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霸道少爺(全)被我蹂躪是妳的榮幸!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霸道少爺(全)被我蹂躪是妳的榮幸!

  • 作者:PUCKIO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12-1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勇往直前灰姑娘》、《雞排王子》作者,國民小天后小威老師林珉萱繪製絕讚封面! ◆言情味滿分的設定,但後續卻是爆笑超展開?! ◆PUCKIO挑戰自我、超越「迷幻果實Lotus Dealer」系列的歡喜冤家! 超毒舌雙面貴公子誕生!就連他的貓也是超會演戲的雙面壞貓?「你跟你的主人一樣,都會見風轉舵!」 花小遲,個子小、膽子小,但心胸卻寬大到強大。重度近視少女。 蔣誓齊,上帝造人時過於偏心才造出的高富帥貴公子,屬性腹黑。 發現有人溺水,所以花小遲美救英雄,卻因掉了眼鏡而沒看清對方的長相;蔣誓齊不過是隨手「借」了輛腳踏車,卻被趕來的四眼妹車主不由分說地罵成強盜。 現在,花小遲站在豪宅門口,準備打工當女傭,卻在看見新老闆的瞬間發現對方是……偷車搶匪! 「妳該不會是跟蹤我吧?小花痴?」「主人說話的時侯妳要認真聽。」「從今以後妳就是我的僕人女傭保母奴隸……」 夠——了! 小花痴,不,是花小遲決定忍無可忍所以無須再忍——「要走可以,把錢留下。」 其實,她很看得開,她就是炮灰的命,為錢折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目錄

序曲 第一章 邂逅?就從狗血的一天開始 第二章 重逢?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三章 眼鏡掉落的花痴妹——驚嘆,花小遲的真面目! 第四章 變態腹黑王子的覺醒——真相? 第五章 絕美情敵出場——舞會,相撲大賽? 第六章 驚人!花小遲的爆發力 第七章 不要以為火光之災都是騙人的 第八章 大難不死不一定必有後福 第九章 來了!無法直視的狗血同居戲! 第十章 暴風雨之夜就是絕對有事會發生 第十一章 遲來的告白 第十二章 你的祕密我早就知道 後記

