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燭話夜談(01):抖S白澤大小姐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燭話夜談(01):抖S白澤大小姐

  • 作者:草子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11-0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金石堂人氣新秀作家得主! ◆ 金石堂暢銷排行第一名! ◆ 蘋果日報華文小說週榜常客! ◆ 首刷贈品:萬事大吉.三重奏有梗祈符! 《逆文魔法》、《龍的飼養法則》熱銷天后草子信,神怪大系新作《燭話夜談》強勢突入! 作繪雙棲,輕小說插畫名家、CWT熱銷秒殺王「重花」式奇幻氛圍創作!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你相信嗎?這個世界上有著擁有人類身體的妖怪存在。」 一切就從那場倒楣的聯誼開始—— 那個女孩說她不能來,所以昨天仲夏衍是一個人騎車的。 「明明就載了人家一天,就算她不是你的菜也得忍著!」 呃、是他睡迷糊了搞錯,還是昨天晚上說的鬼故事……成真了? 咚咚。門打開,外頭站著一頭短髮、戴著紅框眼鏡的女孩。 視線交錯的瞬間,仲夏衍覺得彷彿被猛獸盯上,忍不住縮了下肩膀。 「呵呵,你果然看得見啊。」少女白澤菱形的瞳孔閃了一下。 「我我我什麼都沒、沒看到!」嗚嗚嗚這女的不是人啊啊啊啊! 「……來不及了。」白澤笑著伸出手指,輕輕朝他胸前一點—— 「誰叫你是最後一個說故事的人呢?以後請多多指教啦,主.人♥」 「主主主主……主人?誰、誰是妳的主人啊!」 明明是去聯誼的,為何被迫成了抖S大小姐的主人啦!

