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好禮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2跨越百年的約定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孽王子的救國日常02跨越百年的約定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5-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生代暢銷作家草草泥 x 超人氣大手繪師喵四郎(nyaroro) 「真的不考慮跟我求婚嗎?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一句話就能得到喲。」 心黑嘴毒傲嬌騎士 VS. 身嬌體柔小惡魔王子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系雙主角,救國途中不忘偷心攻防♥ ∥ 實體書限定收錄暖心番外〈小倆口的日常〉∥ 「如果你也喜歡殿下,就正式成為他的騎士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已經滅亡的神祕國家,名為哥雷姆國。 哥雷姆國的王子亞倫遭受了詛咒,卻依舊努力地想要拯救祖國, 而在救國的路上,有一名無良的騎士穆恩與他同行。 雖然旁人都告訴他,穆恩是個隨時可能拋棄他的糟糕旅伴,亞倫仍不以為意。 「如果穆恩會背叛,那可能只是對方無法給予他想要的東西。」 「說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你又知道我想要什麼了?」 「不就是追求心靈與肉體上的歡愉嗎?」 「……」 為了更加了解亞倫身上的詛咒,兩人造訪了阿德拉鎮, 卻聽聞鎮上每當入夜便會有「惡魔」出沒,無預警襲擊居民。 據說惡魔擁有血紅的眼睛,和亞倫一樣能夠操控荊棘,並渴望著鮮血, 這讓亞倫開始害怕,若自己有天失去理智,是否就會變成另一個惡魔? 懷抱著這份隱憂,亞倫找到了幾尊沉睡的魔像並喚醒,以增加討伐惡魔的戰力, 但在他的內心深處,其實更希望能找到某尊魔像, 那尊魔像英勇而忠誠,是他最喜歡的魔像,而他們之間有著一個約定—— 「我沒有忘了我們的約定,殿下。」 「我才不相信。」 「我不會騙您,我就在這裡。所以……請您喚醒我吧,殿下。」

內文試閱

  很久以前,有個神祕的國家叫哥雷姆國。在這個國度裡,你會看到木頭做的鳥兒在天上飛翔,石頭雕刻而成的馬在路上奔馳,人們與雕像結伴同行,無論走到哪,漫天都飄舞著花瓣,牆上攀附著荊棘與魔花。      有人說這裡是邪教之國,因為當地居民會祭拜魔像,在家裡畫看似血淋淋的魔法陣,街道上還能見到戴著無表情的面具、全身罩在斗篷裡的魔紋師,身旁跟著一堆死氣沉沉的魔像。      有人說這裡是童話之國,因為當地居民熱情好客,不吝於與異國旅人分享佳餚美酒,走在街上,一眼望去繁花似錦,孩子們拉著木偶一起唱歌跳舞,身著精緻鎧甲的騎士會摘取嬌豔的花朵,獻給他敬愛的女士。      有關哥雷姆國的事蹟眾說紛紜,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國家有位俊美絕倫的王子,人人皆說他才華洋溢、溫文儒雅,還擁有一顆純淨善良的心。      哥雷姆國的居民深愛著他們的王子,許多有幸一睹王子風采的異國旅客也皆被王子的魅力所擄獲。      人們總是喜歡美好的事物,包含怪物魔法師也是。      