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燭話夜談(02):阿飄出沒請注意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燭話夜談(02):阿飄出沒請注意

  • 作者:草子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1-22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首刷贈品:咻咻咻手裡劍造型杯墊組!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劍若出鞘,必取性命。」 白澤真身究竟為何?地府為之震動!「九殿閻羅」親自參戰! ◎ 《逆文魔法》、《龍的飼養法則》熱銷天后草子信,神怪大系新作《燭話夜談》強勢突入! ◎ 作繪雙棲,輕小說插畫名家、CWT熱銷秒殺王「重花」式奇幻氛圍創作! 草子信—— ★ 金石堂人氣新秀作家得主! ★ 金石堂暢銷排行第一名! ★ 蘋果日報華文小說週榜常客!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閻羅沒有剝奪生命的權利,只要你的名字不在生死簿上,就不是我的目標。」 仲夏衍覺得最近心有點累。 自從認識白澤之後,他的平凡人生就一去不回頭。 他不但親自生了個一個月後就長到七歲那麼大、 真身是怨念集合體,將來可能會反撲、殺了自己的孩子, 現在還牽著小孩,領著從地府來解決冤魂問題的俊美古裝男子, 一起排隊等去遊樂園的免費接接駁公車…… 怒!他是有報名當「人間觀光一日遊」的保母兼導遊嗎? 「但你的『小孩』看起來玩得很開心。」白澤勾起嘴角壞笑。 「……妳少在那邊幸災樂禍。」 什麼超展開啊,簡直是……見鬼了! 「沒錯,這位大人,正是『九殿閻羅』,陸夜殤。」

