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熹妃傳 第三部(一)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熹妃傳 第三部(一)

  • 作者:解語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6-0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第三部全新進度!熹妃與皇后的戰火正式點燃!四阿哥弘曆躍上爭位舞臺! .全球唯一授權中文版! 只有熹妃能超越熹妃!不用等甄嬛再戰十年了! 從一開始就是黑的,無需等到被欺負、隱忍、落魄,再不甘心地黑化復仇! 《熹妃傳》從一開始就告訴你何謂爽文! .極致宮鬥,也是極致爽文! .人氣作家解語醞釀數年,細數熹妃跌宕一生的長篇巨作! .作者以《清宮.宛妃傳》成名,當時與《后宮.甄嬛傳》並稱為兩大後宮經典小說! .電視劇《后宮甄嬛傳》之後,讀者最期待改編成電視劇的經典宮鬥文本! .改編電視劇更名《歲歲青蓮》,由《那年花開月正圓》何潤東、《如懿傳》玫嬪何泓姍主演! // 後宮中最重要的便是皇嗣,所有女人,都在為了下張龍椅的歸處而努力。 無論是皇后、凌若,還是後宮其他心有不甘的女子,都緊盯著謙貴人的肚子;歷經了麝香玉觀音、紅參夾層煎藥壺、紅花濾藥紗布、紅麝手串等陷害,甚至被牽連的溫如言以及參與其中的溫如傾全死了,但孩子竟還好好的! 誰也沒想到,謙貴人懷的是雙胎,而她甚至願意送出其中一子,換被人控制的慧貴人倒戈;什麼姊妹之情、權勢地位,都不如子嗣這最實際的好處。只要孩子還在,針對她的手段就不會停…… 凌若與皇后,早已是不死不休。身邊永遠離去的人越來越多,就連當初勢如水火的年氏,如今想起來也甚是懷念。孩子們漸漸大了,勝敗更牽扯到兒子的儲君之位,弘曆與弘時這對兄弟註定會有一場惡鬥,只有斬草除根,才能保護身旁僅剩的珍貴之人。 看著再也乾淨不了的雙手,她承認,她終於還是變成了皇后那樣的人。

內文試閱

  三日後,三福等待的機會終於來了。      惜春在看著舒穆祿氏喝完藥後,拿著空藥碗往回走。因為天色尚早,再加上冷風呼嘯,一路上遇到的宮人並不多,正當她準備拐進一條夾道時,忽的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循聲望去,只見前方拐角處有一人正朝自己招手。      惜春驚訝,發現沒宮人注意這邊後,方才快步來到拐角處,小聲道:「福公公,你怎麼來這裡了?」      三福將她拉進拐角。「我是專程來找妳的,惜春,妳現在可還好?」      惜春苦澀地笑笑。「能好到哪裡去,不過是渾渾噩噩過日子罷了。」說到這裡,她頗為內疚地道:「福公公,對不起,之前主子處置你們的時候,我沒敢為你們求情,我——」      三福擺擺手打斷她的話,道:「都過去了,還說那些做什麼;再說也虧得妳沒求情,否則依皇后的性子,只怕妳早就沒命了。」      見三福並無責怪之意,惜春放下心,問起三福的來意。三福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不瞞妳說,我一件事,想讓妳幫忙。」      惜春猶豫了一下,謹慎地道:「不知是什麼事?」      三福認真地問道:「惜春,妳老實告訴我,妳可想一輩子留在坤寧宮?」      惜春聞言,澀然道:「我不留在坤寧宮還能去哪裡?我可不像福公公一樣有福氣,可以去到熹妃娘娘身邊伺候,聽說她一向善待咱們這些做奴才的。」      「熹妃娘娘真是一個好人,與皇后截然不同。」見惜春臉上的羨慕之色越發深重,三福趁機道:「惜春,其實妳也可以與我一樣。」      惜春目光變得警惕。