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漫畫 > 輕小說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3本應破滅的未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3本應破滅的未來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9-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8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8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搶手新書/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生代暢銷作家草草泥 x 超人氣大手繪師喵四郎(nyaroro) ┌——————————♔——————————┐ 他只想把這個人留在自己身邊。 為此,他可以不顧一切,甚至不要這個世界— 「見鬼的世界,去死好了!」 ————————————————————— 心黑嘴毒傲嬌騎士 VS. 身嬌體柔小惡魔王子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系雙主角,救國途中不忘偷心攻防♥ ★ 實體書限定收錄揪心番外〈那個騎士的結局〉 「我明知自己不被所有人待見,還是苟延殘喘活到了今天。你會覺得我很可悲嗎?」 「怎麼可能?正因為你沒有放棄自己……我才能遇見你。」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已經滅亡的神祕國家,名為哥雷姆國。 身為這個國家的王子,亞倫和他的騎士在救國之路上努力前行, 他們以為魔法師厄密斯無庸置疑是滅國的元凶, 卻發現即使能擊敗厄密斯,或許也無法令哥雷姆國重獲美好的未來。 厄密斯之所以毀滅哥雷姆國,是為了阻止某樁可能發生在亞倫身上的悲劇, 而引發悲劇的關鍵線索,似乎與居住於羅格城的公爵夫人有關。 亞倫一行人前往了羅格城,卻聽說公爵夫人當年被視作帶來死亡的異類,受盡眾人非議, 最終含恨將自己關在地下墓穴,再也不曾現身。 為了探尋公爵夫人消失的祕密,亞倫獨自深入地下墓穴,之後竟遇見了厄密斯。 不過如今亞倫已經明白,厄密斯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他,這個人對他的執著近乎痴狂。 但厄密斯始終一口咬定穆恩將背叛亞倫,雙方水火不容,令亞倫左右為難, 同時,隨著滅國的真相逐漸揭露,亞倫不禁擔憂,自己最害怕的那件事依舊將會成真…… 「如果沒有你,我是不是早就變得跟阿德拉惡魔一樣了?」 「你不會變成那樣,我也不會讓你變成那樣。我一定會拯救你。」

內文試閱

  他們走在看不見盡頭的墳場小路上,陽光徹底被烏雲掩蓋,空氣中有股潮溼的泥土味,陣陣陰風從他們身後襲來,在耳邊一遍又一遍地低泣。      往前方望去,只見城牆的輪廓慢慢變得清晰,斑駁的灰黑牆面攀滿了荊棘,詭譎的藍色魔花開在遍布棘刺的城牆上。      一行人毫無阻礙地通過城門,抵達了灰濛濛的羅格城。城鎮內的房舍幾乎皆是三至五層樓高,同樣被藍花荊棘所占據,花瓣灑落在鎮中的每個角落,猶如一場永不停歇的藍色瑩雪。      當地的居民們手持燭臺,面無表情地直視前方默默走過,而冒險者們則彼此嘻笑交談,討論著等等要去的地方,與死氣沉沉的居民形成鮮明對比,儼然是兩個世界。      由於連日降雨的關係,羅格城的居民大多身披斗篷,他們無聲無息地與亞倫等人擦身而過,猶如鬼魅一般,走路完全沒有腳步聲。而攤販也一樣,即使攤位前擠滿了冒險者,他們依舊一語不發地待在那裡。      