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

  • 作者:琳西.斐(Lyndsay Faye)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23-06-01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臉譜全書系5折起!兩本75折加送限量人氣質感布提袋!

內容簡介

一八八八年,倫敦之秋 史上最恐怖、最黑暗的謎團,至今仍令人戰慄不已的連續謀殺案 全世界最偉大的偵探——福爾摩斯與史上最惡名昭彰的連續殺人犯——開膛手傑克的終極對決 華生醫師塵封至今、絕密記錄一次完整公開—— 刺激又生動得可怕——柯南道爾遺產管理有限公司/強力推薦 補上福爾摩斯正典中缺一角的英倫罪案拼圖——呂仁(推理作家)/專文導讀 做為一部仿作,《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逼真地重現了華生筆下的福爾摩斯探案;做為一部研究報告,《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給了開膛手傑克為何犯案、如何犯案、是誰犯案的解釋;做為福爾摩斯正典中缺一角的英倫罪案拼圖,《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同時解決了「為何華生醫師沒有記載福爾摩斯辦理開膛手傑克一案?」與「為何開膛手傑克在犯下眾多罪案後銷聲匿跡?」兩個問題。一部作品同時完成上述諸多目的,著實精采。 ——摘自呂仁專文導讀 英國最偉大的偵探顧問,夏洛克.福爾摩斯參與了追捕肆虐倫敦東區的那位殺人犯。 他與華生醫師不但親身涉險,深入白教堂區的貧民窟, 並雇用了一位機敏聰慧的風塵女子,瑪麗.安.夢克小姐—— 她一位同樣在街頭討生活的朋友,悲慘地命喪開膛手刀下。 在一次企圖逮住那個凶殘怪物的行動中,福爾摩斯受了重傷。 沉潛休養的日子,開膛手也隱匿蹤跡, 對此新聞界開始發動調查,甚至質疑起這位偉大偵探在他全力阻止的罪行之中,到底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信用與名譽遭遇空前挑戰的福爾摩斯別無選擇,只能打破所有既定規矩—— 在為時已晚以前,拚命爭取時間找到那位人稱「刀客」的瘋狂殺手…… 《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是一個刺激又生動得可怕的故事。 ——柯南道爾遺產管理有限公司(Canan Doyle Estate) 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出現一位才華難得一見的作者,狂熱且完整的把福爾摩斯正典知識,結合到深刻又嚴謹的開膛手命案史實研究之中。 ——克萊.卡爾(Caleb Carr),《沉默的天使》作者 琳西.斐以維多利亞時期為背景,描述開膛手傑克與福爾摩斯這對大敵的衝突,讀來真是讓人很興奮。參加這一趟時空之旅吧!回到一八八〇年代煤氣燈下的倫敦,追尋白教堂殺手的蹤跡。來吧,有大事發生了! ——史都華.P.伊文斯(Stewart P. Evans),《開膛手傑克:地獄來鴻》共同作者 精力旺盛,魅力十足,氣氛的掌握,恰如其分……以關鍵角色華生醫師的角度切入,更是精準的選擇。 ——提姆.羅騰(Tim Rutten),《洛杉磯時報》 《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讀來真實又極具況味——彷彿作者就在現場目擊一般——不管對福爾摩斯粉絲或是開膛手傑克迷來說,都是一個值得回味再三的好故事。 ——馬修.珀爾(Matthew Pearl),《但丁俱樂部》作者 琳西.斐這本書堪稱罕世珍寶,一個聞所未聞的福爾摩斯探案故事,卻真實性十足。