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謎蹤之國4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謎蹤之國4

  • 作者:天下霸唱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1-02-11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謎中之謎,夢中之夢!步步是驚魂,處處埋殺機! 一塊刻有死亡詛咒的石碑,一間埋有妖氣石骸的古宮神廟! 幽深重泉之下,上古拜蛇人留下的神祕碑文,是否能鎮住千年妖物? 探險隊是否能逃出無法生還的死亡惡夢之中…… 超越《全面啟動》,挑戰更驚悚的心理推理! 媲美《創:光速戰記》,幻遊更刺激的玄幻世界! 玄幻探險小說領軍人物——《鬼吹燈》作者──天下霸唱 奇炫力作! 【故事簡介】 「拜蛇人石碑」上的祕密為什麼不能看也不能說?為何所有接近它的人,都將經歷無限次的死亡循環? 比拜蛇人更古老的怪物「熵」是什麼?「綠色墳墓」與它有何關聯?司馬灰等人遇到「熵」之後,命運又將如何? 從大神農架陰峪海掉入萬丈深淵的探險隊,在一片水晶叢林中遇到已經死三次的趙老鱉,趙老鱉向探險隊透露了「綠色墳墓」與「拜蛇人石碑」的祕密,但探險隊該相信他嗎? 穿越埋有無數枯骨的拜蛇人死城山墟、避過吃人的史前生物葬人蛇攻擊,逃出會噬人意識的夢中之夢困境,司馬灰等人終於找到了埋有拜蛇人石碑的神祕古廟。 此時「綠色墳墓」再次現身,並主動說出石碑上的恐怖祕密…… 司馬灰等人會聽從綠色墳墓的危言,找到真正的石碑祕密嗎? 從野人山裂谷、樓蘭古國地底極淵、神農架陰峪海,到重泉深淵之下,探險隊經歷了無數的凶險劫難,他們能破解「綠色墳墓」佈下的糾葛謎團,打敗綠色墳墓,逃出噬人靈魂的萬重深淵嗎? 天下霸唱,一個集歷史、誌怪、神話、軍事、文化等博識於一身的「鬼」才,擁有恢弘敘事的本領;他的作品,波雲詭譎的情節,豐沛奇偉的想像力,是當代最受歡迎的探險作家。 《謎蹤之國Ⅰ-Ⅳ》系列玄幻探險故事,為都市人打開一條進入遠古神話的祕密通道,滿足現代人對神祕未知的獵奇心理。 【好評推薦】 水泉(小說家) 御我(小說家) 蔡智恆(小說家)

目錄

◎第一卷 柯洛瑪爾探險家

‧第1話 長生龍涎
‧第2話 不老不死
‧第3話 命運是條神祕的河
‧第4話 趙老憋算卦
‧第5話 分魂
‧第6話 下降
‧第7話 懸掛
‧第8話 深湖怪獸
‧第9話 高溫火焰噴燈

◎第二卷 地下死城

‧第1話 羽蛇神
‧第2話 枯骨
‧第3話 變鬼
‧第4話 怪夢
‧第5話 重疊
‧第6話 死城餘生
‧第7話 螢光沼澤
‧第8話 神廟
‧第9話 石碑

◎第三卷 世界上最大的祕密

‧第1話 祕密
‧第2話 對面
‧第3話 裂隙
‧第4話 111號礦坑
‧第5話 一組數字
‧第6話 無限接近
‧第7話 灼熱的呼吸
‧第8話 石碑裏側
‧第9話 無法承受的真實

◎第四卷 無底洞

‧第1話 11:00
‧第2話 借魂還屍
‧第3話 時光炸彈
‧第4話 顫慄
‧第5話 標記
‧第6話 外殼
‧第7話 凹陷
‧第8話 電臺
‧第9話 失落的百分之九十九

◎第五卷

‧第1話 吃人的房間
‧第2話 消失的屍體
‧第3話 真實的本質
‧第4話 吞噬
‧第5話 入迷
‧第6話 震顫
‧第7話 辨別
‧第8話 北緯30度大磁山
‧第9話 載入歷史的一擊

