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世界經典文學 > 日本經典文學
風流佛(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風流佛(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 作者:幸田露伴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3-08-01
  • 定價:470元
  • 優惠價:79折 371元
  • 書虫VIP價:371元,贈紅利18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52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 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收錄〈風流佛〉〈五重塔〉〈一口劍〉 體現日本職人精神之三篇名作 影響文壇逾百年 與尾崎紅葉、坪內逍遙、森鷗外齊名 就讓世人揶揄我愚笨遲鈍、嗤笑我執迷不悟吧。 我就算死,這具皮囊裡也絕無骯髒之物,只有滿地純淨熱血! 為愛痴迷、將深陷情愛的苦楚悔恨投注在刀鋒的佛像雕刻師,忍受羞辱罵聲和肉體苦痛、只為了成就藝術巔峰的憨直木工,被逼至絕路、只能在尋死與打造出傳世名刀之間抉擇的刀匠;——所有折磨、執迷與絕望,只為完成流傳世世代代的終極之美! 日本近代文學先驅者幸田露伴代表名作〈風流佛〉、〈五重塔〉、〈一口劍〉,三篇小說個別描繪不受世俗眼光約束、挑戰現實困難的匠人相貌,在發表當時引起文學界與大眾讀者共鳴,不僅獲得「名匠物語」的美稱,更因此奠定日後文壇地位。 露伴筆下這些匠人們無論所處境遇為何,始終全心投入技藝淬鍊之道,不斷挑戰終極理想。他們在器物之中讓魂靈棲宿,讓畢生執著昭示在一尊塑像、一片瓦、一把刀柄之上,無止境的美學追求誠如露伴本人的化身,終生秉持著對日本傳統和古典之美的不滅熱情;也宛如最誠摯的頌歌,獻給所有為藝術捨身的創作者。 如果要寫小說,就必須像〈風流佛〉一樣去寫。——正岡子規 ▍內容簡介 〈風流佛〉 佛像雕刻師珠運為修行四處旅行,在途中停留的旅館對花漬女郎阿辰一見傾心,聽過阿辰曲折的身世後更是心生憐憫。珠運拯救阿辰逃離窮苦受虐的生活,阿辰也在珠運病痛時悉心照料他,兩人感情日漸濃厚。而就在心意相通的兩人即將成婚之際,阿辰失聯多年的親生父親突然現身,並將她接走。 失去愛人的珠運深陷打擊,終日關在房內苦苦思念阿辰的一切。為了化解這份苦痛,他決心用自己這雙手,將腦海中美好的阿辰刻成百花綻放的美麗佛像…… 〈五重塔〉 木匠十兵衛擁有高強手藝,卻因憨厚老實,總被同行暗地裡譏笑是「憨子」而無法出人頭地。有天,十兵衛聽說照顧自己的恩師源太將接手五重塔的建設計畫。十兵衛明白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重大工程,是自己身為木匠得以完成巨作的唯一機會,便苦苦懇求爭取這項工程。 他不惜得罪恩師、遭人辱罵﹐甚至因此遭受肉體凌辱,只為實現獨力建造五重塔的夢想…… 〈一口劍〉 刀匠正藏懷才不遇,在酒後大放豪語,說自己在師傅口傳心授下早已熟絡各種鍛冶刀劍的祕訣,是全日本最優秀的刀匠。沒想到這些酒後醉語話卻傳進主公耳裡,差人送上金子要正藏造出一把絕世名刀。 清醒後的正藏對自己的酒後狂言後悔不已,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打造出什麼好刀,甚至數度打算尋死。然而,既然畏罪尋死與背叛主公期待遭殺頭橫豎都是死,不如就拚一把,投注全心全身的力氣,專心打造這把刀…… ▶▶▶麥田日文經典書系:「幡」 致所有反抗者們、新世紀的旗手、舊世代的守望者—— 你們揭起時代的巨幡,我們見證文學在歷史上劃下的血痕。 