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教養 > 兒童文學
福爾摩斯的童話探案錄  卷四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福爾摩斯的童話探案錄 卷四

  • 作者:聶傳安
  •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 出版日期:2023-10-05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貝克街的知名偵探一如往常地受理委託, 沒想到這次登門拜訪的竟然是好友……「華生」? 福爾摩斯口中的「那個女人」竟然出現了! 而且還是以全新的面貌出現在他的面前, 福爾摩斯該如何是好? 知名偵探能否憑藉觀察、推理及勇氣,順利地完成任務呢? 偵探冒險與童話異想的奇妙交錯,創造出驚豔的探案之旅! 打破你的固有觀念,重塑你的嶄新神遊! 心中有小孩的大人都應該擁有這本書, 家中有小孩的父母更應該擁有這本書。

目錄

第一回 華生的古怪行為 第二回 孤兒院所的女孩 第三回 女孩的神祕遭遇 第四回 福爾摩斯的回憶 第五回 房東太太的演繹 第六回 日本朋友的現身 第七回 驚喜的小小偵探 第八回 福爾摩斯的毒藥 第九回 死去的福爾摩斯 第十回 教授的難解謎題 第十一回 那個女人的回歸 第十二回 福爾摩斯的神遊

內文試閱

  第一回 華生的古怪行為      某個涼風輕徐的傍晚,福爾摩斯獨自在貝克街的家中,專心地沉浸在他喜愛的化學實驗當中,忽然聽到敲門聲。      「進來,華生,門沒鎖。」福爾摩斯大聲地說,連頭也不回。      開門進屋的人果然是華生,只見他一進屋就找張椅子坐下,放下手中的手提包,神情看來相當疲憊,      他默默地看著福爾摩斯的背影。      「福爾摩斯,你在忙?」華生先開口問。      「是的,華生。」福爾摩斯專注地看著眼前的化學藥劑。      「但我有事跟你說。」      「請說。」福爾摩斯的身影依舊背對著華生。      「此事非同小可,我希望能當面跟你說。」華生提出了一個古怪的要求。      福爾摩斯愣住了一會,接著他放下手上的燒杯,轉過身來,面對華生說:「發生了什麼事?這麼神祕兮兮的。」說完後笑了一笑,神情一派悠閒輕鬆。      「我希望你能坐下來。」華生又提出了一個古怪的要求。      「為什麼?」      「我怕你承受不起。」      福爾摩斯側著臉,斜看了他一眼,只見華生一臉嚴肅,不像是在開玩笑。      福爾摩斯輕嘆了一口氣,走到華生的面前,坐了下來,他望著華生說:「好了,我遵照你的指示,坐在你面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華生捉了捉頭,又摸了摸下巴,似乎有些難以開口,彆扭了半天才說:「我想我今天見到他了。」      「他?他是誰?」      「那個女人。」      「哪個女人啊?」福爾摩斯的口氣有些不耐煩。      「艾琳.艾德勒。」      「什麼!」一向沉著冷靜的福爾摩斯聽到這個名字後,露出驚訝無比的表情。      艾琳.艾德勒出現在英國?出現在倫敦?這怎麼可能!      這時福爾摩斯的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僵坐在椅子上,發呆地望著華生,過了一會,他的腦筋才清醒了過來。      「你在哪見到她的?」福爾摩斯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聽來平和,不想透露內心驟起的漣漪。      華生回答說:「孤兒院。」      「孤兒院?」這個答案令福爾摩斯非常的意外,「她去孤兒院做什麼?去照看小朋友嗎?」