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迷途妖精日誌(04):心的明暗度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迷途妖精日誌(04):心的明暗度

  • 作者:上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1-10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特別收錄:海灘自拍.精美拉頁海報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博客來排行常勝軍!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連霸數週寶座! ◆未上市先轟動!讀者敲碗期待,萌萌妖精快到我家! ◆輕柔畫風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暖心畫面! Level UPUPUPUP! 妖精瞎鬧指數破表再升級~ 最Book思議的日誌狂想,從心下筆—— 繼《狩法者》、《窗影物語》後, 輕撫慰(腐味)幻想系作家 上絕 醉心代表作! 華文原創新風貌!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初春將至,遠蒼寮一○五室宿舍悄然騷動。 代理學生會長面對校園經費羞澀的方法很簡單—— 打工,尤其還是脅迫全校同學一起打工「賣身」…… 「高傲的資優生迫於現實只能出賣才貌。哇,光想就好萌!」 翡翼邊尋找賺錢方式,邊仗著花容月貌大肆撩漢, 卻不料本已銷聲匿跡的妖精再鬧校園, 更一舉將他與東雲綁至心靈最幽深之處, 迫使兩人面對塵封已久的恐怖過往…… 「唔,看最近Pokemon這麼有名, 把這些活生生的妖精抓來變現好了!」