◎第六卷 開始的結束

‧第1話 亂流
‧第2話 迷途
‧第3話 位置
‧第4話 夜路
‧第5話 驚變
‧第6話 接觸
‧第7話 脫離
‧第8話 撞擊
‧第9話 終點

內文試閱

〈趙老憋算卦〉

  眾人都感到趙老憋行跡詭異,難說是妖是鬼,然而存在於此人身上的謎團,誰也猜想不透,只能由他自己說明。

  司馬灰逼問趙老憋:「你說你自己在民國十五年死於樓蘭荒漠,現在的你究竟是人是鬼?」

  趙老憋神色變得有些陰沉,他不願意被別人揭穿老底兒,但也清楚當著司馬灰很難蒙混過關,被迫說起了這件事情的原由:

  趙老憋跟那夥法國人出發去樓蘭荒漠之前,先進了趟嘉峪關,把這些年得到的財物都換成黃金,打作金條,找處偏僻地方藏下。

  那時關內正逢集市,雖比不得大地方,但地處西北商隊往來之要衝,人煙齊湊,集上大大小小的買賣也是應有盡有、大到駝馬牲口,小到蓖梳針線,什麼賣雜貨的、賣膏藥的、賣皮筒子的、賣牛角羊鞭的、賣馬刀馬鞍的,加上耍把式賣藝變戲法的,再到關內口外的貨攤,各式各樣的吃食,大小飯館林立,真是五行八作,熱鬧非凡。

  趙老憋見日子還早,又趕上了大集,就在當地四處轉悠,他拾荒的出身,向來捨不得掏錢,在集上是乾逛不花錢,就這樣轉了一天還覺得沒過癮,轉天起來又接著逛,瞧見前邊有好多人圍著一個場子,他以為有什麼新鮮玩意兒,搶頭彩似的趕過去「賣呆」。

  「賣呆」是關東土語,意指圍觀看熱鬧,又不花錢又解悶,趙老憋專好此道,他使勁擠到前頭,蹲在地上定睛觀瞧,一看原來是個算命的先生,四十來歲的年紀,白白淨淨的模樣,身材頗顯富態,鼻梁上還架了副鏡子,打扮得像個飽學文士一樣。

  那先生坐在磚頭上,跟前支了塊木頭板子,紙筆硯台和籤筒擺放齊整,身後戳著面幌子,當中畫有八卦圖案,兩側寫道「鐵嘴半仙,看相批命」。這卦師是久走江湖,特別會做生意,胸中廣博,極有口才,他不是坐到卦攤後邊死魚不開口,而是先講故事,旁人路過一聽就被黏住了,看熱鬧的越來越多,這就不愁沒有主顧送上門了。

  這卦師自稱姓胡,家在山東濟南,江湖人稱「胡鐵嘴」,鐵嘴之意就是說他算命看相,從來沒出過半點差錯。他把桌上那塊木頭使勁一拍,先靜了靜場,才開言說道:「各位老少爺們兒,別看這醒木普普通通,卻也有些來歷。有分教『一塊醒木七下分,上至君王下至臣,君王一塊轄文武,文武一塊管黎民,聖人一塊傳儒教,天師一塊警鬼神,僧家一塊宣佛法,道家一塊說玄門,一塊落在江湖手,流落八方勸世人』。」

  趙老憋一聽這卦師的詞兒可真硬,讓人願意接著往下聽,他就蹲在地上不走了。

  只聽那鐵嘴卦師又說道:「胡某初來寶地,照例先自報家門,鄙人是胡老真君七十二代後裔,師從麻衣相法,擅會觀人面相手相,由皮透骨,辨識元神,以此決斷福壽貴賤,窮通生死命理。」

  卦師說罷取出一本畫冊,冊中都是手繪的歷史人物,他翻到一頁給大夥觀看,那一頁乃是大明洪武皇帝朱元璋之像,根據明宮原圖臨摹,旁邊注著生辰八字,畫中的朱元璋兩眼是上眼皮短,下眼皮長,耳大孔衝上,鼻孔仰露,下巴也朝上,這在面相中叫「五漏朝天、地閣闊大」。

  胡鐵嘴指著畫像侃侃而談,聲稱自己的祖師爺曾給朱元璋批過命,這朱洪武的生辰八字太硬,不遇時的時候沿街乞討,一旦遇了時就能貴為天子,生下來剛會說話,叫爹爹死,叫娘娘亡,只因其爹娘命薄,承受不起真龍天子的金口玉言。

  胡鐵嘴講完了朱元璋,又評唐太宗,述說這些古人事蹟的同時,還指點周圍觀眾的五官面相,談及貴賤氣運,比如「做什麼行當、家裏幾口人、有無子女,最近是不是倒楣」之類的,全部準得出奇,聽得那些人不住點頭。
社會上的風氣,是專好談奇論怪,集市上又都是些粗人,胡鐵嘴說得越是聳人聽聞,圍觀者就聚得越多。

