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芬蘭幸福超能力:希甦SISU──芬蘭人的幸福生活法則,喚醒你的勇氣、復原力與幸福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芬蘭幸福超能力:希甦SISU──芬蘭人的幸福生活法則,喚醒你的勇氣、復原力與幸福感

  • 作者:可嘉.潘札爾(Katja Pantzar)
  • 出版社:麥浩斯
  • 出版日期:2019-07-16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是什麼樣特別的精神力量,能讓芬蘭連續2018、2019蟬聯「全球最快樂的國家」? 那正是神奇的「希甦SISU」超能力! ★全球熱銷英、美、日、德、法、西、荷、等21國版權 ★蟬聯2018、2019全球最快樂的國家——芬蘭的幸福秘密「希甦SISU」 ★作者親身經歷,快樂可永續的「北歐減法生活」的第一手觀察與實踐報告! ~芬蘭式幸福 共感推薦~ 芬蘭生活文化觀察家、《北歐四季透明筆記》站主 ▍凃翠珊Tsui-Shan Tu 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科技總監 & 親子教育專欄作家 ▍陳巧茵Anita Chen 斜槓世代CEO、《Carol 凱若的生活・教育・實驗》站主 ▍凱若 Carol Chen 「希甦SISU」是芬蘭人生活中的回復力、勇氣和毅力 也是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以親身實踐的一種身心態度 現在你也可以掌握運用! 希甦SISU,發音為﹝see-su﹞,它是一種獨特的芬蘭恆毅力,很難在其他語言中找到完全等於「希甦」的字彙,如果從語源學來看,這個字代表著人類的內心強韌,它是一個古老的芬蘭概念,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是一種將挑戰轉化為機會的態度,又帶有衝勁和決心的意思。 《時代》雜誌在一九四○年曾經精彩地描述了他們這種獨特的韌性: 「芬蘭人具有他們所謂的『希甦』。這是個複合字,結合了冒險和勇敢、猛烈和頑強之意;它也是一種能力,在大多數人都棄甲後仍能繼續戰鬥,而且是能懷抱必勝意志而戰鬥的能力。芬蘭人將希甦翻譯為『芬蘭精神』, 但希甦是比這四個字更加有勇有謀的。」 作者可嘉.潘札爾,雖然出生於芬蘭,但從小生長於加拿大,住在溫哥華這個備受吹捧的加拿大西岸城市,在中產階級家庭長大,有著一份媒體編輯的正職工作,自己租公寓住,享受著有朋友圍繞的社交生活,在無可挑剔的日子中,但內心卻和你我一樣有著這個世代的集體焦慮:永遠覺得自己不夠瘦、不夠漂亮、不夠有錢。「在我看來,如果我能以某種神奇的方式實現這三個目標,那我的問題就解決大半了。」 當她從加拿大移居回芬蘭赫爾辛基時,起初對於芬蘭的生活方式和所謂的「希甦」力量,和我們同樣感到陌生 此書即完整地記錄下她多年來對於「希甦」的探索和親身實踐之旅,除了自身經歷的故事和觀察,她更進一步和芬蘭友人深入的對談、調查統計資料或訪談希甦研究的專家,梳理自己在芬蘭生活中從飲食、運動、文化中體會到的希甦精神和生活方式,她發現「活得好」的關鍵在於要勇敢地、整體地去生活: 「正是透過希甦這個概念,我找出北歐減法生活的許多元素,幫助我大大地改善了整體健康和幸福感。 希甦就是在提醒,我們其實比自己想像的還強大,希甦也是心理健康、滿足的秘訣。 無論住在哪裡,無論做的是什麼,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面臨各種困難與挑戰,多一份勇氣和毅力將使我們受益無窮。本書將與大家分享我所學到的——許多簡單合理的方法讓我找到我的希甦,以及你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實作,你也能找到你的希甦。」 希甦是每個人都擁有的復原力和勇氣,跟著作者的清單建議,每天做一點小小的希甦SISU,找到跟建立自己內在的力量和恢復力,幫助你應對生活的挑戰 和全世界最快樂的芬蘭人一起 養成勇氣、養成膽量、養成希甦 養成你的幸福超能力!

