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與鳳行(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與鳳行(上)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8-0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本王在此,誰敢放肆!」 超高人氣言情作家.九鹭非香,無庸置疑的生涯代表作! 強強聯手,超越想像,今年最熱門玄幻古裝鉅作! 魔界颯爽女王爺 沈璃(趙麗穎 飾) × 天外天唯一神祇 行止(林更新 飾) 上天下地,四海八荒,本王就是看上你了! .最強IP作家九鹭非香,部部都是經典!筆下作品都被翻拍! .既《楚喬傳》後,趙麗穎.林更新經典CP再次出擊! .今年最期待仙俠大作,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 .全三冊同步出版,不用苦等收藏時刻! ★★★ 「不准碰本王一根毫毛……!」看著水中那隻禿毛雞的倒影, 她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連一根毫毛都沒留下…… 碧蒼王沈璃,銜上古神物碧海蒼珠而生,真身更是神鳥鳳凰, 她軍功赫赫、威名在外,任何人見了她都要禮遇三分, 但這一切都在天界的行止神君亂點鴛鴦譜之後,開始變調—— 和天界的浪蕩皇孫扶容君成親?她沈璃絕對不承認這種人生汙點! 花了百般氣力從追兵手上逃出,負傷墜落人間的她再次醒來, 卻發現自己成了一隻禿毛的肉雞,人人都想燉; 她崩潰、重整,一邊等待逃出生天的時機,一邊觀察身旁的男子, 才發現撿自己回家,名喚行雲的凡人並非等閒之輩。 體弱多病卻氣度不凡;看似雲淡風輕,實則睚眥必報。 懂得五行擺陣,卻無法目視妖魔氣息……這人到底是什麼奇葩? ★★★ 影視化大手.九鹭非香作品集 百界歌(上下) 師父心塞 蒼蘭訣(上下) 護心(上中下) 與鳳行(上中下)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做為一隻禿毛雞,沈璃壓力很大 第二章 高深莫測的凡人行雲 第三章 堂堂碧蒼王為個凡人臉紅了 第四章 血色之夜的表白 第五章 神君行止 第六章 碧蒼王的日常:吃飯,睡覺,打妖獸 第七章 被喚醒的墟天淵封印 第八章 花名遠揚的拂容仙君

內文試閱

  楔子      雷聲沉悶,烏雲之上氣氛更為沉重。      「魔君有令,著碧蒼王速與我等回宮!」      被金色髮帶高束起來的長髮隨風而舞,衣袂翻飛間,被喚為「碧蒼王」的女子緩緩道:「本王不回。」她的束身黑袍上繡著張揚的牡丹,一如她的音色,有著女子少有的英氣和魄力。「誰的令也沒用。」      「如此,王上休怪我等得罪。」為首的灰衣男子手一揮,兩道人影自他身後躥出,呈三角之勢將沈璃圍在其中。      「敢攔本王,有膽色。」沈璃目光一凜,一杆紅纓銀槍在掌中一轉,槍刃劃出銀色弧線,殺氣自她周身澎湃而出,震盪衣角。「儘管來戰!」      為首的男子與另一人互望一眼,顯得有幾分忌憚,而立在沈璃右後方的人卻倏地拔劍出鞘,攜著淩厲的攻勢而去。      「墨方休要衝動!」為首之人一聲大喝,但哪兒還喚得住。沈璃眉一挑,手中銀槍沒半分猶豫,迎上前去,只聽「叮咚」一聲,兵器相接的脆響攜著激蕩而出的法力撼動四方。      餘下兩人一咬牙,唯有提刀跟上,對沈璃形成圍攻之勢。      