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死亡來電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手機鈴聲響起,線路彼端傳來什麼樣的話語, 會讓你自願走向死亡? ★澳洲犯罪推理小說最高榮譽 奈德‧凱利獎獲獎作 ★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鋼匕首獎入圍作 ┤故事簡介├ 「精神崩潰的聲音,並不是像骨骼粉碎、脊椎斷折或顱骨塌陷的清脆斷裂聲,也不像心碎那種溼軟的聲響。 那聲音會讓你好奇一個人究竟能承受多少痛苦,會讓記憶分崩離析,讓過去滲入現在…… 你聽見了嗎?」 專精犯罪心理研究、時常協助刑案調查的臨床心理學家喬瑟夫‧歐盧林再度接到警方十萬火急的請求,但這次的任務不是分析凶殺現場或關係人,而是要在滂沱大雨中勸阻一名站在大橋上的女子克莉絲汀跳河尋短。她全身赤裸,對旁人不聞不問,只全神貫注地聽著耳邊的手機裡傳來的聲音。 她縱身跳下大橋前,轉頭只留下一句「你不懂。」 歐盧林尚未從震撼中平復,克莉絲汀的好友兼事業伙伴希薇亞接著成了第二名死者。她將自己銬在寒冬的室外,同樣全身赤裸,被人發現時已活活凍死。 克莉絲汀的女兒黛西主動拜訪歐盧林家,不屈不撓想要問出母親死亡的真相,她堅信生性開朗樂觀的克莉絲汀不可能自殺,更因為患有懼高症的緣故,絕不會選擇從橋上跳河求死。而且,不僅克莉絲汀和希薇亞的死亡方式顯得可疑,她們還有另外兩名從中學時代就相識的女性好友,一人據稱在三個月前遭遇事故身亡,最後一人也在接到一通陌生電話後失蹤,手機持續與陌生的來電者保持通話狀態。 拗不過黛西的請託,歐盧林醫師和警方著手調查這一連串撲朔迷離的案件,判斷死者看似自願的行為受到不明來電者的教唆,然而,原本身心健全、生活順遂且疼愛子女的她們,怎麼可能聽從陌生人的指示就在短短幾分鐘內走上絕路?一通通致命來電的彼端,究竟是什麼樣的惡魔之聲? ┤好評推薦├ 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鋼匕首獎入圍講評: 黑暗、深邃、陰沉,以一個恐怖的情境將犯罪事件拉近到令人坐立難安的距離,具備心理驚悚小說應有的一切要件。 史蒂芬‧金: 我一整年來讀到最懸疑的一本書。 《時代雜誌》: 一段駭人的旅程,探究人類心理的脆弱與堅強,也是一段關於人性與非人暴行的故事,保證讓你像上癮般不停翻往下一頁,迫切期待看到結局,卻又不捨錯過任何一個字。 《出版人週刊》: 即便是最敏銳的讀者也未必能猜到劇情的峰迴路轉、預料到令人不寒而慄的故事高潮。

內文試閱

布里斯托的警局車輛保管庫在貝德明斯特火車站附近,隱藏在蓋滿煤灰的牆壁及帶刺鐵絲網後面。每次有火車吭啷吭啷地駛過,或在月台急煞車時,地面都會震動。 這個地方充斥著潤滑油、變速箱油和底殼油的味道。一名技師透過辦公室骯髒的玻璃窗看到我們,便放下手中的茶杯。他穿著格子襯衫和橘色工作服,到門口迎接我們,一隻手撐在門框上,好像在等我們說通關密語。 「不好意思打擾了。」盧伊茲說。 「你們是來打擾我的嗎?」 技師拿出一塊破布擦手,動作十分誇張。 「幾天前,有一輛車從克利夫頓拖到這裡,是一輛藍色的雷諾拉古那轎車,車主是一名從吊橋上跳下去的女性。」 「你們是來取車的嗎?」 「我們是來看車的。」 他似乎不太能接受這個回答,把茶在嘴裡漱了漱就吐到破布上。他瞟了我一眼,心想我會不會是警察。 「你在等我們秀警徽嗎,小子?」盧伊茲問道。 他心不在焉地點點頭,態度沒有剛才那麼跩了。 「我退休了。」盧伊茲繼續說。「我之前是倫敦警察廳的偵緝督察。