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SIN原罪II:怒‧施暴者(華文靈異天后笭菁全新系列、山米Sammixyz繪製封面、原罪世界全面誘惑開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SIN原罪II:怒‧施暴者(華文靈異天后笭菁全新系列、山米Sammixyz繪製封面、原罪世界全面誘惑開啟)

  • 作者:笭菁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4-02-27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新書看漲/文學小說
  • 笭菁暢銷2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憤怒開啟◆原罪世界◆無盡誘惑 SIN原罪 II 怒‧施暴者 魔誅領罰!去地獄懺悔吧! 層出不窮的校園暴力,一票學生將同學推入遠近馳名、夜夜鬼叫的「咆哮屋」,此後卻發生一連串詭異火焚事故,樁樁件件都與暴力息息相關!動輒對他人暴力相向的人們,接連也死於暴打之下。究竟是本性使然?抑或是惡魔誘惑?立志成為邊緣人的聶泓珈與天才少年杜書綸,也置身於充滿怒氣與惡意爆發的原罪危險世界…… 『你脾氣真好,這樣都能忍?』僅窗戶倒映可見的清瘦男子悠哉的說,『還是你真的被羞辱霸凌也無所謂?』 他嘴角略為抽搐,似笑非笑。 「快了,很快他們就會親身體會,怒火也是能吞噬人的。」 封面插畫: 山米Sammixyz 台灣插畫家,會畫畫的貓奴,繪製過小說封面《最後的太空人》、《二木老師》、《廢土與安息》、《廢線彼端的人造神明》、《SIN原罪》系列等書,桌遊插畫「台灣製茶錄」,主視覺「台灣漫畫基地原創漫畫創作營」等插畫。

目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咆哮屋 第二章 三個人影 第三章 被霸凌者 第四章 路怒焚燒 第五章 萬金鄰 第六章 威風學生 第七章 二十年前的詛咒 第八章 凶悍奧客 第九章 被定位的眾人 第十章 寵溺的孩子 第十一章 徹底矯正 第十二章 怒火滔天 第十三章 救贖 尾聲 後記

內文試閱

  楔子      轟隆!巨大的雷聲彷彿震動大地,森白的閃電一道又一道的劈開黑夜,照亮了整個夜空!伴隨著電閃雷鳴,滂沱大雨隨即降下,驚人的雨勢讓路上人紛紛走避,連機車騎士也不敢再雨中騎乘,而汽車的雨刷開到最大,也看不清眼前的路。      「哎唷哎唷……」      黑暗中,兩個步履蹣跚的身影,半拖半逃的朝就近的建築物裡躲去      沒幾步路,兩人均已渾身濕透,他們甩著身上的水,心疼的打量著跟著他們拖進來的破敗行李箱跟推車,也全濕透了!      「怎麼說下就下!」黃衣的男人抱怨著,「我這東西全濕了!」      「別說了,能找到地方躲雨就好了……」紅衣男人皺著眉看著自個兒的全部家當,他們現在只能藉由五公尺外的路燈照明,光線微弱。      兩個人躲在一棟建築物的門前,這屋子門口離地一公尺,還得先踩上三階石階,才能擠到這門口,上方僅有小小的屋簷,無奈風強雨驟,大雨斜打而入,繼續噴得他們一身濕。      「這樣下去還得了!」黃衣男打算找把傘了,「我打個傘先去找地方躲,再過來接你?」      「傘我也有啊!」紅衣男指指護在身前的推車,「問題是這種雨勢打傘也沒用啊!」      唉,是啊!這麼大的雨,十把傘也不頂用。      黃衣男回頭看了眼兩人身後鏽蝕嚴重的鐵門,老實說這隨便一踹就能把門給拆下來,進去避雨是裝小事一樁,只不過……      「你想進去嗎?」紅衣男看出他的意圖,「這裡不乾淨啊!」      黃衣男趨前,「你遇過嗎?」      「哪可?