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大魔術師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特別活動
【預購活動】中國第一位揚名西方的魔術奇人,為愛復仇的英雄救美傳奇!(→看精采介紹)
◎預購時間:2011/12/27~2012/1/3
◎預購價格:79折 NT$277元
◎出貨時間:預計 1/4日起陸續出貨
◎活動贈品:購買《大魔術師》一本,即贈送電影《大魔術師》「早場電影優待券」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請注意:1.預購書籍需單獨結帳。
      2. 預購書籍可以使用城邦讀書花園折價券。
     3.預購書籍不適用於「城邦讀書花園」其他優惠活動!

內容簡介

2012年新春強片《大魔術師》原著小說,梁朝偉、周迅、劉青雲 領銜主演。 二王一后打造影史最大愛情戲法,2012年2月3日 全台盛大上映。 愛情是最難解的魔術! 最偉大的魔術,不是在舞台上折服觀眾,而是改變命運! 中國第一位揚名西方的魔術奇人,為愛復仇的英雄救美傳奇。 最好看的魔術小說,構思階段即被影視公司爭相搶購! ◎魔術的魅力如幻似真,引領跨越至『希望』。──吳孟樵(作家╱影評人) ◎《大魔術師》的故事架構近似好萊塢魔術片《魔幻至尊》(TheIllusionist,2006),但 背景放在中國的軍閥時代,情節引人入勝,娛樂價值頗高,此類題材在中文的大眾小說中也是較罕見的。──梁良(影評人) ◎不知作者施了什麼魔術,讓人一直想往下看!──陳樂融(作家╱音樂人) ◎故事情節與魔術本身一樣引人入勝。──塗翔文(臺北電影節策展人) ◎作為魔術業者,我很高興見到像《大魔術師》這樣一本精彩的小說能夠被大眾讀者所喜歡。我也很喜歡書中主人公的信條:魔術,是奇蹟,更是挑戰命運的勇氣。願以此書與所有的魔術愛好者共勉。──蔣亞平(著名魔術師「亞洲牌王」) 【故事簡介】 2009年,一場普通的電視魔術表演,卻牽引出八十年前一位魔術奇人的神祕故事。 民國初年,一位中華古戲法(包括「七聖法」「搬運法」「傀儡人計」「隱山亂道術」等)的神祕傳人張賢(梁朝偉飾),與一部失傳已久的明代魔術奇書突然出現於北平天橋。北平城原本就為魔術所瘋狂,他一出場便技驚四座,他的出現攪動了京城的勢力格局,引發官、匪、西方列強的拼死角逐。 當時的權貴段士章(劉青雲飾)寵愛喜歡戲法的小妾柳蔭(周迅飾),張賢因此得到段的青睞,受推薦遠赴倫敦參加五年一度的萬國魔術大會。張賢臨危受命,克服重重困難,在決賽中以神乎其技的「無緣火球術」力壓群雄,被西方魔術界尊稱為「大魔術師」。 不料回國之後,張賢卻陷入權霸段士章佈置的陷阱之中。原來張賢和柳蔭青梅竹馬,因意外兩人分開,柳蔭被段士章強搶為妾,她的父親也遭段軟禁。 張賢花十年練就魔術,為的就是救出他的情人及父親。他來到北京所發生的一切盡在他的計畫之中──他的突然出現、用魔術表演震驚世界、主動接近段士章……所有的一切都是謀畫已久的一場終極連環魔法。 最終,張賢終於運用他的神奇魔術,救出青梅竹馬情人,和柳蔭終成眷屬,遠走高飛。 張賢善於把握人心,機警穩健,且能臨危不亂,靈活應變,縱使身處危境,也能化險為夷。如此萬物都可成為道具,世間無處不是舞臺。 全書大量精采的中國傳統戲法描寫,比西方的魔術表演還要精采神奇。 最偉大的魔術,不是在舞臺上折服觀眾,而是能夠改變命運。 【名家推薦】 ◎九把刀(暢銷作家) ◎吳孟樵 ( 作家,影評人 ) ◎梁良(影評人) ◎陳樂融(作家,音樂人) ◎塗翔文(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敷米漿(暢銷作家) ◎蔡智恆(暢銷作家) ◎藤井樹(暢銷作家)

目錄

◎-引子-

◎01|奇人初現
◎02|街頭奇蹟
◎03|天罩訓地
◎04|悅客茶樓
◎05|奸人奸計
◎06|翡翠酒杯
◎07|遠赴重洋
◎08|萬國魔術
◎09|隻缸匿形
◎10|無緣之火
◎11|殺身之禍
◎12|十年情深
◎13|破牢幻術
◎14|隱山亂道
◎15|終極魔術