為了得到王子殿下,怪物魔法師毀滅了整個哥雷姆國,將王子封印在水晶棺木裡,小心翼翼地藏於城堡深處,不讓任何人窺見。      他愛得深刻,卻不知該如何是好,只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手。      因為一旦放手,故事就注定不會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亞倫……」魔法師站在城堡花園的水池邊,輕聲呢喃著王子殿下的小名。他的語氣就像在對珍重至極的寶物說話,無比呵護且小心翼翼。「不要躲我,讓我知道你在哪。」      話音剛落,他單膝跪下,將手伸向了水池。平靜無波的水面泛起陣陣漣漪,伴隨著幽幽藍光,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水面有如鏡子一般,映出那張令魔法師魂牽夢縈的面孔。      俊美的王子殿下正笑得開心,他坐在載滿稻草的牛車後座,眺望著綿延不盡的田園小路,心情很好地晃著腳,拉了拉躺在他身旁、整個人陷進稻草堆中的男子。      男子翻了個身,顯然不太樂意理會,在王子殿下幾番拉扯之下,男子才不甘不願地緩緩坐起身,抓抓頭髮,打了一個大呵欠。      當看到男子的臉時,魔法師猛然站起來,瞪大了雙眼。      「穆恩?」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個名字。「怎麼可能?」      他忍不住握緊拳頭,神色變得猙獰恐怖。      就算再怎麼不敢置信,他也不可能會認錯那張可恨的面孔。      在他的記憶中,這個人曾無數次帶著殘酷無情的笑容,將整座艾菲爾大陸化為人間煉獄。      穆恩會戴上哥雷姆的王冠,命令魔像抹殺所有不服從他的人。魔法師還記得,穆恩成為國王後,第一個血祭的就是自己的祖國,這個暴虐無道的男人率領無數紅紋魔像,將自己的故鄉化為了火海。      這份令眾生畏懼的權勢與力量,自然是從亞倫那裡奪來的。魔法師與穆恩交手過好幾次,絕對不會忘了這件事。      所以他對穆恩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即殺死對方。      「明明命運已經被我修改了,為什麼你還是找上他,為什麼……為什麼!」魔法師憤怒地咆哮,平靜的水面被這聲蘊含力量的怒吼掀起大片水花。      「亞倫……等我。」他的雙眼布滿血絲,望向了遠方,心中的執念近乎瘋狂。「這一次,我一定會拯救你。」      *      溫煦的陽光灑落在一望無際的原野上,綠油油的草地被晒得閃閃發光,當夏日裡的微風溫柔地拂來時,甚至能聞到撲鼻的青草香氣。      牛車不緊不慢地在路上行駛,前座駕車的農夫昏昏欲睡,身子一晃一晃的。坐在農夫身旁的小木偶看了下,決定把韁繩從農夫手中奪走,自己駕車,而遲鈍的農夫沒注意到,就這麼安然進入了夢鄉。      車上除了木偶與農夫,還載著成堆稻草,以及怪物王子與沒心肝騎士。      「你說,我們會不會在阿德拉鎮遇到冒險者?」王子殿下已經等不及抵達城鎮,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毫不留情地打擾夥伴的美夢,強行把對方從舒適的稻草堆中叫醒。      「誰知道啊?」在冒險者公會打滾好幾年的穆恩打了個哈欠,心情不是很好。「我跟你講,你不要對冒險者有太多幻想,大多數的冒險者手腳都不怎麼乾淨,他們會擅闖空屋竊取錢財,為了利益什麼都做得出來。」      「所以如果我們要偽裝成冒險者,也要打劫別人嗎?」      穆恩不太理解王子殿下的腦迴路,他以為亞倫會想指責那些冒險者。      