「日本近代文學由此開端。從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到一九八○年左右,這條浩浩蕩蕩的文學大河,呈現了清楚的獨特風景。在這裡,文學的創作與文學的理念,或者更普遍地說,理論與作品,有著密不可分的交纏。幾乎每一部重要的作品,背後都有深刻的思想或主張;幾乎每一位重要的作家,都覺得有責任整理、提供獨特的創作道理。在這裡,作者的自我意識高度發達,無論在理論或作品上,他們都一方面認真尋索自我在世界中的位置,另一方面認真提供他們從這自我位置上所瞻見的世界圖象。 每個作者、甚至是每部作品,於是都像是高高舉起了鮮明的旗幟,在風中招搖擺盪。這一張張自信炫示的旗幟,構成了日本近代文學最迷人的景象。 針對日本近代文學的個性,我們提出了相應的閱讀計畫。依循三個標準,精選出納入書系中的作品:第一,作品具備當下閱讀的趣味與相關性;第二,作品背後反映了特殊的心理與社會風貌;第三,作品帶有日本近代文學史上的思想、理論代表性。也就是,書系中的每一部作品都樹建一竿可以清楚辨認的心理與社會旗幟,讓讀者在閱讀中不只可以藉此逐漸鋪畫出日本文學的歷史地圖,也能夠藉此定位自己人生中的個體與集體方向。」——楊照(「幡」書系總策畫) 幡,是宣示的標幟,也是反抗時揮舞的大旗。 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仍需懂得如何革命。 日本文學並非總是唯美幻象, 有一群人,他們以血肉書寫世間諸相, 以文字在殺戮中抱擁。 森鷗外於一百年前大膽提示的人權議題; 夏目漱石探究人性自私的「自利主義」; 金子光晴揭示日本民族的「絕望性」; 壺井榮刻畫童稚之眼投射的殘酷現實; 川端康成細膩書寫戰後不完美家庭的愛與孤寂。 觀看百年來身處動盪時局的文豪, 推翻舊世界規則,觸發文學與歷史的百年革命。 ▶▶▶「幡」書系出版書目〔全書系均收錄:日本文壇大事紀.作家年表〕 川端康成《東京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畢生唯一長篇巨作 森鷗外《山椒大夫》:與夏目漱石齊名日本文學雙璧.森鷗外超越時代的警世之作 壺井榮《二十四隻瞳》:九度改編影視.以十二個孩子的眼睛所見,記錄戰爭殘酷的反戰經典 金子光晴《絕望的精神史》:大正反骨詩人.金子光晴尖銳剖析日本人的「絕望」原罪 夏目漱石《明暗》:日本國民作家.夏目漱石揭露人類私心的未竟遺作 高村光太郎《智惠子抄》:日本現代詩歌史上最暢銷的作品.作家松浦彌太郎讚譽.全新中譯本 宮本百合子《伸子》:日本戰後抵抗文學先鋒.宮本百合子宣揚女性解放的超越時代之作 野坂昭如《螢火蟲之墓》:一個少年最沉痛的懺悔錄.焦土黑市派作家野坂昭如半自傳作品 尾崎紅葉《金色夜叉》:三島由紀夫讚譽劃時代之作.十九世紀末日本最暢銷「國民小說」 石川達三《活著的兵士》:一部動搖國家尊嚴的事件級小說.半藤一利譽為「夢幻名作」之人性墮落寫真 林芙美子《浮雲》:備受川端康成推崇的女流文學第一人.林芙美子放浪人生最終長篇巨獻 井伏鱒二《黑雨》:太宰治文學啟蒙恩師井伏鱒二至高傑作・原爆書寫最具代表性的一部殘酷手記・繁體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星新一《器子小姐》:「極短篇小說之神」星新一最膾炙人口的跨世紀傳奇名作・繁體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幸田露伴《五重塔》: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內文試閱

