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遺忘之森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晴菜2007全新溫柔創作! 傳說中,那是一座遺忘的森林,所有被遺忘的人和東西都會來到這裡, 假如,我們成為了什麼人失落的記憶,時間,也終將失去意義…… 9月26日那天,妳會到山梨縣去,然後在那裡的森林遇見一個叫秋本拓也的人。有一天他會把你忘記,再也不記得所有關於妳的事情,而妳因此很難過,常常難過得好像自己就快要死掉。 日本藝能界受到各方矚目的少女偶像雨宮未緒,在一次偶然的機遇下,從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口中,聽到關於「秋本拓也」的預言。9月26日那一天,她果然來到了這座森林,並且遇見了這個名叫秋本拓也的男孩。 兩個人從互相嫌惡到難以割捨的深摯情感,所有深刻的回憶,都和這座森林有關。然而除了受阻於經紀公司的反對,再加上媒體窮追不捨的跟拍,使得這段戀愛維繫得格外艱難。只不過,更大的考驗還不止這些,關於預言裡提到的遺忘,在不久後也竟然成真。在夢想的演藝事業和難捨的愛情之間,未緒又該何去何從呢?

內文試閱

  在拓也把我的事情都忘記以後,我望進他深邃的黑色眼睛,那麼懵懂,帶一點點困窘的抱歉,還有飽含真摯的合宜距離,我就知道,那個還認識我的拓也已經到很深很深的森林裡,流浪去了。

   我只能這麼想,依然清楚記得說喜歡我的拓也的我,現在只能這麼想了。

   那是一座在美麗的森林,像是會有龍貓出沒的那樣的森林,有巨大的樹根異形一般在地面盤繞。拓也就是在那座森林忘記我的,不過,我也是在那裡遇見拓也的啊!

   直到現在,只要閉上眼睛,我的腦海馬上就能浮現一年前的那天前去見拓也的光景,坐著秋本先生開的車,正從東京朝山梨縣直奔而去。出發時天剛亮,兩個小時的車程中天空的顏色由暗灰轉為明亮,聳立的高樓漸漸消失,周圍趕著上班時間的車輛變少了,愈往西行街容就愈寂寞,不過也開始出現綿延不盡的綠色田野和潺潺的清澈溪流,偶爾見到幾位穿著工作服的婦人在阡陌愉快交談,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成功地從我原來所待的世界脫逃出來,並且正要去一個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地方,而有些恍惚的飄飄然。

   前座的原小姐一路上不停說明休養期間事務所方面的規畫,我身邊的皮椅還散落各大報紙所刊登的新聞,斗大標題寫著一堆事態嚴重的推論,「雨宮未緒失聯三天」、「演藝事業的危機」、「傳聞醫生已經證實再也不能走路」……

   我的額頭抵靠微涼的窗,有點熟悉、但仍舊非常陌生的風景倒映在玻璃上、也在我出神的臉上。蓊鬱的樹木一棵棵衝進我努力睜大的眼底,它們交錯的速度太過眩目,看著看著差點就想舒服睡去,彷彿只要睡了一覺起來,那些討厭的事都會變成一場夢而已。明知道這個節骨眼我不該抱著如此漫不經心的態度,原小姐和事務所都對我摔落舞台的意外非常頭痛,還有它引爆的後續效應不知會紛紛擾擾地被媒體炒到幾時……明明是很糟糕的情況,我卻只在乎今天就要見到拓也了。

   重重疊疊的山巒很壯闊,初秋的天空很藍很藍,心情,很微妙。我不認識這個人,卻因為早就聽過他的名字而有點期待和他見面的日子,即使那未必是一件好事。心臟一整天都緊張得撲通撲通跳著,再怎麼深呼吸都沒有用,這條路的另一端是他所在的地方,我就要見到他了,就快了。

   我知道我會在今天來到山梨縣,我知道我會到那座森林去,我知道在那座森林會遇見一個將來要忘記我人,我還知道那個人,名叫秋本拓也。

  剛開始,看到沿路那些純樸房舍的時候,以為我們的落腳處會在那裡,不過秋本先生說還要更裡面一點,聽起來似乎是一個秘密的地方,對現在的我而言剛剛好。

   「怎麼了?妳好像有點緊張?」

   起初我沒注意到前面的原小姐在跟我說話。

   我不是很認真地看她一眼:「一點點。」

   原小姐原本幹練的音調忽然轉為幾分慵懶,她又面向前方:「總之,妳就當作現在事務所讓妳放一段長假,好好休息,只要記住這一點就好了。」

   我現在要說的話,妳一定要聽好,聽了,然後將它牢牢記在心裡。   車子經過一座清明如鏡的湖泊,又轉進一條僅容兩輛車勉強能夠通行的小路,路的兩旁種滿樹,有的樹上開著許多雪白小花,秋本先生的家就在一個紅色郵筒隔壁。