「福公公,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三福一咬牙,將凌若的計畫說了一遍,惜春聽完一臉煞白,連連搖手道:「福公公,這事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幫不了你,也無緣去熹妃娘娘身邊。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三福一把拉住意欲離開的她,哀求道:「惜春,妳先別走,聽我說……」      「我不想聽!」惜春大聲打斷他的話,隨後壓低了聲音,慌亂地道:「你剛才說的那些會把我害死的,我還想多活兩年,不想這麼早死啊!」      三福使勁扯住她,急切地道:「我知道這會令妳很為難,可皇后害了那麼多人,妳難道真想看著她害更多的人嗎?」      「主子害多少人與我無關,也輪不到我一個小小的奴才去過問!」惜春努力想要抽回手離開這裡,無奈三福抓得很牢,怎麼也扯不出來,只得道:「福公公,我真的幫不了你,求你放過我吧。」      見惜春執意要走,三福情急之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惜春被他鬧得心煩,脫口道:「你已經害死了翡翠,是否想連我也一併害死?我知道你現在是熹妃的人,你們要對付主子,就自己想辦法去對付,別把我扯進來,別來害我!」      惜春情急之下將另一隻手提的楠木食盒往地上一放,騰出手來用力推了三福一把,將他推倒在地,自己則趁機抽出手。      不經意地一個回頭,恰好看到被她推倒的三福正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來。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對腿腳不便的三福來說卻是無比艱難,努力了好幾次都沒有爬起來。惜春看著不忍,猶豫了一會兒,終是走過去扶起他。      「謝謝。」三福低低地說了一聲,手撫著痠疼的腿腳。      惜春盯著他的腿,輕聲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腿腳還沒好嗎?」      三福澀澀地道:「太醫說這輩子都不會好了。不過能留著這條命,我已經很滿足了。」      「既然這樣,你就好好珍惜著,別再想一些無謂的事了,主子她……不是你我所能對付的。」惜春苦口婆心地勸著,希望可以讓三福改變主意,然當她對上三福滿是仇恨的眼睛時,便知道自己的話不會起作用。      「我之所以苟且偷生,就是為了報仇,皇后殺了翡翠,我一定要為翡翠報仇!」三福咬牙切齒地說著,眼中是無邊的恨意。      他的執著令惜春忍不住跺腳。「唉,你這又是何必呢?翡翠都已經死了,就算你報了仇,她也不能活過來啊。」      三福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道:「妳與翡翠一向交好。當初皇后害她時,妳沒有求情,我不怪妳,因為不只救不了翡翠,還會把妳也搭進去;可現在明明有機會擺在眼前,妳卻不肯幫她,寧願讓她死不瞑目,妳怎麼對得起翡翠?」      惜春被他說得心煩意亂,捂住耳朵道:「夠了,你不要再說下去了。」      三福自顧著道:「還有,妳以為聽從皇后的話就不會有事嗎?妳錯了,自從世子死後,皇后就偏激得變成了一個瘋子,跟著這樣的人早晚會沒命,我與翡翠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叫你不要再說了!」惜春尖叫一聲,放下雙手,氣呼呼地看著三福。「是否照你們的話做了就可以?」      「妳……妳答應了?」三福愣愣地看著惜春。      「我怕再不答應,在你心中,我就要變成一個無情無義的小人了。」惜春沒好氣地說了一句,隨後又嘆道:「自從翡翠死後,我心裡一直不好受;而主子,就像你說的那樣,變得越來越偏激,越來越瘋狂,心裡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墮掉別人的胎兒,如何害死熹妃與其他的阿哥。」      