內文試閱

  「妳把我帶到這個地方來做什麼?」   「我知道你為了最近的事情,覺得有點煩躁。」白澤說著,回頭看著他,「但我也知道,你其實是個心腸很好的人,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喜歡你。」   「什——」   白澤突如其來的告白,讓仲夏衍紅起臉,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害羞的感覺讓他一下子忘記那些煩人的冤魂,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太過單純好哄,但他卻沒有辦法冷靜處理白澤的告白。   「妳突然之間說什麼啊。」他搔著頭,下意識的裝起酷來,「我還以為妳把我帶來這裡要做什麼,如果只是告、告白的話,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吧?」   「告白?」白澤眨眨眼,歪頭看著仲夏衍害臊的表情,這才明白他的意思。   她掩嘴偷笑道:「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剛才那句話,才不是那個意思。」   「……耶?」仲夏衍突然愣住,臉色由紅轉白,慌慌張張地指著她,「妳妳妳剛才不是說——」   「我帶你來這裡,是因為四喜說,從你體內的『卵』誕生出來的小孩子,狀況不太對。」白澤直接無視仲夏衍的慌張,以及追問,認真的對他說:「不然我也不打算在學校裡使用符紙,那樣太引人注目了。」   眼看剛才那件事情,完全被白澤迴避掉,讓仲夏衍覺得自己好像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有氣無力地垂下兩條手臂,慵懶地看著她。   「那小鬼怎麼了?」   自從在廁所把那個像妖怪的小嬰兒「生」下來之後,白澤就要求要他照顧那個不知道是鬼還是妖怪的小孩子。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當那小嬰兒越靠近自己,他的腹部就會抽痛到不行,讓他根本沒有力氣去照顧牠。   所以白澤便把那個頭上長角的小嬰兒送到四喜這邊來,由四喜負責照顧,而他也在那之後,再也沒有見過那名小嬰兒。   雖然因為這樣,而讓他鬆了口氣,但是被冤魂纏上,卻成了他新的煩惱。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你們跟我過來。」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四喜,頭上頂著個大腫包,站在旁邊的石頭上面,輕咳兩聲。   感覺到白澤再次朝牠投射過來的銳利視線,四喜差點沒嚇得把毛都抖光,趕緊跳下岩石,跑向自己的小屋子。   「走吧。」白澤將視線收回,來到仲夏衍的面前,說道:「別擔心肚子的問題,我有辦法讓你暫時不會肚子痛。」   「什麼辦——唔!」   話還沒說完,白澤就把黑色的符紙塞進他的嘴巴裡,再咬破手指,將血液滴在什麼都沒有的黑色符紙上面。   瞬間,黑色符紙燃燒起青色火光,一下子便從仲夏衍的嘴上燃燒殆盡。   但仲夏衍卻嚇得跳起來,用力拍打嘴唇,差點以為自己會被燙傷,但是冷靜下來之後,他卻發現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嘴唇也沒有被火燙傷的感覺。   「這是臨時的辦法,能讓你不受『卵』的瘴氣影響。你會肚子痛,是因為那個小嬰兒是瘴氣的聚集體,為了孵化牠,瘴氣在你的身體裡留下深刻記憶,所以才會讓你對瘴氣特別敏感。」   「妳之前怎麼都沒解釋這麼清楚?」   仲夏衍好奇地看著她。   卻沒想到,白澤用著一臉無所謂的態度,解釋給他聽:「因為你沒問。」   當時肚子痛到不行的仲夏衍,只想著要趕快和那個小嬰兒分開,根本沒想這麼多,再說,這種事情應該當下就要說吧?根本不用問啊!   有時候他真懷疑,為什麼白澤把他捲進這個世界,卻又什麼都不說。   彷彿刻意在兩人靠近的瞬間,拉開彼此的距離——   「噠噠!」   正因為白澤這若即若離的態度,而感到惱火的仲夏衍,突然被從前面快速撲過來的小小身軀,抱住了頭。   軟綿綿的胸口緊貼在他的顏面上,而那抱住他的力氣,根本像是要把他的頭給擰碎!   「什什什什、什麼鬼東西啊!」   仲夏衍嚇得揮舞雙手,想把扒住自己不放的東西拿下來,卻怎麼樣也沒辦法讓它移動分毫。   站在一旁從頭看到尾的白澤,倒是已經驚訝得睜大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抱住仲夏衍的小孩子。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牠的瞬間,白澤這才明白四喜要她過來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但是這情景,仍讓她不敢置信。   一個月前委託四喜照顧的那個小嬰兒,竟然以飛快的速度成長,如今已經有七歲小孩這麼大了。這成長速度,完全出乎白澤的意料之外。   四喜到的是怎麼照顧的啊!   緩慢來到白澤身旁的四喜,忍不住嘆口氣,無奈的說:「這就是我要妳過來的原因。我話先說在前頭,這件事情與我無關,我只是負責照顧他而已。我也沒想到,怨念集合體誕生出來的東西,居然會成長得這麼快速。」   白澤垂下眼眸,雙眼透露出危險的氣息,緊盯著快把仲夏衍的頭捏爆的小孩,「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白澤』不知道的事情。」   「這小孩處於冤魂與妖怪之間的曖昧地帶,雖然有著妖怪的身體,卻是無形的魂魄,而且,牠的魂魄還是由許多冤魂凝聚而成的……」四喜吸吸菸斗,若有所指地對白澤說:「妳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白澤。」   「嗯,我知道。」白澤心裡有數,自然明白四喜在說什麼。   她現在也不過是在靜靜等待而已,但是照這個小孩的成長速度來看,恐怕花不了多少時間,他們就會被盯上。   而且這次,可不會像巨大海葵那般好處理。   「妳打算怎麼做?繼續把牠藏起來,還是……」   「我需要時間想想。」   事情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需要時間好好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這個小孩會怎麼樣,她不想管,讓她擔心的,是仲夏衍的安危。   