見穆恩不怎麼懂的樣子,亞倫好心解釋:「我現在不是王子殿下,而是你的冒險者夥伴,一個從小住在國境外的魔紋師公子哥。」      「對,除了畫畫以外什麼也不會的公子哥。」      「我還會和人打交道。」      「你那不叫打交道,叫調戲。不分男女老少狂撩,恨不得全天下人的目光都黏在你身上。」穆恩伸出食指用力點了點亞倫的額頭,逼得對方往旁挪了下。「先說好啊,到了阿德拉鎮別亂搞,專心做你的事。去那裡的冒險者都是結伴同行,你撩了他們的夥伴,說不定會引來其他隊友的嫉妒,我可沒興趣替你擦屁股。」      「沒關係,你只要負責保護我就好。」      「這就是替你擦屁股的意思好嗎?你不要以為換句話說我就聽不出來!」      牛車忽然停了下來,兩人身子一晃,這才發現已經抵達阿德拉鎮外的農莊。      牛車一停,農夫也跟著醒了,並後知後覺地意識到牛車不知何時已經由魔像代駕。他茫然了一瞬,隨後聳聳肩,很自然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到達阿德拉鎮了,魔紋師大人。」農夫跳下牛車,恭恭敬敬地對亞倫指了個方向。「阿德拉鎮就在那裡,鎮上有供食宿的酒館可以讓冒險者落腳,進了鎮後隨便找個人問路就能找到地方了。」      「謝謝。」亞倫點點頭,露出無懈可擊的社交用笑容,農夫一時看傻了眼,呆頭呆腦地跟著點頭,直到亞倫為艾爾艾特穿戴好斗篷,珍惜地將木偶抱在懷中緩步離去後,農夫才恍恍惚惚地移開目光。      穆恩回頭瞄了農夫一眼,忍不住嘖了一聲。      他就是倒楣,偏偏跟帥到人神共憤的王子殿下結伴,在這之前他也算受歡迎的,雖然在同行間名聲差了點,好歹異性緣也不賴,旅途中青睞他的少女兩隻手都數不過來。      如今那些輝煌戰績完全變成了過去式,在王子殿下身邊,他徹底成了襯托鮮花的綠葉。這位以外貌出名的王子一顰一笑都能使周遭的人如遭電擊,無論走到哪都是目光焦點。      就像現在,農莊裡的女孩們全跑了出來,目光發直地盯著亞倫,還看得臉都紅了。      只有穆恩曉得,亞倫那俊美的外表之下藏著數不清的祕密。      「我從以前就一直夢想有天能拜訪阿德拉鎮,如今終於實現了。」亞倫等不及了,他一把拉住穆恩,加快了腳步。      「你是要帶我去哪?剛剛那個農夫都給我們指路了,為什麼你還是能往另一個方向走?」阿德拉鎮就在不遠處,亞倫卻走向農莊的馬廄,方向感一如既往好得令人絕望,於是穆恩也一如既往地反牽住亞倫的手,把人帶往正確的方向。      「在滅國以前,阿德拉鎮就是頗受觀光客歡迎的城鎮。」亞倫無視穆恩的吐槽,繼續說他的。「許多著名的騎士都出身自阿德拉鎮,像是人類英雄賽西羅,以及魔像英雄加克……阿德拉鎮的居民富有浪漫情懷與崇高理想,當年吸引了不少吟遊詩人造訪……」      「真是謝謝你的說明啊,雖然我對這些事一點興趣也沒有。」      「說話如此直接,穆恩閣下果真是憑實力單身。」      這句話戳到了穆恩的痛處。到底是因為誰他才沒人緣的!      穆恩猛然停步,轉到亞倫面前,指著對方的鼻子喝斥:「你這單身百年的傢伙有資格說我嗎?我告訴你,不是所有人都吃你那一套,別以為自己走到哪都能無往不利,對你沒興趣的人多的是。」      亞倫挑起一邊眉頭,朝穆恩走近一步,兩人的距離幾乎近到只要王子殿下伸出手,便能抱住穆恩。      他仰頭看著穆恩,臉上帶著狡黠的笑容。「那,穆恩閣下要來比嗎?」      「比什麼?」      「比我跟你,誰更受歡迎。」亞倫的聲音輕柔得有如在愛人耳邊呢喃,讓穆恩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這人可真是把他看扁了。      