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傳單殺手(05):幕後黑手揭密中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傳單殺手(05):幕後黑手揭密中

  • 作者:草子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3-14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大獲好評!雄踞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榜! ◆ 輕腐系冒險作家草子信 x 馬來西亞神級繪師九月紫,連袂打造帥氣殺手探案小說! ◆ 吐槽力滿點,充滿經濟危機與反差萌的殺手童話! 草子信——   ★金石堂人氣新秀作家得主! ★金石堂暢銷排行第一名! ★蘋果日報華文小說週榜常客! ★超值收錄:精美拉頁 | 魄力插畫 | 全彩人設 | 精巧線稿 | 萌感Q圖 「它的存在,是背對光明的黑暗處,是無法忽視的巨大威脅。」 「但光憑我們的正義,又能做什麼!」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不是為了生存,也不是為了工作, 他所做的,只是為了保護朋友。 殺手的世界是很孤獨的,所有戰鬥皆是生死的交換, 但有個人,燃起了一盞名為希望的燈。 黑市的猖狂,就到今日為止——   人民保母不是有權就可以擺布的棋子, 殺手也不是有錢便能呼來喚去的奴才! 為了守護唯一的光明,曲文堯與楊樂多等殺手, 加上檢察官兼陳聿親哥哥陳律率領的熱血警察部隊, 打破光與暗界線,聯手對地下街全面開戰! 利用所有可利用的人事物,陳聿作為「大腦」, 一步步帶領大家破除陷阱、逼近最終的黑幕! 陳聿發誓,一定會帶眾人……「回家」! 【人物介紹】 塔納托斯 年齡:34歲 身高:188cm 性別:男 武器:人皮臉技術、手槍、短刀、異於常人的反應及速度。 簡介:近戰型殺手。其實是楊樂多的師叔,與他師父並稱「死神兄弟」。曾隸屬奧茲事務所。 許可宏 年齡:31歲 身高:185cm 性別:男 武器:推理分析能力、警用手槍——但槍法很爛,只是裝飾用。 簡介:張叡之的前輩,警界有名的破案高手。 拉瑪 年齡:20歲 身高:178cm 性別:男 武器:暗殺技巧、小刀、近身格鬥。 簡介:自由殺手組織「餓狼」的首領,對曲文堯有著亦友亦敵的感情。

