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迷途妖精日誌(05):歸途的盡頭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迷途妖精日誌(05):歸途的盡頭

  • 作者:上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3-10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令人怦然的溫暖故事!金石堂暢銷總榜TOP 5—— ★ 未上市先轟動!讀者敲碗期待,萌萌妖精快到我家! ★ 輕柔畫風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暖心畫面!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博客來排行常勝軍!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連霸數週寶座! 繼《狩法者》、《窗影物語》後, 輕撫慰(腐味)幻想系作家 上絕 醉心代表作!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 戰爭將臨,遠蒼寮一○五、不,一一一室宿舍悄然騷動。 迫於政軍壓力,翡翼與東雲被迫捲鋪蓋搬家! 妖精越境後,面對的不再是溫暖宿舍,而是長槍鐵網…… 最Book思議的日誌狂想,第五彈! 全系列即將畫下休止——

內文試閱

  翡翼沒好氣地把行李往地上一扔。「我真的要生氣了!」      跟在後面的東雲差點撞上忽然停下腳步的他。「先把行李放進房間,不要擋在門口。」      翡翼氣鼓鼓的,要不是舍友們探頭探腦的,他幾乎想咆哮抱怨。認命地把行李踢進新房間,他一屁股在床上坐下,在東雲關上門的瞬間表情猙獰得像鬼。「那群警察、軍人,腦子有毛病嗎!」他無聲怒吼,氣音像是蛇鳴似的絲絲作響。      東雲環顧這個接下來他們要居住的房間,111,原本是空置,甚至變成倉庫的房間。      他們被趕出105室了。      對外不公佈原因,這更給他們帶來莫大困擾麻煩,不時有同學來探聽八卦,而他們這彷彿被掃地出門的狀況,更是讓不少看他們不順眼的人背後笑話。      這都不是最困擾的,真正讓他們擔憂的是105室,如果在這時間點有妖精越境過來,該怎麼辦?      會被抓去解剖嗎?想到這東雲就很不舒服。      「他們到底想怎麼樣?研究幻想界生態?到底知不知道那些妖精是足以致人於死的!如果政府暑假來處理我沒意見,現在還有這麼多學生住在這,引起暴動他們誰能負責?真是腦袋灌了水泥!」      「好了,別生氣了。」東雲安撫地替翡翼泡了杯熱牛奶。「晚點找賴於矜討論一下,看看他怎麼想的。」      看東雲俐落地沖水攪拌,翡翼理所當然地伸手接過馬克杯,抿了口。「以我對他的了解,應該會叫我們不要管。他對幻想界造成的麻煩有很強烈的自責感,但這不全然是他的問題,這是兩方制度上的溝通不良。」      「他是當事人,他比我們更了解在這件事上,幻想界會採取什麼措施。」東雲靠在從105室搬過來的書桌,111室內雜物清空後就什麼也沒有,他們的床、書桌等等家具都是從原本房間挪過來的。      除了窗外風景,這裡和原本房間沒有任何不同。      翡翼算是被說服般點點頭。「幻想界的事情先由我接手,你要準備考試,還是好好唸書吧。」      聽翡翼這體貼的話語,東雲毫不領情地翻了個白眼。「講得好像你不用考試一樣,你應該比我更難吧,你要考的是美國的大學!」      翡翼眨眨眼。「我一點也沒奢望明年能上大學啊,大概是回美國惡補個一兩年吧……」      「惡補不用等明年,你現在就可以開始,過來!」      