整個描述毫無瑕疵,作者的研究功夫,無懈可擊——總而言之,全世界最偉大的偵探,搭配他的完美助手,追緝開膛手傑克驚心動魄的過程,都能讓粉絲大啖一場驚呼連連的無上饗宴。 ——雷絲莉.柯林傑(Leslie S. Klinger),《新注釋本福爾摩斯探案》編輯 琳西運用幾可亂真的華生口吻,呈現出福爾摩斯原著中的原汁原味……福爾摩斯迷會非常期待琳西能帶給大家更多如此高品質的仿作。 ——《出版人周刊》 本書作者對謀殺知識及場景的掌握力超強,對十九世紀末倫敦下層階級的活力和慘況亦有極其敏稅的觀察與描述……推理小說迷,特別是對開膛手這個主題有興趣的讀者,肯定會覺得這本書值得一讀再讀。 ——《書單》雜誌 琳西.斐首部小說就成功捕抓了那個時代的氛圍……她最大的成就在於,以開膛手的案子出發,展現了福爾摩斯和他的世界更複雜更幽微的一面。 ——《科克斯書評》雜誌

目錄

序幕   第一章 兩宗罪行   第二章 證據搜查   第三章 瑪麗.安.夢克小姐   第四章 韓伯瑞街恐怖事件   第五章 徵得盟友   第六章 給老闆的一封信   第七章 白教堂之約   第八章 追兇   第九章 雙重案件   第十章 毀滅線索   第十一章 米特廣場   第十二章 陰森的文字   第十三章 夢克小姐的調查   第十四章 李士崔問案   第十五章 倫敦怪物   第十六章 白教堂區的問題   第十七章 穿制服的男人   第十八章 戰利品   第十九章 史蒂芬.鄧樂維必須說的事   第二十章 線索   第二十一章 千鈞一髮   第二十二章 福爾摩斯的失蹤   第二十三章 艦隊街冒險   第二十四章 東區分界   第二十五章 篝火之夜   第二十六章 謊言   第二十七章 凶手   第二十八章 狩獵團   第二十九章 盒子與心臟   第三十章 天賦   第三十一章 蘇格蘭場致敬   致謝

內文試閱

  一八八七年二月      「親愛的醫生啊,今晚我恐怕需要你的協助了。」      我放下《科瓦報》,中斷正在讀的一篇談論地方選舉的文章,一臉疑惑地抬起頭。「福爾摩斯,我很樂意幫忙。」      「穿暖些,氣壓計的數字看起來夠保險了,可是風還是冷得刺骨。要是你不介意把你的左輪手槍放進口袋裡,我會很感激的。畢竟我們是再怎麼謹慎都不為過,而你的手槍又是很有效率的說服工具。」      「晚餐時,我不是聽你說我們要搭早班火車回倫敦嗎?」      菸斗冒出的煙霧逐漸籠罩住福爾摩斯的扶手椅,他在薄紗般的煙霧中露出神祕的笑容。「你是說,我提到你我在城裡的生產力比在赫勒福郡這裡高得多,所以我們應該回去?嗯,的確是有三件重要性不等的案件在倫敦等著我們。」      「那失蹤的鑽石怎麼辦?」      「我已經解開謎團了。」      「親愛的福爾摩斯!」我大喊道,「我要向你祝賀。不過話說回來,鑽石到底在哪裡?你把它的下落告訴藍斯頓爵爺了嗎?你捎話去通知旅館裡的葛里格森探長了嗎?」      「親愛的伙伴,我說的是我解開了,而不是解決了。」在我們雅致的起居室裡,福爾摩斯笑著從緞布椅子上起身,同時把他的菸斗放在爐柵上。「工作在等著我們。至於那個案子,從來就不是什麼謎案,雖然我們在蘇格蘭場的那些朋友似乎都還陷在五里霧中。」      「我也同樣覺得難以理解,」我坦白說道,「從私人金庫被偷走的戒指,庭園的南邊莫名其妙少了一塊草皮,還有男爵本人悲劇性的往事??」      「親愛的華生,你是有幾分才華,不過你運用這分天賦的時候少得驚人。你剛剛正指出了整件事情裡最明顯的幾個重點。」      「不過我要老實說,我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你打算今晚跟那個犯人對決嗎?」      「讓人訝異的是,其實並沒有人做出真正的違法行為。不過呢,今晚你我應該盡可能多穿點羊毛衣物,能弄到多少就穿多少,這樣才能當場見證罪行。」      「當場見證!福爾摩斯,你指的是什麼罪行?」      「如果我沒有神智不清的話,那應該是盜墓罪。如果你方便的話,就在將近一點左右的時候跟我在庭院裡碰頭。我想到時候大部分的僕役都睡了,所以,如果我是你,就會小心行動,別讓人看到。