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大神給我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大神給我愛

  • 作者:煙波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3-06-2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世代的網路純愛戀曲! ◆向經典致敬,繼《微微一笑很傾城》後,2013最甜網遊文! ◆沒玩過網遊照樣讀,甜蜜完全無國界! 香港銷售冠軍作家天航:「不愧是征服大陸讀者的奇作!」 起點大神作家蝴蝶藍、起點大神作家發飆的蝸牛、起點女生網白金作家圓不破、起點女生網大神作家那時煙花/甜蜜推薦 《菊領風騷》、《金夫銀婦》人氣繪者重花 繪製動人封面 和大神一起打怪兼約會,心跳怦怦,她甜蜜啊甜蜜 偏偏大神的女人不好當,挑戰處處,她悲憤啊悲憤 腹黑大神男樂師vs.遲鈍封頂女劍客,打怪兼約會,練等級也練甜蜜! ★真實身分★ 蕭襄:室內設計系大四學生,迷糊可愛。 墨白:廣播節目主持人,風度翩翩。 照理來說,現實世界裡,這兩人應該八竿子打不著,幸好幸好,有一個叫做《舉世無雙》的熱門網路遊戲存在。 ★遊戲暱稱★ 瀟湘:劍客,排行榜前50名的高手。 無眠:樂師,大神中的大神。 因為正牌女友找上門,瀟湘被迫在網路遊戲裡解除與某男的婚約,好不容易轉運碰上大神,偏偏害對方當場被怪物砍死,瀟湘徹底悲摧無語,幸好幸好,大神挺溫柔的,完全不跟她計較……什麼?!你說大神的溫柔是扮豬吃老虎,老虎瀟湘就這麼被扮作無害豬的大神給吃乾抹淨…… 【讀者好評迴響】 「沒想到我也看起網遊小說,沒想到那麼多不懂的術語,還能看得樂在其中,這果然是一個充滿神奇魔幻力的世界。」 --喬一樵(作家) 「這本書有濃濃的、桃花紅豔的氣息,煙波的文字很有文學氣質卻不會太過於難懂。看完有點惆悵,好希望多知道點關於無眠他們的故事。」 --夜兒(作家) 「我是個不玩online game的人,不過煙波的《大神給我愛》,讓我好想開始嘗試線上遊戲。故事裡的情愫清純甜美,情節的安排轉折也很吸引人,一開始看就停不下來,非得一口氣看到結局才行。」 --藍森林(讀者) 「如果真的有這遊戲我也要買,請讓我也住在裡面吧!」 --Happyday(讀者)

內文試閱

  瀟湘赤著腳在樹林裡奔跑。

  這全息的版本,太逼真了。地上的落葉,在她的腳丫下碎開,輕輕地綻裂,搔過柔嫩的腳底板,像是搔癢的感覺,略略刺人卻不痛。同時耳邊響起沙沙的聲音,這一切,都是她經歷過,卻離得太遠的世界。

  全息遊戲沒有操作介面,所有的一切都是運用意志力操控,瀟湘在城裡試了半天,才終於習慣用想的,想出她想要的所有功能,還對著讓新手練等級的小妖試了技能,這才有了點底氣往遠一點的地方走。

  遊戲公司同意讓玩家攜號過來測試,唯一的條件是必須測試過所有副本。

  她想,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挑中她,或許更正確一點來說,是挑中這個公會,她剛好是這個公會的成員之一而已。因為太大的副本還是需要眾人一起才能推倒,只有她一個人是辦不到的。

  登入遊戲的時候,並不是出現在蘭皋城,而是在樹蕙城中出現,瀟湘猜測,可能是為了玩家的生命安全著想,因為蘭皋城附近可沒有這麼親切可人的小妖怪能拿來練技能。

  汗從額間沁出,跑得久了,瀟湘輕輕地喘了起來。

  停下腳步想了想,瀟湘召喚出御劍,打算飛到空中去一覽這美麗的世界,但沒想到,全息的御劍比原本的御劍難上這麼多,劍身離地不到一尺,瀟湘就從劍上跌了下來。

  看著在她頭上盤旋的飛劍,又看了看自己一身沾了塵土的髒污,臀部有從高處跌下來的隱隱痛楚,瀟湘終於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樹林間,顯得更加清澈。