他無法想像那位時髦優雅的美國歌劇演員會花時間和心力去照顧可憐的孤兒們。      「算是吧,只是……」華生又撓了撓後腦勺,神情欲言又止似的。      「只是什麼?」      「其實……她看起來怪怪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此時的福爾摩斯已經恢復以往的冷靜,也露出平時犀利的眼神。      「我不知道從哪開始講起,福爾摩斯。」華生說出他的難處。      福爾摩斯無奈地看了華生一眼,「那你從頭開始講起好了。」      華生低頭想了一會,「這樣也好,就從頭開始講好了,」華生先清一清喉嚨,再開口說:「也許你已經知道,最近歐洲各國爆發『猩紅熱』的大流行。」      「這我知道啊,這種病通常發生在小孩身上,尤其是五歲到十五歲的孩童,症狀包括頭痛、喉嚨痛、發高燒、淋巴腫脹等。舌頭的表面通常會像砂紙一樣粗糙,並呈現紅色,這是最容易分辨的特徵。」      「是啊,」華生點頭回應,「這個傳染病也傳到英國了,倫敦的許多孩童也陸續出現症狀,我這幾天就看診過好幾個孩童了。」      「所以你今天去孤兒院看診?」      「是的,猩紅熱具有高度的傳染力,是兒童常見的呼吸道傳染病之一,而孤兒院又是一堆兒童群聚的場所,只要一位染病,其他小孩幾乎無一倖免,所以孤兒院的院長今天特別請我去看診。」      「那他們的病情嚴重嗎?」華生的回應讓福爾摩斯有些憂慮。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猩紅熱的致死率不高,只要患者多喝水、多休息,再服用一些抗生素,就不會有問題的。」華生看得出福爾摩斯的擔憂,連忙拍胸脯掛保證。      「那就好。」福爾摩斯點點頭,再問道:「所以你是在孤兒院內見到艾琳.艾德勒的?」      「是的,她在那裡幫忙照顧其他孩童。」      福爾摩斯笑了一笑,「雖然有點難以想像,但這也算是好事,那她有認出你來嗎?」      「沒有。」      「這也難怪,畢竟已經過了好幾年了,她沒認出你來,這也可以理解。」福爾摩斯點了點頭,「想必她的容貌應該也改變許多了吧?」      「她的容貌確實變了許多。」      「這想也是,畢竟每個人都會變老。」福爾摩斯說完話後起身,走向他的書桌,打開其中的某一個抽屜,從中取出一個照片框架。      福爾摩斯將框架拿在手上,再回到原處,他翻開框架,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三十初頭的女子,穿著華麗的歌劇戲服,容貌相當秀麗,是一張令所有男子都無法抗拒的臉龐。      福爾摩斯出神地望了相片,華生坐在對面沒有出聲,過了一會福爾摩斯回過神來,輕輕地闔上照片,順手放在身前的小桌上。      他抬起頭對華生說:「那你最後是怎麼認出她來的?」      「我剛才說,她的容貌變了許多,並不是指她變年老了,而是指她變年輕了。」      「哦!變年輕了?」華生的這番話讓福爾摩斯相當意外,「這可真讓人吃驚啊,我知道她很有本事,但是我還真不知道她有本事可以讓自己返老還童,哈哈哈!」福爾摩斯說到最後,自己都笑出聲來。      可是福爾摩斯的玩笑卻沒有引起華生的共鳴,只見他還是一臉嚴肅地看著福爾摩斯。      「怎麼了?華生,你從進門到現在都正經八百,一臉嚴肅,到底是為什麼?」福爾摩斯收起了笑容,看著對面的華生。      「正如你所說的,福爾摩斯,她的確讓自己返老還童了。」      「這是什麼意思?」福爾摩斯歪著頭看著華生。      「艾琳.艾德勒變成小女孩了。」華生一字一字地說了出口。      「什麼!」此時的福爾摩斯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訝異,從坐位上站起身來。