  胡鐵嘴見人群圍得差不多了,便把話鋒一轉,說道:「往常看相批八字,卦金各是半個大洋,但今天初來乍到,承蒙各位捧場,鄙人只好張天師賣眼藥—捨手傳名了,咱們僅收半價,而且算一卦送一卦,倘若算錯一句,我是分文不取……」

  哪知這時刮起一陣狂風,飛沙走石,把集市上的人群都打散了,胡鐵嘴廢了半天勁,等到該賺錢的時候沒人了,不免望天歎息,收了攤子避到身後客棧裏,趙老憋也蹲在這客棧的門樓底下,抽著煙袋想等風沙停了再走。

   胡鐵嘴沒做成生意心有不甘,瞧見趙老憋還在旁邊,就想拿他開個張,於是說道:「看這位老鄉五官端正,不如讓胡某瞧瞧時下氣運如何?」   趙老憋見胡鐵嘴連刮這場大風都算不出來,哪裏肯信這江湖伎倆,何況即便真有半仙,他也捨不得掏半塊光洋看相,所以只在那裝傻搖頭。

  胡鐵嘴解釋說:「常言道得好—『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胡某學的麻衣相法只能給人看,觀的是人之旦夕禍福,卻看不懂老天爺的臉色,老鄉你要是不信,我就先從你的面相,論論你前中後三步大運,要是說得準了,到時候你再給錢不遲,如若算錯一句,我是分文不取,毫釐不要。」

  趙老憋仍是搖頭不肯,覺得半塊錢看個相未免太貴,面相都是爹媽給的,愛咋咋地吧,有那閒錢吃點啥不好。

  胡鐵嘴卻是個倔脾氣,他話既出口,別人想不算還就不行了,因為旁邊還有別人看著,知道的是這鄉下土憋摳門,不知道的傳出去,還以為他這是江湖騙術,所以固執地非要給趙老憋看相:「要不然這回不問你收錢,如果看得準,今後你替我胡某人傳個名也就是了。」

  趙老憋一聽不要錢,覺得是便宜可占,當即點頭應允了,繃起臉來讓胡鐵嘴看相。

  胡鐵嘴仔細端詳了幾眼,立刻後悔剛才說對方五官端正了,這張臉長得那叫一個變扭,賊眉鼠眼,典型的君臣不配,量淺福薄。

  趙老憋見胡鐵嘴半晌不吭聲,就說道:「咱爺們兒沒啥妨礙,是孬是好你儘管給俺報報。」

  那胡鐵嘴把話說得滿了,此刻只好如實說道:「這位老兄,鄙人看你唇薄露齒,當是性柔懷剛,細眼豎眉,則表心高志廣。天庭寬大,這輩子是行走四方的命。地閣狹窄,少受父母栽培,沒有兄弟姐妹,也沒入過孔孟之道,只憑祖傳藝業吃飯……」

  趙老憋一聽這幾句說得果然貼切,他確實是爹娘早亡,沒有任何親人,雖然頗識得些字,但常年混跡江湖,沒念過聖賢之書,就讓胡鐵嘴接著往下說。

  胡鐵嘴打量著趙老憋的臉,繼續說道:「人生在世,共有前中後三步大運。我瞧你這面相,是做事最早、勞碌最早、出外最早,前運是三早之數。另外發達晚、立業晚、享福晚,中運又有三晚之分。早年做事多不成,難展才志,中運是先難後易,漸漸發達,得遇貴人提拔,受人器重。」

趙老憋大喜,挑起拇指誇道:「爺們兒看相看得果然夠準,說句那啥的話,俺這輩子確實是先難後易,直到這幾年才混出些頭緒,你再瞧瞧俺後運如何,今後有多大的福多的大壽,陽壽還該活幾年?」

  胡鐵嘴搖頭晃腦地說道:「如此,就恕胡某直言了,我瞧你這張臉,五官雖不勻稱,但搭配在一起保得住壽,看限數能夠得享天年,不過你有幾件大事辦得不周全,老天爺肯定要折你的壽。」