一群冒險者從某家店走出來,像喝醉了酒似的大聲吵鬧,還一腳踢翻路邊的裝飾品。      穆恩對這個景象感到十分滿意,他用手肘頂了一下加克,得意洋洋地說:「你看,這就是我們冒險者,入境隨俗什麼的,對我們來說都是屁,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你要叫一個冒險者讀書寫字、活得和你一樣拘束太困難了,我們只為自己而活。」      「所以呢?因為你的同行是這樣的人,所以你就該是這種人嗎?」加克不理解穆恩的觀點。「穆恩閣下並非魔像,可以決定自己是什麼樣子。」      穆恩哼了一聲,他知道加克在試圖動搖他,但他才不會受影響。「我很早就決定了自己的樣子,就像你看到的,我盡幹些手腳不乾淨的事,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名聲在同行間差到不能再差。所以你還是省省力氣,想改變我比登天還難。」      「你手腳不乾淨?可是旅途中怎麼都沒見你對我動手動腳?」亞倫含笑跟上話題。      「我很有錢的,要不要對我手腳不乾淨一下?」      「殿下,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你還是做夢比較快。」      聽了兩人的回答,亞倫不禁笑出聲。「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王子都不敢動,我想應該沒有壞到哪裡去。」      「彼此彼此,大名鼎鼎的王子殿下私底下會打人喝酒,也是沒有乖到哪裡去。」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加克覺得一次對付十個敵人都沒有比應付這兩人來得棘手。「殿下不要再出言調戲人,穆恩也是,不要殿下一講你就回嘴,你這樣是著了殿下的道。」      見兩人似乎準備反駁他,加克正苦惱著該如何阻止他們,眼角餘光卻忽然瞄到一群熟悉的身影。      「殿下!」他有些激動地指向街上其中一處。「您看那裡!」      亞倫順著加克指的方向看去,瞬間睜大了眼睛。他瞧見了一幕無比熟悉、理應不可能在當今出現的場景。      繡著細緻魔紋的斗篷在風中飄逸,素色面具掩蓋了配戴者的真實面容,能夠以這身裝扮走在街上的,自古以來只有魔紋師。      五名魔紋師悄聲無息地前行,彷彿成為了這座城鎮布景的一部分,卻令人難以忽視,無論是冒險者還是一般民眾見到他們都自動讓道。      與亞倫印象中不同的是,這些魔紋師身上皆裝備著武器,走在最前方的那位魔紋師腰間掛了兩支匕首,分別繪有紅色與藍色魔紋,其他魔紋師的武器也是類似的輕巧樣式。      亞倫等人佇立在原地,眼睜睜地注視著這群人經過。通常羅格城的居民走路時只看著前路,然而有那麼一瞬間,為首的魔紋師朝亞倫投去了目光。      僅僅只是一眼,那名魔紋師很快撇開頭,頭也不回地離開。      亞倫萬萬沒想到,在魔像幾乎全陷入沉眠的這個時代,居然還有魔紋師存在。      「錯不了的。」亞倫盯著魔紋師們逐漸遠去的背影,忍不住喃喃說。「魔紋師還沒絕跡。」      無以名狀的情緒瞬間湧上心頭,不過亞倫明白,現在不是去認識那些人的時候,羅格城的魔紋師不會喜歡在大庭廣眾下引起注意。      但光是得知這一點就足夠他期待了,他知道自己該去哪裡得到那群魔紋師的線索。      「武器店?去那做什麼?你又用不到武器。」一聽亞倫說要去武器店,穆恩立刻不解地質問。      「我對那群人很好奇,想去武器店問問看。」雖然只瞧了一眼,亞倫仍對匕首上的魔紋留下了深刻印象。畫法挺有意思,至少在他那個年代不曾有這樣的魔紋。      也許這個時代的魔紋師不畫魔像,改畫武器了,正好他方才在路上看到了防具店,照理來說應該也有武器店。      亞倫不清楚為何穆恩一副不太情願的樣子,但他還是勾住穆恩的手臂,笑咪咪地說:「去逛一下又不會少塊肉,走嘛,陪我去。」      