不必要的拖延可能真的會帶來很大的不幸。」      他一說完,就消失在他臥房裡了。      一點還差十分的時候,我把全身裹得暖洋洋地離開大宅。這天真的冷到刺骨,草地上凍結的濕氣有如滿天星星。我一眼就看見我的朋友,他正漫步在一條以歐式嚴謹風格精心維護過的氣派道路上。他全神貫注地看著天空中清晰散布的點點星辰。我清清喉嚨,福爾摩斯就點點頭,走向我這裡。      「親愛的華生!」他輕聲說道,「所以你也寧可冒險忍受嚴寒,而不願意錯過莫文丘的夜景?或者說,至少管家是這麼假定的吧?」      「我不認為傑文斯太太還能清醒到可以做出什麼假定。」      「漂亮。咱們就來看看,一趟輕快的散步是否能對抗這種嚴寒的氣候吧。」      我們循著小徑前行,剛開始這條路是朝著花園的方向,但很快就轉了彎,沿著附近懸崖的曲線前進。沒過多久,福爾摩斯就帶著我穿過一個長滿苔蘚的鉸鍊門,把黑石南屋的田產留在背後。我覺得我們的計畫中有個很嚴重的不妥之處,所以我忍不住問道:「你是用某種方式找出盜墓罪跟剛被偷的傳家寶之間的關聯了?」      「為什麼說是剛被偷?記住,我們沒有證據能證實那東西失蹤多久了。」      我邊思索,邊呼出一口有如幽靈瘴氣般的白霧。「我同意。可是如果真有盜墓事件,我們不是應該加以防範,而不是等著揭發?」      「我很難這樣想。」      福爾摩斯每到快結案的時候就愛保密,雖然我完全習慣了,但他那種專橫又善辯的態度,還是很折磨我的神經。「可以肯定的是,你很快就會知道,破壞草坪的詭異行為跟褻瀆神聖的長眠之所有什麼關係。」      福爾摩斯瞥了我一眼。「你認為挖一個墳墓需要多久時間?」      「一個人嗎?我說不上來耶。如果沒什麼其他限制或條件,或許一天可以完成吧。」      「要是你必須徹底保密呢?」      「我想應該會需要更多天。」我緩緩回答。      「在我想來,必要時,可能需要用一樣長的時間把墳墓填回去。而且,要是不能讓任何人發現這個計畫,我認為人天性中的狡猾會找出方法來避人耳目。」      我驚訝地倒抽一口氣,突然間答案清楚了:「福爾摩斯,你是要告訴我那片不見的草皮——」      「噓!」他悄聲說。「那邊,你看到沒?」我們爬到一處長滿樹木的山脊頂端,距離大宅的地產範圍約有半哩遠。此刻我們正俯瞰一片雜草叢生的窪地,這裡是與鄰近城鎮相交的邊界之地。福爾摩斯細長的手指一指。「觀察那個教堂。」      在明亮月光下,隔著墓園樹叢,我看見了一個男人彎著腰的形影,他正把最後幾抔土放到一個小小的白色墓碑上。他用手背揩了揩額頭的汗水後,便直接朝著我們走來。      「是藍斯頓爵爺。」我低語道。      「就在這個山脊頂端的下方。」福爾摩斯話一說完,我們就撤退到雜木林裡了。      「他差不多完成了。」我的同伴注意到這一點。「華生,坦白說,對於這件事,我同情的是犯了罪的這一方,但你應該待在這塊岩石後面,自己做判斷。我打算單獨去跟男爵對質,要是事實證明他還講理,那就更好了。如果他不講理……動作快!蹲低些,盡可能保持安靜。」      我躲在一塊大石後面,輕輕握住我大衣口袋裡的左輪槍。我才剛注意到一根火柴嘶一聲燃起,便聞到福爾摩斯的煙味。隱約的腳步聲突然在斜坡上低沉響起,我發現福爾摩斯真是很仔細地選擇了我的藏匿位置,因為我雖然藏在岩石背風處,但這顆石頭跟相鄰的大圓石之間的一道裂縫,給了我一片得以看見事件現場的狹長視野。      男爵爬上了山脊,進入了我的視線範圍。此刻即便空氣凍得要結霜了,他卻在出汗,並且大口地喘著氣。他抬眼望向眼前的樹林,瞬間驚恐地止住步伐,並從他軟毛鑲邊的斗蓬裡抽出一把手槍。      「是誰?」他用啞著嗓子質問。      「藍斯頓爵爺,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我必須跟你談談。」      「夏洛克.福爾摩斯!」他喊道,「這種時候你在這裡幹什麼?」      「我也可以問你同樣的問題,爵爺。」      「這跟你無關係,」男爵這麼反駁,但他在驚慌之餘變得措辭尖銳起來。