  「跌得不疼嗎?」

  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瀟湘緊張地回頭一看,原來是無眠。她鬆口氣,隨意拍了拍,把塵土拍掉之後,慢慢地喚回飛劍,不是擺譜,而是不能也。飛劍像是有自己意志一樣,在瀟湘的頭上左繞右旋,怎麼樣都不肯聽瀟湘的話,試了幾次都沒辦法成功,瀟湘最後乾脆跳起來把飛劍握在手中。

  鍛鍊腦力的活動果然是個技術活兒。

  握著劍柄,她燦笑著道:「不會,怎麼會痛,飛得不很高,地上又有這麼多落葉墊著。只是暫時沒辦法帶你御劍飛去紫杉林了。」轉了轉手中沉重的鐵劍,「這技術我要好好練練。」

  無眠含笑望著她。

  「你笑什麼?」

  無眠困惑地摸了摸嘴角:「啊,抱歉抱歉。我一時轉不過來,忘了全息遊戲會反應臉上的表情。」

  「……這表示你之前肯定很常嘲笑我。」所以才養成了這個習慣!

  瀟湘扁嘴表示不滿,卻堅持不了三秒鐘,自己噗哧一聲也笑了出來。

  「我忽然想起我們第一次打的『關關雎鳩』那個副本,我簡直是傻了,那時候你也是這樣笑我吧?」

  聽她提起了那件意外,無眠面上的笑意漸大,又笑又嘆地搖頭:「不,我沒笑妳,只是很錯愕而已。」

  「沒關係,你笑吧。」瀟湘負著手,背過無眠,略略壓低了嗓音,「我絕對敢作敢當。」

  落葉紛紛,沾上了瀟湘的肩。無眠微笑著,取下了她肩上的葉子:「沒有,我如果笑妳,等會兒比試我會輸妳。」

  一聽此話,瀟湘猛然轉過身,眼裡帶著期待的燦亮:「我們要比試嗎?」

  「比啊,都拿了這感應艙了,不好好幫忙測試遊戲怎麼可以?」

  無眠的聲音因為壓著笑,又更低了一些。瀟湘下意識地抬頭望著無眠的眼眸,卻差點撞上他的下顎。

  男人的體溫高,頸間微微散發的熱氣,烘得瀟湘臉上驀地一紅。

  她悄悄退了一步,好逼真,太逼真了,她甚至可以感覺自己心臟噗通噗通地狂跳。

  這是遊戲,這只是遊戲,千萬別當真。

  「無眠你真高。」她隨意找了個話題,「是改過的嗎?」

  全息版本目前是人的形象並參考真實數據,不過系統會自動細微調整。瀟湘就覺得自己目前這張臉,恐怕是她這輩子好看的極致了,長得還是她的樣子,但就像是極美麗版本的她。

  當然,不只有系統微調,玩家也可以手動調整。她可以想像,等到遊戲公開之後,滿街上都是好看得宛如妖物的人類了。

  裝成沒有注意到她的退開,無眠神色自若地反問:「我沒有改,妳有改嗎?」

  瀟湘搖頭,笑道:「這樣很好看了,再改下去,恐怕有詐欺的嫌疑。」

  無眠彎起嘴角:「這倒像妳會說的話。」

  「什麼意思?」莫非覺得她這樣不夠好看?可是系統已經改得很超過了,她看了都有點良心不安。

  「沒有什麼意思。」無眠從腰間拿出了白玉笛子在指尖轉著,「走吧,我們去演武場,比試一場。」

  「好啊,不過你那白玉笛子能不能借我摸摸?看起來真好看啊。」她兩眼直盯著在無眠手指之間的那只白玉笛。

  「好啊,不過妹妹妳還是先把鞋穿上吧?」他溫聲問,「赤著腳進城太引人注目了。」

  她這才想起自己還是赤腳這件事情,看著一雙髒兮兮的腳丫,瀟湘臉上又紅了起來,急著想要召喚出包袱,卻怎麼樣都「想」不出來。

  看著她窘迫得滿頭大汗的模樣,無眠徐徐地蹲在她面前,讓她的腳踩在自己的膝上,而後拿出汗巾,握著她細細的足踝,慢慢地擦著她的腳背。「別急,我不看妳,妳緩著來。」

  一番折騰之後,瀟湘從於從腦子裡找到了她的包袱,從包袱裡拿出了鞋子,然後羞愧地背著無眠穿上鞋子。

  穿好了之後才忽然想起……「無眠,你從什麼時候就知道我沒穿鞋?」她瞇著眼,盯著眼前這人。

