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們,別做朋友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們,別做朋友了

  • 作者:晴菜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4-10-02
  • 定價:200元
  • 優惠價:79折 158元
  • 書虫VIP價:15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5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讀者喻為「文字最有偶像劇氣氛」.部落格百萬網友迫切催文  純愛小說教主 晴菜 2014年最溫暖新作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像他這麼懂她,也沒有誰跟他一樣如此需要她, 可是為什麼一句「我愛你」……似乎總是少了一分勇氣? 胡禹承在小學五年級搬到孫洛英住的小鎮,一個是醫院院長的兒子,一個是棒球國手的女兒,從此他們不打不相識地結下不解之緣,一起長大,一起就讀相同的學校。 小學時,她無意間撮和了禹承和女神一號一起作打掃工作;國中時,她為他和女神二號的畢業紀念冊當起勤奮的信鴿;高中時,她義不容辭幫他追到了那個完美的女神三號。 在高中即將畢業的那年初夏,他們約好要永遠做朋友。 然而,當她發現胸口偶爾會酸酸地發疼;當他嚐到了想佔有一個人的滋味……朋友的界線開始崩裂。 「就算我被全世界的女生甩了,只要不會失去洛英就好,只有她……必須一直都在不可。」 「可是,抱著喜歡的心情只跟禹承當朋友,可以持續多久呢?不能一輩子的吧?」 以前會想用玩笑話帶過那些意外的尷尬,現在不隱瞞了;以前總將不願承認的念頭收在心底,現在也變成有一句沒一句的暗示;以前,說了再見以後,想著反正還有明天,現在明天還沒來臨,卻開始了思念……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呵呵呵溫柔笑著
  孫洛英住的小鎮,第一次進駐了比一般診所還要大的醫院,結合小兒科、婦產科和復健科,堂而皇之座落在純樸街道,巨大厚實的建築物散發著格格不入的違和感。那陣子大家都在談論關於這間醫院的二三事,院長一家是台北來的,獨生子胡禹承才小學五年級,準備就讀這裡的學校。   轉學當天,在孫洛英眼中他是一個傲傲的、溫室花朵型的貴氣男孩,長相白白淨淨,周遭女生有幾個開始以「王子」來形容他,然而和大家熟稔起來以後,本性也露出來了,頑皮、任性、自私,簡直就跟普通的臭男生無異。   「嘿!什麼顏色?」   一陣風從身邊掠過,洛英的裙子被往上掀高五公分,差一點就曝光。   她停住腳步,看住眼前頗為遺憾的兩個男生。動手的是禹承,原以為會被同伴虧說技術太爛,誰知那個男生一看清楚受害者是誰,反倒怪起禹承,「你怎麼找上孫洛英啦!」   「要看嗎?」洛英倒是老神在在,在走廊上主動撩高裙襬,把兩個男生嚇得六神無主,她卻哈哈大笑,「白——痴!運動褲啦!」   禹承只知道這個孫洛英是跟野猴子沒兩樣的女生,沒想到還這般大膽,不禁對那件土里土氣的深藍色運動褲發起脾氣,「妳才白痴啦!哪有人把運動褲穿在裡面!」   「這樣才可以玩吊單槓啊!」她雙手扠起腰,「好,現在輪到你們讓我看了。」   輪到?禹承一時聽不懂,但身旁同伴似乎有過類似經歷,當場逃走!   「就是輪到你讓我看裡面的褲子!」   語未歇,洛英已經興致勃勃地衝上前,同時伸出魔爪!   「喂!妳幹麼?幹麼啦?妳敢脫試試看!」   禹承邊跑邊威嚇,其實心裡害怕得要命,因為洛英追得很認真,表情很認真,出手的動作也相當認真!   