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福爾摩斯想再次確認他沒有聽錯,也許他希望他聽錯了。      「艾琳.艾德勒已經變成十多歲的小女孩了。」華生的回答還是一樣。      「這怎麼可能!」      「我也不敢相信,但這可是我親眼見到的。」      「會不會是你認錯人了?」福爾摩斯想了一下,提出這個問題。      「我有把握是她。」華生自信滿滿地說。      「所以你問過她名字了?」福爾摩斯想要確定這一關鍵點。      「沒有。」      「啊!沒有?」福爾摩斯起眉頭來,「你說了半天,連名字都沒確定。」      「我不用問,一定是她。」華生很有信心。      「真的有這麼像嗎?」福爾摩斯再度提出疑問。      「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不過這次是幼童版。」華生斬釘截鐵地回答。      聽到如此的回應,福爾摩斯低著頭,看著眼前的華生,坐在椅子上的華生抬起頭,望著站起身來的福爾摩斯,兩人彼此互望,雙方都沒有說話。      此時時間相似靜止,空氣彷彿凝結,就這樣子,倆人僵持了一會。      「噗!」福爾摩斯突然笑出聲來,「哈哈哈,哈哈哈,」他愈笑愈開心。      華生對於福爾摩斯反常的行為感到不解,「福爾摩斯,你在笑什麼?我說了什麼話讓你這麼開心?」「華生,你真厲害,」福爾摩斯笑著說:「你這次的開場白很精彩,我差點被你唬住了。」      「你認為我在騙你?」華生瞪大眼睛看著福爾摩斯。      「不是嗎?」面對華生的質疑,福爾摩斯輕鬆以對,「不過你能想出這麼離奇的劇情,再配合你精湛的演技,你真了不起,你可以自編自導自演了。」福爾摩斯豎起他的大姆指。      面對福爾摩斯如此的讚揚,華生卻高興不起來,反而是愈聽愈氣。      「我沒有在騙你,我說的話句句屬實。」華生高聲地反駁抗議。      「是嗎?」      「是的。」華生用力地點頭。      「我不相信。」福爾摩斯依舊不信。      「那你要如何才信?」華生很是不服。      「除非你讓我看到證據。」      「你是說你要見她?」      「當然,眼見為憑。」      「好,我帶你去見她,」這時華生從懷中掏出一只嶄新的懷錶,那是福爾摩斯再次送給他的禮物,算是之前射傷華生的補償。      「只是現在太晚了,孤兒院已經關門了,」他看了看時間,「而且現在是疫情期間,孤兒院不對外開放,我還得先和他們約時間,約好了我們才能去。」      華生解釋原因。      「這是當然。」      「也許要幾天後吧,我最近挺忙的。」華生補充了這一句。      「沒問題,我最近都有空,什麼時候去都行,只要你來通知我一聲就好。」福爾摩斯滿口答應。      「那好,那我先走,我有點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了。」華生說完後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你吃過晚餐沒有?華生。」福爾摩斯想起華生也許還沒用餐。      「哦,我在孤兒院那裡吃過飯了,院長硬是要我留下來用餐。」      「好,那就好,早點回去休息,路上小心。」福爾摩斯好心叮嚀。      「好,我走囉,再見。」華生說完後就此離去。      福爾摩斯送別華生後,坐回原來的位子上,此時他感覺有些心煩意亂,伸出左手拿起桌上的煙斗,右手點燃煙絲,他吞吐幾口煙霧,待心情稍稍緩和後,再從桌上拿起之前的照片框架,他翻開框架,艾琳.艾德勒的身影再度出現在眼前。      望著她美麗的臉龐,內心突然湧現陣陣的情懷,福爾摩斯的思緒不由自主地回到往日時光。      那已是多年之前的事了,福爾摩斯隱約還記得那是一個滂沱大雨的傍晚,華生當時從遠方行醫歸來。一位戴着面具的先生來到他家,他自稱自己是溤.