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我是誰:找回快樂與自由的隨身練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內容簡介

「我是誰?」 《不合理的快樂》隨身實踐版, 在不斷自問中尋求答案,心中枷鎖層層脫落。 「宇宙不會犯錯,一切都剛剛好」 啟動心靈自癒力的14個生活練習, 陪伴你我隨時隨地找回自己, 成為真正快樂的自由人。 本書是楊定一博士從《真原醫》、《靜坐》、《等著你》、《重生》、《你,在嗎?》、《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這些作品一路下來,為現代人高度發達的頭腦,所準備的一堂功課。 透過現代的語言,運用無時無刻的念頭與感受,讓注意力從「腦」落回「心」,體會「在」,甚至古人所談的「空」。 十七章解說、十四個與生活緊密結合的練習,解開古人「悟」的奧祕,陪伴你我重新探訪華人的智慧寶藏——「參」,活出生命最簡單、最根本的寧靜與喜悅。 【楊定一書房】書系簡介 人的健康,身、心、靈從來沒有分開過。「楊定一書房」系列,便是站在全人健康的角度,重新整合從古到今、世界各地的健康法門與哲學系統,用現代的語言重新表達,幫助你我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目錄

引言 醒覺——對你有多重要? 第一章 從腦落到心,解開人生的鑰匙 第二章 「參」帶來最大扭轉的動力 第三章 所見的一切都不真實 練習 第四章 我是神聖的 練習 第五章 最多,只有一體 練習 第六章 要懂得真實,首先要發現——什麼不是真實 練習 第七章 不批判 練習 第八章 你不是小小的我 練習 第九章 你最多只能放過這世界 練習 第十章 一切都好 練習 第十一章 失落是你最大的恩典 練習 第十二章 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嚴肅 練習 第十三章 還有世界好救嗎? 練習 第十四章 身體為什麼不能醒覺? 練習 第十五章 連turiya都是幻覺 練習 第十六章 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有進步 練習 第十七章 還有嗎?

序跋

引言
  「我是誰」是古人留下來最徹底、最有效的心理療癒。   我在《不合理的快樂》已經以相當多的篇幅來表達「我是誰」——「參」的系統,但是總認為少了一個練習的層面。所以,在這裡,特別要強調的是——如何落實在生活之中。   我目前為止聽到所有人表達的,無論是讀了這幾本書的體會,或是相關的提問,都還站在頭腦局限的層面,稱不上是領悟的成就。為此,我也擔心之前用了將近五十萬字來表達那麼簡單的觀念,卻無法將人類最深奧的精華轉達出來,又落入一個知識的體系,成為在邏輯上用來分別的工具。倘若如此,就太對不起從古至今的聖人了。   我在《靜坐》做過詳細的說明,指出無論哪一種靜坐法,都離不開這兩個層面:專注(śamatha)或是觀照(vipaśyanā)。任何靜坐的方法只是一個工具,讓我們可以找到自己(Self realization)——真正的自己。後來,我也用「醒覺」一詞來形容這一領悟。   領悟,其實也只是意識狀態的變更——從局限落回無限。然而,這種轉變離不開兩條路徑:「參」(ātma-vichāra, self-inquiry)與「臣服」(praṇidhāna, surrender)(後來各自衍生出中國禪宗的參話頭、印度的jñāna yoga真知瑜伽、解脫瑜伽,和bhakti yoga奉愛瑜伽)。   中國的禪宗,從達摩祖師開始。他從印度沿著海路,先到中國南方的廣州,再到北方的洛陽,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二祖慧可來跟他求法:「我心未寧,乞師安心。」曰:「將心來,與汝安!」祖曰:「覓心了不可得。」曰:「與汝安心竟。」   二祖心不安,達摩教的方法,用這本書的話來說,也就是——你說心不安,不安的人是誰?這段對話不光把禪的傳承帶出來,還把「參」的方法留下來。   無論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靜坐,最多是淨化頭腦的作用,讓念頭消失。於是,我們在寧靜中走上這兩者中的一條路徑。假如把這兩條路徑也稱之為方法,只能說「參」和「臣服」是萬法之首,是最高的法門。透過它們自然可以進入最高的定(mahāsamādhi),是指向智慧最直接的一條路。從這兩條路徑,人類比較容易醒覺。   正因如此,除了前幾本書已經提過的「臣服」,如何將「參」落實到生活中,也值得在此進一步分享。   然而,因為現代人頭腦高度的發展,傳統的「參」,透過例如「我是誰?」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是引不起頭腦注意的。所以,我在這裡採取不同的角度切入——如果有一個一體或真實好談,先把一體與真實做一個描述,將原本的話頭轉為一個提醒,提醒你我真實、一體。   腦透過念頭不斷的「動」,自然被真實、一體所融化,走到最後,一樣回到心。   這本書與前幾本書的不同之處在於,我會以相當快的步調與你一起進入「參」,而不再重複說明之前提過的基礎觀念。我在《不合理的快樂》提過「參」是相當少數成熟的修行者才可以理解或運用的方法。甚至,在成熟的修行者中,能真正掌握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大部份人把這個世界抓得太緊,和家庭、事業、身分、物質、感受、感情綁得太密,也就是「我」太強烈,而不可能有空檔去看到自己。即使看到自己,一般人也還沒有準備好去理解自己有多少陰暗面從深處一一浮出來。大多數人看到這一點時,無法面對自己那麼多的面向。所以,只有少數再少數的人適合這個方法。   然而,「參」可以說是人類最高智慧的傳承,從來沒有中斷過。更是靈性旅程最後一段最重要的關鍵,足以讓人一路走到底。我在這裡,還是要把它分享出來。如果你覺得切入的速度太快,或出現了不熟悉的名詞,我希望你可以回頭複習前幾本書,再來體會「參」的奧妙。   從一個更高的層面來看,我從《真原醫》、《靜坐》、《等著你》、《重生》、《你,在嗎?》、《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這些過去的作品一路下來,最多也只是為你準備進入這一堂功課。   或者說,我們這一生來的目的,也只是完成這個功課,而這個功課最多也只是把自己找回來。   把自己找回來,一個人自然就活出「在」、「覺」、「樂」,也自然活在愛中。   就開始進行吧。