「嗚哇!」   一個不小心,洛英自己絆到腳,整個人往前撲跌!這一摔摔得重,她痛苦地爬坐起來,先看見自己手上抓著一件制服褲子,往上移,再來是光溜溜的小腿,然後是白嫩嫩的大腿,最後定格在天空藍的內褲上。   閃電麥坤。   「是麥坤耶……」   白色內褲上那輛紅色卡通跑車讓她詫異地喃喃自語,等到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好事,才匆匆抬頭,立刻撞見禹承惱羞成怒的臉,比猴子屁股要紅透一百倍。   「啊!順手就拉下來了。」周圍同學的喧譁實在太吵了,洛英趁他忙著拉褲子的時候,教訓起看熱鬧的人,「喂!閃啦!有什麼好看的?再看就換你們喔!」   誰知禹承「哇」地一聲哭出來,羞憤跑走,留下目瞪口呆的洛英。當天放學後,洛英的媽媽就被請到校長室去。   打從接到學校電話起,洛英媽就是一派熟門熟路,順暢無阻地直走到校長室。   禹承的媽媽也來了,看上去是一位開明的家長,說小孩子玩在一起,意外難免。禹承才不罷休,始終恨恨瞪著洛英。   洛英的媽媽壓著她的背,催促,「洛英,好好道歉哪!」   「我才不要!是他先掀我裙子的耶!」   本來對禹承還抱有那麼一點點內咎,現在見他一臉強勢的受害者嘴臉,洛英也火大了。   「掀妳裙子又怎麼樣?又沒有看到!妳還看到我的內……內……」   他說著說著又臉紅,索性傲驕地撇過頭去。禹承的媽說沒關係,洛英的媽卻堅持要洛英道歉。   「洛英,再怎麼樣也不可以動手,而且你又在大庭廣眾之下傷了人家的自尊心,難道不該好好道歉嗎?」   「不要!萬一我今天沒穿運動褲,那不就被他看到了?一人一次,我們兩個算扯平。」   「洛英!」洛英的媽先嚴厲斥喝,接著在她耳畔低聲威脅,「人家沒有原諒妳的話,罰妳以後都不准看棒球節目。」   「咦?」   沒想到老媽祭出她最愛的棒球,洛英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嘟著嘴,走到禹承面前。兩個冤家互瞪一會兒,她才隨隨便便丟出一句話,「對不起啦!」   「哼!」   他鼻子翹得更高,洛英拳頭也握得愈緊。   「我說,對、不、起。」   「哼!」   「喂!」她靠近他,壓低音量,但是凶惡的表情卻更加猙獰,「閃電麥坤,你不要太過分喔!快說『沒關係』。」   「要我說也可以。」他露出賊兮兮的笑臉,「妳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不能看我的內褲。」   「誰要看啊!」他一下子大聲起來,引得兩個媽媽同時掉頭,這時禹承換成天真笑臉,「我們已經和好了。」   洛英斜眼瞅著那個偽君子,狐疑他究竟在打什麼鬼主意。   ***   隔天,禹承在下課時間約了洛英出來說話。   洛英雙臂交叉,很不耐煩,「什麼要求?有屁快放。」   「妳這個女生真的很粗魯耶!」他真心為她嘆一口氣,正式提出要求,「早上的打掃工作,妳和我交換。」   「啊?幹麼要交換?」   「不用管啦!反正妳跟我交換就對了。」   洛英覺得他這個人還真古怪,硬是要跟她換工作,她原本可是掃廁所的呢!掃廁所是沒什麼,但有時遇到大號沒對準的狀況就很討厭了,這小子竟然要做這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工作?   不解歸不解,她還是開開心心接受他的提議。洛英每天可以到校外紅磚道掃落葉,高興極了,可以偷閒觀看人車往來,還可以用竹掃把跟人玩打仗,她每天都笑嘻嘻拎著裝滿落葉的竹簍走回校園。   有一次,途中遠遠發現同樣收工的禹承,他正在上樓,洛英站在底下,納悶的視線隨著往上移動。