內文試閱

  剛過完寒假,翡翼舒適地窩在剛換上新床單的床鋪上,窗外雨絲相連彷彿一桿水晶簾幕,但絲毫沒能吸引他的注意,他把玩著手機,是那支在鳳鸞鳥事件中他塞給不知名學長的手機。      上學期他們昏迷幾天清醒後,校門口的守衛把手機還給了他,同時還有一張名片。      秦遙,那個奇怪學長的名字,目前是某間大公司的總經理。      翡翼看到這個頭銜時差點噴茶。西裝筆挺、嚴肅不苟,乃至掌握整間公司經營方針的白領精英,居然會拿著棍子威脅高中生把戒指交出來,這也就算了,他還像個小毛頭一樣拿石頭砸異界妖精。      落差實在有夠大的。      翡翼玩味地盯著自己的手機,不禁想起他打電話給秦遙時的談話內容——      手機開著擴音,東雲坐在三十公分遠,他們一致盯著手機螢幕。      「喂?」      「秦遙先生嗎?」翡翼開口。      話筒那邊停頓了一會,男人的聲音再次傳來:「是你們啊,比我預料得晚很多才打來。」      「碰到一點事情耽擱了。」翡翼聳了下肩膀,總不好說他們去幻想界旅行一趟回來躺了三天吧?      「你們要問什麼?我想搶戒指的原因?」      「除了這個還能有什麼?」翡翼反問。      「我在蒐集這些東西,避免它們流落在外。」秦遙說道。      翡翼抬頭和東雲交換了個眼神,對這說法雖有疑惑,但不到全盤否定。      一個有錢有地位的男人是不需要盜賣幻想界物品的,除非他有債務。      翡翼挑眉,決定動用家族力量去查查這位秦遙學長的經濟狀況,一旦排除負債的可能,那秦遙的所做所為大概就像他自己說的,只是避免魔法物品被有心人利用。      「學長,你好好一個經理沒事把自己弄得像個流氓?而且居然恐嚇自己的學弟,你不覺得有點太誇張嗎?」在知道秦遙的目的後,翡翼的口氣也輕鬆了起來。      秦遙那邊安靜了一陣子,一聲嘆息傳了過來。「你以為你之前的學長很好對付嗎?還有那些已經掌握了魔法物品的校外人士,用搶是最快的方法。」      「你知道這違法的吧?」東雲問,一臉不苟同。      「那你要怎麼跟警察說這傢伙手上有違禁品?不用搶的大概就只能用偷的,難道還要用錢買回來?我平常也不會拿棍子去威脅人,只是看那戒指危險性那麼高,急著回收才有那天愚蠢的舉動。」      「你還真是衝動。」翡翼挑眉,嘴邊勾起奇怪的笑容。      在這方面就有點詭異了。就算秦遙以前打妖精打得很順手,但他面對的可是人,是自己的學弟,他應該有其他辦法來取得戒指,而不是拿棍棒用搶的。就當時的情況來看,秦遙早已知道戒指的事情,他有的是時間做準備來和他們進行交涉,或者引導他們將戒指交還給執法者,但他卻選擇用暴力解決事情。      這不合理。      一個高學歷的白領階級居然選擇這種方法,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才導致他做下這個決定。      這傢伙果然還隱瞞著什麼事情。      翡翼眼珠一轉,一時也想不到秦遙搶奪魔法物品的真正原因,那原因一定很急迫,他一定要馬上拿到那枚戒指,否則他不會那麼魯莽地拿著木棍衝上來。      東雲看翡翼一臉沉思,知道這傢伙的思維早不知道蔓延到哪去了,他接下對話主權。      「學長,你拿到這些魔法物品後怎麼處理的?」      「你知道這些東西只要離開學校一定範圍後就會毀壞失去魔力吧?我毀了它們。」      「你對這些事情知道得很多,甚至知道徽章的使用方法,我們當初摸索很久才發現可以充當翻譯器,為什麼?你那屆的學長告訴你的嗎?」      「一方面自己摸索,一方面有學長提點,怎麼,你們上一任沒說嗎?」      「沒,根本沒見到面。」東雲答。      「真可憐。」秦遙輕笑了聲。      東雲完全能透過無形的電話線路看見秦遙既同情又幸災樂禍的表情。      「徽章要怎麼變形?丟出去就可以了?除了翻譯之外還有什麼功能?」東雲連珠砲似地問著。「我們能主動聯絡執法者嗎?」      「不能。」秦遙立刻回答。「就只有這些功能。」      東雲抿了下嘴,神情洩漏了心中的不滿和煩悶。      如果他們能使用徽章主動聯絡執法者,問題會好解決很多,結果居然不能,搞什麼鬼?      這是什麼爛設計?      安靜許久的翡翼忽然開口:「學長,前陣子我看見你和我們班的賴於矜在校門口好像吵架了,你們認識啊?」      「他……我和他家的人認識,他身體不好,又任性地要回學校上課,我忍不住念他幾句,就吵起來了。」      「哦,所以你也認識老賴囉?賴予卿。」翡翼思考起秦遙就是老賴口中那位學長的可能性,那個寫出腳本的神秘學長。      想到這,他不由得想詐一詐這傢伙。「學長,你知道鳳鸞鳥的事嗎?」      秦遙沉默的時間變長了。      「不知道,跟那顆蛋有關係嗎?」秦遙反問。「不好意思,距離我念高中已經很久了,以前的事情也沒辦法記得很清楚。」      聽到他那像是因為太久而得花時間思考的樣子,翡翼暗暗嘖聲。年紀大的白領精英都有個讓人討厭的地方:圓滑世故不好突破。他找不到破綻。      「記不清楚就算啦,我們的問題大概就這樣,謝啦,有事再找你。」      「如果遇到沒辦法解決的事情再打給我。」      「好,謝了。」翡翼手指戳上手機螢幕,切掉了電話。      思緒進行到這裡,翡翼輕嘆了口氣。其實秦遙想做的事情和他們也沒太大關係,只要知道他不是罪大惡極的人也就夠了,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好像有什麼事情包圍著他們,讓引導妖精回幻想界的這件事變得更複雜。      秦遙、老賴,還有那個半精靈。      好像每個人身上都藏著點祕密似的。      房間門被打開來,翡翼回頭一看,被雨打溼外套的東雲走了進來,身上帶著外面的寒氣,還好他手上的食物還熱騰騰的。「你除了窩在床上以外,沒什麼事好做了嗎?」      一見翡翼那懶散的樣子,東雲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拜託,寒假才剛結束耶。」