聽東雲那訓斥的話,翡翼肩膀一歪,徹底想起在唸書、成績這兩件事上,東雲是不會妥協退讓的。他不懂,真的不懂,幹嘛要一個唸書廢柴好好唸書呢?      就算他以後打算考取美國大學,也別想拯救他啊,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沒救了!      他還想、偷偷走後門就好呢……      翡翼在心裡極小聲地說著。      但就算這樣,他還是摸摸鼻子乖巧坐到書桌前,陽光大片灑落在書桌前,曬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不用觸碰床舖就能打起瞌睡。      在此時,房門被敲響,翡翼立刻彈起去開門,只要能讓他別待在書桌前,他什麼都做。      門一開,外頭是掛著疲憊笑容的賴於矜,見他孱弱模樣,翡翼都替他感到可憐了。「怎麼來了?你看起來好像很累。」      翡翼側過身,讓賴於矜進入房內。      「警方把魔法陣看得很嚴,我沒法偷偷進去,你們的房間也被看管起來,更是出不來,想到幻想界去通知一聲也是沒辦法的。」賴於矜嘆了口氣。      「我們徽章也被拿走,沒辦法召喚執法者,我很擔心如果他們和我們這邊的武力部隊起衝突。」東雲替客人倒了杯熱水。      「這倒不必擔心,邊界的問題是安特瑞斯負責的,他不可能真的只是扮演一個執法者的角色,以他個性和能耐,早就將兩邊邊界的事情握在手裡,蛛絲馬跡都瞭若指掌」賴於矜接過水杯握在手裡。      「那他怎麼沒過來看看?如果他真這麼重視邊界,那偷渡的事情就不可能發生了。」翡翼半瞇起眼,哼了聲。      在他看來執法者一直很鬆散,簡直到了該被扣年終獎金的地步。      賴於矜神色閃過一絲無奈。「他……安特瑞斯這位執法者隊長,對於工作不是那麼熱衷,應該說以他的能耐和曾經做出的貢獻,早該進入中樞待在首都,但一來政治資源是有限的,既得利益者不想多個人來瓜分,二來安特瑞斯效忠的君王並不那麼……嗯、他非常忌憚索莫納斯家族,理所當然就把安特瑞斯放到邊境,等同發配邊疆。」      安特瑞斯會認真幹活才是奇事。      「索莫納斯很可怕嗎?安特瑞斯是有點難相處,高高在上的,但他年紀和我們應該沒差太多吧?有需要一干貴族甚至連國王都感到不安?」東雲忍不住好奇。      賴於矜露出為難的表情。「歐帝斯和索莫納斯是沒什麼好害怕的,但安特瑞斯的存在真的讓人很不安。」      「為啥?」翡翼挑眉。      「這種事情生活在簡單界的你們應該不能理解,不過這在幻想界是可能的。」賴於矜頓了一下。「安特瑞斯是死而復活的人,他並不是目前當代的活人,而是數百年前索莫納斯的先人。」      「……」東雲和翡翼一致沉默。幻想界這個,有點厲害……      「索莫納斯家族從發源開始就是非常強大的黑魔法家族,唯有具有黑魔法家族天賦的孩子能留在大宅內,其他魔法天賦都被送到其他宅邸,內部競爭也很激烈,黑魔法用個通俗的說法,就是研究死人以及怎麼快速殺人的魔法,在遠古戰爭頻仍種族衝突激烈的時代,黑魔法師遠比任何人都來得強大尊貴。」      賴於矜喝了口熱開水,繼續解釋。「黑魔法家族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在於他們冷血殘酷,就算面對有血緣關係的父母親兒,也能毫不猶豫地殺死,同時他們有強大的野心,這放在古代很正常,但到近代,這就非常……讓人不舒服。」      「就因為這樣幻想界的國王很討厭害怕安特瑞斯?」東雲覺得這國王也太神經質,難不成擔心一個青年人會篡位?那他養的軍隊和養的貴族大臣幹什麼用的?      「不是,因為安特瑞斯掌握了復活的秘法,加上他的黑魔法造詣非常強大,遠非現代黑魔法師所能比擬,更別說他的存在不時提醒國王黑魔法的象徵意義,如梗在喉,他不討厭安特瑞斯才奇怪。」      