他也不是吃素的,對於這種仗著長得好看就為所欲為的妖孽,他自有應對方法。      「要比就來比啊。」穆恩一手插在腰間,毫不畏懼。「但規則由我來定。反正你這麼有自信,不管我訂什麼規則你都有辦法贏吧?」      「願聞其詳。」亞倫笑咪咪地說。      「我們輪流指定對方做一件事來證明自己受歡迎,如果失敗就要聽從對方的命令,當眾在酒館做一件糗事。敢玩嗎,殿下?」      「穆恩閣下都說到這分上了,我也只能接招嘍。」亞倫重新拉開距離,語氣優雅從容,臉上卻有著掩藏不住的興奮。      小木偶艾爾艾特拉了拉亞倫的袖子,雖然面無表情,不過不妨礙亞倫解讀他的心緒。      面對艾爾艾特的不贊同,亞倫笑著說:「別擔心,只是個小遊戲。」      艾爾艾特明白自己阻止不了亞倫,只能洩憤似的踢了穆恩一腳,可惜被穆恩閃開。      「等等到了阿德拉鎮由我先指定,讓你了解一下該怎麼玩。」      亞倫點點頭,他笑得眼睛微瞇,像個要去遠足的小孩般,迫不及待地催促穆恩:「那我們快走吧。」      看著亞倫開心的模樣,穆恩決定等會一定要選個特別難的目標讓他難堪。      *      縱使哥雷姆國已經毀滅百年,仍舊有人民倖存下來,因此那些一度傾頹的城鎮終有一天能逐漸回復原本的樣貌。      阿德拉鎮便是如此,百年過去,這個城鎮的景象依舊和亞倫在書中看過的一樣,斑駁的米白牆面攀附著荊棘與紅色魔花,走在鋪著石磚的街上能聞到撲鼻花香,陽光與微風在巷弄間流連,鎮上的居民們神情愉快,彷彿滅國之災從不曾降臨。居民們在街道兩側架起一個個小攤位,以繽紛的魔花與可愛的木偶點綴,攤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生活用品。      當亞倫與穆恩踏入鎮裡時,發現路上有好幾個人隨身攜帶武器,穿著打扮就像個風塵僕僕的冒險者,那些人熟門熟路地穿梭在攤位之間,而攤販們也對那些人畢恭畢敬。      如此多的冒險者讓亞倫睜大眼睛,他抱緊艾爾艾特,眼神閃閃發亮,指著冒險者們說:「那些人都是你的同行嗎?」      「看起來是這樣。」穆恩沒想到這裡會有這麼多同行,表情有點鬱悶。      「哎呀,是冒險者嗎?歡迎來到阿德拉鎮,要不要嚐嚐哥雷姆國的知名點心?」當他們經過某個攤位時,小販熱情地拿了一盤小點心遞到穆恩面前。      穆恩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點心,一片片花瓣外頭包裹著已凝固的褐色糖蜜,在盤子上堆疊成一座小山,因陽光的照耀而透著琥珀色光芒,顯得繽紛可口。      「是花瓣糖!」亞倫立刻湊過來,渴望的表情一覽無遺。      「沒錯,很內行嘛,要試吃一片看看嗎?」小販很高興有人能認出這種糖,轉而將盤子遞向亞倫。      亞倫猶豫了下才拿起一片,將之含入口中。      瞧他滿足的表情,穆恩不禁微微心動,但最終他仍婉拒了小販的好意,他還是覺得吃花太詭異。      他強行拉著亞倫離開,否則再待下去的話,他怕亞倫會把所剩不多的旅費全拿來買糖。      「你不是不能吃東西嗎?這玩意兒能吃?」      「我可以含到它融化。」亞倫一邊含著糖一邊回應,一副喜孜孜的樣子,讓穆恩難以理解。      見穆恩滿臉納悶,亞倫主動解釋:「以前母后說這是沒營養的垃圾食物,所以不准我吃。」      身為王子殿下,食物皆必須經過層層篩選才能送到亞倫面前,因此這類便宜的庶民點心幾乎不會出現在他眼前,很難有機會吃到。      時隔百年,如今居然能在阿德拉鎮見到這種糖,當亞倫把糖含進嘴裡時,小時候偷吃糖被母后責罵的回憶隨著舌尖上的甜味清晰湧現,令他捨不得糖果融化。      「你應該試一顆看看,挺好吃的。」      