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10-29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金石堂預購排行TOP1!博客來暢銷排行TOP3! ◆期待度滿點!詢問第二集私訊塞爆POPO粉絲團! 真相只有一個!青春純愛懸疑推理劇,跨校上映☆ 陰陽眼學長+招鬼體質學妹=靈異偵探事務所? 阿飄呷好逗相報,委託上門躲不掉!Σ(゚Д゚;) 自從遇到一連串的靈異現象後,封葉就回不去日常了。 鬼學姊再次出現,這回還是外校來的!莫非阿飄也懂聯誼? 於是,任凱被迫和封葉「再續前緣」,調查起鬼學姊的背景, 這年頭,陰陽眼身兼福爾摩斯難道是標準公式? 在鬼學姊的指引下,封葉等人來到遊樂園的鬼屋尋找線索。 有了真阿飄加持,他們享受到VIP級的驚嚇待遇, 一行人手拉手著打算落跑,卻被鬼學姊逼回鬼屋裡! 她要他們來到此處,為的正是藏在這裡的筆記本—— 「也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死。」 筆記本上的字句怵目驚心, 偏偏鬼學姊還不斷催促:時間就快到了…… 這是什麼意思?總不會是她趕著要去投胎吧?

內文試閱

  封看看時鐘,又看看窗外,再看看課本,接著看了看老師,最後視線又回到時鐘上,就這樣不斷重複。   她焦慮地想著:啊啊……為什麼還不下課?肚子好餓好餓,好想快點到合作社買麵包。   「那麼今天課就上到這裡,下禮拜要小考喔。」臺上的老師說完,鐘聲正巧響起,封立刻跳了起來,拿著錢包就往外跑去。   「封!妳要去哪?」喬子宥連忙追上拉住她的手。   「買合作社的咖哩麵包……」封不明所以,「妳也要嗎?」   喬子宥愣了下,尷尬地扯了扯嘴角,「我跟妳去吧。」   「那快點吧,咖哩麵包很搶手,去晚了就沒了!」封拉起喬子宥的手,兩人往外跑去。   坐在位子上的李佳惠看著這一幕,不自覺地咬著自己的大拇指指甲。她這陣子始終想不透,為何傻裡傻氣的封會和任凱及阿谷兩個學長變得要好?   更重要的是,封認識了兩個帥哥居然不知道要幫忙介紹一下,讓她越想越覺得生氣。   封的學校占地廣大,但合作社就只有一間,位於至美樓接近體育館那邊的一樓。合作社裡販售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前三名熱銷商品是咖哩麵包、現榨芒果汁,還有夢幻逸品——手工布丁。   從入學到現在,封只搶到過兩次咖哩麵包,而第二暢銷的芒果汁因為是季節限定,想買到是難上加難,而手工布丁她更是連看都沒看過。   因此,封有一個很簡單的願望,就是在畢業以前一定要想辦法同時買齊三樣東西,湊在一塊吃掉!   兩個人一來到合作社前,都瞬間傻眼了,人山人海還不足以形容眼前的狀況,大概就像是一個游泳池裡擠滿了人,導致連水都看不見。   「放棄咖哩麵包好嗎?」喬子宥光看就覺得累了。   「不!我一定要吃!」被阿飄折騰得這麼累,封決定一定要吃好吃的東西來撫慰自己受創的心靈。   她捲起袖子,拉拉裙子,一鼓作氣往前方的人群中衝去。   「封!」喬子宥來不及拉住她,只好嘖了聲跟上去。   封在人群中被擠到臉都要變形了,卻絲毫沒有前進半步,周遭的人簡直像猛獸一樣,不斷彼此推擠,封甚至被擠出來好幾次。   「我不能放棄……」封趴在地上,一隻手伸向人群的方向,神情悲壯。不過是搶個麵包而已,她卻一副要上戰場的模樣。   「小瘋子,妳在幹啥?」眼前出現一雙紅色球鞋,封不用看也知道是誰,穿著紅鞋又叫她小瘋子,只可能是那個人。   「阿谷,你不是蹺課了嗎?」她頭也沒抬,依然趴在地上。   「被盧老頭抓到,寫了一整節的『我以後不再蹺課』,搞得很餓。」   嗯?好香的味道。封緩緩抬頭,逆著光看見阿谷手上拿著一樣東西……   「咖哩麵包!」封跳起來,把阿谷嚇了一跳。   「幹麼啦!」   「你怎麼搶得到!」封驚訝地上下打量阿谷,他不管是頭髮還是衣服都沒有絲毫凌亂,神情也很輕鬆,一點狼狽的感覺都沒有,完全不像是剛經歷過搶奪大戰的樣子。   