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其他宗教相關
在故事與故事間穿越──追隨印加薩滿,踏上回家的路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在故事與故事間穿越──追隨印加薩滿,踏上回家的路

  • 作者:阿光(游湧志)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23-10-19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贈紅利18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線上國際書展/重磅新書2本75折!

內容簡介

本書沒有攻略,沒有既定路線, 有的是一個個你我都會深有同感的人生故事。 ★書中收錄上百張精彩南美照片+影片QRcode,跟隨作者一同踏進南美薩滿之路★ 二〇一六年,作者偶然地前往祕魯與玻利維亞,遇見他的薩滿母親,意外成為她的第二個門徒。 幾年後,當作者再次踏上南美的土地,一下飛機便哭到不能自已,他發現這片土地,始終記得他。 蒂瓦那科小鎮位於玻利維亞,是南美印加文明的濫觴。作者旅行世界各地,只對這個小鎮有著強烈回家的感受,在陌生的街上閒晃也不會感覺自己是旅客,而是自己本就該出現在這裡,他也在這塊土地走入薩滿學習的途徑。 在當地,薩滿是一個始於互助,以愛為基礎的「社群」,更肩負著部落的生存。他們用傳統儀式祭告祖靈、覺察自我;透過音樂與吟唱穿越不同的意識與世界。打開心輪直面自身的光明與陰影,取回自身的力量,便是走入薩滿路徑的第一步。 這段旅程中,作者與自然生命的能量「連結」,創造合宜的能量環境,尋找需要治療的靈魂。與此同時,他也正在跟自己過去的故事和解。故事中的每一個角色、每一個決定、以及每一個遇見,都將堆疊出不同的故事版本。故事是否有美好結局,正在等你做出決定。 │暖心推薦│ 李育青(我的薩滿老師) 彭芷雯(心靈知名作家) 簡鴻模(輔大宗教系副教授) 胖胖樹王瑞閔(植物學暢銷作家) 周廷彰(交通部觀光署副署長)