  珠運踏上旅途時,日本雖然已有火車,但他這趟修行之旅卻走得非常艱辛。沿途塵土把他頭上的草笠染成赤褐色,內衣也沒有逃過在錢湯附上蝨子的命運。春季的某一天,他精疲力竭地走在漫長的道路上,一隻蝴蝶飄然飛過眼前,珠運突然非常羨慕蝴蝶擁有一對翅膀;秋季某一夜,他獨自從睡夢中醒來,身旁的旅客忽然開始磨牙,珠運大吃一驚,不禁暗自慨嘆,「哎!沒想到竟在旅途上碰到這麼悲慘的遭遇。」每當狂風驟起,炙熱的砂石隨風撲打在臉上,珠運不得不閉著眼睛前進,卻又立刻聽到馬車發出刺耳的喇叭聲,還有人朝他狂吼「小心!讓開!」這些聲音總是嚇得他全身發抖。有時還遇到天降大雨,全身淋溼的他像隻落湯雞。有一次,剛好走在一條新修的路上,不小心踢到施工時從地下挖出的石塊,撞掉一塊腳趾的指甲,痛得他根本無法邁步,只好叫人力車代步,誰知卻碰到貪婪的人力車夫,不但漫天要價,最後還搬出行規,強迫他多付一半車資。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旅店的服務也糟糕透頂。其實這種只住一晚的地方,珠運原本也不期待什麼,但這家旅店的棉被就跟服務人員的態度一樣,硬邦邦、冷冰冰,即使整個身子都蓋著棉被,脖子周圍卻一片涼颼颼;晚餐裝在盤中的蒟蒻也是黑漆漆的,而且早已變涼。      珠運對貧困的生活是很習慣的,但他從小生長在加茂川畔,那可是個水質柔潤、民情溫暖的地方。然而,在他生平第一次離家遠行的路上,卻必須時時體會翻山越嶺、露宿餐風的辛苦。有時還被露水弄得全身溼淋淋,就連躺下睡覺時也來不及擦乾。那種感覺實在淒涼無比。有時,珠運正在夢中遊覽似曾相識的京都景點,卻被陌生的布穀鳥啼聲驚醒,他下意識朝門外望去,越過門板的破洞,看到天上的星星像在炫耀什麼似的閃爍不已,那一瞬,他只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悲寂猛然湧上心頭。到了柳絮飛揚、桐葉飄落的季節,聽到荒野的寺廟傳來冰冷無情的鐘聲,他不禁深切感受,短暫人生的虛幻無常就像穿過林間的閃電。我若想要完成心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珠運一路懷著策馬前進的心情默默鼓勵著自己。      他按照事先計畫的行程,先到東海道沿線的名山古剎,觀摩神社寺廟裡的神像、木佛、雕梁,甚至連欄間 的木雕畫都仔細勘查一番;接著,他又到了鎌倉、東京、日光等地。遊完這些名勝之後,珠運終於要出發去奈良了。奈良是他這趟遠行的最後一站。珠運非常興奮,步履匆忙地登上隆冬的碓冰峠,看到山巔上積滿了厚雪。淺間山頂吹來的寒風凍徹肌骨,陣陣涼意不斷從他的衣襬下方鑽進身體。但是珠運毫不畏懼,更不退縮。他就靠著腳上的一雙草鞋,越過了有名的和田峠、鹽尻峠,然後踏上木曾路,接著,經過沿途的日照山、棧橋、寢覺,最後終於來到須原一家旅店門前。      第一 如是相      無法名狀,才是真美      須原有一種美味的名產,叫作山藥湯。珠運到達旅店時早已餓得發慌,看到店家端上一碗山藥湯,立刻把湯汁澆在飯上,一連吞下好幾碗。待他吃完才想起,吃這麼飽就上床睡覺,豈不傷身?然而,不睡覺又該做什麼呢?他寫完旅遊日記之後,無聊地躺下來,忽然看到房間裡有一盞被煤煙燻成黑色的行燈,燈旁的牆上有一行塗鴉:「山梨縣士族,山本勘介,征討大江山時在此停留一夜。」看那字跡,似乎是用筆尖無毛的禿筆寫的。原來這位英雄也是單身出門,他應該是無聊得不知該做什麼,才會開玩笑寫下這行字吧?珠運想到這裡,除了覺得有點可笑,也感到一絲悲涼。暖桌下面有個土坑,裡面埋著燃燒的煤炭,他便兩腿伸進暖桌。此時此刻,連個可以聊天的同室夥伴也沒有,他只能就著微熱的炭火取暖,孤零零地坐著發呆。沒多久,珠運趴在暖桌上打起瞌睡。就在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正朝著他的房間走來。步伐聽來既輕巧又平穩,不像是剛才那個腳跟踏得像雷鳴的女侍。      「打擾了。」紙門外有人溫柔地招呼道,珠運不自覺心跳加快。他忍住打了一半的呵欠,不知所云地應答一聲。紙門迅速被人拉開,門外是個女孩,必恭必敬地向他行了一禮說道:      「冬天在這木曾路上旅行,您受累了。