此三人中的任何一位都是能在魔界叫得出名號的人,但他們與沈璃對敵仍覺吃力。可到底是雙拳難敵四手,沈璃又無法下狠手殺了他們,以致她的法力雖強過三人,但在合圍之中難免落了下風,不一會兒便露出破綻,墨方毫不留情地執劍刺去,竟是向著她心臟的方向!      一人大喝:「墨方!不可傷王上性命!」      墨方不理,劍尖破開衣袍,扎入血肉,勁力大得徑直將沈璃的身體推出三人合圍的陣勢。沈璃大怒:「你小子出息!不愧是我帶出來的兵!下得了狠手!」墨方不言,只是身子微微一偏,在背後兩人都看不見的角度,主動將頸項往沈璃的槍刃上一送,鮮血在空中飄散,濕膩的血水之間,沈璃瞪大眼不敢置信地問他:「作甚?想嚇死本王?!」      「王上。」墨方聲音低沉,「墨方僅能助你至此。保重。」言罷,他用盡全力推了沈璃一把。偏離了心臟的劍被拔出,鮮血噴湧之際,她的身體急速墜下雲端。而傷重的墨方卻被另外兩人接住,他不知與他們說了什麼,三人身影一閃,消失了蹤影。      電閃雷鳴之中,沈璃明瞭,原來墨方是在幫她。或許他知道,此時此刻,她寧死也不願回魔界地宮。      好小子!真不愧是她帶過的兵,夠義氣!             第一章      作為一隻禿毛雞,沈璃壓力很大      黑雲突如其來欲摧城,雲中雷霆滾滾,城鎮中,人們皆足不出戶,唯有城西一處普通民宅的主人推開後院的門,院中修竹與藤架被大風吹出簌簌聲響,他的髮絲與衣擺如同飄落的竹葉一樣隨風飛舞。      「天氣……變得糟糕了啊。」他仰望天空,唇角揚起一絲弧度,但見黑雲之處有一點銀光慢慢墜下,消失在城外山野之間,「有變數。」      第二日,行雲身著青衣白裳走過熱鬧集市,嘈雜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在召喚著他,讓他不由自主地腳步一頓。「賣雞了,肥雞啊!」攤販招呼的聲音在行雲耳中格外響亮,他腳尖一轉往那個方向走去。      雞簍之中,十幾隻雞擠在裡面,其中有一隻無毛的雞格外醒目。只是它的精神看起來極其不好,低眉垂眼,一副快死了的模樣。行雲目不轉睛地盯了它許久,然後笑道:「我要這隻。」      攤販應了一聲:「唉,這隻雞太醜,要的話我就給你算便宜點……」      「不用,」行雲摸出錢放在攤販手中,「牠值這個價,賣便宜了它會不高興。」      雞還會生氣?攤販撓頭,目送他走遠,轉頭攤開手掌一看,愣了許久,忽然大喊道:「欸!公子你給的這些錢不夠買那隻肉雞啊……欸!那位公子!欸!喂!哎呀!小混蛋你給老子站住!你錢給少了!」      而行雲早已不見了蹤影。      世界混沌一片,迷迷糊糊之中,沈璃看見滿臉鬍渣的粗壯大漢向自己走來,他毫不客氣地將她拎住,奸惡地一笑。      「狗膽包天的傢伙!放開本王!」沈璃的皮膚火辣辣地疼起來,她拼命掙扎,用盡全力想要逃跑,可太過虛弱的她還是被人從背後緊緊地扭住胳膊,綁住雙腿,然後……拔光了渾身的羽毛。      混帳東西!有膽解開繩索與她一戰,她定要戳瞎這沒見識的凡人的一雙狗眼!      被惡夢驚醒,沈璃粗粗地喘著氣,緩了好一會兒,她才在青草地上慢慢抬起頭,左右一打量,這好似是哪戶人家的後院,有用石子砌出來的小池塘,有剛發了嫩芽的葡萄藤,藤下還有一把竹制搖椅,上面懶懶地躺了一個男子,不是滿身橫肉的獵人,也不是一臉猥瑣的雞販,而是一個青衣白裳的白淨男子,他閉著眼,任由透過葡萄藤的陽光斑駁地落他一身。      沈璃不適時地呆了一瞬,即便見過不少美男子,但擁有這般出塵氣質的人,即便是天界的神仙也沒有幾個吧……沈璃轉開目光,現在可沒時間沉迷於美色,沈璃知道,若她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必定會被人發現,她得趕快走。      