我平常就不會到這裡,今天是剛好……要不然我連到這裡避雨都不可能!」      是啊,誰遇過?      這間黑色廢屋傳聞甚多,連街友圈都說不管白天黑夜都盡量別接近這兒,這棟屋子當年發生可怕的火災,一家上下被燒死六口人,怨氣極重,許多人夜半都能經過咆哮聲。      「很多事都是傳聞,不然要在門口待一晚嗎?這雨看起來停不了啊!」黃衣男開始勸說了,「我們一起進去,做個伴也比較不怕,好好跟人家說聲就好。」      紅衣男很遲疑,但他們周遭最近的建築也要走上個十分鐘,這樣下去只會全身濕透,好不容易收集齊的家當會全泡在水裡,而且若是全身濕透,又該怎麼渡過已經逼近冬季的夜晚。      最終,他妥協了。      兩個禮貌的對著那扇鏽蝕的門說話,就打擾一晚,實在是因為雨太大了,他們真的需要一個避雨的地方。      鐵門只是有點兒卡住,使勁一推就開了,門軸只剩下方那個,根本搖搖欲墜,一開門,一股炭燒味道便傳了出來!想不到過了這麼久,味道竟未消散?內部一片漆黑,兩個人拿出手機照亮,滿室都是煙燻過的黑牆,灰塵厚厚一層,但無論如何,總是有個棲身之所。      黑暗總是使人恐懼,但結伴就好些,他們沒敢走上那屋中間的樓梯,就近      在門口用紙板鋪出了一塊地兒,換了身乾的衣服後,便坐下來休息;他們個別拿出帶著的食物,準備好好吃頓晚餐。      「手機等等會不會沒電?」紅衣男問著,這間屋子可沒電能撐一整晚啊。      「我有行動電源……不過……啊!」黃衣男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當他的行李推車裡翻找物品。      紅衣男此時開了瓶啤酒,開瓶的聲音太過誘人,惹得黃衣男回頭看了眼。      「等等一起喝!」紅衣男大方的說。      黃衣男咧開了滿嘴黑牙,說了聲謝,手在雜物中摸索,總算給他翻到了一袋寶貝:蠟燭。      「你連這個都有……」      「我之前睡地下道,有時停電時裡面啥都看不見,我就想著不如用傳統的方法,就去買了包蠟燭。」      關上手機手電筒,黃色的火燄照亮了一樓大廳,蠟燭的光源範圍更加寬廣,他們正才更清楚的看著這間廢屋裡的模樣。      破敗的傢俱依然存在,長滿霉的沙發靜靜地在牆角,幾隻小強因著突然被打擾而急速離去,牆壁天花板都明顯得被燻黑,但並不是全黑,有些地方只是泛黃罷了!他們兩個的影子在燭火映照下,被拉得好長好長,幾乎是從天花板到地板的變形長。      哎唷!光看著這屋裡的樣子,就知道當年的火災多慘烈,黃衣男不安的拿起啤酒喝了口,想壯壯膽。      「還有椅子……」紅衣男回頭,在樓梯另一邊瞧見了橫倒在地上的塑膠椅,「拿過來晾乾衣服。」      「嗄?那還能用嗎?都幾年了……」黃衣男才在說著,紅衣男已經起身朝著另一頭走去。      要經過右手邊的樓梯時,他拼命的告訴自己,不要看不要看,絕對不要好奇的轉頭看過去!      就這麼說服著自己,他通過了樓梯下方,彎身拾起地上那把紅色椅,椅子看得出來被燻黑過,但沒有脆化倒是驚人,紅衣男正高興著,一抬頭,卻赫見牆上一個人影!      「哇!」      咚匡一聲,塑膠椅滑落他手裡,落上了地,在屋裡還發出令人膽寒的迴音!      「靠!幹什麼!」黃衣男緊張的都準備跳起來了。      紅衣男兩眼發直,瞪著在昏黃燭光下的黑影,就在他面前那燻得焦黃的白牆上。      「馬的!嚇死我了!」紅衣男嚇出一身冷汗著指著牆壁,「牆上有道影子……一個人影!」      黃衣男皺著眉起身,朝紅衣男那兒走去,這會兒的他並不在意中間那道昏暗的階梯,因為他才靠近階梯下方,一眼就瞧見了牆上的黑影。      那面牆只有下方約二十公分被燻得較黑而已,上方是偏白褐色的,而且靠近天花板的地方還有許多留白,可以看出當年這兒並不是最嚴重的起火處;但是在那偏米白色的牆上,卻突兀的出現一個人形的黑影!      