  趙老憋聽到這,心裏可就發虛了,他勾結洋人盜掘國寶,所作所為多損陰德,此刻被人道破了自然驚恐,連忙問道:「那麼的……要折多少陽壽?」

  胡鐵嘴說:「胡某觀你印堂發黑,凶煞犯主,顯然是陽壽已盡,如今是懸崖勒馬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肯定活不過這個月末了,若是我胡鐵嘴說得不準,罰我把自己的舌頭嚼碎吃了。」

  趙老憋氣量很窄,只能聽好的不能聽壞的,聽對方說自己大限已至,就覺得這胡鐵嘴是找藉口騙錢,掏了錢肯定就能給指點一個渡劫擋災的辦法。趙老憋自認為經過大風大浪,豈能被這等江湖伎倆蒙住,便把這些言語都當作春風過耳,他是捨命不捨財,告訴那胡鐵嘴道:「啥也別說了,俺就算立刻橫屍就地,也是一個大子兒不掏。」

  胡鐵嘴十分認真,也沒提要錢的事,他看完了面相,還要看趙老憋的手相,常言道「看相不看手,必是沒傳授」,當下拉過趙老憋的左手來,一瞧還是個六指,就邊看邊在口中念念有詞地說道:「掌為虎,指為龍,寧教龍吞虎,莫讓虎吃龍,指長掌短是龍吞虎,掌長指短則是虎吃龍。再瞧手指,大指為君,小指為臣,次指為賓,中指為主,餘指為妖。你這指掌搭配,正是虎吃龍、賓壓主、臣欺君、妖作亂,看來活到五十歲就是限數了,我再瞧瞧你的掌紋……哎……哎……哎……」

  胡鐵嘴看到趙老憋掌中紋路,一連驚呼三聲,一聲高過一聲,一聲奇過一聲,臉色由淡定變為驚愕,瞪著兩眼盯住掌紋觀瞧,視線再也移不開了,看得趙老憋心裏直發毛。

   胡鐵嘴毫不理會趙老憋的感受,只顧嘖嘖稱奇:「胡某藝成出師以來,閱人手相無數,更看過無數相書,可從沒見世間有過這種掌紋!」說著話,他抬起頭來望向趙老憋,滿臉驚疑地問道:「我怎麼看你不是人?」 〈枯骨〉

  司馬灰聽勝香鄰說有所發現,此刻即便有天大的事也要先放下了,他接過火把照過去,只見前面的浮雕上,果然有一處與探險家日記本中的石碑圖案相同,但死城中的浮雕場面更為浩大,看場景「拜蛇人石碑」位於一個很大的地底洞穴之中,其下有個近似參天老樹般的圖案,不過此處被故意鑿掉了一片,分辨不出原本是些什麼,古碑前積屍如山,周圍是象徵著死後的虛無之海,海面上則有條背生鳥羽的人首怪蛇,載著幾位頭戴黃金飾物的王者。

  司馬灰看得似懂非懂,這片浮雕裏描繪的情形,似乎並未明確指出「拜蛇人石碑」上究竟記載著哪些驚天之謎,石碑上的東西為什麼看也看不得,說也說不得?

  勝香鄰知道司馬灰等人沒耐心逐一細看,直言說這裏浮雕眾多,大都記載著石碑的事蹟,它應該被埋在重泉絕深之處,古代拜蛇人似乎相信—任何看到石碑的人,都會立刻嚇死在碑前。

  司馬灰說:「這我可就摸不著頭腦了,據咱們所知,『拜蛇人石碑』只是沉在重泉深淵的一塊巨岩,與地下尋常的岩盤沒有分別,如果人們看到石碑就會立刻死亡,那麼死因一定來自刻在石碑上的祕密,難道那個祕密能把人活活嚇死?這事我不相信,畢竟十個手指伸出來不是一般長短,同樣生而為人,膽量粗細那也是千差萬別,好比羅大舌頭這號反應遲鈍的,臉皮又厚,什麼東西能把他直接嚇死?」

  羅大舌頭趕緊說:「倒不是反應遲鈍,而是我經過考驗,咱爺們兒什麼嚇人的場面沒見過?」

  高思揚和二學生也紛紛稱是,倘若石碑上刻了面目猙獰的鬼怪,在黑暗中冷不丁瞧見,沒準能把人嚇得夠嗆,甚至嚇得腿肚子轉筋癱倒在地,那還是有可能的,但要說任何人都會在石碑前活活嚇死,可就未免難以置信了,況且石碑上所刻內容,是近似夏朝龍印的象形古字,並非神頭鬼面。

