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4(完)為你獻上的結局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4(完)為你獻上的結局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3-30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1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生代暢銷作家草草泥 x 超人氣大手繪師喵四郎(nyaroro)   ┌——————————♔——————————┐ 曾經一次又一次迎來覆滅的傳說國度,終將看見希望── 「再見了,這個世界的我……請你一定要幸福。」 ————————————————————— ★ 實體書限定收錄誠意雙番外〈那個王子的結局〉、〈向星星祈禱的魔法師〉 「聽好了,就算不娶你,我也有辦法成為站在你身邊的人。」 「……真的?」 「騙你幹麼?你等著吧,總有一天我會厲害到讓你哭著求我別離開你。」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喔。」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已經滅亡的神祕國家,名為哥雷姆國。 為了揪出導致滅國的元凶,哥雷姆王子亞倫在兩位騎士和魔法師的陪伴下, 來到了以研究聞名的魔花鎮。 據說,這裡進行過一項關於長生不老的研究, 而亞倫之所以化身為怪物,也與這項研究息息相關。 哥雷姆人比其他人種都來得長壽,於是便以為自身能夠跨越死亡, 卻沒想到追求永生的這份貪欲,竟成為令國家覆滅的導火線。 亞倫因此意識到,也許這正是哥雷姆國無論在哪個時空,都會迎來滅亡的真相, 這是一場不可避免的悲劇。 然而亞倫也知道,這一次,他有機會拯救自己的國家, 魔像之神霍普的存在,以及守護著他的厄密斯, 都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某個人就為他留下的希望。 而且這一次,他的身邊還有穆恩在。 無論等著他們的未來是什麼,穆恩一定都能拯救他,他們已經約定好了── 「如果你無法離開哥雷姆國,就由我陪你留在這個國家。」 「真的……沒關係嗎?」 「我早說過了,我會為你排除萬難。」

內文試閱

  厄密斯獨自一人站在空曠的神殿裡。      陽光透過碎裂的玻璃,灑落在神殿的地板上,無數叢生的荊棘蔓延在神殿的每一個角落,唯獨眼前這尊魔像除外。      灰石所打造的魔像手持巨弓直視前方,縱使經過了數百年,魔像腹部上的白色魔紋依舊像昨日才剛畫好一般,鮮豔明亮,很難想像這尊魔像已經守在這個破碎的廢墟裡有百年之久。      他神色複雜地仰望眼前的沉睡魔像,緩緩開口:「你還是不肯理我,是嗎?」      厄密斯對著魔像之神喃喃:「這個國家裡的所有魔像都聽我的話了,唯獨你充耳不聞,更別提讓我走進你的夢中。」      霍普維持著持弓的動作,沉默地注視前方。      「我沒有打算控制你,我只是想再見到他……你記憶中的他。」被無數人所畏懼的魔法師,在霍普面前難得流露出脆弱的一面。「我想要跟他道歉,僅僅如此而已。」      可惜不管是哪個世界裡的霍普,都不曾回應過他的祈求。      在那個穆恩稱王的世界裡,霍普忠實遵守自己的指令,一心一意要殺掉怪物王子,而對於跟自己立場相反的魔法師,霍普更曾直白地表示自己跟他無話可說。      霍普從不站在他這邊,每當他們相見,霍普總是舉起巨弓,毫無猶豫地射穿所有荊棘。他繼承了亞倫的意志,不允許任何薩滿修改那神聖的指令,並率領所有魔像將亞爾戴倫徹底困在了哥雷姆國。      