「我剛才去拜訪別      人。有位朋友——」      福爾摩斯嘆了口氣。「爵爺,我不能放任你這麼替自己作偽證,因為我知道你今晚的差事跟活人無關,與死人倒有點關係。」      「你怎麼可能知道這點?」男爵說道。      「爵爺,我無所不知。」      「那麼,你已經發現了她的墓地!」他的手抖得厲害,手上的槍對著地面畫出一個個小小的圓圈,就好像他不確定那把槍的用途是什麼。      「我今天早上去過一趟,」福爾摩斯態度和緩地承認了。「根據你的自白,我知道你曾經愛過伊莉諾拉.勞利。你認為自己這樣做很聰明,因為你們之間有過太多次幽會與書信往來,你判斷這些事在她死後根本藏不住。」      「我確實是這麼想——所以我全都告訴你了!」      「從你的家人發現戒指不見的那一刻起,你的手段就很高明,」福爾摩斯繼續往下說,他那雙有著催眠魔力的灰色眼眸片刻不離男爵的臉,但我知道,其實他跟我一樣,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把手槍上。「你請華生醫生跟我來協助警方;你甚至堅持,要我們在塵埃落定以前繼續待在黑石南屋。我還要更進一步稱讚你辦事真的非常仔細。」      男爵憤怒地瞇起了眼睛。「那我就直說了。我對你跟你的朋友殷勤有禮到了極點。為什麼你要這麼做?為什麼你要去她的墳墓那裡?」      「理由非常簡單,就因為你聲稱不知道那座墳墓在哪。」      「我為什麼要承認我知道?」他質疑道,「沒錯,她對我來說比全世界還重要,可是——」他停頓了一陣,好克制住自己。「福爾摩斯先生,我們之間的愛是一個被悉心守護的祕密,而我對一個受僱偵探提起這事,就已經是自貶身分了。」      「像你這種地位的男性,不會貿然向陌生人提起這種痛苦又私密的事情,除非事屬必要。」福爾摩斯強調。「你賭上這一把了。在我們初次於倫敦會面時,你以為用這種誠懇的態度就能斷絕我對這個案件的興趣。倘若你面對的是一位不那麼出色的調查員,你的坦白應該會替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了結此事。就連你編的那個故事,說什麼叛逆鄉下少年趁夜色在田莊撒野都講得十分可信。然而你上星期天晚間的衣著,卻向我透露了許多事情。」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那是我的狗撲向一隻雉雞,然後被卡在某位村民的陷阱裡。」      「如果只有你的褲子沾滿泥巴,我就會接受這說法,」福爾摩斯很有耐性地回答,「可是你手臂後方卻沾了更多的泥土。當一個男人用手肘撐著自己,爬出一個幾乎跟他等高的地洞時,會弄髒的就是這邊。」      藍斯頓男爵一臉狂亂地對著福爾摩斯舉起手槍,但我的朋友卻仍舊輕聲繼續往下說。      「你對伊莉諾拉.勞利的愛無比熾熱,以至於你從家族金庫裡拿了你祖母的婚戒,你知道這樣做很安全,因為你們幾乎從不清點那裡的財產。後來你把這個禮物送給勞利小姐,全心全意打算迎娶這位地方商賈的女兒。有人告訴我,能跟她的美貌相提並論的,就只有她的慈悲心腸了。」      這時男爵的眼神黯淡下來,微微低下了頭,雖然槍還是對準了福爾摩斯。「假如她沒有從我身邊被奪走,我就會那麼做。」      「今天早上我跟勞利小姐以前的女僕談了很久。伊莉諾拉.勞利小姐病倒時派人帶話給你,說她跟父母要遠赴歐陸求診。」      「那些專科醫生根本什麼都做不了。」男爵很清楚這點,卻也因著悲憤握緊了空無一物的拳頭。「到她回來的時候,旅行的壓力與緊張只是讓她的病情惡化得更快。她透過我們的祕密通信管道送來一張紙條,告訴我她仍像過去一樣愛著我。那是打從我們都還小的時候就開始了,她是我們家乾貨供應商的女兒。但是短短三天內她就 」一陣情緒激動似乎讓他整個人動搖了,他舉起手抹過額頭。「任何一種命運的安排都比那樣的結果更好。就算我死了都比較好。」      「但事實是,那位女士過世了。」我的朋友充滿同情地回答,「而沉浸在悲傷中的你,還來不及想起她把你給的信物縫在衣服襯裡中,那信物就跟她一起入土了。