  白衣飄飄的樂師想了想:「約莫從妳剛出城開始。」

  「……你跟了我一路?」

  樂師更正:「不,我追了妳一路。妳腳力真快,這也是劍客的特色嗎?」

  劍客一愣,跺腳:「你幹麼不叫我?」

  他摸著臉,似笑非笑:「我叫了,妳沒聽見。」

  她惱羞地叫:「你私語我啊……」

  他正經八百地答:「那個功能我還沒試出來,妳會了記得教我。」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樹蕙城外,風不急、猿不嘯、鳥不飛,就是落木不停,長江不見。

  「無眠,我覺得我之前誤會你了。」

  「怎麼說?」

  「還沒測試全息遊戲之前,我總覺得你有點難接近,有點拒人於千里之外。」瀟湘臉色很嚴肅。

  「那現在呢?」

  「我錯了。」她搖了搖頭,「原來你本人竟是這樣的無賴!」

  樂師抿著唇忍笑:「姑娘何出此言?」

  「你的表情洩了你的底。」她素手纖纖,哀傷地指著他的臉。

  「我沒笑啊。」他摸過嘴角,保證沒上揚的。

  「可是你的眼睛笑了!」瀟湘扁嘴,帶著哭腔,「你就不能忍忍嗎?」

  太假了,這人太假了!說什麼沒笑,眼裡都是笑意啊!

  「好吧好吧,我不笑了。」咳了幾聲,無眠又是那個正常的無眠了。他把白玉笛遞給瀟湘,「走吧,妳邊看我們邊回城裡。」

  樹蕙城外是終年的秋季,高聳入天的樹林像是有掉不完的落葉,白玉笛上還有著無眠的溫度,握在瀟湘手中有些炙人。

  「你會吹笛子嗎?現實生活中。」走了一段路,瀟湘順口問著。

  「略懂。」

  她瞅了他一眼,噗哧一聲:「你可別說你也會替馬接生啊!」

  明知她指的是電影裡那個什麼都會的諸葛亮,無眠卻認真地答道:「這個就有點難了。」

  這故作正經的模樣,讓瀟湘笑了出來。

  他們鬥著嘴,白玉笛在瀟湘手上轉呀轉,像是開出了一朵白色的花。

  進入城裡,兩人隱去掛在頭上的ID,這時候城中已經有不少玩家了。

  早在安裝的時候,瀟湘就問過工程師,有多少玩家受邀封測。這才知道,第一次封測的時候,遊戲公司邀請了約有三百個排行都在前頭的玩家。因此這時一進城就看見滿大街上晃著的都是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

  這時候大家都還在摸索,她看見不少人頭上都還掛著名字,在鍵盤時代的時候不覺得如何,一旦進入全息遊戲,看著就覺得有些有趣,因此瀟湘不住地張望著。

  「我們先去公會的屋子,屋子裡有倉庫,以後妳想做什麼飾品就自己去拿材料,藥品也有,都別客氣。」無眠交代。

  瀟湘隨口應了幾聲,跟著無眠進了公會的屋子,才收回心神。

  「公會成員每個人都有一間房,妳隨意挑一間吧,大家好像都還沒上線,就讓妳先選。」

  「哪間都可以,我不挑的。」

  「那就天字一號房吧?」不知何時無眠手上出現一本簿子,他提筆在上頭勾了勾,一號房下方的欄位就出現了瀟湘的名字,一眨眼,簿子又消失了。

  看著無眠流利的動作,瀟湘說:「感覺你很順手了。」

  「漸漸就可以抓到訣竅了。」他淺笑,「我們先去看看妳的房間,然後再去演武場。」

  「好啊,聽你的。」瀟湘隨意答道,同時試著從包袱裡拿出各式各樣她想要的東西,練練腦袋。

  等走到房門前時,瀟湘已經很熟練了。

  無眠伸手推開了房門:「房間裡面也有一些儲存空間,但若超過三個月沒動,就會消失,所以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還是放在身上,或是倉庫裡比較好。」