沒有任何人能阻止霍普,即使強悍如厄密斯也無能為力。這也是厄密斯無法殺死穆恩的原因之一,霍普太強了,他可是為消滅魔花怪而生的魔像。      只有厄密斯知曉霍普最初誕生的原因,但那又如何呢?就算霍普得知自己為何來到這世界,也仍只會遵從刻在身上的指令。      最後,厄密斯發出長長的嘆息,轉身離開了。      如今他已經決定放棄之前的策略,畢竟眼前有一個身分未知的共同敵人,唯有合作才是上策。這個世界的亞倫還沒變成魔花怪,穆恩又很沒出息,一切都還有機會。      不過他沒有料到的是,曾在無數個平行時空裡令整座大陸風聲鶴唳的那位殘暴皇帝,在這個世界長歪的程度遠遠超乎他的想像。      *      「我總算懂了!」日出時分,某名獨自坐在旅館房間地上的人類騎士猛然跳了起來。他手持一本書跟筆,臉上流露出難以掩藏的興奮,急匆匆地走到隔壁的客房,也不管對方是不是還在睡,一把便推開門大聲嚷嚷:「快醒來!我解開所有題目了,包括那個你說我絕對解不出來的謎題!」      可惜的是,房內空無一人。      穆恩愣了愣,這才想到王子現在已經很少睡覺了。他轉身走下樓梯,果不其然聽見樓下傳來某人溫潤優雅的輕笑。      「有了魔像後,日子也不孤單了對吧?但是呢,這些美麗優雅的小姐照顧起來可不容易,如果鎮上有人偶師的話,建議定期將人偶送去保養,這樣比較能延長人偶魔像的壽命……」只見哥雷姆王子正站在一樓櫃檯前,與旅店老闆相談甚歡,櫃檯桌面上坐了好幾個人偶,聽亞倫這麼說後還一同點頭如搗蒜。      「咦,穆恩?你醒了嗎?」一看到穆恩,亞倫嘴角的弧度上揚了幾分。「你怎麼拿著紙筆?一大早就這麼用功?」      「那當然,我可不想輸給你。」穆恩攤開書本,上面寫了密密麻麻的算式。「你看,我把這道稅務題算出來了!」      亞倫仔細檢視了算式,隨即發出小小的驚嘆聲。      「居然是正確的,太不可思議了。」王子殿下為他拍了拍手,櫃檯上的人偶小姐們也很配合地跟著鼓掌。「你進步好快啊。」      自從亞倫恢復精神後,穆恩比以前用功許多,比起去墓穴探險,他更常窩在羅格城的圖書館或自己的房間讀書,也因此進步神速。      現在的穆恩在閱讀識字上沒什麼問題了,亞倫相信再過一段時間,穆恩的知識水準便可以趕上當年的哥雷姆貴族。      想不到,聽了這番直白的稱讚,穆恩居然別過頭,吞吞吐吐地回了一句:「這沒什麼,我認真起來可是學很快的。」      看著穆恩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亞倫心裡不禁暖暖的。他很清楚穆恩肯定花了許多時間學習,畢竟他們約定好了要一起生活,而眼看離開哥雷姆國恐怕是無望了,所以穆恩才會這麼努力,因為穆恩終究要踏入他的世界。      「來來,給你愛的獎勵。」亞倫露出燦爛的笑容,朝穆恩抱了過去。      「你他媽是在懲罰我吧?噁不噁心!」穆恩嫌棄地推了推,但也沒有多認真掙扎,見亞倫仍是黏到自己身上,他嘖了一聲,表情看似不情不願,卻伸出一隻手放在亞倫的後腦勺上。      就是這麼剛好,此時魔像騎士推開大門,邊踏進來邊碎念著:「亞倫閣下,我們該走了—天啊!」      一看到眼前的畫面,加克立刻失聲慘叫。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們兩個會在大庭廣眾下抱在一起?穆恩你怎麼就這樣任憑亞倫閣下抱著你胡鬧?你被抓到把柄了嗎?」      穆恩迅速推開亞倫,咬牙瞪著加克,亞倫則顫抖著肩膀努力憋笑。      「我知道了,你們又在玩打賭遊戲了對不對?亞倫閣下賭贏了對吧?」加克快步走過來,不由分說地斥責起王子殿下:「您再怎樣都不可以提出這種要求,在公眾場合不顧旁人相擁太不成體統了。」      這會換亞倫無語了。自從獨自去墓穴探險的事被揭穿以後,他的信用度就大幅下降,如今得到的責備快比穆恩還多了。      