「搶?這需要搶嗎?」阿谷不明所以,咬下一大口咖哩麵包。   「搶得要死啊!」封抓著阿谷的衣領大喊,而喬子宥此時灰頭土臉的從人群中走出來,像是整整消耗了一半的生命力。   「封,已經賣完了……」話還沒說完,喬子宥便看見站在封面前的阿谷,也看到封雙手抓著阿谷的衣領。   「我的天!賣完了……」封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往地上一跪,連帶拽著阿谷的衣領往下。   「喂喂喂!放開!」阿谷跳了兩下,差點跌倒。   看見封這樣垂頭喪氣,阿谷皺眉看著咖哩麵包,問:「這很難搶喔?」   封點點頭,喬子宥則走到她的旁邊。   「我不知道耶,不然我這邊還有一個,給妳。」說完,阿谷真的從口袋裡拿出另一個咖哩麵包。   「為什麼你會有兩個!」封瞪大眼睛。   「這一個是阿凱的啦。」   「為什麼?」想要一個都已經很難搶了,阿谷居然有兩個!   「阿姨給我們的啊。」阿谷聳聳肩,目光忽然變得迷離,「但布丁才真的是人間美味,我沒有很愛甜食,但那個布丁還真的不得了啊。」   「你連布丁都吃過?」封不可置信,那可是夢幻逸品欸,很多學長姊直到畢業都還不知道布丁是圓是扁。   「那也很難搶嗎?」阿谷一臉不明白。「都是劉美女拿給我們,說是多做的。」   「劉美女?合作社的劉阿姨嗎?」封轉過頭去,看著站在合作社收銀臺前的一個胖阿姨,就是那個阿姨做出許多好吃的東西。但是,明明每次都不夠賣,怎麼可能會有多的?   「是啊,所以妳要嗎?」阿谷聳聳肩。   「當然要啊!」封差點就要掉下眼淚了,瞬間覺得這個世界上果然還是有神的存在,心中感激不已。她伸出雙手想要接過咖哩麵包,但阿谷又突然把手往上一抬。   「學長?」   只見阿谷露出一個狡詐的笑容,居高臨下看著封,「小瘋子,這時候就知道要叫我學長了?」   那當然啊,有求於人耶!封心想,露出自認為很可愛的笑容,「拜託,阿谷學長,讓我吃一口嘛,我可以給你錢。」   「這可是阿凱的,妳要先問過阿凱。」阿谷壞笑著,看著封那彷彿快要哭出來的可憐模樣,他就覺得莫名開心。   但一旁的喬子宥就看得不開心了,她知道阿谷根本是在藉機欺負封。   她一把拉過封,「明天我再幫妳買。」   「可是我現在就想吃啊……」封完全沒有察覺到喬子宥的不滿,嘟起嘴巴,不願妥協。眼前就有咖哩麵包,她不想要等到明天。   「封!」喬子宥生氣地瞪著她,都被這樣耍著玩了,封卻還不自知。   「學長!」封沒有回應,因為她看見任凱正慢條斯理地從至善樓那邊走過來,於是趕緊對著他招手。   任凱瞇眼看著她,接著翻了個白眼,走近後才不耐煩地出聲,「幹麼?」   「學長!麵包可以賣給我嗎?」封趕緊詢問。   而阿谷手上拿著麵包晃啊晃,笑著搖搖頭,任凱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封,大概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任凱聳聳肩,拿過了阿谷手上的麵包,封立刻湊過去。任凱沒忽略封期盼的眼神,當然也不會忽略後頭那名緊緊皺著眉的喬子宥,這個短髮學妹總是對他展現出毫不保留的厭惡。   「妳是有多貪吃?」他打開包裝,咖哩香味立刻飄散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就是特別想吃,而且又好累……」封直盯著麵包看,看起來十分濃郁的醬汁讓她無法移開目光。   「這樣喔……」任凱將麵包遞到封的面前。   「要、要給我吃嗎!」封看著麵包,雙手交握放在胸前,滿臉驚喜。   任凱只是露出迷人的微笑。   「謝謝學長!啊——」封張大嘴巴,任凱卻馬上將麵包往自己的嘴巴裡塞,一邊大口咬著一邊看著封。   「學長……」封愣住了,她沒想到任凱會自己吃掉。   「怎麼可能給妳吃?自己去搶。」任凱邊說話邊持續將麵包往嘴裡送,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好了,走吧!」