  「這樣啊,我明白了。」走了這麼一會兒,瀟湘也渴了,走到桌前逕自倒了杯水仰頭喝乾,再看著無眠問:「你要嗎?」

  「好啊。」他慢慢走到桌邊,剛好接過瀟湘替他倒的茶水。「每日只要上線,房間裡頭就會自動清掃乾淨,也會備妥茶水。等到公會分數上來,廚房裡還會備妥吃的。公會分數愈高,能吃的東西就愈多。」

  「你好了解這個遊戲。」瀟湘帶著一些疑惑。像這種細節,應該都是寫在設定說明書裡的一個小角落上,沒什麼人閒來無事,跑去看這種東西的。   「你好了解這個遊戲。」瀟湘帶著一些疑惑。像這種細節,應該都是寫在設定說明書裡的一個小角落上,沒什麼人閒來無事,跑去看這種東西的。

  無眠笑答,「我從小個性就老成保守,父母早亡,底下又有五個弟妹,於是養成了什麼事情都要先做好準備的習慣,否則真無法應付所有情況。」

  「早亡還有五個弟妹?」瀟湘驚呼,「你爸媽真會生啊。」

  「這事情說來話長了。」無眠但笑不語,轉而說:「瀟湘,妳的個性也跟我想的不太一樣,妳對外人冷淡,我第一次見妳的時候還以為妳是冰山那一類型的人。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桃花林中,世界上為了妳鬧成一團,妳也不管。」

  瀟湘沿桌而坐,托著臉頰,眼神裡淺淺含笑:「然後?」

  「後來發現,妳只是忍功練得到家,不願搭理陌生人,對熟悉的人很熱絡,甚至還有點孩子氣。」

  「喔?」忽然想起第一次見面時,無眠那句天外飛來一筆的功力,瀟湘忍不住打岔,「你到底想要跟我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禮尚往來。既然妳發表了對我的看法,我當然也要回禮。」

  瀟湘怔了一下,決定不要理會這人的怪人怪語。「走吧,不是要比試比試,我覺得我不會輸的,雖然你很強。」

  「瀟湘,妳的個性很好,不過,跟我約定一件事情吧?」他徐徐起身,收起了笑意,「以後若是遇見什麼事情,妳心裡對我有了什麼懷疑的時候,至少先來問我一聲。我們是同個公會的,有什麼事情至少先跟我商量,不要再把自己當成一個人。」

  看著他十分認真的表情,瀟湘偏了偏頭,雖不解他為何突發此言,沉思片刻,道:「好,我答應你,至少我會先問過你然後再走。不過我不懂你為什麼突然說起這件事情?」

  「就是忽然想起而已。」他眼神有著融融暖意,嘴上卻轉了個話題,「瀟湘,妳雖然操作很強,不過真的比試起來,我會贏妳的!」

  她睜圓了眼睛:「你這樂師……大言不慚啊。別說廢話了,我們立刻就去演武場。」

  「妳要是輸了,可別哭。」無眠語氣和煦地挑釁她。

  「……你才是!你要是輸了,就叫你替我採一百組紫杉木回來!」

  「好啊,一言為定。」

  瀟湘重重地朝著無眠伸出的手拍了下去:「擊掌盟約,一言為定。」

  到了演武場,兩人把疼痛感覺關到最低,大刀砍在身上像是被刀片劃過一樣,麻麻癢癢的,不過那種沒力的感覺卻是非常明顯。兩人過招,只是點到為止,沒人狠下殺招,只是打了一場之後,兩個人都累得躺在地上,喘了好半天的氣。沒想到這體力也是要練的!