亞倫委屈地為自己伸冤:「你怎麼這樣說?我不過是來個愛的獎勵而已。」      「亞倫閣下,我聽羅格城的女性居民說,一旦被擁抱的人對這樣的動作感到不舒服,這就叫性騷擾。」加克認真地回應,亞倫頓時啞口無言。      穆恩正幸災樂禍地想表達自己覺得很不舒服,但轉念一想,這樣就等於承認自己被性騷擾了。      萬一亞倫反咬他怎麼辦?他可是對亞倫做過比擁抱更過分的事,要是那個混蛋王子刻意提及,他鐵定站不住腳,況且加克始終相當在意這件事。      他得先發制人,否則等等亞倫拿他當擋箭牌就不妙了。      「沒事我舒服得很,沒有所謂的性騷擾。」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他,這時穆恩才發現自己好像講過頭了。      「你早說嘛,以後沒事就來抱一個。」亞倫憋笑憋到快內傷了。      加克則是晴天霹靂,他震驚地後退一步,而後全身僵硬地扭頭看向穆恩,驚疑不定地開口:「穆恩,你……」      穆恩生怕加克提起過去的事,於是靈光一閃,指著魔像騎士激動地說:「我開玩笑的懂不懂,有沒有幽默感啊你!而且這樣就叫性騷擾?你不是也對我做過嗎?那要關我之前先把你自己關進去!」      加克頓時沉默了,他之前確實曾基於亞倫的思考邏輯給過穆恩愛的獎勵。如果要將擁抱當作性騷擾,他們三人統統都該關起來。      「還要在這愚蠢的話題上打轉多久?我先回房拿劍,今天差不多該給事情收尾了!」穆恩趁勢裝出不耐煩的樣子,說完便迅速溜回房間,還不忘給亞倫使個眼色。      亞倫好笑地盯著他離去的背影,他明白穆恩的意思是,希望等等出來加克就不會再追究這件事了。      他正思索著該如何轉移加克的注意力,魔像騎士便憂心忡忡地率先開口:「亞倫閣下,穆恩沒有跟你求婚吧?」      「求婚?他?」亞倫被逗得噗哧一笑。「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這麼想?」      加克不曉得該從何說起,雖然穆恩之前曾表示自己跟亞倫只是酒肉朋友,然而歷經過亞倫消失風波後,加克完全不相信這個說詞了。在亞倫剛擺脫魔化恢復理智時,穆恩不僅痛罵了王子殿下一通,還提到了約定的事。      穆恩明明對約定相當排斥,還背棄過騎士誓言,結果居然反過來要亞倫守諾,加克完全不理解這是什麼狀況。事後他詢問了這兩人,其中一個人激動地否認自己講過這樣的話,另一個人則是曖昧地打啞謎,說什麼也不和他講清楚。      而關於亞倫是怎麼魔化的,這就更謎了。      「穆恩並不討厭您的擁抱,再加上之前穆恩趁您睡著時強行餵血給您,我擔心他……是不是真的對您有非分之想。」說著,加克不斷搖頭,語氣有些惶恐不安:「要穆恩當您的騎士可以,但絕對不能成為皇后陛下。」      「你怎麼還在提這件事?」亞倫沒想到加克這麼介意,他很好奇原因,於是故意反問:「不然你說說,他到底缺少什麼條件不適合當我的伴侶?」      「他並非胸部豐滿的女性,殿下。」      「什麼?」亞倫愣住了。      「您的父王曾說過,理想的皇后陛下必須是胸部大的女性。」      「……」      直到來到街上,亞倫還在笑個不停,還很沒良心地向穆恩分享了加克的發言,而穆恩見獵心喜,馬上抓著這點一路瘋狂調侃,害得加克窘迫不已,完全沒法回話。      看著他們竊竊私語、彼此推來推去的樣子,加克知道往後這兩人多半會三不五時就拿這事來揶揄他。      「殿下,我已經知道國王陛下是在開玩笑了。」加克覺得有些丟臉,經過亞倫的一番解釋,他才明白這純粹是哥雷姆國王的喜好。      「這是你講過最好笑的話了。」亞倫掩著嘴努力忍笑。「你這樣我真的很擔心你吃虧。」      「什麼話?他作為你的騎士已經夠吃虧了。」穆恩嘲弄地說。