內文試閱

  直到一雙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猛力搖著他的身體,他才驚醒過來。   「仲夏衍!」   「……啊?」   仲夏衍總算睜開了眼睛,困惑的看著硬是要把自己搖醒來的人,是昨天晚上被打巴掌的楊韋司。   一看見他,仲夏衍就很敷衍的張開嘴打了個哈欠,回頭看向窗外。   「原來天亮了啊。」   「你還在說什麼夢話,現在都已經十一點了好嗎。」   見他還在半夢半睡之中,楊韋司就忍不住鬆開手,把他推回床上去,哼著鼻子翻開他的棉被,就是不打算讓他繼續賴床。   仲夏衍很不開心的給了眼前的人一記白眼,低咕著:「幹嘛啦?沒規定說出來玩一定要早起的吧?我還想睡……」   「仲夏衍,你給我起床!少了你的話我們人數就不夠啦!難道你出來玩還打算讓女孩子騎機車嗎?別忘了我們一開始就說好了,一男載一女。」   「你在說什麼啊,不是說後來有個女孩子臨時不能來,所以就讓我自己一個人騎的嗎,既然我不用當司機,那麼今天我想做什麼都沒關係吧。」   「喂喂,你還沒清醒啊?我們這次四男四女的旅行全員到齊好嗎,大家都有來,所以你後座那個女孩子當然也在。昨天明明就一起玩了一整天了,你怎麼還故意裝傻。」   「你才在說笑吧,我明明就沒載人。」   「蛤?醒醒吧你這笨蛋,還是說那個女孩子不是你的菜?就算不是你也得給我忍著,別忘了那份英文筆記還在我手上。」   楊韋司看起來不太開心的說著,畢竟他是主辦人,為了這場旅行,他可是花費了不少心力,原本仲夏衍就是因為少一個司機而過來湊人數的,但他這懶散的態度還是讓他無奈。   要不是為了英文筆記,恐怕仲夏衍是不可能乖乖聽他的話的吧。   畢竟這個男人,可是他們學校裡出了名的「不良少年」啊。   他嘆口氣,指了指放在旁邊桌子上面的早餐後,對他說:「快點起床刷牙洗臉,吃個早餐,大家已經都在樓下等了,不過你後座的女孩子說願意等你帶她過去,所以等你清醒後,記得過來親水公園跟我們會合。」   昨晚楊韋司為了炒熱氣氛,故意嚇了大家,但他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而且他也已經為了這件事情付出了代價——今天早上的早餐就是他花錢請大家吃的。   因為請得很豐盛,所以其他人自然而然也就不再對昨晚的事情計較太多了,再說,只是說說鬼故事而已,也無傷大雅。   仲夏衍抬起眼眸,看著旁邊小桌子上面的漢堡,搔著頭髮說道:「嘖,知道了啦。」   雖然對楊韋司的話還有些困惑,但仲夏衍終究還是慵懶的爬起身來。可能是原本坐他後座的女孩子早上又臨時跑來了吧?昨天他並沒有一直跟楊韋司他們一起行動,所以他猜想,應該是楊韋司記錯了。   懶得計較這件事情的仲夏衍,很快的就離開床上,沒有形象的把手伸進衣服裡面,搔著肚皮,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往廁所的方向走過去。   見到仲夏衍總算是願意起床了,楊韋司這才安心下來的對他說:「那我先走了啊,那女孩子在隔壁房間裡等你,記得等等過去跟她打聲招呼。」   「知道了、知道了。」仲夏衍很無奈地朝他揮揮手,催促他離開。   楊韋司還是有些擔心,不過,也沒辦法繼續在這裡逗留太久,再次叮嚀了幾句話之後,他才離開房間,走下樓去。   嘴裡叼著牙刷的仲夏衍看著楊韋司離去後,垂下了眼皮,疲倦的邊打瞌睡邊刷著牙,慵懶的像是在站著睡覺一樣。   當他差點嘴裡含著泡沫打呼起來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瞬間讓他清醒過來,以為是楊韋司又回來嘮叨什麼,便把頭探了出去。   「唉,你到底煩不煩啊?我就說我起床……了……」   出現在房間裡的,不是楊韋司,而是一個留著一頭短髮、帶著紅框眼鏡的女孩子。她的模樣雖然可愛,但是臉上卻帶著冷酷的表情,沉默不語的環伺著亂糟糟的房間,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嘴裡叼著牙刷的夏仲衍身上。   她眨了下眼,仲夏衍也跟著眨了一下。   視線交錯的瞬間,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像是被猛獸盯上一樣,忍不住縮了一下肩膀,差點沒把口中的泡沫吞進肚子裡去。   之後,他便聽見女孩開口對他說:「把嘴裡的東西吐掉,我有話要對你說。」   這下子仲夏衍真的愣住了,他馬上就轉身躲進廁所裡,把門關上反鎖,全身豎起了寒毛,驚恐的往後退到洗手檯邊,嘴裡含著的牙刷因為他的粗魯而從嘴裡掉了下來,但他也無心去撿,雙手放在洗手檯兩側,一口將嘴裡的泡沫吐出來,低頭喘氣著。   