◎-後記-

內文試閱

一、奇人初現


  民國時期,一九二六年的一個秋天,北平市天橋。

  秋高氣爽,正是出外遊玩的好日子,又奉黃道吉日適宜出行,中午時分天橋一帶更是熱鬧非凡。

  摜跤的,變戲法的,盤杠子的,踩高蹺的,耍刀叉的,抖空竹的,踢毽子的,耍花壇的,耍中幡的,拉洋片的,耍猴的,舉大鼎的,碎大石的,變戲法的,賣大力丸的,算卦占卜的,寫字作畫的,說相聲的,做小買賣的,賣苦力的,教書識字的,混吃等死的,遊手好閒的,小媳婦,大閨女,流氓地痞,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在天橋一帶紮堆,市井百態。為博得圍觀人群的一聲喝采與幾顆銅板,藝人們個個都使出了渾身解數,天橋是一個「擂臺」,沒能耐甭想在這兒混飯吃。

  人群摩肩接踵,穿梭不停。

  天橋一帶最大的一間茶館,叫做旺風樓,乃是一間雜耍館。賓客進進出出,絡繹不絕,夥計賣足了力氣吆喝,跑前跑後的迎客,顯得生意極好。這也不奇怪,旺風樓地段好,排場大,裝修氣派,戲臺子寬,臺下能容納近千號人就座,二樓、三樓的雅間還有數十,更重要的是,旺風樓每隔一個時辰,都會鳴鑼開戲,奉上一臺十足精采的雜耍,吹拉彈唱,曲藝雜耍,魔術戲法,一天六場演出,都不帶節目重樣的。而且演出的人也不簡單,都是京津二地能夠叫得上號的名角紅人!有句旺風樓自賣自誇的說話,叫做「要看天橋景,不去旺風樓,只當沒來過」。這麼說的人多了,旺風樓還真成了天橋一道必去的景致,北平本地人中,凡是兜裡有兩個閒錢來天橋閒逛看把戲的,要是從來沒進過旺風樓,都不好意思說自己來過天橋。

  正午時分,正是天橋一帶最熱鬧的時候,旺風樓外人群一陣喧嘩,漸漸聚攏。只見七八個旺風樓的夥計,在大門一側的空地上搭起的一個木臺上面,擺了一張八仙桌,八仙桌上擺著一大一小兩個銅碗,銅碗間的桌上擺著五顆核桃。有夥計扯出了旗幟,上寫著:原樣做到本店八仙取果戲法之人,獎大洋五十。

  旺風樓的夥計吆喝著:「各位父老鄉親,沒看過的,趕快進店去看咧!有看過的,大膽地來試試咧!只要能原樣做到,獎大洋五十咧!」

  圍觀的人群中,形形色色什麼人都有,有的竊竊私語,有的閉目沉思,有的躍躍欲試。站在最前面的幾個人,一看氣質打扮,就知道也是天橋一帶街頭變戲法、玩雜耍的,看來他們早就在此等候多時了。

  人群中確實有還沒有見過所謂八仙取果戲法的遊客,見了納悶,便問身邊人道:「大兄弟,請問一句,這是啥意思啊?什麼是八仙取果?」

  「嘿!你是外地人吧,第一次來?沒看過?」

  「俺還是第一次來北平。」

  「那你可問對人了,這八仙取果戲法我看過六、七次了,都是在旺風樓臺前的位置。你看到沒,那張八仙桌上五顆核桃,都要放進大的銅碗裡,用小碗蓋上,然後嘩啦嘩啦地抖摟抖摟,聲音響著的時候,喝一聲,頓時就沒有聲音了,再一揭碗,核桃已經變沒了,這就成了!」

  「俺的娘啊,這咋可能啊?」

  「嘿,旺風樓的陳國陳老闆,就能做到。五十大洋,這可是一筆大錢啊!嘿,誰看著不眼饞啊。」

  「大兄弟,有人領到這個賞錢了嗎?」

  「咳,有人做到了,還用再擺著嗎?這已經擺了十來天了,不少人都去試過,誰都沒有做到。沒準啊,這兩天再沒有人破解,攤子就收掉了。你看到沒,前面那幾個人靜靜站著的,都是天橋變戲法的,他們試過許多次了,都沒成功,可不今天又來了!」

  「哎呦,那今天俺可要開眼了。」

  「可不嘛,你要是有閒錢,去望風樓裡面坐坐,這個八仙取果戲法,還不算最絕的呢!」

  人群又是一陣躁動,只見一個身穿長袍,模樣貴氣,梳著油光發亮的大背頭的中年男人從旺風樓大門中走到八仙桌前。

  人群中有認識他的,紛紛點頭向這個中年男人問好:「陳老闆,中午好啊!」

  這個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旺風樓的老闆陳國,他四十歲開外的年紀,滿臉笑容,看著十分和氣。陳國團團抱拳,向圍觀的人群問好:「各位父老鄉親,各位朋友,多謝捧場!今天我來這裡,第一是本人賣弄一下,公開演示八仙取果戲法一遍,第二是告訴各位朋友,今天乃是我懸賞高人破解八仙取果戲法的最後一天,還請各位要嘗試的,抓緊時間上來試試。」