利用人類的身體孵化非妖非鬼的曖昧存在,這種事情是違反世間常理的,雖然不是她的本意,但仲夏衍被盯上,是遲早的問題。   「噗哈!要死了!你們是不會來幫個忙嗎?」   好不容易把黏住他的小孩子,從頭上拔下來的仲夏衍,一手拎著笑得很開心的小鬼,一手指著白澤與四喜,連聲抱怨。   「我都快沒氣了啊!該不會你們聯合起來,故意整我?」   白澤與四喜同時眨眨眼,裝作沒事樣,各自別開視線,無視仲夏衍的抱怨。   他氣得快步走向白澤,兇惡的表情變得比鬼魅還要可怕,但白澤卻無動於衷,看著被他拎著到處跑、卻大聲笑著的小孩子。   「咿呀——呀呀呀!」   「你的『小孩』看起來玩得很開心。」   無所謂的態度,讓仲夏衍火氣很大的張開嘴,但是當他意識到白澤剛才說了什麼,便又垮下臉來,看著拍手大笑的小孩說道:「等等,你的意思是,這是之前那個小嬰兒?」   聽見白澤這麼說,仲夏衍這才看見牠頭上長著兩個小紅角,如同獅子般的雙眼,以及虎牙,讓牠看起來越來越像是隻妖怪。   可是,時間的長短與生長速度,完全不成正比啊!   「妖怪都長這麼快嗎?」這是他最後得出的結論。   四喜忍不住噴笑,而白澤則是皺緊眉頭,嘆氣道:「要是這樣正常,四喜就不會特意把我找過來。」   「所以這樣不正常?」   「不正常。」   「喔……」根本分不清的仲夏衍,只能搔搔頭髮,把小孩遞給她,「拿去吧,別讓這傢伙再扒著我不放就好。」   才剛這麼說,小孩子又突然快速的反身爬到仲夏衍的背上,繞著他爬了幾圈後,直接跨坐在他的脖子上,舉起雙手歡呼:「咿呀!」   「啊啊!你給我下來!」   「呀呀、呀!」   「呀你個頭!不要把我當玩具!」   仲夏衍想把牠抓下來,但這次牠閃得很快,像蟲子一樣再他身上爬來爬去,靈活閃避他的手掌,說什麼都不讓他抓。   被牠害得團團轉的仲夏衍,看起來就像是在原地跳舞,讓四喜笑到翻過來。   「哈哈哈!這樣真矬,快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沒心情管這麼多的白澤,倒是很認真的低頭思考原因,以及解決辦法,也不打去幫助仲夏衍。   完全只能靠自己來解決的仲夏衍,在跟牠纏鬥許久後,好不容易抓住牠的衣服,應是把牠從自己身上拽下來。   但是,他卻已經累到不行。   「咿呀呀呀。」小孩在他手上叫著,歪頭看著他。   眼神看起來很無辜,像是不明白仲夏衍為什麼會這麼疲累,大大的金色眼珠,水汪汪得惹人憐愛,但仲夏衍卻一點也不這樣覺得。   「你、你這該死……」   「噠噠!」小孩朝她伸出雙手,像是要他抱抱自己,卻被仲夏衍狠狠的瞪著。   不過,牠不但完全不害怕,拍手笑得更加開心。   牠的反應,害仲夏衍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喂,白澤。」他來到認真思考的白澤身旁,側頭問道:「我快被這小鬼煩死了,能不能先讓我離開這裡?」   「不行不行。」四喜見他想離開,便用長菸斗指著他,「你這當媽的怎麼這樣對待自己的小孩?一個月不見,你好歹陪牠玩玩吧?」   「我看是讓牠玩我,而不是讓我跟牠玩。」仲夏衍皺緊眉頭,厭惡的看著手中的小孩,「再說,我也不擅長照顧小孩,更別說是妖怪的小孩了。」   「既然嫌麻煩,就不要生啊。」   「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生啊!」   四喜與仲夏衍一來一往的說話聲,拉回白澤的注意力,她趁著兩人爭吵之際,看著已經自行從仲夏衍的手中掙脫,重新爬回他的頭上,將肚皮貼住頭頂的小孩子。   抬起頭,兩人以相同的野獸瞳孔,將對方的身影,映照在彼此的視線中。   「你叫什麼名字?」   「噠噠。」小孩張著嘴巴,不知道為什麼,很聽白澤的話,乖乖地回應她。但說出來的卻不是完整的句子,讓人有聽沒有懂。   可是,白澤卻點點頭,像是能夠聽懂牠的語言。   「那你明白自己是什麼嗎?」   「噠——咿呀!」   「這樣啊。」   不知道小孩說了什麼,讓白澤忍不住笑出來。   意外看到兩人在溝通的仲夏衍與四喜,不禁停下爭執,同時湊過來問道:「妳居然能夠和牠溝通?」   白澤看著他們,不以為意的說:「這不困難,我好歹也算是個『妖怪』。」   「我也是妖怪,怎麼就聽不懂這小子的語言?」四喜覺得很挫折,卻又不得不承認,白澤很「特別」。   牠沒料到,自己竟然會沒辦法和同樣是妖怪的小孩說話,語言不通,才是最讓牠頭疼的地方。   不過,這樣也表示,牠讓白澤過來這裡的決定是對的,否則牠不知道還得和這小孩雞同鴨講多久。   「妳明明是人類,為什麼老說自己是妖怪?」仲夏衍實在被她的曖昧態度,搞得腦袋一片混亂。   雖然之前白澤總說自己是妖怪,可是他卻完全感覺不出來,對他來說,白澤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根本不是什麼妖怪,就算有那雙異樣的眼眸,也不能代表什麼。   他會這麼深信,是因為他懷疑,白澤就是在小時候將迷路的他與妹妹平安送回家的那個神祕女孩。   「會這麼想的,大概只有你而已。」普通人見到這雙眼,早就嚇得尿褲子,只有仲夏衍不但不害怕,還把她當成人類看待。   坦白說,心裡還是挺高興的,卻也清楚這不過是自我安慰。   打從擁有這雙眼睛,以及非人的力量後,她就已經無法與「人類」畫上等號。   白澤推推眼鏡,將趴在仲夏衍頭頂上的小孩抱下來,小孩變得很乖巧,與剛才調皮嘻笑的態度完全相反。   仲夏衍和四喜沒想到這小孩竟然會聽白澤的話,與剛剛判若兩人,不免開始佩服起她的「馴妖」實力。   「你們不用這麼驚訝,怨念體雖沒有魂魄,但勉強還算是個妖怪,而要讓妖怪聽話,很容易,就是讓牠知道彼此間的地位高低。」   「也就是說,這小孩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四喜明白這個意思,卻也感到威嚴掃地,牠好歹也是隻妖怪,卻被出生沒多久,什麼事情都不懂的小妖怪看扁,這讓牠面子往哪擺!   虧牠還花這麼多時間,細心照顧牠,真是心寒。   仲夏衍反指著自己,困惑道:「那我呢?難道妖怪不會對自己的父母親好嗎?」   「妖怪沒有親情觀念,牠只是覺得你很好玩,還有就是,你聞起來很好吃。」

作者資料

草子信

崇拜空知猩猩的居家盆栽草,以成為Jump系小說家為目標,努力創造各式各樣的有趣故事。最近正在積極鍛鍊手指肌肉以及臀部贅肉。

基本資料

作者:草子信 繪者:重花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1-22 ISBN:9789571063096 城邦書號:SPB7I000039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