目錄

第一章 ▍吹吹北歐風:躍入令人神采煥發的新生活方式 希甦,你好! 北歐簡約風 北歐式幸福 午夜陽光普照之國 與大自然聯繫 第二章 ▍養成希甦力:培養希甦心態 希甦是可以養成的嗎? 希甦的起源 關於希甦的研究 第三章 ▍冰水療法:冬泳能緩解憂鬱、壓力和疲勞症狀? 浸冰水的藝術 一種治百病的療法 歷史根源 冰冷力 冬泳對治其他症狀 第四章 ▍桑拿的靈魂:流點汗更健康 古老的傳統 健康益處 桑拿精神 第五章 ▍自然療法:在樹林裡散步的好處 大自然希甦 森林療法 第六章 ▍北歐飲食:追求健康和減重的方法,簡單合理 簡樸餐盤 吃得好就能減肥 花園、菜園,還是果園? 農舍生活 第七章 ▍健康從小開始:幼兒期即可養成希甦力 著名的嬰兒箱 最初幾年 學前教育 就學 孩子們的希甦 第八章 ▍踩踩單車追幸福 (+ 健康) 騎單車的希甦力 騎單車的好處多多 冰上單車 人人可做的運動 騎單車的樂趣 幸福快樂是「活出來的」,不是找到的 第九章 ▍動作治療(及附帶運動)的益處 我悲傷的根源 動作治療 增進健康的活動 自己動手養成希甦力 室外健身房 第十章 ▍北歐極簡主義:創造簡單永續的生活方式 新態度新方法 設計的民主 深思熟慮後才消費 少即是多 「有人愛過」的舊貨魅力 創造一種機能性的生活方式 結語:自己養成希甦力 後記 附錄