「啊,起來了。」沈璃還沒站起身來,便聽見男子帶著初醒的沙啞道:「我還以為會死掉呢。」沈璃轉過頭,只見男子坐在搖椅上,連身子也沒挪一下,望著她一笑,隨手將手裡的饅頭屑往她這個方向一撒,然後嘴裡發出了賤賤的逗雞聲:「咯咯噠。」      逗……逗雞!      沈璃霎時僵住,她原身雖是鳳凰,但自打出生便是人形,且銜上古神物碧海蒼珠而生,自幼便極受關注,在她五百歲時第一次立戰功之後,魔君便封她為碧蒼王,此後她更是殊榮加身,放眼魔界,誰敢輕慢她一句?!今日……今日她這魔界一霸竟被個凡人當家禽調戲!簡直是奇恥大辱!      沈璃咬牙努力地想站起來,但她不承想,墨方在她心臟旁扎的那一劍竟是如此厲害,讓她到現在也無法動彈。她躺在地上抽搐了好一陣,憤恨之餘又無奈至極,但她抬頭一望,男子眉眼彎彎,又對她招了招手。「雞來雞來。」      來你大爺!沈璃暴怒而起,拼命往上一躥,蹦躂起來,可撲騰了不到一尺的高度便狠狠摔在地上,尖喙著地,剛好戳在一塊饅頭屑上。      「莫急莫急,這兒還有。」男子說著,進屋拿了一個大饅頭出來,在她面前蹲下,遞給她,溫和一笑,「給。」      「誰要你施捨了!」沈璃恨得咬牙切齒,但形勢逼人,她只有雙眼一閉,用喙在地上戳了個洞,將腦袋塞進去,恨不得把自己埋在裡面,死了算了。      男子盯著她光禿禿的頭頂,倏地唇角一勾,笑道:「不吃嗎?那先洗個澡好了。」說著,將她兩個翅膀一捏,拎著她便往池塘那邊走去。      「咦……等等!什麼情況!洗澡?誰說要洗澡了!混帳東西!放開本王!只要你敢動本王一根毫毛!一根毫毛……」沈璃愣愣地望著池塘倒影中的自己……真是一根毫毛……也沒有了……      昨日她被墨方那一劍扎回原形,落入山野林間,被獵人撿到,她知道自己那一身金燦燦的毛被人拔了去,但萬萬想不到的是那糙漢子一樣的獵人竟如此過分地心靈手巧啊!這是將她拿到滾水裡去燙了一遍吧?!渾身上下一根毛也沒有了啊!一根也沒了啊!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沈璃欲哭無淚,她恍然記起前些日子自己還在笑朝中一個文臣謝頂,她那時糊塗,不明白他為何會哭,現今真是恨不能把那時的自己戳成篩子,是她嘴賤,今日遭了報應了……      「洗澡囉。」還不等沈璃將自己的造型細細品味一遍,男子突然手一甩,徑直將她扔進池塘裡。      一落下去,沈璃便嗆了幾口水,生存的欲望讓她兩隻沒毛的翅膀不停地撲騰,男子本還在笑她膽小,但見沈璃撲騰得實在厲害,眉頭一皺,苦惱地問道:「咦,你不會水嗎?」      沈璃心道:「你家雞會水嗎?!你到底是多沒有常識啊!」      重傷在身,沒有法力,這般折騰了一會兒,她已經撐不下去了,就在她以為自己今日會被一個凡人玩死在手裡的時候,一根竹竿橫掃而來,忽地把她挑起,撈到池塘邊上,男子蹲下身,意思意思地按了按她光溜溜的胸脯。「保持呼吸,不要斷氣,這樣你就能活下來了。」      濕漉漉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抽搐著,昏迷之前,沈璃目光死死地瞪著他。這傢伙是故意折騰她的吧?絕對是故意的吧!      眼瞧著沈璃兩眼一翻暈死過去,他只是淡淡一笑,戳了戳她光禿禿的腦門道:「做人得禮貌,吾名行雲,可不是什麼『傢伙』。」      沈璃再醒過來時,已是第二日的清晨了,在晨曦的光芒中,她正好瞧見那人正趴在池邊掐饅頭喂魚,他好似喜歡極了這一池魚,衣袖浸在水中也全然不知,側臉在逆光之中竟有幾分難以描繪的神聖。      