今天要請你幫我一個忙,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只是想查看一輛車的內部,而這輛車不是犯罪調查的證物,只是在這裡等死者的家屬來領走罷了。」 「那我想應該可以吧。」 「要答應就爽快一點,小子。」 「好,當然,車子在那裡。」 藍色的雷諾停在車廠北面的牆邊,隔壁撞爛的殘骸肯定至少奪走了一條命吧。我打開駕駛座的車門,讓雙眼適應黑暗,因為車內燈光不足以驅散陰影。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 置物箱和座椅下方都沒有線索。我搜查車門內袋,找到了衛生紙、保溼霜、化妝品和零錢。座椅下方放了擦拭擋風玻璃的破布和除冰工具。 盧伊茲打開了後車廂,但除了備胎、工具箱和滅火器外,沒有其他東西。 我回到駕駛座,坐在座椅上閉起眼睛,試圖想像下大雨的週五下午,雨打在擋風玻璃上的情景。克莉絲汀.惠勒從家裡開車開了二十四公里,除了雨衣之外什麼也沒穿。除霧器和暖氣肯定都是開到最大。她有打開車窗求救嗎? 右邊的車窗上除了指印外,還有某種痕跡吸引了我的目光。我需要更多光線。 我對盧伊茲大喊:「我需要手電筒!」 「你找到了什麼?」 我指著那些不明痕跡。 技師拿來了一個手提電燈,電源線掛在肩膀上,提燈的外型就像是鐵籠裡裝了一個電燈泡。大片的陰影隨著光線的移動在磚牆上滑動、消失。 我拿著提燈照亮車窗外面,玻璃上的線條依稀可見,有點像雨停後,小孩在起霧的窗戶上用手指畫畫的痕跡。但這些線條不是小孩畫的,而是某個東西貼著車窗印上去的。 盧伊茲看向技師,問道:「你抽菸嗎?」 「會啊。」 「給我來一根吧。」 「這裡不能抽菸耶。」 「幫個忙吧。」 我看著盧伊茲,不懂他為何這麼做。我看過他戒菸至少兩次,但從來沒看過他一時興起要抽菸。 我跟著他們走到辦公室。盧伊茲點了一支菸並深深吸了一口,吐煙時盯著天花板。 「你也來一支吧。」他說,並遞給我一支菸。 「我不抽菸。」 「做就對了。」 技師也點了一支菸。與此同時,盧伊茲從錫菸灰缸裡拾起壓扁的菸蒂,開始將煙灰壓碎成粉末。 「你有蠟燭嗎?」 技師在抽屜裡翻找,終於找到了一根蠟燭。點亮蠟燭後,盧伊茲將蠟滴到一個茶碟中央,然後把蠟燭架在融化的蠟中,直到能立起來為止。接著,他拿了一個咖啡杯,用燭火燒杯身,把表面燻黑。 「這是一個老把戲。」他解釋道。「是一個叫做喬治.努南的傢伙教我的。他能跟死人說話,其實就是病理學家啦。」 盧伊茲開始把杯身上的煤灰刮到越來越多的煙灰裡,再用鉛筆的筆尖輕輕混合。 「接下來我們需要刷子,毛要軟一點、細一點。」 克莉絲汀.惠勒車子的置物箱裡有一小袋化妝品。我把袋子拿回辦公室,並將內容物都倒在桌面上―有口紅、睫毛膏、眼線筆,以及內含腮紅和刷子的不鏽鋼粉盒。 盧伊茲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拿起刷子,好像怕太用力會把刷子捏斷一樣。「這個應該可以。把提燈也帶過來。」他說。 回到車上後,他坐在駕駛座,開著車門,提燈照亮車窗外面。他輕輕將煤灰和煙灰的混合物塗抹到車窗玻璃內部,同時注意不要太用力呼氣。大部分的灰都從刷子落到他的鞋子上,但有足夠的灰黏在車窗依稀可見的痕跡上。就像魔法一樣,符號漸漸浮現,接著化為文字。 「救命」 雷聲震碎了我們頭頂上方的空氣,不斷轟隆作響,直到我的內心深處也開始動搖。克莉絲汀.惠勒用口紅寫了求救訊息,貼在車窗內部,希望有人會注意到。沒有人發現。 弧光燈架在車庫中央的三腳架上,方形燈頭朝內,發出的白光刺眼到裡面的人完全看不到燈後面的陰影。鑑識人員在白光中移動,連他們的白色工作服看起來都在發光。 車子被拆解開來。座椅、地毯、車窗、儀表板和襯裡被取出、清理、撒粉末、篩查、刮除和挑揀,就像一個金屬野獸的屍體一樣。