內文試閱

第十章 一切都好
  OK.好。都好。一切都好。一切只能好,沒有東西不好。樣樣都好。   每一句話,都只是在表達——一切都是意識(consciousness-only)。   意識外,意識外,什麼都沒有。   只有意識是真的。   意識,我們也可以稱為「空」。它是包括無色無形和有色有形,無限大也無限小。它是自己完成自己(self-sufficient)、自己包含自己(self-contained)、自己證明自己(self-evident)。   懂了這些,你自然體會到——透過這個身體,你不可能開悟。甚至,透過腦,你也不可能開悟。從局限,永遠跳不到無限大的整體,也就是意識。最多只能是意識觀察到意識自己。   而你,最多就是這個意識。   其實,比較正確的表達是,就連「意識」這兩個字,都還是頭腦的產物,本身就帶來不必要的局限。它本身還含著一個觀察的動力,區分出觀察者和所觀察的對象。也就好像說我們的本質還有必要投射出一個意識,而這意識再產生一切。這種說法其實還是人腦創出來的觀念。   我才會把「參」當作最高的法門。一個人就連參到一切都是意識,還是認知所帶來的理解。最後,這個理解,透過「參」,都要去把它打碎。   領悟到一切只有意識,已經是很了不起的狀態,是只有少數人可以參透的。但是,就連這一點領悟,還離不開制約。沒有把這個制約解開、消失,會讓一個修行者認為自己真正領悟,又騙了自己,接下來騙了別人。   再講透明一點,凡是有可以領悟到、或是還可以表達出來的任何境界,本身還是個妄想。   不要小看「我」,它有各式各樣的本事,各種方法,想辦法讓你落回這個世界,也就自然讓你在解脫前還有一個開悟的觀念。甚至是透過腦讓你取得一個空靈的體驗,讓你還有一個「悟」可談。   假如真正解脫了,不光「我」會消失,人所理解的這個世界和宇宙,也就同時消失了。這一來,「我」自然會抓住所「有」的境界和頭腦的產物不放。它本身的生存就靠這一點存續,不可能那麼容易放過你我。   真正的領悟,要從這裡起步。   我很誠懇地希望你聽進或採用這些話。這個年代,找到真正好的老師實在太難,幸好還有大聖人留下的智慧可以作為借鏡。這本書透過我個人的一點體驗,用個人的語言做說明,最多是把自己的理解和古人的表達做一個對照,希望為你建立一個基礎。即使還沒有找到好的老師,也能透過這本書指出正確的方向,一路走到底。   然而,但願你我都可以找到一位好的老師,畢竟直接與老師的「在」互動、共振還是相當重要的。   回到我們人間,「一切都好」也同時是對生命最大的肯定,是承認宇宙不可能犯錯。一生到現在的任何遭遇,包括經過的種種傷痛,留下的種種傷痕,都是剛剛好。一切,也只是一個業力的轉變,讓你得到學習,讓你磨練,讓你成熟。沒有它們,你也不可能走上這條路。更不用談會剛剛好遇到這本書。   一切都剛剛好。   對任何事情、任何災難、任何打擊都帶著這個態度,自然會發現它們無形中就消失了。過去想不通、沒辦法接受的,也自然想通了。任何結,也就自然解開了。   這些話不是為了安慰你,只是表達最真的真相。最多,你只能拿自己做一個實驗者,看看這些話正不正確。不用管我說什麼,或別人講什麼。只有你自己體會,才真正算數。   一切都好——含著這些意思,也對你做一個提醒——假如一切都是意識,而你也是這個意識,何必讓一生在計較、煩惱、窩囊、籌備、計劃、追求之中過去?有什麼好值得你傷心、過不去、憂鬱、悲傷?還有什麼東西好追求,想得?又有什麼方法可以完成你本來就完成的全部?   你本來就是圓滿的一切。   你本來就是神聖的你。   你最多只能回到你自己。   最多只能承擔你本來就是的。   這麼一來,放過一切,包括世界和你,不是一個形容或口號。你就是不放過,也沒有一個東西是真實的。跟你放不放過,其實一點也不相關。   妄想放不過妄想,也不需要放過任何妄想。它本身不存在,有什麼好放過的?有什麼好原諒?好責備?好解釋的?   我才勸你,一切都好。   重複這些話,但願你立即記得自己真實的身分。不要再讓這個世界把你帶走,延續這些虛妄的制約。不要在你自己的頭上,再加另外一個頭。