他看上去居然挺開心的樣子,和班上的林以軒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話時,臉會微微變紅,跟上次脫掉他褲子的情況不太一樣,這一次的臉紅是內斂的,含著某種期待。   林以軒是班上數一數二的漂亮寶貝,頭髮長長的,公主頭的髮型是她的正字標記,品學兼優,經常在朝會時上台領獎,而且,她從不哈哈哈地大笑,而是呵呵呵溫柔笑著。   只是洛英對於愛情萌芽得晚,有很多時候總是晚一步。晚一步發現他的目光追隨著別人身影;晚一步注意到時間已經悄悄改變了原以為不會改變的;晚一步意識到原來他早在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住在她心底了。   當時,她當禹承是個大好人或大笨蛋,掃廁所還能掃得那麼自得其樂,不知不覺,對他印象沒有那麼差,願意主動和他打交道。   差不多就是從那個時候起,他們漸漸成為朋友。   「喂!今天再去你家探險吧!」   放學後,從後頭跑上來的洛英朝他背上拍,他伸手撫撫背,那一掌的力道似乎是過重了。   「又去?不煩哪?」   「哪會!你家好好玩。」   洛英喜歡去禹承家的醫院,就是那間鎮上唯一的大醫院,他會帶她到處亂逛,甚至闖入那些只限定工作人員才能進去的區域,洛英說他家像迷宮,而她最喜歡迷宮。   「那好吧!不過這個星期六我要去妳家露營,叫洛欽一起來。」   他佯裝勉為其難地提出條件,洛英則爽快答應,「哈哈!好啊!來吧!」   洛英家有後院,孫爸爸經常帶孩子們在後院搭帳篷睡一晚,戲稱是露營。禹承和洛英的弟弟洛欽混熟以後,也加入露營行列。有時大人沒空作陪,三個小孩便自個兒窩在後院的帳篷裡,天南地北地聊,聊同學、聊卡通、聊玩具,聊呀聊的,不知是誰先帶頭睡著,不出多久,三個人全呼呼大睡了。   然後,一公分接著一公分地長大,一步又一步地離開小學校園。   穿上筆挺的國中制服後,洛英在那個時期急速長高,是班上第二高的女生,身材修長,依舊短髮,若不是制服裙子的提醒,初次印象會誤以為她是個眉清目秀的男孩。   男生的成長速度就沒那麼快了,禹承是有長高一點,還是比洛英矮,幼稚程度也沒什麼長進,唯一與日俱增的,大概就是他和洛英的友情。   即使學校男女分班,至今在醫院迷宮裡的冒險和後院的週末露營,依舊快樂地繼續著。   「喂!給妳。」   禹承三步併作兩步跟上快要進校門的洛英,熟練地遞出一本漫畫月刊。   「喔!我還以為你會忘記。」   洛英驚喜地收下,接著從書包拿出另一本漫畫月刊給他,算是交換。   兩本都是這個月最新的少年漫畫月刊,交換漫畫是他們新的例行活動。   不過,第三節下課,不小心掉出抽屜的漫畫不幸被路過的老師沒收,洛英也在下課時間站在走廊作為處罰。   她不在意,被罰站是家常便飯,比較在意的是這一節下課她不能去上廁所了,而她偏偏超想上廁所,真的超想的!   現在她只能低著頭,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白布鞋上的污點上,好使自己不去想關於廁所的事。   忽然,有另一雙布鞋加入她的視野,停住。   洛英抬起頭,禹承正一臉狐疑地咬著箔薄包飲料的吸管。   「妳在幹麼?」   「罰站。」   「跟誰打架?」   「不是,看漫畫被老師抓到了。」   「咦?那漫畫……」   「被沒收,我會再還你一本啦!」   他們人來人往的走廊互看半晌,禹承先聳肩,「算了,反正我也看完了。」   說完,洛英發現他的視線頻頻往教室裡滑去,跟著回頭看,沒看見什麼特別的。   「你們班的陳語涵不在?」   「語涵?」她再回頭往教室搜尋一遍,隨口猜測,「去上廁所了吧!」   哎唷!又讓她想到廁所!   禹承的目光順勢轉向走廊另一端,陳語涵和同伴果然從那邊有說有笑地走來。   