穆恩覺得自己被亞倫撒嬌似的語氣弄得起了雞皮疙瘩,正想嫌棄一番,卻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起雞皮疙瘩。      想到自己居然沒有起雞皮疙瘩,他反而真的為此雞皮疙瘩起來了。      「去去去,你們自己去逛,我先去旅店報到。」      當初他們準備離開阿德拉鎮時,夏琳給了他們一封介紹信。夏琳的家族經營了好幾間旅店,而為了感謝他們的搭救,於是夏琳寫了介紹信,只要將信件交給夏琳家族的旅店,他們待在羅格城的期間便可以免費住宿。      加克從行李內抽出介紹信,遞給了穆恩。「那就交給穆恩閣下了。」      同時,亞倫攤開掌心,一朵小白花從掌心冒出,他隨即摘了下來別在穆恩身上。      「幹什麼?」穆恩一秒扯下小白花,嫌棄的模樣像是被迫戴了花圈在脖子上。      亞倫含笑不語,然而被穆恩握在手中的花卻發出聲音:「這是傳話筒喔。」      鬼魅般輕柔的嗓音令穆恩瞪大了眼睛。當初他就是在森林聽見花在說話,後來就遇到了亞倫,如今本人在他面前再次耍起這個花招,他頓時感覺莫名詭異。      「所以不能丟。」亞倫依舊沒開口,抬手在胸前比了個叉。「這是我與你唯一的聯繫管道,弄丟了我們就找不到彼此了。」      花朵說完,王子殿下還對穆恩眨了個眼。      「夠了,我走了!」穆恩被弄得毛骨悚然,他粗暴地把花塞進懷裡,也不管花有沒有爛掉,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是個好人,對吧?」待穆恩走遠,亞倫與加克踏上了尋找武器店的旅程,一邊不忘詢問。      「他自己可不這麼認為,殿下。」說完,加克猶豫了一會,又繼續說:「但我認為他本性不壞。」      第一次見到穆恩時,加克確實頗為不認同對方,畢竟以前能跟在亞倫身邊的護衛全是精挑細選的菁英,實力跟性格皆是一等一的好,且無比忠誠。穆恩一副流氓的樣子,對亞倫總是毫不客氣地出言頂撞,起初他就像個辛苦保護的乖女兒交到壞男友而操碎了心的父親,後來才發現穆恩好像沒有他想的那麼糟。      穆恩嘴上常說亞倫是怪物,卻很忌諱其他人真的把亞倫當怪物看待,也時常注意著亞倫的身體狀況。光是握住亞倫的手,穆恩就能感覺出亞倫需不需要補充魔力。      他可能素行不良,卻並非壞到骨子裡,所以加克願意接納他,且隨著相處時間越長,他越能看出穆恩根本言行不一。      例如穆恩其實是不希望亞倫因為他的關係而被旅店趕出來,還得睡在馬廄,說出口的話卻像在嘲諷。      加克心想,也許這點王子殿下早就看穿了,所以亞倫才總是能從容地回應穆恩的嘲弄。      「我很羨慕殿下。」      「怎麼說?」      「感覺無論是怎樣的人,殿下都有辦法應對……但我不是。」加克認為除了那個怪物魔法師以外,亞倫幾乎沒有無法收服的人,畢竟在百年前哥雷姆王子可是個萬人迷。      「你是想表達自己不太了解該如何與穆恩相處嗎?」加克難得彆扭的模樣讓亞倫不禁失笑。「不必擔心,因為你是個正直善良的好魔像。」      說完,王子殿下又補上幾句:「而且還很帥。我從沒見過像你這般完美的魔像,如此美麗的魔紋搭配高大挺拔的外表,要是當年有人帶著你來我的生日宴,我肯定一秒向對方求婚。」      「殿下。」      加克略帶責備地喊了一聲,亞倫這才乖乖把話題拉回來。      「總之,不會有人討厭你的。」他踮起腳尖,捧住加克的頭盔,嘴角流露幾分自信的笑意。「要相信自己,穆恩他其實很喜歡你。」      「希望如此。」加克發出長長的嘆息。      他們繼續朝市中心前進,在亞倫開始將注意力放到周遭的商店時,加克再度開口。      「您別再到處和人求婚了,我已經聽穆恩說過,您一直在暗示他跟您結婚。」隨著對穆恩的認識逐漸加深,加克總算相信了穆恩的清白,一切都是自家王子殿下在那邊妖言惑眾。      「我哪有?我只有說,如果他想要多一點酬勞,可以選擇跟我結婚。」亞倫裝傻。      「他還說,如果厄密斯願意把這個國家還給您,說不定您也會跟厄密斯結婚。」      