也不要再繼續把自己打折扣,把自己當作罪人或是受害者。   犯錯,到這裡為止。   痛心,也到這裡為止。   絕望,也就在這裡終結。   你是沒有生過,也沒有死過的意識。你本身就是——在.覺.樂。   你就是不醒過來,醒覺也放不過你。你早晚還是要回到醒覺,回到意識。因為你從來沒有離開過它,只是把它忘記了,被自己和別人騙走,而以為人生的現象就是真實。   你來過那麼多次人生,重複再重複你的痛苦。你還想來多少次,才可以醒覺過來?   也不用擔心,就是這一次醒覺不過來,還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或下下下一次。   就隨你吧,隨你決定吧。   過去談到人生最大的目的是醒覺,這句話本身也只是個大妄想。   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目的。   目的這兩個字還是頭腦二元對立的產物。我們人好像還需要一個目的,存在要有一個目的。目的,帶來種種的動,種種的尋,種種追求。有了目的,痛苦就來了。   醒覺,跟任何目的沒有關係。   是醒覺來喚醒你,跟「你」不相關。   你追求不來的。   成熟了,時間到了,你自然就醒覺過來。   ◎練習   一天當中,面對任何東西、任何人、任何事情,好、壞、愉不愉快、輕不輕鬆、累不累……提醒自己:   一切都好。   同時含著這個念頭——我對這個宇宙充滿了信心,我知道它絕對沒有什麼錯好談的。一切,都是剛剛好。   我有這個身體,這個身心,最多也只是在反映過去種種制約所帶來的變化。我本身也是業力所組合的念相。沒有什麼好壞可談的。   好壞本身也只是業力的產物。   我最多只能承認——一切都剛剛好。   這樣子,面對每一個經驗,最多只能輕輕鬆鬆地提醒自己——   一切都剛剛好。   遇到壞事,可能比較容易提醒。但是,遇到好事,一樣要提醒自己——   一切都剛剛好。   做到最後,可能連這句話都講不出來了。   因為我們已經老早臣服。隨著樣樣,讓它們來,讓它們走。我已經早就不用做判斷,甚至就連「好」都是多餘的。   ~.~   這時候,可能還有些念頭出現,最多我們也只能「參」——   知道一切都好的,是誰?   還有什麼好壞可談的?好,好到哪裡?壞,壞到哪裡?   還可以分別好壞的人,又是誰?   當然,答案又只是:是我啊。   那麼,我又是誰?
第十一章 失落是你最大的恩典
  你會遇到這本書,可能以為只是偶然,其實,從一體的角度來看,沒有什麼是偶然,樣樣都是安排好的(pre-ordained)。   很多朋友讀到這裡,尤其本身有科學背景的,會立即反彈,認為這是迷信,覺得像我這樣的科學家,怎麼會講這些話。   每次聽到這種抗議,我都只能苦笑,因為我所反映的是科學得不能再科學的原理了。我們通常都會忘記——自己所看到的世界、體會的人間,本身就是透過「我」創建出來的。「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時-空的限制,自然要對每一件事、每一個東西產生「有一個因」的關係,甚至會把樣樣的因聯繫起來,拼湊出一個因果的觀念。   「我」所投射的所有境界,包括人生、你的故事、我的故事都是虛妄(念相本來就是虛的)。但是,我們並不認為如此,而認為它是不可能更堅固了,也就這樣騙自己騙了一生。   只要承認有「我」,而把自己和「我」創出來的任何現象綁在一起,還會被這樣的結合欺騙,自然就還有一個因果好談。我指的因果是集體的,也就是你、我、大家共同創造出來的集體的因果。當然,也有個人的因果。這些因果同時在作用,透過每一個瞬間,帶來一個交會,共構出一個業力的互動。   即使科學的工具,還是離不開五官所捕捉的資訊。我前面提到,透過科學,採用五官所建立的資訊,也不過是重複和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因為我們可以想像到的任何科學的工具,都不可能離開二元對立,也就是我們人間的現實。