您看,這是我們這裡最有名的特產,叫作『花漬 』,是用梅花、桃花、櫻花等花朵醃製而成。經過整個炎夏的發酵之後,到了這大雪紛飛的季節,花瓣都沒褪色,每朵花看起來仍像爭相媲美似的那麼豔麗。如果您覺得不錯,就買些送回京都給府上的夫人吧。夫人獨自在家,可以用這花漬為您供上一份蔭膳,不僅藉此打發漫漫長夜,還可順便為您祈福,祝您在信濃的旅途上一路平安啊。」      女孩一口氣說完這段討好又得體的推銷詞。雖說只是一段客套的開場白,但她的語氣嬌媚可愛,使人自然而然對她推銷的商品產生好感,由此可見她十分聰慧。而且她雖然看似世故,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的商品,言行舉止卻絲毫不顯輕浮。      女孩說完,默默地打開自己帶來的包袱,從裡面拿出兩三個盒子,動作輕柔地送到珠運面前。珠運根本無心打量花漬,只是愣愣地注視女孩。她卻轉向一邊,避開了他的視線。這時,一陣風從門縫吹進來,吹得燈火左搖右晃,女孩的臉孔雖然模糊不清,出眾的美貌卻是無法掩飾的。      「哎呀!在這深山野林之中,這女孩到底是什麼人啊?」      第二 如是體      忠義父打天下,憨厚母守空閨      人間百態看似充滿歡樂,其實細細探究才知,很多人的身世都很悲慘。話說,從前在京都有個藝伎,名叫室香,她的名氣比八坂之塔 還高,名聲比音羽瀑布 還響,但是室香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安排。《平家物語》的開篇詩有兩句寫道:「娑羅雙樹花失色,盛者必衰如滄桑。」室香的命運則可稍微改寫這兩句詩來形容:「地主權現 花失色,盛者必衰如滄桑。」      室香的恩客裡有個姓梅岡的長州藩浪人,不但長得英俊瀟灑,更充滿男子氣概。室香對他十分傾心,兩人很快就陷入情網。室香從此只肯跟梅岡在一起,其他恩客看她已經心有所屬,也就不再指名召她相陪,於是室香的熟客逐漸遞減,她房裡點燃的線香 數目也越來越少。      「哎,也罷,我命好比牽牛花,短暫人生一瞬間。」室香想。從此她看淡一切,任何事情都不放在眼裡。當時一般人聽到「新徵組 」都很畏懼,室香卻一點也不在意。每天雖然手裡彈著三味線上的三根琴弦,腦袋卻執著得好像只有一根筋,一心只顧著伺候夫君,協助埋名隱姓的丈夫躲避追捕。時間過得很快,半年多過去了,室香跟丈夫的生活雖然過得艱難,所幸老天爺一直暗中保佑,這對戀人不但因愛結緣,也很快就有了愛的結晶。但室香萬萬沒有料到,就在她的著帶式 辦完沒多久,政治局勢突然急轉直下,接著,就發生了震驚全國的鳥羽伏見之戰 ,整個社會充滿不安的氣氛,室香才剛展開的眉頭又緊緊皺了起來。      室香的夫君原本就是個剛毅正直的男子,他看到當時的局勢,覺得自己應該抓住機會,一展雄懷大志,決定跟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從軍打天下。室香沒有表示反對,但她想到丈夫即將踏上生死未卜的戰場,從遠在天邊的吾妻路 ,到酷寒難忍的奧州 ,都將是他拚命的場所,這次離開家,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另一方面,她也偷偷安慰自己,這才是丈夫光耀門楣的大好機會啊。室香雖然強打精神,鼓勵丈夫,但她心裡也沒有把握,畢竟她也是個怕事的女子,只能暗自著急。不過室香的眼中雖然不斷湧出淚水,卻努力不讓眼淚流下,因為她很明白,男兒應當志在四方,自己不能耽誤丈夫的前程。時間就在這種不知所措、猶豫不決的情緒裡,一天拖過一天,最後,終於到了丈夫出發的日子。      前一天,她把從清水八幡宮 求來的護身符縫進丈夫的義經褲 裡,夫君露出笑容瞋怪她說:「妳真傻。」      室香憶起丈夫臨行前的情景,昨天的話音仍在她耳邊回響,今天丈夫已在離家一里之外。「哎!我好恨自己這雙眼睛,什麼都看不見。老天爺,您至少也讓我看看他第一天上路後的情形啊。」室香怨嘆著走出大門,伸直背脊,努力眺望前方。