內文試閱

  「叮咚——」   沒反應。   「叮咚——叮咚——」   還是沒反應。   「叮咚——叮咚——叮咚——」   花小遲小心翼翼地站在這巨大的高級公寓前,她拿出筆記本確認了一下地址。「沒錯啊……十八樓A座……」   可還是沒人來開門。   這是傳說中的富人區。花小遲家傳統的獨棟house(樓下是花家炸雞店),雖然不差,但是比起這金光閃閃以至於快戳瞎花小遲狗眼的的奢華大樓,還是稍稍遜色了那麼點。一邊琢磨著未來主顧到底是什麼的角色,一邊回想起剛才看著公寓電梯口進進出出的金髮碧眼的老外,她就已經忍不住汗流浹背。拜託,她內心祈禱,千萬別是洋人。不行不行不行,她的英語完全不行……   「叮咚——」   她再次鼓起勇氣再次摁了門鈴。不知為何,喉嚨有些發乾。   還是沒人開門。   「有人嗎?」花小遲乾脆敲起門。   「有人在家嗎……」   「沒有人在?」門剛敲了一半,她的手突然懸在半空。彷彿瞬間想起什麼似的,這傢夥翻起包包,竟然拿出了一面鏡子打理自己起來——   眼鏡?沒問題,擦得很亮。   眼屎?沒關係,反正藏在玻璃鏡片後面也看不見。   鼻屎?很好,挖乾淨了。   鼻毛?牙垢?青春痘……夠了!妳這是在幹麼?她使勁晃了晃腦袋,剛想把小梳妝鏡匆忙收回口袋,卻突然聽到開門的動靜——   「……吵死了。」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門裡傳了出來。   聽起來有幾分耳熟。好像有腳步聲……有人來開門了。花小遲慌忙擺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可是「喀嚓——」一聲,她那陽光燦爛的笑容在門開啟的那一剎那算是徹底僵住……   花小遲驚聲尖叫。   是的,此時此刻,她有種想直接從十八層高樓飛身而下的衝動。   「——怎麼是你!」她一推眼鏡,目瞪口呆。   蔣誓齊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哈欠。   他靠在門框上,眉頭微皺:「……找誰?」   「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小遲同學語無倫次。   被吵醒的獅子緩了緩神。蔣誓齊愣了兩秒,隨機瞇起眼睛,把面前慌亂的眼鏡妹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這是我家,我不在這要在哪?」   「……」   「妳到底找誰?」他瞥了花小遲一眼。   「……」花小遲風中淩亂地愣在門口,目瞪口呆。   他問花小遲是誰?他竟然又問花小遲是誰!他果真是有「人臉識別障礙」還是「生人認知無能」的鳥病還是怎樣?為什麼明明已經見過兩次面了,而且兩次都如此特殊、如此具有鮮明烙印的場景,為什麼他就是完全忘了?還是說他其實根本就沒去記過……   「喂!」蔣誓齊往門框上蹭了蹭,慵懶中帶著一絲霸氣的爆炸頭比上一次更加淩亂。「問妳話聽到沒。聾了?」   花小遲迅速把腦袋埋下。   她支支吾吾「我、我是這家新聘用的女傭……今天來報到。」   「女傭?」一臉迷茫。   「呃……」花小遲囧。   她和他默不作聲地對看兩秒,隨後尷尬而恐懼地推了推眼鏡——   「不好意思大概是我走錯了。」她咬住嘴脣,決定轉身開溜,卻沒想到,蔣誓齊突然幽幽自語——   「哦,好像是有這麼回事。」他面無表情地轉了轉脖子,冷不防來了這麼一句。   花小遲僵硬回過頭。   一臉不爽的蔣少爺清了清喉嚨,像是終於醒了:「進來吧。」   果然是金碧輝煌到足以刺瞎狗眼的高級公寓。   花小遲膽顫心驚——有必要搞得跟好萊塢明星豪宅一樣那麼誇張嗎?那個光著屁股的雕塑是什麼?那個開地跟亞馬遜叢林展覽一樣的巨型喇叭花又是什麼?為什麼屋頂上會有鏡子,為什麼廚房比我家客廳還大啊!這到底……   「喂,妳的鞋子弄髒地板了。」一個聲音冷冷地把小遲同學拉回現實,她愣愣地望向他,迎上一副蔑視的表情。「進門脫鞋妳不懂嗎。」   連忙滾回門口脫下了鞋子放好。   「不要看東看西,讓人覺得很不舒服。」蔣誓齊往白色巨型沙發上隨便一坐,淩亂的頭髮和衣衫不整的模樣……全然就像是一副海報裡走出來的撲克臉混血模特。「預付的工資拿到了?」   花小遲點點頭。   難道他真認不出自己?   「照例說是不該給妳這麼高的試用工資,但聽說妳急著等錢用……那就算了。」他面無表情地望著花小遲。「拿這麼多工資就要努力做事,不該妳管的事情少管。懂嗎?」   花小遲又木訥地點了點頭,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喂、我在說話,妳發什麼呆?」