序跋

【引言】
  十一月份某個漆黑的夜晚,夜空正落下一大片一大片蓬鬆的白色雪花,赫爾辛基的大街上有三個穿著毛巾布浴袍的年輕人在奔跑。清新靜謐的空氣中充滿了他們的笑鬧聲,還有他們腳下的拖鞋踩碾過積雪的嘎扎聲。      對當地人來說,這副景象不稀奇。但對於像我這種初來乍到的人來說,親眼看到這場景卻頗感衝擊,因為這裡可是芬蘭首都這種大都會區呢。      他們沿著擁有幾百年歷史的典雅公寓街區全速奔向水岸邊。在距離赫爾辛基市中心、總統府及濱海大道上那些高檔的設計精品店僅有一箭之遙的小島上,這三個年輕人正朝著附近的碼頭快跑,接著會在那裡游泳。      住在北方極地的這段期間,我曾聽聞冬泳或冰泳,或在冰水中浸泡個幾下這些做法,以追求所謂的健康,其中包括增強免疫力,減少疲勞和壓力等好處。      「自願跳進波羅的海」這種想法聽起來雖說荒唐又瘋狂,但我當時即已決定至少得試它一回——因為那些年輕人散發出來的歡樂能量和耐力,似乎與這種消遣方式高度相關。      令我大為驚訝的是,幾年後我終於小試了一下,而結果是冬泳改變了我的生活。一段時日下來,浸泡冰水成為一種自然療法,可以對治我自幼罹患的憂鬱症,再加上北歐生活的其他元素,就這樣幫助我找到我的「希甦」(sisu),也就是芬蘭人在逆境中特別會表現出來的一種韌性(復原力)和毅力。這種獨特的勇氣給了我工具,讓我翻轉了自己的身心狀態,並創造出一種生活方式,最終讓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得以掌握自己的生活。      我這趟「希甦概念」的探索之旅既私密,卻也有我個人專業介入的部分。身兼作家和記者的我對於當地人怎麼生活非常感興趣,也好奇他們如何照顧自己的健康。為什麼有些人不管在生活上遭受任何打擊都能過得很好,而另一些人卻往往顯得很辛苦?我個人就覺得這種獨特的韌性文化能幫助我從一個較為軟弱、被動又害怕嘗試新事物的人,轉化成為一個在身體和精神上感覺更好的人。      ~~      時間快轉回到二○一七年,我就站在通往波羅的海的木造碼頭上,也就是前幾天夜裡那些年輕人要去的地方。      雖然溫度在攝氏零下十度左右,但我只穿著泳裝、羊毛帽和尼奧普林橡膠 (一種合成橡膠)製的拖鞋和手套。      我從金屬梯子爬下去,走近一個從厚冰層切出來的大約三乘三公尺的大洞時,我可以看到遠方的都會霓虹在漆黑的暗夜中閃爍。我把自己浸入水中時,便感受到寒冰的衝擊——大約攝氏一度呢。最初幾次的感覺就像有好幾百支針頭同時刺向我的身體。      針刺感很快就被一種欣喜若狂的感覺取代:「我還活著!」游個三十秒後精神大振,我在梯子旁停了一會兒,把頸部以下的身體全浸在冰冷的水中,然後才爬上碼頭。      現在的我早已規律地冬泳了。我經常在上下班的路上快速地泡一泡。有人可能會說我已經上癮了,但我相信這個癮頭還真是健康。根據專家說法,浸泡冰水三十秒到一分鐘和上下樓梯十五到二十分鐘,有許多在健康上相同的好處。我的冰水療法也增強了與感覺良好有關的荷爾蒙,例如腦內啡、血清素、多巴胺和催產素的分泌。這種做法據說還能提高免疫系統的抵抗力、增強血液循環、燃燒熱量、減少壓力。      現在的我走向設有男女客分開的桑拿房、淋浴間和更衣室的濱海大樓時,腦內啡便開始分泌,我也不再覺得冷了。我的焦慮、壓力、疲勞、酸痛都留在海裡。全身一陣刺痛後,我馬上感受到自然的振奮,前述的負面感受即刻煙消雲散,接著體內湧現一股暖意,我得到的一股能量讓我覺得自己無往不勝。      我不知道自己本已擁有儲備厚實的力量和韌性,但冬泳幫我把這些寶挖掘出來了。總是不安、疲憊、總想拉起被子蓋住頭——那個版本的我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就在弱點曾肆虐之處,我發現我的「希甦感」,這種心理力量讓我在即使精神和身體耗弱的時刻也能振作起來。      我的冰泳夥伴們總愛分享腦內啡激增的奇妙,還有浸完冰水之後的勝利感:這些熱情洋溢、笑臉迎人的朋友會與我打招呼——與刻板印象中陰鬱的芬蘭人相反——他們全都在誇耀自己的感覺有多好。      