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降魔人幽池:雲譎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降魔人幽池:雲譎

  • 作者:李莎
  • 出版社:布克文化
  • 出版日期:2023-10-03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古典奇幻浪漫小說《孟婆傳奇》作者李莎最新代表作 有時,再續前緣並非是好事, 那些在時光裡停留的美好, 只適合在時光裡持續沉澱。 專文推薦 北京電影學院教授 蘇牧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 毛利華 【自序】迴圈反覆無窮已,今生長短同一規 人人都怪罪亞馬遜熱帶雨林的那隻蝴蝶,怪牠無意煽動了翅膀,才引起了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龍捲風。 可《周易.繫辭下》裡寫:「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唐朝詩人羅隱在《樂府雜曲.鼓吹曲辭.芳樹》裡又寫:「春夏作頭,秋冬為尾,循環反覆無窮已,今生長短同一軌。」 很多回到過去科幻題材的電影,總是向我們用嚴絲合縫的邏輯展示,哪怕主角知道所有始末,妄圖在過去某個關鍵事件節點更改未來走向,但如同水中撈月,鏡中拈花,總是徒勞。 是命定,也是人定。 一件事情在最初,總是混沌模樣,但已經內核完全、胚子初露,後來事態的發展,也只是在此基礎、此軌跡上的滾雪球罷了。可是可惜總是有些人秉承著「一命二運」,於是認定人定勝天,哪怕借助外力。這便是我創作《降魔人幽池》的初衷,想要以故事為載體,揭示一二道理。 理智都告訴每個人,孟子曾說過:「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人不能既要又要。 可是我們追根溯源,倒推回去,在這些人殊路同歸、雙手空空的結局前,在他們經歷本可能沒有的劫難前,在命運或許未見得對他們如此不公前,他們是不是放任了自己沸反盈天的心魔,得寸進尺地想要去填補、去染指自己不該豐盈的完整。他們不是夠傻、夠痴,而是想得太多,要得太貪。因為貪,所以有了痴想,有了饞妄,有了心魔,竟以為那些本不可得的事物,能輕而易舉觸手可及。 這樣的人,我在現實中見過太多太多,一切的不幸都只源於他們的執迷,他們放任自己的心魔。心魔滋生,深陷其中的人,寧願要走火入魔,也不願立地成佛,寧願追逐漚珠槿豔的泡沫,擁有露水短暫易逝的快樂,握住搖搖晃晃快要破掉的氣球,也不願就此沉沒,哪怕最終只能留下一個下落不明的結果。 於是,比起單純粉飾自己,跌盪進流沙一般的假像,澎湃著海市蜃樓的幻覺的人,我更心疼那些明知「所有命運給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知其不可為卻偏偏為之的人。 他們知曉問題所在,結局昭然若揭,卻無法自拔,做困頓之獸,做亡命之徒。祈求上天能垂憐,如憐憫罪人,讓自己僅憑一己之力逆天改命,卻只能反覆著當初的反覆,發生著曾經的發生,放逐著自我欺瞞,清醒地看著自己再一次沉淪、沉淪,沉淪到更深暗的地方,彷彿飛蛾撲火,無邊墜落,再悉數燃盡。 被命運凝視,被把玩,執取終成空。 人生在世,不過「欲望」二字,有灼灼野心是好事;想踮起腳尖去擁有,是好事;想追逐心中執念,是好事;想要求得圓滿,也是好事。可是比起伶俜倥傯、雙手空空,不如早早端正自己的心態,馴服脫韁的心魔,選擇自我救贖,而不是自我無畏的、無腦的放縱。 俗話從來不是說,有多大野心就去做多大事,都只是說,有多大容器,便只能盛多少水,多大的碗,便只添多少的飯。 野心、貪欲、執迷、饞望,這些太過寬泛、太大、太無邊際,可能是生命並不能承受其重。與其苦苦追尋自己生命所不能擁有之物,最終再鮮血淋淋地回首直視潦倒淒慘的人生,倒不如理智、坦然地接受,接受自己人生的不完美,接受寤寐求之,卻求之不得,接受自己的不堪、中庸、普通,接受自己也只是芸芸眾生中不出挑、不意外的一個,接受自己削尖了腦袋、下巴都無法擁有,接受自己的眼前和當下。 學會放下和接受,如此簡單,卻也如此之難。 可能嘗試著去說再見,會聲音哽咽;可能嘗試著走開,但是會步覆蹣跚,可能嘗試著放棄,還是會苦苦想著所想之物。可能很明顯,沒有它,就快要崩潰。 但是就像人人都喜歡花,所以才會採擷下來,擁有它幾日的春光和爛漫,可就像我在另一本書《開元霓裳樓.風時序》裡寫的,阿史那連那在面對著心儀的若桑姑娘那樣憐惜地喃聲道,「看來……該長在樹上花開不敗的,就不該讓它隨風而落啊!」喜歡花,不見得就要擁有,可能讓它們繼續長在枝頭,反而我們能欣賞得更久一些。喜歡之物,也不見得就要掌握在手中,才能讓人心生歡喜。 勿施於人,以己之欲。因為世界之大,人間物色,芸芸眾生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路,各有各的歸宿。說到底,我們能做的,也只能是做好自己一人之事罷了。

