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迷途妖精日誌(02):犬貓不同調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迷途妖精日誌(02):犬貓不同調

  • 作者:上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20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未上市先轟動!讀者敲碗期待,萌萌妖精快到我家! ★ 輕柔畫風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暖心畫面!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博客來排行常勝軍!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連霸數週寶座! ★ 特別收錄:妖精學園祭‧精美拉頁海報 ★ 超值首刷:Let’s~尋找妖精珍藏明信片 ★ 令人怦然的溫暖故事!金石堂暢銷總榜TOP 5 假如天性不合的狗狗和貓咪, 共用同一個身體,結果會…… 最Book思議的日誌狂想,矛盾下筆—— 繼《狩法者》、《窗影物語》後, 輕撫慰(腐味)幻想系作家 上絕 醉心代表作! 毛髮毛天的肉球對犬掌—— 犬貓鬩牆,一觸即發! 沁涼深夜,遠蒼寮一○五室宿舍悄然蠢動。 天寒地凍,連幻想界的迷途傘蜥蜴都承受不住, 紛紛藏於宿舍避冬,鋪天蓋地巴在灼熱的日光燈上, 連翡翼與東雲的厚棉被與暖暖包都不放過! 本就被煩到睡眠不良,夜半狼嚎又再度鬧場…… 「嗷嗚嗷嗚嗷嗚嗚——弟弟,快回家來吧!」 翡翼氣到快大爆炸,立誓揪出這對兄弟先燉再殺、再燉再殺, 不料調查結果震驚發現,這隻狼原來有兩顆頭,還是兄弟同體, 而所謂「狼的同體弟弟」,居然不是狼,甚至不是狗, 而是一隻鬧脾氣撕破臉、離「體」出走的……小黑貓!?