你冷靜下來之後就想到,那件傳家寶你肯定是拿不到了。」      「那時候我自己都病倒了。我陷入瘋狂;有大半個月,我就只是過去那個我的殘影。我不在乎任何事,不在乎任何人。」男爵口氣木然地說道。「然而我弟弟接二連三地做出種種蠢事,簡直像是日曆上的日期一樣,總是一樁樁接著來,我的家族不像我母親讓我們以為的那樣富裕了。」      「那麼就是出於家計的考量,失落的鑽石才浮上檯面。」      「要不是這樣,我絕對不會從她身上取回戒指,無論她是死是活都一樣。上帝救救我吧!我弟弟帶給我們所有人的不幸,比起我自己的災難根本不算什麼。『盜墓賊』這種稱號,對藍斯頓這個姓氏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他喊道。然後,藍斯頓爵爺用盡他的克制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挺直了身體,藍色眼眸閃爍著詭譎的光芒。「或許毫無影響,」他接著這麼說,他的口氣裡帶有一種嶄新而冰冷的精確性。「或許除我之外唯一知情的人,今夜就會死去。」      「這種狀況不太可能發生吧,爵爺?」我的朋友平靜地說出他的意見。      「你可能會這麼想,」他的客戶咆哮道,「可是你低估了我的——」      「我沒有蠢到單槍匹馬地前來見你,」這位偵探說道,「我的朋友華生醫師很好心地陪我一起來。」      我小心翼翼地從岩石露頭後面現身。      「所以你還帶了你的同夥!」男爵大叫道,「你就是想毀了我!」      「藍斯頓爵爺,你必須相信,我無意對你造成任何一絲傷害,」福爾摩斯抗議道,「我的朋友跟我已經準備發誓,只要戒指歸回原處,我們就不對任何人透露這件事的隻字片語。」      「戒指在這裡。」男爵把手放到胸前的口袋上。「你是認真的嗎?這真是難以置信。」      「如果我忽略客戶的最佳利益,我小小的事業很快就會觸礁了。」我的朋友如此強調。      「只要我歸還戒指,警方、我的家人或是其他人就什麼都不會知道?這遠超過我應得的了。」      「我不會告訴他們。我向你保證。」福爾摩斯嚴肅地宣告。      「我也是。」我補上一句。      「那這樣就夠了。」男爵就像是暈眩似的朝前垂下了頭,彷彿是悲傷到力竭。      「這不是我第一次對重罪從輕發落,恐怕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我的朋友以同樣讓人鎮靜的語氣坦白招認。      「我至死都會感激你的緘默。的確,你在這整起事件裡表現出無懈可擊的謹慎,我對你的讚賞,遠超過我對自己的評價。」      「在這方面,我無法同意你的見解。」福爾摩斯開口要說話,但男爵痛苦地接著說下去。      「伊莉寧可孤獨地死去,也不願背叛我的信任。但是我給了她什麼?」      「好了,爵爺。在這種事情上鑽牛角尖不怎麼實際。你的行動是為了你們家族的利益,而且到頭來你的祕密安全無虞。」      「你是對的,」他悄聲說道,「紳士們,你們可以繼續往主屋走。這件事了結了。你們完全可以相信,此後我會更加沉默。」      我轉身要走,但福爾摩斯突然發出的嘶啞叫喊讓我又猛然轉身。就在福爾摩斯拚了命跳出去抓住男爵的時候,手槍擊發了。我的朋友抱住了爵爺的身體,慢慢讓他躺在凍結的土地上。我立刻趕到他們身邊。      「快過來吧!他的呼吸——你能不能——」      可是藍斯頓爵爺已經是人力無以回天的狀態了。在我鬆開他領口時,他低低的發出一聲顫抖的嘆息,然後就不動了。      「福爾摩斯,他——」      「他死了。」我的朋友把手伸過去蓋住男爵的眼睛,這起悲劇帶來的震驚讓他平和的動作更加遲滯。「要是我先 可是在別的狀況下,藍斯頓爵爺當然會害自己露出馬腳!不,不行,葛里格森探長是個蠢蛋,但要是一堵磚牆就出現在他面前,他還是看得出來。現在只有我可以把那枚戒指放回保險箱裡。」他迅速蹲下,然後從死者上衣背心的口袋裡拿出一條閃閃發亮的鍊子。      「想想他拿回戒指時,看到的是什麼場面。」我驚懼交加地低聲說道。      「華生,願上帝幫助我們。」我的朋友雖然外表平靜,內心的震驚卻是我前所未見的。「我不希望他的歷史在任何人身上重演。」