在這個特別的週四晚上,我有時間在游泳後好好享受一番:在典型的芬蘭蒸汽浴室,亦即桑拿房裡頭暖暖身子。      我脫下泳衣、帽子、手套和拖鞋,在淋浴間沖洗乾淨,然後踏進女子桑拿房,舀起一瓢水桶裡的水倒在爐子的熱石上。我安靜地坐著沉思,沉浸在溫暖的熱氣中一會兒,接著便和坐在桑拿房木椅上的其他女人交談。      ~~      如果有人在十年前,或甚至五年前告訴我,有一天我最喜歡的晚間消遣是跳進冰冷海水,哈哈哈,我肯定要放聲大笑的。      以前我在多倫多的生活與大自然的元素相去甚遠,也不懂得照顧自己。我週四夜間的活動幾乎沒有與健康相關的。通常晚上就是與媒體業的同事去幾家會員限定的酒吧和俱樂部大喝雞尾酒。而在開喝之前,更是經常在發表會或記者會上看到一些名人:我曾經和演員克里斯.諾斯(Chris Noth)共乘電梯,當時他在非常受歡迎的電視劇《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中飾演人氣最高的「大人物」(Mr. Big);還有一次,我就坐在大衛.史威默(David Schwimmer)(熱門情景喜劇《六人行》(Friends)中的羅斯)身旁,同時還因參加同一派對的女演員蜜妮.卓芙(Minnie Driver)真實的體型那麼嬌小而訝異不已。      雖然我仍是《慾望城市》和《六人行》的粉絲,但過去我用「喝下幾杯酒、發現多少名人」來衡量自己那個晚上過得好不好的想法,如今看來,好像是上輩子的事了。      然而,那時生活的各個層面,無一不是癡迷於追逐名人。在北美長大的我覺得這樣好像也很正常——而且,是很「時尚」的——我所認識的人大多也都在無止盡地尋求神奇妙方改善自我——通常就是用昂貴又複雜的新飲食法或養生鍛鍊,讓自己減肥、健身、或是看起來和感覺起來好一點,也讓工作也有效率些。如果新的養生法有名人背書,可以讓我們看起來就像明星一樣,還會更好呢。      當時我和許多北美的朋友一樣都有集體焦慮:永遠覺得自己不夠瘦、不夠漂亮、不夠有錢。在我看來,如果我能以某種神奇的方式實現這三個目標,那我的問題就解決大半了。      我還有另一種焦慮,這種焦慮常常讓我覺得難堪,因為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第一次確診出自己有憂鬱症時,還誤以為它是一種個性懦弱的表現。      起初我看了醫生,確信自己得的是嚴重危及生命的疾病或某種自體免疫疾病。我的症狀持續了好幾個星期:沒有胃口、無精打采、一直覺得精疲力竭,卻睡不著覺,而且以前曾帶給我歡樂的事情似乎都無關緊要了。      問診的醫生很同情我,他做了一連串的醫學檢查後,問到我的生活究竟怎麼了時,我便哭了起來。我一邊哭一邊告訴她,我剛剛結束了一段真心付出過的感情,心煩意亂,覺得自己好像不明所以地打了敗仗。這種極度的失望感讓情緒螺旋式地盪到最低點,我也開始用類似的角度,覺得自己無能為力來看待生活的其他方面。大約同一時期,我們家有位世交長輩在長期抗癌後去世了;他的死令我大受震撼,當時也無法說清楚那種感受。      後來才知道生活中的創傷或壓力大的事件,比如一段感情的結束、失業或者親人過世,都會引發憂鬱症。如果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多起此類事件,則患病的風險會增加。這種事情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發生。      我現在也知道憂鬱症是非常普遍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全世界有 三億人患有此病——但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一點。