「如果這樣也不至於這麼做吧,一定有個原因導致國王不得不打壓安特瑞斯。」翡翼突然說。「他威脅過國王?」      賴於矜無奈看著翡翼,實在對他的敏銳感到沒轍。「這屬於王室秘辛,索莫納斯家族敗亡得太快了,他們屹立數千年,卻在百年內迅速衰敗,這沒有高層推波助瀾怎麼可能,現任國王雖沒直接造成這個狀況,但面對使自己家破人亡的王室,索莫納斯怎可能真心臣服,而王室也清楚這筆爛賬索莫納斯不可能原諒,自然更加排斥厭惡索莫納斯。」      「這不是秘辛嗎,你怎麼知道?」翡翼眨眼。      「又不是只有你們會八卦,而且這種事情看近代大事史也能推測得出來。」賴於矜輕哼了聲。      「難道國王擔心一個從幾百年前復活過來的活死人報復他?」翡翼努力思索著。「不必要吧,國王肯定比安特瑞斯年長,說不定他可以請安特瑞斯復活他讓他多活很多年,所有人都想要長生不老,我們這邊古今中外的君主作夢都在想,就算死了也要把陵寢佈置得像是他們會活過來享受一樣,這樣的人不拉攏卻打壓排擠,政治是唯利是圖的角力場,國王沒道理這麼做,這不合利益。」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通透狡猾,當然你的說法很好,肯定也很多人願意這麼做,但現任國王顯然不這麼想,他就是比較正直,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如果他想復活,那會做的是想盡辦法從索莫納斯身上偷來秘法,而不是和安特瑞斯交好,更別說他可能不想復活,他的親妹妹就是在失敗的復活法術之下,變成一個瘋狂的屍鬼,他恨透復活術。」      「那真是一筆爛賬。」翡翼搔搔頭。「好了別八卦這些了,你對接下來的狀況有什麼想法嗎?就只要靜觀其變?」      「除非我們要挑戰公權力,否則只能這麼做。」賴於矜無奈地說。      翡翼聳肩,算是認同這點。他家有權有勢,但面對國家這個龐然大物,也只能縮起尾巴靠邊去。      「先這樣吧。」翡翼為這次的會面作下結論。「話說你年紀也一把了,應該不用像我們一樣考大學吧?你到底怎入學的?」      「……」不八卦幻想界也別八卦他啊。賴於矜瞥了翡翼一眼。「你能走後門,我當然也行,再說走和蒼高中的後門對我家來說沒什麼難度。」      是啦,賴家是和蒼高中的大董事,胡謅個資料把人弄進學校唸書,比翡翼他爸還要塞錢來得更簡單。      話題至此,東雲已經不想聽了,他才不想知道兩個大少爺走後門的經歷!      ※※※      夜晚,105室。      畢竟是學校,最新設立出來的,用於處理異界事務的警務組只剩兩人留守。幻想界的事情固然國家很是看重,但這裡是學校,總不能配備十多名警察在這吧,那很快就會鬧出頭條來。      更別說這所學校內的學生各個來頭都不小,富人之子不算什麼,有立委議員當親戚長輩的更是多,還別說有內政部部長的孫子呢,他們哪能不小心,現在又臨近大考,要是敢打擾孩子們唸書,他們就等著發配外島等退休吧。      「為了一群小崽子,有必要這麼小心翼翼嗎,居然規定我們不能聽音樂不能隨便離開這個房間,不能有任何干擾小孩讀書的行為……瘋了嗎,我們在執行公務欸!」一員警忍著煙癮,蹲在電腦桌前滿臉不高興。      學校理所當然禁煙,和蒼高中錄取教師的第一基本門檻就是不抽煙,這是完全無煙環境。      「想想韓國就沒事了啦。」員警擺擺手。「聽說他們大考當天封路,如果考英聽,機場甚至禁止起降,夠誇張吧?那天考生最大,想想他們,我們不過就不能抽煙而已。」      「……」員警煩躁得想打人。      