「我很害怕,可是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出錯,因為我怕一出錯,主子就會像殺死翡翠一樣殺死我。至於那個小寧子,更是仗著主子寵信,對我們這些人呼來喝去,而且只要我們稍微露出一點兒不滿,他就會藉故生事,羞辱、挖苦我們。」      三福沒有插話,靜靜地聽她說下去,待她聲音消失在空氣中時,方才道:「只要咱們這個計畫成功,皇后就不能再這樣為所欲為地害人,而妳也有活路,否則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沒命的。」      惜春低落地道:「希望吧,主子是那樣精明的人,我沒有把握可以成功。」      三福緊捏著雙手,咬牙道:「上天有眼,她害了那樣多的人一定會有報應的。我不信她每一次都可以那麼好運地躲過去。」      惜春看了看天色道:「行了,我不能在這裡久待,否則主子看不到我會起疑心的。總之有什麼事,我會設法聯繫你的。」      「那好。」三福點頭道:「那妳自己小心,別被皇后發現了,我會設法再聯繫妳的。」      去見凌若的時候,三福發現屋裡沒有燒炭盆,窗子半開著,身著黛青刻絲蝶紋繡鑲白狐毛錦衣的凌若靜靜站在窗前,不時有冷風吹動她領口的白狐毛,輕輕地拂著下巴。      三福走過去,小聲勸道:「主子,天氣寒冷,您這樣吹著風很容易著涼的。」      「無妨,哪有這麼容易著涼。再說總是待在暖呼呼的屋子裡,連頭腦都變遲鈍了。」這般說著,凌若的目光移到三福身上。「如何,惜春答應了嗎?」      「回主子的話,奴才與她說了許多,終於讓她答應幫咱們。」      凌若頗為意外,攏一攏手道:「想不到你真的說動了她,實在是難得。」      三福垂頭道:「皇后性子日漸偏激,手段亦越發冷酷無情,再加上她如今偏寵小寧子,早已失盡了人心。至於惜春,她雖然膽小,卻也分得清是非好壞,不願再與皇后同流合汙。」      凌若點一點頭,伸手道:「扶本宮去外頭走走,自從天寒之後,一直憋在屋裡,可是無趣得很。」      待水秀取來大氅披上,又將風帽戴上後,三福扶了她慢慢往外走去,楊海與水秀兩人遠遠跟在後頭。因為三福腿腳不便,所以走得極慢;他努力想要走快一些,卻險些被地上的石子絆得跌倒。      凌若看出他急切的心思,安慰道:「不必心急,慢些就慢些吧,本宮權當賞風景。」      三福感激地應了一聲,待走出承乾宮後,他問:「不知主子想去哪裡走走?」      凌若想了片刻道:「就去重華宮那頭吧。聽說自從下雪之後,臨淵池便結起了冰,常有宮人在那裡冰嬉玩耍,連弘曆也與本宮說起過。」      「嗻。」三福答應一聲,扶了凌若往重華宮行去。在快要走出結網林的時候,聽得前方隱隱傳來嬉鬧聲,而那個方向正是臨淵池。      當最後一株梅樹落在身後時,眼前豁然開朗,偌大的臨淵池面上結了厚厚一層冰,不少宮人正在那裡嬉鬧滑冰,表演著自己獨特的技藝,有幾個動作瞧著頗為驚險。楊海對此有幾分認識,不時指了這個說是「紫燕穿波」,指了那個說是「哪吒探海」。      當聽到「哪吒探海」四個字時,水秀忍不住笑道:「楊公公,你倒讓他真探一個給主子瞧瞧,想來會更好看。」      三福亦被她逗得笑了起來。「真要是這樣,可就不是探海,而是溺水了,咱們還得命人下去救。」      凌若是頭一次見,瞧得頗有興趣。因為凌若等人站得遠,那些宮人並不曾發現,依舊自顧自地玩著,不時傳來歡笑之聲。對他們而言,這是深宮生活難得的樂趣,可以讓他們暫時忘記種種不愉快。      這樣看了片刻,她忽的發現兩個熟悉的身影。      水秀也看到了,驚訝地道:「咦?主子,那不是四阿哥跟五阿哥嗎?」      臨淵池那邊,弘晝穿著紫紅色的馬褂在那裡走冰,玩得不亦樂乎,冰上不時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子;弘曆雖然也穿著走冰的鞋子,但沒有與弘晝一道玩耍,反而緊緊地盯著他。      