目錄

【推薦序】天上人間/蘇牧 【推薦序】溝壑難填/毛利華 【自序】迴圈反覆無窮已,今生長短同一規 楔子.深潭之魚,死於香餌 〈柔伽篇〉 〈雲階篇〉 〈花休篇〉 〈翩然篇〉 番外篇〈帝燕篇〉

延伸內容

【推薦序】天上人間
◎文/蘇牧      拿到學生李莎的新作《降魔人幽池》之前,我以為這是一個道家降魔衛道的故事,看了幾頁之後,很是驚異。李莎作品中的「魔」,是我們每個人的心魔。書中鹿靈的女性角色更是驚豔:她是幽池的精靈,是幽池的藥。      恍惚之間,我彷彿看見電影《孔子》裡的南子,寬大的裙擺,赤著腳,柔軟輕盈地在山野間奔跑,靈動得像隻小鹿,眼睛是兩汪泉水,裡面掬著不諳世事的爛漫天真。      李莎作品中的鹿靈,正是這樣的精靈。      如果男主角幽池是清憂的、茫然的、有心事的,那麼鹿靈就是招搖的、古靈精怪的,天大的事也不惱。路漫漫其修遠兮,只有傻瓜才憂愁。      幽池與鹿靈,一個靜,一個動;一個有腦子,一個好身手;一個修行之人,一個市井小女。      本是背馳的二人,卻被命運的紅線牽在了一起,是鬼使神差,也是命中註定。他們是生死搭檔,珠聯璧合。他們一路走來,兩人之間沒有謊言,沒有欺騙,甚至沒有祕密。      在影視劇裡,衝突是戲劇的生命,鹿靈也是和其他女人截然不同的特別的存在。      書中其他的女性人物,有的像清冽雪松,嘴角溫柔,眼底卻是自以為是的慵懶和冰冷;有的像惑人玫瑰,香豔豐腴,脂粉氣十足,骨子裡卻帶攻擊的危險。      她們美得無法讓人把持,她們可能和自己心愛的男人在同一個屋簷下朝夕相對,甚至是拜堂夫妻,把自己的財富和愛都交出去,可是他們仍然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她們的錯誤是錯看了男人。她們的愛,是我的眼中只有你,你的眼中只有我。可是對於這些男人來說,愛重要,但是,權利、地位、聖寵、官銜更重要。      女人熟讀斬男招數,各種手段嫺熟、萬種風情、閨中之樂都遊刃有餘,可是她們始終得不到男人的真心,到後來,她們甘願為愛情赴湯蹈火,一顰、一笑、一嗔都圍著男人轉,寂寞和不甘將她們的清高、自尊、美豔一點點蠶食殆盡。      她們不甘心熾烈的愛只換來一盞茶的溫存,不甘心都是一場夢一場空,不甘心對方愛的人不是自己,不甘心對方有眼無珠,看上的,竟是個處處不如自己的丫鬟。她們受傷、悲哀、憤恨、發狂,有了心魔,她們要搶過來,要確定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她們要他們依舊匍匐於裙下。      此刻,他們只是她們的獵物。她們要絕對的主控,哪怕煎熬、狼狽、作繭自縛、畫地為牢、不擇手段、肆無忌憚,哪怕遍體鱗傷,腳踏玻璃渣子行走,她們也要抵死的糾纏。她們活得好累,她們看似敢愛敢恨,殊不知:她們最該恨的,是瞎了眼、蒙了心的自己。      作品中與她們截然不同的,是十多歲的少女鹿靈。每次鹿靈出場,她身上洋溢著熱情明亮和偶爾的狡黠。雖然鹿靈平時不講儀態,渾身上下的小平民氣,遇上了幽池,土生土長的鹿靈,不僅能跟上他的輕功,還能聞到他身上的妖氣,自然而然地成了他的「尾巴」。      沉悶的幽池的身邊,需要這樣一個嘰嘰喳喳的女孩,更何況鹿靈直爽單純,憎愛分明,出身貧賤,經常救濟窮苦百姓。      鹿靈是幽池的藥,新鮮靈動的藥。      鹿靈是小說的光芒和亮點,如同當年年輕時的南子的模樣。      希望李莎的小說《降魔人幽池》早日拍成電影,讓我們看到銀幕上的鹿靈和幽池。   
【推薦序】溝壑難填