  人群中有人轟然叫好:「陳老闆,你就先變給我們看看吧。」

  陳國笑道:「好!請各位朋友安靜一下,我這就給大家演示一遍。」

  人群頓時沒有人再大聲說話。

  陳國登上木臺,將兩個銅碗拿起,正反兩面都展示給大家看了看,敲了一敲,示意這銅碗沒有特異之處,然後陳國把銅碗放下,將五顆核桃盡數放入大銅碗中。

  陳國將銅碗拿起,走下木臺,將銅碗中已經放入核桃的情況展示給圍觀的眾人看。

  陳國邊走邊問:「現在核桃可在裡面?」

  眾人無不點頭。

  有好事者伸出手要摸銅碗中的核桃,陳國並不拒絕。那人揀出一顆核桃,放在眼前打量了一番。

  陳國問道:「可否是真的核桃?」那人連連點頭。

  陳國笑道:「那還請這位兄弟告訴大家一下。」

  這人向身後的人群大聲道:「兄弟爺們,核桃都是真的!」

  陳國退後一步,慢慢說道:「請各位看好了!睜大眼睛!」

  眾人都屏住呼吸,看著陳國的動作。

  陳國微微一笑,將另一隻略小的銅碗蓋上,舉在胸前,開始上下抖動。

  銅碗裡核桃撞擊的聲音清晰響亮,嘩啦嘩啦響個不停。

  陳國搖動著銅碗,繞場一周,退回場地中間,喝了聲:「走!」

  突然之間,銅碗裡發出的嘩啦嘩啦聲驟然停止,再無聲息,而陳國的動作仍未停止!驚得圍觀眾人齊聲啊地一叫。

  陳國的動作慢慢緩了下來,將銅碗托在手中,將兩個銅碗分開,一手持一個碗,出示給眾人觀看,說道:「各位朋友請看,核桃可是不見了?」

  圍觀人群無不探頭看去,只見銅碗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空無一物。

  人群中掌聲雷動,不少人大聲叫好,也有人驚訝聲連連。   陳國一圈走下來,退回到木臺上的八仙桌前,將兩個銅碗再又蓋上,拿起來上下一抖,喝道:「回來!」

  只聽銅碗裡嘩啦嘩啦的撞擊聲再度響了起來,引得眾人又是一片驚嘆!

  陳國將銅碗放下,揭了開來,從碗裡面拿出五顆核桃,握在手中出示給眾人觀看。

  陳國把核桃放下,才連連抱拳,略顯得意地笑道:「各位朋友抬舉!在下獻醜了!」

  又是一片掌聲響起,陳國這才從木臺上走下,說道:「本人陳國,乃是旺風樓掌櫃的,說話一向算數!只要有人如樣做到核桃從銅碗中消失,必獎大洋五十!」

  陳國退開一邊,走回到店中,人群中不知是有人真心佩服還是刻意巴結,叫好聲和掌聲一直不斷。

  旺風樓的夥計見陳國回去了,繼續吆喝,鼓勵圍觀眾人上前嘗試。

  有不少人依次上前來嘗試,但不是半途放棄,就是根本完成不了,一個個搖頭嘆息,嘖嘖連聲,灰頭土臉地返回。

  轉眼過了近一個時辰,還是無人能還原出這個戲法,夥計們見時辰已到,彼此招呼了一下,呼喊著各位承讓、大家海涵等客氣話,就要上前收拾擺設,圍觀的眾人見已經結束,就要散去。

  「等等!我來試一試!」人群中突然有個聲調低沉、平穩的男人說話。

  眾人都扭頭看去,只見從人群中走出一個穿一身破舊的灰布長袍,頭髮蓬亂,面頰消瘦,滿臉鬍鬚的男人。

  這個男人風塵僕僕,好像才趕了遠路過來,在場的人都沒有注意到他是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這個男人走出人群,一雙眼睛讓人過目不忘。他眼睛不大,但透出一股子捉摸不透的氣質,好像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心思一樣,又像有千言萬語能夠從眼中流露出一般,大家不由得會被他這雙眼睛吸引住,忍不住多看幾眼。

  這個男人提著一個碩大的皮箱,顯得又笨又重,那尺寸幾乎能將他本人都裝了進去。皮箱上沾滿了塵土,髒兮兮的,但皮箱稜角上包裹著的黃銅鐵皮,卻閃閃發亮。

  這個男人向夥計問道:「請問還能試一試嗎?」

  夥計們見這個人非常面生,一雙眼睛又古怪得很,實在難以猜出他到底是什麼身分,但既然是公開搭臺,還沒有收場,自然不好拒絕。

  管事的夥計和這個男人對視了幾眼,說道:「當然可以!請!」

  眾人見又有人來出醜,再度圍攏過來,人群中有人指著這個男人品頭論足,看神情都是十分的不屑。

  這個男人道了聲好,半拖半提著皮箱,十分吃力地走到八仙桌邊,將皮箱放下,拿起兩個銅碗看了幾眼,又分別抓了抓桌上的核桃,輕輕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眾人都看著這個男人,不知為何,場中鴉雀無聲。

  這個男人依照陳國的法子,把核桃放入了大銅碗中,嘩啦嘩啦撥動了一番。管事的夥計一直在旁邊打量著,見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說道:「請蓋上銅碗,晃動起來。」