克拉姆伯爵,但是被福爾摩斯識破他的身分,實際上他是卡塞爾.費爾斯坦大公爵,也是世襲的波西米亞國王。      而國王隻身來到福爾摩斯的住處,是想請求他幫忙取回一張照片,那是他和艾琳.艾德勒的合照。      國王娓娓道來他和艾琳的關係,多年前他認識這位在美國紐澤西州出生的歌劇演員,當時國王還很年輕,只是一位皇太子。面對這位迷人的、聰明的、大膽的漂亮女子,國王立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們經有過很親密的接觸,他們的合照就是那時候拍攝的,只是之後事過境遷,艾琳從舞台上退休,定居在倫敦。      而國王打算迎娶克洛蒂爾德公主,也就是斯堪地納維亞國王的女兒,這場政治婚姻對兩國來說都有重大的意義及利益。國王向福爾摩斯表達他的擔憂,他擔心他和艾琳的合照一旦曝光,那麼他和克洛蒂爾德公主的婚姻有可能會被取消,因此他多次向艾琳要求索回照片,但每每遭到拒絕,因此國王派出他的手下們出馬想要強取,但是他們用盡各種方法還是無法取回相片,反而惹火艾琳,她揚言要寄出她和國王的合照給國王的未婚妻,也就是克洛蒂爾德公主。      艾琳的這番報復宣言令國王感到憂心忡忡,所以特地前來請求福爾摩斯的協助,幫他取回那張照片。      對於國王的請求,福爾摩斯爽快地答應,為了取得照片,他精心策劃了一系列的計謀,就在他自認為十拿九穩之際,沒想到艾琳在最後關頭識破了福爾摩斯的詭計,早先一步和她的新婚丈夫離開英國而遠走高飛,並且帶走照片。      艾琳在臨走之前留下一封信,告知福爾摩斯她是如何識破他的計謀,並請他轉告國王,她之所以會保留她和國王的合照只是為了當護身符,只要國王不為難她,這張照片就永遠不會曝光,最後艾琳留下另一張她自己的照片給國王。      福爾摩斯對於這樣的結局感到萬分驚訝,他原本認為這是件簡單的任務,應該能輕鬆地完成委託,但是經過幾回鬥智鬥力之後,他竟然敗下陣來,未能幫國王取回照片。      面對國王,福爾摩斯承認他的失策,也因為他的失敗而向國王道歉。出乎意料的是,國王卻認為他的目的已經逹成,只要照片不曝光,不會妨礙他和克洛蒂爾德公主的聯姻,照片不在他手上也無所謂。      為了酬謝福爾摩斯的幫忙,國王摘下戴在他手上的翡翠戒指,一支價不斐的戒指作為禮物,但是福爾摩斯拒絕收下這支戒指,他反而向國王討取艾琳的照片作為酬謝禮物,國王對福爾摩斯這樣的行為感到意外,但還是答應了,這就是為什麼福爾摩斯會持有艾琳.艾德勒的照片。      以後每當福爾摩斯提起艾琳.艾德勒時,他都會稱她為「那個女人」,至於為何這麼稱呼?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也許只是單純想將她和其他的女性有所區別。      倒是華生事後曾經提到,他認為福爾摩斯對女性的看法似乎因為艾琳而有所轉變,從之前的「輕蔑」變成「欣賞」。      福爾摩斯當即表示他沒有這樣的感受,但也不反駁華生的說法。      他凝視眼前的張照片良久,最後輕聲嘆一口氣,把照片放回桌上,再拿起桌上的煙斗,把煙斗中的舊煙絲倒出,裝上新的煙絲再點燃煙斗,深深地抽了一口煙再吐了出來。      福爾摩斯望著眼前的煙霧,回想之前的對話,他對華生的談話內容感到懷疑,也不認為世上真的有人可以返老還童。      對於艾琳.艾德勒的出現,理性的他對此半信半疑,但是在內心深處,卻隱隱約約地期盼華生沒有認錯人。      對於自己會有如此矛盾的思緒,福爾摩斯一邊苦笑,一邊輕輕地搖頭,似乎嘲笑自己竟然會有如此的念頭。      過沒多久福爾摩斯覺得有些疲倦,不自主地打了一個哈欠,接著他放下煙斗,拿起艾琳的照片,站起身來走向書桌,打開抽屜,將照片放回原處,就走回房間休息。      過了幾天之後,華生於中午之前來到福爾摩斯的住處,福爾摩斯開門讓他進屋,華生一進門就先問:「你下午有空嗎?福爾摩斯,我和孤兒院的院長約好了,下午我會去他那裡複診。」      