「免了,我對吃花沒興趣。」穆恩一點也不想仿效,即使做成糖果,花瓣依舊是花的一部分。      街上洋溢著過節般的氛圍,街道另一頭傳來悠揚的長笛聲,熟悉的歌謠喚醒了亞倫的其他記憶。他的嘴角勾起弧度,循著樂音走到了城鎮廣場。      兩名樂手坐在長椅上,姿態愜意,穿著簡樸的男子手持長笛吹出優美的曲調,旁邊的夥伴則拍著鼓,配合旋律哼唱出古老的歌曲;一名吟遊詩人則抱著豎琴站在他們面前,聚精會神地聆聽。      「聽好了啊,這首歌是我們阿德拉鎮最耳熟能詳的歌謠。」另一位同樣拿著樂器的長鬍子大叔在旁邊替吟遊詩人講解。「這首歌叫〈英雄加克與賽西羅〉,描述——」      「描述魔像騎士加克與他的劍術老師賽西羅的故事。」亞倫十分自然地插話,接著說了下去。「當時賽西羅是哥雷姆國最厲害的劍術大師,無數人都渴望向他拜師學藝,然而賽西羅的標準極高,誰都入不了他的眼。直到某天,他親眼目睹魔像騎士加克一劍劈開了瀑布,從此加克便被收為親傳徒弟。後來,加克成為哥雷姆國史上第一位魔像軍官,率領士兵贏得大大小小的戰役,傳說他的劍術出神入化,連岩石都能劈裂。他強悍而忠誠、慈悲而寬容,於是人們給了他一個稱號——魔像英雄加克。」      亞倫的目光飄向某個地方,眾人也隨著他的視線看向了佇立在廣場中央的那座石像。      雕工精細的石像生動地還原了加克的英姿,它遙望前方,身穿哥德式鎧甲與披風,一手放在懸掛於腰間的劍上,站姿筆挺,威風凜凜。      「這位兄弟,你很熟悉啊。」長鬍子大叔毫不在意被搶了風頭,反而相當開心,友好地拍了拍亞倫的肩膀。「連我都不知道英雄加克能劈裂岩石,兄弟你一定是本地人了。」      亞倫笑而不語,兀自朝吟遊詩人開口:「謝謝你願意學習我們哥雷姆國的歌謠。」      先前在哥雷姆境外的城鎮時,他就聽過吟遊詩人唱關於哥雷姆國的歌曲,但那首歌明顯是異國曲調,不是道地的哥雷姆歌謠。在滅國以前,哥雷姆國的藝術風氣興盛,從上流社會到平民階層都流行繪畫與音樂,光是魔紋畫法就分為好幾個流派。亞倫曾經擔心滅國之後,這些珍貴的文化會隨之埋葬在歷史的洪流中,幸好沒有。      吟遊詩人搖搖頭。「別這麼說,你們國家的歌謠與故事可是我們吟遊詩人的瑰寶,有多少人想聽都還聽不到,好在我運氣算是不錯,勉強穿越了荊棘林爬進你們國家,才有幸聆聽這些歌謠。」      吟遊詩人注視著英雄加克的雕像,眼神充滿憧憬。「真想親眼見見那位魔像英雄,能夠劈開岩石和瀑布,簡直是注定要成為傳奇的存在。」      「傳說這種東西就是訛以傳訛,怎可能這麼神。」這時穆恩發話了,卻一開口就毫不留情潑人冷水。他仔細打量雕像,那凜然的身姿使他的心莫名揪了下,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      八成是石像雕得太過生動,活像把人們心中對騎士典範的想像具現出來一般,令他看得不太順眼。他雖然自稱騎士,卻始終很難相信真的有人能活得像個騎士。      「哥雷姆國的王子都能沉睡百年了,魔像能劈裂岩石和瀑布也沒什麼奇怪的吧?」      亞倫笑著拉回穆恩的注意力。      「就是啊,我們阿德拉鎮可是有許多關於英雄加克的文獻,連加克經歷過多少場戰役也記載得清清楚楚。」旁邊幫忙伴奏的一位居民出聲附和,其他人跟著點頭,對穆恩的反應相當不滿。      「有相關文獻嗎?」一聽到這句話,吟遊詩人的雙眼亮了,他的創作之魂在蠢蠢欲動。「請問哪裡看得到呢?」      「這你就問對人了,咱們這有個小圖書館,你等等走到那條街左轉——」      趁著居民們熱心地為吟遊詩人指路之際,亞倫拉著穆恩離開了。      「阿德拉鎮的居民崇拜英雄加克,所以你最好別在他們面前說出貶低加克的話。」亞倫叮囑。