  這男人點了點頭,拿起另一個小碗,走下木臺,將放了核桃的大碗裡的情形展示給眾人看了,然後蓋上了小碗,後退了兩步,上下地晃動了起來。

  銅碗中嘩啦嘩啦的聲音立即傳出。

  這男人如陳國一樣,搖著碗繞場一周,退回到場地中間,喝了聲:「走又來!」

  嘩啦嘩啦的聲音立即停止,無論再怎麼晃動銅碗,都不再發出聲音。

  圍觀人群「嘩」的一聲叫起好來,仍有人半信半疑地說道:「成了?」

  這男人將銅碗慢慢揭開,亮給眾人觀看。眾人都探頭看過去,不看還好,一看眼睛就瞪圓了,話都說不出來。

  那一大一小兩個銅碗中,竟一個碗裡塞著一個白麵饅頭!

  男人走了半圈,給大家看了,人人都張口結舌,不知是該叫好,還是該驚嘆。

  管事的夥計見情況不對勁,也跑過來一看,眼睛瞪的只怕眼珠子都要掉出來,蠕動了一下嘴巴,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這是,饅頭?那核桃呢?」

  男人笑了笑,將銅碗中的兩個饅頭取出來,分別咬了一口,在嘴裡咀嚼。饅頭被取出,銅碗裡空無一物,核桃早已不翼而飛。

  把手中的饅頭遞給夥計,夥計拿著饅頭,又捏又看,還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這的確是兩個剛出鍋不久的饅頭,夥計止不住的問道:「可,可是核桃呢?」

  這男人一邊嚼著饅頭,一邊說道:「我變沒了核桃,塞進去兩個饅頭。我算不算做到了呢?」

  夥計看著兩個空空如也的銅碗,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饅頭,下巴已經掉了下來,看著這個男人,一句話都說不出。

  突然有人喊道:「好!太絕了!」隨即人群中如同炸了鍋一樣,讚嘆聲,喝采聲,響成一片,甚至有按捺不住的,從人群中跳出來,跑到這個男人的身邊,大叫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有更多的人都跑了上來,將這個男人圍住,有問他叫什麼名字的,有問他是做什麼的,有問他從哪裡來的,頓時亂哄哄鬧成一片,早把呆若木雞的夥計擠到一邊。

  這個男人沉默不語,面色平靜的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只是拿著銅碗,慢慢退到八仙桌邊,把大銅碗扣在桌面上,用手一指,再把銅碗揭開,五個核桃正在碗下躺著。

  這麼多人擠在男人身邊,就在眼皮子底下變出了核桃,雖說這和陳國的表演有些不同,可精采程度絲毫不亞於陳國,頓時叫好聲又是一片。

  男人衝人群抱了抱拳,一垂手提住了自己的大皮箱。

  早有精明的夥計在這個男人變沒了核桃,變出了饅頭的時候就察覺到古怪,飛也似的跑入旺風樓向陳國通報。陳國急急忙忙趕到外面的時候,圍觀的眾人已經將那個男人團團圍住,亂成了一鍋粥。陳國見木臺上的男人眼生得很,他在天橋從小混到大,都絕對沒有見過這麼一號人物。

  陳國沒有貿然上前,卻見剛才管事的夥計還傻呆呆地站在原地,快走過去罵道:「怎麼回事?」

  這個夥計才算是回過神來,趕忙說道:「他,他使妖術!他把核桃變沒了,塞進去兩個饅頭!」

  陳國本來一張和氣的臉上,眉頭擰成了一團,罵道:「你胡說什麼!」   夥計說道:「他們,他們都看到了!」

  陳國罵道:「還發什麼呆!把人都趕開,我要和他談談!」

  眾夥計這才反應過來,急急忙忙地上前,分開人群,將那個男人圍在中間,大聲吆喝著:「大家散了,大家散了!我們另有安排!謝謝各位爺!謝謝各位!改日請見店外通告!」

  好說歹說,人群才在一片唏噓短嘆中漸漸散去,仍有不死心看熱鬧的,聚在一邊指指點點。

  陳國大大方方的,堆起滿臉的笑容,快步走到那個男人身邊,抱拳問好:「這位兄弟!恭喜恭喜!請教怎麼稱呼?」

  男人淡淡一笑,說道:「我叫張賢。」

  陳國「哦」了一聲,說道:「張先生,幸會啊!我是這個旺風樓的掌櫃,陳國。不知道張先生現在方便嗎?請您到我的旺風樓中喝杯茶,認識認識,敘上一敘?」

  張賢說道:「好!陳先生抬舉了。」

  陳國連連招呼,領著張賢向旺風樓側門走去。有夥計上前要幫張賢提大皮箱,張賢婉言拒絕,說道:「不妨事,我自己提著就好,謝了。」

  陳國將張賢領進旺風樓,繞到後院,推開一處僻靜房間的,恭恭敬敬請張賢入內。張賢也沒有客氣,進了這間屋子。這間屋子倒是寬敞,各色古玩字畫,紅木的明式家具,布置得十分素雅,顯出屋子的主人乃是個非常有品味的人。