那些可怕陰鬱的魔咒讓我失去能力,心情低落,就好像我已經與這個世界斷絕關係,身體裡每一個細胞都很痛,雖然我後來終於知道那些魔咒有個病名,但我不覺得欣慰,反而極為羞愧。雖然我從小就受黑暗魔咒的折磨,但從來沒有像這一次那麼可怕、那麼嚴重。      畢竟,我有什麼權利難過呢?確診時,我住在溫哥華這個備受吹捧的加拿大西岸城市,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長大。我有一份編輯的正職,助學貸款也還清了,第一次自己租公寓住,享受著有朋友圍繞的社交生活。      我什麼也不缺。然而,內心卻常常感到徹底的空虛。在八○和九○年代那種追求便利和消費主義的文化中長大,我在許多錯誤的地方追求滿足感,還以為外表和物質財富(如昂貴的服裝和配飾,或豪華住宅)等外在因素就等同於滿足感。      我有一部分的焦慮是來自糟糕的生活方式——我並沒有規律地進食、運動,飲食不均衡(把霜淇淋當晚餐吃!), 休息也不夠。      我在溫哥華和後來在多倫多所看的醫生,他們開給我的處方都是抗憂鬱、抗焦慮藥物和心理治療,這些都幫助我從一個非常糟糕的情況中走出來,我至今仍非常感激。但當時的我並不明白花時間在戶外活動、運動和注意飲食有多麼重要,也不知道我所選擇的糟糕生活方式,與我愈來愈嚴重的憂鬱症之間是有關聯的。      在加拿大我有很多發展的機會。從倫敦的研究所畢業後,我去了溫哥華成為作家兼編輯,幾年後搬到多倫多投身於書籍出版事業。      雖然我擁有許多生活安穩的外在象徵——可棲身的居所、工作穩定、男友開高級車(還有小飛機!)以及一票朋友——但我經常感到內心有很深的焦慮。我的憂鬱症首次確診後,有好幾年我停用抗憂鬱藥物,但為了平撫反覆出現的不安感而服用抗焦慮藥物。我好像無法平靜,也找不到目標。我經常覺得我只是在經歷一些生活上的動作——穿好衣服、去上班、參加聚會、微笑,然後表現出一切好像都很好的樣子——但在我的心裡,我是個緊張的壓力球,舉凡人際關係、財務、工作到生命意義,任何事都令我憂心忡忡。      二十好幾,三十出頭時,身為年輕女性的我對於在出版業和媒體業所經歷到的性別歧視感到沮喪,有一份工作讓我遇到了好幾次很離譜、但也並不少見的事。有位男性高級主管除了當面評價我的外貌,有一次還真的問我,如果要確保能拿到某位暢銷作家的作品,我可以付出的極限在哪裡。他是笑笑地問沒錯,但感覺就是很下流,而且這問題就是不對啊。      我的父母是移民加拿大的芬蘭裔,身為獨生女的我一直與家鄉保有聯繫,多年來都會回去拜訪芬蘭。當我考慮其他工作選擇時,北歐平等的理想(當時芬蘭有了第一位女總統)引起了我的興趣。我有歐盟護照。如果去芬蘭工作一年會怎樣呢?      在網路上搜索時,我看到赫爾辛基有一則貼文,大意是有一份看起來很不錯的職缺:英文雜誌編輯,必須願意並有能力編輯、寫作,而且可能需要出差。      能夠在歐洲生活的機會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也可以學習新技能,開開眼界。      對方表示要給我這個簽短期合約的職位後,我抓住了機會。當時,我以為我頂多在芬蘭待上一兩年,複習一下芬蘭文(一九七○年代,我們家族從芬蘭經紐西蘭移民到加拿大),也多瞭解一點家鄉事。      我從來沒有想過,最終我會愛上北歐風格那種務實而嚴肅的生活,並在那裡創業、結婚、生子。      那時,我還沒有發掘出芬蘭人獨有的韌性——希甦,以及希甦後來向我展示的一切。      無論住在哪裡,無論做的是什麼,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面臨各種困難與挑戰,多一份勇氣和毅力將使我們受益無窮。本書將與大家分享我所學到的,許多簡單合理的方法讓我找到我的希甦,以及你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實作,這樣你也能找到你的希甦。      正是透過希甦這個概念,我找出北歐減法生活的許多元素,幫助我大大地改善了整體健康和幸福感。