我們自然也就被這些科學所得到的資訊所限制,再成立又一個層面的制約,而不可能從「人」的邏輯框架跳出來。   再進一步探究,我們透過五官所體會到的世界,不要說在整體不成比例,其實,在所有有色有形的現象中,也是渺小得不成比例。我們體會到的只是眼前的一點,從來沒有過一個全面的掌控。是這些種種條件和制約同時運作,才可能組合我們人生的體驗。   我們想想看,我們和時空的交流,最多只能透過每一個瞬間來互動。而這個瞬間本身就是反映種種業力所組合的條件。也只有很小部份的條件,是我們透過五官可以體會到的。在後面體會不到的變數,則遠遠超過五官可以理解。   我們對每一個瞬間怎麼組合的,也從來沒有了解過。人間離不開念相,它就像一個馬達或壓縮機,轉動的扭力是不可思議的大。我們最多只是透過瞬間,瞄到一點這個力量所產生的後果。   我們對瞬間想做一個轉變,抗議也好,阻擋也好,是不可能的。它的能量釋放太大,就算擋住,也會透過瞬間流到別的地方。同時,我們每一個念頭,每一個動作,其實也都是整體流轉出來的。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這句話也只是表達這個理解。   我也提過,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念相所帶來的捆綁,而念相是種種條件組合的,才會說我們從來沒有自由過。最多是局限的頭腦以為自由,哪怕這個頭腦本身,依然被種種的條件綁住。   甚至,只要我們還沒有醒覺過來,這一生所發生的,沒有一項不是安排好的。連頭往哪個方向轉、這一口呼吸是深是淺、走到哪裡、站在哪裡,任何可以想像的動作,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是我們活在一連串制約下,一個因接著一個果,再成為下一個因的必然結果。   只要我們仔細探討,不可能不是這樣子。   我才會不斷地提,宇宙不會犯錯,也沒有什麼對錯好談。   你也只能接受這一點。   不接受,事實也只是如此。跟你相不相信,一點關係都沒有。   差別只在於,可以接受這個再明白不過的道理,就能當作一個心理療癒的工具,讓你可以面對人生的一切變化和危機。   仔細想,人生本來就是無常,本來就是念相的組合,一定隨時都在起伏。看到別人的命好,也不用覺得自己倒楣,不如別人。這其實只是很短時間內的現象,不用擔心。畢竟人間樣樣都是無常的,所謂好壞也是相對的,是透過頭腦二元對立所分別出來的。   這一生你最羨慕的,也許是富人,也許是有地位、有權力、有名氣、有才智、長得漂亮、身材健美、討人喜歡、有影響力的人,可能前一生、下一世都不是如此,只是我們看不到自己與別人是怎麼在生命的流轉裡好壞輪替的。最好,也許變得最不好。最窮,也有機會變最富。財富、名譽、地位、外表甚至聰明、個性都靠不住,本身還是念相的組合,其實都與真實無關。當然也跟我們認為公不公平,一點關係都沒有。   生命的安排,在這個時點,對我們是最剛剛好的學習,也不用去多分析或期待。不管多好,不管多壞,都是剛剛好。我們唯一可以決定的就是——心的狀態是清醒還是昏迷,是把握這瞬間,還是讓這瞬間把我們帶走,以為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其實,表面的好壞都還是人基於制約或業力的判斷,跟整體、跟真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要我們還有一點「我」,業力也跟著存在,我們還是受到這個世界的制約和局限。但是這些表面的變化跟真正的我一點都不相關。常常聽到有人問業力可不可以打斷,這種問題本身就是矛盾。因為只要我們落到人間,有一個「我」的觀念,業力就在眼前,痛苦、煩惱也就是這樣跟著來的。   就算下一生的遭遇不會顛倒,就算沒有對稱法則來調整,人間所見的這些好好壞壞的現象、轉機、危機都還只是念相,也沒有什麼好去計較,或期待的。   一樣的,碰到再大的危機,再大的悲痛,懂了這些,也自然會想通,知道一切都還是安排好的。