阿谷在一旁哈哈大笑,滿臉幸災樂禍,「等等我們要上體育課,不方便丟垃圾,就麻煩妳啦小瘋子。」然後他就把咖哩麵包的塑膠袋塞到封的手裡。   「我的也麻煩啦。」任凱也順勢丟過去,「如果不嫌棄的話,袋子上有沾到一些咖哩,妳可以舔一舔。」   兩個人說完,一邊大笑一邊往體育館走去,封生氣地在原地跺腳,將手上的塑膠袋揉成一團,對著兩人的背影吶喊:「誰要吃啊!」   一旁的喬子宥忍不住笑了,看來之前是她想太多。先別說封了,那兩個學長對待封既不溫柔也不友善,封和他們之間根本不可能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事情。   「好了啦,明天再來搶。」喬子宥拍拍封的肩膀,封無奈地點點頭,兩個人往至善樓的方向走去。   任凱和阿谷都聽到了封在後面大喊的聲音,不過他們沒打算搭理,一路有說有笑的往前走,但不久,任凱突然感受到一陣惡寒。   他下意識地回頭,只見封和喬子宥已經走到至善樓前面,任凱的視線往頂樓看去,發現那個反覆跳樓的鬼學姊站在女兒牆上,垂下頭看著封。彷彿算好了距離一樣,在封她們最靠近至善樓的那一刻,鬼學姊瞬間直直墜落而下。   正常來說,一般人是碰不到鬼的,只有當鬼穿過自己的身體或是經過身邊的時候,才會感到陰冷。但依體質的不同也會有差別,有些較敏感的人也許會生病。   可是任凱卻驀地有種很不安的感覺,於是他轉過身往封的方向跑去。   「阿凱!你要去哪?」阿谷朝他大喊。   體育館和至善樓有段距離,任凱就算跑得再快也來不及將封拉開,因此他只能大吼:「花栗鼠!閃開!」   封聽見了任凱的聲音,她氣呼呼的轉過頭,想說自己不是花栗鼠,卻捕捉到任凱驚慌的眼神。   她最討厭看見任凱露出那種表情了。   那代表著,肯定有不好的東西。   一陣很冷、很不舒服的感覺忽然襲來,她眼前一黑,轉瞬暈了過去。   封醒來,發現自己又躺在保健室裡頭,她對保健室實在一點好印象也沒有,床邊的白色簾子輕輕飄動,讓封很害怕又看見有什麼東西站在簾子後。   幾個禮拜前,她也躺在這邊過,那時候方雅君就站在簾子後面,企圖殺害她。   「醒了?」   「學長……」封沒料到任凱會在自己身邊,她想坐起身來,強烈的暈眩感卻讓她無法坐直,只能又倒回床上。   「躺著吧。」任凱粗魯地拉過棉被,幫她蓋好。   「學長,剛剛是不是又有……」封雙手揪著棉被上緣,沒把話說完。   「嗯。」   「果然!討厭啦!」她將棉被蓋到自己的臉上,彷彿這樣就能安全一點。   「有感覺到什麼嗎?」   「沒有,就只是覺得很冷、很不舒服而已。」封悶悶地回應。「剛剛是怎麼回事?」   任凱想了想,還是將他剛剛所看見的情形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當時跳下來的鬼學姊從封的頭頂穿過,直直墜落到地面,腦漿及鮮血全部飛濺到封的身上,令她乾淨的白毛衣被染紅。   但那些血只有任凱看得見,而被鬼學姊穿過的封暈了過去,倒地的模樣和癱在地上的鬼學姊一模一樣。沒多久,鬼學姊爬了起來,沿著至善樓外圍的牆壁迅速往頂樓爬去,像是動作極快的蜘蛛一樣。   實在是太噁心了。任凱抬頭,看到鬼學姊又再度站在女兒牆上面,帶著奇怪的笑容,又一次往下跳。   見狀,任凱趕緊將還在封身邊試圖叫醒她的喬子宥推開,迅速抱起封閃到一旁,千鈞一髮之際,鬼學姊摔在剛剛封躺的地方,用那一樣的詭異姿勢。   「真可惜……」躺在地上、身體扭曲變形的鬼學姊,凸出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盯著任凱的臉。   「請妳走開。」任凱對著鬼學姊說,喬子宥卻怒了。   「憑什麼要我走開?」   「我不是在說妳。」任凱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你當我白痴嗎?」喬子宥相當不客氣,但任凱無可奈何,畢竟也不能跟她說其實他是在和鬼學姊說話。   