「加克當年深受人民喜愛,還曾經被選為年度最想嫁的老公前十名。」      聞言,穆恩立刻往旁與亞倫拉開好幾步距離,崩潰地說:「想跟魔像結婚的人不是只有你而已嗎?搞了半天,原來你們國家的人全都想跟魔像結婚,根本有病!」      「嫁給魔像有什麼問題?每當加克騎著駿馬行經街道時,街上總是有許多人喊他的名字,他可是哥雷姆國獨一無二的國寶級魔像,擁有全天下最完美的魔紋。」      「我懷疑那個年度老公票選你也有投給他,感覺就是你會做的事。」      亞倫一秒轉頭看穆恩,表情帶著些許驚訝。      「你說的對,我也可以跟著投的,當年怎麼沒想到?」      穆恩無語了一會,指著亞倫的鼻子,神情恐怖。      「我警告你,你要是娶一個魔像,就真的要變成人人討伐的邪教王子了。」      穆恩的腦海中浮現亞倫挽著一名抱著頭盔的無頭騎士,一臉幸福向民眾宣示這是自己的伴侶的畫面,頓時覺得毛骨悚然。這絕對會被外國人當成異類,好險亞倫當年沒這麼做。      初至這個城鎮,他們也不急著尋找落腳處,而是花了一整天在鎮中走走逛逛。與寧靜祥和的奧爾哈村不同,阿德拉鎮顯得熱情洋溢,居民們熱愛音樂,對各式各樣的哥雷姆歌謠朗朗上口。街上不時可以看見穿戴盔甲的騎士,作為人類英雄賽西羅與魔像英雄加克的故鄉,這裡又名騎士之鎮,從以前就吸引不少慕名而來的騎士與劍術愛好者。      直至日暮時分,遠方傳來的樂器演奏聲漸漸停歇,小販們十分有默契地同時收拾起攤位。      喧鬧聲轉眼消失在街道,居民們迅速返家,鎖緊大門、關上窗戶,厚重的窗簾掩住家家戶戶的燈火,一瞬間,整座城鎮鴉雀無聲,古舊的街道幾乎被黑暗籠罩,唯有魔花散發著詭異紅光。      「怎麼搞的?太陽一下山這裡就變成一座死城?」穆恩站在空曠的大街上,納悶地環顧四周,感覺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依據他的經驗,此等規模的城鎮晚上不該如此安靜,即使有宵禁也一樣。      他看向自家隊友,亞倫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原因。      「咦,你們迷路了嗎?」就在此時,白天與他們有一面之緣的吟遊詩人碰巧經過,他友善地說:「先去酒館歇歇吧,這座城鎮的居民懼怕夜晚的降臨,入夜後只有酒館會營業。」      「為什麼害怕夜晚?」這句話是亞倫問的,在他的印象中,哥雷姆人從不懼怕黑夜,就算是三更半夜,依然可以見到信徒在教堂膜拜魔像之神。      吟遊詩人左顧右盼,而後一手遮在嘴邊,悄聲說道:「你們不知道嗎?這個城鎮存在著『惡魔』。」      穆恩哼了一聲,嘲弄地說:「惡魔?你說王子詐屍從棺木中甦醒我還比較信。」      「我也不相信,說不定惡魔的真面目是某個道岸貌然的騎士也說不定。」亞倫不甘示弱地笑著回擊。      吟遊詩人沒聽出這兩人之間的明爭暗鬥,語氣依舊小心翼翼。「是真的,當黑夜來臨時,惡魔就會現身,襲擊落單的路人或動物,已經有不少居民和牲畜遇害了。傳說惡魔有一對血紅色的眼睛,渾身帶刺,叫聲如野獸一般……鎮上的居民們畏懼他,冒險者們追逐他,他是這個騎士之鎮的噩夢,人們稱之為——阿德拉惡魔。」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4上輩子沒積德,這輩子當勇者》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20-05-28 ISBN:9789869890731 城邦書號:3PF04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