目錄

獻上蒂瓦那科 心的祝福  【推薦序一】嚮往自由的生命尋路人與凝望著愛的靈魂絮語者/李育青  【推薦序二】故事串成的靈魂之歌/彭芷雯  自序  第一章 你躲好沒?要來去為國爭光! 第二章 老師說:還沒教的課自己先預習? 第三章 你有看見神聖蝴蝶嗎?! 第四章 水的儀式與平衡之道 第五章 想聽你說「我們」的故事 第六章 印加文化的神靈信仰 第七章 聲音能帶你穿越 第八章 找到自己的山洞 第九章 海底神廟浮上來了?!  第十章 找到自己真正的名字 第十一章 叢林母親的教導 第十二章 未完的死藤水旅程 第十三章 當男孩再次遇見男人 第十四章 我認出妳了! 第十五章 印加文明的濫觴:蒂瓦那科(Tiwanaku) 第十六章 關於薩滿母親的故事:Rosa Maria Vargas   第十七章 回家:安地斯山中心(Temple Spiritual Retreat Cruz Andina) 寫在最後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叢林母親的教導      在我人生過往的經驗中,有過許多娛樂性用藥或使用知覺轉換植物,但唯獨對於「死藤水」我乖乖地等待召喚,從第一次有機會服用到真正經歷叢林母親的教導,我整整等待七年。沒別的原因,就只是薩滿長老告訴我的一段話,當時我提出了體驗死藤水的想法,她說:「聽聽你內在的聲音,是不是已經準備好經歷叢林母親的教導。而我要告訴你,這不是一件最重要,也不必然需要去經歷的事。而且,這事需要等待。」好險,我等待了,我並沒有帶回滿嘴的天上飛。      所謂的死藤水是由卡皮木、雙翅藤以及九節屬等植物,複方煎熬成的一種黏稠物,亞馬遜叢林部落的當地人將其使用在宗教與醫療上。死藤水在奇楚瓦語稱「Ayahuasca」,「Aya」是指靈魂或精神,「huasca」則是指藤蔓或繩索的意思。那翻譯成攀爬「靈魂的藤蔓」或是「精神的繩索」不是很好嗎?為何要翻譯成死藤水?我想只有走過Ayahuasca 路徑的人才會明白吧!我想,許多人對於體驗死藤水的想像畫面,可能是綁了線漂浮高漲的紅色氣球,而我的第一次體驗則是腳上繫了繩的金龜子。      但這一次我是準備好的(握拳),所以請薩滿長老協助聯繫叢林部落的朋友。然而,從台灣出發的前兩個月傳來祕魯政局動盪,社會上衝突抗爭不斷。我本來不以為意,因為這個切.格瓦拉騎摩托車經過的左傾土地,血液裡流著反抗的因子,才是符合我頭腦裡的魔幻拉美,更何況我人生第一次去祕魯,就獨自跑去參加當地的示威遊行。不料,出發祕魯前當地局勢聲稱的平和,也只是祕魯官方不再強力動作所致,民間的反對派領袖為了國際能見度,開始佔領祕魯的知名觀光景點,像是癱瘓前往馬丘比丘的鐵路。由於進到亞馬遜叢林深處沒有網路對外聯繫不易,薩滿長老擔心獨自前往可能會遇到不可掌握之情事,於是暫緩後續的聯繫事宜。      兩個月過去了,也結束在南美的採訪工作,這期間我多次向叢林母親表達想見她一面的念想,再一次請薩滿長老為我安排行程。但聯繫的過程並不十分順利,畢竟這算是臨時性行程,而且叢林裡收訊不太好。後來決定將班機往後延了十天,最終前往伊基托斯(Iquitos)這個城市,它是最靠近亞馬遜部落又是飛機能夠抵達的地方。這趟旅程之所以變得那麼難預約,主要是我堅持在叢林體驗死藤水儀式,而且希望在儀式前能有足夠的時間,完整進行包括齋戒、飲食限制、與叢林母親連結⋯⋯等相關預備動作。      