在看了一會兒後,凌若吩咐:「去把弘曆和弘晝叫過來。」      「嗻!」楊海答應一聲,往結了冰的池子走去。      冰很滑,儘管楊海走得極為小心,還是滑了一跤,手腳並用爬起來的樣子有些滑稽,惹得水秀一陣發笑,連三福也揚了揚嘴角。      楊海小心翼翼地往弘曆那邊靠近,在快要走到的時候,一個走冰的宮女從他身邊滑過,不慎撞了他一下,令他再一次跌倒,試了好幾次都沒有爬起來,只得大聲呼道:「四阿哥!四阿哥!」      弘曆看到跪坐在地上的楊海,趕緊走過來扶起他,道:「你怎麼來了?」      楊海狼狽地站起來,抹了把臉道:「回四阿哥的話,奴才是跟主子一道來的。」      「額娘也來了?」弘曆略有些吃驚,四下看了眼,果然看到了遠處的凌若。      楊海趕緊應道:「是,主子讓您與五阿哥過去。」      「好,你先過去,我與五弟一會兒就過去。」這般說著,弘曆走到正玩得興起的弘晝面前。      他還沒開口,弘晝已經道:「四哥,走冰真的很好玩,尤其是那些花樣,既新奇又好玩,你真的不試試嗎?等以後這冰化了,可就沒得玩了。」      弘曆翻了個白眼道:「我可沒你那麼貪玩,十幾歲的人了,還跟七、八歲似的。」      弘晝耍了一個金雞獨立後道:「哎,四哥這話可就錯了,我這叫『人生得意須盡歡』,該玩就玩,莫要等得將來玩不動時才後悔。看看四哥你,都已經來了這裡,卻只是站著不玩,多無趣啊。」      「是啊,那我是不是還要再接一句『莫使金樽空對月』。」弘曆沒好氣地說了一句,又道:「要不是怕你有危險,我才不陪你來這裡玩什麼冰嬉呢,有那時間,我倒不如多練練射箭更好,最近一直卡在五十步那裡過不去。」      弘晝不認同地道:「冰嬉是玩,射箭就不是玩了嗎?要我說,這兩者都是一樣的。」      弘曆懶得與他再廢話,拉了他道:「要玩待會兒再玩,我額娘過來了,要見咱們,你先隨我一道過去。」      「熹妃娘娘?」弘晝略有些驚訝,不過人卻是老實了下來。      他們腳上穿了走冰鞋,倒是比楊海更快來到凌若面前。弘曆率先單膝著地道:「兒臣給額娘請安,額娘吉祥。」      弘晝亦跟著道:「弘晝給熹妃娘娘請安,娘娘吉祥。」      「都起來吧。」待兩人起身後,凌若目光一轉,落在他們腳上的冰鞋上。「本宮記得,這會兒你們應該在練習射箭才是,怎的來這裡冰嬉了?弘曆,你就是這麼教弟弟的嗎?」說到後面,語氣已經嚴厲起來。      弘曆連忙再次跪下。「兒臣知錯,請額娘責罰!」      弘晝見狀,亦跟著跪倒。「娘娘息怒,不關四哥的事,是我拖著四哥來的。四哥怕我出事,這才陪著一道來,您要怪就怪我吧。我與四哥已經說好了,只玩一會兒,晚些便回去練習射箭。」他雖然性子貪玩,但對於做過的事卻從不否認。      凌若盯著他們道:「本宮還沒說罰你們,你們兩個倒是搶著認起罪來。」      兩人低頭不語,一副聽任處置的樣子,凌若搖搖頭道:「好了,別跪著了,該怎麼玩還是怎麼玩去,但玩過後,一定要將落下的射箭補上。還有,玩耍的時候注意安全,不要去冰薄鬆動的地方。」      聽到這話,兩人皆是露出喜色,尤其以弘晝最高興,剛才被弘曆拉著過來,他可是還沒玩過癮呢!      「多謝娘娘!」弘晝興奮地站起身來,又道:「娘娘,我走幾個新學的好看花樣給您看好不好?」      見凌若見點頭,他拉著弘曆要再去冰上,弘曆卻道:「你去就是了,我在這裡陪會兒額娘。」      弘晝沒有勉強,帶了小太監去冰上戲耍,一會兒轉圈,一會兒單腳走冰,頗為好看。      凌若看著與自己一般高的弘曆道:「你不喜歡玩這些嗎?本宮看你剛才只是陪著弘晝,自己卻沒有玩。」      弘曆眼中掠過一絲渴望,口中卻道:「不過是走冰罷了,再說兒臣都已經這麼大了,再去玩可不是讓人笑話嗎?若不是怕弘晝有危險,兒臣寧願去練射箭。蒙師父說要練到百步穿楊才算出師,兒臣現在只有五十步的把握,再遠便沒有準頭了。