最後任凱決定忽略喬子宥,抱著封就往保健室走去。   當然,喬子宥也跟了過來,但途中卻遇上了體育老師,要求她去幫忙拿器材,於是喬子宥只能眼睜睜看著任凱抱著封走遠,不甘願地跟著體育老師離開。   「因為喬子宥是體育股長,姿勢標準體能也好,而且她是代表學校參加短跑比賽的靈魂人物,所以體育老師很喜歡找她幫忙。」聽完整個過程,封如此回應。   「妳只有這個感想?」任凱覺得真是敗給她了。   「嗯……不然要我說什麼嘛!我又看不見那個鬼學姊,而且這一次我沒有亂撿東西,她只是剛好跳下來穿過我而已吧?」   「很抱歉,她是站在上面等妳經過才故意跳下來。」任凱毫不留情地說出實情,「妳是不是有招鬼體質啊?」   「怎麼可能!我以前從來沒遇到那種東西過,除了上次撿了琉璃以外……」封癟著嘴,這種經歷她實在不想再來一次了。   任凱倒是相信她的話,因為封的身邊一直都圍繞著一股正向的氣息,照理來說,這樣的人不太可能會被鬼糾纏,就算是招鬼體質好了,也不至於一被鬼碰到就暈倒。   他臉色一沉,思考起另一種可能。   鬼學姊說的瘟神,其實指的就是他吧?因為他的過去,造就現在的陰陽眼及陰性體質,所以會不會是因為他和封接近後,才讓她也開始被鬼魂纏上?   不過這個猜測很快就被任凱排除了,因為和他最親近的阿谷依然活蹦亂跳,也沒聽他說過什麼鬼不鬼。   「學長,那鬼學姊為什麼會死掉啊?」封忽然開口問。   「跳樓啊。」   「我知道啦……我是說,跳樓就是自殺對吧?那她為什麼自殺?」   「這我哪知道。」任凱站起來,「既然妳醒了,那我要回去上課了。」   「那、那我也要走了!」封立刻爬起來,她不想一個人待在保健室。   「妳就休息吧。」任凱看看手錶,「我想妳的護花使者應該也很快就會過來。」   「什麼護花……」餘音未落,保健室的門便被打開,喬子宥站在門口微微喘著氣。   「謝謝你帶封過來。」喬子宥還是禮貌性的跟任凱打了招呼,接著走到封的旁邊。「好一點了嗎?」   封應了聲,看著任凱離開的背影,「學長!」   任凱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封也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叫住他,畢竟會和任凱認識,是因為她撿了琉璃,現在事情結束了,她和任凱也不會再有交集了。   一年級和二年級教室位於的樓層不同,平常在學校也很難見到面。   想到這一點,封不知為何有些感慨。   「掰掰。」最後她只是這麼說。   任凱扯了扯嘴角,微微一笑,對她揮揮手,走出保健室。   「封?」看著封明顯有點失望的表情,喬子宥皺起眉頭。「怎麼了?」   「沒什麼。我們回教室吧!」她打起精神,離開保健室的時候,下意識回過頭看了下窗外的小花圃。   就是因為在那裡撿到琥珀色琉璃,才會引發後面一連串的事件,雖然現在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但可以揪出羅秉佑這個壞蛋,封覺得非常值得。   她們往教室的方向走去,再次經過操場時,封抬頭往上看。   頂樓的女兒牆邊似乎站著一個人,她的裙襬在風中飄揚,逆著光,似乎隱約能看見她勾著笑容。   封還來不及瞇眼細看,鬼學姊就突然跳了下來,直接貼到她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五公分。   看著她充血的雙眼與嘴角的森然笑意,封知道,這一次她好像又莫名其妙惹上什麼了……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繪者:Izum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5-10-29 ISBN:9789869212854 城邦書號:3PF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