死藤水相較於其他致幻植物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門顯學,已經從部落的薩滿療癒傳統發展成可以獲利的商業行為。現在的祕魯有一個現象,在一般的傳統市集可以輕而易舉地買到死藤水的原物料、熬煮好的藥水、或者有所謂的僻靜中心提供Ayahuasca tour 的一日體驗行程。我曾經在節目中訪問過林麗純,她長期研究也深入祕魯學習死藤水,了解上千年來部落使用Ayahuasca 的意義。她對於啟靈藥物的復興不感到意外,但由於死藤水的學習相當困難且耗時,學習的途徑也不容易尋找,一個有能力帶領儀式的薩滿學徒,至少要完成一個一年以上的植物齋戒。許多沒有經過正統部落傳承的植物齋戒訓練的人,只是因為熬煮藥草或自行拼裝一些身心靈的概念就開始帶領儀式,或者以致幻經驗為號召的販售行為,這些都是不尊重部落的傳統文化,也不尊重自己的行為。      食用死藤水並非沒有危險性,況且這是一個薩滿的途徑,薩滿傳承與知識有如容器乘載死藤水的靈性療癒,要不然就只是致幻而沒有任何學習的發生。叢林母親的教導充滿野性,死藤水帶來的生命教導有時如同字面意思,可是會往死裡打的,關於這一點我以我的傷口見證。      Shippibo族薩滿吟唱Icaro時,往往開口第一句就是「Ayahuasca cano abano......」,意思是「我要打開死藤水的世界」。死藤水世界是由薩滿歌聲裡植物的頻率所打開,就如同一台收音機調頻到「植物的電台」,才開始進到死藤水世界與植物靈一起工作。所以,體驗死藤水若是沒有薩滿主持儀式,就像是自駕一輛車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但沒有導航系統,也就無法抵達旅程的目的地,沒有辦法打開死藤水的世界,我認為林麗純這樣的比喻精準而生動。我也是堅持要進叢林有適合的薩滿帶領才願意進入死藤水的世界,原因其實很簡單,我們在死藤水旅程途中的看見、聽見、以及所有發生的事情,只有在薩滿世界的脈絡下才有意義,否則只是致幻體驗的旅行。      從伊基托斯機場出關直接跳上嘟嘟車,有時會有種自己到了東南亞熱帶島嶼的錯覺,為了顧好未來幾天的腸胃,途中還暫時停車去扛了幾箱礦泉水。亞馬遜河的水面看起來是磚紅色,與印象中國家地理頻道看過的不一樣,不過,偶爾露出水面的海豚倒在電視上介紹過。中間停靠在只有幾戶人家的小聚落,換了一艘體積更小且沒有遮蔽的扁舟轉入更深的雨林。眼前所見開始與印象裡的亞馬遜河相符了,河水變得相對清澈,從兩旁叢林傳來的生物叫聲也變多,蟒蛇、大鬃蜥、老鷹、還有遠遠垂掛的樹懶,我很確定已經來到叢林母親的管轄範圍了。      抵達的當晚,叢林薩滿先是進行了鼻菸儀式(Rapé),就是將植物製成的粉末吹進鼻子,據說能夠清裡阻塞的能量和清潔呼吸系統。他先是塞了一捲衛生紙給我,我本來還一頭霧水摸不著頭緒,直到第一口吹進鼻子時,不!我覺得他吹進的是腦門,就是那種吃到一大口化學哇莎咪,刺激直衝腦門後眼淚鼻涕不斷從眼口鼻流出的感覺,而且流出來的黏液特別濃稠,是那種用衛生紙擦拭卻無法阻止它牽絲的窘境。我才剛稍稍恢復平靜,叢林薩滿就迫不及待像要餵食第二口哇莎咪。呼!我開始確信死藤水儀式進行的那天,我的視覺一定更為敏銳,因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之後,會為我迎來一個嶄新明亮的世界。