每片糖果包裝紙、纖維、棉絨和污跡都會被拍照、取樣和記錄。 指紋刷拂過堅硬的表面,留下一層黑色或銀色的粉末,比盧伊茲的自製版本更細。磁棒在空中揮舞,找出人眼看不到的細節。 鑑識小組的組長是個身材矮壯的伯明罕人,穿著工作服看起來就像一顆白色雷根糖。他似乎正在培訓一群新人,一會兒說明「暫時性物證」,一會兒又提醒要「維護犯罪現場的完整性」。 「請問我們到底在找什麼呢?」一名新人問道。 「證據,小子,我們在找證據。」 「什麼證據?」 「過去的證據。」他說,並撫平手掌上的乳膠手套。「雖然只是五天前的事,但仍然是歷史的一部分。」 外面天開始黑了,氣溫也逐漸下降。偵緝督察薇若妮卡.柯雷站在車庫的大門口,那是鐵路高架橋下一道被燻黑的磚頭拱門。一列隆隆作響的火車從她的頭頂上方駛過。 她點了一根菸,把用過的火柴又放回去。她似乎利用這個短暫的時間,思考要向副手下達什麼指令。 「我要知道自從這輛車被發現以來,有多少人碰過它。我要採集每個人的指紋並排除嫌疑。」 巡佐戴著鋼框眼鏡,理了平頭。「老大,請問我們到底在調查什麼?」他問道。 「一樁可疑的死亡案件。惠勒家也是犯罪現場,我要你派人圍封鎖線並看守房子。你還可以去找一間好吃的咖哩店。」 「您餓了嗎,老大?」 「我不餓,巡佐,但你會在這裡待一整晚。」 盧伊茲坐在他的賓士車裡,車門開著,眼睛卻是閉上的。現在他退休了,不知道他無法參與這種案子會不會很難受。他想破案並恢復社會秩序的本能肯定沒那麼容易消失吧。他曾經告訴我,調查暴力犯罪的訣竅就是把注意力放在嫌疑犯身上,而非受害者。但我正好相反,我會透過了解受害者來了解嫌疑犯。 凶手的行為並不總是千篇一律,環境和事件會改變他的言行。受害者也一樣,她面對壓力有何反應?她說了什麼? 克莉絲汀.惠勒給我的感覺不像是那種會刻意做出性挑逗,或是透過外表和舉止吸引注意的女人。她穿著保守,很少出門,也不愛出風頭。不同女人會表現出不同程度的脆弱性,也會面臨不同風險,我必須知道這些事情。了解了克莉絲汀,我就會離凶手更近一步。 柯雷偵緝督察跑來站在我旁邊,盯著檢修坑井。 「告訴我,教授,你常常靠三寸不爛之舌溜進警局保管庫,汙染重要證物嗎?」 「沒有,偵緝督察。」 她吐出煙霧,嗅了兩下,瞥了前院一眼,盧伊茲正在那裡打瞌睡。 「你的舞伴是誰?」 「文森.盧伊茲。」 她對我眨眨眼,說:「你在耍我吧。」 「我沒在耍你。」 「你怎麼會認識文森.盧伊茲?」 「他曾經逮捕過我。」 「你的確有點欠逮捕。」 她的眼神仍離不開盧伊茲。 「你就是沒辦法放下這件事。」 「這不是自殺。」 「我們兩個都看到她跳下去了。」 「那不是她自己的選擇。」 「我沒看到有人拿槍抵著她的頭,也沒看到有手伸出來把她推下去。」 「像克莉絲汀.惠勒這樣的女人不會突然決定脫光衣服,拿著寫了『救命』的牌子走出家門。」 偵緝督察差點打了個嗝,好像我說了什麼讓她腸胃不適一樣。「好,假設你是對的,如果惠勒太太受到威脅,為什麼她不打給別人或是開車到最近的警察局呢?」她問道。 「或許她無法這麼做。」 「你覺得嫌犯也在車上嗎?」 「如果她拿著牌子,那應該沒有。」 「那他肯定在監聽。」 「對。」 「所以他靠一張嘴說服她去死囉?」 我沒有回答。盧伊茲下了車,正在伸展,慢慢轉動肩膀,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他晃了過來,兩人像雞舍裡的公雞一樣互相打量。 「柯雷偵緝督察,這位是文森.盧伊茲。」 「我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事。」她和他握手時說。 「大半都是謠言,千萬別信。」 「我也不信。」 他看了她的腳,問道:「這鞋子是男生的尺寸嗎?」