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迷幻果實Lotus Dealer~甜心警報(02)完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迷幻果實Lotus Dealer~甜心警報(02)完

  • 作者:PUCKIO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08-08
  • 定價:16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美少女作家PUCKIO三度出擊!全新系列作,幽默出招! ◆漫畫之星【千守蝶】作者鈺梵糰熱情相助,瑰麗的L.D.華麗冒險世界,誕生! 迷幻果實系列,瑰麗的最終幻想—— 甜心警報.最後是否能畫下幸福尾音……? 【內容簡介】 人死突然復生,還毒舌威力MAX! 可惡!剛剛哭出的鼻涕,能不能改當生化武器呀!? 優佳死了……又活了(咦)…… 然後夏天甜又想親手送她死一遍! 怎麼世界上會有這麼討厭的女人! 不僅對她的「哭喪情誼」毫不領情,還白眼連翻, 甚至凶狠表示,作厲鬼也不會成全亞奇和泫雨的「愛情」, 夏天甜自我檢討,以後噴淚前一定得先確認對象! 免得「死人」詐屍不說,還被酸得滿臉口水…… 看著眼前的三角糾葛,夏天甜對修的思念與日俱增, 幽靜深夜,恰巧得知黑禪行蹤的她,決定拐個方向問清楚! 但是,他如今卻身在「未成年禁地」,若要拜訪…… 不只要過五關斬六將,還得——COS成兔女郎迎客!?