那真的過度醒目,人形模樣的黑影,膝蓋以下隱沒在燻黑的地方,而膝蓋以上就是個雙手自然垂下的男人身影。      「……這是要怎麼燻,才會燻出這樣一個影子?」黃衣男喃喃說著,這不合常理啊!      難道是……當年有個人站在這裡被活活燒死嗎?被大火燒還得站著不動?難道有人會站樁直到被燒焦嗎?      即便如此,旁邊的牆也不可能都是白的吧?      「馬的,我全身都發毛!了」紅衣打打了個寒顫,「我看這八成是有人進來物作劇,畫的!」      「是啊,太不合理!」黃衣男上看下看,「瞧瞧旁邊的牆有多白!」      不管哪種模式,都不可能……除非……黃衣男腦子裡浮現了一種說法。      他聽人說的,當年核子彈爆炸時,因為瞬間的高溫,許多人是眨眼間被高溫直接燒到汽化,因為事情發生在瞬間,站在某些牆面前的人吸收了幅射且擋住牆面,所以爆炸後牆就形成了人的輪廓影子。      兩個男人站在原地,氣氛瞬間變得異常沉悶,跟著外頭的爆閃電光,緊接著又一記轟然雷鳴,嚇得兩人跳了起來!      「幹!」黃衣男最先低咒,轉身就急著回到剛鋪設的區塊,「雨只要一小,我就想走!」      「好!」紅衣男應和,此時此刻,他連拾起剛剛那張的椅子的興趣都沒有了。      兩人匆匆折返,卻在空中唯聞到了一絲焦味。      「是不是燒到什麼了!」黃衣男緊張的衝回他的紙板區,趕緊檢查蠟燭有沒有燒到紙板!      蠟燭依舊定在地上,除了落下的蠟油外,周遭並沒有任何東西,趕回的紅衣男亦努力嗅聞著空中的氣味,這味道不是這間屋子殘留的,這是新鮮飄過來的……劈啪,耳邊傳來星火燃燒東西的細微劈啪聲。      在他的後方。      儘管覺得一萬個不可能,儘管內心有股聲音喊著不要回頭,但他還是轉過了身。      他看見剛剛牆上那殘留的黑色人影邊緣居然開始泛出了點點橘色火光,彷彿那面牆是張紙,而那個黑色人影的背後被人菸點燃邊緣似的。      『誰准你們在我家點火的!』      一陣暴吼聲驀地傳來,讓正在把紙板挪開的黃衣男愣住了。「什麼?」      他還抬頭看向了紅衣男,他就站在樓梯下方,正回頭驚恐的看著某處。      下一秒,一道燃著火的黑影冷不防的從他的視線死角衝至,二話不說撲倒了紅衣男!      「哇啊啊!」      黃衣男嚇得跌坐在地,看著紅衣男被狠狠的撞倒在地,而他身上居然有個人?這屋子裡還有別人?      最可怕的是,那個人……那個人全身都著火啊!      紅衣男被嚇得說不出話,他驚恐的雙眸裡,倒映著一個渾身燃著火的……焦屍!      那是個被燒乾的焦屍啊!      『我說過多少次!』著火的人厲聲大吼,『不、許、玩、火!』      一瞬間,黑影身上火光衝天,點燃了這一間屋裡所有東西。      包括被壓在地上的紅衣男。      「哇啊———啊———」      燦爛的橘色火燄後便是漆黑與滾燙的地獄,黃衣男最後聽見的是自己的慘叫聲、火燒皮膚的痛楚,一室的黑暗,以及……      在紙板下、隱約出現的發光線條。      轟!傾盆大雨與巨大雷聲,終究是掩蓋了那荒蕪之地中的獨棟廢屋。      「咆哮屋」。      第一章 咆哮屋      才走出火車,迎面吹來一陣冷風,莘莘學子們紛紛縮起頸子,朝著車站裡衝去!老師們甚至來不及組織秩序,學生們像逃命似的進入站內。      「哇!冷死了!」婁承穎邊嚷嚷著,一邊把運動外套的拉鍊拉到最高,以護住頸子。      接著,他看著走過身邊的女孩,頸子上居然繫著圍巾,從容不迫的拿起手機拍照紀錄。      「李百欣,妳還戴圍巾啊?會不會太誇張?」      「快入冬了,這裡靠近山區,本來會更冷啊!」李百欣一臉理所當然,「我這叫準備周全!」      「就是!總比你在那邊縮縮縮好!」張國恩跟著步出,婁承穎立即看出他跟李百欣戴著一模一樣的圍巾!      有夠沒避嫌的耶!婁承穎忍不住笑了起來,「情侶圍巾喔!這麼甜?」      「張媽媽送的!