「你這副輕浮的模樣肯定也是跟你爸學來的。」      「我哪裡輕浮?至少我不會跟加克說這種話。」      「你要是不輕浮,就不會跟我約—」說到這裡,穆恩像是話卡在了喉嚨似的,猛然停下來,繃著臉瞄了加克一眼。      「約什麼?約哪裡?」亞倫不放過他,還抱住他的手。「要跟你約會嗎?可以喔,只要能跟你一起走,去哪我都願意。」      「閉嘴!」穆恩聽得都慌了,連忙摀住亞倫的嘴。他作賊心虛,這話聽在他耳裡令他有種事跡敗露的感覺。      見亞倫嗚嗚抗議,穆恩則咒罵個不停,加克默默在內心嘆息一聲。      無論是亞倫還是穆恩,必然有一人會成為哥雷姆的國王。可瞧瞧這兩人哪裡有大人物的樣子?加克不禁覺得哥雷姆國的未來堪憂。      「殿下,跟我說明一下您今日的計畫吧。」無奈歸無奈,加克仍是試著把話題拉回正軌。      聞言,兩人停止打鬧,亞倫站到加克的身側,咳了一聲。      「可以喲。」亞倫微微一笑,從容地開口:「首先,我們要巡視墓穴的復原狀況。目前墓穴復原的程度已達七成,大部分的魔像都清醒了,待復原至八成左右就可以前往下個城鎮了。」      「這禮拜就把這些搞定,下禮拜有一支商人車隊會從鎮上出發,途中將經過魔花鎮。他們想僱用冒險者擔任護衛,我已經報名了。」穆恩雙手環抱在胸前,理所當然地為大家做了決定。「一聽到你也會來,那些商人可興奮了,爭相搶著要你上他們的車。」      「萬一他們是看上了我該怎麼辦?你要保護好我。」亞倫故作柔弱地捉住穆恩的衣袖,一副委屈的模樣。      穆恩早已習慣了,立刻裝出可靠的口吻回應:「別擔心,我會把你賣給出價最高的那個。」      眼看兩人又戲很多地鬥起嘴,走在一旁的加克有種莫名其妙事情都安排好了的感覺,這才意識到這兩人幼稚歸幼稚,該做的事情卻一件都沒落下。想到這裡,加克安心了,他的國家棟梁教育計畫還有救。      到了墓穴,在裡頭工作的人們紛紛向亞倫一行人打招呼,由於分工合作的關係,如今冒險者跟魔紋師都習慣了彼此的存在,他們甚至在路上與一群冒險者和魔紋師擦肩而過,對方友善地與他們點頭致意後,便有說有笑地繼續討論著晚上要一起去哪裡喝酒。      穆恩看看他們和樂融融的樣子,再看看身旁的王子跟魔像,神情微妙起來,像是不想承認自己跟那些人一樣,因此馬上表示自己要去墓穴深層巡視,很快地脫離隊伍。      凝視著穆恩離去的背影,亞倫的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      「走得正好。」他抓住加克的手,加快了腳步。「快快,我們時間不多,快去找伊登艾。」      「您不是準備得差不多了嗎?」      「這事可不能馬虎,得多確認幾次才行。」      不出一會,兩人便來到了魔紋師的據點,魔紋師們見到他們皆殷勤地招呼,唯獨伊登艾僅是微微點了個頭,繼續做自己的事。      換作是以前,任誰如此對待哥雷姆王子都是非常失禮的,但亞倫不以為意,步履輕快地來到了伊登艾面前。      「伊登艾,我已經想好該怎麼做,可以開始動工了。」亞倫從懷中抽出一張摺起來的羊皮紙,三兩下在伊登艾面前攤開。      泛黃的紙張上畫著一把劍,劍身繪有繁複細膩的魔紋,彷彿泡影般,輕輕一抹就會消失。      每當伊登艾看見這個魔紋時,總會忍不住聯想到哥雷姆王子。      哥雷姆王子是哥雷姆國最神祕的魔紋師,流傳於世的作品少之又少,大部分都留在了首都的城堡裡。一位體弱多病卻天賦異稟的魔紋師,就這樣在那場災難中殞落。      可這個墓穴裡的鬼魂總是遠遠地關注著亞倫,那個人偶也總是眷戀地喊著亞倫「王子」,這讓伊登艾一天比一天更加懷疑亞倫的真實身分。但人是不可能活超過百年的,哥雷姆國的王子早就死了。      眼前這份設計圖上的魔紋,除了哥雷姆王子的影子外,還包含了伊登艾自己的影子。畢竟說到打造魔紋武器,伊登艾才是專家,所以當他聽亞倫說想設計魔紋劍時,便給了不少建議。      