「在他眼中我居然是這樣的人?」亞倫故作震驚地駁斥。「難道他這麼說,你就跟著信了?你讓我好傷心。」      「我只是想提醒您,在哥雷姆國重婚是犯法的。」他真的很擔心以亞倫這種誰都要撩一下的個性,到最後會惹出一堆麻煩。      聞言,亞倫爆笑出聲,捧著肚子笑到渾身都在顫抖。「你想太多了……」      「殿下。」加克無奈地扶正王子殿下的姿勢。「請不要這樣笑,有失形象。」      看來某人真的把他家殿下帶壞了,加克記得亞倫以前明明不是這個樣子。      「有了有了,在那裡!」亞倫突然指向一棟位於街道轉角處的建築,建築外掛著繪有武器的招牌。他像個發現玩具店的小孩般,興奮地拉著加克走了進去。      狹小的店鋪裡已經有好幾位冒險者,架上與牆上全是各式各樣的武器,亞倫不禁睜大了雙眼。他還記得小時候父王帶他逛過皇家的收藏庫,裡面琳瑯滿目的名貴武器皆有專屬的展示空間,這裡的武器卻大多密集地陳列在一起,令他感到很是新鮮。      他從架上拿起一把劍,但劍身沉重得讓他差點摔在地上,所幸加克及時接住。      「您要看什麼由我來拿就好。」加克小聲提醒。他試圖不引起注意,不過這個小插曲還是被幾名冒險者注意到了,他們盯著亞倫跟自己的夥伴交頭接耳,還發出竊笑。      亞倫並不在意,他的目光很快被另一把放在玻璃櫃裡的劍吸引住。      「是魔紋劍!」他幾乎是用跑的來到玻璃櫃前,雙眼發直地盯著劍身上的藍色魔紋。      「真是太有意思了……居然有這種畫法,這要是出現在百年前絕對會造成轟動。」      他邊說邊拿出紙筆畫了起來,嘴裡還念念有詞,不僅畫得極快,且一筆一畫絲毫不差。      此時,一隻慘白的手搭上亞倫的肩,使得亞倫嚇了一跳。      「年輕人,這是專門用來對付幽靈的魔紋劍,就算你把魔紋畫下來,也複製不出一樣的東西。藍色魔紋的武器需要以特殊方法製作。」年邁的武器店老闆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莫名哀怨地瞪著他。老闆以為亞倫是打算將魔紋抄去另外訂製武器,語氣有些不善。      「再說,那可是伊登艾親自設計的魔紋,你要是敢把伊登艾的魔紋拿去複製,他會派人把你抓進不見天日的墓穴裡關一輩子。」      「伊登艾是誰?」      「他是羅格城的首席魔紋師。」老闆挑起眉,顯然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不認識這位魔紋師。「伊登艾設計的魔紋武器擁有非凡的破壞力,例如冰劍插進水裡,整個水面都會結成冰霜,而就算是輕如羽毛的箭支,在他的魔紋加持下也能射穿牆壁。」      亞倫聽了嘖嘖稱奇,在他生活的年代,魔紋武器可沒有這麼厲害。百年前的魔紋師崇尚強大的魔像,大家都在研究怎樣的魔紋才能增強魔像的能力。相較之下,魔紋武器不過是附屬物,身嬌體弱的魔紋師即使設計出厲害的魔紋武器,也沒那個能耐使用。      看來在魔像沉睡百年後,魔紋武器得到了突破性的發展。怪不得在羅格城大家遇到魔紋師都要讓道,不管冒險者們對魔紋師偏見再多,這裡的魔紋師可是武器供應商,得罪不得。      「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伊登艾?我想見見他本人。」      老闆輕輕搖了搖頭,緊蹙的眉頭讓他看起來更哀怨了。「不可能的,伊登艾跟他的魔紋師們住在地下墓穴深處,你找不到他。他神出鬼沒,對墓穴的地形瞭若指掌,要是他不想見你,你就見不到他,更何況大家都曉得他討厭冒險者。我也是透過他人轉手,才得到了這把劍。」      「地下墓穴?」亞倫有點訝異在羅格城中具有一定地位的魔紋師們會住在那裡。就連擅長繪製藍色魔紋的公爵夫人,過去都不會住在死者長眠之地。      「你不知道嗎?」老闆以為他是不知道地下墓穴的存在,還好心解釋:「羅格城的地下是全國最大的墓穴,規模媲美一座地下城,其中有無名屍,也有百年前的顯赫貴族。