往豐崎的事務所,當天就和對方發生了肉體關係。

  從此鬼塚球磨子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她無端離家,和豐崎開車兜風旅行,兩人渡過關門海峽,經由德山、廣島、倉敷、姬路往東行,接著轉往日本海方向,沿著城崎、小濱、敦賀、琵琶湖南下,越過比叡山到京都小住幾天後,繼續經由奈良遊覽紀伊半島,搭乘渡輪橫渡四國,開車玩遍德島、高知和足摺岬,接著又從八幡濱搭渡輪回到別府。暌違二十二天返回家中,M先生興師問罪之餘,又在鬼塚皮包裡發現豐崎家的鑰匙,於是夫妻發生激烈爭執,從此鬼塚與M先生之間的摩擦不斷。

  有一次,鬼塚與豐崎在豐崎家中私會時,尾隨跟蹤的M先生破門而入,夫妻倆因而分居,但是鬼塚非但不退縮,反而堅持丈夫的一半資產理當歸妻子所有,還對M先生說:「我要離婚,房子歸我。」但M先生嚴詞拒絕:「我不想離婚,房子也不會給妳。」

  鬼塚和豐崎於是研商對策,由豐崎出面,以上次M先生破門而入一事為藉口,找M先生出來談判,一方面恐嚇說:「你要是不配合,我就告你私闖民宅,還要告訴媒體,讓他們刊在報紙上,讓你連外出吃個飯都怕被認出來。」一方面又假意好言相勸:「你老婆說,只要你把房屋登記轉到她的名下,她就答應回家去。」M先生被說服了,鬼塚也順利騙得房屋權狀和M先生的印鑑。

  可是鬼塚非但沒有回家,反而將房屋賣給豐崎。取得權狀的豐崎登時變身為凶神惡煞出現在M先生面前,對他說:「這屋子是我向鬼塚買的,屋款也都付清了,所以麻煩你×年×月前交屋。要是你想買回,交屋日之前,隨時可談。」同時向法院申請禁止移轉房屋的假處分。

  飽受驚嚇的M先生申請了異議,卻沒想到豐崎帶著手下的黑道分子張牙舞爪地找上門,攤開申請書狀,露出窮凶惡極的嘴臉威脅道:「你這裡寫『情夫』是什麼意思?有證據嗎?有拍照存證嗎?我要告你妨害名譽!講話要有憑有據嘛,好比你要是被人分屍埋在深山裡,沒證據的話,誰都沒辦法起訴兇手哦!」M先生別無選擇,只好忍氣吞聲照單全收。

  順利離婚的鬼塚球磨子,立刻將得手的房產變賣,和豐崎勝雄一起離開九州,在東京銀座的後街開了一家酒店。
  秋谷茂一繼續翻閱。連載報導進入第二回。

  層層掩蓋的前科‧罕見的犯罪專家

  記者一路追蹤「女狐」過往的足跡來到東京,所查出的是個作惡多端的鬼塚球磨子,她甚至背有傷害罪的前科。

  雄心勃勃來到銀座的鬼塚,很快就走投無路了,因為銀座這地方的用錢方式是我們尋常百姓所難想像。以銀座酒店的平均開店成本來看,每坪裝潢費用約兩百萬圓,所以鬼塚租下的三十五坪店面光裝潢就花了七千萬圓,其他還需支付保證金一百五十萬圓,以及僱用酒店小姐所需的周轉金。因此鬼塚賣掉房地產得手的一億多圓,隨著酒店的開張,幾乎消失殆盡,接下來只能憑經營手腕決勝負了。在銀座這種每個月有數百家酒店開幕、同時有數百家銷聲匿跡的超級酒店戰區,沒有兩把刷子是吸引不了客人上門的。

  鬼塚焦急萬分,她決定將別家生意興隆酒店的小姐與經理偷偷挖角過來,於是向高利貸周轉現金。然而利息愈滾愈大,鬼塚只好強迫旗下小姐與客人發生關係,藉此向客人收取高額遮羞費。客人認為自己遭到恐嚇,相繼離去,不再捧場。後來鬼塚又想出新的花招,以旗下小姐的美色誘惑企業高層,慫恿他們成為酒店會員,收取每年一百萬至一百五十萬圓的會費。然而對於不斷變大的高利息支出,這些收入不過是杯水車薪。

  這段時期,鬼塚球磨子添購衣著飾品也都是賒帳不付款。根據受害的銀座某知名服飾店表示,他們以存證信函向鬼塚請求支付貨款,鬼塚竟然立刻回寄一封存證信函表示:「就本人印象所及,從不曾在貴店消費。」