◎文/毛利華      在工作中,我每日都能接觸到形形色色的各種人,我時常在想,人的漫漫一生中,做最多的事是什麼。      收到學生李莎的新文,又驚又喜。在燈下,細細翻閱,發現自己最喜歡的是《雲階篇》。明明人這一生宛如草木的一生,要遵循自然發展規律,眾人眾生,循環往復,才可做到生生不息。      可是,「善可渡人亦可渡己」,此時,心存大善的雲階大師,始終相信師父沒有騙自己。於是他心繫百姓,憂愁苦楚,哪怕洩露天機、逆天而行,他也願意獨自吞下天譴的惡果。      那些上門求助的人,倘若只是祈求一菜一蔬、片刻的溫存與轉機,想必,雲階大師也會持續善良下去。可是他卻忘了,人類只是動物,哪怕是高階的動物,也是最危險的動物,在他們看來,能知天命的雲階大師可手摘明月,可顛倒紅塵,只要他們提,只要雲階大師肯,什麼都唾手可得。      他們野心蓬勃,哪怕已經深陷囹圄,可還是想東山再起,想長生不老,羽化成仙,想貌若潘安,想富甲一方,想做仰之不及的人上人。      他們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暴食、色欲,欲望溝壑難填。雲階管中窺豹,可見一斑,無需多言,就能將對方心中的猛獸捕捉殆盡,一點點親眼見證了世間的醜陋和俗透。      可為了宣揚心中的善啊……雲階大師也曾徘徊過、彷徨過、猶疑過,卻還是堅持下去。人們佯裝的虔敬簇擁,信奉他如果神明,門庭前的車水馬龍,勾畫出盛大虛幻的海市蜃樓。      命運的沙漏被重新流動,那些人的人生開始洄游,好像一切都很嶄新,可是,強行擁有不該擁有的,本來就是虛空,就是捕風。      而怡城那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就如一場狂風驟雨,頃刻間顛覆雲階大師的所有認知,過境之後,只剩一片狼籍。曾經萬般對他人好又怎樣,那些從前無根無蒂對他千恩萬謝的人,都成了向他舉起鋤頭的惡徒。他的善,從來沒被善待過。      此刻的雲階大師千人踩萬人唾,下場何其潦草。他終於發現,自己的美夢與熱望是多麼可笑。他又多麼可笑,明明他也知「有人便有惡,有心便有魔」,他日日俯視眾生,能看穿天命,卻始終看不透人心。又或許,他早就看透了人心,只不過他的天真與單純,多年與世隔絕的清苦修行,讓他執拗地相信,他的大愛最終會引導人們向善。      只是,雲階大師卻忘了,我們是人。      而他,也僅僅只是人。      怡城的瘟疫,是雲階大師心中的鬱結,它凝結成疤,沒日沒夜提醒著他的可笑與荒唐。於是,雲階大師從一個極端迅速走向另一個極端,他的風骨,他的寂靜,他的清冷,他的淨植翩翩,都蕩然無存。      他開始肆意拿捏人性,玩弄命運,反正那些人類急功近利,好走捷徑,為達目的,什麼交易都願意做,不如他順應而為,替天而行。他清醒地、迅猛地,任由自己走向沼澤深處,走向暗黑的夜,親手放出了心中的那頭猛獸。      又或許,從最初,在他用天機來揚善的時候,他心中的猛獸就被放了出來,只不過他掩耳盜鈴地一路行走,自欺欺人著罷了。他瞞過眾人,甚至瞞過了自己,卻不曾想香緹一語擊中,道破了他心中的惡,劈開了他的真面目。原來,他在俯視眾生、用反噬來懲罰眾人的同時,卻忘記了低頭窺視自己的罪。      他強改天命,縱容人類欲望,揭露人心至暗心理,他下審判,甚至他殺戮。他是修行者,明明應該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可他修行了小半生,最終卻選擇肆意放出野獸,踐踏一地的淒美薔薇,任憑野獸攻擊他人,也任憑自己奔向了毀滅和灰燼。      看到這裡,我忍不住輕嘆一聲可惜,到底雲階大師也只是個人,連他都不能倖免。也不由讚歎李莎寫故事、寫虛構、寫幻想,卻也寫盡人生百態,寫透眾生真實。      因為,活在這世上,我們每個人也都不曾倖免過。我們窮其一生,做的最多的事是填補欲望,也用理智和恪守與它們苦苦對抗鬥爭。可又正因為如此,正因為同時擁有優根性和劣根性,我們才鮮活、立體、多面、高維度,我們才被稱之為人。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頭猛獸,只是或許我們都應該學會懂得,事事小滿即可,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在得與失之間,都感恩饋贈,感激命運降臨。      如何才能駕馭住心中的老虎,能輕嗅薔薇,是我們一生的功課。只有這樣,步履不停的人生才能明亮輕快許多。