內文試閱

  警察、政府,甚至是居於台灣這塊土地上最高權位者,放眼望去,沒有人能夠對這條地下街出手,它的存在,是背對光明的黑暗處,無法無視的巨大威脅。      若是有能夠將它一次擊垮的機會,早就已經實行,根本不會拖下去,任由它茁壯成長,成為真正掌控所有事情的地下帝國。      權利已經無法代表什麼,真正需要的,是你所掌控的力量。      一大早,警政署便騷動不已,所有人都彷彿嗅到暴風雨前的寧靜氣息,緊張全寫在臉上,但是,卻沒有人敢開口提起,或是討論。      會議室內,男人翹著二郎腿,雙手環抱胸口,態度傲慢的坐在正中央的位子,左右兩側則是警界各部門的高層,每個人的神情都相當緊繃、冷汗直冒。      男人左右兩側個別站著一名男女,彷彿左右門神般,完全不被這個空間內的氣氛干擾,默不作聲。      「我相信各位應該已經了解,將你們召集在這裡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這句話應該是我們要說的,陳檢察官。」位子離他最近的男人,代替所有人開口提問:「我們都很清楚你的目的,但這是警界不成文的規矩,就算是你,想打破也……」      「王副局,難道你以為我陳律會什麼都沒思考,直接對你們提出這種要求?」      「呃、這……當、當然不是。」      「替殺手擦屁股的事情,本來就不是我們警察該做的,放任這些罪犯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談論如何保護民眾?」      「你說的這些我們當然懂。」另外一人忍不住替王副局長幫腔,握緊拳頭,往桌上敲,「但光憑我們的正義又能做什麼!」      「別以為你是相當受上頭賞識的檢察官,就能指使我們,警察的面子可不會任由你隨便糟蹋。」      「這規矩早在你出生前就存在,不可能因為你的一席話,這麼簡單推翻。」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語,充滿不信任感。      那條地下街的殺手有多少實力,他們比誰都清楚,陳律不過是剛上任沒幾年的檢察官,憑什麼用高高在上的口氣對他們下命令?      ——他們的反應,早就在陳律的預料中。      陳律勾起嘴角,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用輕鬆的態度,攤手道:「我才想說,各位是否小看我?依各位所見,我會是沒有把握就隨便開口說大話的男人?」      這番話,令他們閉口不語。      陳律的個性他們很清楚,這男人確實不會做出魯莽的決定,這也是他為何年紀輕輕,就能穩坐檢察官位置的原因。      沉默半晌,陳律揚起嘴角,「我不會要求各位同意我,或是提供協助,而且我還要提醒各位,這件事是機密,簡單來說就是與政府作對,所以我不會強求各位協助,但我需要警方的力量。」      「也就是說,這次行動不能以警察的身分加入……嗎?」      「是的,王副局長的理解速度果然快。」      「哼!你小子有膽。」王副局長冷笑道:「我不討厭。」      陳律眼中閃過厲光,眼見大魚已經上鉤,就更加不能放過這次機會。      「在座各位是我經過調查後,確認與地下街殺手沒有關係的人,所以也請各位相信我,如果願意和我一起行動,請留下,沒有意願的人可以離開了。」      在場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不知道陳律是什麼用意。      確實有幾個人因為害怕、珍惜自己的性命,起身離開,很快的,留在會議室內的只剩下兩三人。      氣焰強勢的王副局長,剛才替他幫腔的保二總隊副隊長,以及——      陳律看著坐在最靠近門口的男人,眼眸半垂。      「鑑識科也打算加入嗎?真難得。」      「別誤會。」鑑識科科長起身,冷眼掃過他挑釁的表情,「我們雖然不能當成戰力,但可以成為強大的後援,再說……」      停頓半晌,相當有興致的開口,緩緩道:「能趁這機會親眼見識你那自豪的寶貝弟弟,究竟有多少能耐,也挺不錯的。」      「我可不會把我可愛的弟弟讓給你。」      「別擔心,弟控笨蛋。至少我不會在你面前解剖你弟。」說完,他便帶著笑容離開。      王副局長和保二總隊副隊長,不禁為這兩人捏把冷汗。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不得了。      「兩位副局長請各自找好願意加入的部下,我也不想當壞人。」他伸出手指,「三天後,我會將會合地點通知你們,屆時一舉突破,將充滿罪犯的那條街一網打盡!」      他這邊已經安排周全,也依照陳聿的要求做好準備。      親愛的弟弟將重責大任交給他,他不能不回應陳聿的信任。      