我想,你們應該知道現在所說的是什麼感覺!      為了一睹死藤水尚未熬煮前的長相,以及加深與叢林氣息更好的連結,我在扁舟上曝曬了一個下午。同時我的飲食也悄悄地變成素食,所謂的素食不是米飯加上蔬菜,而是馬鈴薯、紅蘿蔔、還有少許的四季豆,就是前面章節我說的祕魯味啦!而且比祕魯味更養生的是沒有糖與鹽的調味。進行儀式前一天開始進食水果餐,到了當晚要進行儀式時只能喝水、以及......喝水。不要覺得我這一段的描述特別敷衍,對於越來越乏善可陳的食物,只能蒼白無力地忠實呈現。總之,我被通知飯後前往茅草圓頂的小屋集合,準備進行死藤水儀式。飯後?!這裡指的飯後是等叢林薩滿吃完飯後。      圓頂小屋裡只有燭光,偶爾會有不知名的蟲子飛進來,座前地上放了一個陶碗,給你嘔吐時使用。屋內分別還有兩個外國人,他們似乎已經在這地方待一段時間了。叢林薩滿口中唱起了所謂的「薩滿頌」,吸了一大口捲菸朝杯子裡吐氣,也朝向我的頭頂還有身體吹菸,我一口飲下遞來的死藤水,屋裡的唯一光源也被熄滅,只剩下叢林薩滿吸菸時發紅的亮點。約莫十分鐘後,我望向的四周開始融化,叢林薩滿向我走來,嘴裡一邊唱誦,手上的扇子一邊在我身上比劃,經過時的風撫摸我的身體,眼前是一顆顆黑色炭粒組成的叢林薩滿,閉上眼我便倒下。      「我為什麼在這裡?!這裡是......?!」我來到一個沒有前後左右的地方,不!我在一個沒有邊界的布景裡,布景是不斷流動變化的粒子,大概可以想像成電影《駭客任務》中基努李維進入的那個場景。當時心裡第一個聲音就是,我為什麼在這裡⁈然後,我就笑了。就這樣!就只是來這裡?!我似乎明白一些事,想到周遭朋友神奇的死藤水旅程,我笑得更大聲。據說圓頂小屋裡還留在世上的人,都以為我的笑是因為去到有趣的地方。然而薩滿頌的聲音、扇子比劃時揚起的風,都會讓我所處的場景起變化,像是進入一個萬花筒的世界。世上一丁點的風吹草動或是我自身的思緒念想,都像是有一個好奇的小孩轉著萬花筒,而我像是在圓圈內的小人努力適應平衡。天旋地轉讓我想吐,每每我想找一個支點撐住身體,便會在支點處融化進去。只有勉強從喉頭吐出聲音才能意識到自己還存在,世界才會稍微穩定下來。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我便會吐出一些聲音,隔天叢林薩滿跑來問我:「昨晚你很舒服嗎?因為我一直聽到你的呻吟聲。」這......這傳出去能聽嗎?!      耳邊傳來嘔吐聲了!好險,我只要呻吟......不!我只要吐出聲音,便能意識到自己存在的世界穩定下來。我問叢林母親,我知道思緒只要飄散跟著流走,便可以展開奇幻之旅,但那是你要帶領我前去的地方嗎?我在心裡問了三次,又得一邊注意身體不要融入背景。終於,我聽到叢林母親的回覆,祂告訴我:「這一次的藥草旅程要走好長一段路,現在我只要你記住此時此刻的感覺,外在世界都可以改變,只有你察覺到的意識是存在的。你有發現你可以融進背景,也可以馬上意識到自己的獨立存在,帶著這樣的認識,結束後帶回你的世界,對你會有幫助的。」當下,心裡雖然說著謝謝叢林母親的教導,但同時出現的念頭卻是:「啊!就這樣......?!」      她說的不就是意識決定物質的道理嗎?那回到台灣後是不是應該加入淨土宗,老老實實念佛好讓意識能念念分明。此時我笑得更大聲了,叢林薩滿似乎是聽到聲音走過來關心,手上扇子揮舞起來又唱起了薩滿頌,我用盡氣力才舉起手對他揮了揮,心裡想著:「走開啦!你給我走開啦!不要擾動這個世界!」