蔣誓齊莫名地訓斥起花小遲。「主人說話的時侯妳要認真聽,這點道理妳都不懂嗎。」   主人?他還真把自己當主人?   「唔,」花小遲努力呈現出客氣的模樣(雖然內心很想揍這個不知好歹的傢夥)。「那個……我想問問看,這家的主人到哪裡去了?不在家嗎?」   「什麼?」表情看起來有點怪。   「我是說……妳的父母呢?」小心翼翼試探。「是他們聘用我的,這些工作細節的問題應該由他們來談會比較詳細吧……」一個高中生憑什麼在這裡對我大呼小叫?   「喂。」蔣誓齊突然冷笑,他盯住滿腦子美妙幻想的花小遲。「聽好——」   嗯?   「這裡沒有什麼父母,只有我。」面無表情地指了指自己。「這個家的主人就是我。聘用妳、給妳工資的也是我。」   「剛才已經說了不該妳管的事妳少管。所以以後不要再讓我聽見這種幼稚問題。」   幼稚……問題?   花小遲突然在想,她的耳屎挖乾淨了嗎?   她沒聽錯吧?他一個人住?這麼大的豪宅只有他一個人住!   就算是一個高中生也不能讓他一個人住在外面吧?   這種豪宅……可以救濟多少個無家可歸的非洲難民啊?   不能這麼浪費地球資源的好嗎!   等一下。花小遲低著頭,突然糾結——這不就是說,她現在就是在為他一個人做鐘點工、要一個人在這和他單獨相處?咦……   雖然和極品美男獨處是她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這傢夥人品超爛,沒有禮貌,而且脾氣差又總是毒舌……完全就是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定時炸彈。   和這樣的爆裂男在一起,還要看他眼色聽他命令……   腦子被馬桶蓋夾了的人才會接受(!)   花小遲瞄了瞄沙發上正在打呵欠的蔣誓齊,內心正在進行激烈的鬥爭。   這個傢夥……但是這個傢夥現在看起來好像對自己完全沒有記憶,難道真的都想不起來她是誰?   他的腦袋裡到底裝的是什麼啊……那天明明那麼生氣的樣子,現在卻好像完全失憶。不過,如果說,這傢夥不是在裝傻,真的只是把我當作一個女傭來看待的話……這是不是意味著……他不會再嘲笑我那些難聽的話了?花小遲低頭暗自盤算,嘖,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還可以勉強忍受一下,只要不和他再發生衝突,幹好該幹的家務就算完成使命了……   「什麼時候可以來工作?」蔣誓齊撥了撥鬆軟的頭髮,那動作看起來,就像是牛郎店的紅牌在勾引女客人。   「隨時……可以。」其實花小遲想走。   「那就現在吧。妳可以開始工作了,我進去睡覺。」他站起身打了個哈欠。「對了,今天我不想吃晚飯,妳做完就走。走的時候別吵醒我,我不喜歡睡覺的時侯被人吵醒。」說這最後一句的時侯特地拉長了聲調,隨即不爽地掃了花小遲一眼轉身朝著屋內走去。   花小遲傻在原地,不明所以。   什什什什什什麼情況?   這就……這就開始了?   到底要做些什麼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用什麼標準來衡量我工作的好壞……怎麼什麼都不交代就進去睡覺了!   「妳還站在那裡幹什麼?」他突然回過身,嗤之以鼻。   咦?   「我問妳還傻站在那裡做什麼。」語氣很不耐煩。「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啊。」   「我、我……」語塞中,雖然不知道是否能問,但糾結了半天還是問了出口。「那個……要……要從哪裡開始呢……」   蔣誓齊嘴角開始抽搐。   他翻白眼,臉上好像走馬燈跑過一串「妳知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的閃亮臺詞。   「妳不是經驗豐富、為很多人服務過的女傭嗎?」索性轉過身,正色起來。「怎麼連這個都要問?」   啊?為很多人服務過的經驗豐富女傭?   什麼跟什麼,我的服務經驗為零啊老兄!花小遲滿腦子問號。   藍詩研這個傢夥到底和人家說了些什麼啊!咦等等,這麼說這傢夥也認識詩研了?小遲同學終於突破了盲點——但顯然今天的訊息量太大,讓她這顆慢速大腦一下子運轉不能。我靠,什麼時候的事!他們什麼時候認識的?……啊不對不對,現在不是糾結這些問題的時候!花小遲不知所措地站在走道上,想要告訴對方其實自己完全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可是又怕惹毛他後遭來一頓羞辱……忐忑不安的感覺簡直是生~不~如~死。   