內文試閱

  距離開學也一個多月,剛開學的傘蜥蜴事件再教會他們使用暖暖包、打火機後告終,他們兩邊比手畫腳的,才終於讓那群小妖精知道下次要來,得用使用過的暖暖包來交換新的,避免廢棄暖暖包影響魔法界的環境。   「我有時候真的很無法理解老賴在想什麼。」手撐著臉頰,穿著保暖的睡衣,翡翼盤腿坐在椅子上,瞪著面前的園遊會企劃書。   和蒼高中在中部有個締結友好的姊妹校,寧韶高中,男女均收的私立學校,在升學的講究上比不上和蒼,但他們有很特別的一點,使得寧韶的名聲遠遠超過和蒼。   他們是純粹的『貴族』學校,不存在任何窮鬼。   在裡面就讀的學生一定得貴,從老爸往上推三代最少身家都得上億,這代表從他們家的曾曾祖父就得發達,連續發達四代,才有機會進入就讀。而連續四代都是有錢人,第四代所養育出來的孩子就絕對不會是暴發戶。 和蒼在這方面就沒什麼講究,不過和蒼的門檻非常高,他們要求學生的腦袋素質,對他們老爸的口袋深度反而不那麼在乎。 事情的契機就是來自於此。 東雲瞥了那坐沒坐姿,一副懶洋洋的翡翼,他伸手拉過桌上那份企劃書。在上學期末翡翼擔任了學生會成員一職,這學期開始他便固定得跑學生會開會。「他又搞出什麼了?」 他閱讀著,在看到開頭標題眉頭便高高揚起。 『園遊會特別企劃──競技求生』 這啥?競技求生? 東雲疑惑地看了翡翼一眼,翡翼聳聳肩膀。「相信我,你不會想往後翻的。」 這反而勾起東雲的好奇心了,他翻過一頁,在看到上面的文字後眉毛跳動好幾下。 「第六十九屆和蒼高中園遊會 與會貴賓:寧韶高中 主旨:和蒼、寧韶兩校感情融洽,在諸多場合皆有良好互動。睽違數年和蒼高中有幸邀請寧韶嘉賓前來作客,學生會認為一成不變之靜態活動不足表現和蒼對寧韶的熱情與期盼,特擬定動態園遊會企劃,以期令嘉賓賓至如歸。 這是電腦打字的部份,下面是翡翼的註解: 狗屁融洽,惡鬥十幾年,終於有一較高下的機會。老子主場,不能落了面子,一定設法好好款待『嘉賓』,讓他們哭著回家找爸媽。 東雲抹了把臉。「這你自己的感覺?」他指著翡翼的字跡。 翡翼沉痛地望著他。「我像那麼無聊的人嗎,要知道我差一點點就去唸寧韶了!」他家往上推十代都是有錢人,在一百年前他家祖先就當官了,民主開放後轉為經商,利用當官累積下來的優勢,很快便在商業打開一片遼闊的天空。 「那這誰的意思?」 「當然是老賴!」翡翼擺擺手。「你就不知道學生會多熱鬧,一年級的聽到老賴笑著說:『校長希望邀請寧韶客人來參加園遊會,我們一定不能讓他老人家失望,一定要讓他們看見我們學校多麼精誠團結。』的時候表情有多奇怪。」 「是蠻奇怪的,誰管校長怎想,為啥要為了不讓校長失望特地搞這些。」東雲翻過了一頁,看到競技求生四個大字,他內心忽然有很不妙的預感。 「你沒搞懂老賴意思。」翡翼手撐著臉頰。「他那只是假話,他腦子裡想的東西始終如一。」 東雲挑眉看他。 「他嫌普通園遊會無聊,他要搞個大的,有趣的、熱鬧的、瘋狂的,而且這次有寧韶的人來,那就更好玩了,一樣是私立學校,兩所學校老是被比來比去,學生自己也有競爭的想法,現在有個現成的好機會,他當然要好好大玩特玩。」但這想法絕對不能宣之於口,只好拿校長老先生來當擋箭牌囉。 「……」這聽起來真的很不妙。「他想怎搞?」東雲問,他往後翻了幾頁,目前看起來沒有定案,只有一些零碎紀錄,沒有實際的會議內容。 「他最想要辦個大型的,為期一週的校外競技求生活動,甚至想把場地拉到山裡去,不過老師不同意,認為學校學生人數龐大,不切實際之餘也太過危險。」 東雲點點頭,感謝老師的理智。「他是太天馬行空了,其他人怎麼說?」 翡翼唔了聲,表情有點詭異。「老實說在學生會內,我覺得那好像是他的狂信徒大會,二年級的都很聽他的話,雖然一邊罵他神經病但又一邊興致勃勃的討論,三年級也罵他,可是每個都笑得好開心,根本就愛他心裡口難開。」 「我覺得在他入學後老師們的頭髮應該白了很大一把。」東雲拖過一旁的毯子蓋在自己身上,春寒料峭,現在的夜晚還冷得很。「不過說真的,園遊會……賣點黑暗地獄料理就差不多了吧,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考慮到大家都只是普通學生?」 聽東雲的話,翡翼歪頭看他。