儘管她這種想法顯得有些徒勞,但她的心情卻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月過去,兩個月也過去了,室香始終沉溺在「此恨綿綿」的情緒裡。隔壁的藝伎正在學習筑紫箏,琴聲與歌聲不時傳入室香耳中,聽著聽著,她忍不住想起自己的身世,心底湧起無限哀傷。然而,那些無情的債主卻不分早晚,天天來向她討債。「喂!快點像隔壁的琴聲那樣,噹啷啷、噹啷啷,快點讓錢幣響著噹啷啷的聲音滾進我們的口袋裡啊。」聽到債主的聲聲催討,室香根本無力反駁。她想:「難道蔦蘿失去黑松依靠,就要遭受狂風的摧殘?」想到這裡,她轉眼望著貼在櫥櫃紙門上的幾張書畫,其中一張是廣重 的浮世繪,室香想起現在正朝向關東前進的丈夫,心中升起一絲痛惜與眷念。      「老爺,盼君早回啊。」她自言自語道。      「什麼?盼君早回?妳連利息都不付,就想叫我早回,別做夢了。」討債的歹徒大聲吼道。      「哎,不要那麼大聲,你不配這樣對我亂吼。」      室香想起肚裡的孩子,這孩子是夫君留給我的信物,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室香還沒看到孩子的臉孔,卻已生出無限的母愛。她想起以往在睡前聽過一個故事,裡頭提到中國非常看重胎教。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現在竟會被人逼著還債。室香越想越懊惱,心中悲痛不已。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原本插在髮髻上的玳瑁梳、珍珠簪都不見了,往日滿頭髮飾的美麗模樣也消失了。室香現在就像天女絕命之前,已逐漸顯現五衰之相 。她根本懶得打扮,原本豔光照人的肌膚,已經籠上一層煩惱帶來的陰霾;她原本擁有許多心愛的衣裳,現在也全被那些討債的搶走了,手邊只剩一件陳舊的日常服,當然也毋需再用靈香 薰蒸了。室香有個弟弟,是她唯一的親人,但她這個親人比沒有還糟糕。因為親人原本應該在她有難時伸出援手,但她這個弟弟卻是個愛賭的酒鬼。所以身陷困境的室香現在連個遇事商量的對象都沒有,她唯一可以依賴的,就是對她十分忠心體貼的老女傭。      沉悶無聊的日子一天天過去,不久,十月懷胎期滿,室香生下哭聲悅耳、貌似美玉的女嬰。她就是剛才那個向珠運推銷花漬的女孩,名字叫作阿辰。      上面這段關於室香的故事,珠運是從旅店老闆的嘴裡聽說的。老闆年輕的時候常到伊勢神社參拜,每次返鄉的路上,他也跟其他觀光客一樣,喜歡到花街去尋花問柳一番,所以對青樓裡的故事略知一二。      珠運是個有血性的男子,聽到這裡,他擦著眼淚催促老闆快點講下去。老闆卻慢條斯理地說道:      「請等一下,一時說得高興,我竟沒注意火爐的火都快熄了。」

延伸內容

譯序:幸田露伴及其筆下的職人小說
◎文/章蓓蕾(本書譯者)      幸田露伴是日本明治時期的著名作家。他的創作力豐沛,文字典雅優美,敘事內容濃密,從各方面來看,露伴都堪稱日本近代文學史上最優秀的作家。他的成名作〈風流佛〉(一八八九)與之後連續發表的〈一口劍〉(一八九○)、〈五重塔〉(一八九一至一八九二),都是以傳統職人為主角,尤其是〈五重塔〉裡的木匠十兵衛,在日本更是膾炙人口的小說人物。      但是迄今為止,露伴的作品翻譯成外文版本的數量極少,跟同時代其他日本作家比起來,露伴在外國的知名度甚低。究其主要原因,應是因為他的小說採用難度極高的文語體書寫,而且他特別喜歡在小說裡使用大量漢字來表達佛教思想。露伴小說的譯者必須能夠掌握中國古文和佛教經典的基礎知識。不僅如此,露伴還經常引用日本古典文學或戲曲歌詞暗示故事人物的身世。譯者為了充分理解作者的用意,就必須具備日本古典文學與歷史典故等各方面知識。      露伴的文字在日本公認是極其艱澀難懂的。他的成名作〈風流佛〉在文學雜誌《新著百種》第五號發表時,作家正岡子規正在大學就讀,跟他同寢室的同學把雜誌買來讓大家傳閱,結果所有同學都認為,小說故事雖然有趣,文章卻不易閱讀。