  眼看鬼塚已窮途末路,老情人豐崎勝雄也離她而去,之後鬼塚對旗下小姐更加剝削,不但頻頻催還小姐預支的薪水,還巧立名目苛扣薪資,甚至經常以績效差為由,動用私刑毆打小姐。

  ×年×月,山窮水盡的鬼塚球磨子在S銀行銀座分行提出了空頭支票,終於成為銀行的拒絕往來戶,而當天晚上,便發生了傷害事件。受害者是一位曾在鬼塚店裡擔任副媽媽桑的I子小姐。鬼塚懷疑I子小姐背叛自己,背地在銀座地區到處說她壞話,還策動店裡小姐一起離職。這天深夜,因破產而陷入半瘋狂狀態的鬼塚,帶著擔任酒店圍事的幫派分子入侵I子小姐的住所,不但痛毆I子小姐,鬼塚還親手點燃打火機燒傷I子小姐的臉龐。凶殘的行徑,讓她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發監M看守所服刑。

  鬼塚球磨子這女人只要是為了錢,一向無所不用其極。時而陰險耍詐,時而動用暴力,一再犯下惡性重大的犯罪行為,卻毫無悔改之意。

  不多久,出獄後的鬼塚球磨子再度出現在新宿的酒店裡。其後有關T市的白河福太郎先生受到鬼塚球磨子媚惑玩弄的過程,請見本報先前的詳盡報導。

  事實上,這次白河福太郎先生的保險理賠金殺人事件,也是鬼塚球磨子一手策畫的。鬼塚在與福太郎先生結婚之後,短短一個月內就分別前往十一家保險公司,研究比較契約條件,最後挑出意外死亡時可獲得高倍數理賠金的保單。她對保險公司謊稱自己已經投了保,所以只需要幫丈夫購買,而且為了減輕保費負擔,她盡可能延長繳費期間,最後一共向五家公司簽立保險金額共三億圓的保單。

  或許是為了節省每個月將近十七萬圓的保費,鬼塚球磨子簽約後不到半年,就立即著手實行她的「計畫」。

  福太郎先生的長孫白河宗治遭逢雙親去世不久,又失去祖父這位僅存的庇護,他抱著兩個年幼的妹妹,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恨!我恨那女人!判她死刑也不足以洩恨!」聽到這令人心痛的控訴,各位T市市民,有誰能夠無動於衷呢?

  犯罪入監,出獄再犯。讀者諸君認為能夠原諒這個在罪惡輪迴中沉淪、不知悔改、冷血殘暴又奸佞巧言的「北陸頭號毒婦」嗎?或許我們該捫心自問,公民社會的社會正義與和平是否確實得到了守護。


  秋谷閱讀著自己所寫的報導,心情愈來愈沉重。雖然這原本就是以煽動一般讀者對本案的興趣為前提而寫出的追蹤報導,但連秋谷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文筆確實過度聳動。他在文章中刻意突顯鬼塚球磨子的前科,毫不留情地徹底攻擊,簡直是把她描述成宛如夜嵐阿絹與高橋阿傳的合體,是個空前絕後的奸惡毒婦。雖然案子仍在審理中,這系列追蹤報導卻早已判決鬼塚球磨子殺夫罪定讞。

  倘若鬼塚最終被判無罪,會有什麼後果?她想必會提告毀謗吧?不,絕對不止提告,以她難搞的性格來看,她肯定會使出「登門拜訪」的報復手段。肯定如此。

  抱頭沉思的秋谷,腦海中浮現鬼塚帶領新宿的幫派分子上門來尋仇的情景,不禁打了個寒顫。

作者資料

松本清張(Matsumoto Seicho)

1909年生於北九州市小倉北區。因家境清寒,十四歲即自謀生計。 經歷過印刷工人等各式行業後,任職於《朝日新聞》九州分社。 1950年發表處女作〈西鄉紙幣〉一鳴驚人,並入圍直木獎。 1953年以〈某「小倉日記」傳〉摘下芥川獎桂冠,從此躍登文壇,開啟了專業 作家的生涯。 1957年於月刊上連載《點與線》,引起巨大迴響,開創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先河。 1992年逝世,享年八十二歲。 終其一生,以其旺盛的創作力,涵蓋小說、評傳、紀實文學、古代史、現代史等,作品數量驚人,堪稱昭和時代最後一位文學巨擘,亦是後輩作家景仰的一代宗師。

基本資料

作者:松本清張(Matsumoto Seicho) 譯者:鍾蕙淳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12-01-05 ISBN:9789866043123 城邦書號:1UD031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