  「無眠……認真說起來,還是我輸了,我是個劍客,跟你打得不相上下,沒面子啊。」

  天空很真實,還有白雲飄過。石板也很真實,涼意沁骨啊。唉,她好想起身,但是起不來……

  「不,其實還是妳贏了,劍客有幾個絕學妳都沒放,我血薄,妳真使出來,不死我半條命也去了。」

  「改天我們真要認真地打過一場,」她還在喘,原來脫力是這種感覺,「這樣才知道究竟誰比較強。」

  「好啊,改天。」他撐起上身,甩了甩頭,朝著瀟湘伸出手,「別躺地上了,冷。」無眠伸手將她拉了起來,兩人背靠著背休息。「妳明天什麼時候上線?我們去打碩鼠那個副本吧?」那是個十五級的小副本,就算他們兩個操作還不太熟練,但以他們兩個封頂玩家,一起去打也是綽綽有餘了。

  「晚上八點之後吧,明天要去打工,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家。」劍客回血快,瀟湘坐起身後,又休息了一會兒,很快就擺脫了無力的感覺。動了動手腳,她起身,從脅下架起了無眠,「我先帶你回屋裡,你能走嗎?」

  「我還要再休息一下。」他尷尬地道。剛剛勉強撐起身,已經用完剩下的力氣了。「妳把我放在這兒就可以了。」

  「要休息也別在這裡,也不知道躺久了會不會感冒。你靠著我,我帶你回屋裡。」瀟湘一手攬著他的腰,一手拉著無眠的手臂,架在自己肩上,笑道:「小樂師,別逞強,從了我吧!」

  無眠瞠目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好吧,那就麻煩妳了。」

  瀟湘攙著無眠走過了大半個樹蕙城,回到公會的屋子裡,無眠還是軟綿綿的使不出力。

  把無眠放上床,瀟湘氣喘吁吁地盯著他。「還好我有帶你回來,不然你不是要在演武場躺到天黑了?」

  「唉,謝謝姑娘。」無眠嘴角露出十分尷尬的笑,躺在床上朝著瀟湘拱手。

  看著臉色還是一片白裡發青的無眠,瀟湘搖頭嘆氣:「你這樣不行,以後每天都要出去練身體……」

  無眠眼角帶笑地望著她,好似在看什麼有趣東西一樣的眼神。瀟湘猛然停下,深思了之後才知道她哪裡錯了。

  這不是身體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樂師就是這麼弱不禁風,手是拿來彈琴吹簫,不是拿來打架的。