如今他覺得這個設計可說是相當完善了.至少市面上那些魔紋武器完全無法跟這把魔紋劍相比,他都懷疑這把劍能強到足以劈開瀑布。      「可以。」他點點頭,認可了亞倫所設計的魔紋。「請工匠鑄造吧。」      「太好了。」亞倫收起設計圖,樂不可支地望向魔像騎士。「穆恩一定會很高興的。」      加克點點頭。      「您決定好魔紋顏色了嗎?一旦請工匠開始打造,就不能再更改了。」      「嗯。」亞倫的語氣顯得欣喜而堅定:「只能用白紋。」      「白紋?」旁邊那些偷聽的魔紋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們對這把劍的誕生期待許久,然而亞倫這個決定讓他們晴天霹靂。      「您確定嗎!這麼好的劍,用白紋多可惜啊!」      「這把劍用料極佳,說不定能保存上千年,可如果用了白紋,就注定會在百年內報廢,簡直暴殄天物。」      面對眾人的勸告,亞倫笑而不語。      他才不介意,不如說這正是他所希望的。      與其他魔紋不同,白色魔紋是有壽命限制的。      有別於黃紋象徵和平,紅紋象徵戰鬥,藍紋象徵死亡,白紋—亞倫的魔花顏色—象徵生命。厄密斯與他的魔花顏色恰好是對立的,一方是代表死亡的顏色,一方則是代表生命的顏色。      若說藍紋魔像是為了死者而存在,那白紋魔像就是為了生者存在,生者若是死亡,白紋魔像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在過去的哥雷姆國,那些富裕階層的居民便特別偏愛白紋魔像,只為自己而活的魔像,聽起來既浪漫又忠心。事實上,這也是控制魔像數量的手段之一。      同樣的,白紋武器也是。      一旦白紋武器認主了,就再也不能為他人所用,唯有在主人手中才會發揮魔紋的力量。當主人死去,白紋武器就將變回普通的武器,再也無法展現魔力。      幾乎所有白紋魔像與武器壽命都不超過百年,目前唯一的例外就是魔像之神霍普。      之所以想打造一把白紋武器,是因為亞倫注意到穆恩似乎很羨慕那些擁有高階武器的人。事實上,泰歐斯的炎劍跟穆恩十分有緣,每一次炎劍總是會在恰到好處的時機落入穆恩手中,但由於亞倫的關係,穆恩三番兩次把劍退還了回去。      為此,亞倫決定要打造出一把不亞於炎劍的寶劍給穆恩。      從選擇鑄造材料到魔紋繪製,他參考了不少人的意見,雖然他不懂武器,不過加克懂,長期跟穆恩對練的加克也提出了不少建議,所以亞倫相信穆恩用起來一定會順手的。      「我今天就會去找你推薦的工匠,應該幾天的時間就好了?等我們前往魔花鎮時,就可以交給穆恩。」      伊登艾搖搖頭,一臉莫名其妙。「這個魔紋較為繁複,鑄造完畢大概需要半個月。」      「什麼?」亞倫呆愣在原地。他以為一個禮拜的時間就足夠了,還想把劍當成驚喜送給穆恩。如今穆恩都安排好行程了,他總不能說要延後吧?這樣驚喜就會提前曝光了。      伊登艾漫不經心地補上一句:「我會派助手送過去的,他會翻山越嶺,難不倒他。」      聞言,亞倫頓時放心了。他聽出了弦外之音,臉上的笑意越發擴大。      「你已經掌握飛翔魔紋了?這麼快。」說到翻山越嶺的魔像,肯定就是會飛的魔像了。這種魔像並不常見,因為飛翔魔紋屬於高難度魔紋,極為講求繪製的角度與細節,下筆過程中一有失誤就無法發揮作用。就算是在百年前,能畫出飛翔魔紋的魔紋師也不多。      然而這位年輕的羅格城首席魔紋師聳聳肩,沒說什麼。看他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亞倫下定了決心,等成功拯救哥雷姆國,他一定要把伊登艾挖來城堡工作。      就在此時,一道黑影從天花板落下,滾到了亞倫腳邊。      「啊,是妳啊,小淑女。」