   秋本先生幫忙將我的行李拿進兩層樓高的舊房子,房子的天花板總覺得好低,似乎只要我用力往上一跳就會撞到頭那樣,還有一股淡淡的、並不討厭的霉味。原小姐帶著我向秋本先生的家人打招呼,除了社長、原小姐和秋本先生之外,只有這一家人知道我在這裡,不是因為他們口風緊,原小姐信任的是秋本先生。

   我將頭髮燙直還染回黑色,彩繪指甲通通忍痛剪短了,摘掉那副沒有度數的眼鏡之後就是一張不經妝點的素顏,土里土氣的模樣。秋本家還在念國中的小兒子徹始終對我充滿懷疑,圓滾滾的眼睛潛藏著那年紀的叛逆與青澀,警戒地站在母親後方。

   「你們好,我是雨宮未緒。」

   一直等到聽見我這麼說,徹終於驚喜地張大嘴巴,興奮轉向秋本太太,秋本太太一方面覺得好笑地拍拍他的肩,然後對我藹然微笑:

   「歡迎妳,腳受傷一定很辛苦吧!需要什麼儘管告訴我。」

   她催促我們先喝杯茶休息,不過原小姐趕著回東京,跟大家說幾句客套話之後就和秋本先生準備離開,我拄著柺杖到外面送他們。

   「學校那邊已經安排好了,妳除了自己注意言行以外,就好好休養吧!什麼都不用擔心。這是妳的新手機,知道號碼的人不多,一有事情就跟我聯絡,來。」原小姐將那支手機交到我手上之前,她都酷酷地沒看我的臉,只有在最後的道別才用經紀人的口吻期許道:「那,妳一個人在這邊好好努力了。」

   我很茫然,要努力什麼?失去舞台的我可以努力什麼?如果我留在東京,起碼還可以跟窮追不捨的媒體奮戰,但,現在呢?

   目送原小姐就要上車的背影,忽然不安了起來,而且這份不安的感覺還急速龐大,過於我所能想像,我的雙腳竟因此有點顫抖。

   最近,只要是踏上舞台之前,我都會這樣,面對華麗閃亮的前方,卻不知道自己為了誰、為了什麼要站在這個地方。

   「原小姐!」

   她停住打開車門的手,側頭看我。

   「……給妳和大家添了很多麻煩,對不起……」

   她怔了怔,一抹優雅的笑容,勾勒出每每讓我望塵莫及的成熟弧線。

   「放心吧!這種程度的麻煩還可以應付。」

   於是,車子慢慢駛離,直到消失在我徬徨的視線,我低下頭,緊緊閉上雙眼。

   踏入這一行以後,常常覺得自己在跌倒的時候,沒有一雙可以牽住的手,隨時都會撲空的恐懼,每每……都讓我想要痛哭一番。   9月26日那天你會到山梨縣去,然後在那裡的森林遇見一個叫秋本拓也的人。有一天他會把你忘記,再也不記得所有關於妳的事情,而妳因此很難過,常常難過得好像自己就快要死掉。

   「喔?妳是今天要來的那位小姐嗎?」

   徐緩而中氣十足的聲音。

   我迅速回頭,有位年約七十歲的老伯從房子後走出來,頭髮有一大半都花白了,不過雙眼炯炯有神,也不彎腰駝背,他將手上那把鋸子扔在一旁,拍掉手掌泥土,從頭到腳打量我和我的柺杖。

   「是,您好,我是雨宮未緒。」

   「對對對,我聽說了,哎呀!當藝人也真辛苦哪!」

   他極為感嘆,拖長尾音,還連連搖頭,我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只好微笑,就像平常在面對記者所丟來的為難問題那樣。

   老伯是秋本先生的父親,年輕的時候是建築工人,家裡大部份的家具聽說都是他親手做的。

   秋本太太和阿徹正在幫我整理房間和行李,老秋本先生於是問我要不要到森林呼吸新鮮空氣。

   「不過,不要走太遠,就算是本地人有時也會找不到路出來。」

   我抬頭望望眼前那座籠罩半邊天的森林,遮住所有的陽光,近看之下有幾分未知的陰森:「以前工作的時候來過一次,趁著休息的空檔溜進去,差點在裡面迷路。」

   老秋本先生聽了哈哈大笑,接著慎重其事地告訴我:「對,就是這樣,我常說,小看它的人,神明是會懲罰的。」

   「神明?」

   「是啊!不要小看那些樹,它們都是幾千幾百年的歷史了,可以活到這麼久的樹,是有神明住在裡面的,我們這種壽命才幾十年的渺小人類一定要心存敬意才可以。」

   這說法老一輩的人常掛在嘴邊,我姑且聽之地點點頭,再次看了森林一眼,忽然想起那個女人的事。

   「啊!那個時候我溜進森林,剛好村子辦祭典,遇到一位戴狐狸面具的女人,她跟我說了一些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老秋本先生好奇地瞪開他原本就銅鈴般大的眼睛。

   「有點像是未來的預言之類的。」才剛講完,我便自問這是不是有點離譜啊?

