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再見,總有一天(2010年版)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本書為麥田出版的《再見,總有一天》改版書! ◆改編電影《再見,總有一天》由中山美穗、西島秀俊主演。2010年9月在台熱情上映! 獻給所有為愛而生的人...... 行將就木之人分為兩類: 有人憶起自己曾被愛過,有人憶起自己曾經愛過。 而我,一定會想起自己曾經愛過。 這種熱情的火焰是什麼?他們的愛建立在一個隨時可能倒塌的基點上,然而腳下愈是不穩,心中的烈火卻燃燒得愈熾烈。 【故事簡介】 已有一位完美未婚妻的「模範青年」東垣內豐,卻在泰國曼谷遇到了一位謎樣的女人沓子,從此世界像是大翻轉,豐無可自拔地沉溺在與沓子的愛欲生活中,肉體的相連彷彿也將兩人的靈魂連繫在一起。然而兩人堅決不對彼此表明愛意的態度,卻讓這段關係陷入僵局。終於,沓子決定在豐的未婚妻到達曼谷的三小時前,離開豐而遠去。婚後兩人不再相見,但這短短四個月的日子,卻讓兩人思念長達二十五年,直到兩人再次相見……

內文試閱

再見,總有一天。

人活著,必須隨時準備說再見。
最好這麼想吧,孤獨是最不會背叛人的朋友。
為愛卻步之前,最好先去買把傘。
不論如何被愛,絕不可輕信幸福,
不論如何愛人,絕不可愛過了頭,
愛,像季節般的東西,
春去秋來,只不過為人生增添色彩,令人不至生厭。
說愛的那一瞬,愛已成稍縱即逝的冰片。

再見,總有一天。

永遠的幸福不存在,同樣的
永遠的不幸也不存在。
總有一天,說「再見」的時刻來了,
總有一天,互道「你好」的時刻還會降臨。
行將就木之人分為兩類:
有人憶起自己曾被愛過,有人憶起自己曾經愛過。
而我,一定會想起自己曾經愛過。



第一部 模範青年

1

  第一印象是不可輕信的。

  當東垣內豐在一九七五年八月底第一眼看到沓子的那一瞬,他可說作夢也不曾料到,在之後漫長的人生道路上,這女人竟能持續不斷地向他的生命射進一縷縷感傷之光。最初和沓子四目相望的那一刻,他不僅不曾感覺出任何命運的氣息,甚至可說,對她連一點點稱得上印象的記憶也沒留下。

  好友木下常久把沓子介紹給豐的時候,豐只跟她簡短交談了兩三句,幾乎可說完全不覺得兩人之間可能發生些什麼。因為當時在豐的心裡,未婚妻尋末光子的身影早已占據了全部的位置。

  但是話又說回來,當時快滿三十歲的豐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紀,假設那天的聚會不是為了向同伴宣布自己和光子訂婚,他對沓子會不會僅止於點頭打招呼而已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很明白的。只要看那天所有在場的男性,除了豐以外,眾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沓子一個人身上,就知道了。沓子全身肌膚散發著光彩,她有著一頭烏黑的秀髮、一雙有如與膚髮呼應的水晶眸子。以當時的標準來說,她的穿著算是相當雅緻而有品味的,兩條胳臂配上無袖洋裝,簡直就像直接從袖口裡長出來似的,胳臂上的肌肉十分緊實,完全找不出一絲贅肉。兩隻手腕掛著白金手鐲,時不時地閃爍著拜物的光輝,令她全身散放出性感的氣息,也使人不由得聯想起她的裸體。

  然而,豐卻不曾對她留下任何印象。或許是因為他才從東京返回曼谷吧。他這次回去,結婚日程的細節都談定了。自幼在父親嚴厲的管教下長大,父親常告訴他,婚姻對人生的影響極大,甚至比升學考試或就職的影響更甚。豐的父親是地質學權威學者,從小到大,父親的威望都令他深感崇敬,也因此,早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努力物色未來的妻子,而他身邊也從來不曾缺過女人。他是個身材高大的青年,至少在容貌上,他是深受上蒼眷顧的。

  「那女人說她對你一見鍾情欸。」木下對豐說,同時窺視著他那雙細長的秀眼。木下眼中的醉意很容易讓人以為他在開玩笑,但聽了這話,豐的心底卻泛起一陣孤寂的激情,腦中浮起了前一晚離開東京前,與光子在帝國飯店度過的那段甜蜜時光。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立刻飛回去,再把光子擁在自己的懷裡。

  光子雖說算不上是美女,但不論怎麼看,都是個動作可愛、態度可親的女孩。她有個擔任教職的父親;不久前,她才從東京大學的研究所畢業,對法國和義大利的藝術擁有豐富知識,聊起這方面的話題,不僅頭頭是道,更令人百聽不厭。光子本人並不因此而表現出得意之色,態度總永遠那麼謙遜有禮。或許,她的含蓄美德是來自出身華族的母親的教導吧。而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自幼就在家裡受到充分關愛,光子的行為舉止極其優雅,性格開朗正直,各方面條件都令人無話可說,出身教養也幾近於完美。如果說,一定要在這位才貌雙全的女孩身上挑毛病,或許她的完美正是她唯一的缺點吧。