這場揭穿社會陰暗面的戰鬥,即將在陳聿的率領下展開。      /      陳聿愉快地敲打著鍵盤,認真的模樣與不時露出的詭譎笑容,讓站在旁邊觀察他的楊樂多忍不住捏把冷汗。      「基地」啟動的現在,陳聿便是整條殺手地下街的神,身為原創者的他,能夠自然而然的使用「基地」來控制各事務所的系統程式,當然連黑市也不成問題。      「你哥哥那邊沒問題嗎?」      「怎麼?你竟然會擔心我哥,難不成明天要下紅雨了。」陳聿嘲笑楊樂多,看得出來他並不擔心陳律那邊的情況。      雖然打從一開始,陳律就知道詳情,但之前都是隱藏在背後協助,如今已經挑明身分,「黑市」也會注意到他。      更不用說他身為公家機關的背景,「黑市」要對付他簡直是易如反掌。      正是因為知道,陳聿才會從警界裡篩選出沒有跟「黑市」來往的高層官員,讓陳律去跟他們面談。      就算是一個人也好,只要能成功說服他們,打敗「黑市」的機會就越高。      「我很認真在問你,能不能正常回答我?」      陳聿嘆口氣,楊樂多固執起來,真是一點樂趣也沒有。      「只要我哥照著我的計畫走,就不會有問題。」      勉強相信他的楊樂多,還是保持懷疑。      「那你為什麼會挑在這時間啟動『基地』?我還以為你不會使用這東西。」      楊樂多沒好氣地看著他,直到現在也沒明白他想做什麼。      陳聿只有下達幾個指示,就讓他們分開行動,原以為他會讓曲文堯留下來,沒想到他卻選擇讓他跟餓狼的首領一起行動。      這種故意欺負人的行為,大概也只有陳聿做得出來。      「你仔細想想,就能明白我為什麼會這麼做。」陳聿停下手,回過頭來,「我才懷疑你是不是真的什麼都沒察覺到。」      「……你別賣關子,有話直說。」      陳聿勾起嘴角嘲笑,「把所有事情整理一遍,說給我聽。」      「所有事情?」楊樂多皺眉,「你是什麼意思。」      「我和你認識,並不是偶然。」      「你可別跟我說什麼『是必然』。」      「不,是面具男的計畫。」陳聿伸出手指,把事情一件件列出來,「包括你跟蘇致皓、『基地』和朱桓光、Ragnarok還有教授——這都是面具男故意讓我知道的。」      「難道他的目的,並不只有讓你研發Ragnarok嗎?」      「嚴格來說,那是最終目的,但我總覺得他的意圖並不單單只有這麼單純。」      陳聿這麼一說,讓楊樂多想起與面具男相遇的短短幾秒鐘對話。      他曾說過他認識自己,不僅僅如此,還知道他就是「幽靈殺手」。      他不會輕易讓自己的身分敗露,就連對他如此執著的蕭天都沒有發現,其他人更不可能知道。      就算是他以前認識的人,也不知道還有幾個人是活著的。      「你應該也有事情瞞著我,難道不考慮趁這機會說出來?」陳聿彷彿早就料到他跟面具男之間有問題,手背枕著臉頰,盯著他看。      楊樂多緊抿雙唇,心裡很清楚陳聿是對的,但就是不甘心。      「我不認為現在是討論這件事的好時機。」      「那麼你還想等到什麼時候?我可是得做好萬全準備,去對付那隻狐狸,既然知道他很有可能是你以前認識的人,我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線索?」      楊樂多乍舌道:「這個猜測不是還沒得到證實嗎?」      「他對你的事情瞭若指掌,對我的事情也是,但我這邊的理由已經很明顯,是因為教授跟Ragnarok的關係,可是你不同。」      陳聿勾起嘴角,指著他的鼻子,「他所知道的事情,若不是你以前接數過的熟人,不可能會知道。你自己也很清楚的,不是嗎?」      楊樂多無法反駁,「確、確實是這樣,我是『幽靈殺手』的情報,可不是隨便就能調查出來的情報,只可能是我認識的人。」但他不管怎麼想,都毫無頭緒。      「這麼一來,範圍就大幅縮減了。」陳聿相當滿意。      他已經確定面具男是他不認識的陌生人,如果能夠靠楊樂多的線索,大幅縮小可疑人選,那麼找出面具男就會變得易如反掌。      「說起來,他不但行蹤神祕、擅於隱藏自己的真面目,還是個人皮臉技師。」楊樂多努力回想與面具男初次見面的場景,眉頭深皺,「而且他所使用的面具技術,和我們的研究很類似。」      初次聽到這件事的陳聿,表情凝重,「詳細說給我聽。」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他戴著的狐狸面具,是能夠隨時轉換臉部模樣的技術,和我們研發的耳掛式臉部辨識轉換技術相同。」      他和陳聿研發的,是他構思已久的技術,能夠將人臉放入記憶體當中,以投射方式改變面孔模樣,也就是能夠短時間快速轉換模樣的攜帶型人皮臉。      陳聿和他採用的是奈米技術,既能回收也可以比人皮更加精巧,不過目前記憶體內能夠紀錄的,最多只有四張臉。      