「當然有空,」福爾摩斯這幾天一直在等華生的消息,如今見他的到來,內心自是愉快,只是沒有表現在臉上。      「那就好,我們可以先去吃午飯,吃完後就去孤兒院。」華生提議。      「好,」福爾摩斯點頭答應,「所以你有跟院長提到我也會去吧?」福爾摩斯覺得有必要先問一聲。      「當然有啊,院長歡迎你去,但有問我說,你拜訪的目的是什麼。」      「哦,那你怎麼回答?」      「我還能怎麼回答?」華生聳聳肩,雙手一攤,說:「我就跟他說,你最近沒事做,所以想要跟我來孤兒院看看。」      「什麼!」福爾摩斯瞪大眼睛看著華生,「你真的這麼說?」      「是啊!」      「你怎麼能這樣講!」福爾摩斯說話的聲音變大了。      「這有什麼不對?」華生不覺得這樣的回答有什麼不妥。      「人家會以為我整天無所事事,是一個無用的閒人。」福爾摩斯氣極了,覺得自己的名聲受損。      面對火冒三丈的福爾摩斯,華生覺得有些委屈,怯怯小聲地說:「要不然我還能講什麼?跟院長說你是來看艾琳.艾德勒的?假如我這麼說的話,院長問起你們之間有什麼關係,那我要怎麼回答?」      「哼!」華生的這番話說的有道理,福爾摩斯一時無法反駁,只好悶哼一聲。      這時兩人都不講話,過了一會,福爾摩斯先開口說:「難道你不會編個好一點的理由嗎?」      福爾摩斯心中還是有氣。      「編?」華生撓撓頭,想了一下,「不會欸!我還真的不會編理由。」華生很坦然地回答。      「唉……」聽到如此回答,福爾摩斯不自主地發出一聲長嘆,「好吧,也罷,要遲鈍的你及時的胡亂編出一個好理由也太為難你了。」事已至此,福爾摩斯只好找藉口來安慰自己和華生了。      「咦!我有聽錯嗎?這句話是要安慰我的嗎?怎麼聽起來不像啊!」這時換成華生心中有氣,出聲抗議。      「那院長又怎麼說?」福爾摩斯沒有理會華生的抗議。      「還能說什麼?當然是歡迎你去啊!只是……」華生欲言又止的。      「只是什麼?」福爾摩斯瞇起眼睛,看著華生。      「院長希望你能低調一點。」      「這是為什麼?」福爾摩斯不懂這句話的涵意。「主要是因為目前是疫情期間,院長希望院內不受到外界打擾,增添染病的風險。但是因為我和院長熟識,由我開口,他比較不好拒絕。但是你又是大名鼎鼎的神探福爾摩斯,許多小朋友都很崇拜你,視你為偶像,院長怕你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話,會引起很大的騷動,消息一傳開的話,也許會帶來許多不必要的擾,所以希望你低調一點。」華生解釋原因。      「哦……這樣子哦。」福爾摩斯想了一下,再開口問:「這些話是院長跟你說的?」      「他沒這麼明講,但我猜他是這個意思。」華生如此回答。      福爾摩斯點點頭表示理解,「好,客隨主便,他有這層顧慮,那我就裝扮成醫生好了,反正我有當醫生的資格,也有行醫的經驗。」福爾摩斯想起之前曾經幫印地安.喬處理腹部的槍傷。      「這我沒意見,除了院長以外,只要沒人知道你是福爾摩斯就好。」華生點了點頭。      「好,那就這麼辦,如同你剛才提議的,我們先去吃午飯,吃完後再去孤兒院。」福爾摩斯一邊說、一邊走出大門,華生跟隨在後,兩人隨即外出用餐。

作者資料

聶傳安

1969年出生於高雄市,目前居住於台北市。 工程師出身,但從小對寫作有興趣,曾立志要當作家。 目前是業餘文藝工作者。

基本資料

作者:聶傳安 繪者:馮世慧林政彥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23-10-05 ISBN:9786267113950 城邦書號:3AB1228 規格:平裝 / 黑白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