我們住隔壁你知道吧?」李百欣嘖了聲,一副早料到會被調侃的模樣,不過她並不在意。      說是這樣說,但是她卻還是加快腳步往前走去,把張國恩甩在後方,而身材健壯的體育健將張國恩反而笑得一臉曖昧,連耳朵都透了紅,朝著婁承穎某豎姆指,說得好!就是情侶圍巾!      婁承穎忍不住輕笑,大家都知道李百欣跟張國恩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也住在S區!他們唸的是S區的第一志願S中,頭腦簡單的張國恩若非體育保送生,是不可能考進來的,而李百欣就不同了,她在班上都是前五的存在。      不過唸同一所高中應該也不是偶然,因為張國恩的體育成績其實能保送到更好的學校去,不需要屈就在邊陲的S區,聽說首都那邊許多體校也都對他拋出橄欖枝,但張國恩還是選擇留在家鄉。      其實他表現的很明顯,應該是喜歡李百欣的啦!      「哇,這裡至少低了五度以上吧!」      又幾個學生魚貫走出車廂,蓄有一頭長髮的男孩揪緊了外套,略蹙著眉看向月台外的景色,風刮得強勁,也吹亂他的長髮;而跟在他身後走出車廂的,是個身高超過一百七十五,骨架粗大,短髮帥氣,穿著短袖體育服的聶泓珈。      「嗯……」她感受了幾秒,「是有點涼。」      「有點?」長髮男孩懶得多說什麼,只是把外套揪得更緊。      這是另一對青梅竹馬。      骨架纖細,滿富書卷氣、只有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杜書綸,還有人高馬大,長相骨架都像男人的聶泓珈。      「你穿兩件外套?」婁承穎注意到了杜書綸身至少套著兩件外套,外面那件明顯寬鬆許多。      「珈珈說她不冷。」杜書綸聳了聳肩,閒步的朝站內走去。      婁承穎瞄向聶泓珈,她擠出個淺淺的笑容,一對上他那帥氣發亮的雙眼,她都會有點不知所措,像看著黃金獵犬似的!      「我真不冷。」聲如蚊蚋,她低垂著頭快步的跟上杜書綸。      嗯……婁承穎其實是有點不高興的,因為自從杜書綸轉學到他們班上後,他能跟聶泓珈相處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      「六班集合!」六班導師張老師遠遠吆喝,叫大家朝自己班導師那兒去。      今天是校外教學活動,他們不管哪個年級,每一班都會固定選個義工項目,有的班是淨灘、有的班淨山,而他們班選擇到S區範圍的偏僻山區照顧弱勢,無論是幫助獨居老人採買、修理房子、或是幫助育幼院的孩子,這都包括在內。      只是山區範圍極大,所以這地帶一共由三個班共同負責,一年一班、六班與九班。      「今天三項工作,就讓我們三個導師抽籤了。」一班的導師朗聲說道,許多女孩雙眼都呈現愛心眼了。      誰讓一班的導師又高又好看,不是說他多帥,而是清爽又極具穩重氣質,說話好聽又溫柔,雖然是中年男子,但那種成熟男人的魅力,反而讓少女們更加欣賞。      「讓張老師先抽吧!」九班的導師是個五十出頭的女人,平時威嚴感較重,「之前這麼辛苦,讓妳先抽!」      「嗄?」張老師聽聞有點哭笑不得,辛苦?      是啊,苦斃了!她班上之前有位全校第一的女孩,成績優異出類拔萃,而且還曾是某知名補習班的看板人物,以榜首之姿進入S中;結果某天晚上在頸子上套根繩子,從自家頂樓一躍而下,繩子還精算長度,讓自己能剛好懸吊在父母房間的窗邊,以「報復性自殺」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這件事折騰多少人,因為她死法太過決絕又死因不明、有人懷疑校園霸凌,有人認為她這位導師失職,還有記者窮追不捨,接著班上的網紅又被網暴,她完全來不及處理之際,網紅女孩居然成了殺人犯?      那陣子她真的疲於奔命,明明才剛開學一個月,她卻度日如年。      