沒有這個痛心,沒有失落,你也不會想解脫,可能還繼續被綁住。不光這一生,甚至下一生,再下下一生。   也有時候,表面上看,生命真不公平,一個悲慘,接著又來一個悲慘,我們心裡會想一個人怎麼會那麼倒楣。有些人則認為這一生犯了一連串的錯,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得無藥可救。也許,正是生命非得要把你從人間帶出來不可,讓你沒有第二個地方可以逃,逼得你只能完全臣服。它就是透過這些失落,逼你面對這個人生的真相,而想從裡面跳出來、解脫。   一般人眼中的倒楣或厄運,有時含著很深的恩典。是宇宙來幫你解脫,你擋都擋不住,非逼你解脫不可。怎麼抗議、抵抗、干涉、阻礙都沒有用,它就是要逼你臣服,甚至解脫。   同樣地,有時遇到某些人,表面上在傷害我們、欺負我們,然而,從更高的角度來看,他們也是在扮演來協助的角色,只是他們自己不見得知道。就是這樣打擊我們,有時候讓我們沒有選擇,而想從人間跳出來,投入靈性的這一條路。   他們是扮演了一個恩典的角色,來成就我們,也就剛好是我們所需要的。站在這樣的層面來看,沒有一件事、一個人、一個東西,可以被稱為好或壞,這種標籤離不開頭腦二元對立的制約。甚至,一個人會傷害別人或其他生命,他本身也不能稱為是壞,最多只能稱為無明或昏迷。這一點,其實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狀態。   最後,從更高的層面來看,其實沒有人被欺負,也沒有人去害別人。沒有受害者,也沒有加害者。任何的觀念,不光人扮演的角色是個妄想,連「人」本身也還是個妄想。都是頭腦化現出來,離不開頭腦創出的種種制約和限制,讓我們隨時認為這都是真實的。   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是真的,甚至再接著反彈,這本身就讓我們進入這個虛的人間,任由業力把我們捆綁起來。反過來,可以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考驗,本身已經在提醒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實。   但是,你即使做不到,對環境或別人依然有激烈的反彈,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好挫折或需要懊悔、分析、反省的。最多,只是看著自己的反彈,也透過下一個瞬間,讓它消失。這麼一來,也還是回到一體。   沒有什麼發生,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你也沒有因為反彈而失去了一體。一切還是都好。   可惜,聽懂這些話的畢竟只是少數。   我們過去因為無明,被騙倒了,陷進頭腦虛妄的制約,以為那就是一切。現在,不會再被騙走。面對一切,也就——「隨你來吧,隨你走吧」。   最多只是承認一切安排得剛剛好,在那個時點上,讓我們做一個選擇。   其實那個選擇是老早已經註定了,只是讓我們感覺自己在選,讓我們選擇了這樣的一條路——跳出來。   我才會說,失落越大,越是大的恩典。一個人極端的痛苦,才會想要徹底跳出人間。解脫的機會,也就來了。   可惜的是,也許你可以聽進這些話,但是當生命一順,又回到原本的習氣。也就投入這個人生,把自己綁到某一個角落,認為自己是一位老師、家長、企業家、服務員、藝術家、學生、主管……完全投入人間的角色,充滿著嚴肅,而把這裡所談的,也就擱到一旁。也許要等到下一次的失落,比這次更大,甚至遠遠更大,我們才會再反省一次。   古人才會說,一個人開始反省探討生命,接下來,遇到任何狀況,多好,多甜蜜,多有吸引力,都不要去依附、去執著。能夠如此,這種福德是不得了的。是過去不知多少世累積的基礎,才會讓人這麼成熟,不再讓世界帶回去。   只可惜,一般人包括你我多半做不到。我才會在一開始就問「你到底有多麼想醒覺?」這個只有你我自己能回答的問題。   