子規甚至自嘲地說:「文章沒人看得懂,肯定不是作者的本意吧。」其他同時代的作家如內田魯庵、田山花袋等人也發表過類似感想。      但是露伴對於深奧精練的文語體似乎情有獨鍾。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政府大力推行言文一致運動,許多作家如尾崎紅葉、二葉亭四迷、山田美妙等人都開始嘗試用口語體書寫,露伴卻始終抱持消極的態度。就連率先推行國語改革運動的作家山本有三親自登門勸說時,露伴也當面婉拒了山本的提議:「構想不錯,但我年紀大了,以後還是按照從前的寫法來寫吧。」      露伴具備的文字功底主要來自家庭環境與自我鍛鍊。本名幸田成行的露伴,出生在幕府的下級武士家庭,幸田家歷代祖先都在江戶城裡負責接待全國各地前來述職的大名(藩主)。擔任這項任務除了需要接受嚴格的禮儀訓練,還需具備相當的文學、戲曲、音樂等各種藝術素養。所以露伴從小就已熟讀日本古典文學,並對江戶戲曲作家曲亭馬琴的戲曲劇本與中國小說特別感興趣。      一八七八年,露伴進入東京府第一中學(現在的都立日比谷高校)就讀,班上有個叫做尾崎德太郎的同學,就是後來跟他共創日本文學界「紅露時代」的作家尾崎紅葉。      一八八三年,露伴因家庭經濟的理由,放棄了普通高中的學業,轉入遞信省(現在的總務省、日本郵政、日本電信電話的前身)主辦的電信學校就讀。畢業後,以電信技師身分派往北海道余市工作。      露伴在北海道的生活過得單調而孤獨,下班後只能以閱讀打發時間。他在這段時期接觸到大量文學著作,其中包括坪內逍遙的《小說神髓》、《當世書生氣質》等作品。露伴後來表示,《小說神髓》顛覆了小說只能勸世說教的概念,帶給來極大啟發,他因此萌生從事文學寫作的念頭。      一八八七年,露伴不顧一切拋下北海道的工作,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徒步返回東京。他在沿途吃盡苦頭,有時甚至必須露宿野外。在這段艱苦的旅途中,他創作了許多俳句,其中的一首:「故里遙,惆悵伴露眠,野宿中。」即是他最有名的別號「露伴」之由來。      從北海道返回東京後,露伴在父親經營的紙店當店員。他在這段時期接受僧侶朋友推薦,開始閱讀佛教經典,讀透大藏經全部內容,同時又在作家淡島寒月引介下,重新發現井原西鶴的淨琉璃劇本的魅力。      露伴不僅學識淵博,深具文學造詣,更對日本的傳統與文化十分看重。他開始創作小說的時期,日本文壇瀰漫著崇尚西洋,鄙視傳統的風氣,但露伴這時已對西洋產生幻滅感。他認為文學作品應該注重日本的特色,具備東方的元素與色彩。他的成名作〈風流佛〉,與之後發表的〈一口劍〉、〈五重塔〉、〈椀久物語〉、〈風流魔〉等作品也確實體現了這種觀點。      〈風流佛〉的男主角珠運是佛像雕刻師,腦中牢記了所有的佛像造型;〈一口劍〉的主角正藏是一名刀匠,他在師傅口傳心授的精心教導下,學會各種鍛冶刀劍的祕訣;〈五重塔〉的主角十兵衛則是從事寺院建築的宮大工(木匠),他為了實現獨力建造五重塔的夢想,不惜得罪同行,遭人辱罵,歷盡千辛萬苦之後,終於完成心願;〈椀久物語〉(一八九九)講述陶器商椀屋久兵衛偷學技巧,跟陶工清兵衛合作燒成珍貴的伊萬里燒彩繪陶器「錦襴手」;〈風流魔〉(一八九八)描寫名古屋的的著名雕金師安堂平七追求技藝的極致境界,只要稍不合意,就拿起錘子砸爛已經做好的雕金飾物。      這些職人小說發表後,受到文學界與讀者的廣泛重視,露伴因此站上文壇的頂峰。文學評論家將這些作品稱為「名匠物語」,並歸納出主角之間的共同點:他們都是技藝卓越的職人,都傾注全副心力磨練技藝,精益求精;在歷盡千辛萬苦之後,主角終於超越現實的困難,達到理想的目的。有些評論家認為,露伴是企圖經由書寫自己「最擅長的職人小說」,對近代文明進行批判,藉此表明自己對作家這個行業的熱情,跟那些傳統職人是完全相同的。      