作者資料

李莎

.希達工作室創辦人 .中國傳統文化教育與傳播研究學者 .道學院客座講師 心理學博士在讀、香港大學整合行銷碩士、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高級工商管理碩士 曾於中山大學任職,並在韓國三星集團、周大福集團等世界500強企業擔任集團高級管理職位。 擅長傳統文化在心理學方向和環境學的應用,並致力於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教育與傳播。 所撰寫的多篇學術性論文和專業性文章,已在《出版廣角》、《心理月刊》《財經界》、《中國文藝家》、《發現》、《長江叢刊》、《中國民族博覽》、《新教育時代》、《科教文匯》等多家國家級專業期刊和國家級媒體刊登。 作品:《直覺力》、《焦慮心理學》、《潛意識之謎》、《李莎的生活隨想》、《在難熬的歲月裡》、《孟婆傳奇》系列、《開元霓裳樓》系列、《降魔人幽池》系列。 相關著作:《李莎隨筆集:何事不可愛》《李莎隨筆集:自坐逍遙台》《開元霓裳樓:風時序》《孟婆傳奇:南葵篇》《孟婆傳奇:墨舞篇》《孟婆傳奇:沅宸篇》《孟婆傳奇:桑黛篇》《孟婆傳奇:渥丹篇》《李莎的生活隨想:以幸福為底色的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李莎 出版社:布克文化 書系:布克閱讀 出版日期:2023-10-03 ISBN:9786267337295 城邦書號:1BL052 規格:圓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