延伸內容

【推薦序】當福爾摩斯遇見開膛手傑克
◎文/呂仁(推理作家)   史上最惡名昭彰的連續殺人魔當屬開膛手傑克,他在1888年的短短四個月內,在倫敦的白教堂區犯下了至少五件的妓女連續殺人案,因為無法確定究竟哪些案件是開膛手傑克所犯下,有沒有因傑克在稍早技藝不純熟時所犯下的案件以致於未被歸類、或是案件爆發後有沒有模仿犯搭便車行凶,因此普遍看法是認定這段期間其中的五件案子為其所犯下。   開膛手傑克的真實身份究竟是誰?一直以來是史家、學者關心的研究焦點,候選人們也相當多,以職業來分,有解剖知識的醫生、有皮圍裙綽號的製鞋匠、有深諳警力調度的蘇格蘭場員警;若以皇室陰謀為主體的看法,則會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皇孫愛德華王子,以及皇家醫師威廉.葛爾爵士;具體被懷疑的還有某位短暫停留倫敦的美國醫師、某個殺死三名妻子的當地罪犯、某個死亡後凶案就停止的溺斃者、某個有精神病史的猶太移民等等。   開膛手傑克最大的謎團是「真實身分為何」(who)以及隨之而來的「為何犯案」(why),而非「如何作案」(how),因此傑克只要隱藏自己就算成功。傑克並非難以捉摸、極端聰明的犯罪天才,而是他熟悉他作案的地理環境,這些受害的低級妓女沒有室內空間可接客,只好使用陰暗的角落與狹窄的巷道(五起命案僅有最後一樁為入室殺人案),因此一旦傑克被辨識出真實身分是誰,故事就告終結,所有懸疑煙消雲散。   若以推理迷較為熟知的現有中譯作品而言,目前有島田莊司的《開膛手傑克的百年孤寂》、派翠西亞.康薇爾的《開膛手傑克結案報告》與詹姆士.卡奈科的《定稿:開膛手傑克的獨白》,三部作品就各有各的傑克人選,更不用提百年來傳聞過的名單了。列出同時代的可疑人選並一一附會犯案動機與可能性,成為逆推開膛手傑克真實身分的一種做法,前述的愛德華王子就屬此類,據研究者指出,愛德華王子為凶手的說法直到一九六○年代才出現,在實際的開膛手傑克調查中從來沒有出現過。   除了真實世界的嫌疑犯們之外,鬼迷心竅的推理迷甚至懷疑起神探福爾摩斯與搭檔華生醫師了。   *虛構世界的頂級神探   福爾摩斯作為世人心中頂級神探之地位毋庸置疑,甚至認定其存在的真實性,當小說角色與現實世界模糊之際,與開膛手傑克身處同時代的福爾摩斯與搭檔華生醫師,竟也被認為可能是開膛手傑克的真實身分人選。   福爾摩斯的初登場探案是1887年發表的《血字的研究》,而開膛手傑克犯案的1888年四個月之間,就華生有記述出來的案件裡,福爾摩斯至少辦了《四簽名》這個案子,應該是他鋒頭正健之際,而根據華生的記載,福爾摩斯對的解剖學知識為「精確」、對女性普遍不甚有好感、會矇騙蘇格蘭場、對倫敦街道十分熟悉、加上他擅於易容變裝,就這些條件看來,福爾摩斯活生生是個完美的開膛手傑克人選。   若把虛構世界的福爾摩斯放入真實世界的連續謀殺案時,這裡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福爾摩斯如何對決開膛手傑克?二是福爾摩斯是不是開膛手傑克?而這兩個問題有時是互為表裡。以開膛手傑克慣於掩飾身分的特性,若雙雄對決,就不是正面衝突,而是你跑我追,絕不會有正典中福爾摩斯對決莫里亞提這種光明正大的衝突戲碼。再者,若福爾摩斯就是開膛手傑克,那就更有理由上演你追我跑了,畢竟一人分飾兩角的話,兩角就不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場合了。   不只是研究論文或仿作小說,「福爾摩斯就是開膛手傑克」這個概念也被放在桌上遊戲之中。德國Hurrican公司在2006年推出的Mr. Jack遊戲,就是偵探抓傑克的遊戲,不僅福爾摩斯,就連華生、雷斯垂德巡官、葛爾醫師都是開膛手傑克的候選人之一,這些候選人完全符合開膛手傑克可能是醫生、可能是警官,這些有行凶技術、對案件熟悉、且擅於隱匿行蹤(不論是易容變裝或以警官、醫生身分出現都不易遭懷疑)的特性。   *正典中缺一角的英倫罪案拼圖   福爾摩斯最活躍的時候,正是開膛手傑克肆虐倫敦東區之際,福爾摩斯未能親手逮住他實在是非常可惜。而作者柯南.道爾本人又是怎麼看待這樁連續殺人案呢?據指出,他曾經說過開膛手傑克可能假扮成為女性,另有一說則是他認為是女性凶手扮成開膛手傑克,兩者的論點都是此裝扮比起男性模樣,不但不易引起注意且容易獲得信任,可以不動聲色地接近被害人。   柯南.道爾不讓福爾摩斯解決開膛手傑克一案的理由顯而易見,在正典中福爾摩斯抓到了開膛手傑克固然大快人心,但若凶手在故事裡就逮,而真實世界裡卻真凶繼續虐殺或成為千古懸案,那福爾摩斯的臉要往哪裡擱?所以柯南.道爾不處理這個問題是可以理解的。而這一個的缺角,使得福爾摩斯足跡踏遍的英倫罪案拼圖缺了好大一塊。   正因為正典不解決、也無法解決,因此福爾摩斯對決開膛手傑克這個空白,成為後人各類型仿作致敬的重要題材。後人還可以編造一堆為何福爾摩斯不解決此案、華生不提及此案的原因。   電影圈很早就處理過兩者對決的題材,《恐懼的研究》(A Study in Terror, 1965)與《午夜追殺》(Murder by Decree, 1979),分別由John Neville與Christopher Plummer飾演福爾摩斯,而兩者都不是影史中的福爾摩斯熟面孔,兩位都各在大銀幕上扮過一次神探而已。如果光看不過癮,玩家可以扮演福爾摩斯來抓開膛手,電腦遊戲公司Frogwares Studio在2009年推出了《福爾摩斯vs.開膛手傑克》(Sherlock Holmes vs. Jack the Ripper),這也是該公司推出的第六款福爾摩斯遊戲。   小說界對於兩者的對決較量也開始於電影《恐懼的研究》,電影1965年上映,艾勒里.昆恩1966年就推出小說版本,這小說版本並非單純的電影小說,而是改編成為作中作的形式,讓偵探艾勒里.昆恩重新推理了當年福爾摩斯所解決的案件。其他尚有Michael Dibdin的《The Last Sherlock Holmes Story》(1978)、Edward Hanna的《The Whitechapel Horrors》(1992)、以及這部由臉譜出版琳西.斐的精采仿作——《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華生醫生的開膛手連續謀殺案記錄》(Dust and Shadow: An Account of the Ripper Killings by Dr. John H. Watson, 2009)。   *百年懸案的終結——《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   讀者對於仿作最大的恭維,大概就是閱讀時讚嘆「好像」了吧!仿作作家想要說服讀者「我這是貨真價實的福爾摩斯探案喔!請把我當成正典的一部分,瞧瞧我學得多像!」的方法不外乎是外在形象的模仿:如讓福爾摩斯推理眼前人物的背景、讓他易容變裝、吸煙斗、拉小提琴、做實驗、拿槍轟牆壁、提提古柯鹼(時移勢易,古柯鹼這檔事提提就成,不用真的注下去),只要提到上述的種種外在形象之一,不管是不是僅粗淺地寫寫皮毛,大抵就能在讀者心裡植下「啊!這是福爾摩斯探案」的印象。   在琳西.斐的《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裡,她把上述所有的福爾摩斯特色都巧妙帶入了,真的好像。尼可拉斯.梅爾在仿作《百分之七的溶液》(臉譜出版)中聲稱發現了華生遺稿,以編輯的身份整理並出版之,還煞有介事地寫了一篇序來說明遺稿發現經過。琳西.斐的《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原文還是加了副標題「華生醫生的開膛手連續謀殺案紀錄」,並杜撰一篇華生醫師於一九三九年寫下的本案前言,說明為何福爾摩斯對決開膛手傑克的案件必須保密,他又如何必須完成這部記事。