  陳國請張賢坐在屋中的一張象牙雕花圓桌邊,吩咐夥計速速上茶,不要隨便打擾。

  陳國坐在張賢身邊,笑道:「請問張先生,您從哪裡來的?」

  張賢說道:「四海為家,漂泊不定。」

  陳國說道:「聽您的口音,還真是天南海北的。不知張先生籍貫哪裡?」

  張賢說道:「無根之葉,父母早亡。」

  陳國「哦」了一聲,微微皺眉,還是笑道:「我聽店裡的夥計說了,張先生的戲法可厲害得很呢,好本事啊。張先生師出何人?」

  張賢還是淡淡說道:「陳先生抬舉了,我是喜好而已,屬於自學成才。」

  陳國真是納了悶了,這個張賢從未見過,儘管看著風塵僕僕,衣衫襤褸,但言談舉止得體,舉手投足之間有一股子書香門第的氣質,他閉口不談自己的身世,難道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秘,怕人知道了他的身分?

  陳國到底是老江湖,油滑得很,呵呵一笑,說道:「張先生,你來北平,是尋親呢還是辦事?」

  張賢說道:「謀生,想在天橋混碗飯吃。」

  有夥計敲門進來,擺上香茶糕點,陳國打了個手勢,夥計會意,快步退下,掩好了房門。

  陳國客氣一番,請張賢用茶,張賢點頭謝過,卻不動作。

  陳國問道:「張先生,您來了幾日了?找到謀生的法子了嗎?」

  張賢說道:「今日才到貴地,只想有個街角空地,讓我變幾個戲法,討些賞錢。」

  陳國說道:「這樣啊!呵呵,張先生,儘管我沒有親眼見到,但聽夥計的描述,你應該是破解了八仙取果戲法,還另起了新的變化,五十塊大洋的賞錢,我馬上給你,就是不知道張先生是否方便講一講門子(指魔術中的祕密、機關)。」

  張賢說道:「陳先生,我不要你的賞錢,我只是一時技癢,上前賣弄了一番,給大家尋個樂子,並不是為了賞錢。我在這裡略坐片刻,和陳先生認識一下,馬上就走。」

  陳國知道張賢肯定不願說出門子,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趕忙裝出一臉的詫異,驚道:「這怎麼行!我陳國一向一言九鼎,你不要這些錢,就是瞧不起我了!」陳國說著就站起身來,向一側的書房走去。

  陳國看著大方,實際吝嗇得很,而且對自己的戲法自視甚高。他對京津兩地變戲法的人有多大本事都非常瞭解,甚至天橋一帶有點手段的人,他都打過招呼,讓他們看個熱鬧就行,本來可以順順利利地結束,萬萬沒想到突然冒出個叫張賢的陌生人,讓自己下不來臺。五十大洋真要陳國拿出來,比割肉都疼,張賢要敢收下,只怕討不到好。

  張賢說道:「陳先生,請留步!」

  陳國立即站住,轉身問道:「張先生有什麼事情?」

  張賢說道:「陳先生可有一毛錢?」

  陳國愣了一愣,說道:「這是有的。」說著從衣袋中摸出一毛錢的銅幣,遞了過來。

  張賢接過,說道:「陳先生,我只要一毛錢即可!謝了!至於其他人問起來,還請陳先生保密,多多擔待!」

  張賢算是給陳國下了個臺階,陳國心中暗喜,想這個叫張賢還算有點眼力界,但嘴中還死撐面子,說道:「這怎麼好!」

  張賢說道:「就這樣吧!這一毛錢我就收了。」

  張賢手中一晃,再張開手,那枚銅幣已經不見。

  陳國是個變戲法的高手,一看張賢的身手、架勢,可謂是內行看門道,一眼便知張賢的手段絕對不簡單,竟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變沒了銅幣,還看不出任何破綻。

  陳國眼睛一亮,笑意更濃,走過來坐在張賢身邊,說道:「張先生,你剛來此地,我這個旺風樓可能還沒有聽說,算得上是天橋一帶數一數二的雜耍園子,不少京津兩地的名角都來小店獻藝。張先生若不嫌棄,可否在我這裡試演一、兩場,費用嘛,看張先生的意思。這可比在撂地(藝人在天橋賣藝,通常是露天設場,習稱「撂地」)強多了!」

  張賢輕輕笑道:「陳先生還是客氣了,我是個變戲法的,實在無法和說書、吹唱、耍技藝的相比,中華戲法儘管博大精深,但也是逐漸式微,遠遠不復唐宋時期的鼎盛,老三樣大家看都看得煩了,許多人都能說出變化的緣由,已無樂趣。陳先生的八仙取果戲法,倒是新鮮的很,若能多出幾個像陳先生這樣的,勇於創新的魔術師,中華古戲法復興有望!」