說的也對喔,普通人的求學生涯都是一成不變的,老師不會允許太出格的行為,家長又只會要小孩子唸書,絕大多數人的校園生活就只是那樣子。 難怪老賴用盡心機要玩,因為學校生活就這麼短,過完就沒了,工作後人生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覺得他提的訴求會成功。」翡翼抓過一邊的橘子剝了起來。「當然,不是急流勇渡、野外求生那版本,而是園遊會總是固定模式這一點會被打破。」 「你跟他超級合拍。」 「也不是,怎麼講,既然要做了為什麼不做點特別的,就那樣應付一樣過完園遊會,對身為學生的我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們應該讓它有意義吧?」 「對我來說這種想法很麻煩,我幹嘛要花時間在這種事上。」東雲坦率地說。 在這點東雲真的很無趣。 翡翼撇嘴,將手上的橘子塞進嘴裡。 「你怎麼想?」東雲放下手上的企劃書,裡面還沒有具體內容,看了也是白看。「你不會跟著他一起亂吧?」 翡翼很想挑眉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但還是壓抑了那個衝動。他比誰都知道東雲的古板和一成不變,他寧願把時間拿去讀書賺獎學金,也不想和他們玩在一起。 當然,這有部份原因來自於他的家境,他迫切需要這筆獎學金,其實他調查過,照顧他的那對老夫妻有的是錢,東雲就算沒保住前三名寶座也無所謂,但他就是這樣要求自己,他不想自己給任何人添麻煩。 他和東雲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人,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給人帶來困擾,而東雲則是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好讓自己不要成為麻煩。 這種自我壓抑的想法久了,他就變成一個老古板了。 他在寒假的時候拜訪過幾次他們家,東雲在那裡也很拘謹,主動負責所有家務,對兩位老人也很禮貌,但不算真正親切,他好像沒辦法把自己融入哪個地方,在學校是,在寄宿的家庭也是。 東雲等了很久沒等到翡翼的答案,看向對方那張秀氣、因溫暖而有些昏昏欲睡的臉。「喂!你不是要睡了吧?」他連忙從書櫃上抽出幾本教科書。「今天要預習的份呢?」 翡翼叩的趴在書桌上一臉痛苦。「不要啦……」 「你還想重複上學期的惡夢嗎?在考前才要讀書?」 噢這點真的就是老古板!他能不能不要這麼自律! 翡翼爬了起來,憤憤地抓出自己的課本,一攤開來看那堆像有催眠魔力的文字,眼睛開始轉起暈眩的圈圈。什麼和什麼啊…… 「你對這園遊會看法到底是什麼?」東雲不死心又問了一次。 那戳破了翡翼瞬間襲來的睏意。「啊?我?我當然支持老賴啊,反正我就是閒得要死又和學長很好可能可以得到好處的學生嘛,有什麼理由不支持呢!他們既然那麼忙著讀書,我當然要讓他們沒、空、讀、書。」 「……」換東雲趴在桌上,他嘆了口氣。就知道這傢伙一定不會阻止!「我只有一個要求。」他轉頭看翡翼的臉。「不要太難纏。」 翡翼給了個OK手勢,微笑。 東雲有個好處,那就是認命很快,這點他超級喜歡。 園遊會連個雛型都沒有,翡翼也就沒花大把心思在那上頭。他比較在意的是上學期那頭哀哀叫叫了快一個禮拜的狗怎麼就不見了,本來他都做好回到宿舍就要長期抗戰的準備,不料安安靜靜,別說狗吠,連貓叫都沒吭一聲。 難道是回魔法界了?還是說他跑到外面去了? 跑走的話問題可就大了,他們需要把狗帶回來嗎? 無聊地把玩著手上的戒指,那枚除了他自己誰也看不到的戒指。這個戒指也很神奇,本來是一個,居然還能被拆分成兩個,這到底有什麼功用,真的只能監督擁有者嗎? 他推了推戒指,紋風不動,他拿不下這東西。話說這戒指好像是管理讓人身體別亂搞亂做壞事吧?這下可不妙,他只要受到三十公分內的刺激就會打人,這傢伙不會在他失控的時候拿藤蔓打他吧? 想到之前岩蘭所引發的慘案,翡翼打了個哆嗦。 走在濕冷的校內走道上,翡翼抬頭看宿舍,此時東雲從後面追了上來,有點不滿地望著他。「你幹嘛?怎麼先走了?」 翡翼側頭看因班務而留下來忙碌的室友。「肚子餓了,也不知道你們要講多久。」 