這些做法在在想要說服讀者這部福爾摩斯探案的可信度。   對於罪案實錄(true crime)這種文類不感興趣的讀者,或許對於開膛手傑克的惡行興趣缺缺,但結合虛構人物與已知史實的小說寫法,可使原本平鋪直敘的犯案記錄立體起來。   以《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來說,福爾摩斯從第一具屍體出現後,就接受蘇格蘭場所託介入案件偵辦,因此福爾摩斯與華生就帶領讀者們逐案親臨現場檢視證物,當時倫敦東區這個無底深淵,透過華生忠實之筆來描述;而史實中著名的數封開膛手傑克所寄來的信件也一一送到福爾摩斯的眼前;連凶案附近遺留的圍裙與詆毀猶太人的牆上留言都收入書中;福爾摩斯與華生也一度被市民認為是開膛手傑克而陷入危險境地之中;被懷疑過為傑克真實身分的皮圍裙與皇孫愛德華王子在本作中也提到了。讀完書後,不僅享受了推理小說的解謎破案,歷史上開膛手傑克一案的來龍去脈也隨之清晰了起來。   作為一部福爾摩斯仿作,《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逼真地重現了華生筆下的福爾摩斯探案;作為一部開膛手傑克研究報告,《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給了開膛手傑克為何犯案、如何犯案、是誰犯案的解釋;作為福爾摩斯正典中缺一角的英倫罪案拼圖,《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同時解決了「為何華生醫師沒有記載福爾摩斯辦理開膛手傑克一案?」與「為何開膛手傑克在犯下眾多罪案後銷聲匿跡?」兩個問題。居然可以在一部作品中同時完成上述諸多目的,琳西.斐的《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著實精采。   對仿作作家而言,史料運用愈多,下筆必定愈加綁手綁腳;相對地,若運用多且得當,則讓福爾摩斯解決開膛手傑克一案可信度愈高,看作家如何運用「歷史事實」與「虛構人物」這兩類既有素材,揉合鑲嵌成為一幅新作品,實在是充滿樂趣的閱讀經驗。而福爾摩斯正典中缺一角的英倫罪案拼圖,就由後世作家各自的努力之下,七拼八湊地補起來了,端看讀者選擇哪一塊順眼的拼圖了。讀者或可透過作家之筆,看著福爾摩斯與華生擔負起原先應盡的義務,維持起倫敦該有的街頭正義吧!

作者資料

琳西.斐 Lyndsay Faye

琳西.斐在二〇〇五年搬到曼哈頓,參加職業演員的選角會。當她失去白天的餐廳工作後,琳西發現她可以更自由運用時間,因此有了她初試啼聲的首部小說《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是她對福爾摩斯致上的敬意,廣受各界好評,更獲得柯南.道爾的遺產執行人高度讚賞。 她的短篇故事曾被選入《美國最佳懸疑故事二〇一〇年》一書,由奧圖.潘茲勒和李.查德兩位推理界名家親自編輯。 琳西.斐熱愛她移居的城市紐約,因而開始研究紐約警察局的緣起。《高譚之神》及續集是她第二本和第三本小說,以前酒保提摩西.懷德為主角。《高譚之神》甫出版再度獲得高度評價,贏得麥可.康納利、吉莉安.弗琳及奧圖.潘茲勒的盛讚,並一舉打入《出版人週刊》、《科克斯書評》的年度最佳小說書單,更入圍最高榮譽愛倫坡獎最佳小說決選作品。 琳西.斐同時是演員權益協會、兩大福爾摩斯迷組織:福爾摩斯女冒險家及貝格街警探團的榮譽成員。目前為專職小說家,以及美國懸疑作家協會紐約分會的委員之一。 相關著作:《福爾摩斯與開膛手傑克》《高譚之神》

基本資料

作者:琳西.斐(Lyndsay Faye) 譯者:吳妍儀 出版社:臉譜 書系:新福爾摩斯探案系列 出版日期:2023-06-01 ISBN:9786263152908 城邦書號:FR1404X 規格:膠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