延伸內容

【推薦序】從小開始的希甦力
◎文/陳巧茵Anita Chen,希甦SISU實踐者(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科技總監 & 親子教育專欄作家)   和作者Katja Pantzar一樣,我居住過不同的城市,體驗過不同的生活方式,亞洲城市的步調緊湊,工作大於生活,直到來了芬蘭之後,我的生活型態開始有了改變,漸漸地找到內心的平靜和芬蘭獨特力量——希甦力。一如書中裡許多的章節內容,滾雪地,冬泳,桑拿,北歐飲食,森林漫步,騎自行車……,幾乎就是在描寫我與女兒在芬蘭的生活點滴。芬蘭希甦力,在生活中無處不在。   女兒在赫爾辛基出生,入境隨俗,睡在芬蘭嬰兒箱中,於零下十度的室外午睡長大,成長的每一天都在體驗大自然的季節變化。在幼稚園裡,只要衣服穿得合宜,沒有不好的天氣,兩歲的孩子們每天四小時在零下十五度的戶外玩耍,這是培養孩子們一種生活態度,培養希甦力——讓孩子從小願意嘗試新事物、新體驗,在挫折中見其毅力、在克難中見其智、在挑戰中顯其勇氣。   芬蘭人的希甦力是建立在內心獨特的韌性,它是復原力,是恆毅力,也是意志力,讓你能克服種種困難,將不可能化成可能。
【導讀推薦】希甦SISU:一種活出來的芬蘭式幸福
◎文/凃翠珊Tsui-Shan Tu(芬蘭生活文化觀察家、《北歐四季透明筆記》站主)   芬蘭連續兩年,蟬連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度,而本書作者Katja Pantzar在她的新書中,則試著結合個人在芬蘭生活的經驗與觀察訪談,來解讀芬蘭式幸福。   她在文中引用的一段芬蘭諺語,我非常喜歡:「幸福,是活出來的,不是找到的(Onni ei tule etsien, vaan eläen)。」 其實還有另一句相呼應的芬蘭說法,我也在此一併提供大家參考:「幸福是生活的副產品(Onni on elämän sivutuote)」,不用刻意追求,只要好好生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幸福就會自然來到。的確,當生活基本需求與安全皆無虞時,主觀式的幸福感,與個人的生活方式與生命態度習習相關。   而「SISU」這個芬蘭字,常被芬蘭本地人形容為「不可能找到適當翻譯的芬蘭獨有字」,因為這個字強烈代表芬蘭精神,芬蘭人也堅持著它的獨特。如果用白話一點的方式來說,我會將SISU理解為一種在任何絕望的困境中都不放棄的韌性,因此,再怎麼不可能的事也可以憑著SISU的力量實踐它。這也是芬蘭這個氣候不易生存、資源不豐厚、歷史曾經很悲慘又很貧窮的小國,如今可以躍為世界最幸福國度的文化精神力。   我曾經看過芬蘭人自己的說法是:「當堅忍不拔的力量走到盡頭時,就是SISU的起點。」當下讓我啞然失笑,因為我原本是將SISU理解為堅忍不拔的意志力啊,顯然還不夠,要在最不可能的時候還能持續絕對不放棄、甚至為此激發出無限潛能來達成目標,才夠格稱為SISU。   在我寫這篇推薦序的前一週,芬蘭男冰上曲棍球隊,剛打破眾人眼鏡地得到2019年世界盃冠軍。雖然芬蘭也是世界冰球強國之一,但是這次的世界盃比賽中,卻很少有正在美國職業冰球聯盟打球的芬蘭冰球明星回來打球,反觀鄰國瑞典,冰球隊裡有超過二十位冰球聯盟明星,而芬蘭球隊裡只有兩位,甚至有十八位球員是第一次參加世界盃比賽。於是,一開始芬蘭球隊就不被看好,甚至被看輕,沒想到最後,先是在淘汰賽中打敗以往一碰到就自覺矮半截的瑞典隊,接著又打敗了本回世界盃中,在對上芬蘭之前一場球都沒輸過的俄國隊,直到以黑馬之姿衝進冠軍賽後,又打敗了二十五年來從來沒在冠軍賽中打贏過的常勝軍加拿大,而今年世界盃中,超強隊加拿大甚至兩次與芬蘭交手,卻兩次都敗給芬蘭,由此証明,今年芬蘭隊完全是靠實力與團隊精神取勝。   冰上曲棍球世界盃奪冠,自然讓全國人興奮不已,由沒沒無名球員組成的球隊,接連打敗各個滿是國際明星的冰球隊,更是讓所有人為之感動並振奮,同時也彰顯了芬蘭式的SISU精神:沒有不可能的事,關鍵在你自己的努力和精神毅力。全世界都可以不相信你,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當大家團結合作,為更高的目標共同努力時,一切都會成為可能。   我甚至覺得,芬蘭常在國際評比中被評為最有創新力的國度之一,部分原因也來自在貧苦絕境中,為了生存不得不奮鬥出來的創造力。正因為沒有出路,非得想出新的解子,越困難越激發創造力,也越鍛練堅忍意志力,因此芬蘭對我而言,一直是個很「勵志」的國家,總是可以從歷史和各種事件中看到,最困難的時刻,就是最有轉機的時刻,所以他們舉世聞名的教育理念,也很務實的強調「解決問題」、「懂得思考」的能力。   而本書作者探討SISU幸福力的方式也很特別:她從芬蘭人的生活力來探討幸福的原因,並以自身克服憂鬱症的經歷來証明——要幸福,必須要有強健的體魄,於是她跟著芬蘭人去體驗冰泳與桑拿,在冷熱交錯之間加強心智與身體的鍛練,並體驗著因著運動而帶來的身心幸福感。   因為芬蘭多森林,於是在森林裡走路、散步、隨著季節採擷自然食材,並運用在日常飲食中,就是芬蘭人最常見的生活方式,幼兒也從小就被鼓勵,一天至少要運動三小時以上,並且芬蘭人總說「沒有壞天氣,只有不適當的衣服」,無論雨晴,都會讓孩子裝備充足地在戶外遊玩運動,在這個氣候轉變巨大的國度生長,從小就該學著與天候共存、不因天候而影響體能活動,這也是無形中的SISU養成。   於是,這個被評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度,幸福的祕密說穿了也很簡單——就是以自然的方式好好飲食、生活,並且無論在什麼樣的境況下,都要持續鍛練自己的體魄及定期運動,這幾點做到後,就為身心的健康快樂,提供最好的基礎,也就成了人們所謂的「芬蘭式幸福」。   有時,我會覺得芬蘭人的生活方式,可以用「大道至簡」來形容,幸福也許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只是它的祕密都在生活小細節中,看來簡單,卻需要實際去做到,去「活出來」,在忙碌的時候,也要實踐均衡飲食,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在天氣差的時候,也要堅持運動、接近大自然(像作者堅持去冰泳、堅持騎車),這其實也需要一點SISU的堅毅力啊。每個人的幸福定義或許都有所不同,然而追求簡單自然幸福的人,芬蘭的SISU式幸福,或許真的提供了一種「如何好好活出幸福」的解答。

作者資料

可嘉.潘札爾(Katja Pantzar)

集作家、編輯和廣播記者於一身。成長於加拿大的她,曾在英國及紐西蘭工作,目前則旅居芬蘭赫爾辛基,每天都去海裡游泳,幾乎全年無休。

基本資料

作者:可嘉.潘札爾(Katja Pantzar) 譯者:江信慧 出版社:麥浩斯 書系:Life Concept 出版日期:2019-07-16 ISBN:9789864085200 城邦書號:1GZ7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