內文試閱

  「快、這裡!」   大雨磅礴的夜晚,人們一路奔向醫院。   沒錯,事故發生後,新聞報導已經迅速傳遍了明滬的大街小巷。事故遇難者的家人匆匆趕赴醫院,記者粉絲紛湧而至。雖然Honeys在此之前只是活動於網路、並未正式出道的少女團體,但做為嚴重交通事故,此番還是引起了各界關注。   在這狂風夾雜暴雨的惡劣冬季,多災多難的明滬已經容不下更多悲劇了,人們祈禱少女們能平安無事,然而醫院方面只派人發表了「還在搶救」這簡單的四個字後,就將來者全都拒之門外。   「不要擠了!你們這樣會妨礙到其他病人的休息!」   「Honeys成員傷勢如何?!有人遇難嗎?!」   「稍後醫院方面會做統一回復的,現在先麻煩你們出去……!」   「聽說有李郡仁檢察官的女兒也在其中,你們醫院會……」   「請出去——」   ……   值班的護士和醫院安保人員已經無力再抵抗人群的喧譁,有護士跑到值班室求救,請求警方能支援醫院保全來維持秩序。而另一面,誰也沒有發現,在早已被圍得水泄不通的急診室走廊入口周邊,又突然冒出了三個氣喘吁吁的傢伙,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們的神色透著異於常人的焦心。   夏天甜渾身濕透,不顧自己狼狽至極的落湯雞模樣,向人群衝去。   「搞什麼……!」   她憤怒大喊,卻被擠在人群之外,無論怎麼拚命跳腳,都看不到裡面的情況。而一旁的泫雨面色蒼白,寒冬冰冷的暴雨淋得他瑟瑟發抖,一副快要虛脫的模樣。他不停眺望著人群中心,收穫的卻是和夏天甜一樣的失望和焦慮。   「嘖!」司徒亞奇狠狠喘氣,他瞥了眼那被圍得水瀉不堪的入口,瞬間就想掀桌。   深夜的醫院被喧囂攪亂。   工作人員將人們攔在外面,鬧哄哄的記者和不停喊著Honeys的瘋狂男粉絲,一起把本該寂靜的地方弄得雞飛狗跳。   雖然夏天甜和司徒亞奇幾次三番企圖擠入內部,但都失敗告終。身型瘦弱的泫雨在混亂中用力,竟然還被記者的相機砸到,擦破了額頭。   「可惡,都來湊什麼鬼熱鬧!」夏天甜被徹底惹毛,她握緊拳頭,隨後立即與身邊的兩人一樣,迅速陷入沉默。是的,此時此刻,他們三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   優佳的安危。   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情在三人心中迅速瀰漫。   是自責,是後悔,是五味雜陳?   三人各自回憶自己與優佳的最後一面,然而彼此都覺得,沒有一幅是愉悅的畫面。回想起最後一句和她說過的話,殘忍的、不領情的、尖酸刻薄的。總而言之……也是沒一句好話。   如果優佳有什麼三長兩短……   不,決不能有什麼三長兩短。夏天甜用力晃了晃腦袋,不願再想下去。如果人生有如果,她希望自己沒有對優佳的態度那麼惡劣,但是——   人生沒有如果。   她吞了吞口水,決心和同伴再嘗試其他辦法,卻突然發現身邊泫雨的臉上毫無血色。雨水沿著濕潤的瀏海默默滴落,他表情麻木、眼神空洞,身後的吵雜聲如惡浪般拍打而來,他一動不動,像是深陷巨大而哀傷的悲鳴,讓人不忍再看下去。   夏天甜咬住下脣,她上前一步,剛想開口,卻被司徒亞奇一把拉住——   他一抹臉上的雨水,「跟我來。」   ※   三人急匆匆地跑在另一條通道上。   夏天甜不明白,司徒亞奇是怎麼知道還有其他條路通向急診室後方。但就他的果斷態度看來,他對這個地方的熟悉程度非同一般。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總是信誓旦旦?為什麼總是無所不知?   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裡?為什麼會對一切都瞭若指掌的樣子?   他是L.D嗎?L.D……為什麼會又一次出現在她的生命裡呢?   祕密發酵、膨脹,無法遏制地占據夏天甜的心頭。她跟在司徒亞奇身後一路狂奔,看著那被雨水淋濕的背影,越來越多疑問呼之欲出。   然而現在卻沒有時間解答。   此時此刻,最重要的還是確認優佳的安危。她加快步伐,告訴自己先別想那麼多,卻沒意識到已經來到急診室門口——   「啊……」   號啕的哭聲劃破寂靜。   司徒亞奇刹住腳步,看見一個情緒失控的老人正抱著主治醫生不斷哀求。緊張的空氣不斷蔓延,一切如此刺目。   「求求你,救救我孫女……」那年邁的老人拚命哭喊,充血的眼中滿是絕望,鬢角的白髮顯得毫無生氣。一旁的護士對著其他泣不成聲的家屬不斷勸說,但場面顯然沒有得到控制。門口圍聚著不少人,三人迅速掃視一遍,並沒有發現優佳的影子。   一旁有別的家屬在討論,說真是奇跡。有演藝公司工作人員模樣的人,拿著手機匆匆走出門,人們議論紛紛,說:「只有一個受了重傷在搶救。其他都是輕傷,沒什麼大礙。」   夏太甜身體僵直的瞬間,突然看見急診室門被用力推開,一個滿身是暗紅血漬、頭部包滿紗布的女孩被從裡面推了出來,面部被完全遮掩,白色布料蓋住了她的身體,漂亮的紅皮鞋露在外邊,彷彿女巫的毒蘋果,豔麗而誘人。   巨大的悲痛再次襲來。   一旁正在哭泣的中年男子和其他家屬如同發瘋了般,向那個女孩撲去,號啕的悲鳴迅劃破緊張的空氣。   ※   鞋子……   那雙紅皮鞋……   ※   夏天甜呆望著這一幕,大腦轟鳴。   她意識到,自己正在發抖。   渾身冰冷,呼吸急促。她想說些什麼,確認自己是看錯了什麼,卻找不到旁人支持——   兩個男生同樣牢牢地僵在原地,誰都不想承認剛才看到的那雙鞋子。   泫雨神情麻木,彷彿隨時都會暈厥。司徒亞奇沉悶地一拳砸向牆壁,冰冷而潮濕的衣衫貼在他滾燙的肌膚上,雨水順著髮絲不斷滑落,他和泫雨的眼中,彼此都翻滾著恐懼與哀傷。   優佳……   夏天甜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在嘴裡喃喃重複了好幾次這個名字。   她跨出步子追向那被推走的女孩,亞奇的視線緊隨她移動,而泫雨,卻早已泣不成聲,癱倒在牆邊。   「等一下……」夏天甜加快腳步。   她不想說自己曾經看過優佳穿著那雙漂亮的紅皮鞋,也不願承認此刻的自己正不顧一切地追尋著紅皮鞋的主人。