露伴的小說寫作生涯在一九○五年發生了巨變。這一年,日本因日俄開戰而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露伴在《讀賣新聞》連載兩年的長篇小說〈滔天浪〉被迫中斷。此後,他不再創作小說,〈滔天浪〉成為他唯一的未完成作品。他在同年發表的長篇詩〈出盧〉裡暗示,作家面臨國家危急存亡的關鍵時刻,不該繼續編織「躲進草庵獨享安樂」的美夢。      縱觀露伴一生的作品,幾乎涵蓋了所有文學體裁。除了小說之外,他也積極發表詩歌、俳句、短歌、隨筆、評論、戲曲、翻譯、考證、評論等各種文體的作品。〈滔天浪〉之後他雖然放棄了表現自我理想的小說創作,但仍然勤於筆耕。他在晚年發表的〈命運〉雖被歸類為小說,其實是以文語體寫成的長篇敘事詩。      晚年的露伴開始採用口語體書寫,但是能完全讀懂他作品的讀者仍然寥寥可數。不過,日本人對他的敬意並未因而受到影響。日本政府曾經頒發給他各種勳章,報章雜誌爭相刊載那些艱澀難懂的作品。露伴在文壇始終保持一匹狼的形象,幾乎不跟其他作家往來。當其他作家都跟著西洋的各種文學運動改變文風時,他始終如一地埋頭創作不受西洋影響的作品。      一九四七年,露伴去世了。以往跟他分屬不同派別的作家這時才意識到露伴的重量。因為日本人長久以來引以為傲的傳統,此時正面臨著存續的危機,而露伴則是日本傳統的守護者。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追求極致之美的日本名匠物語
  《風流佛》是日本近代文學先驅幸田露伴體現「日本職人精神」的「名匠物語」短篇選集,收錄〈風流佛〉、〈五重塔〉、〈一口劍〉三篇當時極受歡迎的名作。作為三篇作品主角的匠人各有不同相貌,像是:深陷情愛苦海的佛像雕刻師,在無法拋卻執念下雕刻著佛像;為了在世上留下偉大作品、忍受所有嘲諷和打罵的木工;以及被逼至絕路、只能在自死與鑄出傳世名刀間抉擇的刀匠。   這些不受世俗眼光約束、挑戰現實困難的匠人——或許可以說更接近「狂人」了吧。他們有的帶著崇高理想、有的被執著熱情纏身,終極目的都是為了以一介凡人之軀創造出極致之美。《風流佛》也像是一部來自大文豪幸田露伴的頌歌,獻給所有為藝術捨身的創作者。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幸田露伴

本名為幸田成行﹐別號蝸牛庵、雷音洞主、脫天子等。一八六七年出生於江戶下谷(現在的東京都台東區)。一八七八年進入東京府第一中學(現在的都立日比谷高校)﹐與尾崎紅葉、上田萬年、狩野亨吉等人為同學﹐後轉學至遞信省創辦的電信學校。畢業後以電信技師身分派往北海道余市﹐並於此段時期接觸到大量文學作品。其中,坪內逍遙的《小說神髓》為露伴帶來極大啟發﹐因此萌生從事文學創作的想法。 一八八七年﹐露伴放棄北海道的公職﹐徒步返回東京。在這段艱苦的旅途中﹐他創作了許多俳句﹐其中的一首:「故里遙﹐惆悵伴露眠﹐野宿中。」即是他最有名的別號「露伴」的由來。露伴回到東京後開始積極發表創作,他於一八八九年在文學雜誌《新著百種》發表的小說〈風流佛〉受到廣大讀者矚目,隔年在《國民之友》月刊發表〈一口劍〉,其後在《國會》進行小說〈五重塔〉的連載﹐就此奠定文壇地位。這段期間,露伴與同世代的尾崎紅葉打造出被稱為「紅露時代」的黃金時代,以更接近口語的寫作風格獲得大眾讀者青睞,並有「寫實主義就是尾崎紅葉,理想主義就是幸田露伴」這一說法。 一九三七年﹐露伴因其文學成就榮獲日本政府頒發的第一屆文化勳章,同年成為帝國藝術院會員。一九四七年因狹心症逝世,得年八十歲。

基本資料

作者:幸田露伴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麥田 書系: 出版日期:2023-08-01 ISBN:9786263104808 城邦書號:RHA01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