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完全沒有。妳穿什麼大小啊?」 「怎麼了嗎?」 「搞不好我們大小差不多。」 「你不夠大啦。」 「我們是在聊鞋子還是別的話題?」 她微笑道:「你跟女生的小內褲一樣可愛耶。」 然後她轉向我說:「明天一大早請來我的辦公室。」 「我已經做過筆錄了。」 「那只是開始罷了。你要幫助我理解這起案件,因為現在這案子他媽的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不管你有多堅強,這通來電都將推動你走向死亡
  於《非常嫌疑犯》中首度登場的心理學家喬瑟夫‧歐盧林,在冤罪風波落幕後搬家到鄉間、改任教職,卻仍然逃不過偵辦可疑凶案的臨時任務。他應警方要求,勸阻一名即將跳下大橋的中年女子,然而他不管說什麼,似乎都敵不過她手機中傳來的教唆,他就這樣目睹一條生命在眼前逝去。這究竟是自我了斷的選擇,還是極度陰狠且難以追查的殺人手法?   對於邪教、洗腦、煤氣燈操縱等影響人類思考的手法,我們如今已有愈來愈多的認識,但《死亡來電》中被害者在陌生電話的遊說之下褪盡衣物、在眾目睽睽下跳橋自殺的畫面,仍然怵目驚心。電話另一頭的來電者,究竟說了什麼才導致她完全失去希望與求生意志?一位又一位接連出現的被害人,又是為何被來電者選中……?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邁可.洛勃森 Michael Robotham

原是資深記者,後來成為代筆作家,專為名人撰寫暢銷傳記,十四年的採訪經驗為他累積了豐富的寫作素材。一九九三年,他辭去記者工作,靠著當幽靈寫手維生,先後幫政治家、心理學家、探險家和演藝圈名人執筆自傳,幾乎本本暢銷,總銷量超過兩百萬冊,等於是他日後創作小說的「先修學分班」。 經過十年的「為人作嫁」,洛勃森終於用本名寫起小說,首部心理驚悚作品《非常嫌疑犯》就獲得英國華納出版集團發行人的青睞,火速簽下版權,該書出版後果然叫好又叫座,在英國狂銷二十萬冊,更外譯為二十二種語言、發行全球三十餘國,洛勃森搖身變成國際暢銷驚悚小說家,而後續作品也成為轟動一時的暢銷書,在英、美、澳、南非四大英語市場和全球最大的翻譯書市場德國都成績斐然。 二○一五年,洛勃森更以獨立作《死活不論》擊敗史蒂芬.金、J.K. 羅琳等強敵,勇奪英語系犯罪小說界的最高榮譽——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金匕首獎,成為有史以來第二位贏得此獎項的澳洲作家。五年後,他更以《看穿謊言的女孩》二度拿下金匕首獎,讓他和米涅.渥特絲和約翰・勒卡雷一樣,成為極少數能兩次榮獲金匕首的殿堂級作家。 洛勃森深受好評的心理驚悚小說獨立作《她懷著祕密》在二○二○年由澳洲的Network 10電視網改編為兩季的影集;以心理師喬瑟夫.歐盧林為主角的代表作《非常嫌疑犯》系列也推出改編電視劇,由曾演出《哈比人:五軍之戰》與BBC歷史影集《波達克》的「新一代英國男神」艾登.透納(Aidan Turner)飾演歐盧林。 相關著作:《非常嫌疑犯》《謊言誕生的房間》《看穿謊言的女孩》《她懷著祕密》《死活不論》《 請找到我》

基本資料

作者:邁可.洛勃森(Michael Robotham) 譯者:楊睿珊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23-05-04 ISBN:9786263152878 城邦書號:FR6596 規格:膠裝 / 單色 / 5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