剛才那一瞬間,他可以確信自己沒看錯。   那個女孩的眼睛跟野獸一樣,瞳孔呈現菱形狀,直盯著他看的模樣,簡直就像是恐怖小說裡才有的角色——   他慌張地打開水龍頭,隨手接來一口水,草草將嘴裡的泡沫沖乾淨,拿了毛巾過來猛擦著嘴巴,試圖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沒理由、沒理由讓他一大早的就看見不乾淨的東西啊!   「……喂。」門上傳來了敲門聲,還有那個女孩的聲音,「你突然間的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做什麼?」   仲夏衍停下了擦臉的動作,直硬著身體,看著那扇緊閉的門,不知道該不該出聲回答。   他雖然是個大男人,打架也是百戰百勝,可是基本上他對付的都是人,從來就沒有過這種狀況啊!   難道是因為昨晚說鬼故事的關係,所以有東西顯靈了嗎?   胡思亂想的腦袋讓他更加不安,說是一回事,但見到又是另一回事,昨晚他會這麼冷靜無非就只是單純想睡覺而已,再說,他們只是說故事,又不是真的要去靈異地點見鬼還是怎樣。   可是這大白天的怎麼就讓他給遇上了啦!   「你不回答我,那我就直接進去了喔。」   門外的聲音非常認真的說著,一時間,讓仲夏衍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但他還沒想好拒絕的理由,眼前那扇門就「碰」的一聲被人從外面用力打飛,直挺挺的飛到仲夏衍身旁的牆壁上,離他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將門踢飛的女孩,慢慢收回了舉起的腳,放在地上,然後推推眼鏡走了進來,看也不看那扇凹陷的門一眼,直接站在仲夏衍的面前,整個人像是要貼在他的身上那樣,嚇得仲夏衍僵住身體,動也不敢動的看著她。   女孩除了那雙眼睛之外,基本上外表就像個普通的可愛女孩,要不是因為那雙眼睛的關係,或許他可能只會當他是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但問題就出在他已經看見了啊——   忽然間,女孩那張靠近他胸前的臉抬了起來,抿著唇,對上了仲夏衍緊張不已的表情,垂下了眼眸。   「你果然看得見啊。」   「……看、看不見,我什麼都沒、沒看到!」   「哦喔……」   女孩閉上了雙眼,靠到仲夏衍的脖子旁,輕輕地嗅了嗅。   仲夏衍只覺得自己快要緊張死了,身體也忍不住顫抖起來,完全呈現了投降狀態。要是被他那群朋友看見,肯定要被笑死。   女孩靠在他脖子上的氣息,以及貼著他的身體的肌膚接觸感,都讓他顫抖不已,額頭的水滴,也分不清楚是剛才洗臉時弄上去的水珠,還是自己的汗水。   唯一能夠感受到的,就是壓在他身上的這個女孩的存在。   「那晚最後一個在這裡說鬼故事的人就是你吧。」   他聽見女孩用著輕柔的聲音對他說著,感覺不像是要害人,只是他還是有點怕女孩的那雙眼睛,遲遲不敢睜開眼,也沒有回答。   但是女孩卻像是不需要他的回答一樣,繼續對他說:「幾個小鬼窩在房間裡面講鬼故事,真有閒情逸致啊。不過,不管你們當時是不是有參與百物語,都已經太遲了。」   「咦?什、什麼意思!」   女孩的話,讓仲夏衍緊張的睜開了眼睛,當他打開眼的瞬間,女孩的臉龐瞬間進入他的視線中,那雙菱形瞳孔在這樣的距離下看來,顯得更加可怕了。   他緊張的咬住下唇,但女孩卻是微微笑著勾起了嘴角,伸出手來朝他的胸前輕輕一推,與他拉開了距離,往後轉身背對著他。   「別擔心,你不是第一個怕這雙眼睛的人了。」   「……妳、妳不是人類?」   「我是人類喔。」   「人類可沒有那種眼睛……」   或許是因為覺得女孩對自己並沒有殺意,加上剛才女孩說的話也勾起他的好奇心,仲夏衍覺得自己似乎沒有那麼緊張了,便壯著膽子對她說。   女孩發出了輕輕的笑聲,卻沒轉過身來。   「你相信嗎?這個世界上有著人類身體的妖怪存在。」   「人類身體的……妖怪?」   「妖怪有很多種。純血的妖怪、人類與妖怪結合生下的半妖、以及與雜碎的妖怪結合成為的小妖,而我呢,不屬於上面這任何一種。」   「……妳到底在……說什麼……」   「聽不懂就算了,我也不會強迫你這個外行人聽懂什麼。」女孩終於轉過身來,但是這次,她的雙眼卻已經與普通的人類沒有什麼兩樣,與仲夏衍剛才看見的恐怖模樣完全不同。   現在的女孩看起來,就與他一樣是個普通的人類。   「妳……」   「我叫白澤。」女孩推了推眼鏡,介紹著自己,然後將手搭在腰上,對仲夏衍說道:「你朋友剛才說的,在你後座的乘客,就是我。」   