語涵是班上數一數二的美人胚,長長的直髮,會戴著粉紅色髮箍,學校的便服日一定穿裙裝或洋裝,講話嗲聲嗲氣,她從不哈哈哈地大笑,而是呵呵呵溫柔笑著。   咦?上面的形容詞是不是有點眼熟?   「你要找她嗎?我幫你叫。」   洛英作勢要喊出聲,禹承一個箭步上前摀住她的嘴,「不要啦!我又沒有說要找她。」   兩人狀似親密的光景落在語涵眼底,她進教室前還對他們笑了笑,是自以為善解人意的那種。   「你很奇怪耶!」洛英平白無故被擋住,不太高興撥開他的手。   比起小學時代的羞澀,現在的禹承大膽多了,雙眼還直勾勾尾隨進入教室的語涵,「欸!她有沒有男朋友?」   「誰?」   「喔!妳不要那麼狀況外好不好?當然是陳語涵。」   洛英再一次瞧瞧雙手掩嘴而笑的語涵,又若有所思打量他,一時半刻抓不到應該問什麼重點才對。   她有沒有男朋友干你什麼事?難不成你想幫她介紹?你跟她有熟到可以問男朋友這種私事的程度嗎?   最後,洛英煩躁起來,「拜託你現在不要問我這種五四三,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快忍不住了。」   「忍不住什麼?」   她難受地瞥向走廊另一端,「早上灌下去的水。」   禹承聽懂了,笑笑,「去啊!我幫妳把風。」   「把風?」   「嗯!老師來了,我掩護妳。」   洛英扭動一下雙腳,實在是連五秒鐘都憋不住,她拍拍禹承肩膀,「謝啦!你真有義氣。」   禹承目送洛英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向廁所,為那好笑的背影又笑了一次。   轉回頭,語涵還笑得跟仙女一樣,他不由得看得出神,連老師已經上樓了也沒察覺。   至於還在廁所的洛英終於有如釋重負的快感,一面將制服拉好,想起媽媽早上才交代過,上完廁所要注意衣服有沒有皺巴巴的,裙襬有沒有翹起來,已經是國中生,女孩子要有女孩子樣了。記得,記得,她都記得,得以解放的愉快心情讓洛英難得乖乖照做,這時,突然聽見外頭有人冒失大喊,「孫洛英!妳是蹲好了沒?該不會在大便吧?快出來啦!」   洛英當場化作石膏像,然後「啪滋」一聲,四分五裂。   結果,不僅老師知道洛英偷溜去廁所的事,那條走廊上的人也是。   「你的義氣還真是超級沒誠意的……」放學後,洛英還槁木死灰。   「一時不察嘛!哪!給妳。」   他奉上一支路邊買的霜淇淋,洛英很好收買的,有甜食就可以不計前嫌。   兩人各拿一支霜淇淋,邊走邊吃,走了一陣子,禹承沒來由衝著她的臉發笑。   「妳的臉也在吃冰了啦!」   洛英下意識用手背朝臉上抹,問:「還有嗎?」   「有啊!妳根本沒擦到。」   她又隨便抹一次,再問。禹承拿她沒辦法,主動幫她擦掉右邊臉頰上的白漬。   臉頰剛剛微涼的地方,頓時紮紮實實變得暖燙。   洛英怔怔,淨是圓睜雙眼。禹承的同班同學騎著腳踏車為方才那一幕吹出一聲長哨,禹承罵句「神經」,掉頭面向她,她還在發呆。   「怎麼了?」   她望向他,自己也說不出怎麼回事,明明應該是再普通平常的事,有那麼一剎那卻變得特別起來。想半天,她只能針對眼前的身高差距表示意見,「胡禹承,你要多喝牛奶,多打籃球,早睡早起,這樣才能趕上我。」   「我有多喝牛奶,多打籃球,是妳這女生沒事長太高好嗎?」他很介意自己比女生矮這件事,所以更打腫臉充胖子,「而且,我和妳又沒有差多少。」   「差很多,來!站好。」   洛英硬是把他轉過去,自己則和他背對背站立,沒拿霜淇淋的那隻手指向不遠的路面。   「你看,你看。看影子最準了。」   夕陽在東邊的路面上拉出兩道長影,一高一矮,筆直而立。   禹承硬是耍賴,故意往上跳高,「我比妳高。」   「你作弊!」洛英跳得更高。   「妳幹麼跟著跳啊?」   「你先不跳,我就不跳。」   