他們負責夜班,自然不能打瞌睡偷懶,再困倦也得撐著,又沒能抽根煙提神根本要了他們的命,他們無聊得摸出手機各自玩起小遊戲時,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轉眼已經兩點多,整所學校靜悄悄,連蟲鳴狗吠都沒有,一點異響都清晰得不得了。      細微的摩擦聲突兀地出現在安靜的房內,員警們不約而同停下手邊動作,他們用餘光逡巡整個房間,就見窗邊天花板閃過一絲異光,那光像是有生命一般蔓延開來,彼此連貫交接出奇異圖騰來,光芒幾個閃爍,一對小巧的鹿角穿了出來。      員警們瞪大眼,鹿角之後是兔耳,那奇怪的生物扭動著頭顱身軀,像是鑽在一個小洞內,努力要把自己被卡住的身體拔出來一般,看得員警都想伸手幫忙了,在光芒逐漸黯淡後,這奇異生物像被一隻手擠出來一樣咚的掉了出來,摔在地上。      奇異生物昏頭轉向的,甩了甩腦袋爬起身,好奇地左右張望,在看見員警後啾啾兩聲。      他期盼地望著員警,員警驚訝又一頭霧水地望著他。      「啾啾?」      「……」員警互相對視。      「先、抓起來吧?」員警低聲說,好像做壞事怕被發現。      「嗯……你看過兔子腦袋上長角嗎?」      「總比人生撿角好。」員警還有心情開玩笑。      他們一致掛上親和的笑容,這讓鹿角小兔放鬆了下來,但下一秒他就被抱起捉住,塞進一個手提籠內,他驚慌地高聲啾啾叫,兩個人類沒把他的叫聲當一回事,拿起了奇怪的小方盒子說起話來。      「是、報告長官,捕獲一隻來自異界的生物!」      話筒另一端的男人讓他們將生物送到實驗室去,電話切掉,一人接手籠子離開,另外一人精神振奮地繼續等待,希望能等到其他異界生物。      鹿角小兔被帶離房間後兀自不安,當他發現自己離魔法陣越來越遠後,開始緊張害怕,不停衝撞的籠子,但不鏽鋼籠沒那麼容易破壞,他的角因劇烈掙扎而受傷,滴滴答答地流血。      員警看了不忍,但又不想將他放回去,只能當沒看見將籠子塞進後車廂,駛離校園。      車子一路前往位於郊區,這裡人煙罕至,哪怕距離首都不遠,但因地處偏僻,又沒有產業道路,這裡幾乎沒人會來。一座灰藍色建築矗立於山間,明明是半夜裡面還是燈火通明,一個穿著白袍的女人站在門口,她戴著厚重眼鏡,看起來非常憔悴。      員警停下車拎出籠子,那女人眼睛刷的亮了,新奇地繞著籠子看,鹿角小兔害怕地瑟瑟發抖,又時不時想衝撞攻擊。      「好特別,這就是那個世界的生物嗎?」      「是,半夜從天花板穿出來的。」員警答,他低頭看著小兔子,輕輕晃了一下籠子。「真難想像那學校就讓學生住在那裡,這個看起來乖巧無害,如果來的是猛獸怎麼辦……確實該管制起來。」      「把籠子給我吧,謝謝你了。」      「他會被解剖嗎?」員警試探地問。      「目前不會,我們會先試著飼養他,抽血檢驗和照X光,研究這些生物的特異之處。」      聽研究員這麼說,員警才鬆了口氣。      研究員目送員警離開,拎起不小的籠子看了看。「好啦小可愛,別那麼緊張,我們好好相處吧。」      鹿角小兔澎著毛,縮在籠子底部,對自己越境偷渡面臨的一切感到絕望。      眼淚滴滴答答的,可惜研究員不當一回事,只說了聲真是聰明有靈性,就把他關進另外一個大籠內。

作者資料

上絕

無可救藥的貓癡。 希望能挑戰所有有趣的小說題材,以及寫作手法。 或許算是有上進心的作者? FB粉絲頁:請上FB搜尋「上絕」,核定作者頭圖無誤後,按下讚與接收追蹤,上絕感謝關心並祝福您。

基本資料

作者:上絕 繪者:若風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3-10 ISBN:9789571072722 城邦書號:SPB7I00003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