   「那,那個預言成真了嗎?」老秋本先生倒是十分當真。

   「呃……算是一半吧……」

   「那妳一定是遇見裡面的神明或是妖怪了。」

   他一面說,一面將雙手合實地敬拜一下。

   我心裡不那麼想,只是猜測那個戴狐狸面具的女人八成是祭典中的占卜師之類的人物。不過,當初一聽見她的聲音時,便直覺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們身處的時空被不協調地切割過一樣,宛如拼錯的拼圖被短暫地併合在一起。那不寒而慄的詭異感覺,至今都還清晰如昨。

   我一跛一跛地走進森林,濕冷的風從身後飄來,樹稍交頭接耳地搖擺,霎時間彷彿有很多人窸窸窣窣說起了我聽不懂的語言。天空被交錯的枝葉覆蓋得只剩零星碎片,每一棵筆直的杉木都有魄人的高度,空氣清冽而安靜,不經修飾的深赭色泥土路蜿蜒到看不見盡頭的深處去。只有我一個人在,樹木們都安靜下來以後,讓人有隨時也會不小心就在這裡消失不見的錯覺。

   回頭瞧瞧來時的路,已經和出口有一段距離,不由得想起老秋本先生嘴裡說的「神明」、「妖怪」。我是不信邪的人,可是開始擔心自己真的會迷路,那個時候,好想掉頭回去。但,如果真的這麼做,就見不到拓也了……

   那一份執著到現在我也還說不明白,不那麼做的話,一定會後悔一輩子似的。

   再往前走沒多遠,視野忽然變得寬廣起來,那一處空地完全沒有一株草木,頭上有一道鑲著明亮邊線的陽光灑進森林,在沉晦的空間切割出亮晶晶的裂縫,懸浮的微塵粒子和亂竄的飛虻在光的裂縫裡一清二楚,當然拓也也是。

   他就坐在空地邊緣的一棵樹下,修剪平短的頭髮,掛著MP3耳機,白色的素面T恤,舊舊的牛仔褲,和腳上一雙異常乾淨的布鞋。
 
  最初我不能看見他的臉,他正在玩一台看起來挺昂貴的DV,專注拍攝森林的每一個角落,慢慢移動鏡頭,直到它終於正面對上我!

   剎那間他嚇了一跳,立刻抬頭,對於我的存在感到意外,他有一張黝黑而良善的臉。

   而我仍然目不轉睛困惑地凝視他,要把他每一個細節都端詳仔細那樣,沒有人告訴我,但我相信,相信他就是我今天會遇到的那個人。當他用黑澄澄的眼眸望住我的那一刻,他的手好像伸進胸口,把我心臟緊緊握了一下。

   「秋本…拓也…?」

   所以,不要喜歡他。既然他會忘了一切,妳一定不能喜歡上這個人。

作者資料

晴菜

她的讀者總愛說:「讀晴菜的小說,就像看宮崎駿的動畫一樣,令人感到幸福而溫暖。」 因為她的文字,如同帶著魔法的畫筆一般,躍動著鮮明的影像和色彩。 她的故事,不是華麗燦爛的愛情,不是刻意浪漫的淒美, 所有晴菜給我們的,是平凡卻深刻的動人,藉由文字帶人回到愛的原點,回歸最純粹美好的心。 [關於晴菜] 喜歡……聽水聲,下雨、溪水、浪潮,都好。 喜歡……看天空,雲的形狀、淺淡的月亮、飛機。 喜歡……唱歌,在陽台晾衣服和爬樓梯時最愛唱。 喜歡……洗燙燙的熱水澡,洗澡時靈感最容易跟著汩汩而來了。 喜歡……作夢,希望睡著後可以作一個夢,不多不少,一天一個。 喜歡……睡前看書,變成習慣了,不看會睡不著。 喜歡……奶茶,嗯…不知道為什麼耶! 喜歡……狗狗,最想擁有柴犬和哈士奇囉! 喜歡……偶爾一個人逛街、看電影,享受孤獨和路人奇異的眼光,很好玩。 【Facebook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個人部落格】晴菜說故事:https://helenaw.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晴菜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網路小說 出版日期:2007-10-09 ISBN:9789861249360 城邦書號:BX410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