神聖?一個凡人?      被他折騰的記憶鋪天蓋地而來,沈璃使勁眨了眨眼,甩掉眼中的迷茫,換以戒備的眼神。      許是她的目光過於專注灼人,行雲倏地扭頭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叫行雲。」就像是故意強調的一樣。沈璃一怔,卻見行雲拍了拍衣袍站起來,一邊捶著麻掉的腳,一邊嘀咕著:「啊,該喝藥了。」然後一瘸一拐地進了屋,姿態甚至彆扭得有些滑稽。      沈璃覺得她之前眼神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這種人哪兒來的神聖出塵,他明明就……普通極了。      懶得繼續在一個凡人身上花心思,沈璃動了動腦袋,試著站起身來,她本以為照著昨日的傷勢來看,現在肯定站不起來,然而這一試卻新奇地發現自己經過那般折騰,體力竟恢復得比往常還快些!      沈璃沒有細想,當即便用氣息往體內一探,她失望歎息,果然法力是不可能恢復得那麼快的……不過這樣也好,魔界的人暫時無法探出她的氣息。但依魔君的雷霆手段,找到她只是遲早的事,到時候她若還沒恢復法力……      「咯咯噠,來。」      沈璃正想著,忽聽得背後這聲召喚,她怒而轉頭,卻見青衣白裳的男子坐在青石板階上,向她遞出了一個白麵饅頭。「吃飯囉。」      沈璃心中一聲冷哼,扭頭不理,但恍然記起她昨日受的罪好似皆因不肯吃飯而起。她身子一僵,琢磨了半晌,終是一咬牙,梗著脖子,極不情願地邁著高傲的步伐走到男子跟前。      嗅到他身上飄散出來的淡淡藥香,沈璃這才仔細看了行雲一眼,見他唇色隱隱泛烏,眼下略有黑影,乃是短壽之相。      甚好!沈璃心想,這凡人雖看到她許多醜態,但好在命短,待他死後輪迴忘卻所有,她依舊是光鮮的碧蒼王,不會有任何汙點。如此一想,她心一寬,伸脖子便啄了一口饅頭,軟糯的食物讓沈璃雙眼倏地一亮,這……這饅頭,好吃得一點也不正常!      沒等男子反應過來,沈璃張著大嘴將饅頭搶過,放在乾淨的青石板上便狼吞虎嚥起來。      魔族不比天上那幫不需要吃喝也不會死的神仙,他們和人一樣,也需要食物。但沈璃素來只愛吃葷,半點素也不沾,能讓她吃饅頭,著實不易。      將饅頭屑也啄食乾淨,沈璃這才抬頭看了行雲一眼。卻見身旁的人以手托腮,目光輕柔,似笑非笑地望著她。其實這本是極正常的一個瞧寵物的眼神,但沈璃一時不慎,竟被這平凡眼神瞧得心口一跳,她有些不自在地扭開了頭。      魔族的文臣怕她、武將敬她,別的男人離她三步遠就開始哆嗦,誰敢這樣看她。可悸動也只有一瞬,沈璃畢竟是一個見慣了風雨的王爺,她迅速拔出了心口冒出的小芽,給予它不人道的毀滅,然後用光禿禿的翅膀毫不客氣地拍了拍行雲的膝蓋,又用喙戳了戳剛才吃饅頭的地方。      「嗯?還要一個?」行雲一笑,「沒了,今天只做了這麼多。」      言罷,他起身回屋。沈璃一愣,急急地跟著他走到屋子裡去。真是放肆,竟妄想用一個饅頭打發她!說什麼也得拿兩個!      她跟在行雲腳邊追,可她現在體力不濟,光爬個門檻便喘個不停,唯有眼巴巴地望著行雲拎上包袱走過前院,推門離去,只留下一句淡淡的:「咯咯噠,好好看家,我賣完身就回來。」      混帳!竟敢將她當看門狗使喚!      不對……等等,她愕然盯住掩門而去的男人的身影,他剛才說賣……什麼?      沈璃趴在地上將屋子裡打量了一番,這人生活過得不算富裕,但也並不貧窮,他堂堂一個七尺男兒,好手好腳,什麼不能做?竟要……啊,對,說不準人家偏好這口。      