面具男使用的技術也與他們類似,只不過,他所使用的是面具,而並非直接投影在人臉上,而且面具底下還有變聲器,能配合面孔轉換。      他不認為面具男盜用他的技術或創意,反倒覺得他們的想法雷同。      面具男對他說認識他,應該不會是謊言,有那種技巧的人,肯定和他一樣是人皮臉技師。      「他有等同的技術,這我倒是不意外。」陳聿反應相當冷淡,「聽完你說的話,我更能確定你也是他的目的之一。」      「為什麼?」楊樂多眉頭緊皺。      「這個問題我要直接丟還給你。」陳聿起身走向他,把臉逼近,「說起來,我似乎還沒聽你提起你的過去,不如就趁這次機會,好好解釋給我聽。或許這樣能夠協助我搞清楚面具男真正的目的。」      楊樂多非常討厭過去的自己,更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是「幽靈殺手」這件事,對他來說,師傅的死是他難以忘卻的痛苦記憶,直到現在他仍舊不明白師傅為何而死,也不想去探究。      殺手的鐵則之一,同時也是他們與身俱來的直覺——有些事情,不一定要得到答案,無知才是最佳的解決辦法。      所以他逃離過去、不再以殺手的身分存活,卻沒想到到頭來,他還是逃不過。      對上陳聿完全不逃避的直率眼神,楊樂多張開口,嘆氣道:「我曾經有過一個如父親般存在的師傅,但奧茲背叛了他。」      楊樂多痛心的說出淌血的過去,陳聿只是默默聽著,直到他將告訴蕭天的那些話,全部說完為止。      陳聿並沒有改變臉色,也沒有因為楊樂多失去師傅的事情而有任何感想,他仔細聽著,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偏頭思考。      「奧茲嗎?好險沒帶你去那座島。」      「我後來聽蕭天提起過這件事,你也不用擔心,當年的殺手都被我解決掉,沒有留半個活口,就算見到他們的人,我也不會有感覺。」      「那麼如果奧茲的人知道你就是幽靈殺手,事情不就麻煩了?」      「確實是,不過現階段,有周雅青在,他們應該不會對我動手。」      見陳聿非常認真的在思考事情,楊樂多忍不住問:「我的過去真的能讓你搞懂那個男人的目的嗎?我還以為他只是想得到Ragnarok。」      「……我還沒辦法完全確定,總之面具男對你有執著這件事情是肯定的,我們剛好都是他要的人,又正好在同公司,蘇致皓的死能夠讓我們認識,也可以讓他的計畫順利進行。」      「聽你的意思,難道我們認識這件事,也在他的計畫之內。」      陳聿點點頭,「不單如此,讓我們找上朱桓光,拿到『基地』,還有唆使葛瑾找我研發Ragnarok,應該都是他的主意。」      「什麼!這麼說不是很棘手?原來我們一直在照著他的計劃行動!」      楊樂多忍不住驚呼,回頭來看,確實就如陳聿所說。      這不就表示,他們全都成了面具男棋盤上的棋子?      「也就是說,你啟動『基地』的事情,該不會也在他的計畫內!」      「確實是這樣。」與楊樂多緊張的反應相反,陳聿態度輕鬆自在,不像是踏入陷阱的人應該有的反應。      看他神色自若,不慌不忙的模樣,楊樂多反而覺得焦急的自己像個笨蛋。      「你……早就知道嗎?」      「算是。」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故意跳入他的陷阱?」      「我想看看他究竟打算做什麼,按照他的意思啟動『基地』,不單單是為了增加我們躲避地下街殺手的時間,還有一個理由。」      話才剛說完,電腦便傳出「嗶嗶」聲響。      「喔,來了來了。」陳聿愉快地回到電腦前,敲打著鍵盤。      楊樂多看不懂青綠色的程式碼,更不懂陳聿在做什麼,但他多少能從陳聿臉上的笑容看出——有人跳入他設下的陷阱了。      「讓我看看你究竟想找些什麼,狐狸。」陳聿自言自語的對電腦螢幕說話。      雖然不知道陳聿在做什麼,楊樂多還是湊過去。      螢幕上的程式碼很快的閃過,陳聿打鍵盤的速度完全沒有放慢下來。      等最後按下Enter鍵,他終於停手,嶄露笑容。      「抓到你的狐狸尾巴了。」

作者資料

草子信

崇拜空知猩猩的居家盆栽草,以成為Jump系小說家為目標,努力創造各式各樣的有趣故事。最近正在積極鍛鍊手指肌肉以及臀部贅肉。

基本資料

作者:草子信 繪者:九月紫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3-14 ISBN:9789571072784 城邦書號:SPB7I000036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