「班誌這東西能講多久。」東雲白了他一眼。「你在煩惱園遊會的事情?一直沒進展?」 「也不算是,我大概想到怎麼做,主要是……你忘了這個了嗎?」翡翼舉起右手揚了揚手指,他大拇指輕輕摩搓著無名指的底部。 東雲愣了一下。「你說上學期末的狗叫聲?不是都沒聽到了嗎?」 「如果他回魔法界那就好辦了,但如果不是,那問題就大了。」翡翼輕聲說,他將傘桿架在肩膀上,仰頭看著連綿不絕的雨幕。「究竟跑哪兒去了呢?」 「或許已經回去了。」東雲說。 「只能這麼祈禱了。」 「你等等吃完飯還要去二年級那邊開會吧?班上你打算怎麼處理?他們沒人會聽你的。」 「我不在乎。」翡翼淡淡地說。「已經有人願意和我親近,這些人會幫我;有一群人中立,雖然不太喜歡我,但在全校性活動面前他們也沒膽不理我,至於那些徹底討厭我排斥我的,那就更好辦了。」他嘴邊勾起一個冷淡的笑容。「他們敢無視我的指令,接下來會是他們被其他人排斥,因為這是全校性的活動,當所有人都忙碌於此,他們如果敢袖手旁觀,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們會被傳什麼閒話;當大家驗收了成功,卻發現他們負責的部份一塌糊塗,或者協作時他們很不負責任,你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的。」到時可就不是被同班同學排斥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作人有時候眼睛得放亮點才行,希望他的同學都夠聰明。 「……」這根本挖坑給那些人跳了吧?「你不需要這麼做。」東雲吐了口氣。「這樣很像是你和他們過不去。」 「我才沒有。」翡翼輕哼了聲,露出調皮的笑容。「我會做得滴水不漏,就像是我努力讓大家參與,是他們太孤僻太難搞。我上學期就說了,這學期我會改變一切,園遊會是最好的契機。」 知道自己沒辦法說服翡翼打消和班上的人針鋒相對的主意,東雲也就拋開不理了。一開始他也討厭翡翼,不過討厭的點和其他人不一樣,他跟翡翼處不好是因為他誤觸三十公分禁區被打過。 實際上這個人書唸得如何根本和他沒關係,因為錢而進入和蒼又怎麼樣,但那些人一直看不破這點。東雲合理懷疑他們是壓力太大需要一個出氣筒,翡翼湊巧符合所有條件,成了他們排斥排擠的對象。 「你還要掛那張乖乖牌的臉到哪時候,我實在很想吐。」想到一開學翡翼一踏進教室就露出怯生生的表情,他當場控制不了自己眼皮翻了個白眼。 「沒辦法啊,現在還不是顯露本性的時候。」翡翼露出八顆閃亮白牙的笑容。 東雲完全不想問哪時才是時候,他直覺不會是好答案。 他們相偕走回宿舍,選擇在校內餐廳用飯,下雨濕答答的沒人有心情去外面蹓躂。 夜晚,他們用完飯後翡翼先去洗澡,之後到二樓交誼廳去開會。單靠白天一週一次的會議是不可能有進展的,他們這些代表每晚都得聚集起來繼續集思廣益。 老實說,他膩了。 這種為了顧全所有人而始終在原地踏步的狀況讓他厭煩,一點效率也沒有,他要用他自己的方法來。 進到交誼廳,三年級學長們集體缺席,他們要準備大考,在園遊會決策方面基本上只是露個臉,對於方針他們沒有意見,只要求別太麻煩,那會讓他們很難兩方兼顧。 二年級是會議的主導群,每年級各有七班,總共與會人員有十四人。一年級的全集中在一起,安安靜靜的二年級則坐在一塊兒。 當翡翼到了便全員到齊。 老賴拿企劃書搧風。「你們到底有沒有動腦?都已經三個禮拜了,連個大綱都沒能想出來。」他沒好氣地說著。「我的所有提議你們又都反駁。」 二年級有人對他比中指,但給面子沒當面嗆他。

作者資料

上絕

無可救藥的貓癡。 希望能挑戰所有有趣的小說題材,以及寫作手法。 或許算是有上進心的作者? FB粉絲頁:請上FB搜尋「上絕」,核定作者頭圖無誤後,按下讚與接收追蹤,上絕感謝關心並祝福您。

基本資料

作者:上絕 繪者:若風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7-20 ISBN:9789571066875 城邦書號:SPB7I00012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