沈璃恍然了悟,但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她不由得皺了眉頭,這種生意在白天做真的好嗎……罷了,架不住人家喜歡。她也就在這裡養幾天傷,隨他去吧。      沈璃將腦袋搭在後院門檻上休息,院裡的陽光慢慢傾斜到下午的角度,耳朵裡一直有葡萄藤上的嫩葉被風搖晃的聲音,這樣舒坦的日子已闊別甚久,沈璃一時竟有些沉迷了,腦子裡那些繁雜的事幾乎消失不見,正當她快睡著之時,一聲細微的響動傳來。      久經沙場的人何其敏感,沈璃當即一睜眼,雙眸清冷地望著傳來聲響的地方,只見一個布衣姑娘從院牆外探出個頭來,左右一瞧,動作笨拙地爬上牆頭,但她騎在牆上又不知該怎麼下來,最後急得沒法,身子一偏,重重地摔了下來。      摔得結實。沈璃心想,這麼笨還做什麼賊啊?東西沒偷到,能將自己先玩死。      那布衣姑娘揉揉屁股站起來,徑直往屋裡走,沈璃悄悄退到暗處。卻見她找出了掃帚和抹布,沉默又俐落地打掃起屋子來,待將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又開始擦桌子,然而擦著擦著,她的眼淚便開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最後她趴在桌上大聲哭了起來。      沈璃費了很大力氣才隱約聽到她嗚咽著說什麼「再也見不到了」之類的話,這約莫是喜歡行雲的姑娘吧。沈璃心裡正琢磨著,卻見那姑娘哭夠了,用抹布將落在桌子上的眼淚一抹,轉身欲走。      其時,過於專心打量她的沈璃還沒來得及找地方躲起來,兩人便打了個照面,對視了許久,沈璃本想著,如今自己被打回原形,應當不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哪承想那姑娘竟徑直沖她走來,嘀咕道:「行雲哥真是的,拔了毛的雞怎麼還放出來跑呢?可得趕緊燉了。」她一抹淚,「也算是給你做頓告別飯吧。」      「做你大爺啊!誰要你多管閒事啊!」沈璃聞言大驚,她現在法力全無,要真放鍋裡燉了,那還了得!她扭身就往屋外跑。姑娘也不甘示弱拔腿就追。「哎呀,跑髒了不好洗!」      沈璃此時真是恨不得噴自己一身糞,她願意髒到死好嗎!      沈璃體力不濟,好在那姑娘動作也挺笨,她仗著一些格鬥技巧,險避過幾次奪命手,然而兩隻爪始終跑不過腳,眼瞧著身後的姑娘追出火氣,要動真格了。沈璃撲扇著翅膀欲飛,但沒毛的翅膀除了讓她奔跑更艱難以外,根本什麼作用也沒有!      沈璃是連鑽狗洞的心都有了,偏偏行雲這院子修得該死地扎實,牆根處別說洞了,連條縫也沒有!她從沒感覺這麼難堪、悲傷和絕望過,她發誓!血誓!若今日她被當雞燉了,她必成厲鬼,殺上九十九重天,劈頭蓋臉吐天君一身血!若不是那門婚事,她豈會落到這個下場!      沈璃腦中的話尚未想完,翅膀一痛。布衣姑娘大力地將沈璃拎了起來,雙手扣住她的翅膀,任憑沈璃兩條腿如何掙扎也沒有鬆手。      「哼,你這野雞,看我不收拾你。」姑娘逮了沈璃便往廚房走去。      沈璃快把骨頭都掙斷了,被按到案板上的那一刻,沈璃恍然憶起以往在戰場上她對敵人刺出銀槍之時,原來……弱者是這樣的感受……      「嗯?這是在做什麼?」      男子平淡的聲音不適宜地出現在此刻。

作者資料

九鹭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3-08-09 ISBN:9786263569065 城邦書號:SPB7F00035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