  陳國一聽,「嗯」了一聲,說道:「魔術師?這是洋人對變戲法的稱呼吧,近些年才剛剛聽到這個詞。」

  張賢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張賢站起身來,「陳先生,多有打擾,我告辭了!」

  陳國趕忙站起,還要阻止住張賢的離去,但與張賢對視了一眼,張賢眼神中透出了一股子拒絕不得的氣勢,竟一下子說不出什麼,只好說道:「張先生,我送你,請請。」   陳國送張賢出了旺風樓,張賢請陳國留步,獨自一人提著大皮箱離去。

  陳國看著張賢的背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悅,搖了搖頭,就要回去。

  一個夥計急急忙忙衝過來,差點和陳國撞了個滿懷。

  陳國罵道:「二毛子!急急忙忙跑什麼!趕著去死啊!」

  這個叫二毛子的夥計忙道:「陳掌櫃,段爺府上的劉管家叫你過去,他,他臉色不太好啊。」

  陳國一愣,頓時一臉的緊張,趕忙問道:「怎麼回事?」

  二毛子正要回話,陳國已經罵道:「邊走邊說!前面帶路!快!」

  陳國和二毛子趕到旺風樓二樓最大最豪華的雅間梅景園,外面站著兩個彪形大漢,他們見是陳國來了,並不給什麼好臉,罵道:「進去!」

  陳國連聲答應,弓著腰,小心翼翼地撩簾而入。

  這雅間建在旺風樓二樓正中,可以居高臨下直見戲臺,端的是個上好場所。

  雅間裡擺著一張紅木圓桌,上面擺滿了瓜果香茶精美小點,有一男二女並未坐在桌邊,而是坐在三張高背軟椅上,背對著陳國,面向戲臺。

  坐在最旁邊的一個男人,穿著絲綢長袍,頭髮梳得工整,蹺著二郎腿,一隻鋥亮的皮鞋不住地上下顫動。這男人身邊一個穿著豔麗旗袍的女人,看著似乎不到三十歲的年紀,打扮得倒是美豔,可就是顯得俗氣得很,正拿著一顆葡萄要往嘴裡送。

  這女人見陳國來了,給陳國丟了個冷眼,看得出沒把陳國當回事,這女子哼道:「陳老闆,忙什麼呢?怎麼才來啊。」

  陳國趕忙上前一步,他對這一男二女都熟悉得很,畢恭畢敬的叫道:「二太太,三太太,劉管爺,我來遲了,來遲了,見諒!見諒!」

  坐在旁邊的男人,就是段士章府上的劉管家。說起段士章這個人,可是北平城裡上可通天下可徹地的人物,段士章咳嗽一聲,何止北平,京、津、冀三地都要抖上幾抖。這屋子裡坐著的兩個女人,就是他的二房和三房,吃葡萄的年輕女子,乃是三太太,名叫陳紫煙,十來歲的時候就入了青樓,結果紅得發紫,終於攀上了段士章這高枝。二太太倒是大家閨秀,滿族正黃旗,大清朝覆滅之後,家族就破敗了,改名叫做王怡婷,段士章覺得她長得端莊秀麗,血統高貴,八字又能旺夫,便娶了她做第二房太太。

  劉管家沒有起身,只是轉過頭似笑非笑地說道:「陳老闆啊,坐吧。」

  陳國忙道:「不敢,不敢,我站著就是。劉管爺、二位太太有什麼吩咐?」

  劉管家放下二郎腿,站起身來說道:「二位太太,我和陳老闆聊兩句,馬上就好。」

  二太太、三太太應了聲,也沒想過地的搭理他們。

  劉管家從一側轉身走出,他的模樣長得倒是平常,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白麵無鬚,五官四平八穩,三十多歲的年紀,算是一張熟人臉。只是他一睜眼,卻顯得一隻眼大,一隻眼小,儘管他臉上不見喜怒之色,卻有一股子市儈狡詐之氣從眉目間投出,一看面相就知道此人極不簡單,若在清代,這架勢不是黑幫頭子就是大權在握之人。

  劉管家走了兩步,坐在桌邊,見陳國還站著不動,說道:「陳老闆,坐吧,我都是熟客了,還客氣什麼?」

  陳國應道:「劉管爺坐,劉管爺坐,我站著習慣了。」

  劉管家撿起桌上的一顆葡萄,放入嘴中,哼了聲:「坐吧!讓你坐你就坐下。」

  陳國冷汗直冒,連聲稱是,劉管家越是這樣說話,陳國越是擔心。陳國小心翼翼地坐在一邊,卻不敢坐實了,屁股只換著半個邊凳子。

  這個劉管家,看著貴氣得很,可剛才簡單兩句話,卻有一股子匪氣蠻橫的勁頭隱含其中。陳國清楚,這個劉管家的主子段士章,在京津冀三地黑白通吃,既是官商政客,又是大流氓頭子,甚至能夠調動十萬人左右的部隊為他賣命,他要想當北洋政府的總統,也不是當不了的。但段士章為人不喜張揚,身處暗處反倒可以自由自在,能由著性子做事,許多雜事都由劉管家出面處理。