現在案件尚未結案,不過風波已平,依然不堪回首。      「那我先謝謝兩位了。」張老師也不推辭,抽出了一張紙條。      六班每個學生都引頸企盼,學生們暗自祈禱,拜託不要抽到那種淨山或是苦差事,越輕鬆越好,越輕鬆——      「我可不想去咆哮屋附近。」周凱婷喃喃自語著,雙手還合十祈禱。      「咆哮屋?」李百欣好奇的問著,「什麼咆哮屋?」      在前頭的幾個同學轉了過來,「這裡很有名的咆哮屋啊!就在後站那邊,有個黑色的廢屋,很好認的!…」      站在最後方的婁承穎瞇著眼看著前方同學的交談,越聽越有趣,但突然臉色一變,不由皺起眉。      「你表情真豐富。」在他身邊的杜書綸正在進行觀察。      「啊?喔,我在看她們說話!」婁承穎指了指前方的同學們。      他們?杜書綸踮起腳尖望了去,因為聶泓珈不喜歡人群,總喜歡離大家越遠越好,所以他們站在最後一排,距離正在交頭接耳的同學至少有五公尺,說真的,聽不見的。      「他會讀唇語。」聶泓珈小聲的接話,她知道杜書綸會好奇。      「哦……」難怪他用了「看」這個字!不過這技能挺厲害的,杜書綸才想問他看見了什麼,前方老師們便開始宣佈了。      「一班跟九班去幫助獨居老人打掃,六班負責整理大環境!」      「噢不!」周凱婷忍不住哀嚎,「那不就在咆哮屋那帶嗎?」      她的聲音尖而細,其他學生跟著竊竊私語起來,看來咆哮屋是個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地點啊。      杜書綸插在外套口袋裡的手正握著手機,這是他的第二隻手機,因為早上只要進教室,手機都得上交到一個稱為「養機場」的箱子裡,放學才能取回;他真想拿出來查查咆哮屋的傳說,但聶泓珈立刻掐住他的手臂,像是一種警告:不要孻!      「她們剛說那個屋子……不太乾淨,傳說中半夜都會聽見有人在裡面咆哮大叫,所以叫咆哮屋。」婁承穎不安的皺眉,「白天、白天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前不久,他才一片芒草原裡見到了厲鬼與惡魔,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了!那種命懸一線的恐懼感太可怕了!      尤其,當厲鬼還是同學時……      聶泓珈別過了頭,問她做什麼?她又不是驅魔人,她就是一個普通學生,一個希望自己能當邊緣人到畢業就好的人。      她真的不想交朋友、也不想被人注意,頂著這個身高跟體格就很引人注目了,她卻希望低調再低調,偏偏……一開學就遇上了同學自殺,還把她扯入,害她備受矚目就算了,然後——      她忍不住瞪了杜書綸一眼,忿忿的往前去——這個明明可以在家自學的天才,偏偏轉學到她班上了!還指定!      「咦?這是怎麼了?」杜書綸莫名奇妙被狠瞪,一臉無辜,「你看見了吧?她瞪我耶!」      婁承穎點點頭,他看見了!聶泓珈突然生氣了。      「可能是不爽你太大聲……」婁承穎試著說明,但杜書綸已經逕自往前追去。      「妳為什麼生氣啊?珈珈?我哪裡惹妳了?」這一吆喝,別說全班都看見聶泓珈了,連其他班都忍不住投來注目的眼光。      他故意的。

作者資料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笭菁官網:http://lineanovel.com

基本資料

作者:笭菁 繪者:山米Sammixyz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4-02-27 ISBN:9786267436059 城邦書號:1HO159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