這段時間兒臣一直在練,卻收效甚微,不知何時才能邁過這一段坎。」      凌若微一點頭,望著在冰上玩得開心不已的弘晝,輕聲道:「弘曆,什麼時候開始學會對額娘撒謊了?」      弘曆一愣,下意識地道:「兒臣不明白額娘的意思。」      凌若未語先嘆,抬手撫過弘曆冰涼的臉頰,心疼地道:「你真當額娘看不出來你喜歡走冰嗎?你不玩,可是怕一旦玩了就會收不住心,耽誤了功課?」      弘曆低著頭,好一會兒才道:「額娘放心,兒臣不會將心思放在任何玩耍上,兒臣會好好讀書,然後——」      不等他說下去,凌若已打斷他的話。「額娘知道你懂事,可你將自己逼得這樣緊,很容易適得其反。」      「不會的,兒臣沒事。」弘曆目光一黯,道:「三哥不在了,兒臣唯一能做的就是將三哥那份一起活下去。」他仰頭,喃喃道:「三哥,他一直在天上看著兒臣。」      「你這孩子!」凌若心疼地扶著他的肩膀道:「都已經過了這麼久,額娘還以為你已經將三阿哥的死放下了,沒想到……」      「額娘別擔心,兒臣真的沒事。」他忙安慰道:「其實兒臣是覺得與其將時間浪費在玩耍上,不若放在學習讀書上更有意義,將來也好幫皇阿瑪治理國家,讓皇阿瑪不用那麼辛苦。」      「你有這份心思固然是好,但也得學會適時放鬆,玩也不見得就不好。」。      身後忽的響起胤禛的聲音,將凌若與弘曆都嚇了一大跳,回頭果然見得胤禛負手站在不遠處。      凌若笑道:「皇上,您怎麼突然過來了,倒是讓臣妾嚇了一跳。」      「朕在養心殿待得悶了,便出來走走,哪知這一走便走到這裡來了。朕倒是不知道,原來入冬以後,臨淵池這般熱鬧。」如此說著,胤禛臉上並未見怪責之意。歇了一會兒,他又道:「朕記得皇阿瑪以前曾在暢春園辦過一次冰嬉,還有舞龍舞獅,很是熱鬧,一轉眼,已是過去那麼多年了。」      凌若隨口道:「其實皇上若有心,也可以辦一次冰嬉啊,宮裡很久沒有那樣熱鬧過了。」      胤禛想了一下道:「若真要辦冰嬉,只臨淵池這一個地方可是不夠大,得去圓明園才好。若這樣的話,乾脆便連年也在那裡一道過了,眼下已是十二月了,要備辦起來,可是有些著緊。」      凌若掩嘴一笑道:「臣妾只是提個建議,辦與不辦,還是皇上拿主意好。」      「嗯,待朕仔細想過後再說。」這般說著,他將目光轉向弘曆,目光溫和地道:「在想什麼?」      弘曆老實地道:「兒臣不明白皇阿瑪為什麼說玩耍不見得不好,朱師傅教授的,還有兒臣在書中看到的都是……」      「都是說不好,對嗎?」見弘曆點頭,胤禛一指玩得樂不思蜀的弘晝道:「你看弘晝,在走冰玩耍當中,要不時地避讓人,若是萬一與人碰到,便會摔倒,這便意味著他要集中精神,用所有學過的身法與動作去避讓,這其實與射箭是一樣的道理。你之前與你額娘說,一直無法越過五十步的距離對嗎?」      弘曆吃驚地張大眼睛。「皇阿瑪您聽到了?」      胤禛笑而不語,側頭對四喜道:「去取朕慣用的弓箭,再取一顆蘋果來。」      「嗻!」四喜應了一聲,連忙下去拿東西。      凌若已經猜到了胤禛的用意,對弘曆道:「你今日可有眼福了,能看你皇阿瑪射箭。額娘跟在你皇阿瑪身邊那麼久,都沒有見到過呢。」

作者資料

解語

解語 江浙女子,平生別無所好,只愛於飛揚的文字間述盡世間一切美好。喜愛沉澱了五千年文化的歷史,仰望故宮紫禁,常會想那四面紅牆中究竟掩藏了多少女子或榮耀或寂寞的一生。遂有動筆之念,盼能以此描繪出紫禁一角。 二○○七年,解語以一部《清宮‧宛妃傳》成名於網路,與《后宮‧甄嬛傳》並稱為當時兩大後宮經典。 新作《熹妃傳》系列醞釀數年,幾度修潤,終成稿,再續清宮女子傳奇!

基本資料

作者:解語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3-06-08 ISBN:9786263565692 城邦書號:SPB7F00034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