你們不就是為了在墓穴挖寶才來的嗎?」      「挖寶?」亞倫的神色難得地變得有些詭異。      老闆聳聳肩,滿不在乎地說:「百年前的哥雷姆國是整片大陸上最富裕的國家,有著以財寶陪葬的習俗。不過只有冒險者才敢去地下墓穴挖,在滅國之後,地下墓穴便充斥著惡靈,每晚都會傳出悔恨不甘的哭聲,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是能避則避,只要那些惡靈別主動找上我們就謝天謝地了……」      語畢,老闆飄回櫃檯,點亮了燭臺上的蠟燭。      「因為藍紋魔像沉睡的緣故嗎……」亞倫低聲喃喃。      很久以前,羅格城就是專門安葬死者的城鎮,藍紋魔像可以安撫死者的靈魂,也大大降低了幽靈怪物誕生的機率,且陰氣越重的地方,越能創造出強大的藍紋魔像。      數百年下來,羅格城成為了打造藍紋魔像的絕佳地點,公爵夫人所創造出最厲害的魔像正是在地下墓穴的最深處完成的。      「更何況,地下墓穴裡還有那位生前就充滿謎團的公爵夫人。謠傳她其實還活著,在哥雷姆國滅亡後,成了地下墓穴的主人,日日夜夜在深處徘徊哭泣。」      「肯定是變成十分強大的怨靈了。」一位旁聽的冒險者發表看法。「這類事情我們常遇到,心懷恨意的人死後往往會成為強大的怨靈,危害眾人。」      「喂。」另一名冒險者以整個店裡都聽得到的音量喊了亞倫。「像你這種連劍都拿不動的小毛頭還是早點滾回去吧,我敢打賭在找到公爵夫人的屍體前,你就會被其他惡靈撕個粉碎,信不信?」      說完,他自己哈哈大笑起來,卻發現沒有人跟著他一起笑。      有的冒險者驚恐地瞪著他,有的則乾咳幾聲,假裝什麼都沒聽見,還有一些冒險者是不明白為何眾人會有這種反應,於是不敢跟著笑。      唯一笑出來的就是王子殿下本人,他笑吟吟地摟住加克的手臂,甜甜地說:「不會的,因為我有可靠的騎士保護我啊。」      加克配合地頷首,已經放棄解釋了。      「出門冒險別老想著依靠隊友,你自己也該努力。」不明所以的老闆忍不住訓斥亞倫。這類冒險者他見多了,就是俗稱的花瓶型隊友,在隊伍中最大的用處是看著療癒人心。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加油的。」亞倫的臉上依舊帶著燦爛笑容,順便把用來仿畫魔紋的那張紙放到櫃檯。「既然不能畫下來,就放在這裡了。我再去找伊登艾交流就好,謝謝你告訴我他在墓穴裡。」      「我不是說過了嗎?伊登艾討厭冒險者,他不可能——」      「他一定會見我的。」亞倫胸有成竹,還軟軟地靠著加克,盡責地扮演一個小鳥依人的花瓶。「就算我找不到,我的騎士也一定會為了我赴湯蹈火,把他找出來的。你說是吧,加克?」      加克再次點點頭。      聽見這個熟悉的名字,武器店老闆頓時瞇起眼睛。他越看越覺得加克有些眼熟,他小時候似乎在繪本上看過跟加克外型相似的魔像,可惜具體細節想不起來了。      亞倫與加克背對著老闆走向了店鋪大門,看著那顯眼的紅色披風,老闆的記憶終於被喚醒。      「……騎士加克?哎?等等,魔像騎士加克?」當他失聲喊出這句話時,主僕倆已經踏出武器店走得老遠了。      離開武器店後,亞倫心中已經有了計畫。他的老師公爵夫人是一定要找到的,比起問地面上的居民,問生活在墓穴裡的魔紋師顯然更有效率,此外還可以交流魔紋技藝,簡直一石二鳥。      又過了好一會,兩人終於逛完街準備與穆恩會合,亞倫透過小白花傳來的斷斷續續聲音得知了穆恩的所在地,不出幾分鐘便和加克抵達他們在羅格城的落腳處。      眼前是一間色調黯淡的旅店,這間旅店坐落在羅格城的中心,建築規模不大,但外觀典雅。兩人一走進去,便看到一名面黃肌瘦的男子站在櫃檯後,男子一語不發瞧了他們一眼,一句歡迎的臺詞也沒有。      亞倫稍微打量了下周遭環境,住在此處的冒險者只有小貓兩三隻。他大概猜得出原因,首先,這裡的內部裝潢比起一般旅店要高檔許多,一看就知道要價不菲,且一樓只有櫃檯,不像其他旅店是熱鬧的酒館。      