然而,我還是期待——但願你我就是屬於這少數,已經成熟而可以把握這次的生命。   ◎練習   醒覺,要透過恩典。   恩典,跟任何生命的狀況都不相關。醒覺,和任何狀況也沒有關係。時間到了,一個人自然就醒過來了。急不來,也慢不了。這個時點,不是你我可以決定的。它是靠生命最原始的力量,帶著我們走,來決定我們該不該醒覺,時間到了沒有。   我們每一個人的成熟度跟練習不相關,跟功夫不相關。任何練習,最多只是幫我們安靜,消失一些念頭,把限制或阻礙挪開。   但是,到最後,那個剎那,要醒覺過來,跟我們任何作為一點關係也沒有。   懂了這些,一個人只可能接受一切。對任何危機,都不用做任何反彈或埋怨。充分知道一切都是完美,都是生命的安排,讓我們早晚完成這個旅程。你就是不完成它,它也會完成自己。你就是帶來阻礙、期待、或焦慮,也沒有用。最多是稍微延後一下這個旅程,它本身還是要完成自己。你任何的「做」或「不做」,不光對醒覺沒有影響,和眼前的狀態也不相關。反而,不去阻礙,樣樣也順了。但是,要記得,這個順,還是表面的。   試試看——   一天下來,對每一件事,我都可以接受。我再也不帶來阻礙和抵抗。快樂,我也輕鬆接受。煩惱,我也接受。小的危機,大的危機,我全部可以接受。也就讓樣樣完成自己。   我對任何東西沒有期待,沒有要求,也沒有抵抗。   也就讓它們來吧,走吧。   睜開眼睛,我第一個念頭也只能是——   上帝(佛陀、生命),謝謝!   感謝你又給我豐富完美的一天。   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   一切就隨你吧,你要怎麼安排,都可以。   我對你充滿著信心。   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我完全可以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   晚上睡覺前,最後一個念頭,也是如此——   上帝(佛陀、生命),感謝今天讓我活過那麼完美的一天。   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任何期待。   一切就隨你吧,你要怎麼安排,都可以。   我對你充滿著信心。   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   只要這樣子臣服,一個人自然就把自己交給生命,讓生命帶著走。這時候會發現,連念頭來,我們也不會再在意。輕輕鬆鬆地放過念頭。知道任何念頭都不存在。也就讓它完成自己。   假如還有念頭,這時候,還是可以回到「參」——   有誰還可以臣服?   臣服的人,是誰?   是對誰臣服?   誰還有臣服好談?   沒有答案的寧靜,本身就是答案。

作者資料

楊定一(John Ding-E Young M.D., Ph.D)

長庚大學、長庚科技大學、明志科技大學、長庚生物科技、美國Inteplast Group 董事長。 曾任洛克菲勒大學分子免疫及細胞生物學系教授、系主任,現為兼任教授。 著有《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以及《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與《你,在嗎?》音聲作品專輯。

基本資料

作者:楊定一(John Ding-E Young M.D., Ph.D) 繪者:施智騰(Simon) 其他:陳夢怡/編者 出版社:天下生活 書系:楊定一書房 出版日期:2017-07-26 ISBN:9789869461764 城邦書號:A362002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192頁 / 12.8cm×18.8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