  陳國哪敢得罪劉管家,劉管家拔一根毫毛下來,都能壓死自己,他心中提著十萬個小心,坐在椅子上,猜測劉管家到底要說什麼。

  劉管家吐出葡萄皮,咳嗽一聲,說道:「陳老闆啊。」

  「在!在!」

  「我叫你來,倒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你這個旺風樓,雜耍的花樣是不少,我每次來都沒見到重樣的,二太太、三太太也挺喜歡你這裡的,北平城裡能比得上你的,也還沒有。可是……」

  陳國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兒上,刷的一下,額頭豆大的冷汗滾下。

  「可是你這裡,戲法怎麼總是那幾樣呢?什麼九連環、仙人栽豆、古彩戲、變鳥變水缸這些,看都看煩了!你說今天有新鮮的,我看還是換湯不換藥啊!」

  「劉管家!劉管爺!實在對不住,最近這幾十年,變戲法這行當衰敗得厲害,好多古戲法都沒人會了,我派了很多人啟遍中國地打探,現在還都沒有找到能入了段爺法眼的。」

  「哦?你不是說能找到會七聖法的嗎?殺人復活有意思!結果是沒找到啊?」

  「劉管爺!劉管爺!您誤會,您誤會了,上次是南方小道消息,說湖南衡陽一帶人會,我上個月就派人去找了,結果那個人是個騙子,根本就不會,純粹是騙小孩子的把戲,他自己胡吹說是七聖法,是謠傳,是謠傳。」

  「哦……那可惜啊。」

  「劉管爺!您放心,我一定給您找來又新鮮又刺激的戲法,您再寬限我一些日子。」

  劉管家重重嗯了一聲。

  陳國嚇得從椅子上一跳而起,如同搗蒜一般鞠躬,就差沒跪下磕響頭了,陳國哀聲道:「劉管爺,您千萬別生氣,我豁出這條小命,也一定讓您滿意。」

  劉管爺說道:「陳老闆,算了算了,我知道你盡力了,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這還不都是為了段士章段老爺!知道你全國各地找人開銷也大,這個拿去,貼補一下。」劉管家說著,從袖口中摸出一個通體綠幽幽的玉扳指,丟在桌上,陳國一看這東西就知道,至少值二兩金子。

  陳國急道:「劉管爺!這怎麼好!求您拿回去。」

  劉管爺根本就不再看陳國,站起身客客氣氣地對二太太、三太太說道:「二太太、三太太,咱們出來的時間   陳國只好上前,將玉扳指收下。陳國明白,這可不算賞錢,這種成色的玉扳指,乃是死人戴過的東西,盜墓盜出來的,是給他的催命符,意思是說你辦不到,就等著死吧。

  三太太陳紫煙罵道:「回去什麼!我還沒玩夠呢!」

  二太太王怡婷拉了拉三太太,說道:「回去吧回去吧,回去晚了老爺要罵人的。」

  三太太想了想,無可奈何地站起,對劉管家說道:「走吧走吧,催、催,你就知道催!煩死了!」

  劉管家滿臉堆著笑,趕忙給二太太、三太太拿來外套,伺候著她們穿上。

  三太太眼睛一直看著桌上的玉扳指,酸溜溜地自言自語道:「老爺啊,那個叫柳蔭的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為她這麼費心,還親自操持著,破費這麼多,就為了給她找戲法看啊?」

  劉管家笑了一聲,說道:「三太太,這話你可不能當著老爺的面講啊!老爺會生氣的!」

  三太太不依不饒地說道:「柳蔭不就是會變點戲法,是個冷美人嗎?老爺怎麼就喜歡她,都好幾年了……」

  二太太拉了拉三太太,說道:「妹子,別說了,這裡還有外人。」

  劉管家也說道:「是啊是啊,二太太、三太太,咱們走吧。」

  三太太哼了一聲,扭著身子,向門外走去。

  陳國趕忙上前相送。

  三人一言不發,從側門快步出了旺風樓,已有兩部黑色轎車飛快地從街角駛來,候在門口。

  劉管家請兩位太太登上轎車,轉身對陳國說道:「回去吧回去吧!」

  「是!是!二位太太、劉管爺請慢走。」陳國點頭哈腰地說道。

  「記得去找新鮮的戲法來啊!別等到段爺生氣,那可就麻煩了!」劉管家哼了哼,拍了拍陳國的肩膀,上了另一輛轎車。

  陳國目送著這兩輛轎車離去,這才長長喘了一口氣,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夥計二毛子趕過來,湊到陳國身邊,遠遠望了眼,說道:「陳掌櫃的,怎麼樣啊?」

  陳國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沒事,還是新戲法的事情,媽媽的,真是頭疼。」

  陳國轉身就走,走了幾步突然站住,對二毛子喝道:「過來!」

  二毛子趕忙湊過去,陳國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你給我盯住那個叫張賢的,看看他有些什麼花樣!」