  勝香鄰回答不了眾人提出的疑問,她只是如實解釋浮雕呈現出的內容,「拜蛇人石碑」是那幾位頭戴黃金飾物的王者所留,這些拜蛇人的統治者地位極高,分別掌握著石碑的祕密,但是誰也不知道全部內容,更不能相互吐露,所以這些人都沒有舌頭,它們世代如此,嚴守著羽蛇神設置的古老禁忌,這滿壁浮雕的洞窟只是其中一個人的埋骨之所,類似的地方在死城裏應該還有幾處。

  司馬灰凝神思索,覺得浮雕內容雖然離奇怪誕,但最初分佈在淮河流域的拜蛇人後裔,一直試圖在地底挖出石碑,妄想藉此擺脫夏王朝的奴役,這與其祖先留下的記載吻合,可那石碑上的東西看一眼就能把人當場嚇死,找到它之後誰敢看?

  羅大舌頭說:「凡事小心點準沒錯,到時候可以讓二學生先去看拜蛇人石碑上刻著什麼,他要是沒被嚇死,咱們再看不遲。」

  司馬灰沒理會羅大舌頭出的餿主意,心中反覆在想,「綠色墳墓」為何要找拜蛇人石碑?這個謎團在找到石碑之前,終究難以解開,他此時不免多出幾分顧慮,自己這夥人九死一生走到這一步,可千萬別當了「綠色墳墓」的替死鬼。

  「誰去看拜蛇人石碑上的祕密,誰就要承擔立刻死亡的後果」,司馬灰雖然膽大不信邪,可經過這麼多事以後,覺得有時候不信邪還真是不行,心裏不免籠罩了一層不祥的陰影,可思前想後,仍覺得應該繼續尋找「拜蛇人石碑」,因為這是唯一能夠揭開「綠色墳墓」之謎的機會,至於在地底找到石碑之後如何理會,並不是現在所要考慮的問題,眼下首先要做的是辨明位置,找到途徑接近石碑。

  勝香鄰從石窟裏的浮雕推測,拜蛇人習慣用各種神祇象徵山脈地形,首尾則代指方向,死城下面可能有條漫長的岩石隧道,蜿蜒穿過地下山脈,一路通往沉著石碑的神廟,行程距離無法預計,環境可能也比菊石山谷和水晶叢林艱險得多,等她將這些圖案在本子上做了簡單標記,眾人立刻動身探尋路徑。

  死城洞道裏的地勢時而狹窄,時而開闊,有些地方無法容人通過,只好繞路前進,黑暗中深一腳淺一腳跋涉艱難,枯燥的地形更容易使人疲憊,上下眼皮子不由自主地開始打架,等行至通道的盡頭,眾人身前出現了一個走勢直上直下的凹形坑,這個直徑接近百米的深坑猶如內城,也是處於中心位置的大殿,裏面異常寬闊,四周矗立一尊尊高聳的古老神像,形態凝重肅穆,壁上則是各條通道的洞口。

  司馬灰等人立足於其中一個洞口邊緣,藉著火把和礦燈的光亮向下觀望,只見下方地面凹凸起伏,像是一張仰面朝天的怪臉,由於面積實在太大,在高處也看不清究竟什麼樣子。

   這死城裏的枯骨眾多,形態古怪恐怖,到處彌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詭異氣息,火把的光芒越來越暗,眾人都感到壓抑不安,覺得附近有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存在,而它正在不知不覺中逼近過來,所以誰也不想在此久留,於是陸續攀至洞底,移步尋找道路。   二學生累得兩條腿都沒知覺了,只顧跟著司馬灰望前走,眼神又不好,沒看清腳底下,一不留神就被絆了狗啃泥,地面上枯骨堆積,長滿了毒蘑菇,他臉部正撲在蘑菇叢中,撞得滿嘴都是,驚恐之餘,慌忙吐掉嘴裏的東西,嚇得連話也說不出了。

  眾人都是心下一沉,這蘑菇是死氣鬱結而成,用手摸一下都要麻木好久,何況吃到嘴裏?

  高思揚雖帶著急救箱,卻對這種枯骨嘴中長出的蘑菇是聞所未聞,不知道該採取什麼措施,其餘幾人也是無可奈何。

  眾人都以為二學生必死無疑了,誰知過了一陣,他除了受驚不小之外,始終未出現反常徵兆。

  司馬灰心知那些蘑菇若是含有劇毒,直接碰到嘴裏的唾液,你都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眨眼的功夫就會全身發黑而死,看來蘑菇和附近的枯骨一樣,已經完全變成了化石,可那些餓紅了眼的地鼠,為何不敢進入「死城」?牠們到底在害怕什麼東西?