跳呀跳呀,不知是誰沒吃完的霜淇淋掉落在地,被追逐的腳步遺忘後頭,然後在煦暖的夕照中分不清是冰或水,閃閃發亮。   當天晚上,洛英和弟弟洛欽看棒球比賽轉播,遇到廣告空檔,洛欽拿起遙控器亂轉台,轉到一齣偶像劇,正好演到男主角發現女主角嘴角沾著蛋糕上的奶油。   「等一下,等一下!」   洛英攔住要往下轉台的洛欽,聚精會神觀注劇情的發展。洛欽奇怪地瞥瞥她,「妳平常又不看這個。」   「囉嗦,看一下會死啊?」   她不理他,繼續看體貼的男主角伸手幫女主角拭去臉上的奶油,噁,好做作。不過,女主角緊抿著嘴,露出不知所措又害羞的神情,看起來還有點高興。   洛英懵懵懂懂,不自覺用手觸碰傍晚被禹承擦過的臉。她的手也暖暖的,卻怎麼也比不上日落時分那拂過臉頰上的暖度,深烙得好像這輩子都沒辦法忘記一樣。   「喂!可以了吧!應該開始比了。」   洛欽不等她同意,徑自轉回棒球比賽,看到一半,洛英的腳ㄚ子伸到茶几上方,用腳趾頭夾起一張衛生紙,擤鼻涕。洛欽皺起鼻子,「欸!孫洛英,妳知不知道我同學都問我妳到底是我姊姊還是哥哥。」   「喔!又怎樣?」   她專注在球賽上,只分心一下將衛生紙揉成一團,射籃,紙團漂亮地在電視旁的垃圾桶進洞。   「妳再這樣下去,沒人會把妳當女生,至少吃東西淑女一點吧!」   「幹麼跟媽一樣囉哩叭嗦?」她對他投以不敢置信的眼光,又抄起一片芭樂塞進血盆大口,「再說,小口小口地吃,這片大芭樂我要啃到什麼時候才能啃完?」   「唉!我看妳這一生等不到男生幫妳擦臉上的奶油了。」   「不好意思喔!你姊今天剛好就有男生幫我擦臉。」   「哪個瞎眼的?」   她巴了他腦袋一掌,「胡禹承。」   「哈!哈!哈!禹承哥是把妳當哥兒們啦!」   洛欽又故意大笑三聲,立刻被洛英用芭樂使勁地堵住嘴。   嘖!姊弟差不到兩歲,這小子總是連名帶姓叫她,卻對禹承還多奉送個「哥」字,哪門子的差別待遇?   她視線回到棒球比賽,大口大口咬起脆硬的芭樂,當哥兒們有什麼不好?男生女生如果不當哥兒們,就會變得像剛剛的偶像劇一樣,噁心吧啦……欸?等等。   洛英任由一半的芭樂從嘴角掉下去,恍然大悟!禹承那傢伙沒頭沒腦問起陳語涵的事,該不會也想噁心吧啦地幫她擦掉臉上的奶油吧!   (待續)

作者資料

晴菜

她的讀者總愛說:「讀晴菜的小說,就像看宮崎駿的動畫一樣,令人感到幸福而溫暖。」 因為她的文字,如同帶著魔法的畫筆一般,躍動著鮮明的影像和色彩。 她的故事,不是華麗燦爛的愛情,不是刻意浪漫的淒美, 所有晴菜給我們的,是平凡卻深刻的動人,藉由文字帶人回到愛的原點,回歸最純粹美好的心。 [關於晴菜] 喜歡……聽水聲,下雨、溪水、浪潮,都好。 喜歡……看天空,雲的形狀、淺淡的月亮、飛機。 喜歡……唱歌,在陽台晾衣服和爬樓梯時最愛唱。 喜歡……洗燙燙的熱水澡,洗澡時靈感最容易跟著汩汩而來了。 喜歡……作夢,希望睡著後可以作一個夢,不多不少,一天一個。 喜歡……睡前看書,變成習慣了,不看會睡不著。 喜歡……奶茶,嗯…不知道為什麼耶! 喜歡……狗狗,最想擁有柴犬和哈士奇囉! 喜歡……偶爾一個人逛街、看電影,享受孤獨和路人奇異的眼光,很好玩。 【Facebook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個人部落格】晴菜說故事:https://helenaw.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晴菜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網路小說 出版日期:2014-10-02 ISBN:9789862726679 城邦書號:BX42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