翡翼懶洋洋的。「不過這也代表老賴他們再過幾個月就要畢業了。」      將食物放在桌上,東雲靠在書桌邊看著翡翼。「你捨不得啊?」      「你知道,這代表過完下一個暑假,我們就要升三年級了。」翡翼直勾勾地望著東雲。「……就要離開這所學校。」      東雲愣了一下,像是沒想過這個問題。這麼說也不盡然,他當然想過會畢業,可是沒想到會過得這麼快,怎麼一下子就要升三年級,轉眼就要準備大考,準備未知而讓人不安的未來。      想到這,他眉頭皺起。「你這樣一講,我似乎應該抓緊時間念書。」      翡翼手撐著臉頰,對天花板翻了個白眼。「別再認真了,繼續認真下去就要升天了。」      「胡扯什麼,過來吃飯。」      翡翼翻身下床,拎起手機隨手拋到自己的書桌上,東雲看了一眼,他一直知道翡翼的手機不算高階,但仔細一看才發現其實用了很久了,有不少磨損。「小少爺,難得樸素啊。」他下巴點了點桌上的手機。      翡翼瞥了眼,「高階手機要會用、有機會用才有價值,我沒事只是上網或接聽電話,根本不需要用到那種手機,三五千塊不難用就好。」      拉來椅子,翡翼拎過自己的午餐,愉悅地享用起來。      「說到畢業,三年級的畢業典禮學生會也要參與吧?」      翡翼嘴角咧了起來,眉毛抖了兩抖。「李子英已經是內定的會長代理了,很棒吧?他有我這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我看是倒了三輩子血楣吧……      東雲暗自吐槽著。      「哎呀,從上次掉到幻想界到現在,一個魔法生物也沒有,人生真是恬靜美好啊。」翡翼笑嘻嘻的。      「他們的邊界看守變嚴格了吧,有簡單界的人掉過去可不算小事。」東雲坐下,吃起午飯。      「但幻想界的生物過來卻輕描淡寫的,這該說我們簡單界有問題嗎?外界生物入侵卻被遮掩著,只由學生來處理,好似不把這件事當成國防問題來重視。」      東雲盯著豐盛的便當盒,再次思索起翡翼所說的問題。      這真的不合理,一開始翡翼是以「一定不會造成太大的危險,所以學校默許」為理由來看待這種異常事態,可是上學期鬧出了神經病花精靈事件,導致兩個學生心神混亂、無數學生嘔吐;再來還有鳳鸞鳥亮粉造成的跳樓事件,這絕不能說是小事。      他也不認為歷屆學長經歷的狀況會比他們遇到的還平靜,總會有造成重大危安的問題,只是為什麼學校壓下來了?而且固執地讓學生繼續看守這個房間,這是有原因的嗎?      和蒼是所校齡悠久、財力雄厚的學校,名聲更是私校內數一數二的,普通理由實在無法解釋其面對境外妖精時的消極怠惰。      學校究竟為什麼放任這件事?      再說徽章,為什麼不能聯繫執法者?這也是弔詭的一點,既然執法者必須越界來這裡拘拿捕捉偷渡客,那看守者能主動提供消息不是更好嗎?      而且這種情況已經這麼多年,這類漏洞早該彌補了,怎麼會到現在還維持原狀?難道學校的人沒有和執法者見過面?沒有一起討論這個魔法陣的破洞該怎麼處理?      東雲想得很入神,沒注意到翡翼望過來的視線。翡翼手撐著下顎,看著眉頭皺起的東雲,大概猜出他在煩心什麼。      對,一年級的那個理由已經無法說服他們了,這整件事透著詭異,學校的姑息、幻想界對魔法陣破洞的冷處理,現在還衍生出校外人士打著幻想界物品的主意。      這些都只是被掩在檯面下罷了,實際上已經是很大的問題。      但沒有人要處理,為什麼?      翡翼收回心神,專心吃起飯來,敲門聲驀然響起,他們兩人一起回頭。      「請進。」東雲說。      門被推開來,他們看見一張怨恨滿點的臉,翡翼立即縮起肩膀。「哦,子英啊,吃飽沒?要一起吃便當嗎?」      「到底是誰推選我當學生會會長的?」雖說二年級的不會被稱為會長,但三年級的根本不管事,二年級的代理人就是實質的掌權者。      翡翼眨眨眼。「不知道喔,你要不要問問你朋友?」      「你真會裝傻!」李子英氣得半死。「老賴學長說是你大力推薦,他們三年級才一致決定由我當代理人!」      可惡的老賴,居然這麼沒義氣地出賣他!      翡翼臉上立刻堆上滿滿的笑容。「能者多勞呀。」      「勞你個頭!這會長你當比較合適吧?」李子英咬牙切齒著,踏步走進了房間。      「我已經玩過一輪啦,換別人玩唄。」翡翼不在意地擺擺手。      「這次要負責策劃學長們的畢業典禮,還要安排他們的畢業照、畢業紀念冊,還要對外招商,這不比園遊會簡單耶!」      「重點是經費只剩十一萬。」翡翼搖頭。「還要安排今年度的校慶,你真的要開始想辦法募款了。」      「……」這傢伙怎麼有辦法這麼不要臉地推人去死?      李子英幾乎想掐死這個臭矮子。      在一旁的東雲暗暗縮了下肩膀,再次提醒自己不要招惹翡翼,這傢伙坑人是不著痕跡的。      「加油,代理會長,有問題我們會幫忙的,好啦,快去吃飯,現在正在成長期,餓不得。」      李子英翻了個大白眼,毫無氣質地對翡翼豎起中指,之後瞪向東雲。「有事再找你幫忙。」      「沒問題。」東雲說道。      看李子英氣哼哼地離開,翡翼一臉無辜地看向東雲,手指了指自己。「我看起來很不可靠嗎?為什麼不找我?」      「他怕他募的款不夠你花。」東雲白了他一眼。「吃你的飯!不准挑食,還想不想長高啊你?」      翡翼皺皺鼻子。      「囉唆的老媽子!」

作者資料

上絕

無可救藥的貓癡。 希望能挑戰所有有趣的小說題材,以及寫作手法。 或許算是有上進心的作者? FB粉絲頁:請上FB搜尋「上絕」,核定作者頭圖無誤後,按下讚與接收追蹤,上絕感謝關心並祝福您。

基本資料

作者:上絕 繪者:若風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11-10 ISBN:9789571069999 城邦書號:SPB7I00001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