延伸內容

【推薦序一】 嚮往自由的生命尋路人與凝望著愛的靈魂絮語者│李育青 曾經,世界黑暗冰冷,了無生氣,在浩瀚的虛空中散佈著無數閃耀著光芒的島嶼,每個都奇異到令人費解。其中之一,是孕育出有能力思索這場宇宙劇碼的存在,這不可思議的存在就像短暫的燭光,在永恆的黑夜中閃爍⋯⋯ 當夜幕低垂,漫步在島嶼的群山之間,獨自一人,與環境融為一體,傾聽樹葉的婆娑,與風吹過山脊的聲音,讓思緒隨風飄盪,飛越大地,進入星空,注視著山脊背後的光環,在如此壯闊無垠的世界中體會自己的渺小,令人驚嘆且懼怖。躺臥火邊聆聽古老的創世故事,試圖找出藏在其中的深奧真相,靜謐中等待微曦⋯⋯ 深夜裡煮杯咖啡,進入自己的緩衝區,拿起阿光新書的初稿閱讀,在跳動的故事之間不自主地隨著記憶漣漪深陷其中,過往的歷程與書中的情境交織,神奇圖騰排佇於一望無際的地平線, 層層堆疊,難辨現實與夢境。阿光文字中的情感炙熱可觸,幾可聽見思緒中帶著些許世故的理智與遲疑,但宛如「遊蕩者凝視著蒙上憂傷薄紗的遠方,他的眼眶裡含著歇斯底里的淚水。」生命中的往事在那些與它們相應的故事裡喃喃低語。純真與愛在字句間自行降臨,填空孤寂⋯⋯ 這是一本優雅、詩意而動人的書。一部分是行旅的紀實,一部分是對社會現況的反思,一部分則是生活的沉吟與追尋。讓人在喧囂、匆忙裡帶著困惑與期盼平靜前行。記得我喜歡的作家娥蘇拉.勒瑰恩女士曾說:「唯一讓生命充滿可能的事物,就是那恆始不變、無可忍受的不確定性;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們並不知道。」也許阿光的出走,在故事與故事間的穿越,小王子與母親象徵的靈顯與靈隱,並非為了向內探索、審視內心,因為那已無法回答最深刻的問題了!現代的城市生活為了彰顯隨處可見的文明奇蹟,而不得不犧牲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街道上熙來攘往的人群默默地遵守既定的社會規範,從彼此身旁匆匆走過,好像他們之間沒有任何共通之處,而且彼此毫不相干。這種在記憶深處隱約散發的「群眾的沉默」以物質堆砌或心靈裝飾來美化意象,更令人反感與窒息。書中的故事裡,阿光將生命行旅的記憶作為一種精神敬虔,藉以喚醒我們遠離那些鼓舞人心的空談,跨越平素的夢想範疇,在真實的世界中探尋那些從來不曾被探索過的面向、深度和意義。 有句俗諺說:「出門遠遊的人總有故事可說。」雖然阿光有時喜歡探究某些不可思議的神奇事物、靈性的啟蒙,和神祕主義者的狂喜。但即使他滿心虔誠,還是可感覺到仍偏好固守自己實實在在的本性。了解人間世情,卻又不至於深陷俗世紅塵。這也讓他的故事更血肉豐滿,讓人樂於聆聽。 然而,超脫的清醒是否比情感的接觸更接近真相呢?阿光書中提到的薩滿是說故事的人, 他們會以說故事的溫和火焰將自身生命的那根蠟燭燭芯燃燒殆盡,並且像揉麵團一般不斷重新揉製愛,使其歷久彌新。聽故事的人則會在故事的形象與隱喻裡遇見他們自己,追溯那古老的傳說,踏上朝聖之路,在回到黎明之前進入未知與黑暗的深處,在遙遠的過去遇上奇異的漣漪與那原始、野性的光。 【推薦序二】 故事串成的靈魂之歌│彭芷雯(心靈作家/「芷為你讀」Podcast) 與阿光的相遇,也是人世間的久別重逢吧! 那是某個佛學會舉辦的不丹之旅,參加者絕大部分是佛學會裡的信眾,我們這幾位年紀相仿、跟佛學會沒太大關係的人,很自然地在旅程中走在一塊。當時是二○一六年,在得知我們都曾去過祕魯與玻利維亞後,一路上聊了許多在安地斯山區的見聞。書中好幾個故事,在當時就已聽得嘖嘖稱奇,如今轉為文字敘述,阿光特有的詼諧與幽默,更讓故事場景彷彿歷歷在目。 本書的編排是以故事串連著故事,不以時間為軸線,而是將生命回憶交錯著南美的經歷,串成了一首靈魂之歌。這首歌彷彿是死藤水儀式中薩滿吟唱的依卡羅(ICAROS),讓聽見的人可以循著歌聲回到靈魂的原處。 雖然相識已有一段時間,但阿光原本擔任政務官,和我這種看似閒雲野鶴的「身心靈圈」人士實在沒有太多交集。但在近幾年,他放下了政治圈的工作,開始「靈性出櫃」(阿光的用語),我們慢慢有較多的機會交流。 對於「身心靈圈」,阿光在不同的故事裡述說著這圈子裡的諸多現象。我常在看到這些段落時莞爾一笑,或者心有戚戚焉,畢竟自己也可以算作是「身心靈圈」的一份子。但天知道這個「圈子」到底該怎麼界定?身心靈圈,可以是宗教信仰(那範圍可廣了,有佛教基督教道教各種宗教,而每種裡面又有不同門派),可以是「內修」也可以是「外求」;還有運用各種工具,有從身體入手,有從心理諮商進入,也有的是只聽從靈訊。對我來說,只要願意相信這個世界不是只由物質構成,亦即不是純粹的唯物論者的話,那麼「身心靈圈」就不是個外人以為的怪力亂神的封閉圈子。