  「是!是!」二毛子連聲應道。

  陳國用手指點了點二毛子的腦袋,說道:「給我精明點!別讓他注意到你。」

  陳國走後,一個和二毛子相好的夥計偷偷摸摸趕過來,把二毛子拉到一邊,問道:「二毛哥,那個段爺怎麼會對變戲法這麼感興趣,我記得去年還不是這樣啊。」

  二毛子張望一番,低聲說道:「潘子,我跟你說,你可千萬不能再告訴別人啊。」

  「二毛哥,你還不信我?」

  「你記不記得,今年正月十八,段大爺帶著他第四房太太,好像叫柳蔭,柳太太來了一次,據說這個柳太太自從嫁給了段爺以後,從來就沒笑過,但這個柳太太似乎很喜歡戲法,剛好那天我們陳掌櫃親自上臺演八仙取果戲法,結果柳太太那天終於笑了一次,段爺就開心了,賞了多少銀子。從此以後,段爺就隔三差五帶著柳太太過來看戲法。」

  「這不是好事嗎?」

  「好什麼啊,這個柳太太挑剔得很,眼界又高,看遍了我們這裡的戲法後,就不來了。段爺拿柳太太好像沒什麼辦法,於是讓劉管家逼著陳掌櫃,讓他找新鮮的戲法來,陳掌櫃自然就去找啊,最初是找到幾個戲法,可每次報信到段爺府上,說大概是個什麼花樣,吹得神乎其神,柳太太一聽就沒興趣,還是不來,可把陳掌櫃給急的!要是得罪了段爺,段爺一句話下來,咱們這個旺風樓就等著關門大吉吧,陳掌櫃沒準小命都不保。」

  「敢情根兒上是這麼個事情啊。他娘的咧,段士章段爺,就算是仙女下凡,他都能弄到,怎麼對一個姨太太這麼在意?那個柳太太是長得漂亮極了,卻是個冷美人,摸一把說不定都凍著了手!屋子一黑,脫光了也不就那樣!如果是我,覺得還不如落子館的小婊子玩得痛快呢!」

  「你懂個屁!這叫情調,情調你懂嗎?說了你也不懂,滾滾滾,晚上找你的小婊子去,懶得和你掰扯。」二毛子說完,就要離開。

  潘子抓了抓頭,一臉傻笑,並不生氣。他們這些人,地道的京油子,平日裡就貧嘴慣了,潘子根本就不當二毛子在罵人。

  二毛子轉念一想,一回身又抓住潘子,低聲道:「潘子,這事你要是再和別人說,傳了開去,咱們倆可都要玩完,這不是嚇唬你的啊,你哥哥我是憋的時間太久了,這才告訴你的。」

  「二毛哥,打死我,我都不說!你放心好了!」

  「行,你可記住了啊,我現在出去有點事要辦,你給我盯好了那幫子大茶壺,別讓他們偷懶,怠慢了客人。」

  「放心吧您哪!」

  二毛子收拾了一下,換了身衣服,出了旺風樓,向著張賢離開的方向尋去。

作者資料

張海帆(老夜)

眾多網路、電視媒體稱「海中帆」為中國神祕文學第一人,卻不知真人是誰。其實就是張海帆寫的《冒死記錄》(《冒死記錄中國神祕事件》)一書,網路流傳如果有受害強迫症、妄想症、精神分裂症、憂鬱症以及腦控武器武器受害者,請不要閱讀此書。因為此書在流傳的過程中造成了多人病情加重甚至復發,已經得到證實,絕無虛言,許多地方的精神科醫生是嚴禁精神病患者讀這本書的。也因此得到了「中國神祕小說第一人」的稱號。 張海帆是中國本土新一代作家,IT高管出身,現任慈文影視劇本中心總編。山東威海人,異常神祕。為人低調,不善交際應酬,但喜和三兩好友把酒言歡,酒後才思泉湧,語出驚人。 曾用多個網名發表作品,每一個名字都極受線民追捧,但沒有人想到這都是同一個人。除上述筆名:「海中帆」以外,還有: 筆名:「第三個宇宙的沉思」。由於文章太過於真實,至今仍有人認為此人已經神祕失蹤,所寫的文字都是自傳。 筆名:「老夜」。很多人懷疑此人乃偷盜世家的後人。掌握無數祕密。 其中老夜這個筆名在天涯論壇非常出名,許多張海帆作品的讀者,仍然喜歡稱呼其為老夜。 線民驚呼金庸、古龍後繼有人,但張海帆不寫武俠,只寫傳奇。尤其擅長「邏輯複雜,構架龐大」的小說。《五大賊王》系列,還未出版,已被慈文影視重金購入電視劇改編權,將拍成傳奇電視劇集。《五大賊王》,將是經典。 主要著作:《冒死記錄》(《冒死記錄中國神祕事件》)、《青盲之越獄》、《五大賊王》、《啟示》(冒死記錄續篇)、《大魔術師》(麥田出版)等書。 【老夜的胡說九道的微博】http://www.weibo.com/imlaoye 【相關著作】 《五大賊王1:落馬青雲》 《五大賊王2:火門三關》

基本資料

作者:張海帆(老夜) 出版社:麥田 書系:麥田小說 出版日期:2012-01-05 ISBN:9789861737058 城邦書號:RN5061 規格:膠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