  光子表達意見的時候,態度內斂含蓄,聲音卻清晰可聞,而豐正是被她這種堪稱才女的表現深深吸引。對處世謹慎、行事小心的豐來說,光子是第一個他納入結婚對象的女性,也是第一個讓他覺得非卿莫娶的女孩。更重要的是,豐一向非常敬重父親東垣內敏郎,而光子則是第一個讓他父親看上眼的女孩。   沓子為什麼出現在豐宣布訂婚喜訊的聚會上呢?老實說,豐也搞不清楚。大概是木下在什麼地方認識了,順便就帶她過來了吧。木下在「日僑協會」青少年部是個小有名氣的人物,或許他是想在那個全是男生的活動裡,帶給眾人一些新鮮的刺激吧。但至少在聚會上看到沓子的那一刻,豐覺得她的存在是可有可無的。

  那個聚會的場地是在「石榴」,一間日本人經營的鋼琴酒吧,地處曼谷主要繁華區帕朋夜市的正中央。酒吧的客人一般都是在日本企業工作的日本人,而且清一色是男性。陰暗的店裡總是播放日本流行歌曲,牆上雜亂張貼居酒屋風味的手寫菜單。在一九七五年那個年代,對充滿望鄉情懷的日本企業青年戰士來說,石榴可說是他們在曼谷僅有的避風港。泰國和日本的關係雖然淵遠流長,兩國從明治時代就有來往,不過一九七五年前後住在曼谷的日本人卻只有六千多人。也或許就是因為當時這些駐泰的年輕職員不能常常往返兩地,只好藉著這類超越公司組織的聚會,到這裡來和同胞交流,以撫慰懷鄉之情。

  石榴的門口旁邊有個小型吧台,那天聚會的時候,沓子就一個人坐在吧台的高背椅上,遠遠觀望著圍坐在矮桌前的一群男人。男人勾肩搭背湊在一塊兒交談,遠看有點像兩隊橄欖球員正要搶發球。木下把沓子介紹給豐的那一瞬,男人全都立即轉過頭,向她行起注目禮來。這些男人全是日僑協會青少年部的會員,他們一致的反應有點像某人給他們發出了命令,也有點像在發洩剛才一直不能公然欣賞美女的怨忿。

  一道青白色燈光從酒吧上方照下來,正好投射在沓子頭頂,燈光讓她顯得醒目,有點像正要在登台表演。兩道強有力的視線從她眼中射出,越過眼前那群男人,直接射在豐的身上。「真是個美女啊!」木下低聲說。若說豐這時對她並沒產生任何感覺,可能也不算事實,但在木下說了這句可有可無的讚美之詞之後,突然有人拿他和光子的最後一夜開起了玩笑,豐的情緒就不自覺地回到那段甜蜜時光去了,心也跟著一起飛回四千六百公里外的日本去啦。

  一想起光子,豐甚至覺得她那生澀的親吻和愛撫都令他滿足。或者應該說,光子在床上的表現愈笨拙,愈不熟練,他心裡反而益發安心。將來這個女孩就要靠自己開發、訓練了。他想到這兒,不免更加覺得光子十分令人憐愛。

  「東垣內終於要自食惡果了!」年輕男人笑著起鬨說。

  沓子的存在愈來愈黯淡了。

  豐一面向同伴描述正在故國等待自己的光子,一面明確感受到心中泛起迎接未來的熱情。

  「結婚是什麼啊?」有人向豐問道。

  「結婚,是一項合作事業,就是要共同製造一艘名為『家族』的船。」豐回答的語調清晰。

  同伴又響起一陣喝采。多麼愉快又充實的時光啊!眾人不停笑鬧,酒杯反覆在空中撞擊,玻璃清脆的碰撞聲混合著「乾杯」聲,喧鬧聲像合唱般演奏著。

  那天歡聚過後,豐一轉眼就把沓子這個人忘得一乾二淨。直到一週後的一天,沓子突然主動跑去找他。在這天之前,豐的意識裡幾乎從來不曾留下過她的身影。

作者資料

辻仁成(Hitonari Tsuji)

一九五九年生於東京。一九八九年以《最弱音》獲得昴文學獎,是他創作小說的出道作品。一九九七年以《海峽之光》獲得芥川獎,奠定他在文學界的地位。一九九九年又以紀念祖父今村豐所寫的《白佛》一書榮獲法國費米娜獎,是日本人第一位獲得此榮銜者。除此之外,他的身分多變,既是作家、詩人,也從事音樂創作、電影等。一九九九年涉足電影界,成功執導他自己的作品《千年旅人》,成為橫跨小說、電影、音樂三個領域的全才創作者。二○○三年起,旅居法國。

基本資料

作者:辻仁成(Hitonari Tsuji)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麥田 書系:文學の部屋 出版日期:2010-09-02 城邦書號:RN4122X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