事實上,「身心靈」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只是許多人尚未意識到靈性成長的重要性,也從未試圖改變自己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與制約,以為只要依循著前人的步伐乖乖生活, 就可以幸福美滿過完一生。但生命中遇見的人事物,各種出乎意料的發生,那些困難與挫折,難道都是毫無意義的嗎? 可喜的是,隨著我們正式進入寶瓶世代,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也願意談論這些過往可能被視為「神神鬼鬼」之事。誠如阿光在書中寫道: 「碰觸靈性世界的高敏感特質,並不是為了世界的注視而存在的,它是為你自己而存在。也正因為如此我鼓勵靈性上高敏感的朋友,對於自身敏銳共感的事物進行探索,找出一套自己獨一無二的經驗法則⋯⋯當越多人願意靈性出櫃,這社會的空間就會慢慢被打開,每個生命故事都在為我們拼湊靈性世界的真實樣貌,靈性高敏感群體的生活樣態將會越來越多元,因為他們正是用自身本來的樣子在我們面前。」 行走身心靈圈的「江湖」多年,自然認識許多擁有特異能力的人。高敏感族群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但並不是「高人一等」,無須刻意強調自己的不同,形成另一種「靈性傲慢」;不刻意追求結果,而是更謙卑地淨化自己,穩定在自身的核心裡,運用天賦做利己利人之事。 除了帶出深度的思考角度之外,對於想了解南美的薩滿文化,本書是很有趣的指引。但這裡不是指了解儀式如何施作、也不是說看完本書就知道薩滿是怎麼一回事,而是讓讀者在一個個的故事當中,瞥見了薩滿精神旅程的特質,也稍稍了解南美這塊神祕大地的信仰、風土與人文。 當我在閱讀本書時,常常升起許多的熟悉感。像是阿拉姆穆魯(Aramu Muru)星際之門中提到的發現者,正是曾與我一起創作「印加神諭卡」、也一起工作過的薩滿導遊霍禾老師。而阿光中年認親的薩滿母親Rosa Maria,則是在我二○一二年第一次去阿拉姆穆魯(星際之門)時,就已注意到這位神色堅毅、散發強大氣場的女薩滿。當時她帶著另一個團體,我不知道她是誰,卻情不自禁地被她的能量吸引,後來才從霍禾老師那裡知道她是來自玻利維亞的Rosa Maria。 我曾去過安地斯山區好幾次,對於這個相傳是地球大拙火的所在之地,有著既愛又怕的敬畏。我有幾次生命裡的重大事件,都是在安地斯山區發生,不論是馬丘比丘、蒂瓦那科、的的喀喀湖,甚至死藤水儀式,都是翻轉我生命經驗的重要過程(請參閱我的著作《愛的共時校準》)。身為聖地之旅的帶領者,我清楚地知道,聖地之旅不(只)是觀光旅遊,而是「回到」某個曾經熟悉之地,完整靈魂的拼圖。從更高的層面來看,蓋亞也需要人們來到能量點,以意識啟動隱藏其中的時間膠囊,協助地球整體的進化。 在死藤水故事裡,我才知道阿光曾經有過的年少故事。很難想像如今文質彬彬的阿光,原來在青少年時期,因為成績不佳被編入所謂的「放牛班」,而經歷過一段不被家人認同、不受師長稱許的慘澹歲月。這段看似黑歷史的過往,不但影響了他後來的人生決定,而以為早已深埋消失的記憶,卻讓他在死藤水儀式的後繼效應裡繼續清創、繼而療癒,讓靈魂完整。 很認同書裡的一段話:「⋯⋯擁有力量的第一步,不是要表現英勇而是敢直視黑暗。」 祝福這本圖文並茂的著作,可以牽引著讀者的靈魂,勇敢地直視黑暗,找到自身的力量,譜寫出自己生命故事的靈魂之歌!

作者資料

阿光(游湧志)

遍訪星球上的許多宗教聖地,足跡包括埃及、日本、印度、不丹、斯里蘭卡、法國、西班牙、德國、荷蘭、中國、祕魯、玻利維亞、泰國、美國……等地,著有《出走,朝聖的最初》一書。 年輕修習電機、服裝設計、食品營養、社會學、最終畢業於宗教學系;探尋過臼井靈氣、靈性彩油、家族排列……此時此刻臣服於印加薩滿的追尋。 他真實敞開自身,想要看看生命可以多豐盛。經驗過高中教職、國會助理、NPO執行長、民政局長。中年後跨界主持《今夜,遇見小王子》廣播節目,金鐘獎臨時軋上一角,演出人生劇本的意外篇章。 人生下半場該為離開這個星球做準備,餘生只想保守好自己的心,期盼在生活裡的每一件事、與人的每一次互動,都要在其中經驗到愛。當然,如果這個星球不好玩了,也能隨時自駕離去。 相關著作:《出走,朝聖的最初》

基本資料

作者:阿光(游湧志)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3-10-19 ISBN:9786267219584 城邦書號:JP0218 規格:膠裝 / 全彩 / 216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