還有一點就是,這裡的娃娃太多了。      他還記得他的老師充滿了少女心,擁有許多娃娃、人偶之類的收藏品。而與善於替大型魔像繪製魔紋的馬洛尼不同,公爵夫人擅長畫精緻細膩的魔紋,尤其是畫在娃娃、木偶這類體積較小的魔像身上。      這家旅店承襲了他的老師的喜好,光是大廳就擺了好幾個娃娃,有的坐在搖椅上,有的坐在櫃檯上,大廳的樓梯旁也有人偶,所有入住的旅客都會在爬上樓梯時經過擺著人偶小姐的櫥窗。      「你們怎麼現在才來!」穆恩的聲音從二樓傳來,他氣急敗壞地走下樓,一見到兩人就劈里啪啦抱怨:「這裡有夠詭異!到處都是令人不舒服的娃娃,每條走廊盡頭都有一個人偶,連我們被分配到的房間裡也放了人偶,這間旅店的人有毛病嗎?」      也不管旅店的櫃檯人員就在旁邊,穆恩將稍早的遭遇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剛剛他獨自先來辦理入住手續,並忍著不舒服的感覺從樓梯旁的人偶櫥窗走過,結果一打開客房的門,就見到一個人偶盯著他,差點沒把他嚇死。      櫃檯人員給了他們三個房間,他便手賤地三道房門都開了一遍,結果就被嚇了三次。      每間房的娃娃放在不同地方,一個坐在床上、一個待在桌子上、一個直接站在門口,每個娃娃皆面朝著門,這讓穆恩有點後悔幹麼自己先來。      「沒事的,這是這裡的習俗。」亞倫一臉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笑著說明:「在羅格城,每戶人家都會擺放藍紋魔像避免惡靈侵擾,而人偶就是常見的魔像之一。旅店的人會在房間擺人偶,也只是希望能保佑旅客平安罷了,對吧?」      亞倫詢問櫃檯人員,臉色慘白得跟幽靈一樣的男子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娃娃會面朝門口是為了嚇阻惡靈,讓對方知道這個地方有魔像守護。」      「確定不是嚇阻客人嗎?」穆恩受不了此處的氣氛,神色凝重地說:「我們還是換一間吧,那個女薩滿不是說她的家族經營了好幾間旅店嗎?換一間沒有人偶的。」      「說什麼呢?有人偶才安全啊,惡靈看見這麼多魔像在這裡,就不敢入侵了。」亞倫覺得穆恩想太多了,神色自若地帶著加克逕自上樓。      「你這白痴!惡靈可以附身在娃娃身上好嗎!我懷疑這裡的娃娃全都有該死的惡靈附在上面,所以這間旅店才這麼讓人不舒服,你清醒一點好不好,沒常識也要有知識!」      「娃娃會動就代表是魔像,怎麼可能是鬼?」王子殿下的認知中全然不存在這種可能性,他認為穆恩太會幻想了。為了讓穆恩安心,他從穆恩手中討來三把鑰匙,將三個房間的門一一再開過一遍。      他抱起房中的人偶,搖了搖人偶的手臂給穆恩看。「你看,這個人偶雖然沒有魔紋,但它是很好的魔像媒介,放在這裡就是為了告訴惡靈,這些人偶隨時可以變成魔像趕跑它們。」      穆恩簡直快被氣死了,這個國家的人果然腦袋都有問題。      亞倫以溫柔似水的嗓音繼續說:「如果你還是感到害怕,那可以考慮跟我睡,包准你一夜好眠。」      穆恩覺得自己又被調戲了。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愛麗絲Online》。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2跨越百年的約定》《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1路邊的王子不要撿》《愛麗絲Online03(完)棋盤篇》《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20-09-28 ISBN:9789869941105 城邦書號:3PF046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