「妳——」蔣誓齊盯著花小遲,想說什麼卻卻又欲言而止,眼神非常古怪。   花小遲吞了吞口水。看什麼看,她心想,我身上是插滿了鸚鵡毛還是怎樣?   「我們……」   蔣誓齊突然若有所思——「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沒有,沒見過。」花小遲故作鎮定,其實內心已經方寸大亂。為什麼這種節骨眼突然想起之前的事?她不自覺抓緊了裙角,寧願他忘得一乾二淨,也不要突然想起之前那段狗血的自行車和皮夾遭遇……那天他把她罵得狗血淋頭,現在要她要怎麼安心在這裡工作……神啊,她內心祈禱,我不想被這種個性暴躁的男生折磨至死!   「肯定沒見過。」花小遲再次重申。   蔣誓齊瞇起眼睛,好像是在打量獵物一般。「不可能。一定在哪裡見過。」   「……不是要睡覺嗎?」花小遲迅速轉移話題。「怎麼不去了呢?」   「現在不想睡了。」面無表情地回答。然後乾脆不急不緩地向花小遲走來。   「我去工作。」不管三七二十一,花小遲撒腿就跑。一溜煙閃到旁邊開放式的廚房,花小遲胡亂掃視了一下,順手抄起一個晶瑩剔透的高腳杯大叫:「哎呀,這個好髒喔,我來洗一下好了。就讓……啊呀!」   一個打滑,一秒前還閃閃發亮的杯子突然優美地飛出去……   然後摔在地上砸成了稀巴爛的碎片。   囧!   「……」蔣誓齊沉默。   「真真真真是不好意思,馬上就弄乾淨。」花小遲推了推眼鏡,立即蹲下手忙腳亂地收拾起碎片。   「我想起來了。」他突然發聲。   不不不不要……花小遲埋頭當作沒聽見,撿碎片的手抖個不停。只見蔣誓齊慢慢走到花小遲身邊,直到她的視線裡出現了一雙乾淨的拖鞋。   「妳就是……」   不要啊!不要說!   「妳是——」   「我我我……」   「樓下停車場保全的女兒?」   ……咦?   花小遲戰戰兢兢地抬起頭,迎上蔣誓齊「真摯」的眼神。   她一推眼鏡。「不是。」   呼——   心裡完全鬆了口氣。   她竊喜,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繼續收拾杯子的殘骸。   「為什麼妳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蔣誓齊嘴角一揚。他緩緩附下身,突然把臉湊得很近。「有什麼事值得高興的嗎。」   緊張的花小遲不自然地把身子往一旁縮了縮。「沒、沒有啊。」   他突然越貼越近,嘴角揚起匪夷所思的笑容。「開心嗎?我沒有認出妳。」   ……咦咦?   「偷了我的照片、罵了我一頓還附送噴我一臉口水的……」蔣誓齊湊到花小遲已經滾燙的耳朵邊,輕輕地叫道。「花、癡、妹。」   天雷勾動了地火,閃電撕破了雷鳴,驚濤拍到了駭浪,天崩踹到了地裂……驚雷劈到了花小遲!   她焦了。   徹底焦了。   外焦裡嫩認知失常反應不能……媽呀!花小遲恐懼地盯著面前一臉邪惡笑容的蔣誓齊,這傢夥的眼神好恐怖。好像要吃了妳,但又不想那麼快把妳給吃了,所以要先撕裂妳的喉嚨、放乾妳的血、扒光妳的皮、抽完妳的筋、然後再扔下油鍋煮一煮煎一煎、最後拿八噸芥末來和著醬油一起沾著吃。   蔣誓齊雲淡風輕地笑笑,你以為他不在意,其實他早就看透了眼前這個遲鈍的傢夥。   咕嚕。花小遲艱難地一吞口水,滿頭大汗:「你好……」   「我不好。」蔣誓齊的臉色瞬間變冷。「一點也不好。」

作者資料

PUCKIO

本名劉雯。十五歲開始寫小說,十六歲時寫程式做網站,十七歲時熱愛攝影,十八歲時考上英文系,十九歲時飛北美開始環遊世界,二十歲開始學影片剪輯,並著手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人生經歷豐富多彩,表面上是在人類社會靠耍英文混飯吃的龍套少女,但實際身份則是一隻為了成為「宇宙一流story-teller」而隱祕棲居在地球的搞笑外星人。目前定居上海,過著「好像連續劇般狗血、曲折、猥瑣搞笑卻又動不動就掉眼淚」的幸福人生,並且相信,人生就是應該這樣才有趣。 個人官網 http://www.puckio.com/ 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uckiofans

基本資料

作者:PUCKIO 繪者:林珉萱(小威老師)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4-12-17 ISBN:9789571057842 城邦書號:SPB450232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