亞倫欣喜地撿起躺在地上的鬼娃娃,完全無視伊登艾驚悚到不行的神情。      這裡可是洞穴,上方的岩壁沒有任何空間藏東西的。      「我就要離開這裡了,以後有空會再回來看妳的。」亞倫憐愛地輕撫娃娃的長髮,至今他依然把鬼娃娃當成魔像,而現在誰也沒辦法說服他了,因為會動的人偶到處都是。      鬼娃娃緊抓著他的衣角低泣,看得一旁的伊登艾鬱悶不已。他很擔心鬼娃娃打算跟著亞倫到天涯海角,正想說些什麼,腳邊又竄出一個人偶。      「咦?夏綠蒂,妳也在啊。」亞倫蹲下身子,向羅格城的墓穴守護者打招呼。      夏綠蒂對他點頭示意,她手持鐮刀,沉默地盯著亞倫懷中的鬼娃娃,鬼娃娃嚶嚶兩聲,乖乖放開了亞倫。      如今羅格城已經很少有鬧鬼事件了,有夏綠蒂在,鬼怪都變得相當安分。      伊登艾安心地看著夏綠蒂把鬼娃娃拖走,隨口對亞倫提醒:「你那個夥伴要收斂點,魔花鎮的居民很排外。他們曾經歷過慘劇,對任何外人都抱有戒心。」      「慘劇?」在亞倫的記憶中,魔花鎮是一座聚集了許多優秀研究員的城鎮。魔花鎮的居民熱愛魔花,善於研發各式各樣的魔花產品,他們深信魔花是霍普賜予的禮物,能夠帶給人類更好的生活。      因為魔花製品的熱銷,魔花鎮比其他城鎮都要來得富裕,鎮上的富商們花費了大筆金錢投資研究團隊,久而久之,魔花鎮便成為除了首都以外,規模第二大的學者之城。亞倫還知道,許多達官貴人—包含自己的父王—對於研究計畫也多有資助。      可在亞倫沉睡前,他從未聽說魔花鎮發生過什麼意外。      伊登艾猶豫了一會,似乎在思考該不該據實以告,最後他還是湊到亞倫身旁,道出了魔花鎮民不願張揚的故事。      「百年前曾有一位優秀的薩滿研究員,主導著一個跟長生不老有關的研究,但後來那名研究員為了獨占研究成果,把研究團隊的成員都殺掉了。」伊登艾低聲說。「當時鎮上其他優秀的研究員幾乎都死在他的手下,連貴重的研究心血也被帶走。居民們為了守護剩下的研究成果,破壞了通往城鎮的橋梁,禁止任何外人進入魔花鎮,通往城鎮的密道只有當地居民知曉。其他城鎮的人民若想進行交易,只能在他們指定的地方進行,所以就算你想去魔花鎮,也不一定有辦法進入。」      亞倫一愣一愣地聽完,百思不得其解。發生這麼大的騷動,當年肯定會轟動全國,為什麼他完全不知情?      想到目前蒐集到的種種線索,對於那名薩滿研究員為何要這麼做,亞倫心裡多少有譜。      只要喝下足量的鮮血,薩滿就有可能長生不老,魔花鎮的研究團隊恐怕是全部成為那名薩滿研究員的養分了。知道這一點的人越多,就越可能會有人展露人性貪婪的一面,薩滿研究員不過是搶奪了先機,做出慘無人道的行為。而除了厄密斯,若要說誰有辦法潛入封閉的城堡找到他,恐怕也只有那個薩滿有辦法。      亞倫明白,他一定得去魔花鎮一趟。他必須趕緊離開這裡,幾天後商隊途經魔花鎮時,想必會跟那裡的居民進行交易,他們得趁機溜進去。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愛麗絲Online》。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3本應破滅的未來》《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2跨越百年的約定》《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1路邊的王子不要撿》《愛麗絲Online03(完)棋盤篇》《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21-03-30 ISBN:9789860616507 城邦書號:3PF04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