「咦?妳、妳……可是你到底是從哪裡……」   「這可就不能怪我了。」白澤忍不住嘆息的望向房間,視線正好就是落在他們昨晚說鬼故事的地方,語氣無奈地說:「百物語並不是如你們口耳相傳的那種東西,而是召喚妖怪的一種方式。」   「召喚妖怪?難、難道說昨天晚上我們無意間召喚了什麼東西嗎!」   「是啊。」白澤將頭轉回來,勾起了嘴角,「所以我才會在這裡。」   仲夏衍覺得自己這下子真的要倒大楣了。   普通的說故事夜晚,竟然無意間成了召喚妖怪的儀式?可是這怎麼想都不對勁,因為這一切真的太過「虛幻」了,即使他見到眼前自稱叫做白澤的女孩,也不能證明什麼。   就算她有著能夠一腿踢飛門的力氣,也只能代表她練過跆拳道之類的東西,不能證實她說的都是實話。   可是,如果她要來這裡裝瘋賣傻的話,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楊韋司會像是早就認識她一樣,一大早跑來叫他起床,載一個從沒見過的人——   在出發前,他曾經跟著楊韋司一起去和要旅行的朋友們見過面,所以那個沒來的女孩長什麼樣子,他還是知道的。   雖然他的記憶力不是說有多好,但是至少他不會認錯人。   白澤並不是原本那個臨時沒來的女孩子。   他深吸一口氣,想辦法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但是不管他怎麼安撫,心還是會微微顫抖著,身體的本能反應告訴他眼前的女孩是危險人物,可是,他現在卻什麼也不能做。   就算把這女孩是妖怪的事情告訴楊韋司,也只會被當成笑話吧。   「……妳為什麼找上我,妳替韋司他們洗腦了嗎?」   「洗腦?我才沒那種嗜好。我只不過是剛好替補了這個位子,讓一切事情看起來理所當然而已,至於為什麼找上你,沒有別的原因,而是因為昨晚最後一個說故事的人碰巧是你而已。」   「那、那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這樣……」   「因為你是召喚我的人,所以我無法動你。」白澤笑了笑,一步步靠近了仲夏衍,伸出手指,輕輕朝他的胸前一點,「所以以後請多多指教啦,主‧人。」   「主主主主……主人?誰、誰是妳主人!」   仲夏衍渾身發毛的揮開了白澤的手,驚恐的張大雙眼看著她,但白澤卻是痛得扶著自己被打飛的手,臉上出現了難受的表情,頓時令仲夏衍的心一緊,想罵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   「妳、妳沒事吧?」   「你的力氣這麼大,不該對我一個柔弱女子動粗吧。」   白澤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頓時讓仲夏衍說不出話來。   他只好很尷尬的搔著頭髮,對她說:「對、對不起,我手忙腳亂之下就……」   「你還真是個單純的傻瓜。」   「啥!妳到底想怎樣?」   沒想到會被白澤反罵傻瓜的仲夏衍,忍不住又朝她一吼,但是才剛轉過頭去,他就看見白澤用著很開心的表情,將手放在嘴巴上面,笑得很開心的樣子,見到這景象,頓時讓仲夏衍失去了生氣的感覺。   他看著白澤的笑容,看得有點傻了。   最後是收起笑容的白澤,墊起腳尖朝他的臉頰拍了拍,他才清醒過來。   「好啦好啦,大家都已經到親水公園去了對吧?我們也趕快過去跟他們會合吧,你的早餐就直接打包帶過去了。」   仲夏衍還來不及回神,白澤就像是已經決定好一切一樣的,跳著腳步走到桌子旁邊,把漢堡還有飲料裝到袋子裡去。   回頭看見仲夏衍還站在浴室前面發愣時,她又催促道:「你再不走,我就自己去了啊!話先說在前頭,我可是有機車駕照的喔。」   「啊?我、我知道了啦!」   慢半拍回過神的仲夏衍,趕緊手忙腳亂地抓著衣服,衝進浴室裡去,飛快的梳洗自己,而白澤則是笑嘻嘻地看著他忙碌的背影,靜靜地垂下頭來。   她回過頭,看著在房間角落的一團黑色影子,拉直了雙眼。   「滾。」   她命令著,語氣冰冷到讓人忍不住發寒。   而在這聲命令下,那抹黑影漸漸散去了身影,消失在角落中。   

作者資料

草子信

崇拜空知猩猩的居家盆栽草,以成為Jump系小說家為目標,努力創造各式各樣的有趣故事。最近正在積極鍛鍊手指肌肉以及臀部贅肉。

基本資料

作者:草子信 繪者:重花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11-06 ISBN:9789571062129 城邦書號:SPB7I00003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