  羅大舌頭對司馬灰說:「這地方是讓人感到頭皮子發麻,死人多了陰氣就重,說實話我心裏也有點發怵。」

  司馬灰心想:「連羅大舌頭都察覺到反常了,看來此處確實有些古怪。」他握著步槍環顧四周,只見遍地枯骨上的無數孔竅,在暗淡的火光映照下顯得輪廓詭異,浮現出一張張死者扭曲的怪臉,彷彿鬼影重重。

  羅大舌頭見司馬灰盯著附近的枯骨在看,就把雙管獵槍的撞針扳開:「是得留點神了,死城裏沒準有古代拜蛇人的僵屍。」

  高思揚正和勝香鄰將二學生扶起來,說道:「你別專撿些嚇唬人的話說,沿途所見全是枯骨,哪有什麼僵屍?」

  羅大舌頭說:「真不是嚇唬你們,成了氣候的枯骨能變石僵,一身銅皮鐵骨,刀槍不入水火難侵,比那有皮有肉的僵屍更難對付。」

  二學生身上一陣陣發冷,膽戰心驚地地轉頭去看,但黑暗之中什麼動靜都沒有,他緊張兮兮說道:「我覺得這裏有些看不見摸不著,卻非常可怕的東西……」

  羅大舌頭說:「娶媳婦打幡—純屬添亂,你直接說有鬼行不行,至於繞這麼大圈子嗎?」

  高思揚責怪二學生:「你親眼看見過鬼?怎麼也跟著他們胡扯?」

  二學生賭咒發誓,這種肌膚起栗的感覺很真切,若是添亂胡說定遭天打雷劈。

  司馬灰說:「別他娘的廢話了,這年頭該遭雷劈的人忒多,累死老天爺也劈不過來,不過這裏的確有些邪性,能早一刻離開就少一分危險。」

  此時眾人都有不安之感,可誰也說不清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只盼儘快找到通往「拜蛇人石碑」的途徑,儘快離開此地,於是按照浮雕上的提示,在深坑般的石殿中摸索搜尋。石殿底下是仰面朝天的神像頭部,體積異常龐大,臉形猶如凸起的小山,嘴唇緊緊閉合,但它處在地下的年代古老得難以追溯,表面都是龜裂,還有幾尊原本矗立在周圍的大石人,年久從壁上倒塌下來,砸垮了地面,其下露出深不見底的岩洞,用礦燈向深處探照,黑乎乎的難測其際。

  司馬灰見狀,估摸著腳下就是那條岩石隧道,巨像閉合的嘴部則是洞口,拜蛇人幾千年前就把洞門封閉了,若非地面垮塌,想進入隧道還真不容易,穿過最後這條漫長的岩石隧道,便能見到那塊藏有最終謎底的石碑。

  勝香鄰告訴司馬灰:「這條岩石隧道裏的情況一切不明,不可掉以輕心。」

  司馬灰點頭說:「此地不可久留,總之咱們先進隧道,至少離開安放拜蛇人枯骨的死城,才能停下來歇氣……」說著半截,就覺得有人拽自己胳膊,轉身一看是面如死灰二學生。司馬灰奇道:「你這是要撞喪遊魂去?臉色怎麼如此難看?」

   二學生指著司馬灰,顫聲說道:「其實……其實你的臉……也快變得和那些枯骨一樣了!」

作者資料

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中國最具想像力的作家,對古物收藏與《易經》有獨到的研究。其創作的《鬼吹燈》系列風靡華語世界,是繼金庸等人的武俠作品以來,在華人間傳播最廣的小說。天下霸唱的創作將東方神祕文化與世界流行元素融為一體,為類型小說開創出新的大局面。 他的一系列探險小說所關注的,永遠是人在充滿未知的環境中的思考與行動。古老的傳承,神祕的遺跡,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跌宕起伏的故事、幽默精練的語言、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化,使他的文字構建出了另外一處「江湖」。

基本資料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麥田 書系:麥田小說 出版日期:2011-02-11 ISBN:9789861205410 城邦書號:RN5060 規格:膠裝 / 單色 / 3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