她只是不由自主、無法停止地大喊——「等一下!」   不要走。   等一下,優佳。   不要走。   聲音拖出一絲顫抖。不願看見這一切的司徒亞奇收回視線,他緊咬嘴脣,無法接受這樣的真相。   「優佳!」有什麼東西像是要從眼眶一湧而出。   是害怕還是自責,夏天甜鍥而不捨,用力哭喊:「優佳!」   她跟著推車一路跑過。   與此同時,走廊一旁的洗手間裡走出一個長髮女孩。   女孩莫名其妙地看著從眼前哭喊而過的夏天甜,朝著她遠去的背影問道——   「啊妳是在鬼叫些什麼啊?」   「優……」猛地一愣。   「……」   「……」   「……」   ……呃?   夏天甜呆住。   以為是自己悲傷過度外加腦袋跳tone聽錯。   但這聲音的確耳熟。   她呆滯兩秒,隨即大力一轉身,果不其然正站在走廊口的是——   ※   優……佳……?   ※   沒、錯。   此時此刻,優佳大小姐安然無恙、Safe and sound~她愣在原地,正用一種極度茫然的眼神,直直望著哭成神經病的夏天甜。兩個女孩眨著眼,彼此莫名其妙地望著對方——   What……?   夏天甜呆若木雞,在原地石化。頓時有種大腦供血不足的幻滅感……   而剛洗完手的優佳,則一邊悠閒地抹著護手霜,一邊走向夏天甜。表情十分茫然,「哭什麼啊?」   「……」   愣愣地看著優佳,再看看她腳上那雙閃閃發亮的漂亮紅皮鞋——   的確不是女鬼(……)。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妳沒死啊?!」還沒等老夏開口,她就被司徒亞奇一把拽到身後。男孩衝著毫髮無傷的優佳,各種被浪費感情後的義憤填膺,「妳這女人——」   「我為什麼要死?」優佳無力地翻了大白眼。   「為什麼皮鞋是一樣的?!」夏天甜又衝了上來。   「因為那是公司給的阿。」   「……」   「妳……」   司徒亞奇不氣餒,他扯開滿臉呆滯的夏天甜。對著優佳繼續嚷:「為什麼妳就死不掉?」   「為什麼我就得死?」優佳似乎要被惹毛了。她看看一旁虛弱無比但又希望重燃的泫雨,再看看眼前一臉不爽的亞奇,氣定神閒地高喊:「我死了不就便宜你們兩個了嗎?」   司徒亞奇輕蔑一笑。   沒錯,他心裡是釋然的,但嘴上決不能讓優佳發現。   於是秉承至賤則賤的原則,加以還擊:「妳就算活著也無法阻擋我們的真愛。」   「放心,」優佳瞇眼,「我做厲鬼也不會成全你們。」   「……」   一旁的夏天甜早已風中淩亂。   在確認眼前與亞奇鬥嘴的女孩的確是、真的是、千真萬確的是活著的優佳時,她默默地把鼻涕倒吸了回去(……)。同時迅速並且胡亂地把眼淚抹去,然後開始鄙視自己,想不通剛才的自己到底是在演什麼苦情八點檔狗血劇。要不要那麼dramatic啊!她滿臉黑線地在內心哀號,丟下眼前正各種唧歪的優佳、亞奇和泫雨,一個人默默挪步到窗邊去涼快了。   依舊還是在下雨,沒完沒了的雨聲,搞得人心煩意亂。   這個多事的夜晚,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兩輛高級轎車從醫院大門急速駛入。車燈照亮漆黑的雨夜,細長的雨線在車燈映射出的光束裡不斷滑落,如同針芒般耀眼。   這麼晚了,難道又是記者?夏天甜好奇,卻看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從轎車裡鑽了出來——周遭的人們立即為他打傘遮雨。那人身形威武、步伐矯健,在與隨同人員交代了些什麼之後,便立即行色匆匆地快步走進了大樓。   夏天甜在窗邊目睹著這一切。   ※   「啪!」一記耳光,哄鬧的走廊瞬間安靜。   優佳捂住火辣辣的臉頰,滿眼不甘。她盯著地面,明知此刻一定有很多人正看著自己,卻不願和任何人對話。   「我說了這多次,妳到底有沒有聽進去?!」李郡仁狠狠捏住她的肩膀,嚴厲的目光不經意一掃,與不遠處的女孩對撞——   夏天甜慌張地移開了視線。   過了幾秒,她又偷偷抬起臉,再次瞄了瞄前方——沒錯,這個人就是剛才樓下那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沒錯。她悄悄靠在角落,與不遠處的司徒亞奇交換了視線。這個人……突然帶著一幫人衝了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把優佳給拽了過去……   是的,另夏天甜沒想到的是,這個揣著一張撲克臉、一上來就給了優佳耳光、看上去極其嚴苛且不易接近的男人,竟然是優佳的……爸爸。   而且,更另她意外的是,這個好似黑幫老大般凶神惡煞的傢伙,竟然是個——   「李檢察官,」身後的隨從打斷,「方警官那邊打來問小姐的情況……」   「轉告他已經沒事了。」男人面露倦容,像是長長鬆了口氣,「謝謝他的幫忙,我等下給他電話。」   「是。」   ※   檢……察官(?)   夏天甜呆。

作者資料

PUCKIO

本名劉雯。十五歲開始寫小說,十六歲時寫程式做網站,十七歲時熱愛攝影,十八歲時考上英文系,十九歲時飛北美開始環遊世界,二十歲開始學影片剪輯,並著手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人生經歷豐富多彩,表面上是在人類社會靠耍英文混飯吃的龍套少女,但實際身份則是一隻為了成為「宇宙一流story-teller」而隱祕棲居在地球的搞笑外星人。目前定居上海,過著「好像連續劇般狗血、曲折、猥瑣搞笑卻又動不動就掉眼淚」的幸福人生,並且相信,人生就是應該這樣才有趣。 個人官網 http://www.puckio.com/ 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uckiofans

基本資料

作者:PUCKIO 繪者:鈺梵糰 出版社:尖端 書系:夢小說 出版日期:2014-08-08 ISBN:9789571056548 城邦書號:SPB25070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2.7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