  都怪這什麼全息遊戲啦!弄得這麼真實,讓人分不清楚真假了!瀟湘的小臉爆紅,「……我、我去廚房幫你拿、拿點吃的來。」

  「好啊,那就麻煩妳了。」無眠沒有調侃她,語氣裡卻有著濃濃笑意。望著她離去的背影,眼光落在漸漸暗起的天幕上。

  等了好久,無眠都要以為瀟湘迷路了,她才捧著幾個饅頭回來,放在無眠手邊,她又去倒了一杯茶來,然後在床沿坐下。

  「從明天開始,我一定努力做公會任務。」她一頓,眼神裡流露出悲痛,「廚房裡只有饅頭跟鍋巴。」

  無眠失笑:「好啊,那就麻煩妳了。我發個公會通知,讓大家都跑,很快廚房裡就會有滿漢全席了!」

  當窗外天色全暗之時,院子裡的燭火就自動燃起,非常古典的設計。長長的石板小路邊上,有著石頭刻成的燭台,迴廊上也點起了一盞盞的紅燈籠。

  「我們出去看看這裡的星空吧?」吃了點東西,無眠也恢復了體力。他整整衣袍,站起身來,從懷裡拿出玉簫,「月下、美人、簫聲,這三者就非得在一起。」

  瀟湘笑出聲:「你若回到古代肯定是個文人,只可惜我沒有這麼雅緻的情懷,不過我可以在院子裡練御劍,你儘管吹吧,我陪你。」

  「好啊!」無眠負著手,率先走了出去。看著那單薄的背影,瀟湘本想拿件衣服給他,後來還是阻止了自己的多此一舉,跟在他身後走了出去。

  兩人走出廊下,仰頭便是繁星點點,雖然有燈,但天上的星子熠熠,絲毫不受影響。夜風清送,劍客的紅衣翻飛,讓銀白色的樂師長衫一襯,在燭光下更顯燦亮。

  無眠坐上走廊邊上的欄杆,倚著柱子,沉靜地望著星空。雖不知在想些什麼,但眼角唇畔都是那麼悠閒。

  瀟湘站在一旁,看無眠的時間倒比看天空多。

  唉,他才是美人啊!看看人家跟這景色,多搭啊。這遊戲雖有美化效果,但無眠的氣質這麼好,跟如此典雅的風景擺在一起,相當賞心悅目,相得益彰。他是天上謫仙人,她呢,只是個小小劍客。

  瀟湘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玷污這美人美景,輕手輕腳地溜到一邊去,繼續練習她的御劍大業。

  院子裡的草地柔軟,她把疼痛指數關到最低,摔了好幾十次後,瀟湘終於可以穩穩站在劍上,不會再讓飛劍摔到地上。

  她正有些開心,低鳴的簫聲傳來,很熟悉的曲調,思索了好一會兒,她御劍低空飛到無眠面前:「〈滄海一聲笑〉?」

  簫聲驟止。樂師淺笑:「對。」

  「沒想到這遊戲的曲目這麼完備。」她還站在劍上,在空中飄上飄下,好不快活。

  「不是,這是我自己吹的,妳不覺得聽起來有些怪?原曲是用笛子。」無眠握著玉簫,交給了她。「這是簫,比笛子粗些,也長些。」

  瀟湘接過,把玩了一會兒:「喔,這我不懂。不過剛剛那曲子很好聽,不怪。」

  無眠唇角輕揚,搖了搖頭,不打算在這件事情上頭做文章:「妳練會御劍了嗎?」

  「應該會了吧?」瀟湘飛得高了點,又再飛下來,停在他眼前。「看起來……滿穩的。」

  他笑:「是嗎?恭喜妳,妳大概會是這遊戲中第一個練會御劍的人。」

  瀟湘也笑了:「你這是變相取笑我很閒嗎?有時間不練技能,光練御劍。」說著招了招手,「你若不怕摔,我帶你在這院子裡飛一圈吧?」

  玉簫在無眠指間轉了一圈,消失在空中,他負手站起身便道:「好啊。」

  瀟湘讓劍身緊貼著地面:「你站我身後,抓緊……」抓哪?肩?還是腰?她縮了縮肩膀,「扶著我的肩,保持平衡。」

  沒有察覺她倏忽即逝的小女兒心意,無眠按照她的指示,站在飛劍上,一手握著她的肩頭,一手在身側保持平衡,但他仍不經意地看向兩人碰著的地方。

  好小,這肩骨,他幾乎一手就可以握住整個關節。

  好大,這手。同時間瀟湘也注意到放在她肩上,那手的模樣。手指很長,掌面很寬,熱……熱了點。

  想到這裡,她的耳珠子悄悄泛紅。她連忙收斂起心神:「走嘍?」

  「好。」他答。

  氣息吐在瀟湘臉邊,她一顫,眨了好幾下眼睛,才壓下那渾身發麻的感覺。

  劍身緩緩上升,一開始,瀟湘不敢飛遠,也不敢飛高,只是在公會屋子的廣大院落裡飛,不多久,她膽子也漸漸大了。

  飛得高點、快點,笑聲如銀鈴灑落在星月下,在夜空中。

  「無眠,抓緊!」

  她忽然出聲叮嚀,無眠尚未回過神來,劍身已在空中翻滾了幾圈。感覺到身後男人抓著她肩頭的手忽然用力,瀟湘回頭要問他是否還好,一轉頭,唇瓣卻從他的臉頰擦過。

作者資料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http://www.facebook.com/yanpo28

基本資料

作者:煙波 繪者:重花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06-28 ISBN:9789868905245 城邦書號:3PL00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